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二章 出征高阳

第十二章 出征高阳

时间:2014/12/14 13:09:49  点击:1273 次
  轩辕出征,有熊所有的子民全都出来欢送,场面之浩大,绝无仅有。

  此次轩辕调集一万有熊大军,他自己为主帅,齐充为前锋,附以刀营统领李秀、枪营统领秋横,另有土计、满苍夷诸人为辅。

  青天、火烈等人随军而出,陶莹、跂燕、桃红也都与轩辕一起出征。

  这次的军容之壮,实是以前有熊从未有过的。

  另外,自陶唐氏调集一千精锐战士,由唐宽率领。

  轩辕身边的高手如云,那曾经卧底鬼方和东夷的几名广成仙派的高手也几乎全都归返轩辕的身边,只有一些人深入南方,随时透露有关穷桑与伏羲氏的动态.即使是轩辕坐在熊城不动,他也能完全掌握到穷桑和伏羲氏的动静,这也是何以当初,他能准确地知道太昊驻军大行山,少昊调兵于三阿的原因。

  战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轩辕绝不会忽略任何情报。

  君子国的五百精锐战士在有熊之外相候,加上这些人,轩辕便有一万一千五百精锐之师,其中骑兵两千。

  而叶皇和柔水及贰负所领的龙族战士也正在前方的路上相候。

  事实上,单只这些战士便已经超过了高阳和有虞两部的总兵力。

  有虞和高阳两部虽然是五虎族之中的两部,但是其人丁加起来才不过三万余众,除去老幼,其总兵力,称得上精锐的战士只有五千人,杂军大概有七八千余众。但是任何一部的力量都不可能比得过有熊大军,何况,这还并未算那几千龙族战士和华联盟其它部落的兵力。

  在初略估计之下,轩辕此次出征高阳的总兵力将达到一万六千余人,这是何等的气势!

  虽然这些人还不能算多,但是对于洪荒之中的任何一个部落来说,都是不可想象的。

  有熊在收服了鬼方诸部后,人丁已达十万余众,若想征集兵员,很轻易便可以组出一支两三万人的战旅,虽然这次遭蚩尤之劫,但有熊的元气并十受损。

  轩辕此举并不是炫耀,而是要让世人看看,任何与有熊和华联盟作对的部落都将会摧枯拉朽般地自这个世上毁灭,绝对没有半丝人情可讲!同时,这也显示出了轩辕与蚩尤一战的决心,更是在警告东夷和伏羲氏不要轻举妄动!而这一万六千名精锐战士足可将东夷和伏羲氏镇住,使之不敢轻易派兵支援高阳和有虞。

  轩辕很清楚地知道,这次自己攻打高阳和有虞,很容易促成高阳与伏羲等南方部落联合,因为高阳可以制造出他欲南征的假象,使得南方诸部在担心的情况下与高阳联手抗敌。是以,轩辕索性将声势造大,首先把南方诸族镇住,使其连稍动抵抗的念头都不敢。当然,轩辕同时还派使者远赴伏羲氏,说明此次攻打高阳之意旨在剿灭魔帝蚩尤,更虚惰假意地感激伏朗对凤妮的一片深情,及太昊在最后关头助凤妮伤了蚩尤之举,禅明有熊与伏羲仍是兄弟部落,应该加深合作,共同对付魔帝蚩尤。

  轩辕还对太昊帮蚩尤对付有熊表示理解,并说这只是太昊为了除此魔王而忍辱负重,他对太昊此举怀着深深的敬意……等等一些客套的话,当然更派人为伏羲氏送去重礼。

  轩辕深深地明白,如果伏羲氏也支持高阳氏的话,那后果只能使战局极为艰难。因此,他必须先稳住伏羲氏,在对付了高阳氏之后再想法对付太昊。

  轩辕绝对不会轻易放过太昊和少昊,不过,这却不是一时半刻的事,而是应该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

  在对待蚩尤的问题上,相信太昊和少昊不会阻扰,因为太昊和少昊最惧的人,便是蚩尤,若是让轩辕先与蚩尤大战一场,对他们而言有百利而无一害。

  轩辕的书信也是要太昊安心,此刻的太昊心中有鬼,最怕的是有熊有什么风吹草动,而轩辕这封信实际上只是一种怀柔手段而己。在他的内心,只恨不得将太昊千刀万剐,但却还要虚与委蛇地应付着。

  *********

  有熊大军近两万,浩浩荡荡地向南通进,所过之处,众小部落望风而附。

  轩辕的大军一路上不断地壮大,本来属于东夷的众北万部落尽皆降服,这些人哪里敢螳臂挡车?谁若是相阻轩辕,只会被铁蹄踏得片瓦不留,试问谁能抗拒这万人大军的践踏?

