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七卷 第一章 无声之战

第七卷 第一章 无声之战

时间:2015/1/6 9:28:04  点击:1601 次
  漓渚睁开了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四人,凭借着他敏锐的捕捉能力,已经明白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他的体内有着无穷的力量,这是他作为一个强者的资本,作为一个强者,他深深明白这无声的对决实比真刀真枪的决战更要惊险万分,只要思维的运转有一丝的漏洞,那带来的便是死亡的结局!

  漓渚观察着四人,刚才影子四人之间的对话,他也听得一清二楚,知道此刻自己是他们争夺的目标:影子、漓焰想自己死,而傻剑与天下要阻止他们的举动。自己虽然不是他们的最终目标,但此刻自己是他们争夺的焦点则不会错的。

  漓渚不太明白这其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玄妙复杂的关系,他曾以为自己所拥有的力量无人可及,尽管他并没有像正常人一样认识这个世界,但他也知道,还没有一个人像他一样无法承受体内所拥有的强大的力量,这是他的骄傲也是他的悲哀。

  但今晚所认识的世界,让他有一种无法把握自己命运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还十分强烈,甚至让他感到比不能控制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还要让人担心,尽管这种担心是模模糊糊,若隐若现的。

  漓渚不是一个束手就擒、任人处置之人,他知道,自己的命运应该掌握在自己手中。眼前的四人,无论哪一方赢得胜利,对他而言,都不会是一件好的事情。而眼前静默对峙,以心和智慧在进行暗战的四人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机会,以四人身心的投入来看,正好是他的下手机会。他要趁他们无法顾及其它的时候,对他们猛下杀手,这样,才可以把握住自己的命运。

