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独战天涯 >> 第三章 铁汉柔情

第三章 铁汉柔情

时间:2014/12/12 12:37:57  点击:1674 次
  韩小铮的神智已处于半游离状态,他一面以潜意识告诫自己极力引导体内真气按“天机神功”所示之线路运转,另一方面身体己不由自主地出现抽搐、失控现象!

  也许,又要重复以前的过程了!

  他的手开始用力地抓住身下的床单,突然又放开,他同魔鬼附身般胡乱挥动!

  突然,他似乎听到脑中“铮”的一声响,体内的热流飞溅开来了!

  他“啊”了一声,便向后倒去!

  倒下了的他,如同一条鱼般挣扎、翻腾!

  好——热!好——渴!韩小铮似乎已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梦魇之中!似乎是行走在绵绵不绝的沙漠之中!

  烈日当空,五内俱焚!啊?是泉水般?怎么如此湿濡?但又不像,因为它有点温暖有点香甜,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韩小铮痛痛快快地饮了个够!

  然后,他觉得自己似乎在风中飘,在水里流,轻飘飘,似乎还有和风,还有鸟语花香……

  韩小铮激动地在一片温暖柔和的空间中奔驰冲掠!

  他觉得体内的浮躁不安之气在渐渐地飞散。

  是被温馨的风吹散的吗?蓦地,久蓄的热量在极短的一瞬间爆发了!

  花儿,开了;云儿,散了……世界那么美好,那么美丽!

  韩小铮似乎已置身一片柔软芬芳的草坪之上,温柔和阳光轻抚着他。

  好困!

  他竟沉沉睡去了。

  当韩小铮清醒过来时,睁开眼,发现是漆黑一片,然后,他便感觉到了自己的身子似乎格外的轻盈,体内似乎在涌动着无穷无尽的精力!

  莫非,莫非自己终于突破了那种难以逾越的关口不成?因为以前几次练到后来清醒过来时,总是感觉浑浑噩噩,而今天却是大大不同!

  如此一想,他一翻身,想到站起。这么一动作,却把他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的手触及了一个温软的人的躯体!

  总算他没有惊叫出来,而是惊道:“谁?你是谁?”

  一只柔若无骨的手伸将过来,握住了韩小铮的手,一个女人的声音轻轻地道:“阿铮……”

  是阿芸的声音!

  韩小铮本欲抽回的手再也不动了……或者说是动不了。相反,他的另一只手已覆了上去,两只手拢着了阿芸的手,似乎在呵护着一对小鸟。

  “怎……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难道你也得了失忆症了吗?”

  “我……我怎么了?”

  阿芸的声音在黑暗中也显得无比娇羞地道:“你……欺负我!”说到这儿,她已一头扎进韩小铮的怀里!

  韩小铮愣住了,他与蓝心儿之间的经历,已能让他很快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他的心中不由既内疚不安又有隐隐窃喜。阿芸温软滑腻的身子像一只温顺的猫,依在他的怀中,让他不由萌生了无限的怜爱!

  阿芸一边捏着他的手指,一边细细切切地道:“昨夜,我进来时见你满头大汗,好心替你擦擦,没想到你……你就使坏!”

  韩小铮明白了,一定是自己在半晕迷状态下做的事!但他不想解释什么,因为他看出阿芸并无不满之意。

  韩小铮故意惶然道:“我真该死,我对不起你,你打我吧,我的心眼咋就这么不正呢?”

  他握住阿芸的手,便向自己的脸扇去。

  阿芸却挣脱开了,轻轻地抚着他的脸:“谁又怪你“真的不怪我吗?”

  “真的不怪。”

  “恐怕嘴上这么说,心中已把我骂了个狗血喷头了,我要听一听你的心在说什么。”

  “啊……好痒……咯咯咯……放了我……我……我受不了了……唔……”

  黑暗中,阿芸轻轻地道:“从此我便是你的人了,你要好好待我。”

  “我把你捧在手中,合在嘴里。”

  “不,藏在心里。”

  “好,就依你,放在心里,每天念上一千遍。”

  “我只有你一个人疼我了。舅舅虽然对我不错,可我总不愿意接近他!”

  韩小铮心道:“谁愿意接近神手才怪呢1”他抚弄着阿芸的秀发,不由自主的竟想起了左之涯!

  在这种时候想到左之涯,韩小铮对自已很不满,可这种念头一旦冒出来了,便挥之不去。

  他想:“阿芸本来已是左之涯的女人了,我这么做,算不算卑鄙可耻呢?不,不算的。左家的人之所以娶她,只是为了害她,左之涯是一个重要的帮凶!老天有眼,总算让河芸逃过这一劫!左之涯也不会怪我的,他本来爱的就是段如烟。何况他也无权怪我。再说,现在我又岂会伯他?只要阿芸喜欢我,那么谁也无权再税什么了。”

  他这么胡思乱想的当儿,阿芸拍了他一下,把他吓了一大跳!

