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七章 犀渠凶兽

第十七章 犀渠凶兽

时间:2014/12/11 19:40:35  点击:1333 次
  叶皇诸人的速度快极,片刻之间驰出十数里,魔奴却穷追不舍。不过,他们越追越近,似乎战马的速度比不上这群狂奔的战牛。

  百丈——七十丈——六十丈……风魔骑开始两翼散开。在这片没有高山,只有坡地丘陵的地方,包围战是极为有效的。魔奴不相信,以已方数倍的兵力会无法对叶皇诸人进行包围。

  叶皇的队伍像一条长蛇一般,在山坡谷地之间婉蜒,而风魔骑则漫成扇形疾追。此地距虎丘近二十里,眼看就要将叶皇诸人合围在一片谷地之中,叶皇诸人竟一下子窜上了一侧的山丘。

  魔奴追袭叶皇是怎么近怎么走,叶皇却只走谷地,而不往高丘顶,所以风魔骑几乎快要将叶皇诸人给堵住了,却没想到叶皇诸人仿佛是慌不择路般向山丘上跑去,而且马速快得让魔奴也有些惊讶。他本以为这些战马之类的东西不方便爬坡,所以叶皇这才尽绕山谷走,而他们的战牛是遇坡过坡,遇谷过谷,好不容易形成合围之势,这些战马竟然又会爬坡了,而且还非常快捷。魔奴也有些急了,风魔骑自山坡上潮水般地冲下,尾随着叶皇的骑队又向他们所去的山丘上漫去。

  魔奴也不得不佩服叶皇所领的那些骑兵,虽然似乎慌不择路,但始终如一条长蛇般一条线地奔行上山,然后又下山,丝毫未改变阵形,这也可见这一百余骑是训练有素的精骑。

  叶皇诸骑刚消失在一个山丘之顶,蓦地风魔骑的队伍之中传来了一阵惊呼、惨叫,那如潮水般涌上山丘的风魔骑行在前面的都“哗啦……”地落入了陷阱之中。这山丘之上似乎处处都是陷阱,东落一骑,西陷一骑,而此时背部山丘之上却传来一声大吼:“杀!”

  箭雨乱飞,一时之间天空仿佛都黑了下来,到处都是箭矢,那群风魔骑本来都心惊于这些陷阱,顷刻间竟被这阵乱箭身得人仰牛翻。此时山丘之顶三步立一人,人人手执大弓,竟然拉长近一里,把整个丘顶全部封锁。

  魔奴大骇,他没想到此地竟布下了这么多的伏兵。不过,他也是身经百战之人,一眼便看出这里虽似是满山都是人,实际上也只是在两百余众左右,比之他的兵力仍然要少了许多。

  不过,他却忽略了此刻风魔骑所伤亡的人数。

  “给我杀!”魔奴大吼一声,一人当先,拨开射向他及其座骑的箭矢,人牛合一便向丘顶冲去。

  那群风魔骑虽然被射得焦头烂额,但见首领如此奋勇,也都精神大振,斗志狂升。

  “杀……杀……”一时之间喊杀声震天,风魔骑狂呼着毫无畏怯地向丘顶狂冲,一波倒下又上前一波,他们好像忘了对手这要命的功箭。

  陷阱、乱箭,根本就阻挡不了风魔骑的进攻,不过风魔骑也死伤惨重,当他们快冲上丘顶之时,几乎折损了一半。不过,此刻山丘之上的伏兵再也不放箭了,而是扔掉大弓,弯身操起藤盾重刀。

  “杀!杀……”山丘之顶的伏兵立刻自丘顶向两边一分,张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叶皇和陶莹领着那支铁骑倒杀而回,直迎魔奴。

