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一章 无形之敌

第十一章 无形之敌

时间:2014/12/13 11:15:50  点击:1538 次
  少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知道所有的防备全都是多余的,抑或是形同虚设。

  直觉告诉少昊,他所担心的敌人已经与他越来越近,甚至是已经越过了所有防线。

  来者究竟是何人,少昊不知道,但他却明白,这个人是冲着他而来的。而且,此人将会是他所遇到的所有高手之中最为可怕的。因为直到这一刻,他的心神依然未曾安稳下来,世间能够让他心神无法安定的人实在太少,但却总有那么一个或是两个,所以少昊不得不专注。

  少昊不想呆在帐中,而是缓步踱出了帐外。

  帐外,风沙弥漫,寒气逼人,但是在虚空之中,仿佛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压抑之感。

  天上无星无月,大漠的星空应是美丽的,可是今夜仿佛十分特别。

  少昊记得夜初之时,天空依然很明朗,但是此刻的夜空却让他有些惊讶。不过,他并没有深思这意味着什么,一切,都是在发展之中进行着。

  这只是因为一个人,一个可怕却仍未现身的人,但是天象已经表明了此人的存在。

  人未至,天象已变,少昊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该来的终究会来,所以他没有回避,也不想回避。试问天下之大,何处可避?对于该来的人,永远都不可能避得了,而这更将是一个少昊不可能回避得了的人!

  帐外的东夷战士,以及少昊的亲卫都有些讶异,他们不知道何以少昊在这黑暗的夜晚,竟有雅兴观天,这确实是有些意外,但却没有人敢询问少昊原因,而他们也没有资格相询。

  事实上,在这群人的心中,少昊做任何事情都是天经地义的,在他们的眼中,少昊便像是不可以替代的神,东夷的支柱!

  所有少昊的亲卫几乎在同一时间觉察到了少昊的表情有些不对;而就在此同时,他们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如同皮鼓在击撞着。

  “怦……怦……”每个人都发现自己的心脏无可歇止地狂跳着,只从那跃动的衣衫便可以看出心脏的跳动是何等的剧烈。

  声音是自每个人的心头传出的,同一个频率,同一个节奏,同样的狂烈而奇异。

  少昊动了,拂袖之间,扫出一缕银白色的光芒,光芒拂过每个人的身上,这些人发现自己不再受那奇异的声音的制约,但是却有一种精疲力竭的疲惫感,仿佛是贫血的病人,蔫蔫欲睡。

  “必须坚持!绝不可以睡!”少昊沉声喝道。声音自那银色的面具中传出,竟比秋风更寒,直让那些人打了个冷颤,只好强撑着要睡的欲望。他们也知道,有强敌入侵,如果他们睡过去的话,可能便是永远也醒不了。

  少昊撮嘴一声轻啸,如龙吟凤鸣,婉转直上九霄,更传遍大营的每一个角落,甚至是方圆近十里之内都能清晰听到。

  啸声一浪高过一浪,仿佛有怒潮惊涛在翻涌,天地为之色变。

  “怦怦……怦怦……”天顶之上竟传来一阵奇异的心跳之声,如闷鼓之响。

  天际的暗云之间出现了一片银晕,而这片银晕便仿佛是一个巨大的波纹向四面扩散,但是却始终被定格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银晕的色彩与暗云呈现出鲜明的对比,形成一种奇异的天象。那里便像是一个巨大的湖面,而不断地有巨石掷入湖心,使得波纹以巨石所击之处为中心,无尽无期地扩散,只让每一个人都看得目瞪口呆。

  夜空之中两种奇异的声音则主宰了一切,一是那传自天际奇异的心跳之声,另一种声音则是少昊的长啸。那心跳之声本是存在于每个人的心中,但是自少昊啸声惊起之时,心跳之声则转到了天际传出,这确实是一种奇异的现象。

  此刻谁都明白,少昊已与人交手了,以一种另类的方式,至于对手是谁,仍没有人知道。

  可是谁都知道,对方绝对是一个极度恐怖的高手,居然能在一出手之间就控制了所有人的心神。

  朱雀神将领着一群高手,立刻向少昊这里赶来,他们在强敌入侵之时,首先要确保少昊的绝对安全,尽管他们对少昊极度自信,但那是另一回事。

  少昊仿佛拥有无法断绝的气力,啸声之持久令人咋舌。

  事实上,从来都没有人会怀疑少昊的功力,从来都没有人怀疑少昊那惊世骇俗的气势。

  良久,那奇异的心跳戛然而止,天空中的银晕再无阻碍,以狂野而无节制的形势向四周漫开,将所有的阴云尽数驱散。

  月亮依然极为明亮,塞外的月亮仿佛特别大。星星稀稀落落的,虽颇有凄凉之意,但是却也亮得让人感到亲切。

  “今夜的夜色原来很好。”所有人都惊讶地发观,当朱雀神将发现夜色很好之时,也倏地发现他们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

