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八章 广成仙长

第八章 广成仙长

时间:2014/12/13 9:33:13  点击:1421 次
  刑天确实很恼,土计竟然在最后时刻还是选择了依附有熊。事实上,前几日他就觉察到土计似乎有些不对劲,只是他没有怎么在意,抑或他对土计太过信任。

  要知道,土计乃鬼方八杰仅有的元老,可以算是百年来鬼方的中坚人物,为鬼方立下了不少汗马功劳,便是始尊在时,也很器重他,天魔罗修绝也对土计十分客气,但正是这样一个人,竟然在最后时刻弃鬼方而去,这对鬼方的军心打击确实很大!

  不过,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追悔,刑天只好领着剩下的鬼方战士返回极北绝域。

  一路上,刑天自然发现了太昊所留下的满地战尸,但此刻这些尸体已经冰冻,不过刑天仍认得出是鬼方的战士及子民,还有的则是伏羲氏的战士。只看了这些,便让刑天大吃一惊。

  刑天确实没有想到太昊竟会来到自己的后方,给自己一记痛击,而且看这地上冰冻的尸体就知道这一战极为惨烈。

  刑天无心耽搁,只好一催座骑,极速赶往极北绝域。子过,这一路上却是极为小心,他担心太昊会在路上设下埋伏。

  太昊可不是一般的人,一个绝不比少昊逊色的人物,且刑天又不知道太昊身边究竟有多少战士。

  其实刑天的心里也挺苦,偌大一个鬼方,居然会在短短的几个月之中落得如此惨败收场,前有太昊,后有少昊,鬼方就这样夹在两大势力的中间被围堵。

  昔日的鬼方是何等声势,完全可以成为神族的劲敌,无论是神族在盘古氏掌权时,还是后来在伏羲、女娲掌权时,都对神族有着极大的威胁。后来鬼方甚至将神族逼得四分五裂,那时是何等威势,而今却如丧家之犬,被人追堵。

  而这一切,却都只因为轩辕,一个在一年前藉藉无名的娃娃。刑天心中的恨是无与伦比的,但他又不得不承认轩辕的厉害之处。

  尽管轩辕没有少昊和太昊那样的绝世武功,但是鬼方之败,却不是败在少昊和太昊的手中,而是彻彻底底地败在轩辕的手中。

  如果不是轩辕那兵不见血刃的诡计,使得鬼方族入的人心、军心焕散,人人思降,太昊和少昊根本就无法逼得他们弃城而走。

  正因为轩辕的诡计,使得鬼方人人都想着去降服于有熊族,斗志大消,更因为这些人偷偷地去降附有熊,使得民心不稳,军心大动,而且在人数上不断减少。此强彼弱之下,鬼方岂有不败在太昊和少昊攻势之下的道理?

  本来,鬼方战士擅于在苦寒之中作战,若是再下几场雪,太昊和少昊在久攻不下之时,而其士卒又难以忍受北方的苦寒,自然是不战而退。可是由于大量的鬼方子民归降有熊,而使鬼方无法再长期坚守下去,这确实是一种深深的悲哀。

  擅战者,非以武力而屈人之兵。轩辕其实比太昊和少昊更为可怕,就因为他对人心的揣测,对战局的把握,透彻得让人心惊!他会让你败得莫名其妙,更会让你莫名其妙地陷入他所布下的局中,而当你发现之时,已经是败局已成。

  刑天真后悔当初在轩辕尚未成气候之时就出手杀了他,后悔自己当初并未对这个年轻人加以重视,否则的话也不会酿成今日这般苦果。当然,他也知道,自己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在这之前,他确实没有料到轩辕竟会有如此作为。

