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圣魔天子 >> 第十八章 死亡逼近

第十八章 死亡逼近

时间:2015/1/6 8:50:37  点击:1276 次
  落日道:“一个开门做生意的人是不会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你找我们有何事?”他不想与漓焰啰嗦什么,这个谜一样的女人,让他一下子想起了十年前所看到的海市蜃楼中那个女人的背影,也是他一直在苦苦寻找的那一个背影。落日想,眼前的漓焰一定是他曾经见到过的海市蜃楼中的女人,但他表现得很冷静,并没有让心中一直珍藏的那份特殊的情感表露出来。

  漓焰道:“你的分析很有道理,但,有时候做老板的人不一定要会做生意,只须懂得怎样用人便可。”落日道:“你也并不属于这里,你不应该生活在阿斯腓亚。”漓焰饶有兴趣地望着落日,道:“你又是怎样知道的?”落日道:“十年前,我看到了一个女人离去的背影,那个女人就是你。”漓焰道:“你是说你曾经见到过我?”落日道:“那时,你走在阳光下,周围是灿烂的花海。”漓焰道:“而我却从没见过你。”落日道:“是的,如果是在现实的场景中的话,十年前你就应该见到我了,现在整整已经晚了十年。”漓焰看着落日,道:“我有些不明白你话中的意思,什么叫做’现实的场景’?”一旁的傻剑也对落日的话摸不着头脑。

  落日道:“因为我是在海市蜃楼中见过你的背影,我已经找了你整整十年。”漓焰颇感诧异,道:“是吗?”落日所说的话显然不是漓焰曾想到过的,但落日的话却又让漓焰感到的是真实。同时,也证明了漓焰并非是一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她的生命应该是在阳光和鲜花中寻找注解的。这无疑中又说明,若不是漓焰在说谎,那么,那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并非指的是漓焰自己,这个房间内还有其他的人,这个黑暗的房间是为了“其他的人”所准备的。

  而这个人是谁呢?他,抑或是她,为什么喜欢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

  落日不清楚眼前的女人为什么会见自己,也不清楚她怀着什么样的目的,但这又有什么重要?他可以用十年的时间去寻找海市蜃楼中曾出现过的背影,还会在乎其它的一切?还会在乎她是一个怀着什么样目的的女人?他突然间想到的是,在他生命即将终结之前,他得到了他一生中所追求的东西。这种得到是一种结束,是否又意味着是另一种开始?

  落日的嘴角露出了笑意,他在感谢命运的安排,这里面包含着极为奇妙的力量:生与死,一种开始,一种结束。

  漓焰看到了落日的笑,但她的心是冷的,她无法也没有必要去捉摸落日的笑所包含的东西。她道:“知道为什么让你们两人来么?”“我想我要死了。”落日很轻松地道。

  傻剑突然感到落日的这种轻松是来自骨子里的释然,并没有丝毫轻挑之意,是比任何真诚都要诚实的话,如果说先前落日的话带有戏谑成分在内的话,那么现在……

  傻剑感到了害怕,他道:“落日兄说什么话来着?”落日毫不在意,道:“傻剑兄不用担心,我是真的感到死亡的力量在逼近,但你却没事。”傻剑陡然又明白,原来落日在喝酒时说的话都是真实的,他早已感到了死亡力量的逼近,他只是不想将气氛弄得太沉重,通过玩笑之后转移了自己的注意力。

  傻剑于是忙道:“落日兄你……”落日举手示意,打断了傻剑的话,他看着漓焰道:“不知我说的是否正确?”漓焰道:“你说的一点都没有错,你的确是快要死了。我原想在你们当中选择其一,现在看来已经没有选择的必要了,就是你,你就是我要选择的人!”落日道:“因为我可以事先感觉到死亡?”“不错,一个对死亡如此敏感之人便是我要找之人,因为一个知道死亡之人是可以避免死亡的。”漓焰道。

  落日不解地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漓焰道:“你不用明白,你只要知道你现在必须死便可。”傻剑陡有警觉,手以最快的速度按住剑柄,准备拔剑刺出。

  他的速度无疑是快的,但剑尚未拔出一半,他的身子便从门处飞了出去,失去了所有知觉。

  门,重又关上,而落日却倒在血泊中……

  漓焰望着倒在血泊中的落日,道:“你错了,我真的是一个在黑暗中寻找安全感的人,你看到的只是我的一面……”

  △△△△△△△△△

  夜。

  风雪停歇。

  残空尚跪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

  寂静的广场悄无声息,混沌的夜空闪着雪芒。

  一只不怕冷的甲虫“笃笃……”走到残空面前,侧头看了他一眼,随即又“笃笃”地走开了,留下一长串细小的足印。

  这时,姬雪公主从后殿走了出来,在残空身侧坐下,望着夜空,半天不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姬雪开口道:“为什么这里的天气一年四季都这么冷?”没有人回答她的话,她的话不知是对身旁的残空所说,还是对她自己说的。

