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独战天涯 >> 第六章 山野枪王

第六章 山野枪王

时间:2014/12/12 13:30:44  点击:1734 次
  韩小铮看到屋子里不只是阿芸一人,另外还有二人。

  一个是韩小铮认识的——尹飞扬;另一个韩小铮不认识,他们静静地盘膝坐在地上,似乎在等待着韩小铮的到来,如二位殷勤好客的主人。

  韩小铮见阿芸正背倚着一堵墙而坐,她的脸色极为苍白,在看见韩小铮的那一瞬间,她的眼中闪过万分的惊喜!

  但很快这种惊喜立即被不安所代替,她高声道:

  “阿铮,快走!他们早已设计好如何抓你!”

  焦急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韩小铮心中不由一动,看起来她不像是在表演,因为人的眼神是极难做作的。

  韩小铮道:“阿芸,你放心,我能进来,就能出去!”

  一直沉默的尹飞扬冷冷地道:“阁下来得倒是颇快,只是如果你认为出去也会如此容易,那么你便大错特错了!现在这间屋子四周,至少有上百名一流好手,你是插翅也难飞了!”

  韩小铮道:“你为何要甘于被神手利用?”

  “利用?这怎么能称之为利用?我与他之间,只是一种很好的合作而已!”

  “但是在他眼中,你只是他的一把刀,一把随时可能会被抛弃的刀而已!”

  尹飞扬丝毫不为之所动,他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愠怒:“你岂不是也一样替他办过事?当然,你会以为自已有很好的理由,其实每个人都愿意替自己开脱,却去指责别人。”

  韩小铮冷冷地道:“如此说来,我只能踏过你的尸体,才能有机会走出去?”

  “不,还有我。”说话者是那个一直未曾开口的人。他抬起头来,冲韩小铮咧嘴一笑:

  “还有我,你必须将我们都杀了,才有机会掠出这间屋子。至于出了这间屋子之后,还会发生什么,就不是我们所需要管的事了。”

  他咧牙笑的时候,韩小锋发现他的牙很整齐,很白。这与他一脸劳苦状形成了巨大的反差,也许,他的牙是他身上惟一一处不像庄稼人的地方了。

  其他地方都象——不,不应该说是“像”,筒直就是!

  粗青布褂子,草鞋,方方正正的粗糙的脸膛,头发有点乱,一双手奇大,上边关节突出,几乎看不到什么肉,这样的手抓一把土或握一把锄头,是再协调不过了。

  不过,现在他手中拿着的却是一杆抢。
 
  枪也很普通,也许可以说是土气。枪杆黑不溜湫的,甚至还不很光滑,枪尖也没有那种逼人双眼的光亮与锋芒,枪头处挂的也不是如红云一般飘动的红缨,而是用一块很俗的布代替。

  他这么抓着这杆极不起眼的枪,微笑着看着韩小铮。

  韩小铮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想不出眼前这个人是谁,但他知道此人一定不是个简单的人物!

  韩小铮道:“阁下何人?”

  那人很质朴地一笑:“许多人叫我老牛。”

  韩小铮的瞳孔收缩了,这使得他的眼睛开始显得格外的亮。

  他没有想到眼前这个极不起眼的人居然是据说枪法已不在昔年“惊电枪”之下的“老牛”!

  许多人说“老牛”只能算半个江湖人,这不是因为他的武功不够高,而是因为他极少涉足江湖,更多时间,他是呆在某个不起眼的山村,伺弄几分地,如一个地地道道的农人一样。

  这并非他在故弄什么玄虚,也不是做出什么清高的模样,“老牛”是真正愿意与土地打交道的人物,在他隐于某个山村时,都是悄无声息的,与别人一样日出而出,日没而归。

  更绝的是他庄稼手艺精得如同他的枪法!

  韩小铮不知这一次神手是如何把他找来的,韩小铮很不愿意与“老牛”这样的人为敌,他觉得无论是他死在自己的剑下,还是自己躺在他的枪下,都是一件遗憾的事情。

  “老牛”似乎看出了韩小铮的心思,他道:“能杀我的时候,你也别犹豫,其实我也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不该死。”

  韩小铮几乎忍不住要笑了,这实在是一个有趣的人!

  尹飞扬缓缓地站了起来,冷冷地道:“如此深更半夜,我没有那么好的雅兴陪你们聊天。”

  他的手按在自己的刀柄上,又缓缓地道:“我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比我优秀!”

  韩小铮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这么一句话,你竟记得这么牢!”

  尹飞扬的脸色变了!

