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九章 涿鹿争雄

第十九章 涿鹿争雄

时间:2014/12/14 13:30:45  点击:2112 次
  伯夷父在杀尽渠瘦和花蟆战士之后,立刻退下山与大部队汇合,迅速后撤二十里,但还未曾撤出二十里之外,便遭遇到巨大的冰雹袭击。

  冰雹的块头便像是一只只大拳头,只打得有熊大军叫苦不迭,幸亏有盔甲相护,再举盾相挡。尽管这样,仍有数百战士被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雹给击死,伤者更逾千人。

  伯夷父大骇,他不只是下今后退三十里,而是退出五十里,只留下一些装备精良的战士在三十里外相候。

  谁都明白,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乃是轩辕和蚩尤的杰作,只听那惊天动地的震响就明白。

  而那无数道自天上劈下的电火也不能不让人心惊胆颤,如伯夷父之辈,还可以抗拒电火之击,但是这些普通战士若遭电火一击,即使不死也得重伤。

  陶基诸人所在之处却又是另外一回事,釜山之顶的冰雹之大,简直是骇人听闻,每块都像是葫芦一般大,大的更像是磨盘,许多石头皆被击碎,那些树木就更不用说了,大多数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树杆。

  即使是如陶基这一群不世高手,也只好找个山洞躲起来.可是他们才进山洞不久,又一阵强烈的震荡传了过来,竟将他们存身的山洞震塌。

  陶基诸人只好再次走出山洞,不过,此刻天空之中所下的,是飘泼般的大雨,釜山之上的积雪全部被化了开来,遭遇大雨这么一冲击,那些因强烈震荡而松散的积雪,被冲得点滴不剩,巨大的冰雹也被冲入山沟,再化成另类的山洪自釜山之上狂泄而下。

  让陶基诸高手骇然的是釜山之顶的天空,那片天空中的密云随着一声声疯狂的震响不停地开合着,像是一张巨大的鱼嘴,吞吐着奇异的光彩。

  那密云如煮开了锅的热粥,激荡、奔涌、翻转、咆哮地吞吐不休,电火肆掠着釜山之顶的每一寸土地。

  陶基众高手携手,气劲贯通一处,形成无比强大的气罩,任凭电击、雨打、山震,气旋相冲,都稳若磐石,他们所在的地方,依然是一片干燥。也便在他们携手的那一刻,众人感应到了一股股浩瀚而狂野的生机自四面八方如暗潮一般奔涌而至。

  强大的生机所过之处,那秃石的缝隙内竟奇迹般地窜出了一株株小草。那本来秃秃的树杆仿佛也在刹那间进入了春天,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发芽、生枝、长叶,本来需要一个季节才能够发生的事情,此刻竟只在盏茶时间之中完成了。

  一个个人便像是坠入了一个无法醒转的梦中,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那些小草以惊人的速度疯长,很快便在本来光秃秃的石头之上盘根错节地生长出来。

  石头上,湿地上,很快映出了一片幽绿之色,竟然在短短的一盏茶时间长出了青苔。

  风中,竟有阵阵花香。

  狂风肆掠之下,许多花儿尽皆折损,但很快又再长了出来,并再一次开花,像是永远都不知道疲倦,永远也不会向风暴示弱。

  陶基诸人一个个都看得呆了,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切都大过玄奇,大过虚幻。不过,这本来死气沉沉的釜山之上己经涌出了一片欣欣向荣的生机,这是不可否认的。

  生机依然如潮水一般自四面八方涌来,闭上眼睛,陶基诸人仿佛可以感到一层层绿色的浪涛自地底向釜山之顶涌去,那便是生机……生命之源!

  现实和梦,仿佛没有多大的分别,谁也无法想象,在这样一片天地之间,竟然会有如此矛盾的奇迹发生。

  毁灭与成长并存,宁静与喧嚣同在,这不是天意,而是人为。

  是的,就因为这里有两位正邪举世无敌的高手在生死对决!

  陶基突地睁开眼睛,淡淡地说了一旬:“我们应该按原计划行动了。”

  顿时所有人都睁开了眼……剑奴、木青、跂燕、桃红、土计、叶皇、柔水、狐姬、满苍夷、陶莹这十一大高手相视而望,他们感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

  *********

  轩辕与蚩尤谁也不示弱,以快攻快,相互抢攻,一口气拼了百余招,整座釜山之顶几乎被成为齑粉,整个山头没有一块完整的石头,全都是沙砾。

  没有人能够想象那是怎样的一种可怕场面,密云只是在釜山之顶时开时合地露出一片湛蓝的天空和金色的阳光。其它的地方密云不断地向四面延伸,直至五十里之外,天空之中的电火便像是一颗巨大乌黑的榕树倒垂、闪耀着呈现异彩的根须藤蔓。

