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八章 不战退敌

第十八章 不战退敌

时间:2014/12/4 19:35:56  点击:1730 次
  鬼三心中也惊,惊的是这射出暗箭之人竟然能够算准他的行动,由此可见,这潜在暗处的敌人也绝对是一个可怕的高手,单凭这一箭的气势就可以知道。

  但蛟梦的剑,他避无可避。

  只因那一箭使得鬼三的身形停滞了瞬间,其实只要有瞬间的时间便足够蛟梦做很多事情。

  “嗖……”那营地之间飞射出一阵乱箭,却是向白夜、姬成诸人射到,显然是沚曲人也知道有敌来犯,此刻哪会客气?

  蛟龙的身子翻出,借河谷中的大石头之利,在石隙中滚过,同时手中的玄竹剑轻而易举地挑散了射来的利箭。

  “嗖……”“呀……”几声惨叫自营帐边传来,那群沚曲人注意的只是河谷中的敌人,却没有想到在山坡间仍有潜伏的敌人,竟被一阵来自山坡高处的劲箭射得阵脚大乱,伤亡了七八人。

  山坡之上树林极密,再加上灌木和草丛,根本就无法分清敌人是潜藏于哪个地方,沚曲人只得根据敌箭射出的方向还击,但这却根本就无济于事。

  白夜和竹山诸人一汇合,立刻就地向营地极速滚去,他们所寻求的是近身相搏,否则让沚曲人占了优势,乱箭相缠,那的确是一件极为麻烦的事。何况,鬼方地处极北的高原,箭术极为惊人,虽然他们都是族中最优秀的战士兼猎手,但也不一定便能比沚曲战士的箭法更精明厉害。

  对于沚曲人来说,近身搏击却是弱项,因为他们所处之地多为广阔的草原,根本就没有什么高山峻岭,也不存在洪荒的古森林。是以,白夜诸人无论是身法还是速度都要胜过沚曲人,而且对于腾挪纵跃的灵活度,更是沚曲人难以比拟的。

  皆因白夜诸人自小便在山林中与猿猴相戏,每天都须翻山越岭,这使得其体能和动作的灵话度有着让址曲人无法比拟的优势。这大概也是鬼方人无法攻破有熊族的封锁线,而不能控制河内各族的原因。

  不过,这些年来,鬼方人大概也意识到这方面的缺陷,所以在这些方面也加强了训练,是以近年来鬼方也是高手辈出,此际更是蠢蠢欲动征服河内诸族。

  蛟梦的剑犹如一片浮动的云彩,包括他自身也幻成了一抹白云,浮过虚空,给人以美丽洒脱到了极点的震撼。

  剑,本就是一件艺术品,而好的剑法不仅仅会杀人,更能给人以美的享受。

  事实上,杀人也是一件艺术,有人杀人如屠夫宰猪,而有人杀人却如美人拈花,这是两种不同的境界,虽然目的和结果是相同的,但各自的修养绝对不同。而蛟梦本身的修养就已经达到了极高的境界,所以他使出的杀招也带着梦幻和般的凄美。

  “好!”鬼三也忍不住叫了声好,他并没有必要吝啬自己的赞美。不过,他并不在意蛟梦的剑,这是他的自信。

  鬼三一向都极为自信,是以他出手的招式是那么悠闲,但其速度之快几已达到了匪夷所思的境界。

  蚊梦发现自己的剑并不能阻止鬼三的动作,他甚至清晰地感觉到,如果他仍要继续使出这一招的话,鬼三的爪子会先一步掏空他的心窝。

  武学之道,没有什么真正的花巧,一切都只有一个目的,击倒对方!而这之中最重要的便是快、准、狠,如果你永远都能保证比别人快一步,那么你就足以立于不败之地。鬼三更是武学宗师级的人物,他自然看出了蛟梦剑法的玄奇精奥,若单论剑法,蛟梦的剑法确是无可挑剔,所以鬼三化繁杂为简单,以直来直去的速度和功力制胜,这正是他的长处也是蛟梦的弱点。