  又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姬雪又道:“是不是每一个人总是喜欢等待一些得不到的东西?”残空道:“姑娘这是在和我说话么?”“不,我这是在和自己说话。”姬雪望着夜空道,她眼前出现的是那晚冰蓝色的夜空,夜空下,影子携着她一起飞翔。

  残空没有再说话。

  姬雪道:“如果一个人是在欺骗你、利用你,你可以不爱她吗?”残空没有出声。

  姬雪望向身侧的残空,道:“我在和你说话,你怎么不回答我?”残空道:“我还认为你是在自己跟自己说话。”姬雪道:“我是在问你。”残空道:“我不能够回答你的问题,因为我从未爱过一个人,除了我妹妹。”“从未爱过一个人?除了你妹妹?”姬雪颇感意外地道。

  残空道:“是的,我一生求剑,一生只求剑,剑是我全部生命意义之所在。而我妹妹是一个可怜的人,我没能够好好照顾她,我欠她太多。”残空想起了法诗蔺,在天坛太庙的那场巨爆,他为了剑,为了见天下,竟然没有在关键的时刻想到妹妹。他的心一直在受着折磨。

  姬雪道:“既然你如此爱你的妹妹,又为什么不好好照顾她?”残空道:“我没有这个能力,我只有在成为超越先祖不败天的剑手后,才能够好好照顾她。”“为什么一定要超越不败天才能够照顾她?”姬雪显得有些不解:“为了某些所谓的目的,难道就可以放弃其它么?可以忽略其他人的感受么?”她想到了自己。

  残空道:“你不懂的,男人立于世上,是必须超越一些东西,拥有超强的力量,才可以获得别人的认可,才能证明自身的价值,这样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真正的男人?难道男人都是活在别人的眼光里?男人真可怜!”姬雪同情地道。

  残空不由得心神一怔:“男人真可怜?!男人真的可怜么?难道自己一直是一个可怜的人?不,一个小女孩又怎能懂得男人!男人活在世上就是要让天地都知晓,受万人敬仰,这样才算是一个真正的男人!”残空绝对拒绝做一个平庸的男人。

  姬雪这时问残空道:“你已经在这里跪了三天,是不是想见天下师父?”残空道:“是的,我要超越现在的自己,就必须见她,这是我现在惟一的机会。”姬雪道:“但天下师父却不在。”“不在?”“是的,自从我上次回来后,就一直没有见到她。”姬雪道。

  “但月战却让我一直在这里等。”残空感到不解,但随即他又有些明白了,这是天下对他的考验,没有任何东西是可以轻易得到的。

  姬雪却道:“天下师父是不会见你的,你的等待注定是一场空。”残空道:“为什么?”姬雪道:“天下师父今天留了一封信给我,让我告诉你,她不会传你任何剑术,除了姐姐褒姒,她不会收任何人做弟子,也不会教任何人剑术,你与她没有缘。”残空只听得脑袋“嗡……”地一声便空了,曾经的希望,追求的梦想,就像是一片不可企及的白云,缓缓地离自己远去,剩下的是空空的,什么都没有的虚无,连自己的身体都在这虚无中开始一片片飞碎,直至最后的消失……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残空不停地问着自己,接着,他吼道:“不!不会的!我一定要见天下,我一定要见到天下!”声音在夜空下久久回响,可声音听起来也是如此的无力,没有任何依托,不可把握地慢慢消散。

  一切皆是空。

  姬雪看着残空,残空的头仰望着夜空,跪在雪地里的双脚已经与积雪连在了一起。冷,已经让他的双脚失去了知觉,仿佛这双脚已经不再属于自己了,他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双眼充满了坚毅的神芒。他一生求剑,一生为剑,支撑着他的是从不懈怠的意志。在他的概念里,从来没有“放弃”二字,能够走到今天,是不懈的努力与坚持。生命属于他的是什么,不是用生命来换取对剑道的追求么?他决不会放弃,也决不能放弃!

  他望着夜空坚决地道:“我一定会让你见我的,我决不会放弃!”姬雪站起了身,离开残空,往后殿走去。她心里道:“你不放弃又有什么用?我不放弃,他也不是一样不属于我么?他终究是属于姐姐的,明天,他就会权倾天下……”……

  残空还在等。

  是的,他还在等,谁又能够告诉他等待的结果又会是什么呢?或许,什么结果都没有,而他所拥有的只是等待。

  一个生命中只剩下等待的人是可悲的,他生命的力量在一点点凝聚,也在一点点消散,谁也不能够告诉他这种力量可以支撑多久,一年?十年?一百年?一千年……抑或是一辈子?时间是没有什么意义的,当生命消逝,当一切消亡,只剩下一个等待的姿式,谁又能够说清楚这个姿式又有什么意义?

  残空是可悲的,但他也是执着的,是执着让他这样可悲地等待着,而他的可悲又并非是等待,而是等待的对象。

  等待是应该放在心里的,是对自己的等待,而残空却把等待放在了别人身上。

  所以,残空注定什么都等不到。

  世上的事,也大概就是如此。

  但这是一个执着于剑道、执着于超越的男人的结局么?

