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九章 神谷元老

第九章 神谷元老

时间:2014/11/27 21:31:31  点击:1691 次
  元老殿巡逻之人并不如囚室那边那么多,皆因这里所住的都是一流高手,他们根本就不需要人去保护,而且高手的脾气也有些怪,并不想有人打扰他们的生活,因此就算有巡逻之人也全都是在远离这群高手的住处,因此,并没有人赶来相助老者。

  老者再逼近了几步,只要他绕过一道弯便可发现轩辕的存在,但他突然停步,似乎松了口气。因为到此地步仍未见动静,如果有人的话又怎能沉得住气?

  再加上那老者本就不敢肯定那声音是否是人为的,在号角之声的干扰之下,使他的间断准确性打了折扣。

  其实他并不知道轩辕已经准备出刀,只要他再上一步,轩辕便会毫不犹豫地出刀。

  轩辕听到那老者的房间里传来了低低的抽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便见那老者又转身向自己的房间望去,口中却咒骂道:“臭娘们,遇上老子还敢哭……”

  “凶手可能已经进入了元老殿,河边发现了木料……”敖广的呼声打断了那老者的骂声。

  轩辕心道“要糟”之时,那老者已陡然转身向轩辕藏身的地方扑来。

  那老者可谓是老成了精,只听敖广那一句话,又勾起了他的怀疑,是以这才陡然转身要看个究竟,但很遗憾的却是轩辕比他更快一步地发起了攻袭。

  轩辕想到要糟之时,便已料到老者绝对会重新转身。其实,这之间的时间差距配合得大巧,如果敖广再迟一些示警,老者便很可能已经回了屋子,但他偏偏不迟不早地在这种要命的时候扑上,使得轩辕的身形无所遁迹,这也逼得轩辕不得不出刀。

  那老者身形刚近假山之时,刀风便已将其紧罩。

  轩辕这是不遗余力的一刀,也是决定自己生死的一刀,他绝不敢有丝毫怠慢。

  那老者也吃了一惊,轩辕的刀式和这一刀所夹的强大气势让他不能不惊,而在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只是空手,以空手对利刃。

  “叮叮……”这下子轮到轩辕惊讶了,老者的手指犹如花朵一般在虚空之中绽放出千万指影,竟然点击在刀背之上,而破去这要命的一刀。

  “砰……”轩辕绝对不会给老者丝毫的喘息机会,在刀势一顿之时便已沉沉地踢出一脚,老者本来是冲扑之势,虽然发现轩辕刀势极狂,却来不及后撤,在勉强挡开轩辕刀锋之时,却无法挡开轩辕紧接踢来的一脚。

  中招后的老者冷哼着倒退,但他却没有丝毫喘息的机会,因为轩辕的刀已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紧追而上。

  轩辕的每一个动作都充盈着爆炸性的力道,老者在挨了一脚之后居然仍能够不倒,这的确有些出乎轩辕的意料之外,不过,他早知道神谷高手如云,这老者中招不倒并不值得惊奇。

  如果不是抢先一步占着先机,且以利刃之便在完全出乎老者意料之外的情况之下,能不能够占到丝毫的便宜还是一个问号。不过,轩辕根本就没有太多的机会去想,在生与死之间的抉择,也许就只是这几招之间,他不能拖,更不能浪费一分一秒的时间。

  圣母桥上的灯火更亮,也有嘈杂的人声传来。敖广诸人绝不是混饭吃的草包,极为果断地判断出凶手是进入了元老殿。

  敖广作为副总管,他有权力任意通过每一座桥抵达每一个地方,也有权力调集人马进行搜索。是以,在通报了自己的怀疑之后便立刻率人进入元老殿。

  这一切看在轩辕的眼里,但却不能使他慌乱,相反,他更为平静,心如止水。不过,他的刀更狠更辣。

  毫无花巧,平平淡淡的一刀,但却凝聚了天地间最为霸烈而肃杀的气旋破空狂劈而下。

  那老者脸色很难看,但刀气沉重得使他无法出言呼喊,而且小腹中了轩辕那沉重至极的一腿,内腑犹如翻江倒海一般绞痛,根本就没有机会呼喊,他惟一可做的便是挡。此时老者有些后悔自己的大意,也后悔自己刚才不该转身之后再回头出击,如果他没有转身面对自己的房间去诅骂房中的女人,他也不会被轩辕那一脚暗算。

  老者蓦地出掌,双掌同出,他避无可避,但,他却以双掌夹住了轩辕那狂劈而下的刀锋,这是他惟一可做的事,这是他惟一可以扳回先机的机会,那便是凭自己的功力取胜。

  当然,每一个人的算盘都是如意的,但事实是否是这样却没有谁知道。

  轩辕的刀锋的确难有寸进,老者的功力极为强霸,不过,在老者受伤在先的情况下,并不能占到多少便宜。

  轩辕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狠辣的杀机,出脚!