  “杀……”虎叶此时也出现在坡顶,一手握盾,一手持刀,向山下的风魔骑无畏地狂扑而下。

  “杀……杀……杀……”一时之间,杀气冲霄,人叫马嘶,牛嗥弦响,只杀得天地色变,尘土避日。

  ******************************************

  轩辕的那数十骑飞速地驰入一道山谷,但却在山谷的另一边时突然停住,全都勒住马首。

  天魔罗修绝吃了一惊,在刚要入谷之时猛地打住,他身后的五百风魔骑也全都煞住势子。

  鬼虎的心里在发毛,这个山谷地势奇险,两山夹一沟,若是轩辕在这里设有埋伏,只怕他们会讨不了好。这道山谷正是涿鹿有名的三沟连环峡之一的望风沟,乃是三沟连环峡第二险地,仅次于铁门峡。

  “师尊,恐怕此地有诈!”鬼虎担心地道。

  这哪用鬼虎说?只看轩辕属下那群人的架式也会让人觉得气氛不对劲,天魔自是不怕埋伏,但是他身边的这些人害怕,他可不能让风魔骑轻易折损。

  “你与我同去查探一番!”天魔冷哼一声,向鬼虎吩咐道。他自然不想被这什么三沟连环峡给吓着,因为他还要一口气杀到壬城和辛城之下,去与屯于那里的战士会合。如果是平时,他或许会在此地不再追逐,但此刻不同,不过面临这种险地,他却不能不小心行事。

  鬼虎明白天魔的意思,一带缰绳,便向一边的山头奔去,以他的武功,即使有埋伏,全身而退是绝没有问题的,而且此地虽然名为三沟连环峡,却并无险山峻岭,只是高高的丘陵夹出的山谷,包括后面的虎跃谷和铁门峡。

  天魔座下的犀渠凶兽一声尖泣,如飞一般地冲上了一边的山丘之顶,但是根本没有任何埋伏,再扭头之时,轩辕的那一群属下已经跑出老远了。

  天魔大恼,他又被人耍了一招,对方根本就没有设什么埋伏,只是故意虚晃了一招,让他疑神疑鬼,这样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逃命。否则的话,只怕一出这几道险地就会被追上,而天魔和鬼虎奔上丘顶,这一上一下足够让轩辕诸人跑上几里路。

  “追!”天魔在丘顶一挥手,心中有种说不出的窝囊,竟然被一个年纪轻轻的轩辕给耍了。

  *****************************************

  “铁门峡是三沟连环峡的第二道关,也是最为险要的一道。若是轩辕要布下伏兵,定会选择最为险要的铁门峡。”鬼虎提醒道。

  天魔点点头,如果是他,第一道望风沟未布下伏兵,但一定会选择这最险的铁门峡,这样才算是合情合理,杀得敌人连回头都难。

  天魔想到了这一点,自然不能不防,但他登上峡顶一望之时,发现轩辕的人马几乎已到了虎跃谷。他们根本就没有在这里稍作停留,这峡谷的两边别说是伏兵,便是一只野兽也没有。

  天魔又好气又好笑,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毛头小子给吓着了,还以为轩辕有什么了不起,连这样的要地也没有设下伏兵,真是叫他大失所望,心中忖道:“看来这小子还真没有准备跟我交战,只想固守熊城,否则怎么连这样的两处险地都不设伏兵?”

  鬼虎也一脸疑惑地下了崖顶,他看到的与天魔所见一般无二,不由道:“师尊,我看这小子定是没有准备在这里与我们交战,所以根本就没有设下伏兵,此刻他又受了伤,只顾着仓皇而逃。我看这小子定是想回有熊死守坚城了!”