  就在他的脸色一变之时,韩小铮的剑已如惊虹般扬出!

  “老牛”暗道:“这小子好有心计,知道趁对方心浮气躁的时候出手!”

  剑芒乍现的同时,尹飞扬的刀也已出鞘!

  双方一出手,便是致命的杀着!而且都是“天机神功”中的武学!

  “天机神功”中除了内功心法之外,还有剑法、刀法等诸般武学,韩小铮用的是剑,所以便选了其中的剑法,而尹飞扬自然是选刀法。

  按理,一般的武功秘笈不可能会涉及这么多的武学,可写出“天机神功”的刘荣贵本人异于寻常拟写武林秘笈的人,所以他行事也不可按常理而论。

  “天机刀法”与“天机剑法”自是有异曲同工之妙,所以韩小铮与尹飞扬决战时,对对方的招式都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于是决战的场面也极为壮观,但却少了一份惊险,看上去两个人有点像是一对同门弟子在拆招!

  刀光剑影在须臾间互相映衬飞洒,寒星弹泄流灿!

  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与外面的风雷声一起敲打着人们的耳膜。

  两人的招式越来越快,到后来几乎只见两团光影在涌动盘旋了!

  “老牛”虽然只是个旁观者,但却一样感受到了刀法剑法的诡异!更让他吃惊的是双方武功中的相似之处!

  浙渐地,双方的招式慢了下来,但每一招都使得更为精绝,无穷无尽的杀着在每一招后面都隐藏着,一招不慎,便是血溅五步!

  “老牛”感觉到了无形之劲气开始在这间屋子里涌动!

  显然,拼斗的双方不仅在比试着剑法刀法,还在内功上也较上了劲!

  “老牛”暗暗惊诧于这二个人如此年轻,竟会有这般骇人听闻的造诣!

  韩小铮、尹飞扬二人如同两只轻盈之鸟儿一般在这间不大的屋子里以惊人之速穿梭掠走,而寒芒便在这种腾起挪掠间进射抛洒!

  “老牛”知道这两个人中必定有一个人要倒下了,因为箭已在弦,不得不发,他们二人斗得如此光景,已是须得判明生死方能住手了!

  蓦地,一个身形向一侧飞飘出去!却是韩小铮!

  而尹飞扬已紧随而上,刀光拉出了一道惊人之光弧,以快逾闪电之速,向韩小铮后颈击去!

  就在刀即将及身的那一刹那,韩小铮的身躯突然如同要跌倒一般向前扑去!

  刀一扫而过,离韩小铮的头顶只有二寸之距!

  一抡婉沉肘,刀锋一偏,已疾然变了方向,又快又狠地直切而下,眼看便要把韩小铮的背部给划开了!

  倏地,韩小铮的剑突然如鬼魅般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横出!

  “当”的一声,刀剑相击!

  韩小铮竟借着刀剑相击之力,身子便保持这种欲倒未倒之状,向前平平滑出!

  前面便是墙壁!

  韩小铮已贴墙而上,似乎他只是一个毫无分量的影子而已!

  尹飞扬不依不饶,刀芒暴闪,已将韩小铮落下的路线封死!

  而韩小铮总得落下吧?如此一来,韩小铮岂非一定要吃亏?

  韩小铮开始下坠,他的剑在前,盘旋涌动!

  尹飞扬毫不犹豫地直迎而上!

  然后,便是如乱雨般的金铁交击之声!

  韩小铮竟然借刀剑相击之力,保持了这种凌空而下的姿势!

  尹飞扬身形一变再变,韩小铮的剑却已开始如胶似膝般沾上他的刀身,而韩小铮则仍是那般头下脚上地倒立着!

  一股暗涌的真力从韩小铮的剑上传出,经过尹飞扬的刀,向尹飞扬凌空压下!

  “老牛”看得目瞪口呆!

  尹飞扬急于摆脱这种状态,但他不能轻易撤刀,只要他一撤刀,韩小铮的剑立刻会乘势而进!

  他必须选择一个可以完全脱身的机会撤刀!

  可惜,他找不到这样的一个机会!

  韩小铮的剑如同附体之蛆一般附于他的刀上,再也摆脱不了,而韩小铮则在上面不断变化着身形,以保持这种诡异的平衡状态!

  这并不容易做到,但韩小铮做到了。

  尹飞扬在苦苦支撑,他的刀上支撑着一个人的分量,这实在是一件让人难以承受的事!

  他本想以左掌凌空挥击,以此摆脱这种局面,但最终他放弃了这种打算,因为他想到只要体内的真力分出一部分到左手,那么韩小铮便可以立即疾扑而来,刺出致命的一剑!

