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十章 郎氏三雄

第十章 郎氏三雄

时间:2014/11/24 21:06:11  点击:1652 次
  这场突然的变故并没有结束,虽然这群九黎人几乎一个都没有漏掉,但轩辕却不得不布置下一步的行动——那就是伏击神谷赶来的箭手。

  奴隶兄弟在这场动乱之中也死伤了百余人,但仍有七百之众,比之某些部落或氏族更具实力。不过,这群奴隶们有一小半人体质极差,那是由于过度劳累和饥饿所致,那死伤的百余人,有大半是因为体质太弱,行动不利落,而剩下的七百余人中,又有两百多人体质不好,算得上强悍的只有四百多人,但这绝对不是一股小的力量。

  在这四百多人中,几乎都是曾经在野外生存的好猎手,或曾是某些部落的勇士,这些部落有的仍存在,有的没落,有的甚至被九黎人给灭掉了,反正这些人全都是受尽了九黎人的欺辱,有着极深的怨恨,如今有了这个雪恨的机会,他们自然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贰负伤势甚重,郎氏三兄弟和轩辕及十多名在奴隶兄弟中稍有影响的人组成一个临时的首脑会,安排一些临时性的决定。

  轩辕知道,在这个陌生的地方,欲立下足,并将在强大的敌人手底下生存,那便须将这群乌合之众的奴隶以最快的速度组织起来,变得有组织、有纪律,这样才能够作出最有效的攻击,将所有的战斗力发挥到极限。而要将这群奴隶兄弟们组织起来,便必须给他们一个明确的任务和行动方向,包括作战、后勤、救援,然后再在这几个环节之中分出若干的细节,而每一个细节由一个人去打理,去负责。同时每一个细节的负责人又直接听某个环节总负责人的指挥,当然,这些负责人都是由奴隶兄弟们自主推选出来的。

  这之中的过程只花了半炷香的时间,而这一刻轩辕已与郎氏三兄弟领着两百名配有强弓的奴隶兄弟伏于谷地的入口,更在谷口附近的密林之中也伏下了箭手,而这一切,便是为了对付自神谷赶来支援九黎人的箭手。

  神谷,轩辕已自伍老大的口中得知。轩辕并没直接参与这次的伏击,他只是在谷口附近的一间小木屋中审问伍老大,在他这个位置,随时都可以对谷口进行支援。

  伍老大的确没有想到会有这样的一天,而且事情来得如此之快,仿佛只是做了一场荒唐的梦,但他知道这不是梦,而是事实。

  一切的变故似乎在突然发生,又在突然间结束,这或许跟他这些年来安逸的日子过惯了有些原因吧,使他失去了往昔应有的警觉,这才使得潜伏的危机未能很好地解除,而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成了致命的。

  轩辕并没有以酷刑相逼,只是向伍老大说了句话,而这句话使得伍老大方寸大乱,因为伍老大珍惜生命。

  轩辕只是向伍老大道:“我可以放了你,放你一个人离开这里,不仅送你离开这里,还会将你送到九黎本部!”

  伍老大的胜色变得无比难看,如果是在往日的任何时刻,有人用这样的话来威胁他的话,那伍老大一定会笑这人是个疯子,只有疯子才会说出如此好笑的话来,但这一刻不同,绝对不同!

  伍老大很清楚九黎族人会怎样对待他,会怎么去看待今日这件事情,如果这一刻他回到九黎本部的话,即使有一百颗脑袋也不够砍,他的确大失职了。

  数百兄弟的死亡,奴隶们宣宾夺主,风扬被擒,而只有他一人活着回到九黎族,别人会怎么想?何况他的妻儿此刻已经在轩辕的手中,无论如何,九黎部绝对不会放过他,除非他也死了,而轩辕正是看穿了这一切。

  伍老大不想死,那就只有一条路可以走,向轩辕投降,诚心诚意地帮助轩辕击退九黎部人,否则的话,他和其妻儿惟有死路一条!