  轩辕早晨出去,现已月上星空,却依然不见归返,桃红和跂燕诸女不由坐不住了。

  歧富也不知道去了哪里,竟也是一天未见到人,仿佛该出现的人都不再出现了一般。

  尽管此地是崆峒山,绝没有外敌敢入侵,即使是昔日神族的高手也要退避三舍。但是,作为桃红和跂燕诸女来说,她们心中的担心并不是多余的。

  木青让小童子去找来五阳,可是小童子返回却说,五阳在迎霞洞,暂时不能前来。

  桃红和跂燕一听,顿时有些火了,这些人仿佛是不知道她们心中的焦虑。

  “我去找他!”桃红微微气恼地道。

  “我陪红姐同去!”跂燕义不容辞地道,仿佛是去打架一般。

  木青在一旁看得想笑,这两女的表情确实有点意思,不过他可没有笑出来。在这个时候,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试问谁还有心思笑?

  “再等等吧,广成子仙长或许对圣王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讲,待会儿就会回来也说不走。”剑奴出言相劝道。

  “不行,我还是要去找他来问问。”桃红有些固执地道。

  陶莹见桃红执意要去,也不阻拦,便对剑奴道:“你就在此等着,若轩郎回来了,你便说我们到迎霞洞找五阳去了。”

  剑奴知道无法劝阻,只好点头答应。

  陶莹又向那童子吩咐了一声:“带路!”便与桃红诸女及木青向迎霞洞而去。

  迎霞洞也不是很远,只是小径回环,曲折幽静,山风阴冷,倒显得路途挺远。

  当几人到迎霞洞外之时,陶莹诸女便听到一阵奇异的梵音传了出来,仿佛是许多人在齐声低念一种咒浯,更自洞中飘出了一股浓浓的檀香味。

  桃红举步便向洞内行去,突地自洞内步出两名童子挡住了她的去路,极为客气地道:

  “请几位夫人留步!”

  “我要见五阳!”桃红有些不高兴地沉声道。

  “五阳师叔暂时不能见几位,请稍等,待会儿渡过天劫后五阳师叔自会见几位。”那两名童子肃然而认真地道。

  “渡过天劫?那是干什么?”桃红见这两名童子说得这般认真,倒也不敢胡乱造次,不由得讶然问道。

  “至于是干什么,我们也不明白,待会儿师叔定会向你们解释的。”那两名童子道。

  “让我们进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跂燕提议道。

  “不,几位不能进去。”那两名童子相阻道。

  “他们是祖师伯的朋友,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那领跂燕诸人前来的童子道。

  “不行,祖师伯有令,在天劫未渡之前,绝不许有任何外人踏足迎霞洞,便是祖师伯的朋友也不例外。”那两名童子坚决道。

  领路的童子望了跂蒸诸女一眼,无可奈何地道:“既是我们祖师伯下的命令,那几位夫人还是先稍等片刻吧。”

  陶莹知道,这几人口中所说的祖师伯,自然是歧富的师兄太乙子,崆峒山基本上由太乙子掌管,广成子坐关百年,太乙子便是真正的广成仙派的掌门。只不过,广成仙派强调的是与世无争,自我修行,因此太乙子更多的时间是留在崆峒山,这也使得太乙子的名气反而比歧富小。

  陶莹却知道太乙子也是个不世奇人,传说此人的武功完全可与太昊和少昊之辈相媲美。

  因此,她也不敢太过造次,毕竟这些人都是长辈,而且她们也弄不清楚何谓渡天劫,只怕若是她们贸然进去而弄糟了反倒不妙。

  桃红和跂燕本有些不甘心,但是人家既然这么说,她们也便只好勉为其难地等待下去。

  ********************************************

  朱雀神将吃了一惊,不仅仅是朱雀神将吃了一惊,所有立在朱雀神将之后的人都吃了一惊。竟然没有人发现这人究竟是自何处而来,仿佛此人亘古以来便是静立在此地,根本就不曾移动一般。