  “砰砰……”老者显出一丝狞笑,这次他绝不上当,轩辕出脚他也出脚,两只脚在虚空之中以极快的速度连击十数下,但依然争持不下,不过老者狞笑也只是持续了那么一瞬间,因为他已经死了!

  “呀……”惨嚎之声惊动了元老殿,到死之时,那老者方始看清轩辕的面目。他不该忽视了一件东西,一件致命的东西——剑!

  是轩辕的剑!老者挡住了轩辕的刀,挡住了轩辕的腿,但却忘了轩辕比他多一只空闲的手。

  这一切全都在轩辕的意料之中,没有丝毫的意外和偏差。不过,却用尽了轩辕所能用的所有杀招,而且是在出其不意地击伤了对手的情况下才能够使这一剑致命。

  轩辕知道,如果两人是在正常情况下决斗,鹿死谁手还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砰……”轩辕又补一脚,将老者的尸体踢入黑暗的角落,他必须快速离开这里,老者的惨叫已经惊动了所有人,此刻的他便犹如过街的老鼠,惟一让他感到庆幸的——这是个夜晚。

  ※※※

  当敖广赶到惨叫之声处时,却只见到那老者的尸体和地上的一滩血迹。

  “是剑伤,透穿心脏!”一名汉子迅速向敖广汇报情况。

  敖广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目光向黑暗处扫了一眼,却只黑乎乎的一片,并无凶手的踪影。

  “给我搜,大家小心些,能杀死费老的人绝不简单!”敖广的护卫吩咐道。

  “加紧两边桥头的守卫,绝对不能放过凶手!”

  敖广冷冷地吩咐道。

  “呀……”敖广的话音刚落,远处又传来一声惨叫,使得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是曲和桥!”有人惊呼。

  敖广身形已如夜鸟般向客卿殿方向的曲和桥掠去,他身边的护卫也极速随行,他们绝对不能放过凶手!杀死费老,这绝不是一件小事,无论是小事还是大事,让凶手潜入神谷,这本就是一种极大的失误。

  ※※※

  “轩辕!”敖广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那的确是轩辕,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的轩辕。

  敖广曾去囚室外望了轩辕一眼,隐约间,他依然见到轩辕卷缩在地上,只是看门的阿铁不见了。是以他并没有想到凶手会是那功力尽失、形同废人的轩辕。在他的心中,功力尽失的人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恢复,今日中午他还见过轩辕,那绝对是一个功力尽失之人的模样。是以,他根本就不会在意轩辕这个废人,也便没有打开囚室看清楚。他当然想不到轩辕已经杀了阿铁,并与阿铁换上了衣服,将阿铁的尸体反锁在囚室之中。阿铁的个头本比轩辕小,敖广见了,模糊之中自然以为是轩辕怕冷而蜷缩着身体。他做梦也想不到轩辕会借桃红而恢复功力,且越狱而逃。

  此刻,敖广吃惊,认识轩辕的人都感到吃惊,这的的确确是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轩辕已经击杀了守在桥头的八名剑手,他在这种时候已经没有任何考虑的时间,必须在敖广未下达封桥命令之时闯桥,否则他连一分活命的机会都没有。

  轩辕自然不想这样,是以,他不顾一切地闯桥。

  轩辕看见了追来的敖广,他笑了,终是比敖广早一步,虽然前途莫测,但他终是多了一分活命的希望。

  “呼……呼……哗……哗……”轩辕在穿过曲和桥之时,竟将桥板踢入河中,只留下几个空桥礅立在水中央。

  “杀……”轩辕根本没有松气的机会,在这一条河边,每隔一段都有哨口。是以,轩辕一开始向曲和桥进攻之时,行踪便被发现,只是那些人相信曲和桥上守卫的剑手的力量,并没有多大的骚动,但是当轩辕杀开血路闯上曲和桥中间时,那些哨口的守卫便开始意识到这是一个绝不简单的敌人。