  伍老大是一个绝对不能坦然面对生死的人,因此,他宁可出卖族人,也绝对不会出卖自己和家人。

  哪怕到头来仍不免一死,但多活一阵子总比少话一阵子强。

  ※※※

  “阿轩,伍老大要见你,他说让你快去!”一名奴隶兄弟匆匆奔到轩辕休歇之处,呼道。

  轩辕向贰负笑了笑,道:“我知道他一定会屈服的。”

  贰负对轩辕的判断此刻几乎不想多加怀疑,从一开始,他便看出了轩辕绝对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而这短短一个时辰之间,轩辕的每一个决定,每一句话,每一次分配,都显得那般沉稳而有序,这是一个与其年龄绝不相称之人拥有的智慧,倒像是一个历尽千百战的无敌战将。那在瞬间就将乌合之众的数百奴隶兄弟变成有组织,更充满生机的一个整体,其才能的确让人不容置疑。

  奴隶兄弟们自然不全都是盲目的,同样看出了轩辕的特异,因此,在推举首领之时,便推举了轩辕和贰负,由这两个人共同主持奴隶兄弟的所有事务,而这些人也心甘情愿地受两人指挥。

  这是一个崇尚英雄的时代,而轩辕在他们的心中便如同英雄,如果不是轩辕和贰负,他们绝对无法再想重获自由,可以说他们的自由是由轩辕带来的,不管轩辕的过去如何,此刻绝对是他们心中的英雄无疑。

  轩辕也明白这是一个重视英雄和武力的年代,是以,他自一开始便表现出超卓的武功和智慧,因为他需要借助这支意外得来的力量,帮他完成未完成的任务,甚至是为将来自己的基业打下基础。

  自从懂事的那一天起,轩辕就没有甘于平凡过,在别人急于表现自己时,他就在思索,在不断地充实和壮大自己,因为他很小就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父亲的遗腹子,更是有侨族老族长的孙子,因此,他绝对不能甘于平庸,他要成为有侨族的新一代族长,甚至是有虢、少典诸族的总族长。

  轩辕看不起族中那些自命英雄的勇士,因为这群人的目光似乎只能看到自己身上那微弱的光环,而忽视了自身的渺小,并自以为是地标榜自己,甚至趾高气扬地评判别人,却从不知道思索这神秘世界和生命的真义。他认为那群自命英雄的勇士只不过是思想已经麻木不仁、值得同情的群体。是以,轩辕喜欢独自静静地思索,以一个旁观者的身分去冷眼看世人,但又以一个投入者去构思自己的将来。

  有侨族中的许多人都不明白为什么最美的女子蛟幽会爱上一个从不喜欢表现的轩辕,而有虢族的娇女雁菲菲也会暗恋上轩辕,这对于许多人来说,都似乎是那么不可思议,但对于轩辕来说,这却是意料之中的事。就因在一群平庸的人当中突然多出了一个智者般的另类,这样反而使之更为突出,更具吸引力。

  此刻,轩辕再也不受外界的牵绊,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主宰自己的生命,他又怎肯放过每一个任他表现的机会?在奴隶营中的几天中,轩辕每一刻都在思索着一些过去从未想过的或过去想过经历过的事情,又如何去面对将来的一切,他在构想着,甚至想出了近百种可能性和方法。是以,这一刻他感到信心百倍。

  当然,伍老大拉他去做人肉沙包,风扬的出现这是个绝对的意外,也是个最好的际遇,甚至连轩辕也在惊讶何以这么好的机会竟如此轻易地出现。不过,这并不影响什么,因为他已将这个机会化成了战果,一个极为圆满的战果。而这一刻,他即将去见伍老大,要把这个战果扩展到最大,也只有这一刻,轩辕才会对未来充满了绝对的信心。

  也许,这个信心有些虚妄和空洞,但充满信心并不是一件坏事,只要不是盲目的,而轩辕也绝对不是一个不考虑实际、盲目自大的人。

  ※※※

  “快调人去望风崖!”伍老大神情极为紧张,有些急迫地向轩辕大声道。

  “调人去望风崖?”轩辕刚踏进屋子便听得伍老大这声莫名其妙的呼叫,不由得反问道。

  “不错,快调人去望风崖,巡察使可能会自那边派来高手顺长藤而下!”伍老大急切地道。

  “巡察使是什么人?你怎么知道?”轩辕神色微变,冷然问道。

  “他叫叶帝,乃神谷中的贵宾,他们定已经知道这里所发生的一切,而且在神堡之中定有人早已赶到了神谷,巡察使定然猜到我们会在这谷地入口埋下伏兵,那么他必会选派高手自望风崖顺藤而下,然后再来个里应外合,那时咱们死定了!”伍老大说到叶帝之时,禁不住脸色都变了。