  鬼三的修罗鬼手本就属于极为阴狠的武功,此刻化繁杂为简单,竟然惟剩杀招,而且招招夺命。

  蛟梦确实对鬼三的攻击有些意外,虽然这一剑或许可以击伤鬼三,但他所付出的代价将是生命。是以,蛟梦绝对不想做这样的蠢事,他只得将剑招使出一半后回撤救护,而且身子倒踏两步,与此同时,姜昆的巨斧已自他身边破空而至。

  “轰……”鬼三竟硬生生地一拳击在斧面上,一切的动作利落灵动之极,也准确得骇人。

  姜昆竟被震得倒跌出六步,手臂几欲折断,那巨斧险些脱手而出。

  鬼三未再继续攻击,而是撤步,如一团旋风般绕过蛟梦的剑,眨眼间已到了蛟梦的身后。

  蛟梦心中极惊,他自然知道鬼三已经到了身后,那几缕风声他自然能够清楚地辨出。他并不欲转身,但却必须回剑,依然如行云流水一般,飘逸轻灵之中蕴含着强大的杀机。鬼三的武功之怪确有些超乎他的意料之外,虽然他已经将鬼三看得够厉害的,但双方一旦交手,才发现自己原来仍低估了这个可怕的对手。

  “哧……”蛟梦发现自己的剑竟如同刺入了坚硬的岩石中,竟是被鬼三以那如僵尸一般的爪子所钳住,而鬼三的脚也在此时踢了过来。

  蛟梦大惊,却不肯松手,惟有出脚与鬼三相对。

  “轰……”蛟梦身子一阵狂摇,“蹬蹬蹬……”

  倒退出五步才稳住身子。

  鬼三也松脱了蛟梦的剑,禁不住退了一小步。毕竟他所抓住的剑锋不好用力,所以在这狂震之下,只得让蚊梦的剑松脱。

  “嗖……”蛟梦一声惨哼,在他刚刹住身子欲再举步攻击之时,竟有一支暗箭射入他的肩头,而鬼三此时得势不饶人,飞身再攻,幻出漫天的爪影封锁了蛟梦进退的所有方向。

  蛟梦大惊,姜昆也大惊,但他欲救不能,因为鬼三的速度实在太快,而且想救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蛟梦疾退,这是在作垂死挣扎,如果他的肩头不受伤,倒并不担心鬼三这一轮攻击,但此刻他的肩头却受了伤,而鬼三又有了必杀他之心,他惟有暗叹:“吾命休矣!”他根本就没法与鬼三比速度,欲躲也不能。

  蛟龙诸人此刻已经靠近营帐,他们甚至没时间注意蛟梦二人是否遇险了,在他们的心中,对蛟梦极有信心,何况还有姜昆与之相配合。不过,此刻就是蛟龙诸人知道蛟梦遇险了也是枉然,他们更是来不及回救。

  “呼……”一股强大无伦又炽热无比的气劲犹如风暴一般突然刮起,又像是突然赶至的一个巨大浪头,直挤入蛟梦和鬼三之间的空间。

  蛟梦身形无法自制地被这汹涌的气劲冲得飘向一旁,他本来疾退的身形而成了踉跄横移,而在他的感觉中,身前突然多了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焰,充满狂野生机、霸烈而炽烈的烈焰。