  尹飞扬的手臂开始不由自主的弯曲!

  然后便是身子,他的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弯曲了。

  最后,他的双膝也开始弯曲起来!

  尹飞扬的脸上已有大滴大滴的汗渗出!

  他已难以支撑了!可他别无选择!

  倏地,刀上的压力突然没了!

  尹飞扬心中一喜,人便如同一根被压迫着的弹簧般疾弹而起!

  然后,他便听到了一种声音,一种如同一只灌满了气的袋子,突然被东西刺破时才会有的声音!

  “咔”的一声。

  紧接着,尹飞扬便感觉到了一阵冰凉从他的腹部传开,很快,这种凉意又变成了巨痛!

  他吃惊地发现韩小铮的剑已深深地扎进了自己的腹中!

  他身体内的力气如同蚕茧上的丝一般被一缕一缕地抽走了。

  剑疾然抽出!血如箭般直射而出!

  尹飞扬的目光先是惊讶,然后是愤怒、痛苦,接着是绝望!

  终于,他的眼中开始变成一片空洞!就那么直直地向后倒去!阿芸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连韩小铮也听到了。

  韩小铮缓缓地道:“你该明白是谁更优秀了。”

  却听得“老牛”叹了一口气,道:“这小子居然什么也帮不上我,我以为好歹他会伤了你,那么待我出手时便要轻松一些了。”

  韩小铮道:“如果你与他一起出手,岂不是更轻松?”

  “老牛”叹了一口气道:“我也曾这么想过,可我知道这万万行不通。”

  韩小铮惊讶地道:“为什么?”

  “老牛”指了指已躺在地上的尹飞扬,道:“他不乐意我这么做,因为他认为他可以杀了你,若是我出手了,他会认为我是在抢他的风头,如果能杀了你,他会认为全是他的功劳。”

  韩小铮道:“你很在意这一点吗?”

  “老牛”反问道:“你知道自己种下去的谷子却让别人收割去的滋味吗?”

  韩小铮种过谷子,他想象得出来那种滋味。不过“老牛”把这事与杀人扯到一块,的确有些滑稽。

  “老牛”又道:“何况我与他如此不齐心,两人联手后也许倒碍手碍脚,若是败了,他又得把责任一古恼地推在我身上。”

  说到这儿,他咧嘴一笑,似乎为自己的小聪明而得意。

  韩小铮道:“没想到我随便问一句,竟换来你这么的回答。”

  “老牛”像个老农般持着他的那杆不起眼的枪站了起来,静静地站着。

  然后,便听得他的身上突然发出一阵如乱雨般密集的“咔吧咔吧”声,似乎他全身的每一个关节都在压迫、摩擦、屈伸!

  韩小铮突然发现这人似乎长高了一些,也威猛了许多,他的那双大手握着枪杆,是那么的稳!

  不知是不是错觉?

  “老牛”的身子挺得比他手中的枪还要直!

  韩小铮道:“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什么不与尹飞扬联手。”

  “老牛”道:“你说为什么?”

  韩小铮道:“因为你认为自己可以独自一人杀了我!”

  “老牛”笑了,是那种自豪的笑!他这么一笑,便笑出了枪法独步天下的风范!

  看来,每一个成名人物都有他成名的理由!

  韩小铮道:“其实你担心与尹飞扬联手后,他会沾了你的光!”

  “老牛”微笑着没有说话,这模样其实也就是在说:“不错!”

  韩小铮看了阿芸一眼,道:“阿芸,你认为我能不能赢他?”

  阿芸道:“虽然我不懂武功,但我知道你一定会赢!”

  “为什么?”韩小铮问适。

  阿芸咬了咬好看的唇,道:“因为我希望你赢!”

  韩小铮心头一跳!这不是因为她说的话,而是因为她那咬嘴唇的动作!

  这个动作,韩小铮太熟悉了,这是阿芸自小便有的习惯!

  莫非,眼前这个阿芸是真正的阿芸?韩小铮在极短的时间转念无数!

  不对,如果她真的是阿芸,那么她应该不知道自己已会武功,而且自己出现在她面前时,她并不是十分惊讶!

  而如果是真正的阿芸,她与自己已有两年多末见,自己突然出现在这儿,而且是一路冲杀过来的,她一定会极为吃惊!同时势必会有许多无休止的问题!

  所以,这个阿芸不会是真正的阿芸。

  也有一种可能,那便是伏仰欺骗了他,而事实上根本没有两个阿芸,阿芸真的失忆了,并且真的与他曾有过那么多的甜蜜!所以,她见了韩小铮不会吃惊!

