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六章 重创地神

第十六章 重创地神

时间:2014/12/5 22:21:09  点击:1279 次
  轩辕追上那柄飞射而出的刀,竟在虚空中加快了三次速度,然后带着全身的重量以天打雷劈之势全在一刀之间爆发出来。

  “轰……”一声疯狂的爆炸之声后,泥土和碎枝、断草夹杂着强大的气流四散冲出,仿若有千万道无形之刀气以轩辕和土计为中心四散辐射开来。

  那种足以让人永生难忘的人巨响几乎使整个山谷都在回应。

  同时,轩辕和土计全都消失在这混乱的泥土碎物之中。

  蓦地,在四溅乱飞的杂物之中,轩辕如林鸟一般疾射而出。

  土计已走,轩辕在混乱之中,一时也无法找到土计的踪迹。是以,他只得冲出那片被劲气冲击成废墟的地方。

  众人见轩辕无恙,全都松了口气,但见轩辕四处探望,便知道仍让那矮鬼逃走了。

  “快撤,这里不是久留之地!”轩辕急了。

  虎叶和蛟梦此刻哪还会怀疑?率众有侨战士和少典战士迅速向营地擞去。

  “圣王,木筏已备好!”郎二迅速奔来禀告道。

  蛟梦这才知道轩辕早有准备,不由得大为折服,面对这个眼看着其长大的轩辕,他心中却涌起了许多莫名的感触,再次目光移向虎叶,心中更是酸涩,他似欲说点什么,但却终于忍住了。

  “很好,立刻撤离,包括你们!”轩辕沉声道,他已不想这群人留下来,虽然龙族战士英勇擅战,但与鬼三这等高手交手却是毫无用处,是以他不想作无谓的牺牲。

  虎叶身子却立在轩辕与土计刚才交手的土坑边,仔细地打量着那丈许方圆陷落近尺的土坑,及坑地蓬松的泥土,心中禁不住一阵骇异。他只是骇异土计竟能在这种情况下仍能遁上而逸,这的确是一个极为可怕的高手,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杀得了土计。只要他不战而逃,谁还能相阻?

  虎叶是第一次与土计交手,此时才知道天下的奇人异士确是多不胜数,单只轩辕此时的功力,便要胜过他数筹。

  “他们来了!”轩辕深深地吸了口气,望着迅速撤离的有侨战士和少典战士,突然道。

  虎叶自然知道轩辕此语所指,不由神色肃然。

  “族王不走吗?”轩辕向虎叶反问道。

  “我为什么要走?要走大家一起走!”虎叶豪气上冲,断然道。

  轩辕没有再说什么,剑奴却已经悄然来到他身边,还有猎豹、叶七诸人,倒是郎二及那群龙族战士已经撤走,抑或可以说是在后方接应。

  虎叶身后却立着少典氏的十余名高手,蛟梦则领着众人先行撤离了。

  “就让我们来会会这群人!”猎豹能再次与轩辕并肩作战,其情绪的确很高昂,斗志和杀机似乎已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

  “哈哈哈……”轩辕蓦地暴出一阵长笑,半晌才高声向那似乎毫无动静的来路之上高喝道:“曲妙,我知道你们已经来了,快快现身吧,我们等你多时了!”

  轩辕这一高喝,确让虎叶微微吃了一惊,他并没有感应到曲妙的存在,但轩辕竟如此肯定曲妙已经到了。

  远处道路上树叶一阵晃动,似乎有一阵激烈的山风吹过,肃杀的气息顿时弥漫了整个山谷,仿若秋日早临一般。

  鬼方的战士迅速出现在山路之上,人人手执大弓,满弦而备,似有欲射穿轩辕诸人之意,这群人竟有两百之众。

  曲妙和鬼三那高大的身影顿时也出现在山路之间,惟独没有见土计。

  “哈哈,该来的都来了,倒省了不少事。”轩辕刹那间已似成竹在胸,拥有了绝对对付曲妙和鬼三的把握,豪情大发地道,连虎叶都有些惊讶。

  虎叶的确有些惊讶,他不明白轩辕凭什么能够与曲妙和鬼三相抗衡,而且此刻沚曲氏似乎已经调集了极多的战士,之中自不少是极厉害的高手,仅凭自己眼下的这二十余人又怎能与之相抗衡?