  “轰……”鬼三所带起的千万爪影完全击落于这团烈焰之上,四面八方犹如网罗的气劲无法尽束烈焰之中燃烧的生机。

  火焰一缩变为一个火球,然后再暴然扩张,如长江大河般倾泄而出的力量毫无阻隔地冲击在鬼三那虚实难测的爪影之间,那本来让人眼花缭乱的爪影瞬间爆散成破碎的气流逆冲而去。

  鬼三的身形也无法控制地倒射而出。

  火球震裂,火星在奔散的气劲中、在疯狂四射的沙石中犹如漫天的流萤,化出一片凄迷。

  鬼三飘退两丈而立,便已看清火球后的身影,不由得骇然轻震,微微惊讶地低呼:“是你!”来者正是曾与鬼三有两面之缘的轩辕。

  “是我,想不到我们又见面了!”轩辕静立如岳,豪气飞扬地淡然笑道,那伟岸的身躯在卓立间自然进射出一派王者之气,霸烈而又傲然。

  鬼三脸色微变,他绝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轩辕,而且轩辕一出手就将他逼退,这让他想起了在封神台之时,轩辕竟以一人之力硬拼四大绝世高手,反而将童旦震落绝崖深渊,又在一招间重创风绝,那是何等的功力和神勇,此刻再遇轩辕,鬼三打心底生出了惧意,对这个高深莫测的年轻人的畏惧。不过,他也知道轩辕正是来自蛟梦一族,轩辕的出手自是情理之中。

  蛟梦呆住了,眼睛瞪得如铜铃,像是一个从来见过世面的傻子,定定地望着气概不可一世的轩辕,几疑此际置身梦中。姜昆并不认识轩辕是谁,但他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年轻人有着与鬼三同样的震骇、不仅仅是因为轩辕刚才那几若鬼魅的身法,更因为轩辕那诡异而超霸的功力。若轩辕是一个四五十岁的中年人,拥有如此,他或许还能接受这一切,但轩辕却是如此年轻!他心中惊骇的,还有自轩辕身上散露出来的王者霸杀之气,使他有种不敢大声喘气的压力。

  这是一股自然存在的压力,或是来自内心的震撼,来自外在的气场所引起的情绪波动。

  轩辕一袭灰衫,紧身而扎的腰裤并没有半点火烁的痕迹,背上依然交叉插着一刀一剑。

  “轩辕,真的是你吗?”蛟梦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激动,多了一丝狂喜。

  “不错,这里就交给我好了,梦伯去帮助蛟龙他们吧!”轩辕心中不敢有丝毫的波动,因为他知道鬼三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此刻他实不宜大过有情绪的波动,那只会被鬼三有机可乘。

  蛟梦望了望已一年多未见且生死未卜的轩辕恍若隔世,他的确没想到轩辕还活着,更没想到轩辕会在他生死之分的最紧要关头出现。

  轩辕的确已经长大了,无论是气势还是表情之中,多了一份往日所没有的高度自信,更有着一种让人心折的气度。只简单的几句话,便有着让人无法生出抗拒之心的力量。蛟梦发现轩辕真的变了,再不是一年多前有侨族的那个另类少年,再不是往日沉默寡言、落寞独行的轩辕,但也变得更让人无法揣度,无法揣摸,只看他那双深邃得像是孕育着整个世界的眼睛,就知道轩辕比一年前不知道改变了多少。

  鬼三冷哼一声后,竟在怪啸之中如一团火影般向河谷的对面飞掠而去。

  鬼三竟选择不战,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意外。不管是轩辕,还是蛟梦,都感到大为愕然,皆不明白为什么鬼三竟然不战而退。但轩辕却不想追,一来是因为鬼三的速度太快,二来也因即使能够追上,也不会占到太大的优势。因为他还需去面对沚曲人,如果鬼三就这样离去,他更少了一个强敌,也好专心对付沚曲人,所以轩辕没有追,尽管以他的身法自不会比鬼三慢。

  *****************************************

  剑奴诸人也全都加入了战团,面对鬼方的人,他并不想客气,毕竟他也曾代表神族的一员。而盖危对沚曲人更是恨之入骨,阿虎那五名剑手对轩辕的吩咐是惟争是从,既然沚曲人是轩辕朋友的敌人,那他们自然也杀得不亦乐乎。

