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章 结界之秘

第十章 结界之秘

时间:2014/12/13 10:03:49  点击:1477 次
  轩辕一呆,傻傻地望着广成子,他不知道广成子所说的是不是真的,对于他这从未尝试过这种境界的人来说,广成子仿佛是在讲述一个奇妙的神话。但轩辕知道,广成子根本就没有必要骗他。

  “蚩尤和天神据比及我,都是自天道之中侥幸逃回来的幸运儿,因此我们不再怀念天道。

  这一百多年来,我一直在思索,如何可以自由地来去各层空间,自由地吸纳和运用各层空间的力量,但是我一直都无法窥破最后一关。”广成子叹了口气道。

  “最后一关是什么?”轩辕讶然问道。

  “结界!”广成子悠然吐出两个字。

  “结界?”轩辕再次反问,这是他听广成子第二次提到这个词。

  “是的,能够自由运用各层空间能量的东西,不在别处,而是在人的身上,限制人的也便是结界!人是天地之中最伟大的生命体,他具有可以超越一切的智慧,就因为这种智慧的存在,人才有思想,才拥有精神,思想和精神是这个天地之间惟一不受限制的东西。因此,要想自由来去各层空间,必须拥有无上的精神力,这才可以破开一切的阻力,达到天地的极限!”

  *******************************************

  少昊扎下营来,设下各营哨,布防极为谨慎。他知道此刻是非常时期,同时也担心刑天偷袭,调头反攻,而此刻他已是伤疲不堪,必须加以修整才行。

  与太昊一战,不可否认,他耗去了太多的元气,甚至是受了一些内伤。他知道,这个天下间,只有太昊和蚩尤才能成为他的对手,余者皆不在话下。

  一直以来,少昊都想战这个冤家,不过他却没有想到,竟是在这种情况下出战对手。

  事实上,这一百多年来,他都没有这么痛快地战过,是以虽然受了些内伤,但他却不后悔。至少,他占了优势,在形势上说,他胜了太昊,而太昊那所谓的“天下第一”的头衔至少在他眼里不尽其实。

  少昊静心地调养,他需要调养,至少要几天的时间。

  少昊不敢想象,如果太昊不率先撤手而退的话,他们两人只怕真是两败俱伤。那时,彼此都只可能落得饮恨收场,但幸亏太昊先一步收手。因此,少昊心中对太昊也多了几分感激。

  他并不对伏羲氏的残兵作任何追逐,他也不欲再与太昊交手,他相信太昊也一定是这种想法。

  作为世间并列的两大绝世高手来说,他们的争斗是不值得的,如果有可能,少昊永远都不想与太昊交手,那结果只可能是同归于尽或两败俱伤。

  相对来说,少昊的伤势稍轻,却需要数天时间的休养。不过,此刻少昊却静不下心来,仿佛总有一点什么搁在他的心头,让他难受,甚至有些心绪难宁,这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事情。

  是的,少昊从未有过如此心神难安的时候,这一百多年来,他早就已经心如止水,无论什么事情都无法让他心神波动,便是在面对太昊之时,他也依然从容不迫。可是这一刻,他却是心神难安,抑或可以说是有一个极为不祥的预感。

  少昊不明白这是什么预感,就像有一片乌云在他头顶的低空覆盖着,而生出一种让人窒息的压力,这才使他本来静如止水的心变得焦躁不安。

  “朱雀!”少昊轻轻地唤了一声。

  朱雀神将急步走了进来,但是面色似乎有些难看,望着少昊,惊疑地问道:“不知少昊有何吩咐?”

  “你可曾觉察到一些什么?”少昊问道。

  朱雀望了望少昊,神色更是惑然,半晌才道:“属下似有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情况似乎是有些不对劲,我还以为是太昊的原因呢。”

  少昊的眉头徽皱,他知道朱雀神将也感受到了他所感受到的那种感觉,但是他却不明白,这个世界还会有谁能够让他感到不安呢?想到这里,少昊的脸色倏变,自语道:“难道是蚩尤来了?”

