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六章 身陷囚笼

第六章 身陷囚笼

时间:2014/11/24 20:43:13  点击:1831 次
  “你,你,你……给我过来!”一个硕壮如牛的汉子一脚踹开木棚的门,趾高气扬地喝道,手中的皮鞭在空中抽得“啪啪”作响。

  这是奴隶所居的木棚之一,所有的奴隶们的手脚都系有铁镣,虽然不是很粗,却也无法挣脱。

  听到鞭响,众奴隶们忍不住全都打了一个啰嗦,那瘦骨伶仃的样子如芦柴棒似的,不自觉地缩了缩。

  轩辕并没有死,在这个奴隶所居的木棚之中,他竟也是手脚系了铁镣的其中之一。

  轩辕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到这里来,但他醒来的时候,便有人将他送到这里做苦力。那时候他的伤势仍没有好,所做的事情却累得他伤口迸血。

  他成了奴隶的一员,只是他记得在昏迷之前还隐约听到了叶皇的叫声,可是醒来时却没有看到叶皇,手脚之上反而多了铁镣,这使他吃惊不小,但在那种环境之下,他明白挣扎是全无用处的。因为他身边的敌人极多,没有神剑在手,又如何能凭套着镣铐的双手打败这么多人呢?何况还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他不知道叶皇怎么样了,但想来定是出了什么事故,而此刻他身上又有伤,惟一能做的就是不去想烦心的事,尽快调养好身体。轩辕绝对不想死得太早,对于生命,他还是极度珍惜的,虽然弄到了这种地步,但他仍充满了信心。从小到大,他从来都不会怀疑自己的力量,因为他是有侨族族长的孙子,体内流动着不甘平凡的血液,尽管轩辕在族中很少在大众场合下表现自己,但那只是他的一种策略,为了达到目的一种策略。在内心深处,轩辕还是不甘于平凡的,是以,他会抓住每一个机会,包括在有邑族中也是一样。而保护圣女,这绝对是一个机会。

  轩辕自然知道祖族的存在,有侨族中的几位祭司便是来自祖族。可见祖族在各分支的部落之中有着多么高的威信,如果他能护送圣女回到祖族,那他将成为英雄,成为祖族的英雄,成为所有分支部落的英雄,那时候只要能好好把握机会,别说是得到有侨族族长的位置,连祖族的权力也可分享过来。因此,轩辕十分珍惜这次护花的任务,只不过,却没想到事情弄成了这样。

  当然,这不能怪轩辕,轩辕也不会承认是他出的错,这之中的一切变故实在太多,并不是他一人之力所能够解决的。因此,轩辕依然对自己充满信心,只要自己仍有一口在,仍然活着,希望便一定会有的。

  这一路来,也让轩辕学了很多东西,成长了很多,这次之所以出现这样的失败,皆因自己的力量太过单薄,如果能有更多的人由自己指挥的话,相信也不会出现这样的失败,也不会每一次都处在一种绝对的劣势,更不会仓皇逸命,这让轩辕明白团结的力量是多么强大。

  轩辕不知道叶皇怎么样了,是死是伤,他不敢去多想,那样会影响情绪。如果已遭不测,想得再多也没有用,如果依然活着,自然不用担心。而眼下他最应该做的就是弄清身在何处,如何才能够逃出去。

  轩辕在醒来的第二天,便已经弄清了这是哪里,当他清楚这是哪里时,却不想走了。

  当然,并不是说这里是天堂,是温柔乡,相反,这里可以说是地狱,是鬼域。这里的人每天都在皮鞭下生活,每天都只能够干一些只有牛才干的苦力,搬石头、垒墙、挖坑、砍树……

  这是一个奴隶营,当轩辕第一步踏入其中时,便知这里是奴隶营,而且知道自己也将成为奴隶的一员。

  然后,他看到了一处大湖,湖心有座岛,岛上一座石头砌咸的堡垒看上去极为雄伟……

  就只看了这么多,轩辕便不想再走了,他觉得并没有离开这里的必要。

  因为这正是他和叶皇在山头之上俯望到的那个巨大奴隶营地,且他和叶皇曾经想要混入其中,可是这一刻竟鬼使神差地让他来到了这个地方,连他自己都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这当然是件好事,对于他来说,这件事情的确不坏。至少省了他许多心思,免得考虑将如何混进来。

  在这奴隶营中,度日如年,极为难熬,轩辕虽然极力干活,但还是挨了三鞭子。当然,这大概是奴隶营中之人挨鞭子的最少记录。轩辕这样拼命的干了一天,伤口进裂过一次,只因在这里面看管奴隶的人都是没有人性的人,根本就不管轩辕是否受伤。所幸,轩辕的体质特异,竟然撑过来了,而且伤口还迅速结了疤。