  的确,轩辕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敌人。八名剑手有三人被挤入河中,五人死于轩辕的刀下,虽然轩辕也受了伤,但相较起来却是轻微之极的小伤。

  轩辕一声闷哼,刀锋化为千万道虚影,犹如一只全身长满刀锋的刺猬,撞进涌来的神谷战士之中。

  “杀”是轩辕惟一的选择,也是他惟一的出路,就算死,他也要尽可能地多找一些人陪葬。生与死在这个时候显得极为不重要。

  “叮叮……呀……”兵刃撞击声、惨叫声在那摇曳不定的火把光亮映衬下,一切都显得那般惨烈和残酷。

  轩辕也不知道自己中了多少剑多少刀多少枪,但他知道自己已是浑身浴血,有自己的,有敌人的。

  一路走一路杀,轩辕也不知道自己怎会身具如此强大的耐力和斗志,像是一只根本不知道痛的怪物,更杀红了眼睛。

  敖广也为疯狂的轩辕而惊骇,但他知道轩辕还有最可怕的剑法没有使出来,如果轩辕真的领悟了那招“同归于尽”,那将会是怎样的一种结果呢?他不敢想象,甚至心中生有一丝惧意。

  不仅仅是敖广自己有这种想法,他身边的护卫也全都心中充满了阴影,以至于见到轩辕这种疯狂的搏杀而忘记了追袭。

  “阻我者死!”轩辕一步一挥刀,刀势如奔雷,简单明了,毫无花巧,但却生出了犹如千军万马厮杀的惨烈气势,挡者披靡!而轩辕对于斩向自己的兵刃竟似不闻不问,不过,真正能攻入轩辕刀势的人并不多。

  “杀……杀……杀……”轩辕狂吼三声,三刀犹如疾电破空,杀开身前的最后两名挡路者,身形如鬼魅般涌进一片松林之中。

  敖广这时才醒悟,大吼道:“追……”他身边的追兵只有几人有能力跃过断桥,借立在水中的石礅过桥。

  ※※※

  跌跌撞撞中,轩辕的脑子里依稀记得桃红的那张地图,可是眼下他却糊涂了,他已经奔行了好久,竟仍然未见到地图上所标的出口,反而似乎只是在原地打转。

  越想越不对劲,轩辕那杀得发热的脑子遥渐变得清楚。此刻并没有人追来,这绝对不合常理。

  难道敖广愿意这样放过自己?难道这里便已经摆脱了九黎族人的追踪?那这里是哪里?

  轩辕心中很明白自己绝对还是在神谷中,绝对没有摆脱神谷中高手的追捕,只是为什么没有人来追自己呢?轩辕越想越心寒。

  轩辕仔细打量着周围的一切,他依稀记得这是他刚开始走入的地方,一路的血迹告诉了他这一点。也就是说,他这一路的奔跑全是白费,只是在原地打转。

  这是为什么?

  四周静得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呼吸显得极为粗重,空气之中似乎压力越来越重,轩辕手心渗出丝丝冷汗,他握紧了刀把,却闭目凝神倾听,但传入他耳中的却是北风的呼啸之声,没有一点人声,犹如漠外的风沙奔涌的声息使他的思绪有些混乱。

  这是什么鬼地方?轩辕努力地在脑中回忆着自己此刻存身之处在那副地图上的位置。突然问,他脑中一亮,记起了这片地方在地图之上根本就没有标名字。地图之上有几块空白,桃红并未为其标上名字,而他此刻所在的方位正是那几块未标名字中的其中一块。

  轩辕心头发凉,桃红为什么不为这块地方标上名字呢?这又是什么地方呢?这之中究竟有什么玄奥之处?轩辕一边为自己止血,一边小心翼翼地向林子深处行去,走了约摸一盏茶时间,他发现自己竟又回到了起点,于是再试,可无论是横走竖走,都只是同样的结果。轩辕禁不住有些沮丧,他从来都没有折灭过的信心,这时候竟然大打折扣,一阵疲惫也随之袭上了他的心头。

  轩辕的目光落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上,血迹殷殷,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受了多少伤,流了多少血,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没有一处伤口是致命的。