  阿芸道:“你发什么呆?”

  韩小铮道:“没什么,大概是高兴得有点傻了。”

  一间极其隐蔽的密室。

  神手背手而立,一言不发,似乎焦急地等待着什么。

  无心如幽魂般闪了进来,神手并未转身。

  无心低声道:“姑娘已成功地帮助韩小铮习成‘天机神功’了!”

  神手的跟中有亮光在闪,他说道:“好!好戏,也该开场了!”

  韩小铮在愉快地等待着阿芸过来,他之所以如此兴奋,是因为他在习成“天机神功”的第三乘“佛面佛心”之后,又花了半个月,已将后面的剑法、刀法、暗器等部分学会!“天机神功”的前半部分是难点,也是基础,唯有习成超凡之内力,才能钻研后面的招式,否则只是纸上谈兵。

  韩小铮天资禀异,竟只用了十五天,便全部领悟了后半部分!

  他要等阿芸来时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她。从此他便可以为阿芸报杀父之仇,最后设法从神手这儿脱身!

  到现在为止,韩小铮还没有看出神手是用什么方式来困住自己,但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韩小铮不会轻举妄动,因为他没有必要冒险。

  日头渐渐西斜,天色暗了下来,韩小铮知道当窗台上的那盆花看不真切时,阿芸便该来了。

  天色越来越暗。

  突然,远远地响起一个声音:“有刺客!”

  韩小铮心中一跳,但很快又平静下来:“刺客找到这个地方来,真是老寿星上吊,嫌命长了。”

  远处响起一片嘈杂之声!隐隐夹杂了金铁交鸣之声与惨叫声!韩小铮暗道:“此人倒是有些身手,竟支撑了这么久!”

  突然,有人大叫:“保护叶小姐!”

  叶小姐?叶小姐是谁?韩小铮有些疑惑地想着。

  倏地,他的脸色一下子煞白!然后一伸手,剑就到了手中,他的人便如一抹淡影般掠了出去!

  阿芸是叶刺的女儿,那当然姓叶!只是韩小挣一直叫她阿芸、所以一时反应不过来。

  当他弹身飞出之时,便听得远处有一人嘶哑的声响在狂笑:“用‘天机神功’来清心寺换吧!否则就等着收尸!哈哈哈……”

  笑声越来越远!

  韩小铮惊怒万分!他的身形已如一支极快的利箭般划空而出!房舍在他的身下一闪而过!

  他的武功已是极为可怕,更何况此时他是全力施为?似乎有利矢破空之声响起,一定是神手的人见他突然疾掠,便想拦截,但他们的动作太慢了,几乎只能对韩小铮的背影射上几箭!

  韩小铮心中骂了一声:“猪!”情急之下,他竟在此时便拔出了剑!

  他终于看到东侧有一个白色的人影在以惊人之速飞掠!与韩小铮相距约三十几丈!

  韩小铮已看出那人似乎显得有些臃肿,一定是劫持了阿芸,当下猛提一口气,又飞掠了四五丈!

  他心想你的武功再高,终是带了一个人!

  距离越来越近了,当前边的白衣人跃上东侧院墙时,韩小铮与他相距只有十几丈了!

  倏地,从斜刺里突然飞掠出一个人,也是向前面的白衣人而去!他正好是夹在韩小铮与逃遁者之间!

  那人一扬手,便有三把飞刀以极快的速度飞射而出,奔袭前面的逃遁者!

  好霸道的暗器手法!韩小铮与他本是隔着一段距离,但也清晰地听到了暗器划空之声!

  前边的白衣人惨叫一声,似乎已中了一把飞刀,一头栽下院墙!

  韩小铮大吃一惊,因为他想到如果白衣人所挟制的真是阿芸,那么这一头栽下可就有危险了。

  当下他不顾一切提足十成功力,去势如电!

  发暗器之人暴喝一声:“什么人!”喊声中,已有一股极为凶悍之内力汹涌而来,攻向韩小铮!

  此时天已昏暗,韩小铮看不清对方是谁,但他心想既然此人也要追截白衣人,至少对阿芸是有利的,当下怕伤了对方,只用了七成功力挥击而出!

  “轰”的一声,两股内家真力相击,声势极为骇人。

  那人如落叶般飞飘出去!直至七八丈外,方陡然转身,化去凌厉掌力!

  而韩小铮因为还留有后劲,所以一掌遥击之后,仍可从容提气,再向院外掠去!

  院墙处突然暴起三人,一声不响地向韩小铮的下盘攻击!