  有些人总是在事情发生之后才知道后悔,这大概是世人的通病。当然,若事情还没有发生也不叫后悔。

  轩辕跟在五阳身后穿过长长的曲折之极的青石板路,终于算是抵达了一座阁楼前。

  说这是阁楼,是因为它有柱有椽,事实上,这只能算是一扇门,只有几根柱子,而前后无墙,空荡荡的可以看见阁楼后的云气缭绕,紫霞隐隐。

  阁楼内外仿佛是两个不同的天地,外面清明,里面却空蒙无法看到边际,而且更仿佛深不见底,便像是一个深邃之极的巨渊。

  轩辕不由得一阵错愕,抬头望了望那阁楼上的几个巨大金字“紫霞洞天”,不禁心中讶然。

  那几个宇虽是闪烁着金光,但应不是金质,而是以指力深深地刻入那几根不知何质地的怪柱的顶部横粱上,气势磅礴又透着一种奇异的生机。

  不用说,这几个字定是广成子仙长所书。当然,并不是说别人就没有这份功力,若说是在这横梁上刻字,当轩辕的功力处于最佳状态之时,也能够做到,但是要让这几个字透出如此的生机和活力,却不是他所能做到的。只看那字体的一笔一画,仿佛都可化为活物飞走一般,这也是一种境界。

  轩辕不由得看痴了。

  “仙长便在里面等你,我们进去吧!”五阳提醒轩辕道。

  轩辕这才回过神来望了望那一片朦胧的另一边,不由得惑然扭头问道:“这里面?”

  五阳一笑道:“不错,紫霞洞天正是仙长修真之地。这些年来,从没有外人进入过。”

  轩辕仍然有些不解,他踏上几步,来到云雾的边缘。这些云雾似乎并不外溢,仿佛是罩在一张奇异的网中,或是有一堵奇异而透明的墙相隔,使那不停涌动翻滚的云雾无法溢出分毫。

  轩辕的眼力竟然无法看透云雾的底下究竟有多深,只感到一阵阵幽风“飕飕……”吹来,他禁不住心头生出一丝寒意,忖道:“难道五阳是要害我,才将我引到这无底深渊中来?这里哪里有什么洞天,分明是一片绝域。”

  五阳见轩辕脸色数变,似乎明白了轩辕心中所想,不由得笑了笑,大步踏入云雾之中。

  轩辕又吃了一惊,竟发现五阳并未坠下去,而是踏在云雾之上,仿佛有一股奇异的力量托着五阳的身体,飘然若仙。

  “你……你……”轩辕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这五阳的轻功竟比满苍夷不知好了多少倍,只凭这在虚空之中的站立,便足以惊世骇俗,更何况五阳迈步自若,仿佛闲庭信步,这怎不叫轩辕吃惊?

  五阳笑了笑道:“来吧,这是仙长所布下的九幽青冥阵,你所看到的只是幻觉,这里本是一片实地,但走无妨!”

  “啊……”轩辕这才恍然,但仍有些难以置信,试探着将一只脚踏入云雾之中,果然踏着了一片实地,不由得心头一松,知道五阳并未说谎,禁不住大赞道:“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阵法,真让轩辕大开眼界了。”

  五阳淡然一笑道:“拉住我的手,别以为这阵式只是吓唬人的。这里到处都有可能失足坠入万丈深渊,因为这里只是深渊之间的一道狭长谷地,如果你以为全是实地,则很可能踏入深渊。”

  “哦。”轩辕又吃了一惊,忖道:“这里可真是玄之又玄。”不过他不敢不信五阳的话。

  “记住我走的步子!”五阳拉着轩辕小心地一步步迈出。

  轩辕默默地记着,九步一左拐,九步一右拐,再九步向左拐……如此左九步,右九步,竟连连拐了十数次,轩辕才觉眼前一亮,云雾尽在他的身后了,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个平台,而平台是依一堵绝壁而突出。平台的周围全都是云气所罩,而他立足之处,更画着一道奇怪的令符。

  轩辕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九幽青冥阵,不由得回头望了刚才走过的云雾一眼,心中不由一阵骇然。他刚才清晰地感觉到自绝崖之底升上来的冷风,知道五阳的话并未骗他,不禁为刚才的险境出了一身冷汗。

  这个阵式实在是太奇了,奇就奇在你根本就看不见实地,不知情的人哪敢向这之中行走?