  值得庆幸的是在客卿殿中并没有多少高手出击,如果刚才自己仍滞留在元老殿中,只怕那里的众多高手早就将他撕成碎片了。

  轩辕露出一丝苦笑,虽然侥幸闯过了元老殿,却被困在这片林子之中,迟早总不免一死,结果都是死亡,根本就没有任何分别。

  刀锋似乎已经变钝,更生出许多缺口,如果再战,这柄刀也不知道还能够承受多少击,刀锋之上血迹斑斑,轩辕以衣袖轻轻地将之拭净,静静盘膝而坐。在无法走出树林之际,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恢复功力。

  大概一炷香之后,轩辕感觉自己恢复了一些体力,于是继续前行。忽然,轩辕脑中灵光一闪,眼睛扫过一路走来的林间小道,心中大喜。

  地上并没有血迹,不错,地上没有血迹,虽然这里和最初的景物一模一样,但是却少了血迹,这地方并不是刚才所坐之地。这一路之所以没有血迹,是因为轩辕已经止住了身上的流血,也就是说自己并未走重复的路。只是最开始时由于头脑昏沉才会慌不择路地乱窜走了许多重复的路,抑或,那也不是重复的路……想到这里,轩辕不由得信心大增,选好方向,也不依树林之中所设的小路,直接自林间横插而过,这次轩辕学了乖,以刀在树于上留下记号,遇到荆棘便自树干之上翻越而过。

  走不多时,又出现了一条同样的小路,所有景物一模一样,如果不是轩辕留下了那个记号,他还真以为自己又回到了原地。不过他知道,这是新的一条一模一样的路,只是一种迷惑人的方式,使人形成一种走来走去又走回来了的假象。明白此点后,轩辕信心倍增,又同样地在树干上留下一个记号,再以同样的方向径直前走。

  这片林子并不如轩辕想象中的那么大,行不多时便找到了边界。因为轩辕已经听到了人声,他不得不佩服布设此阵之人的智慧,这种阵式是以一种环环相扣的双复环的形式,使得行入阵中之人形成一种永远也走不出阵式的错觉,而使精神陷入崩溃的边缘,甚至崩溃,然后再任其宰割。

  设阵之人对人性的理解绝对是极为深刻的,轩辕虽然已走到了阵式的边缘,但仍有些心有余悸之感,想到其他几个未标名字的地方是不是也设有同样的阵式,或者是更为可怕的阵式呢?这些当然不是轩辕所能知道的,但他也不想知道,经此一劫,他再也不想去探这劳什子阵。

  “你很聪明,居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破这座松林大阵,难怪连帝十和白虎也会栽在你的手中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似乎响在轩辕的耳边,使得轩辕差点没吓一跳。

  轩辕手心微紧,抓紧手中的刀柄,他发现了自黑暗中走出的人。

  杀气使得林间气压陡增,空气变得沉闷至极。轩辕只感到来者犹如一堵伟岸的高崖,气势之强,让人有种无法攀越之感。

  轩辕的手心渗出了丝丝冷汗,并非全因为黑暗中走来的人,而是因为他竟不知道是如何暴露了自己的行藏。轩辕并不害怕高手,虽然他很年轻,但并非未见过高手。神龙潭边,神奇乎至歧富和鬼三,以及“青云剑宗”的青云,都是不可一世的绝世高手,眼前之人的气势虽烈,但并不会比青云和鬼三之流更厉害。轩辕只是不明白为何对方会这般清楚自己在黑暗中的位置。

  “不过,就算你能闯过松林大阵,也逃不过我的手心,你只好认命吧!”那人与轩辕相距两丈而立,声音极冷。

  “你,你是什么人?”轩辕有些疑惑,但他却知道,这将是他在神谷所遇到的最为可怕的对手。

  “你便叫我帝恨好了,我不怕你死后去地府中告我的状,说吧,你想怎样一个死法?”

  自黑暗中走来的人冷漠地道,口气狂傲得紧。
 

 
分享到:
2令人叫绝的乐师
武则天当年处死唐玄宗生母的恐怖手段
揭秘古代女性如何使用卫生带
唯一让曹操伤感落泪的女人
有典谟 有训诰 有誓命 书之奥44
感遇·其一 张九龄3
光武兴 为东汉 四百年 终于献67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