  若非亲眼所见,世上绝不会有人相信居然会有这般恐怖诡异的场面。

  这里并非只有一道闪电,日常所见的闪电有先有后,一道击过后,一道又生,但眼下不同,千万道闪电一同击落,使得本来暗淡的虚空闪烁着刺眼的光芒。

  闪电是因为密云与密云相击而生出的高压电流,日常的密云乃是有规律地汇聚相撞、挤压,可是眼下天空中的密云却犹如一锅煮开的粥,哪里有规律可寻?是以,天空中的电火也丝毫没有规律。

  轩辕毫无疲态,天地之间的生机不住地向他体内奔涌,使得他的体能无限补充,这便是广成子为他开经破脉的结果。他成了一个可将能量转换的巨大容器,自他体内流过的生机都会变成无穷的能量。

  蚩尤却微显出疲态,因为他的生机和精神犹未能自损伤中修复,在吸纳天地生机之时的速度无法胜过轩辕,其结果便只能使自身的战斗力不断地减弱。

  蚩尤也明白这种状态着持续下去,他惟有死路一条,拖得时间越长,对他就越是不利。

  他本想速战速决,但是轩辕的境界也已经完全超脱了生与死的边缘,进入了一种超世的境界。

  蚩尤突地暴退,他击出最狂的一招后,便即暴退。同时以一个极端奇异的姿势冲天而起,竟直上密云之顶!与一道闪电相接,如一个倒吊于空中的葫芦般停在虚空之中,形态十分诡异。

  轩辕也吃了一惊,蚩尤的姿势确实是太怪,他也不明白蚩尤的意图,而更让他吃惊的是蚩尤竟停顿在虚空之中,借闪电之力悬于密云之下,这是什么武功?

  事实上,今日之战的一切,都已超越了武功的范畴。

  轩辕愣神之际,蚩尤却暴出一阵长长的厉笑,整个身子似乎在缓缓地膨胀。

  “轩辕,今日便将是你的死期!天下将会惟我蚩尤独尊……”

  轩辕落足于被碾成沙砾的废石堆中,冷笑打断蚩尤的话道:“死的人只会是你,如果你技仅于此的话,天下间不会有任何人可以解救你!””别以为你能吞吐天地的生机就可以杀我,小子,我给你上一课,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真正厉害的境界乃是运用天外天的力量!是以,这里注定会成为你的葬身之地!哈哈哈……”

  蚩尤狂笑道。

  “天外天的力量?”轩辕的心中升起了一层疙瘩,反问道。

  “不错,来自天外天的力量乃是这个世间一切力量的克星!”

  “难道你已懂得了如何运用?”轩辕不屑地反问道。

  “本魔帝之所以再返这曾囚我魂灵之地,便是要找回当年的记忆。当然,这还得谢谢你那可爱的小情人凤妮,若不是她引用天外天的力量,启发了我,只怕我永远也无法堪透天外天之秘!但这一刻已经不同了,你来到此地实是最失误的一种举措!”说到这里,蚩尤再一次狂笑,然后不无得意地道:“我将重演当年伏羲对我的历史,让你肉身灰飞烟灭!不过,当年伏羲凭借先天八卦才接引天外天的力量,而我却只须自己的智慧就可以办到,我终于可以超越伏羲了,哈哈哈哈……”

  轩辕听对方提到凤妮,心中不由得一痛,不过,他随即又摇了摇头冷然笑道:“即使你能够引用天外天之力,但是在你无法突破生命结之时,你的身体根本就不可能承受得了天外天的力量,伤人先伤己,你只会使自己走上绝路!”

  蚩尤一怔,他似乎有些意外轩辕竟然对天外天力量的理解,但他却丝毫不为之气馁,无论怎样,他都必须尝试!因为对付轩辕,只有接引天外天的力量才有效。在这个世间,任何力量都无法胜过轩辕,至少,以蚩尤此刻的状态,与轩辕相比,正如轩辕所说,若是技仅于此的话,他惟有死路一条。

  蚩尤也明白,在短时间内,若想胜轩辕,就必须借助天外天之力,这也是他为何要逃回釜山的原因。

  釜山,乃是昔日他与伏羲大战之地,本只是涿鹿之地的一个小山丘,后来,伏羲以先天八卦集众神之力引下天外天之力,击碎了蚩尤的肉身,更将其魔魂封于神门之中,这才移石积山,形成了釜山之地。