  轩辕的胜色也变得很难看,他没有想到叶帝居然是九黎部的巡察使,而且还在这里出现了,他自然明白叶帝有多可怕,更知道伍老大不会说假话,因为伍老大并不知道自己与叶帝交过手,而此刻伍老大将叶帝这个秘密都说出来了,也就是说他不会再有什么隐瞒,真的是完全投降了,否则单只泄露叶帝的行踪和身分,便足以让族人定他的死罪。

  “好,我相信你!”轩辕伸手在伍老大那肥硕的肩头拍了拍,又道:“我不会亏待你的,依然会让你为我打理一些事务,就看你今后如何去表现自己,如何去约束自己,以缓解与我的那些兄弟间的关系了。”

  伍老大没有想到轩辕这下子竟变得如此亲切,而且给他如此承诺。

  “速去调集一百名弓箭手伏于望风崖下,再准备好绳索,最好将他们当作烤乳猪来烧着吃!”轩辕向郎三吩咐道。

  “阿轩是说以火攻?”郎三立刻意会轩辕的意思,反问道。

  “不错,迅速带好柴草与火种,我记得那里有片已经很荒芜的灌木丛,只要见到有人下来,我们就放火大烧一气!”轩辕狠辣地道。

  伍老大一愕,神色间显出一丝喜色,他刚才在急切之中竟没有想到以此法对付前来偷袭的高手。也的确,如果采取火攻的话,就会省了许多人力,更会让这群高手无路可逃,伍老大也不得不佩服轩辕的机智。

  “你怎么会知道那里有一片荒芜的灌木丛?”郎三似乎一点印象也没有,不禁问道。

  “有的,那里确有一片灌木林,如果烧了那里,不会影响这边的,因为中间是一大堆石头墙,树木已被砍光!”伍老大肯定地补充道。

  “我这几天已将这里的每个地方都看过一遍,也仔细研究过,我保证他们有来无回!”

  轩辕自信地道。

  郎三讶异地望了望轩辕,对轩辕的话确实表示万分的惊讶,但见轩辕如此自信,也就不再多问,既然已经吩咐得如此清楚,剩下的便是如何去实行了,有这剩余的数百人力,这件小事当然会很轻易地解决,是以郎三很快退了出去。

  伍老大却惊讶至极地望着轩辕,此刻他才明白轩辕似乎是有备而来,他在这里做了如此多年的总管都未曾仔细研究过这里的每一块地方,而轩辕只不过来此四五天时间而已,竟将这里的每一块地方都研究过,实在不能不让人吃惊,而且脱口便说出了一个对敌的方法,越是了解轩辕越觉得他有些高深莫测。

  伍老大没有说话,心中却在暗忖:“希望自己的决定不是错误的!”此刻的他自然希望轩辕越厉害越好,最好是厉害到能与整个九黎族相对抗,这样他才能够真正地保住自己和家人的性命。

  “如果今日能够败敌退敌,便记你第一功,我会让众兄弟接受你,不再计较你过去所犯下的罪孽,但你必须洗心革面,好好地珍惜自己的生命!”轩辕冷冷地道。

  “谢谢你,我会的,不过,那个叶帝的剑法快得。”

  “你不用担心,我曾与叶帝交过手,他并不能胜我!”轩辕漠然地打断伍老大的话道。

  伍老大一呆,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轩辕,但又知道轩辕并没有必要说谎,而且,轩辕的武功本身也是惊人至极。对于他来说,也只能用高深莫测去形容,只是他始终不明白轩辕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

  轩辕见伍老大如此望着他,不由得悠然一笑,深深地注视着伍老大,突然道: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伍老大一愕,似乎没有想到轩辕的语气变得这般平和,不由道:“你问吧,我既然已经决定跟着你了,那只要我知道的事情一定会奉告的。”

  “很好!”轩辕微微顿首道:“我想知道被你们所擒的圣女凤妮和施妙法师诸人现在哪里?”