  但韩小铮觉得后一种可以性不大,因为他相信伏仰!

  只是这个扮作阿芸的人也太像阿芸了,连那样细微的动作也像!

  这么多念头转过,其实只花了极短的时间。

  韩小铮向阿芸一笑,道:“托你吉言。”

  “老牛”冷冷地道:“女人的话,是最不可信的。”

  阿芸叫道:“胡说!到时候你就会发现你刚才这句话是多么的愚蠢!”

  韩小铮道:“请!”

  他对“老牛”远比对尹飞扬客气得多。

  “老牛”微一颔首,道:“其实我们不必如此客气。”

  韩小铮没有再说话,他的剑缓缓而举,当剑至齐眉时,韩小铮出手了!

  一招“剑拥百城!”

  虚实交幻的剑影疾舞飞纵,森寒朱赤的剑芒闪耀穿织,锐劲呼啸,剑锋破空排气,竟震得屋顶尘粉飞落!

  一剑拥百城——气势能不磅礴?

  “老牛”身形暴闪,手中长枪枪尖已在须臾之间映射出点点寒星!

  枪尖寒星弹泄流灿,万分耀眼,形成一幅幅奇妙绚丽又稍现即逝的光图!此时,他的枪已不再那么土气了,反而是霸气十足!

  枪影满天,几可遮天蔽日!无论是移展伸缩,攻防挟制,其分寸拿捏之准,位置之精,角度之刁,力道之大,速度之快,委实近乎无懈可击!

  不愧是枪中顶尖高手!

  每招每式都是一气呵成,绵绵不绝,波波相连,快逾电光般没有丝毫破绽缝隙!

  韩小铮心中暗叫了一声好,剑枪甫接之下,他已疾然变招,成了“剑不由已”,一溜冷芒激射向空,却又在刹那间倒折而回,嗤漓漓的光华如同流星曳尾,直掠而出!

  剑气划空,声如破帛,清脆尖锐,声势着实骇人!

  “老牛”暴喝似狮吼,身形旋动游走如风,枪影如桩如杆,叠连流溢,劲气呼啸!枪尖之光芒化为漫天光雨,晶莹缤纷地四处飞溅!

  如此狭小的空间,两人竟能游刃有余!数十次接触串成俄顷,形于表面的看似只有几招,其中却已隐藏了无数的变幻、无数的杀着!

  一声暴响,两个人影一合倏分!

  韩小铮脚尖触地,狂转后掠,终于将身形止住,但左胸衣衫已绽开尺余!

  鲜血将他的衣襟浸得赤红一片!

  而“老牛”则如陀螺般横身凌空翻跌,几度急旋之后,他的枪疾然而出,“锵”地一声,扎于一侧墙上,枪身立即弯曲如弓!

  “老牛”借机止住身势!

  他同样也挂了彩,伤在右肋,伤口不长,却很深,伤口处鲜血汨汨而出!“老牛”的脸色已有些苍白!

  阿芸关切地叫道:“阿铮,你……你受伤了?”焦虑之情溢于言表!

  韩小铮一阵感激,几乎忘了眼前这个阿芸并不是真正的阿芸。他定了定神,方道:“你放心,我没有吃亏!”的确如此,韩小铮的伤口肌肤翻绽,血肉模糊,看上去可怖,其实却未伤及要害。因为“老牛”的兵器是枪,以枪尖造成这种形状的伤口,只能是枪尖扫过的结果。

  而“老牛”的伤口虽然不长,却比他严重得多!

  “老牛”的身子却仍是挺得那么直,似乎那一剑伤的并不是他的身体!

  韩小铮心知神手之所以没有让手下的人群起而攻,是因为神手不知道他韩小铮己知道此阿芸不是真正的阿芸,所以神手希望此阿芸可以乘他不留意时出手,那样一来,付出的代价就小得多了。

  而尹飞扬与“老牛”则是为了配合阿芸演戏的。如果尹飞扬与“老牛”将韩小铮杀了,那自然是再好不过,如果杀不了,那后面还有一个假扮阿芸的人来对付他!

  若不是韩小铮已知道底细,他又如何能躲得过这个女人的袭击?——

 

 

 
分享到:
披蒲编 削竹简 彼无书 且知勉91
玉兔捣药的传说
吴三桂与陈圆圆居住的王家大院
一代名妓陈圆圆---不过如此
1小灰兔丑丑
老公公种萝卜的故事5
名妓柳如是的最终归宿:嫁给比自己大32岁的老男人
长歌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