  在釜山之下,蚩尤的魔魂受先天八卦囚禁了一百余年,而他在这些年来也自先天八卦之中窥得了一些天外天的秘密,这也是他一百多年后得以挣脱先天八卦重生的原因之一。但是他借叶帝之体重生后,许多过往的记忆便消失了,有关于天外天力量的记忆也变得模糊不清、可是在与凤妮交战之后,竟勾起了他对天外天力量的记忆。是以,他在南逃回高阳后,又逃返釜山,再一次潜入己废弃的神门之中,欲借这之中熟悉的环境刺激自己的记忆,让自己想起当日自先天八卦之中所悟的东西。

  天幸,刑天竟让轩辕受了伤,从而给了蚩尤三天的思索时间.在这三天中,他终有了一些回报,已隐约掌握了接引天外天力量的方法。

  蚩尤岂会不明白,接引天外天的力量是一件极为危险之事,他与凤妮交过手,凤妮也是接引了天外天的力量,而且是借助另外一种工具,可是最终凤妮依然身化灰飞。可见一个不好,接引天外天之力乃是伤人先伤己之事,是以,蚩尤不到最后时刻,他绝不轻易借用天外天之力。

  此刻,蚩尤已经不得不借用天外天力量了,如果此刻不利用这种力量与轩辕全力一拼,待会儿身陷轩辕那密不透风的攻击之下,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在生与死之间,他必须要赌一赌。

  蚩尤的身体似乎在膨胀,电火愈来愈亮,竟像是一根粗大的光索,系着蚩尤与暗云。

  密云渐渐合陇,由空隙透入的阳光竟然是血红色的。

  轩辕的须发根根倒张,他也感到了那沉重的压力,天地之间的生机无穷无尽地注入他的体内。他在等待,等待着蚩尤那致命的一击落下!他知道,这一击,将会决定生与死!

  气机的狂涌,也接引下了密云中的电流,仿佛有一股氤氲紫气将轩辕的身子缓缓托起。

  紫气之中,一团奇异的彩芒愈来愈亮,电光闪烁之中,那自轩辕体内散射而出的彩芒竟幻化成一条巨龙,盘绕着轩辕,缓缓地升空。

  龙眸之中电光闪烁,奇异的鳞甲都似乎可以看见,栩栩如生。

  一切都仿佛置身于莫名的梦幻之中,乌云竟裂开了一道狭隙,透过狭隙的阳光依然血红,那本湛蓝的天空,也是一抹血色,不仅如此,那乌云也都渐渐成了血红之色。

  天地一片血光时,蚩尤竟嘶吼起来,犹如疯狂的野兽,声音掩过了响遍天地的惊雷之声。

  自蚩尤的体中,竟射出一道电芒!蚩尤的身体也变成了血红之色,天地一时变得诡异莫名。

  “啊……”惨呼之声自釜山的另一个角落之中传来,正是自蚩尤体内射出的电火所击之处。

  轩辕吃了一惊,并不是因为蚩尤那诡异的变化,而是因为自另一角传来的惨嚎声。

  那是叶皇的声音,叶皇那边出事了,轩辕怎会不急?要知叶皇和陶莹在一起,那里有如此多的高手,可叶皇还是出事了,又会是什么人所为?

  轩辕回头一看,更是吃惊,只见叶皇也与蚩尤一样浑身散发出血红色的光芒,整个人变得扭曲狰狞。

  蚩尤身上射出的电火还继续射向叶皇。

  轩辕顿时明白,叶皇与蚩尤的身体血脉相通,而此刻蚩尤吸纳了太多的天外天力量,他的肉身也承受不了,便泄出了体外.而血脉相联的叶皇自然便最容易接引这股来自天外天的力量,这才使叶皇也无法自控。

  “叶皇!”柔水和桃红也大惊地赶了过来。

  “不要碰我!快!快杀了我!”叶皇弯下腰身,如野狼一般地厉吼道,而此刻他的身上也有电火闪烁。

  “夫君!”柔水大骇,她想伸手去扶叶皇,却被叶皇勉力闪开。

  “快,用神兵杀了我!杀了我!”叶皇的开天斧落在地上,嘶哑地叫嚎道。

  轩辕也大骇,他欲赶过去,而便在此时,天空中的群龙却狂吼一声:“轩辕,去死吧!

  轩辕再扭头,发现整个血红的天空都向他直压而下!那延伸至数十里之外的血红色的云层像是被蚩尤全部牵动了一般,以无可比拟的力量向地面砸落!

  沉重的压力几乎让轩辕都为之窒息!试问,当一块方圆数十里的巨大钢板向你的头顶平平压下时,而且还不知这块钢板有多厚,那将是怎样的一种压力?

  虽然事实上压向轩辕的并不是钢板,但这些血云却是带着电火和罡气的,比钢板更可怕,更致命!

