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六章 蹄下勇士

第十六章 蹄下勇士

时间:2014/12/4 19:31:44  点击:1504 次
  轩辕离开君子国于常山驻点是离开癸城的第十一天,与之一起的只有剑奴,跂燕和柳庄,以及柳庄所带的二十名一流剑手。百合本也欲跟轩辕同行,但却被轩辕留在君子国中,此时此刻,君子国最重要的就是休生养息,恢复元气。

  轩辕有自己的打算,他既知花猛诸人去对付龙歌了,那他也便正好顺便去看看这热闹的聚会,不过,他只能根据传说去找寻龙歌的行踪……

  *****************************************

  太行山畔,陶唐氏也是一个极大的部落,陶唐氏本是神族一个强大的依附,与夏后氏、有虞氏、高阳氏和高辛氏并成为五虎族,但后来神族分裂,五虎族各成一支,分处不同地段。

  陶唐氏土地肥沃,人丁极旺,虽比不上有熊,但也绝不能轻视。此地水路并非十分方便,但陆路却不差,更因地处南北太行山之间,是以一些西去采集之人和越过太行山的人多到陶唐氏所辖之地交易。

  陶唐与有熊及九黎,其实呈三角分布,三族分处三点,但有熊所承受的压力要比陶唐氏大得多,皆因有熊族有个让人心动的传说,那就是伏羲大神所留的河洛图书中蕴藏的先天八卦密图与大神所留下的通天之术。因此,有熊族便成了必争之地,而陶唐却偷得偏安。

  陶唐与有熊有交情,而且交情非同一般,其实五虎族与有熊的交情都极好,那是因为他们曾共属种族之臣。

  叶皇到陶唐氏已经数日,但却并没有龙歌的消息,似乎龙歌根本就不存在,只是一个虚晃的影子,倒是闻听了有关于一群年轻高手的传说,抑或并不是一群年轻的高手。

  鬼方的血鬼部和林胡两部曾在汾河河畔几乎全军覆灭,伤亡之惨重使得两部几乎是一厥不振,这使得龙歌名声大震,但也有人说这并不是由龙歌所指挥的,而是由一队自西边来的高手所为。

  有人说这可能是来自西部昆仑山王母国的高手,要知道,王母太虚乃是与女娲、伏羲齐名的绝世高手,同出自神族。因此,自然不会有人怀疑鬼方会在这群高手手中吃亏了。当然,也有人说这并不是来自西部的高手,而是有熊族分散于各地的高手聚合,与三苗并无多大关系。不过,传说始终是传说,消息传到陶唐氏极快,因为许多采集者和落脚之商在陶唐之地流动较大,所以这里流传有许多关于各地所发生的事,比如轩辕和龙族战士的事,比如君子国之事,在陶唐之地早己大量流传。

  叶皇等人也是以落脚商的身分出现于陶唐,不过,他们始终密切注视着九黎人的动作,如果不是共工氏传来了重大的消息,叶皇定不想错过陶唐氏这热闹的集会。

  共工氏传来的消息非常紧急,那就是火神祝融复出,对共工氏的生存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和破坏,已经有数十名共工氏的高手死于火神祝融的手下,就连柔水的兄长也身受重伤。

  祝融氏与共工氏向来是宿敌,曾同为神族八圣的祝融和共工更是水火不融。

  只不过,谁也没有想到一直龟缩了数十年的祝融氏在突然之间张狂起来,而且来势如此之凶。

  水神共工终于准备出手,于是便与火神祝融约定了决斗的时间。

  这的确是一件惊心动魄的事,当世两大绝世高手相约决斗,对于任何武者来说,都是值得向往之事,何况祝融和共工都曾是神族八圣中的人物,其武功之高早在数十年前便已名震天下。不过,此刻为了各自族人的利益,不得不再一次出手。

  水神共工几乎已闭关六十年,柔水已将其当作神一般看待。在共工氏中,水神共工乃是族人的保护神,只要有他的存在,就可保族人长盛不衰。

  事实上,水神共工已经是一百多岁的高龄,在共工氏中,的确可算是老祖宗。

  从来没有人会想到,在水神闭关六十年后,又要请出老祖宗。

  当然,对于共工这种绝世高手来说,活上一百多岁那的确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他们所差的便是悟透生死,如伏羲、女娲等大神一般破开虚空与天地同寿。