  鬼虎的想法竟与天魔一样,天魔不由得点了点头,道:“想来也是这样。”

  “我就知道,这小子虽然厉害,但是怎敢与天魔对敌?看来这小子打一开始就只打算坚守有熊,隅守一方,这才是最聪明的战略!”血魔妃子附和道。

  天魔微微颔首,事实上对于这个新崛起的年轻人,他并没有非常在意。在他心里想来,天下间现在只有少昊、太昊和蚩尤可以作他的对手,轩辕算什么?只是一个顺时而生的黄毛小子而已,自不配成为他的对手。

  当然,轩辕死守坚城,对于一个弱者来说,确实是最佳的办法。凭坚城而守,即使是强如天魔罗修绝之辈,也难以破城而入。而轩辕此刻若真是死守坚城,撑上一段日子,其地位和熊城政局自然便会稳定下来,那可算是一个最好的保存实力的策略。如果是与天魔决战涿鹿,轩辕自不是天魔的对手,那样反而会输得更惨,甚至会让鬼方势力长驱直入,到时轩辕和凤妮的地位自然难保,因此他们又怎敢决战于涿鹿呢?

  想到这里,天魔暗骂自己糊涂,暗骂自己太高估了轩辕,心忖:“这小子还真不傻,知道以己之长对敌之短,以坚城死守,实会使本天魔难以施展手脚。”

  “师尊,这小子此刻受了伤,此时不追还待何时?徒儿定要食其肉、寝其皮,方解我心头之恨!”

  鬼三在旁插口道。“三弟的声音怎么了?”鬼虎突然有些讶然问道。

  “都是那小子害的,我已饿了两天,又受了风寒,声音自然有变。”鬼三恨恨地道。

  鬼虎和血魔妃子恍然,天魔也不以为意,不过他对鬼三的话很赞同。此刻轩辕受了伤,要追击乃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只要路上不耽误,追上轩辕应该没有问题。

  “追!今日定要生擒此子,不能让他返回熊城!”天魔断然下令道。他知道,如果轩辕返回了熊城,自然会闭门不战,死守坚城,那时他们很可能错失千载难逢的机会。

  *****************************************

  天魔领着五百风魔骑,几乎是毫不犹豫地冲进了虎跃谷,他不能让轩辕逃回熊城。

  虎跃谷比起前两道峡口,要平缓许多了许多,两边的山丘虽陡,但不是很高,呈一个“v”字形的开口,但是要比前两道谷口稍长一些。

  风魔骑与天魔刚冲入谷中,便听两边的丘顶一阵大吼,巨大的石头和粗木自丘顶翻滚而下,扬起漫天的尘土。

  天魔大惊,他怎么也没想到轩辕会在三道峡谷中最不险要的峡谷设下埋伏,这几乎是没有理由的。

  “呼……呼……”天空中不仅落下石头粗木,更落下一团团烈火,这些全都是浸有地龙血的柴禾、木料,一时之间虎跃谷中烟火弥漫,箭雨纷飞,惨叫声、惊嘶声响成一片。

  天魔怒吼着向外冲,欲杀出山谷。正在此时,他倏觉身边一道幽风掠起,骇然之下稍一侧身,一道亮弧自他的腰际抹过,那是一柄剑。

  天魔狂嚎一声,腰间的青鳞甲竟然无法阻止剑势的穿透,竟直没入五寸。

  “你这逆徒!”天魔的武功何其霸道,竟在生死之间,探手夹住了那刺入肉中的利剑,他立刻认出此剑乃是剑中之祖昆吾,而出手偷袭他的人竟是被他换回的鬼三。

  鬼三眼里闪过一丝阴冷的笑意,但是他还没有来得及做出下一个动作,天魔的魔爪已经印到了他的胸口。

  鬼三低吼一声,右手疾挥,竟不挡天魔攻来的那只魔手,反而化出一道有形有色有质的火一般的刀气,直劈天魔的脖子。

  “砰……轰……”天魔和鬼三同时狂嚎一声,各喷出一口鲜血来。

  鬼三拖着昆吾神剑,带着一篷血雨倒飞出十丈之远才“轰”然落地。

  天魔的腰间血涌如泉,口中又咳出两口鲜血,身子在犀渠奇兽上晃了两晃,竟然又坐稳了。

  “师尊!”鬼虎和血魔妃子大惊,这一切发生得大快,快得他们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只觉得一道亮光一闪,接着便是鬼三那左手闪动着火一样色彩巨大的气刀斩在天魔的脖子上,而且正是那盔与甲的缝隙之间,然后鬼三的身子便飞了出去。

  天魔像是老半天没有回过神来,一手捂着腰间的伤口,一手缓缓上移,轻捂住脖子间被那气刀所劈中的地方,低低嚎了两声,如同瞎了眼的老虎。

  “师尊,你没事吧?”