  “蚩尤?”朱雀将神也吃了一惊。

  “立刻吩咐所有人,加强防守,不能有半点疏忽,若发现任何异常,在第一时间迅速禀报我,可知?”少昊沉声吩咐道。

  朱雀一听,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忙领命而去,连问都不问。

  ********************************************

  轩辕又陷入了静思之中,是的,他必须用时间去消化广成子所说的话,虽然他觉得广成子的话说得有点急了一些,但是他不能否认广成子的话都有着极具他思索的价值,也不全是空穴来风。

  广成子的话确实是轩辕前所未闻的东西,对于轩辕的启迪也是不可估量的。

  当然,轩辕仍有些奇怪,广成子答话的节奏似乎极快,这对于一个修行了数百年的人来说,的确有些出乎他人的意料之外。再怎么说,广成子已经在此静思了百余年,早就不可能还如小伙子一般性子急躁。

  这种人自有一种不紧不慢的雍容态势,百余年都过来了,难道还会在乎这一刻两刻时间吗?不过,轩辕并没有太多地向这一方面想,也没有必要,只要能够聆听这样闻所末闻的道理,就算是不虚此行了。

  “我仍无法明白何为结界!”轩辕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道。

  广成子似乎并不意外,淡淡地道:“事实上,我也不能够完全解释结界的含义,它也没有含义。一直以来,我都在不停地思索、尝试,却从来未能抵达那种境界。但是,我却知道,精神与生命定有一个相隔的界面,就像是一堵墙,当人冲破结界,也便是拆了这堵墙之后,其精神就可以与生命融为一体,而不是只有生机才能够与精神相融。”

  顿了顿,广成子又道:“当精神与生命完全相融之后,生命就无须再借抽象的生机去重生,而是直接与精神一起永生,更可以自由地穿越任何层次的空间。”说到这里,广成子突然叹了一口气,接道:“也许,这只是我片面的理解,或许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因为谁也不知道真正冲破结界之后又会是怎样的一种情况。”

  轩辕沉默了良久,他在思索广成子所提出的结界有何意义。

  当然,如果能够破开结界,自然便能够战胜天神据比与魔帝蚩尤,可是他能够破开结界吗?即使是广成子苦思了百余年犹未能破开结界,就算他可以破开结界,又岂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不过,轩辕仍忍不住好奇心的驱使,不禁问道:“仙长又是如何遇到阻碍而无法成事的呢?”

  广成子半晌未语,仿佛是在沉思什么,良久,他才吁了一口气道:“我怀疑生命并不是固定的某一个形体,而是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将我们生命最原始的烙印封存,只要能破除这种神秘的力量,那我们所有前世今生的记忆便会复苏,甚至各种生命体可以通融。

  比如人和狼,这是两种不同的生命,但这只是因为我们的生命烙印之中,只记得自己是人或狼,但是如果破开这种神秘力量,或许我们会在自己的生命烙印中找到狼的烙印,那时,人和狼就可以相互变幻,甚至可以变化成其它的生命体。我称这种封存生命烙印的神秘力量为‘生命结’!“

  “那仙长是否已经找到了打开生命结的办法?”

  秆辕心神大动,问道。这确实是他闻所未闻的东西,但是自广成子的口中说出来,竟是那般实在,仿佛不觉得有半点离奇。

  事实上,这些东西是轩辕做梦都未曾想过的,他甚至可以肯定,这个世上,大概只有广成子才会想到这样稀奇古怪的问题,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生命结?

  真的有生命烙印?真的存着结界?