  不过,欲破开虚空与天地同寿,所需的不仅仅是武功,更需要拥有机缘,同时也要配以无上的智慧,方能悟透最后一层,破玄关而出。

  水神与火神之战定在七月十五,这是天地间阴气最盛的一天,地点却是在归山之顶。

  (注:据《山海经》所载,在北三经的群山中,最前端的部分就是太行山。

  太行山的最前端部分,称为归山,山上遍布金旷、美玉,山下有精美的碧玉。

  山中生长着一种奇异的兽,它的形状与羚羊很相像,但头部却长着四只角,尾巴像马尾,它名叫骐,善于盘旋而舞,其叫声与它的名同音。山中还生长着一种鸟,它的形状与鹊相似,身上长着白色的羽毛,尾巴的羽翎是红色的,共长着六只脚,它的名字叫做鸪,这种鸟十分灵敏惊觉,它的叫声像是叫自己的名字。)

  对于此事,给叶皇和柔水的震撼的确很大,也使得柔水不得不返回共工氏主持大局。作为共工氏的公主,又是水神极为疼爱的晚辈,她实应该回去看看,叶皇本想仍留在陶唐氏,但是他不放心柔水和共工氏的事情,也只得将手中的事情交给郎氏三兄弟,同时也让他们去与轩辕取得联系。

  陶唐氏与范林相去并不甚远,最妙的就是,龙族战士本就没有一个真正固定的据点,这也可以说是一群流浪着的战士,他们除了以最残酷的形式训练自己外,便是狩猎,同时也会进行交易,易回自己必须的东西,比如粮食、盐巴与一些兵器之类的,以便壮大自己的同时也储存足够的财物。

  当然,龙族战士依然是分散训练,惟有贰负身边有两百名精选的战士,这是常备的战士,另外还有分布于各族的战士,那些人只是不定期地前来接受贰负的训练,另外的时间都在各族之中。因此,并没有多少人知道龙族战士究竟有多少人,就是如哈莫、蝎王、猛禽这样的内层人物都不是非常清楚龙族战士究竟有多少人,但他们却知道龙族战士的力量每天都在壮大,每天都有许多的小族依附于他们所属的小部落,于是龙族战士每天都在不知不觉中壮大。

  真正清楚龙族战士究竟有多少人的,大概只有贰负和叶皇等有限的几人,因为每当龙族战士增添一个新成员,都要由其所在地的首领向贰负汇报,然后统一安排训练,这种方式却是出自于轩辕的脑袋。事实上这种方式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这使得龙族在壮大的同时更保持着高度的神秘。

  贰负和所有龙族的核心人物无不对轩辕敬服,也只有轩辕的脑子才能够想出这种绝妙的方式休生养息,而轩辕所用的训练之法更是使每个龙族战士以超乎常人想象的速度进步,无论是这群人的心智还是斗志、体能都提高到一个让人吃惊的层次,这才是龙族战士真正可怕之处。而此际天下风起云涌,龙族自然也便不甘寂寞。

  贰负终于决定伺机而动,他在等,等待轩辕的归来。

  *****************************************

  时值盛夏,在森林密布的原野之中,有些闷热,这里的道路都极为曲折,因为森林之中太多荆棘,这些所谓的路只是在荆棘和灌木丛中开辟的窄小道路。

  自常山到陶唐氏的水路并不通畅,陆路只能以步行的方式通过,根本就无法通车。而在荆棘丛中更有很多毒蛇,毒虫。

  离开君子国营地,轩辕走了两天方到陶唐氏,不过他并无意进入集市,让他感兴趣的,不仅仅是龙歌等一群高手的行踪,还有另一种叫作马的动物也让他大感兴趣。

  其实轩辕也并非第一次见到马,在以前,他也见过多次,但却因为野马奔跑的速度极快,竟被它们给逃了。当然,就算轩续射杀了其中的一匹,但却只是一具尸体而已,从来都没有被轩辕弄到活的。

  轩辕这次却发现了成百上千的野马聚于山谷之中悠闲地啃草,那种感觉确有些惊心动魄。

  最为惊心动魄的却是当千百匹野马喷鼻嘶啸,向谷口和山野中奔驰时,犹如潮水一般,长鬃后飘,蹄声更是震得人心襟摇曳。

  轩辕更感兴趣的却是发现在群马之中突然多出一个人来,三十开外,灵动犹如一匹奔腾的野马。

  此人手中拿着一根长长的绳索,绳索的顶端似乎有一个套子,这群野马便是被此人所惊动。

  跂燕简直不敢张眼去细看此人被群马踏于蹄下的惨景,但此人在如潮水般的野马群中竟穿插自如,纵跃如飞。

  “那人在干什么?”柳庄惊讶地问道。

  “你们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轩辕将大弓向背上一负,对身边的剑奴诸人稍作叮嘱,身子如一只林鸟般向群马追去。