  夜风瑟瑟,甚寒,且呼呼有声。

  寒意对于朱雀神将诸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今日仿佛是有些不同。

  是有些不同,只在那神秘人突然出现之际,每个人的心中或多或少地生出了一些寒意。

  少昊没有动,仿佛根本就不曾看到这神秘人物的出现。不过,朱雀神将知道,少昊比谁都清楚这神秘人物的到来,只因少昊的啸声在突然之间歇止,变得沉默而冷意森然。

  在篝火的映照之中,少昊的银衣银甲闪烁的光泽本就是极为森冷的,再加上他的沉默,更使这里的场面显得诡异莫名。

  “什么人?”朱雀神将知道,他必须开口,至少,他要显示出少昊亲卫的威风来,不能让人看扁了。

  没有人回答朱雀神将的话,那人仿佛是一截腐朽的木头。青黑的衣衫在夜色之中若隐若现,长长的头发散披着,罩住了整个头部,使人根本就看不到他的颜面,看不到头部,这更增几分神秘的色彩。

  奇怪的却是此人竟是赤着双足,双足?上各系一个金环,在金环之上居然还有些铃铛。

  腿上系着铃铛的人,行走之间竟然不发出任何声响,这确实是一件肖事,也不能不让人惊讶和震骇。

  来者并不是很高大,但却有一股森冷而怪异的力量自其身上散出,仿佛此具躯体便像是一个巨大的充满瘴气的沼泽,使人不寒而凛。

  “你究竟是什么人?”朱雀神将“呛啷”一声拔出了配剑,怒喝道,他身后的所有人也都拔出了兵刃,尽管少昊没有说话,可是他们已经深深地感受到了来自这神秘怪人身上的压力。

  朱雀神将怒从心生,这神秘的怪人就那般立着,一动不动,一声不响,仿佛是个死物,也仿佛根本就没有将朱雀神将放在眼里。

  “杀!”朱雀神将一声低喝,神秘怪人这般沉默明显是向少昊挑衅,更是对他们的一种污辱!因此,他们终于还是忍不住出剑了。

  十数件兵刃几乎是同时击出,自不同的方位、角度,皆以快绝无伦的速度罩向神秘怪人。

  篝火摇曳,映出一片刀光剑影,漫天凄迷,杀意凌空腾起,风啸沙扬、气势极为惊人。

  神秘怪人没有动,连一根指头都没有动一下,仿佛并没有感觉到有人向他攻来,仿佛不知道生死为何物,只是那么静静地立着,如一截枯萎的木头,直到十数件兵刃攻到了面门依然静立如故。

  连朱雀神将都有些讶异了,这怪人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仿佛真的是一具死物。

  “呼……”朱雀神将还没有来得及细想,却倏见神秘怪人的长发突然炸开,如一根根细长的针一般,直弹而出。

  神秘怪人的整个头部便像是化成了一片黑云,而在黑云之下,朱雀神将骇然发现了这人的面目!

  “呀……”朱雀神将惊退,他并不是被那如针的长发逼退,而是被眼前所见的情形给吓得几乎破了胆!他从来都没想到今生今世会见到如此可怕的面孔一那是一张没有眼睛和鼻子,也看不见嘴巴的脸,整个面部便像是一块皮板,稍有凹凸的表面却是那般诡异而离奇。

  朱雀神将所攻击的乃是正面,所以当神秘怪人的头发炸起之时,他看清了那曾被头发掩盖的面目,而且是近距离地看。

  “轰轰……”朱雀神将在惊退之时,他同伴的兵刃已经与那炸开的头发相触,也就在这一瞬间,那些狂攻而上的人连同他们的兵器,也像那突然炸开的头发一样,轰然炸裂,化成一堆堆碎肉血雨向四面八方喷射而开。

  朱雀神将只觉得那血肉的碎雨如热浪一般冲击着他,更有另一股无形的气浪以排山倒海之势向他包裹而来。

  “呀……”朱雀神将几乎是无可抗拒地被这股气浪冲出五丈开外,轰然落地,手中的长剑碎成七截,并狂喷出一口鲜血。

  一切就这样结束了,仿佛是一场噩梦,一切都是那般不真实。

  神秘怪人连手指都未曾动一根,更不曾移开脚步,那炸开的长发又缓缓罩落,将那张让朱雀神将骇异莫名的面孔再重新罩定。

  那群本来生龙活虎的少昊亲卫便在瞬息间化为碎肉血雨,洒遍这里的每一寸土地。

  不,少昊所立周围三丈内的地面尚是一片净土,这炸开的血肉无法侵入少昊的三丈之内,但是少昊一动未动,也仿佛成了一棵静立于沙漠之中的胡杨。

  没有人能看到少昊的表情,没有人知道他那银色面具之后究竟藏着一副什么样的面孔,这是一个秘密。

  对于天下人而言,少昊和太昊一样,都是一个秘密,没有人知道,他们何以会有这样一身装束,何以都不以真面目示人,何以要残忍地将自己的面目隐藏在面具之后百载。

  这也是对他们自己的不公,对自己的一种残忍,但是,他们却将这沉重的面具,沉重的甲胄戴了百余年。

  难道这只是因为想表现自己的与众不同?难道这只是想表现自己的王者风度?难道这是一种洒脱?