  齐充和李秀领着三千人马作为先锋,一路上开山辟道,以便后面的大军安全通过。其声势之高,震撼天下。

  龙族战士纷纷自各路会会,似乎所有的人都想痛打高阳氏这只落水之“狗”。

  蚊龙守住九黎本部正是攻击高阳的重要战略之地,因此,齐充的兵力将前锋军向九黎挺进。

  贰负的大军则自大行南侧穿过,领着四千战士切断有虞氏和高阳氏的联系,使得有虞根本就不可能增援高阳,同时更自四面切断高阳氏与外界的联系,然后则是自四面进攻高阳所有的领地。

  *********

  轩辕的大军未到,整个高阳已经陷入了一片沉郁的混乱之中,几乎所有的高阳人都丧失了斗志,谁能够想象以自己这数千兵力战有熊两万精锐战士呢?那岂不是螳臂挡车吗?何况有熊战士的强悍是出了名的,龙族战士的善战也是出了名的,轩辕智勇双全,更是世所公认,这样的组合谁能匹敌?

  有熊距高阳虽有千里,但行军十余日便足以赶到高阳,因为沿途都有人接应,那都是华联盟的地方,根本就不用轩辕多想。

  高阳氏这百余年来,还从未尝试过面对如此大敌。有熊昔日虽然强大,但要想调集两万大军远征,似乎还没有这个能力,但是整个华联盟却不同了。

  高阳王高阳烈最初并不怎么看好有熊,因为蚩尤的魔威足以让人相信有熊将会在蚩尤的魔爪之下化为废墟.可是他却没有料到,蚩尤不仅败了,而且还几乎全军覆灭,连太昊和少昊也在熊城之外大败。而最让高阳烈骇异的,还是华联盟的凝聚力和轩辕的号召力。

  高阳烈确实很蔑视轩辕,虽然外面流传着轩辕许许多多的传说,但是他总不太相信,以为世人只是以讹传讹,更不相信这个世间有人能够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一蹴而就地成就伟业!

  可是当蚩尤的援军每次都被华联盟的战士袭击得七零八落之时,他才发现,轩辕所建立的华联盟竟是如此可怕,就像一张天罗地网一般,遍布着世间每一个角落,每一个人都似乎愿意为以轩辕为主体的有熊拼命,这之中很清楚地便可以看出轩辕的号召力是多么的强大。在这个时候,高阳烈也曾暗忖:“难道是我做错了吗?”

  事实证明,确实是高阳烈错了,他太盲目自大、自以为是了,就是他为自己的部落种下了不可弥补的祸患,可是此刻后悔已经迟了。

  高阳氏方圆五十里的猎户在一日之间全部消失,这些人都很知机地先一步撤走。本来高阳烈想抓一些猪户来充军,可是他的想法落空了,没有人愿意为高阳氏去与有熊为敌,愿意去面对那两万大军。

  每一个高阳人都感到了危机,惶惶不安。高阳城中的每个人都行色匆匆,每个人的心情都极为沉重。

  高阳烈对着窗外的天空发呆,却被一阵敲门之声惊醒。

  “进来!”高阳烈低低地唤了一声,但却并没有回过头来。

  ‘吱丫……”木门开启后,却响起他手下最亲信的弟子高阳杰的声音:“师父,勇长老让您去长老会有要事相商。”

  高阳烈的眉头轻轻地皱了皱,这已是今日第四次有长老找他商量,往日十天半月长老会都不会有事,可是今天却大大反常。高阳烈禁不住心中烦乱,他有些烦这些长老一个个一副好像要上断头台的样子,似乎多开些会就可以退走有熊大军一般,一日居然要相商这么多次,他的心里已经够乱够烦了,似乎想静静地想一想都不行。

  “你去回复他们,我马上就来!”高阳烈有些不耐烦地道。

  *********

  高阳氏长老会是高阳最具权威的地方,八大长老乃是除高阳王之外地位最为尊崇的人.而长老会有时候比高阳王的权力还要大,那是因为长老会的决议更代表所有的高阳子民。

  高阳王的权力只是在重要的时候起决定性作用因此,高阳烈必须参加长老会的重要会议。

  高阳勇乃是八大长老之首,也便是除高阳王高阳烈之后的第二号人物。

  此时高阳勇的脸色有些沉郁,看不出是什么表情,另外七大长老也都依序而坐,神色极为肃穆,显得有些心中重重。

  与高阳勇相对的是大祭司胡鸠,此人的身分稍有些特殊,但在高阳氏中享受着长老的待遇,他所负责的是高阳氏所有的祭事。

  有熊大军南征,为高阳带来的可能会是灭顶之灾,这怎会不让每一个人着急?谁不知有熊高手如云?而传说轩辕更杀了天魔罗修绝,后又击杀了刑地,此人之智慧几乎无人能敌,这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威胁!加上有熊的两万大军,即使是倾高阳所有的人力,也不够两万,这怎不让他们心忧?