  韩小铮的剑本就已出鞘,当下清啸一声,剑气横空划出,纵横成网!鲜血喷洒!其中二人惨叫一声,死于非命,剩下那人,已被韩小铮以脚尖踏中穴道,便如秤砣般落了下去!

  韩小铮担心出院墙时受到外面的人突然袭击,所以在飞出院墙的那一刹那,他的剑已团团护住全身,整个身躯便包围在了一片银色的光芒中!

  没有袭击者!因为外面连个人影也没有!

  外面是空阔的一片,最近的屋舍也在三十丈远处!

  但白衣人却已踪迹全无!这太不可思议了!

  韩小铮迅速掠走,在四周寻了一个遍,仍是一无所获!

  倏地,衣袂掠空之声响起、十几条人影从院内弹身掠出!很快韩小铮已身陷包围之中!

  韩小铮心中暗暗冷笑,他静静地等待进攻!

  一个灯笼亮了,灯笼旁是无心和神手!

  神手惊讶地望着韩小铮道:“是你?我还道挟制阿芸的人已中了我的飞刀,定是逃不脱了!”

  韩小铮本是绷紧的神经慢慢地松驰下来了,他道:“阿芸她……出事了?”

  神手沉痛地道:“不错,这几天阿芸每到夜晚都要外出,我心想她本就不顺心,让她出去散散心也好,所以就未拦阻她,没想到今天她刚离开居住之所,便遇上了白衣人!”

  韩小铮不解地道:“白衣人挟她而去,有何用意?”

  神手道:“那人来此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阿芸,而应该是为了‘天机神功’,但我对藏放‘天机神功’的密室看守极严,所以他的行踪便暴露了。当然,他万万不会想到‘天机神功’并不在密室里,而是在你那儿。

  我的属下立即围攻白衣人。白衣人逃遁之时,定是遇见了孤身一人的阿芸,在我这儿,女人极少,那人定是老奸巨猾之徒,看出了这一点后,便乘机挟制阿芸,因为他知道阿芸一定不是丫环之类人物,而应是有身份的人。如此一来,他既可以让我们投鼠忌器,也可以在脱身之后,与我们谈条件……”

  说到这儿,他突然转身对旁边的无心说了什么,便见无心手一挥,围着韩小铮的十几个人便已散向四周,定是去四处查找白衣人的下落了。

  无心突然叫了一声:“有血!”

  果然,地上有血迹!

  神手道:“一定是白衣人中了飞刀后留下来的,看来伤得还不轻!无心,你顺血迹追查!”

  无心便如幽灵般没入黑暗之中了。

  神手沉思着道:“这儿如此空阔,你的身手如今已是快不可言,怎么竟还能让他逃脱?”

  韩小铮不满地道:“莫非你怀疑我放了白衣人一马不成?”

  神手忙道:“你过虑了,我决无此意,只是觉得奇怪,随便说说而已。”

  韩小铮正想说:“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吗?”却见又有十几个人从院内出来,身手亦是不弱!

  其中一个人恭声道:“王爷请回。”

  韩小铮突然醒悟过来,这些人是怕神手有什么闪失,才出来接神手回去的,他不由暗自问道:“刚才为什么不出手?也许可以借机除了他!”

  左思右想,他也想不清不出手的原因,却又隐隐觉得此时出手恐怕不妥。

  却听得神手道:“你已练成‘天机神功’,自不必再留在这儿,虽然我们若是强行留你,也怕留得住,但两败俱伤,却是毫无意义了。我只希望你能替我们——同时也替阿芸杀了吕一海,那样一来,便可让无涯教的宋米知道已有可与他相抗衡的人出现了。”

  韩小铮心道:“这个你不说,我也会去做的。”

  神手忽然又道:“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能练成连我也练不成的武功吗?”

  不等韩小铮回答,他便接着道:“这是因为在关键时刻,有阿芸助你一臂之力。‘天机神功’需得身怀九阳之人方能练习,这样的人,普天之下,恐怕也难寻几个,而你却恰好身怀九阳!这是我花了二十天时间才断定的。但有了九阳之精气却并非就大功可告成,而是你练至第二乘之后,在竭力冲玄之时有至柔至阴之物助你,阿芸便恰好起了这个作用!”

  韩小铮这才明白为何神手他自己放着如此绝学不练,也明白了自己为何久练不成却在与阿芸行鱼水之欢时大功告成!

  想到阿芸此刻吉凶末卜,韩小铮不由很是不安。

  神手道:“虽然你我之间矛盾重重,但在追查挟制阿芸的人这一点我们是相同的。以后为此事需要我们官府中人,便打个招呼,我们会鼎力相助,但也仅仅是此事而已!我想你定是救阿芸心切,那么请便吧。”——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