  即使有人知道这里有实地,但是哪里会走得这么好?一个不好只会丧身深渊之中,因此,可以说这确实是一片绝域。

  轩辕感受到了来自那山洞之中透出的生机,便像是那个山洞之中存在着一个生命力无比强大的生命。

  这种生机,只有轩辕以野兽般的直觉才能够清晰地捕捉到,他知道,广成子一定是在这个洞中,这种生机便是他在山下就可以清晰感受到的神秘力量,而且也像呈昨夜在梦中惊醒他的力量。

  不,那或许不能叫醒,但他却清晰地可以感应到这种力量的存在。

  “仙长便在洞中,你自己去见他吧。”五阳将轩辕领到洞口,淡淡地道。

  轩辕望了望山洞,又望了望五阳,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大步向洞中走去。

  山洞清幽,更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檀香之味,使人心安神泰。

  轩辕的心情异常平静,仿佛有一种力量在让他全身松弛。

  洞并不深,看上去,却是一个丹室,有鼎有炉,但相对来说,还是简陋了一些。不过,轩辕的目光却并未停留在炉鼎之上,而是落在盘膝于一块方石上的老者身上。

  轩辕禁不住轻震了一下,这正是昨夜他所见的老者,只是此刻老者的眸子紧闭,仿佛并未见到轩辕的到来一般。

  “晚辈轩辕见过仙长!”轩辕恭敬地跪下叩首肃然道。

  “很好,年轻人,起来吧!”

  轩辕吃了一惊,广成子并没有开口,但声音却是自轩辕的心头升起,仿佛广成子的话是通过轩辕的心说出来的一般。

  轩辕惊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惑然问道:“昨夜仙长为我施法了?”

  “不错!”声音依然是自轩辕的心中传来,这是一种感应,并不须经过耳朵。也可以说,这并不是声音,事实上根本就不存在着声音,但轩辕知道广成子的确说了这些话。

  或许这只是心灵与心灵之间的一种对话,无须通过口和耳,更不像声波的频率那般,需要经过振动才能产生声音。

  轩辕渐渐地也不觉得奇怪了,事实上,这个世上未知的事物太多太多,他又能够明白多少呢?生命是永无止境的,而他只能算是初生的婴儿,根本就无法明白这之间的奥秘。现在他惟一可以做的,便是以一颗平静的心去对待所有未知的事。

  “晚辈不明白,何以昨夜仙长不同时将晚辈的伤势医好呢?那岂不是要省去许多周折吗?”轩辕实不知道该找些什么话题发问,面对这样一个神秘莫测的长者,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拘束感。

  “此术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承受得起的,没有超俗的资质和体质,受此术者,只会自取灭亡!而且昨夜老夫只是与你在梦中相会,也不能齐施此术,因此才留待今日。”

  “晚辈不明白,在梦中相会只是虚无的境界,而晚辈之伤乃是实体,虚实之间,何以存在媒介之物?

  若无媒介之物,何以梦中疗伤呢?“轩辕微微皱了皱眉头,肃然问道。

  “是的,梦属虚无,伤却是实体。不过,那只是世俗的说法,万物本无虚实之别,虚者心之惑也,实者亦心之惑也。生命,无虚实之别,因其本源相通,是以虚可实,实可虚,梦与现实并无二致。”广成子的声音依然是自轩辕的心中响起。

  “晚辈仍不明白,本源为何物?本源相通又是何意?”轩辕又问道。

  “本源可以谓之生机,也可以谓之精神,无论梦里还是现实之中,生机与精神始终是一致的,因为生命的真实存在,生机便不灭,精神也不灭。所谓万变不离其宗,只要让生机和精神完全通畅、旺盛,任何伤都只是无意义的。所谓实者,乃相对而言,对肉身而言,精神和生机为虚,对生机和精神而言,肉身则为虚。所以,我在梦中通彻你的生机和精神,却无法还你肉身的自由。因为梦和生机、精神可联为一体,却无法与肉身并为一体。”

  轩辕恍然,顿有所悟道:“所以蚩尤能封存精神和生机,借助别人的肉体而重生?不知晚辈之言可对?”