  高阳烈的脚步声惊碎了殿内的宁静。

  高阳勇诸人全都立身而起,向高阳烈点头致意,待高阳烈坐下,众人才落座。

  “几位长老让我来,不知有何事相商?”高阳烈一落座便开门见山地问道。

  “伏羲氏拒绝了我们所送的礼物,不想出兵相助我们,夏后氏本来还想出兵,可是却又后悔了!”高阳勇有些气恼地道。

  “什么?”高阳烈一惊而起,他心中顿时凉了一大截。

  “太昊怎么说?”高阳烈有些心冷地问道。

  “伏羲神庙的人声称,伏羲氏在这次北征中族人伤亡大大,需要休生养息,是以他们无法抽调兵力前来支援,我们送去的礼物原封未动地被退了回来。

  胡鸠叹了口气道。

  “伏羲神庙分明只是在推脱,不知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长老高阳季忧心地道。

  高阳烈的脸色也很难看,如果伏羲氏不相助的话,只凭高阳和有虞的兵力,根本就不可能抵抗得了有熊大军的逼压!

  “难道太昊不担心轩辕乘机挥军北上?”高阳烈惑然问道。

  “据我所知,轩辕已先让人送礼写信给伏羲神庙,这才使得他们不愿意出兵相助!”长老胡沁无奈地摇了摇头道,这次便是他亲自出使伏羲氏,请求对方派兵援助。

  “好个轩辕,竟然如此厉害!”高阳烈听到这里,不由得心中大感泄气,他怎也没想到轩辕行动竟然如此利索,想得如此周到。

  事实上轩辕确实想得很周到,他并不是自熊城中派人前在伏羲氏,而是飞鸟传书将信交给已经赶到了高阳氏附近的阳爻长老,让其直接在范林拿了礼物出使伏羲氏。因此,其速之快,比高阳氏犹有过之,从而也使得高阳氏无机可乘。

  虽然胡沁能说会道,但事实是不容改变的……高阳氏代表的是蚩尤的一方!而蚩尤比轩辕对优羲氏的威胁大多了,至少在太昊没见过轩辕出手之前是这么认为的,何况太昊此刻已身受重伤,好不容易逃了回来,损兵折将之下,确实经不起再次折腾。而且轩辕此次领兵两万,几乎是倾尽华联盟之军,他也不想为了蚩尤再去与轩辕对敌,于是选择了坐山观虎斗。

  更何况轩辕预先送来这份大礼和书信,大礼只是其次,最重要的还是那封书信的分量,使得大昊也想让高阳氏

  与蚩尤一起灭亡。

  “那我们派去有虞的兄弟可曾回来?”高阳烈又问道,他仍寄托着一丝希望。

  高阳勇摇了摇头,道:“龙族战士已经切断了我们与有虞联系的所有途径,我们的战士根本就过不去,何况就算能去又如何?有消息传,龙族首领贰负领着四五千人马截断了这之间的通道,我们便是倾全族兵力,也不会比贰负的实力雄厚,更何况我们根本就不能倾力而出。”说完高阳勇叹了口气。

  高阳烈愣了半晌,此刻他也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战争是极为残酷的,同时也是最为现实的,一分力量便是一分力量,强弱之间并没有悬念。

  ‘轩辕的先锋军已经渡过了黄河到了九黎,与叶皇留守在那里的龙族战士会合。据探子回报,留守九黎的好像是一个名叫蚊龙的年轻人且极为不俗!”