  轩辕也不知道该如何迎敌,他能够托起整个天吗?

  “轩辕小心!”四面的惊呼响起,便连柔水和桃红也被蚩尤这气势所慑。如果蚩尤这一击砸下的话,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生命将尽被毁灭!云下之物,必被碾成粉末。而云外数十里地,将无法承受天地撞击所产生的罡气和电流,甚至数百里之外也会受到无情的飓风肆掠,没有人能够想象这一击将会造成怎样的后果!

  “不要!”叶皇嘶嚎地叫了一声,他竟在此时以最大的意志抬起了手。

  柔水一听叶皇的喊叫,忙扭头,但他所见到的却是叶皇的手掌以极速戳向自己的丹田!

  “不要!”柔水惊呼,飞速地向叶皇扑去,但是她却迟了!还没有冲到叶皇身边,便被一股散自叶皇四肢百脉的气动冲得倒跌而出。

  叶皇如瘪了气的球一般,软了下去,他竟在这个时候散去了自身的所有功力。

  *********

  轩辕的手心渗出了一丝丝冷汗,这种压力实在让他难以想象,难道这便是天外天的力量?

  那也真是大可怕了!但不管如何,他绝不能坐以待毙,绝对不能!为凤妮,为父亲蛟梦,为整个有熊和华联盟,也为他和他所爱的人,他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是以,他出击了。

  那腾跃的彩龙身边更出现了一条紫色的巨龙,轩辕的双掌化为双龙,直向蚩尤撞去,而在此时,奇事突然发生了。

  “轰……”蚩尤的身体在虚空之中突然炸成了灰飞,根本就不曾与轩辕击出的气劲相触。

  那无边的红云更是倒升上天空,炸裂开来,天地一时之间陷入了无尽的混乱之中。

  蚩尤的魔魂,在血色的天地间如一座大山一般狰狞?

  叶帝的肉身竟然在突然之间爆炸成灰飞,这个变故实在是太过出乎轩辕的意料之外。

  “快!十面埋伏!”叶皇虚弱地呼叫了一声。

  一旁的桃红和柔水立刻明白过来,这是因为叶皇和叶帝血脉相联,叶皇突然废除了自己的功力,而几乎在同时叶帝的躯体爆成灰飞,这之间自然有着极大的联系,而此刻叶皇一说,也便说明事实的确如此。

  柔水知道,叶皇和叶帝自小血脉相联,两人在一方受到极大痛苦之时,另一方也会有所感应。因此,此刻叶皇废了自己的武功,自然会引起叶帝的经脉收缩。

  在这种最要命的时刻,叶帝体内充盈着无法排泄的天外之力,别说是经脉收缩,就是稍有外力相触,便很可能会爆成碎末。本来,在与轩辕相击之时,这股外力便可泄于轩辕之身,可是此刻蚩尤身在虚空,上不着天,下不着地,自然惟有自爆一个结局了。

  桃红拾起开天斧,大喝道:“十面埋伏大阵!”

  “轰……”轩辕的力量正击在蚩尤魔魂所凝的巨大影像之上。

  “呀……”蚩尤魔魂爆出一声长长的凄叫,化成碎片,向四面八方逸散开去。

  四面尽是蚩尤的光影!

  “蚩尤,你死定了!”轩辕大喜之下,神兵尊神划过一道紫色光影,破空而出。

  “轰……”土计竟自地底窜出,无量尺化成一幕光盾。

  满苍夷的极乐箭自天空之中射落!

  陶基的惊夜枪主攻东面;木青含沙剑主攻东北面;狐姬的损魔鞭攻向北面;剑奴的辟邪剑攻向西北面;跂燕的昆吾剑守住西面;陶莹身着太虚神甲守住西南面;轩辕则主守南面,桃红手持叶皇的开天斧自东南面击出。

  十大神兵,天上地下、四面八方十面埋伏同时出击!

  十大神兵同出,立刻爆出一种前所未有的奇异光彩,仿佛全都充盈着生命,全都活了过来。

  十大神兵的光芒相互联接融合,织成一个巨大的光球。蚩尤那四面进射的魔魂一触光球内壁,便立刻倒弹而回,根本就无处可逃。

  魔魂在光球之中重组,再一次组成蚩尤那如山般狰狞的摸样,这是与叶帝面容完全两样的面容。

  魔魂绝望地怒吼着,但这光球越凝越小。

  “噗……”极乐神箭正中魔魂的眉心,满苍夷手持极乐神弓自天空之中压下!

  “嚎……我不甘心……”蚩尤的魔魂发出最后一声凄长的惨嚎,立刻爆散成无数光点,被十大神兵所结成的光球吸收,点滴不存。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