  当然,沚曲人也并不是好惹的,不仅在人数上仍占了些优势,之中更有几个极为厉害的高手,蛟龙也只有挨打的份,剑奴却是应付有余,以一敌二仍然丝毫不乱。

  蛟龙和白夜诸人都感到有些意外,不过却大为感激,如果不是剑奴出现分去对方两个最厉害的高手,只怕此刻他们的十人中已有几人倒下。不过,此刻仍好不了多少,只有挨打的份,已有两人受伤,连白夜和竹山也难幸免。

  蛟梦和轩辕知道此刻不是说话的时候,立刻加入战团,轩辕更呼啸着如一道风影一般掠过,背上的刀长吟一声,自动弹出鞘外,化成一道虚幻的长虹划破长空。

  蛟梦几疑自己看花了眼,但这的确是轩辕的刀。

  其实,已经分不出轩辕和刀,刀便是轩辕,轩辕亦即是刀,人刀合一,全都化成一道长虹,一道轻风,而此刻这道长虹已没入了营地之中。

  惨叫声从这一刻起变得野性,狂烈、密集。

  是因为轩辕的刀,蛟梦可以说从未见过如此快的刀,如此快的身法,竟然没有人能够抗拒轩辕两刀,没有人能够让轩辕的身子稍顿半刻,这简直是沚曲人的悲哀。

  轩辕所过之处,那群沚曲人全都受伤倒地,但却没有一人死在轩辕的刀下,这群人的伤或轻或重,有的被震伤,有的被砍伤,有的被封住了穴道。

  沚曲高手迅速自营地中冲出,但看到营外的景象不由得全都呆住了。鬼三不战而走,仅留下他们,他们根本就不敢想象如何与轩辕抗衡。

  有几人亲眼见到鬼三不战而走,斗志早去,哪里还敢与轩辕交手?也迅速逸去,轩辕所到之处,沚曲人纷纷走避,没有人敢轻迎其锋。轩辕整个人便像是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刃,强大的气势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撤……”沚曲人终于知道大势已去,只要有轩辕在,他们几乎没有可能出现胜望,虽然所有人的力量加起来比轩辕强大,可是谁能够与轩辕比拼速度呢?

  只要轩辕没有被缠住,那他们的末日就不是很远,而鬼三又不战而走,根本就没有人可以成为轩辕的对手。

  鬼三并不想与轩辕交手,那是因为他始终记得在封神台上轩辕那有若天神般的表现,那是他切身所体会到的。所以,他比任何人都怕面对轩辕,试问,能在一招之间将风绝击成重伤,这是何等的武功?而且能以一人之力击败四大绝世高手,单凭土计和风绝这两人任何一人的力量都不会逊于他,而童旦也不会相去很远,但轩辕却能在一招之间,在这四大高手的联击之下将功力最弱的童旦击飞于深渊中,这是何等的功力?是以,鬼三此刻单独面对轩辕时,他确实没有勇气与之对抗,惟有选择一走了之。鬼三当然不知道当日封神台上的轩辕与此时的轩辕实有着极大的差别,那是在一种特殊情况下才能够发挥出如此惊人的功力。而现实之中,轩辕却再难拥有那日的功力,除非他真能够完全突破龙丹的障碍,与之合为一体。

  “轰……轰……”一阵惊天动地的巨响由远而近,整个山谷都似乎在摇晃,在震动。

  这突然而来的声音让轩辕都为之变色,而这种声音对于他来说,也并不陌生,不由得惊呼道:“快撤!”说话间迅速为剑奴接下那两名高手的攻击。

  剑奴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但这种声音却让他想起了君子国在地火发生前那毁灭性的震荡,其实君子国的几名剑手都联想到了同样一个问题,是以在轩辕这样一呼之间都迅速向山坡上狂掠而去。

  蛟梦并没有离开的意思,因为木青未曾救出,他怎能就此撤离?有侨族的儿郎们都没有撤走的意思。

  轩辕却已急了,吼道:“还不快走?!泥石流与山洪来了!”