  这世上有太多神秘的事物在未知之中被搁放,谁又能够真正地破译出最终的谜底呢?广成子能够活上数百年,这对于世人来说,已经是个奇迹了。在奇迹之外,再出现奇迹并不是全没有可能的。

  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轩辕深有感触,即使是他自己,也没有想到会在蛇腹中存活下来,更没有想到龙丹竟能够吸纳地心熔岩的生机。

  事实上,他也没有料到,自己会有今日这般的成就,而这一切来得都是如此快捷,仅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他便扭转了整个天下的局势,这难道不能说是一个奇迹吗?

  轩辕自已是创造奇迹的人,自然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人创造出另外的奇迹。

  广成子依然是沉默了良久才道:“没有,但我知道自己离打开生命结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世人曾传,盘古之祖神开天辟地,而后眼化日月,毛发化树木花草,肌肉骨骼成山脉丘陵,血脉成江河,五脏六腑化海洋,虽然这只是神话传说,但却不是没有可能。当生命结被破开之后,人不再是一种形体,甚至你自身便可化为天地,可以包容天地中的一切!”说到这里,广成子自己也笑了,淡然而平静地接道:“有时候,我也觉得自己在说疯话!年轻人,知道何以我会这般快节奏地向你讲述这些疯话吗?”

  轩辕愕然,是的,只是他一直都没有深思而已,何以广成子会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平和、那么沉稳呢?一个潜心练气数百年的人,想来早已不食人间烟火,断了七情六欲,超然于尘世之外,可是这些在广成子的身上却是看不到,这确实让他有些不解,此刻广成子这般一问,轩辕倒也想知道答案了。

  “晚辈不知道,不过晚辈不觉得仙长所说的是疯话,世上没有不可能的事,只有想不到的事。只要有根据,哪怕是稍有一点道理支持,便不能算是疯话痴语!晚辈反而觉得仙长的话对晚辈的启迪很大!”轩辕诚恳地道。

  广成子“哈哈”一笑,道:“我的情况我自己知道,事实上,我已经到了走火入魔的边缘,所以,我的清静之心已被破坏,而刚才与天神据比交手,这才使我无法平静内心!”

  “仙长刚才与天神据比交过手?”轩辕骇然惊问道。

  “是的,我的思感和精神欲封锁他的生机,但是他仍被一股强大的杀机给激活了。好了,不谈那些,我们来继续我们的话题。”

  轩辕释然,但心中更感到不可思议,广成子竟然可以在跟他说话的同时而与千里之外的天神据比交手,这确实是骇人听闻。不过轩辕知道,在广成子的身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结界的另外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则是与生命结相对的精神结,这是一种封存了人体直接吸纳天地力量的神秘力量,只有破开精神结,才能够将精神全面开发,使之超越任何空间,自由地吸纳任何层次空间的力量。惟有这样,才能使人真正地成为这个天地之间的主宰!”

  轩辕也禁不住无限向往起来,如果真的能够破开精神结,那确实可以成为天地的主宰。

  那时,天神据比和魔帝蚩尤又算得了什么?问题是,谁能够真正在破开精神结呢?

  “当然,破开精神结后,若想真正地运用各层空间的力量,那还需要你自身的容量,一个小湖是无法容下四海之水的,过盛则会涨裂堤岸,适得其反。因此,一个人必须在生命结和精神结同时破开之时,才算是破开了结界,而成为天地的主宰!”广成子悠然神往地道。

  “对于我来说,这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何以仙长要向我说这些呢?”轩辕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反问道。

  广成子也叹了一口气,道:“其实,并不是遥不可及,你已经可以运用天地之中的神秘力量,只是尚很有限而已。所谓的练气士练气,便是指掌握如何运用天地之间神秘力量的法门,并不断地开发自身的这些能量,从而一步步改造自己的体质。所谓的功力提升,也不过是将人体这个容器变大变坚实而已。你已经可以自如吸纳天地间的生机,而生机则是我们所存在的这个世界最神秘也最强大的力量,这便是一种超越凡俗的表现,更表明你的体质远远地超越凡人。我之所以提出结界一说,只是想给你一个准确的目标,让你去追求!”