  “圣女凤妮和施妙法师?”伍老大奇问道。

  “就是那群自共工集乘大木筏赶到这里的一群人,其中有四名女子。”轩辕补充道。

  “哦,那群人在两个时辰前才被解走,此刻大概已经离这里有四五十里路了。”伍老大突然明白了轩辕所指,如实地道。

  “什么?”轩辕大惊,脸色疾变道。

  伍老大不知道为什么轩辕如此吃惊,也不知那些人又关轩辕什么事,只好定定地望着轩辕,并不发表意见。

  开辕的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圣女凤妮诸人在两个时辰前仍在这里,可是此刻却走了。只有一步之差,如果这场变故早发生两个时辰的话,他就可救下圣女凤妮诸人了,是以轩辕有种被上天戏弄的感觉,似乎命运与他开了一个大玩笑。

  “如果此时追上去会不会还来得及?”轩辕认真地问道。

  “你要追上去?”伍老大吃了一惊,问道。

  “不错!”轩辕坚决地道。

  “我想如果想在途中截住他们的可能性极小,只怕等我们追上的时候,他们已经到了本部,到时候以我们的力量只会是羊入虎口,即使倾我们全部的力量也是无济于事,何况我们还要应付神谷的高手。”伍老大肯定地道。

  “如果他们在路上遇到了一些事情有所耽搁呢?”

  轩辕又问道。

  “那种情况也微乎其微,因为圣女凤妮和施妙法师似乎是一群极为重要的人物,押送他们的人每一个都是族中的好手勇士,每一人都不会比少主……哦,不,是风扬身边的护卫逊色,而且有五十多人,这种力量本就很强,再加上白虎神将,那简直是不可能受阻……”

  “我是说万一他们受到了阻击呢?”轩辕有些希翼地打断伍老大的话头问道。在他的心中,哪怕只有百分之一的希望,他也不会放过。轩辕自然知道,如果让他们将圣女凤妮等人押送到九黎本部的话,那么便是真的一点希望也没有了。以九黎本部的实力,即使聚集了奴隶兄弟的所有力量也没有丝毫作用。

  “那样的话,倒有可能赶上他们,因为有一条近道可以比他们早一步到达本部,但必须是他们在路途耽误了一个时辰左右,否则的话,仍是无济于事。”

  伍老大无可奈何地道。

  轩辕的脑海之中似乎有些混乱,他不知道是不是应该赌上一赌,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白虎神将会不会在路上多呆一会儿,这是一件很矛盾的事情,如果他决定去赌的话,很可能这边会出事,而且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白虎神将的对手。

  白虎神将曾与轩辕交过手,轩辕绝对不敢轻估这样一个对手,他甚至没有把握可以胜过白虎神将。那次他是与花猛联手出其不意,这才伤了白虎神将,但这回可能是自己一人对敌,而受到众敌的环攻,不说救人,就是那五十名九黎族的勇士就不是以他一人之力所能够对付的。

  “这些人是跟风扬一起来的,不过走的时候风扬并没有跟他们一起走,只是想在这里玩一阵子,事情这才会发展成这样……”

  轩辕并没有听进伍老大的话,心神却飞到了圣女凤妮和猎豹众兄弟身上去了,他并不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花猛、猎豹诸人都可算是他的好兄弟,虽然圣女凤妮有着绝世的姿容,也曾让他暗自动心,但轩辕却并不认为那是一种爱。如果说爱,对蛟幽、雁菲菲,那才叫真正的爱,那是因为他自小与蛟幽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与雁菲菲也曾是儿时的伙伴,他更对雁菲菲那种伟大而高尚的情操所折服,因此,他是真心深爱着那两人。

  当然,轩辕绝不介意以任何手段得到圣女凤妮,因为他若能得到圣女凤妮的话,那在有熊族中便可以占得一席之地,甚至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而有熊族是多么的强大,如果能拥有有熊族的力量,那不用说有侨、有虢及少典等族,他甚至可以让许许多多的部落臣服。

  只有让各个部落都统一起来,这才会减少部落与部落间的争斗……当然,统一所有部落的真正目的,连轩辕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他却知道,当他拥有要统一各部落念头的时候,正是与歧伯相处之时,或许这种思想正是歧伯灌输给他的。不过,事实是不是如此,他也记不太清楚了,或许是,或许不是,可这些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已经有了这种思想,而他知道各部落的和平与统一是联系在一起的,也是一件十分伟大的事情,更会造福后代……

  这是谁的思想?轩辕也不知道,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会产生这种从来都没有过的思想,或许真的是歧伯将一种意念灌输给了他。
 

 
分享到:
2面条人的故事
1面条人的故事
1怕冷的小女巫
1好沙发不怕坐
2机智的小猴
1机智的小猴
2池塘蛙声
1池塘蛙声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