  猎豹诸人并不知道鬼三和曲妙的厉害,但见两百多支利箭全都指向自己,心中也打了个突,单从这群人遥遥散发出来的气势便可知道,这群人之中有着极为可怕的高手。不过,再次与轩辕并肩作战,竟有破开一切困难的动力,似乎根本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压抑自己那疯涨的斗志。

  剑奴不语,他知道眼前这群敌人的可怕,且在暗处仍潜伏着地神土计,这个人随时都可能会给少典高手致命的一击,而曲妙和鬼三更要比偃金之辈胜出两筹。

  剑奴虽然与偃金交过手,但却明白偃金的武功只是与童旦处于伯仲之间,较之鬼三仍有一些差距,这在封神台上剑奴便领教过。若论武功,鬼三甚至比土计还要略胜一筹,但土计的厉害之处,便是在其诡异莫测的遁地之术,这使得他成了这群高手之中最难缠的角色。事实上,如果不是因为土计如此难缠的话,恐怕他早死了数十年,哪里还会活到今日?

  轩辕的存在让曲妙和鬼三有些稍感意外,不过也没有太多的惊讶。

  “小子,想不到你也凑合在这里,我正想找你,你却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就让本座今日一并送你下地狱吧!”曲妙语气极为冷酷地道。

  “哈哈……”轩辕故作不屑地笑了笑,道:“那就要看你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那群沚曲战士竟止步不前,因为他们根本就不知道轩辕身边有没有人埋伏,只看轩辕那成竹在胸的样子,使人不自觉地生出一丝高深莫测之感,好像事情并不简单。而且,他们只见到这二十余人无畏无惧地立于山坡之上,谁知山坡之后会是什么?竟使得沚曲人不敢轻举妄动。

  虎叶自是欲将沚曲追兵拖上一拖,这样蛟梦等人才有更多的时间顺利撤走,到后来只剩下他这些人也便容易撤走多了,此刻沚曲人不抢攻可谓正中其下怀。

  “放箭!”曲妙身后的一名老者一挥手,低喝道。

  众沚曲战士等的就是这句话,哪里还会有丝毫的犹豫?两百余支劲箭顿时如雨般洒落虚空。

  猎豹诸人早在戒备这群沚曲战士手中之箭,这玩意儿可不认人,是以在弦响之际,众人身子迅速跃至早就看好的障碍物之后,同时挥动着手中的兵刃挑落射向自己的劲箭,这一簇簇劲箭对于这群身手极为利落的好手来说根本就不算回事。

  轩辕、剑奴和虎叶没有作丝毫移动,轩辕甚至连眼皮也未曾眨一下,仿佛根本就未曾见到这夺命的劲箭似的,但剑奴的剑与虎叶的刀却轻松地为轩辕拨开了所有的劲箭。

  剑奴与虎叶一左一右,而轩辕则稳如泰山地立于中间,目光越过虚空与曲妙相融。

  曲妙和轩辕同时一震,皆感到了来自对方心中必胜的信念和决战的决心。

  毕竟曲妙没有如土计和鬼三那般在封神台上领教过轩辕那惊世骇俗的异力,感受轩辕重创风绝时的那种强烈的震撼,是以曲妙虽然明白轩辕很可怕,却绝不会如鬼三和土计那般见了他便毫无斗志地欲一走了之。因此,轩辕此刻最大的对手便是曲妙,如果由曲妙挑起了鬼三和土计的斗志,那形势就很可能非常不妙了。

  “哈哈,如此小儿之作何必拿来丢人现眼?鬼三、曲妙,你们一齐出手吧,就让我看看你们鬼方的绝妙之学有何妙处!”轩辕丝毫不以为意地对刚才那一簇劲箭加以鄙视,摆出一副有恃无孔之状。

  曲妙大怒,倒是鬼三沉得住气,或许是因为他对轩辕本身就存在着深深的惧意,是以,他对轩辕这种轻蔑的口气反而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可曲妙何尝受过如此怨气?早因轩辕三天前在他和鬼三合围之下轻松逃逸,并戏耍了他们一通,因此对轩辕简直是恨之入骨。此刻再遭轩辕讥嘲,他自然是受不了。

  “无知小子,就让我曲终来掂量掂量你有多少斤两吧!”曲妙身后那位刚才指挥放箭的老者比曲妙更无法忍受轩辕的轻枉。

  “噗……”一声轻响自轩辕身后千远之处传来,接着便是姜昆一声惊呼和一声惨叫。

  “曲老弟,攻吧,这小子虚张声势!”土计一声怪笑,竟然再次破土而出,一出手便伤了姜昆,更杀了一名少典好手。

  “矮鬼,去死吧!”猎豹和花猛两人行动一致得惊人,双双以最快的速度狂袭土计。

  土计“嘿嘿”一声隆笑,双掌一摆,直迎猎豹那一往无回的铁拳。

  花猛却已踢出了漫天腿影,封住了土计所有攻击的方向。

  土计微微有些惊讶,猎豹和花猛这一刚一柔的配合竟然无比的默契,且威力绝不能小觑。

  “轰……”猎豹铁掌重重地击中土计那厚厚的肉掌,那狂野的劲力竞若泥牛入海一般消失无形,更有一股强大的反冲之力将他震得疾退三步,但土计根本就没有机会伤他,因为花猛那无处不在的腿影也让土计头痛,使之不得不分出一半的功力来对付花猛。是以,土计只能以五成功力将猎豹震退。