  轩辕如此一吼,声震五岳,所有人闻言都不免吃了一惊,若说是泥石流和山洪来了,这怎么可能?此刻是晴天,如果换了昨日说这话或许还有人相信,因为昨天曾下了一阵暴雨,此刻若说有泥石洪流涌来,实难让人相信。

  “木青在他们的手中!”蛟梦也呼道。

  此刻有侨族的儿郎们才发现这个挡者披靡之人竟是在他们心中已经死去了的轩辕,所有人都禁不住震骇和吃惊,只看那群人呆若木鸡的样子,确实让人发噱,但轩辕此刻却没有心情笑。

  “轩辕,你没死?!”白夜和竹山齐声欢呼,刚才因为轩辕的速度太快,他们竟未曾看清其面目,此刻一看清,怎叫他们不欢呼鹊跃?

  蛟龙的脸色阴沉,当他发现这挡者披靡的神秘高手竟是已经死去了一年多的冤家轩辕时,心中的感受实在是难以描述,而这种感觉却是外人完全无法理解的。

  轩辕不仅仅是他的情敌,更影响了他的前途,就是因为轩辕而使得雁菲菲不嫁,也使他失去了有虢族继承人的资格。如果说轩辕死了,他自不想再与一个死人计较,且轩辕死得壮烈,连他也不得不佩服。在他的心中,容下一个死人还是没问题的。这一年多来,在没有轩辕的日子里,他对轩辕的恨意已经逐渐磨灭,可是此刻突然知道轩辕没有死,那种感觉可想而知。

  “你们先走!”轩辕向蛟梦诸人吼道,那群沚曲人也迅速向另一边山坡上冲去,他们对轩辕已经生出了强烈的畏怯心理,而头目又下了撤退的命令,他们巴不得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离轩辕越远越好。是以,他们顾不了已经受伤的同伴迅速撤离。

  轩辕再不理众人,飞身投入营帐中,既然木青被这群人所擒,很有可能就在营帐之中,他自不能让木青就这样死去,否则他也会对不起青云。是以,他以最快的速度破帐而入。

  蛟梦自然也跟在轩辕之后冲入那几个营帐之中。

  “真的是山洪!”白夜和姜昆不由得惊呼,这里是一个河谷,而它的上游却是一个极陡的河道,当他们发现那汹涌的怒涛滚来之时,山洪只距他们十数丈远。

  蛟龙诸人的脸色全都变了,包括那已经快到山坡的剑奴等人。

  剑奴等人自然不惧这山洪抑或是泥石流,因为他们所在的地方不会受到多大的冲击,但是身在河谷之中的轩辕诸人又是另一回事。

  “快走!”蛟龙高呼,再也顾不了这许多,抽身便向剑奴诸人所在的方向冲去。此刻他们大概也知道了情况不妙,面对如此狂暴的山洪,人力的确显得有些单薄,那高达数丈的浪头卷着巨石和断木挟着万钧力道汹涌而来,若是被这浪头卷去,休想活命。

  蛟梦也大吃一惊,此时才知道轩辕的话并不是吓唬人的,但他却不明白这种天气之下怎会有泥石流山洪爆发,即使要出现也应是昨日。虽然这件事情令人有些费解,但蛟梦却没有时间细想,向轩辕吼道:“快走!”他也知道若在这种情况下再去闯破其它几个营帐,根本就不可能有时间,那样只可能被巨大的浪头卷走。

  “你先走!”轩辕不理蛟梦,如果蛟梦不曾告诉他木青可能在这些营帐之中,轩辕绝对会立刻抽身而退,但这一刻却又是另一回事。他的这一切也可以说是木青所赐,木青是他的大恩人,而且他与木青的关系一向都极好,同时又答应了青云,他怎能弃木青而不顾?当然,他自小便在瀑布山洪中练功,对山洪和泥石流的认识绝对比别人更为深刻,以他此时的功力,面对这山洪,也并不觉得很可怕。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