  思忖至此,心念一动。

  那些散落在四处石壁、地下的冰柱冰棱随着漓渚意念所动,全部都凝于半空中,一动不动,包围在四人周围。

  一道精光自漓渚眼中一闪而过,那些冰棱、冰柱仿佛突然间接到指令,全部激活,向四人激射而去。

  可就在这些冰棱、冰柱即将接触到四人,穿透四人身体之时,却又突然受阻,失去了前进的动力。

  紧接着,那些冰棱、冰柱调转头来,似飞逝的流星,快不可言地向漓渚反射过来。

  漓渚大惊,他没有料到四人在对峙的时候,还能分心应付自己的突然袭击,并且在第一时间化解了自己意念对这些冰棱冰柱的控制,实行反击。

  而漓渚却不知,这些冰棱冰柱的反击全都是影子一个人以意念所驱。

  就在这些冰棱冰柱对漓渚实行反击之行,傻剑的意念趁势一下子侵入影子大脑内,手中的占星杖突然发出十分耀眼的金光。

  占星杖正以强大的力量,摧毁着影子大脑的思维活动。

  而影子浑身一震,全身没有一点反抗的力量。

  此时,天下与漓焰同时化静为动,以两人相当的修为,这样耗下去,很难在短时间内找到下手机会,所以他们选择了化静为动,同时出手。

  天下手中再次出现了那把化阴寒之气而成的光剑。

  剑举起,寒气四溢,剑气森寒,整个空间一片肃杀。

  剑出,撕天裂地,虚空一分为二。

  漓焰被隐于一片雪亮耀眼的寒芒之中,剑锋所指,惟留额前一线肉色,亦正是天下的攻击点所在。

  额前一线乍现乍灭,天下手中之剑已经脱手而出,直指漓焰额前而去。

  漓焰见势不敢怠慢,手心之处不知何时凝有一晶莹之球体,内里如有烈焰在燃烧,殷红诡异。

  球体随手而起,迎向飞至的光剑。

  就在球体与光剑即将相接的一刹那,光剑突然碎断分裂,转瞬如烟云般消失不见。

  漓焰心中一惊,不知这是何故。而正在这时,漓焰又看到那柄光剑在她手背后重新凝聚而起,剑锋所指仍是额前一线。

  漓焰大惊不已,天下似乎早已料到她所要采取的应敌策略。而天下手中这种光剑已经达到与她的意念同步,随意念而生,随意念而动,收发控制自如。

  漓焰何曾有着天下这般心思缜密,工于心计?甫一交手,她已经完全落于天下的控制之中,眼睁睁地看着这柄光剑刺入自己的额前脑门……

  此时,傻剑神色专注肃然,占星杖所给予他的强大能量正在全力摧毁影子的思维活动。

  可就在这时,那些因影子意念所驱对漓渚施以反击的冰棱冰柱并没有对漓渚实行毁灭性的攻击。

  那些冰棱冰柱只是在漓渚猝不及防之际,借用冰封着他的玄武冰层,以反弹之势,更快、更凛冽的速度全力攻向傻剑。

  正在全力摧毁影子大脑思维活动的傻剑,顿感全身四周每一寸空间都被相互倚托的澎湃气势所迫压,凛冽的杀意已经侵入他的肉体。他虽有天罡之气护体,但这凛冽的杀意告诉他,自己是无力阻止这无数冰棱冰柱的杀势的,他必须借用精神力调动潜藏于丹田之内的功力,但如此一来,对影子大脑思维活动的摧毁必然受到影子的伺机反扑,而他目前所取得的优势便会功亏一篑。可如果他若不分出精神力调动丹田的功力,就很有可能尚未彻底摧毁影子的大脑思维,自身已经被那些飞扑而至的冰棱冰柱洞穿得千疮百孔了。

  傻剑陡然间明白,影子之所以以意念驱动冰棱冰柱对漓渚施以反扑,让思维出现空隙,使自己有所趁之机,是故意为之,等待自己上当。而就算自己没有上当,这些反扑而至的冰棱冰柱也必会让自己采取一定的防御措施。这时,影子便可以对自己发起毁灭性的进攻。无论怎样的选择,自己面临的都只是一种被动的结果。傻剑不得不佩服影子的思维缜密实已达到滴水不漏的地步,更不得不佩服影子对事情的准确把握和分析,对于环境的利用。而对傻剑来说,他根本没有想到过要借用漓渚的突然袭击创造机会,他想到的只是影子本体的把握。在战略上,他无疑输了一筹。

  战略上的失败不得不让傻剑所做的一切化为流水,他不得不回收精神力调动深贮丹田的力量。

  这是惟一的选择,也是必然的选择。

  精神力回收,傻剑的身体顿时散发出耀眼的强光。

  强光刺目,傻剑的人仿佛成为了一个拥有巨大能量的能量体,伴随着耀眼的强光,澎湃无匹的气势四散激荡。

  这位于皇宫最底层的玄武冰层响起了仿佛雷鸣般的声音,又仿佛万千战鼓齐鸣,铁马奔腾。

  那些激射向傻剑的冰棱冰柱去势顿止,凝于空中,紧接着那些冰棱冰柱便像烟雾一般化为水气蒸发消散。

  而与此同时,傻剑的身体发生了奇怪的变化。从丹田处,一个犹如火球般的能量团缓缓升起,将他的身体照得通透,一直升到胸前才停止,接着一下子爆炸消散,整个人一下子轻盈透明了,金光四射。

  影子就在傻剑精神力退出的一刹那思维已恢复正常,此时,他望着发生着变化的傻剑,右手已探出,散发着冰蓝色的光芒,手心的月光刃跃跃欲出。

  他早已精确计算好,只要傻剑精神力回收调动丹田的能量以抗冰棱冰柱的袭击之时,他的月光刃便以最凛冽之势,将傻剑一分为二。但他此时并没有这样做,因为傻剑此刻的变化是让他陌生的。傻剑竟然将作为能量源泉的“小宇宙”碎裂,再四散到全身,这不是无异于自寻死亡吗?

  作为一个人,或是神、魔,人体“小宇宙”既是能量的源泉,也是生命的源泉,“小宇宙”的破碎无异于等同生命的毁灭。

  影子不明白傻剑突然间为什么要让自己死去,但他知道事情并不那么简单,所以他没有趁机出手,以月光刃击杀傻剑。

  随着人体“小宇宙”的碎灭,傻剑仿佛真的死去,思维看似停止,身体不存在一丝力量,只是那占星杖尚握在手中。

  而令人不解的是,他的人并没有倒下,而是随着人体“小宇宙”破灭之后所产生的强光慢慢飘了起来,飘到半空中,然后静止不动。

  而此时,天下的光剑随着“哧……”地一声刺进了漓焰脑门。

  漓焰浑身一震,收缩的瞳孔缓缓放大,身体一动不动。猝不及防之下,她死在了天下剑下,这连天下都感到意外。

  但她真的就这么死了么?