  不知道,没有人会这么想,也没有人知道其中的答案,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秘密,一个让人不解的谜!

  朱雀神将没有死,却受伤不轻,他伤得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从未想过这个世间竟会有如此诡异的杀人方式,而且有如此恐怖的高手存在着。他的那群战友竟连惨哼的机会也没有。

  朱雀神将知道,他没死,并不是因为他的武功高于其他人,而是因为他幸运地攻击那怪人的正面,这才在惊骇之极的情况下,一招未尽便抽身而退,也因此保住了小命。否则的话,这洒在地上的碎肉血雨之中,必定也有他的一部分。

  这是什么武功?这是何等功力?朱雀明白,刚才使他们心跳不自然加快的人正是这神秘怪人,可是这人究竟是谁呢?这个世间有谁身具如此可怕的武功?

  即使是太昊,也不能够以这种方式杀人。

  朱雀神将记忆最深刻的仍是那张不是脸的脸,居然在那面部不存在眼睛、鼻子和嘴巴,甚至连耳朵也未见到,倒像是一截长出来的脖子,只是那脖子之上竟长有如此长的头发,只看那头发,就可以判断,那应该是头部的方位。可是,头部怎会没有面孔呢?难道说,这只是一个无头的怪物?

  看到刚才那可怕的杀人场面,本来有几个跃跃欲试的东夷战士给吓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一把扶起朱雀神将,惊问道:“神将,你没事吧?”

  朱雀的五脏六腑依然是一阵翻腾,那股冲来的气浪实在是太可怕了,以他的功力,根本就不可能阻挡得了。

  “你们退下,传我之令,兵撤二十里!”少昊的语气极为冰冷,更有一种让人不敢逆抗的霸气。

  朱雀神将诸人吃了一惊,他们没想到少昊竟会传出如此一道命令,难道就因为眼前这个怪人而撤军?

  那这个怪人究竟是谁?

  在这个时候撤军,如果有鬼方的人在一方伺机而动,那又该如何?岂不是很可能遭到覆灭性的洗劫?

  朱雀神将有些犹豫,望了那怪人一眼,又望了望少昊,有些忧虑地问道:“少昊,这个……”

  “这是我的命令,违令者斩!立刻给我传令!”

  少昊的声音之中透出一股浓浓的杀气,他似乎并不喜欢别人问为什么,更不喜欢属下对他的决定不加苟同。

  “是!”朱雀神将有些虚弱地答应一声,然后退了出去。而外营的许多战士似乎感到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全都向少昊营中赶来。

  “传令所有营中的战士,立刻拔营后撤二十里,违者立斩!速度要快,北营断后,小心鬼方袭击!”

  朱雀神将强压下伤势向所有赶来的人呼喝着少昊的命令。

  朱雀神将的话让许多人都蒙住了,不明所以,不过朱雀神将掏出了少昊的银边碧玉令,却没有人敢出言反对。

  谁不知朱雀神将极得少昊的宠信?虽然朱雀神将的武功不是最好,但是其领军才能却极好,是一个极佳的战将。因此,少昊经常会将兵权让朱雀神将掌管和调配。而这一刻,朱雀神将在少昊亲卫的相搀之下发号施令,也自不敢有人怀疑。而且,这地方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邪异,要是向后撤退,并不是没有人赞同。

  这个地方确实有些邪异,只看那天空,天黑之时,月朗星稀,可是后来在突然之间天空被乌云所遮,而且刚才每个人都经历了一场矗梦般恐怖的事情,每个人的心都完全不受控制地狂跳。那种感觉确实没有来由,更是恐怖之极。后来,当天呈异象之时,心跳才平复过来,因此这些人也确实不太想仍在这恐怖之地逗留了。

  朱雀神将望着身后远去的战士,抬头看了看天空,此时乌云似乎又已渐渐掩来,像是挥之不去的魔魇。

  突然朱雀神将心中生起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分享到:
3两只小松鼠
2两只小松鼠
1两只小松鼠
2鲸和小鱼
1鲸和小鱼
2毛尔冬的烦恼
1毛尔冬的烦恼
2小刺猬找微笑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