  不,当命运之轮转到顶点,要么停下来,要么永远地终结,要么换一个方向,重新转动,而现在出现在残空眼前的,是一个可以改变他命运方向的人,是漓焰!

  漓焰冷冷地道:“你醒了。”“我醒了?”残空感到有些奇怪,因为他从未睡过去,而又从何说“醒”?

  残空望了一下四周,却发现不再是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而是换在了一个四周散发着阴森气息的大殿上,大殿最上方端坐着一个雕刻精致、形相狰狞恐怖的神像,它有着人的身子,头却是传说中的神兽之态,獠牙突出很长,眼睛大如铜铃,头发则仿如一条条的小蛇,爬满脸上。而大殿的两侧同样站满了人身兽头的怪物雕像,并且手持利器。

  残空惶恐地道:“这是在哪儿?”站在他面前的漓焰回答道:“这里是死亡地殿,你来到了死亡地殿。”“死亡地殿?!”残空从没有听说过,“明明跪在圣殿后殿的广场上,怎么会来到死亡地殿?”他望向自己,自己依旧双膝跪地。

  漓焰道:“你已经死了,在等待中已经死去,端坐在最上方的是掌握死后灵魂与重生的黑暗之神的雕像。”残空随着漓焰手指的方向重又望向那最上方面目狰狞恐怖的怪物,道:“他(它)是黑暗之神?”在传说中,他曾听到过有关黑暗之神的故事,却不想竟是这副模样。

  相传,黑暗之神是脱离三界之外的邪恶之神。

  漓焰道:“不错,他就是黑暗之神。”残空又一次道:“我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我真的死了?我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漓焰道:“如果你不信,你的手可以摸向自己,看看是否能触摸到自己的身体?”残空真的依言去触摸自己的身体,而手却穿透身体而过,什么都没有触摸到。

  残空惊恐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相信自己已经死了的事实,他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还没有成为超越先祖不败天的剑客,怎么能就这样死了呢?

  从未流过的泪水此刻汹涌着奔流而下,却未有一滴滴落地面,看来他是真的已经死了。

  漓焰望了残空一眼,道:“想知道我为什么让你来这里吗?”残空没有任何反应,思维仍旧沉浸在不可接受的事实当中。

  漓焰接着道:“不是每一个死了的人都可以来到这死亡地殿,你是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第三个来到这里的人?前面还有谁?”残空一下子醒了过来,问道。

  漓焰道:“他们都是你所认识的人,就在你的身后。”残空忙转身望去,他惊住了,他看到的是落日与天衣,落日与天衣此刻正看着他。

  残空忙道:“你们怎么会来到这里?难道你们也已经死了吗?”落日与天衣没有出声,漓焰替他们回答道:“是的,他们也都已经死了。”“那他们为什么不说话?”残空道。

  “因为他们没有得到允许,他们在接受指令,在完成黑暗之神赋予他们的使命。”漓焰答道。

  “黑暗之神赋予他们的使命?什么使命?”残空感到惊讶不已,眼前发生的事情已经超越了他能够想象的范畴,他从没有想到,人死后,还可以有自己的思维,还可以接受使命。

  漓焰没有回答残空的问题,她道:“你也是接受使命的人之一。”“为什么?到底是什么使命?”残空道。

  “你不要问这么多,到时你自会知道。”漓焰冷冷地回答道。

  残空道:“我为什么要接受黑暗之神的使命?不!我不会接受任何人的使命,我只知道自己背负着暗云剑派的使命。”漓焰道:“你没有选择,使命决定力量。有了使命,你就可以获得重生,去完成尚没有完成的事情,包括成为暗云剑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剑客。”“暗云剑派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剑客?”残空的心不由得动了一下,他一直所追求的不正是如此么?但……但自己能够获得重生么?接受的又是什么使命?使命又决定着什么样的力量?

  残空的心里充满疑虑。

  但疑虑又代表什么?疑虑只是疑虑而已,疑虑改变不了现状。正如一个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如果不向她表白,说明这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喜欢过她,喜欢的只是这种感觉,当他发现她与别人在一起,成为别人的女人时,留在他心底的是无法抑止的伤痛,剩下的,惟有在夜里独自呐喊,让血流出来……


 

 
分享到:
爱因斯坦
揭秘李世民杀亲哥的历史真相
19 恣蚊饱血    吴猛,  晋朝濮阳人,八岁时就懂得孝敬父母。家里贫穷,没有蚊帐,蚊虫叮咬使父亲不能安睡。每到夏夜,吴猛总是赤身坐在父亲床前,任蚊虫叮咬而不驱赶,担心蚊虫离开自己去叮咬父亲
了不起的兔子1
开放的大唐王朝 后宫女人私生活皇帝说了不算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苹果树和聪明谨慎的母鸡1
我还了解到另一件重要的事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