  轩辕不仅对这群野马感兴趣,对这个人也同样有着浓厚的兴趣,因为他发现这个人的目的似乎是生擒其中的某匹野马。

  马群逐渐散开,原野也更显得平阔,只有几匹野马依然奋蹄而驰,尘土高扬半空。

  轩辕狂追了十余里,却发现那人已经翻上了马背,手中依然拿着那根绳套。

  不过,一头已经套在马脖子上,那人在马背上颠簸犹如置身于惊涛骇浪中的一叶小舟,似乎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但那人依然死命地抓紧马儿的鬃毛,以稳住自己的身子。

  轩辕掠走的速度比野马的速度在短距离中要快,但他却并不欲立刻现身,因为他想看看这人究竟意欲何为。

  “噗……”那人终于自马背上翻落在地,野马发起狂来再次加速,只见那人全身犹如装有弹簧似的,一落地便迅速弹起,但野马突然加速,使他的身子一个踉跄横撞上一棵树干之上。

  那人惨哼一声,欲将绳索绕树而缠,但野马的速度太快,根本就不给他时间和机会,再次将他拖倒在地。

  那野马腿长身高,神峻之极,不过此时也似发了怒,拖着那人飞奔。

  那人似乎绝不肯松手,双手死拽着那根绳索,整小身躯在地上被拖得如纸鸢一般,偶尔以脚在某根树干上撑一下,似想阻止野马的狂奔迅速,但却无济于事,反而身子被撞得四下狂跌。

  轩辕暗暗心惊,却知道这人是想活抓这匹野马,不过看来却是难以成功,反把自己陷进去了。轩辕对这人那股狠劲给打动了,事实上这人奔跑的速度也能赶上野马,否则这十余里他也不会一直追着马后狂奔。轩辕蓦地加速,身子犹如飞鸟一般自树枝之上狂掠。

  “畜牲!哪里走?”轩辕大喝一声,身形飞投至野马的前头,阻住野马的去路。野马似乎野性大发,哪里会把轩辕放在眼里?疯狂地向轩辕没头没脑地举蹄便踏。轩辕一声轻啸,他怎会将一匹野马放在心上?身子一偏,竟一下子抓住了拖着那汉子的绳套。野马双蹄落地,一声长嘶,竟然硬生生地止步,因为它根本就无法拖动稳如山岳的轩辕,轩辕手臂上的力量何止千钧?那被拖了几里路的汉子几近昏迷,但仍死死地抓住绳套,不过此刻因绳套突住,身子不由得翻滚了两下,呻吟声中却发现立如天神的轩辕。野马见无法逃脱,扭头便向轩辕冲来,那犹如铜铃般的眼睛瞪得血红,似乎要择人而噬一般。轩辕想不到这畜牲如此凶,在那野马再次举蹄来踏之时,他双手疾伸,竟将野马的双蹄抓住。

  野马大概也不会想到自己这最有效的攻击武器竟被对方轻易化解,这更激发了它的野性,张嘴便向轩辕咬来。

  轩辕也没料到野马会有此招,不由得心中又惊又好笑,双臂一运力,竟将野马掀翻在地。

  那被拖得遍体鳞伤的汉子此刻也爬了起来,却为轩辕那惊人的神力给震住了,他还从来都没有想过有这样将野马制住的方法。

  野马一声狂嘶,背脊着地。

  “不要这样,它会死去的!”那汉子惊呼。

  轩辕可不管,他其实根本就不在意这匹野马,因为以他的武功和功力,区区一匹或一群野马根本就不算回事。

  “这位兄台不碍事吧?”轩辕扭过头来,向那汉子问道。

  那汉子身子不高,短小精悍,只着一条短裤,身上肌肉如铁,腿极粗却是生满浓密的黑毛。但这汉子并没有理会轩辕,只是抢着将绳套一头系于身边的一棵大树之上,这才不理那野马的挣扎,向轩辕感激地道:“谢谢公子相救之恩,在下并无大碍。”

  “你要抓这野马干嘛?如用弓弩岂不是快多了?