  “魔尊!”鬼虎和血魔妃子惊呼道。

  “好强的刀气,好强的功力,这不是我教的武功,他不是小三儿!”天魔仿佛是在自言自语地呻吟着,但却也开始恢复了神志。

  “师尊……”鬼虎心头害怕了,同时也迅速拨打着射来的乱箭和火团,他感到师尊天魔似乎处在一种从未有过的虚弱状态。自师尊天魔已成金刚不坏之躯后,何曾流过血?何曾吐过血?何曾有人能够让他受伤?倏然之间,他想到了一个人,刚才鬼三那神秘莫测又威猛无俦的一刀仿佛又一次在他眼前晃过。鬼虎禁不住脱口呼道:“他不是三弟,他是轩辕!”

  “轩辕?他是轩辕?哈……咳咳……”天魔又咳出了两口鲜血,却笑了起来,笑得有些凄厉,有些欢悦,轩辕果然没让他失望。

  是的,轩辕没有让天魔失望,果然是一个无可挑剔甚至是可怕之极的年轻人,居然连天魔竟也着了他的道儿。所以,天魔笑了,已经有一百年了,一百多年没有人让他感到死亡的威胁,他觉得生命是那么的孤单,那样的寂寞。一百多年了,没有人能做他的对手,可是如今轩辕的出现,让他不再寂寞,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原来,受伤的滋味竟是这样不好受。

  天魔知道,这次他真的败了,败在一个后生小辈的手中,可是他不明白何以鬼三竟成了轩辕?不过,他知道此人绝不是鬼三,无论是功力还是眼神,以及这无与伦比的刀法都不是鬼三所能拥有的,只是打一开始他便忽略了仔细打量鬼三,因为一开始他便只注意到那边的轩辕是否中了他的计策,是否被蛟幽刺死。蛟幽没让他失望,但也使他全心欲追杀那个被刺的轩辕,没时间仔细打量身边的鬼三。而刚才鬼虎说鬼三声音变了,仍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此刻真相大白起来,他确实是疏忽大意了,但是他实在没有想到竟会有人在鬼三身上作假,且有如此高明的易容之术。

  “撤!”天魔急喘了几口气,低喝道,他知道自己受的伤有多重,他也不能不佩服轩辕的功力,以他金刚不坏之身,竟仍然无法抗衡轩辕这可怕的一刀。

  虎跃谷中几乎像是世界的末日乱成一团糟,风魔骑几乎成了相互践踏之势,有的倒退,有的前进,都挤成一堆了。此刻,居然有人重创了天魔,更让这群风魔骑斗志大失,哪里还敢前进?全都倒退。

  鬼虎心中却记着那飞落至十丈外的轩辕,在弥漫的烟雾之中,他飞掠而过,赶到轩辕刚才摔落的地方,但那里只有一滩血迹,而轩辕的尸体却是不知去了哪里。

  “不可能,不可能!”鬼虎唠念了几句,他不敢相信轩辕中了天魔那样一击居然还能够活着,这简直不可能,如果轩辕死了,那么尸体呢?难道是有人将他带走了?