  高阳季又道。

  “他们的先锋军是什么人所领?”高阳烈又问道。

  “好像那人名为齐充,另外还有几位高手,但具体是些什么人,暂时却不得而知了。”

  高阳季禀道。

  “如果我们立刻出战,趁他们阵脚未稳之际,岂不是可以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高阳烈想了想道。

  高阳勇摇了摇头,道:“族王忘了九黎之地易守难攻,我们即使此刻出击,只要他们避入神谷或神堡,我们所有的攻势将是徒劳,甚至有可能被其截断归途。那时,只怕我们更无法抗衡轩辕的大军了。”

  “勇长老说得没错,据探报称,有熊先锋军有数千兵力,其中骑兵一千,这样的实力再加上驻守在九黎的力量,并不下于我们高阳,因此即使双方交锋,我们也根本占不到任何便宜。”高阳季又道。

  ‘那我们岂不是要坐以待毙?”高阳烈此刻才后悔当日竟鬼迷心窍要杀尚九长老,这才使高阳与有熊翻脸成仇,落得今日这般大祸临头之局。

  “不知魔帝是不是真的已经回来了?”胡鸠试探着问道。

  高阳烈脸色一变,望了胡鸠一眼,道:“还没有回来,本王也不知道叶帝去了什么地方。”

  高阳勇的脸上微微闪过了一丝不快,他的目光一直都未曾离开高阳烈的脸庞,却看到高阳烈在说这话之时,言辞有些闪烁,显然是不尽其实,不过他却并没有将之揭穿。在这种情况下,高阳烈居然还要为蚩尤遮掩,确实让他心生不快。

  胡鸠显然也发现了高阳烈的言辞闪烁,不尽其实,但作为大祭司,他却不能过问这之中的事情。

  “族王,有熊所要对付的只是魔帝蚩尤,我们只要将之交给轩辕,一切岂不是迎刃而解吗?”说话者是高林长老。

  “长老何出此言?轩辕此举的目的又岂只是在于叶帝呢?他是意欲南征而已,我们即使交出叶帝,他们一样不会放过我们的,否则他又怎会调集如此众多的兵力?”高阳烈反驳道。

  “只要族王首肯,我愿意拿着魔帝的首级去见轩辕,保我高阳无事!”高林断然道。他的语气有些激愤,因为尚九乃是他的至交好友,可是在他的相护之下,却仍然遭到高阳烈的追杀。他一开始便反对支持蚩尤,但是高阳烈却不听其劝,而此刻高阳烈似乎还要包庇蚩尤,怎叫他不恼?

  “高林长老,你就这么自信?”高阳烈也有些怒意地冷然问道,他对高林的这种语气很是不满,当日若不是高林护着尚九,尚九定已被杀,是以他对高林很不满。

  众长老似乎听出了高阳烈话中的火药味,高阳勇不由道:“高林也只是为族人着想而已。”

  高阳烈冷冷地哼了一声他还不想得罪高阳勇,是以只好忍下一口气,不再作声。

  高林却不在意,悠然问道:“不知族王可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解决眼下的危机?”

  “如果我们高阳氏就这样被轩辕一个毛头小子给吓着了,那岂不是太损我高阳氏的风节?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算战到最后一个人,我也要让轩辕知道我高阳氏不是好惹的!”高阳烈冷然道。

  “族王此话虽然有理,但是如果可以有其他的解决办法,族王何不试着一用?依属下之见,高林长老的提议并不是不可行的。”胡鸠也出言道。

  “那大祭司是说我们应该向有熊屈服了?”高阳烈反问道。

  “胡鸠并不是此意,我也只是为族人着想,能曲则曲,能伸则伸,只要能让族人得以安宁和平的生活,暂时的委屈又算得了什么?”胡鸠慨然道。

  高阳勇也点了点头,道:“大祭司的话确实有理,我们不能为争一时之气而置族人的幸福于不顾呀!”

  “可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叶帝现在哪里,又如何能将他交给轩辕呢?”高阳烈见众人都是这个意见,不由断然道。

  众人一时无语,高阳烈此时仍然不愿意说实话,他们又能如何?不管怎样,高阳烈乃是高阳之王.

  “据属下所知,魔帝应已归返高阳城,如果族王不反对的话,我想下令搜捕他的行踪,只要找到了他,一切的危机自然就会迎刃而解,不知族王意下如何呢?”高阳勇突然道。

  高阳烈一呆,没想到高阳勇竟然会有这样一招,一时间,愣了半晌却不知该说什么好。

  在这种时候,若是八大长老全都同意高阳勇的做法,那么,便是他这个族王也没有办法,因为除了这一条路之外,几乎已经没有办法解决高阳迫在眉睫的危机了。
 

 
分享到: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1
唐宣宗为何要毒死最心爱的美妃
影响中国娼妓业历史的三个男人
后羿与嫦娥
紫禁城后宫生活揭秘 妃嫔养生靠吃药
唐伯虎深受的秋香竟是金陵名妓
秦桧毒辣阴险的老婆王氏竟是李清照表妹
中国人过中秋节是来自哪个女人的灵感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