  不,情况就在这时突然发生改变。

  漓焰本已散开放大的瞳孔陡然射出精光,天下心神一怔,立即感到有所不妥,意守元神……

  可这时,似乎已经晚了。

  漓焰手中所握的那个内里燃烧着火焰的晶体,随着她右手的重重轰出,击在了天下腹部丹田处。

  天下顿感一团烈焰在丹田处燃烧,随即炸开,而她的丹田处蕴藏的力量因这晶体炸开而受到牵引,整个丹田发生了一次更大、更为猛烈的爆炸,整个身体七经八脉亦受到牵连,发生了整个人体的爆炸。

  如火般的热劲随着爆炸四散的力量,从天下的眼耳口鼻和毛孔四溢散开,身上的衣衫化成一条条细布片,如蝴蝶般在空中飞舞。

  一声凄厉的惨叫在这飞舞的“蝴蝶”间穿行。

  天下的身体随即缓缓倒在了地上,全身没有一寸衣衫,但奇怪的是,她身体的皮肤并不像她的脸那么老,相反显得十分光润柔滑,只是从毛孔渗出的血使之看上去显得十分恐怖。

  漓焰看着死去的天下,冷冷地道:“你忘了我来自死亡地殿,更忘了死亡地殿有一种武功叫做’涅槃重生’.”是的,漓焰正是利用“涅槃重生”才被天下杀死之后,又重新活了过来,将天下击杀。对于死亡地殿的人来说,当死亡降临时,只要你的心不死,便有再活过来的机会……

  影子看着悬浮于空中的傻剑,他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而事情也确实并不这么简单。

  傻剑在慢慢地发生变化,他手中的占星杖突然一分为六,化为六段。

  银光一闪,占星杖最尾端的一段消失,而在傻剑的双腿和双手突然套上了银白的护甲和战靴;第二段消失,傻剑的身上又穿上了银白的战甲;第三段消失,银白的护肩跃然生成;第四段消失,傻剑的头上便戴上了传说中的神兽——凤凰的“凤翅天翔”的银冠;第五段化为六芒星状的护心银镜……

  第六段占星杖落在了傻剑手中,它缓缓地在拉长,倏地,一声凤凰的鸣叫,第六段占星杖变成了一柄银亮的长剑。而与此同时,傻剑的眼睛睁开,他又重新活了过来,以比以前更强的姿态活了过来,身披银白凤凰战甲,手持凤凰战剑,站在了影子面前。

  漓焰不由得惊呼道:“凤凰护法的真实战身!”显然,傻剑之所以引爆体内的“小宇宙”,就是为了召唤出凤凰护法的真实战身,因为作为星咒神殿的护法,只有本质的生命意志存在,以生命的意志才能够召唤出凤凰护法的真实战身!真正的守护幻魔大陆的星咒神殿的凤凰护法!

  这是影子,也是漓焰第一次看到星咒神殿护法的真实战身,没想到,占星杖竟然是护法的战甲,他们一直以为,占星杖是用来占卜星象,及提供给人巨大的能量,却没有料到可以变身为战甲及战剑。

  身披战甲的傻剑看上去比影子已高出了一个头,他手持战剑,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般。他望着影子道:“你身负主神所赋予的天脉,又听说获得月魔一族的能量,今天,我们就来尽情一战吧,看你到底拥有多大的实力,有没有能力改变这个世界!”说完,战剑指向影子。

  影子顿感从剑尖有一股无法抗拒的强大压力向自己迎面扑来,让人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影子冷眼审视着傻剑,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站在他面前的傻剑俨然是一个完美无缺的整体,强大的能量层层交叠其身,没有一丝破绽,而影子感到自己站在他面前连反抗的欲望都没有,浑身都是破绽,仿佛赤裸裸一丝不挂,任人宰割一般。

  这种感觉是他从未有过的,此刻的傻剑好像是一座不可逾越的高山矗立于他的面前,这对他以往所认识的世界、以往所认识的人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他似乎认识到了什么叫做拥有天神级的力量,而此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真正意义上拥有神的力量的神!以往的歌盈、漠或是空悟至空,甚至是漓焰都没有让他拥有这种感觉。

  影子这才真正认识到神的实力,认识到星咒神殿,认识到他所最终面对的敌人——主宰命运的、拥有至高无上力量的主神该是怎样一个不可想象之人!