  “鬼虎!”血魔妃子一人护着天魔快骑赶到鬼虎的身边呼道。

  “轩辕的尸体不见了。”鬼虎呼了一声,说着跃身上牛,他的身前身后立刻再集合了数十名天魔的亲卫高手。

  “看,那里!”血魔妃子突地一指山腰之上,呼道。

  鬼虎抬头一望,果见鬼三手持昆吾剑艰难地向山丘之顶爬去,那不是轩辕是谁?雁菲菲死了,昆吾剑落在了轩辕的手里,这人一定便是轩辕,所有人都惊骇不已,包括天魔在内。

  轩辕居然没有死,天魔含愤一击是何等威力,轩辕居然还能够爬上半山腰,这段距离至少有三十丈,这确实让他们吃惊。

  “我去杀了这小子,此子不除,我们岂有安宁之日?”鬼虎咬咬牙,他深深地感受到来自轩辕的威胁。

  天魔点了点头,深表鬼虎的话正确。他虽然重伤在身,尽管败了,但他却不想轩辕活着,这个年轻人实在太可怕?。鬼虎一声轻啸,如苍鹰般向轩辕掠去,血魔妃子领着一群亲卫高手向来路杀去。

  “杀呀……杀……”山头之上涌出了数百名一手持盾,一手持刀的有熊战士,更有几道身影闪电般掠向半山腰的轩辕。

  “杀……杀……”青天、柔水等一干高手领着近百名骑兵倒杀回虎跃谷中,真是挡者披糜,只杀得风魔骑狼狈逃窜。

  风魔骑哪里还有斗志?全都向来路飞逃而去。

  鬼虎眼看便要追上轩辕,但是却自横杀出三人,其中两人将他截住,另一人抱起咳血的轩辕迅速退走。

  鬼虎知道眼前的鬼三果然是轩辕,自那红衣女子口中的呼唤便可以听出,而截住他的两女正是当日与刑天胖瘦神将交手的燕琼和褒弱。不过,迅速又有几名好手加入战团,却是少典神农与叶七等人。

  鬼虎如何还敢再战?乘这些人尚未将他缠住之时,一声长啸,撤身而退,但退得也很狼狈。

  “杀……杀……”

  鬼虎是最后一人冲出虎跃谷,身上已拖出了几道伤口,燕琼、褒弱、少典神农、叶七,这些人的剑法无一不是犀利异常,而柔水、火烈、青天这些高手的一身修为更是高深莫测,如果他不是有先见之明,逃得快的话,定会命丧虎跃谷。

  冲出虎跃谷,鬼虎才发现包括天魔在内,己方只剩下那么五六十骑甩开了伏兵的追兵。

  不过,柔水诸人却是紧咬不放,一直疯狂追杀。

  铁门峡,几乎是块死地,过来的时候不觉得,但返回之时才发现这里的道路竟是如此狭窄,地形竟是如此险要。

  鬼虎和十多名天魔亲卫高手断后,倒也能在这狭窄之地阻住柔水等人片刻。

  柔水和火烈诸人的武功虽好,人数虽多,但在这峡谷之中,也难以施展开来,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而且,天魔身边的亲卫高手都是受天魔亲自指点,人人乃顶级高手,也十分棘手不好对付。

  鬼虎诸人且战且退,也暗自庆幸这铁门峡的险要。

  “杀……杀……”正当鬼虎庆幸之时,铁门峡顶响起了一阵大喝,只见峡顶突地出现了百余道人影,人人推动巨石便向峡中砸,而且自崖顶乱箭齐发,只射得血魔妃子和那群拼命奔逃的鬼方战士叫苦不迭,谁知此处来时没有伏兵,回去之时便有了伏兵,这可真是屋漏又遭连夜雨。
 

 
分享到:
林则徐虎门销烟2
让曹操干流口水却不敢碰的一个美女
曾纪泽收回伊犁2
宋江凭什么当上梁山的“大哥”
武则天身边四大酷吏的下场
小蚱蜢2
小蝌蚪找妈妈的故事1
史上最腐败的皇帝:为满足特殊爱好卖尽全国官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