  “晚辈明白仙长之意!”轩辕点点头道。

  “嗯,明白就好,结界中的生命是有限的,结界外的生命是无限的,主宰世界的,不是力量,而是精神。人的自身才是最大的宝库,任何想超越凡俗的人,都需在自身寻找根本,这是我给你的话,你要好好记住!”广成子悠然道。

  “谢仙长的教诲,轩辕定铭记于心!”轩辕感激地道,他知道广成子是在点拨他。

  “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晚辈想知道,如果晚辈在接受开经之后,遇上蚩尤和天神据比会有几成胜算?”轩辕突然问道。

  ‘这就要看你的悟性了,如果你能够掌握天地生死的奥秘,虽然不能够超越这个世界,但在这个被生机所充斥的世界中,你应该不会输给蚩尤和天神据比。不过,我担心蚩尤这一百多年来,可能已经掌握到了一些借助外层空间力量的法门,因此在决战蚩尤之时,你千万要小心!当然,你也有你的优势。“

  “我也有优势?”轩辕奇问道。

  “不错,你也有你的优势,因为蚩尤和天神据比的重生是借助于别人的躯体,而你却不是。借助别人的躯体,只会使他们的力量受到限制,其躯体即使是经过改造,但时日尚浅,之间肯定有许多缺陷,甚至于他们的精神与所借躯体的感情不能统一,这便会影响他们所吸纳生机转化为力量的效果,这可能会成为他们致命的败因!”广成子认真地道。

  “天神据比的躯体也是借的?”轩辕讶然问道。

  “不错,此刻不应该叫他为天神据比,而应该称之为刑天!”

  “刑天?难道刑天就是天神据比?”轩辕一听,不禁好笑,刑天与他交过手,也不过如此,而广成子却说天神据比竟是刑天,这自是让他好笑,刑天怎能与天神据比扯上关系呢?

  “是的,一百多年前,天神据比便已经借刑天的躯体而重生,从而使鬼方盛极一时,连天魔罗修绝都依附了他,只是后来在那场神魔大战之中他元神受了重伤,精神和生机一直处于休眠的状态,这才会将鬼方交到天魔罗修绝的手中。”

  “可是,我曾与刑天交过手,我并不觉得刑天会对我有何威胁!”轩辕惑然道。

  “你所遇到的刑天当然并不真正的刑天,他只是刑天的弟弟。事实上,真正的刑天这一百多年来从未出过手,而是在极北绝域闭关!”广成子肯定地道。

  “刑天的弟弟?”轩辕恍然,他自然明白了广成子的意思,事实上,有熊族所有的首领都称太阳,共工氏的所有首领都被唤作共工,这是同样的道理。听到这里,他不由又担心起有熊来。

  如果说真正的刑天重生了,一定会找有熊复仇,那时候,有熊根本就无人能敌刑天之威,岂不是惟有灭亡一途?

  “因此,你比他们更具优势,天神据比经过两次重生之后,其知觉和感观都已经混沌不清,所以此刻的刑天已经是形同行尸走肉,惟有他内在的灵魂和精神仍然活着,而这一部分正是天神据比的!相对来说,他比蚩尤可能要容易对付一些。”广成子吸了口气道。

  轩辕听到这里,不由松了一口气,如果事实真是如此的话,他确实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至少,他的身边拥有许多高手,更拥有比蚩尤和天神据比更雄厚的兵力,只要他独对蚩尤或天神据比时能立于不败之地,那他依然可以完成统一天下的大业!何况,蚩尤也有受伤的时候,在他借叶帝的躯体重生之时,众高手联手,就使蚩尤重创,因此蚩尤也并非绝对不可杀死的,只要把握好时机,那他就有可能赢得希望。

  “我没有了疑问,请仙长为我施法吧!”轩辕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吟了半晌才道。

  广成子笑了,也长长地吁了一口气,道:“好吧,你靠我近一些!”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