  花猛的腿法快绝无伦,这乃是他的拿手绝技,便连土计也不敢稍有小视之心。

  不过,花猛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腿似乎如同踢入了烂泥漩涡中一般,根本就无着力之处,他的眼角余光却瞥见土计的左手在虚空中圈出一道虚弧,那漩涡之力正是来自这虚弧之中,他心中不禁大惊,欲抽身已是不及。

  “哼,不知天高地厚!”土计手掌顺着花猛的左腿呈弧形滑进。

  花猛猛地再出右腿,他知道,如果让土计如此出手,他的左腿便会废掉,是以,他已不再去解救左腿,而是在废腿之际给土计一记重击,只怕只是让对方受一点点小伤。

  土计怎会不知花猛的用意?他的战斗经验何等丰富,不过,他却不得不对花猛的狠劲感到一丝惊讶,但就在他心中稍有惊讶之时,蓦觉眼前一缕白光闪地,准狠无比地扎向他的心窝。

  这一切的发生快若电闪,事实上猎豹的败退与刚才所述的一切都是同时进行的,只不过是眨眼间的功夫。

  土计吃了一惊,扎向他心窝的是一柄刀,快若疾电的飞刀。

  飞刀,是凡三的,没有人比他们更精擅于相互配合,无论是长攻还是短攻,及角度速度之间的配合,猎豹、花猛和凡三都配合得亲密无间。

  土计顾不了伤花猛,只得迅速回身挑开那柄飞刀。

  “砰……”花猛的右腿却毫不留情地踢在土计的身上。

  土计身子一震,却没有退后半步,竟这样硬生生抗下了花猛的狂力一击,但他也在此同时挑开了凡三的飞刀。

  花猛竟被土计的护体真气震退,但凡三的飞刀又自动旋了回去,因为凡三的刀后有一根细绳相系,所以能够灵活自如地操控。

  轩辕和虎叶扭头之时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两人心头不由得大喜。凡三、猎豹、花猛三人的联手一击竟能够让土计也吃点小亏,这确实让他们感到意外,但也极为高兴。

  虎叶知道土计的厉害,无论是功力还是招式,都绝对可称得上是超级高手,却被眼下这三个年轻人的联手攻击打得连连失利,使得他不得不对轩辕身边的这群年轻人另作估计,同时对轩辕也不得不另作估计。

  轩辕知道,这段时间以来,花猛和猎豹及凡三诸人的功力确有很大的进步,否则以他们以前的功力若想威胁到土计,那根本就不可能。但此刻三人那无间的配合本就显示着他们在武学修为上更进了一步,不过,轩辕更明白,以花猛和凡三的功力仍不能损伤土计。若刚才花猛的那一脚换作是猎豹的一拳,那可就有得土计受了。

  土计大怒,他竟被花猛占了一脚便宜,这一脚虽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但是却让他的颜面大损。

  在这群人中,他惟一忌讳的人便是轩辕,但却没想到,在这群年轻人联手之下,他也有些应接不暇,抑或是因为太大意了,不过他却怒了。

  土计怒也没用,因为攻击一波接着一波,如怒潮江涛一般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那是叶七的剑。

  叶七的功力比之花猛和凡三便要更胜一筹,完全可与猎豹的神力相媲美,虽无猎豹之神勇,但他手中却有剑!

  叶七的眼光犀利之极,所选准的时机也极为精准,攻其必救,攻其无救。所选角度十分刁钻,使得土计几乎避无可避,甚至没有避走的机会。

  土计暗忖,令日真是遇到鬼了,叶七、猎豹、花锰和凡三的配合竟像是一个可怕的阵式,配合不仅亲密无间,而且杀机似乎绵绵不绝,让人仿佛陷入了一个连环的杀局之中,而且这四人的武功都绝不弱,比之那群有侨族的战士和少典氏的战士难缠多了。当然,叶七的剑自是伤不了土计,但却可以让土计脱身不得,而土计绝不想被人缠住。

  土计不想被人缠住是欲避开轩辕和剑奴这群高手的攻击,只要他不被缠住,这群高手也拿他没有办法。

  “叮……”土计伸指弹开叶七的剑,却又换来了燕绝和花战的剑,这些人似乎全都没完没了地抢攻,而且猎豹的攻势又再一次重组而上,如果场面这样发展下去的话,连土计都不敢相信自己不会饮恨收场。

