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此间的少年 >> 第八节 失望的约会

第八节 失望的约会

时间:2014/12/27 10:46:04  点击:1213 次
  汴梁的夏天到秋天都是多雨的,这种天气光顾花店的人很少。安静的店铺里,店员也乐于趁机打打磕睡,反正只有一个客人,而且逛来逛去没有半点要买花的意思。

  穆念慈双手抄在裙子的口袋里,看着蒙蒙细雨间静悄悄地街道。雨已经下了很久。刚开始下的时候还经常看见有人拿一份《大宋时报》遮着脑袋跑过,现在一切都被一层若有若无的浅灰色笼罩,安静得有些陌生起来。

  雨下了多久呢?她知道雨是从四点半开始下的,而她会如约等到五点十五分。

  五点五分,穆念慈看看手腕上的表,默默地伸手在玻璃上,像是要隔着玻璃去触摸很多年以前一个湿润的春天。那时候穆念慈抱着一本笔记坐在昏暗的教室里,杨康百无聊赖地坐在桌子上看下雨,他没有带伞。整个教室只有他们两个人。

  雨一直下,好像是不会停了。杨康终于饿了,于是他决定跑回家。杨康擅长短跑,他一边走向雨里一边计算着到底要多长时间才能跑回家。这时候一柄绿色的伞从他身边经过,穆念慈低声说:“我带伞了,我们一起走吧。”

  杨康很高兴地打伞和穆念慈一路走,庆幸自己的运气。他其实根本不用庆幸,穆念慈抱着那本笔记,已经等了他很久。

  五点十分。

  穆念慈想起杨康送过她的花。足足努力两年才考了化学竞赛二等奖的穆念慈接到平生的第一束花,是在汴大附中的报告会上杨康送的。送花的时候杨康并不代表穆念慈的朋友,他高一就开始拿奖,与穆念慈他们相比,无疑是代表汴大附中化学竞赛的前辈高人。校长指定了杨康等六个曾在竞赛获奖的学生给新的获奖者献花,当时六兄弟一字排开,杨康就对着穆念慈。

  穆念慈看见杨康在台下对她做了个鬼脸,然后他走了过来,捧着一大束白色的鲜花。像从初次看见他的那场雨意中走出来,穆念慈的心里是惶然无措的。杨康捧着花走了过来,目光抬高二十度,这是他的习惯。话筒的电线把他狠狠地绊倒在献花的队伍里,在一片哄笑中,杨康灰头土脸从地上爬起来,一大束鲜花都摔散了。

  杨康从花束里找了一枝最好的递给穆念慈,自嘲地笑笑,然后转身下去了。据说他当时的举动颇得女生赏识,大家都说杨康的举动还是很有风度的。穆念慈却没说什么。

  那朵香水百合后来被压在字典里,很久以后打开,花瓣已经干萎,花色却还依然——正如杨康把那朵花递到她手中之日。

  “小姐,帮我拿一束花。”

  店员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是送老师还是男朋友?”

  “老师。”

  “那送康乃馨吧?香水百合也很好,今天刚进的,花期特别长,用一点盐水养起来,很久都鲜的。”

  “能养多长呢?”

  “两个星期吧。”

  买花的女孩分明沉默了一刻:“也不算很长……”

  店员小姐笑笑:“还开一辈子啊?买花是个意思,再经开的鲜花总是要谢的。”

  “是,”穆念慈从背包里拿出日记本,里面有一朵压干的花,“这好像就是香水百合吧?”

  “应该是。不过压成标本了,也不太好认。”

  “给我一束香水百合吧。”穆念慈微微牵动嘴角,笑了笑。

  看了一下表,穆念慈走进了雨幕。五点十五分。

  穆念慈没有再等杨康。她并不在乎杨康迟到,而是知道杨康根本就不会来。杨康总是耍这种花招,当他说他肯定会来的时候他尚且可能忘记,而当他提醒穆念慈他可能会忘记的时候,他只是在敷衍一个傻丫头。

  很轻松了,轻松得都有些空虚起来。沙沙的雨丝打在伞上,穆念慈的鞋跟敲打着湿漉漉的路面。某个傻兄弟刚从汴大校门里风风火火地骑车冲出来,在路过的一瞬间,他扭头去看抱着一束白色香水百合的女生在雨中走过。

  “我靠……”赞叹中那兄弟就走神了,车把一歪冲着垃圾箱去了。
 

 
分享到:
三字经-孟母三迁
三国时那些功高震主者的不同结局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
中国文学史上空前绝后的一部色情作品
清朝最痴情的两个皇帝是谁
中国最早的人体摄影模特 郎静山摄
若荀卿 年五十 游稷下 习儒业 彼既成 众称异 尔小生 宜立志96
爱因斯坦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