  而他现在所面对的,仅仅是受命于主神的四大神殿之一的一个小小护法。

  漓焰此时则看着影子,想知道影子是怎样面对凤凰护法的,她要看看影子到底是否真的够实力改变一切,改变这个世界。

  影子审视傻剑半晌,终于开口道:“我找不到你的破绽,但你今天一样会败在我手上!”傻剑道:“你凭什么如此自信?”“凭我的智慧!”“啸……”话音未落,一声尖锐的鸣啸撕裂虚空,冰蓝色的气浪将整个玄武冰层喧染得十分诡异,月光刃破浪而出。

  碎空、碎气,生出一往无回的杀势,挟着神秘莫测的诡异,月光刃深深嵌入虚空中,与虚空同在。

  傻剑——此时称之为铭剑应该更为合适。他嘴角现出一丝冷笑,这样的攻击对他来说,显然不被放在眼里。

  他手中战剑挥了出去,一片银芒随着战剑划过的轨迹,在一片冰蓝色的诡异中撕开一条口子,使冰蓝色的虚空一半又变成了银白色。

  剑,平平淡淡,随意而出,毫无花巧,却又玄乎其玄。

  “锵……”金铁交鸣之声刺人耳鼓,月光刃与铭剑的银白战剑相交,银白与冰蓝色的火花飞溅四射。

  而就在火星四溅之时,冰蓝色的月光刃突然一滑,抑或说月光刃与战剑相交就是为了这一滑。

  月光刃疾速滑下,直击铭剑腋下,砍铭剑右臂而下。

  “锵……”又一声锐鸣。

  月光刃击在了战甲之上,可以洞穿钢铁金物的月光刃却没有在战甲上留下一点痕迹,而铭剑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仿佛是故意让影子击中。而与此同时,银白战剑却已经刺破了影子的护体真气,真真切切地在影子左臂留下了一道血槽,鲜血直流。

  可在铭剑手中的银白战剑却又似乎根本没有动。

  一个矛盾的对立出现在影子面前。

  影子知道铭剑手中的剑根本是没有动,刚才看到的只是剑意在伤自己。他虽早有提防,但没有料到对方的剑意还是刺穿了护体真气,可见自己的防护对铭剑根本是没有用处的。影子亦认识到,如果铭剑刚才要杀自己的话,那留下血槽的地方可能就不是手臂,而是胸口了。

  铭剑显然是不把他放在眼里。

  影子突然想到,一柄占星杖可以十倍地增加人的功力,而当占星杖化为战甲与人合为一体时,其所赋予人的力量又怎样呢?显然已经超越了这个范畴,更重要的是重生了另一种力量,属于战体本身的千百万年所累积的力量。战体的唤醒,便是这千百万年累积力量的重新醒来,无怪乎铭剑可以如此自傲,这种骄傲是一代代星咒神殿的凤凰护法赋予给凤凰战甲,而凤凰战甲又赋予给铭剑的。

  这种世代传承的力量显然让铭剑有骄傲的理由,也是影子所要真正面对的敌人。

  刚才试探性的交手,已经从属性上让影子认识到战甲是由众多残存的意志共同所汇聚而成的强大力量,这对影子显然是一大收获。但这是不是影子所要找的破绽呢?影子心中仍不能够有肯定的答案。

  铭剑这时不屑地道:“你是不是怕了?你觉得自己还有力量与我抗争么?你无论怎样思考,凭你目前所拥有的实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想改变一切,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既然如此不济,那我干脆就让你死去,你已经没有在幻魔大陆再存在下去的价值,去死吧!”“银凤天翔——剑疾!”银白战剑刺出,虚空开裂,劲气四泄,犹如万剑齐发,攻向影子。

  所有的空间都被剑气所填满,影子眼睛所及,皆是一片银亮的剑芒,刺目异常,甚至在影子心灵的空间,亦有着一柄巨剑在一寸一寸地推进,每推进一寸,他的心都在一寸寸的收缩,想避无处避,想逃无处逃,想躲无处躲,完全暴露在巨剑的攻击下,不能动弹分毫,无可奈何。

  这种内外同时夹攻的方法,实在是厉害。



 

 
分享到:
孔雀和乌鸦争吵的故事1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4
出塞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一只小虫子变成了漂亮的蝴蝶2
3花心里的小象
中国唯一一位长着胡须的太监
查郎与白妹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