  毕竟他只有双手双脚,总会有失误的时候,而这几人似乎不让他有半点喘息之机,但猎豹、花猛诸人却可轻松休歇。

  土计确实是被这群死缠烂打的人缠得有些心乱,皆因一开始他便想到了轩辕的威胁,此刻禁不住一声狂喝,再次显出他的兵刃,一根模样古怪的铁棒。

  “叮叮……”燕绝和花战的剑尖竟被铁棒击断,骇得两人迅速惊退。

  “今日是你的死期!”轩辕连人带剑已撞向土计的怀中,快得像是一道电光。

  土计魂飞魄散,他所担心的轩辕终于还是杀来了,而且一来竟是如此狂野,事实上,有猎豹诸人缠住他这么一阵子,足够轩辕组织好一记凶报的杀招,而轩辕确实没有让他失望。

  “叮……”土计匆忙回棒横截,身子借轩辕剑身的震力疾射而退,他已是骑虎难下了,轩辕根本就不可能再给他一次遁土的机会。此刻,轩辕似乎也明白了如果与土计硬拼的话,定会给土计喘息之机,只要土计有喘息之机,便会遁地而走,那时候谁也奈何不了他。因此轩辕一开始便是以快打快,以细密绵长的剑招务必要重创土计。

  “杀呀……”沚曲人哪里还会犹豫?这群人一旦知道对方这里没有伏兵,就不会再有任何惧意。

  “嗖……”几轮劲箭疾速划破虚空,直射沚曲战士。这群少典的好手岂会让沚曲人轻易得偿所愿,是以全以利箭相阻。

  近二十人连珠箭齐射,每人至少射出了四箭之多。

  “撤!”虎叶只得低吼一声,他自然知道,凭他这么一些人,绝对阻止不了这群沚曲战士的进攻,与其白白战死,倒不如尽快撤离。而此时,沚曲战士与山坡仅隔十余丈,不过,却被这一阵乱箭放倒了三十余人,当然,如果不是鬼三和曲妙及曲终为这群人拨散了大部分劲箭,只怕伤亡会更为惨重。

  事实上,这群少典战士似乎知道鬼三和曲妙的厉害,所以他们的劲箭并不以这几人为目标,反尽量避开这几人射杀沚曲的普通战士。

  虎叶喊出这个命令之时,身形已与剑奴一起分别射向鬼三和曲妙。此时,这两大高手已经赶到了他们的近前,虎叶自然不能让这两人妨碍少典战士的撤离,若是让这两大高手出手相阻,只怕今日没有一人可以安然离此而去,这是谁都明白的事实。

  曲终却直取轩辕,他似乎已经看出了土计那极不乐观的战况。

  土计几乎没有还手之力,轩辕的剑招并不是异常霸烈,但却快得不可思议,犹如无孔不入的气体,自千千万万个角度欲将他分解成千百块,而且轩辕的身法之奇诡更是无可挑剔,几乎不让土计有半点喘息的机会。

  在地面之上,土计欲与轩辕比速度,那实在是一件可怜的事,当然土计的功力高绝,若非遇上了轩辕这个功力比他更胜一筹、速度更比他快得多的高手,那反击和获得逃生的机会则大得多,但很不幸的是他遇上了轩辕。

  曲终手中所持折竟是一个形状古怪的扁头锤,一开始,便欲狠砸轩辕的脑袋,但遗憾的却是换来了燕五的截击。

  燕五的功力自然要比曲终逊色两筹,但是他的剑式也极快,极为灵巧,他能成为有邑族最精锐的战士并不是侥幸所至。不过曲终乃是鬼方一等一的高手,年龄足可做燕五的爷爷,其功力自不是燕五所能比拟的。

  “哧……”燕五的剑选择了与曲终同归于尽的打法,自扁头锤底部直挑向曲终的心脏,而曲终的扁头锤正无情地奔砸燕五的脑袋。

  这当然不会成为最后的结局,曲终怎愿与燕五同归于尽、两败俱伤?其实他大为恼怒,燕五一上来便使出这等同归于尽的打法,实在是让他大感意外,这简直像是在耍无赖。他还从未见人一上来便拼命的,但他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最有效的战术。

  曲终当然不欲与燕五同归于尽,只得止住身子锤端下压,同时迅速踢出一脚。

  “老鬼,你上当了!”燕五一声轻啸,剑如灵蛇一般轻翻而上,竟脱出曲终的锤势,左手更滑出一柄尺余长的短剑,上下齐攻曲终。

  曲终大惊,燕五似乎早就在等他这一招,长剑斜挑曲终下颌,短剑斜切曲终大腿,双手分攻竟丝毫不乱其方寸。

  曲终骇然而退,他进也快,退亦快,但仍然被燕五挑破了衣衫。在他来不及惊怒之时,倏觉背后风声大作,却是猎豹的铁拳轰至。
 

 
分享到: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
借不到玉米种子的狗熊1
聪明的农夫女儿2
猫和老鼠合伙9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5
山楂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2
尔雅者 善辨言 求经训 此莫先50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