  也少受些苦。“轩辕不解地问道。

  “公子有所不知,我们正是需要活马,我们是想驯服它们做座骑,以它们的体力和速度,比那群鹿之类的定会强上许多,更比牛的速度快得多,而野马的力量更不会比牛差。因此,我们族人便想驯养这些畜牲,这才需要活捉它们。”那汉子并不隐瞒地道。

  “驯养它们?”轩辕有些惊讶地问道。

  “是的,我们族人已经花了十多年来观察这群野马,基本上已经熟悉了它们的习性,但始终无法捕捉到一匹活着的野马。今日若不是公子出手相助,大概我仍只能是空手而归了。”

  那汉子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不会吧,十多年都没有抓到一匹活着的野马?”轩辕难以置信地问道。

  “事实的确如此。”那汉子苦笑着回答道,同时扭头向那匹野马望去,又道:“它们总是成群出没,我们已有数十名族中勇士死于它们的铁蹄之下。虽然我们挖陷阱、设伏,但却无济于事,要么便是弄断了它们的腿,断腿之马自是等同于废物。”

  轩辕想不到要抓一匹野马也这么难,不过想到刚才那成百上千的野马疯狂奔走的场景,心中也有些微微震撼。在那种情况下,的确心生有力难施之感,也难怪他的族人被野马踏死。

  野马在惊嘶,但却无法挣脱绳套之缚,此刻野马似乎也意识到了轩辕的可怕,竟不敢对轩辕发动攻袭,只是红着铜铃大眼瞪着轩辕,像是在戒备着。

  那汉子望着野马心中又爱又恨,又望了望轩辕,不由开口道:“公子,这野马对你极为畏惧,如果由公子驯服它大概会事半功倍,不如这马儿就交给公子好了。”

  “我驯服它?怎么驯?”轩辕大讶问道。

  “如果公子能以武力制服它,骑上它的背而不被其摔下,直到它不挣扎之时,就表示它已经服了你,甚至终生都会认你为主人。”那汉子似乎对马性极为熟悉,无私地向轩辕讲解道。

  “哦,会这么简单吗?”轩辕有些不敢相信地又道:“让我试试吧!”

  那汉子大喜,忙将绳索解开交给轩辕,道:“公子也不能对它太过粗暴,适时而止那才是最好的!”

  轩辕接过绳索,心中涌起了万丈豪情,暗忖道:“如果连这匹野马都驯服不了,还有胜去见人吗?”

  野马见绳索解开,立刻开始挣扎,轩辕却一声长啸,飞身掠上了马背。

  *****************************************

  跂燕诸人正等得心焦之时,轩辕却已骑着直喘粗气的野马缓缓踱来,马旁却跟着刚才套马的汉子,只不过绳套此刻却在轩辕手中。

  剑奴和柳庄诸人都瞪大了眼睛,弄不清楚怎么回事。

  跂燕更是欢呼着奔近轩辕,但是却被那马儿一个喷鼻吓得倒退数步,只逗得众人又是稀奇又是好笑。

  “来见识一下我收服的座骑!”轩辕欢笑着跃下马背高声道。那马儿并不因轩辕落下马背而焦躁,只是轻轻地喷着鼻息,温驯地紧靠着轩辕。“这位是我新认识的朋友盖危,他来自盖山氏勇士!”轩辕拉过那立在马旁有些怯生生的汉子道。(注:据《山海经》记载,有个盖山国。该国有一种树,树枝树于的皮都是红色的,花是青的,名叫朱木。)盖危有些拘束地向众人点点头,却不说话。

  众人最初都见盖危那灵活的身法和奔走如疾马的速度,都不敢小看这个瘦巧而精悍的汉子。

  “呀……”一名剑士突然惨哼一声,竟自马屁股之后跌了出去,显然是被这马儿重重地踢了一脚。

  “阿虎,怎么了?”柳庄望了望那名龇牙咧嘴的剑士,奇问道。

  “这畜牲踢了我一脚。”那叫阿虎的剑士愤然道。

  “马儿的屁股是不能摸的。”盖危忙道。

  众人这才知道阿虎是心中好奇时,伸手拍了一下马屁股,这才挨了一脚,不由得哄然大笑。

  “它很凶啊!”跂燕指着那高大的野马皱眉道。

  “野性未除,当然凶喽。”轩辕也笑了起来,然后便与众人讲起刚才驯野马的经历,只让众人听得意兴昂然。

  轩辕接受了盖危的邀请,去见其族人。

  盖危似乎极为激动兴奋,因为他知道眼前的年轻人竟是名动君子国、威震九黎的轩辕,而眼前这群人更是来自君子国的高手,兼且盖危还听说过关于龙族战士的传闻,所以他显得极为兴奋。

  轩辕对这人也很有好感,只看盖危那股狠劲和不屈的韧性,便知这个人是一个极有个性的人,而轩辕更感兴趣的却是盖山氏对马性的熟悉。

 

 
分享到:
小熊睡不着4
傻瓜汉斯3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一幅
从《金瓶梅》看明朝女性内衣秀
两岸花2
魏忠贤
海的女儿
倪云林洗马图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