  “嗯,能举一反三,歧富果然没有看错人。年轻人,你说得很对,肉身是短暂的,而精神却是水恒的,当生机与精神结合,而摒弃了肉身之时,便可以得到永生,即使是己身腐化,也可寄于外体重新活过来,这便是世人所说的永生之法。”

  “可是有人的肉身也能长生而不老,这又是何故?”轩辕又问道。

  “肉身长生不老是有限度的,那是以生机注助于肉身,而使肌体的能量不加以消耗,或是催发肌体的再生。但肉身终会有死去的一天,诸如女娲肉身活了一千年,伏羲肉身活了八百年,但他们最终还是无法保全肉身,这便是无限。肉身是存在于这层空间之中的实体,永远都无法冲破这个空间的限制,只有精神和生机才是真正存在于每一层空间之中的。因此,无论是谁,最终还是要转化为这种形式存在,包括我。

  只是有些人能以精神支配生机,而有些人的精神与生机分离,那时便整个地消亡,不再存在,也无法转世!“

  轩辕听了错愕不已,惊讶地问道:“难道在我们这个世界还有另外一层空间?”

  广成子的脸部仿佛泛出了一丝笑容,轩辕似乎也捕捉到了,但是他却无法明白广成子所说之话的意思,他从来都不敢想象在他所看到的世界之外,还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

  “不错,我们所看到的,所感到的,只是我们所存在的这一层空间,而在这之外,尚有另一层空间,有些人将它比作天道,也是一种境界。许多人认为武学练到最高境界,就可以冲破这两层空间之间的隔膜,而进入另一种形式的世界。因此,世人才这么崇尚武学,而天道更是许多武人追求的目标!”

  “但那层空间是否真是天道呢?他们真的可以通过习武而突破天道吗?而那一层空间究竟存在于什么地方呢?”轩辕越听越糊涂,他都不知道该从何问起,而他心中的许多疑问也便油然而生。

  轩辕向来喜欢静静地思索,但是从未有人给他指点迷津,今日突然遇上这样的奇人,所有的问题也便全都涌了上来。

  “所谓的‘天道’只是一个代名词,就像别人叫你轩辕一样,只是为了给你加一个代号。

  至于能不能通过习武破开天道之门,那就要看你资质的高低了。

  有些人一辈子也无法明白那种境界,也有些人用不了多少年就可以领悟那种境界。事实上,无论是哪一行,诸如修心者,也同样可以入道,练气者亦同样可以入道。任何事物抵达一个极至,都会成为一种境界,殊途同归。因为任何形式的终结都是以生机和精神所存在的,也正因为如此,‘天道’并不在什么地方,而是在人心中!““在人心中?”轩辕大讶。

  “是的,天道在人心中,只有用心才能够感应到它的存在。”

  “那它是不是真的就是武学的最高境界呢?”轩辕惑然问道。

  广成子突地吁了一口气,莫名其妙地说了一句活:“这魔头也重生了。”

  轩辕吃了一惊,这是广成子第一次开口说话,却说了一句让轩辕摸不着头脑的话,怎不叫他讶异?

  “谁又重生了?”轩辕讶然问道。

  “刑天,不,也可以说是天神据比!”广成子叹了口气,悠然道。

  “啊……”轩辕低呼一声,广成子的话仿佛越说越玄了。

  太昊怒,少昊竟然抢走了他自鬼方手中夺得的所有财货,更将他本来已经伤残不堪,正准备撤离的伏羲战士杀得几乎全军覆灭。

  这确是太昊所没有想到的,虽然他已追到了极北绝域,可是此刻的恨意却已转到了少昊的身上。

  少昊所做的一切,也确实够绝!落井下石,趁火打劫,几乎使太昊血本无归,这怎叫太昊不怒?不气?不动杀机?

  太昊为了夺得这些财货,付出了不少代价,以至招来魔奴疯狂的报复,而损兵折将。可最终却被少昊轻易夺了过去,怎么说太昊也不会甘心。

  少昊并不能将这些伏羲精英全部击杀,以绝活口。伏羲氏本就有许多高手,风须句逃过少昊的杀戮,身负重伤地赶来向太昊报信,这确实是屋漏又遭连夜雨,太昊的心情本就不太好,这样一来,更是不得了。

  太昊再没有对付鬼方的心思,此刻他只想偷袭东夷,让少昊血债血还!
 

 
分享到:
Lady gaga
太祖兴 国大明 号洪武 都金陵77
金缕衣 杜秋娘3
25岁创办途牛旅游网的于敦德1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3
1花心里的小象
人之初 性本善 性相近 习相远1
史记中暗藏的惊人陷阱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