  当然,新来到这里的奴隶,又是受了伤的,多少受到奴隶同胞们的怜惜。但这种怜惜却是无可奈何的,只是为又一个陷入苦难深渊的人尽一点心意而已,根本就没有一点实际作用。

  苦干了三天活,轩辕竟发现自己的内伤已经全都好了,而且体内的功力似乎更增进了一层,存于丹田之中的气息竟能够有小小的流动。这的确是一个好的兆头,这就说明,他在这次重伤之下,体内的潜能不自觉地被激发出来,慢慢地转化为内力可以自由支配。

  这个发现使轩辕更充满了希望,至少,他找到了将体内龙丹真气化为己用的一个方法,那就是不断地借外力来刺激它。而且他还发现,每次自己累得快要虚脱之时,丹田之中的气劲就自动补至全身各处,使他不但没有疲劳感,而且更为精神,更觉功力倍增,这种奇异的现象不用猜也明白是龙丹在起作用。

  轩辕在奴隶营中住了几天,便很快与这群奴隶兄弟建立起了感情,患难之中,是最容易相处的。而轩辕又是有心与这群奴隶打成一片,自然很轻易地建立起相互信任的关系,而这一刻那粗壮如牛的汉子所点的几人,正有轩辕在其中,另外几人却是轩辕新结识的几位难兄难弟。

  另外几人看上去比轩辕瘦多了,但精神并不差,虽然是在受苦受难中,但却并不掩其铮铮傲骨。

  这是轩辕最先发现的几个身手不错的人物,个子最高的叫贰负,虽是奴隶,但在这群奴隶兄弟中的声望并不小,便是监管奴隶的人也不想太过得罪贰负。

  这群监管奴隶的人当然不想奴隶们弄出什么乱子来,所以对贰负还是极为客气的。

  另外三人乃是贰负的生死兄弟郎氏三兄弟,郎大、郎二、郎三!

  轩辕之所以能与这四个人关系搞好,是因为这几个人最先向他表示关怀,不知道自哪里为轩辕弄来了伤药,这便使轩辕很轻易地结识了这四人。

  木棚极大,但却很脏,百多人挤在一个大木棚之中,里面的味道说有多好闻那是在讲笑话,在这几天之中,轩辕倒也适应了这里的气味。

  轩辕跟在贰负身后站了起来,大木棚之中立刻鸦雀无声,众人目光全都向他们投来。不过,大木棚的人并不多,因为此时正是吃午饭的时候,大多数人都在外面就地吃,只有少数人不想在外面受冷风吹袭,也不想在那些监管之人虎视眈眈之下吃饭,是以轩辕和贰负几人便入了木棚。

  郎氏三兄弟也放下碗筷站了起来,贰负却淡淡地问道:“不知伍老大有什么事吩咐我们干呢?”

  那壮汉一笑之间露出一嘴的暴牙,还有些肉沫夹在牙齿缝间未挖出来,那五官因为这一笑,几乎都挤到一块儿了,看了让人直叫恶心。不过,他的笑有些古怪,说话也有些神神秘秘的。

  “你们几个跟我来就是了,我们少主人想见你们,说不定少主人一高兴,就会免去你们奴隶的身分呢,这么好的机会,你们要不要?”伍老大依然面带那种怪笑道。

  贰负和轩辕几人对视了一眼,贰负的脸色却变得有些难看,轩辕并不知道伍老大所说的少主人是谁,也不明白为什么贰负听了这话后竟会色变。平时贰负千活再累再苦也不会有半点心慌,但此刻的表情实在让轩辕感到意外。

  “为什么要把这个机会让给我们?我不想要,你送给别人吧。”贰负一口回绝道。

  伍老大“桀桀”怪笑两声,那双被肥肉挤得快眯成一条缝的小眼射出两缕比野狼更凶狠的目光,不紧不慢地道:“如果你愿意让你的兄弟代你去玩玩,我并不反对!”

  贰负神色一凛,咬了咬牙,向轩辕和郎氏三兄弟及木棚之中的众人扫了一眼,愤然道:

  “好,我去,但他们根本就不必去,就让他们留在这里吧!”

  “贰负!”郎大急忙道:“你不能去,就让我代你去好了,你身上上次所负的伤还没好……”

  “郎大!”贰负瞪了郎大一眼,大声叱道。

  郎大一呆,立刻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急道:“可是,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伍老大,就让我一人去好了,他们留下!”贰负沉声道。

  “好,讲义气,你考虑好了?”伍老大目光之中尽是鄙夷之色,在他的眼中,这群人与畜牲无异,根本就没有人格可言。不过,他并不想惹怒贰负,因为他知道,如果惹怒了贰负,虽然此刻贰负镣铐加身,但仍能够杀死他,尽管是畜牲,也有老虎和兔子的分别,而贰负这种人就属于老虎型的。

  轩辕从贰负和郎氏三兄弟的对话和表情之中得知这件事可能极为棘手,否则的话,郎氏三兄弟和贰负也不会如此争执,难道这个少主比虎狼更可怕不成?

  但郎大刚才说贰负有伤在身,这可是轩辕所不知的。

  那么说贰负可能早已知道这少主是谁了,去见少主又是怎么回事?而且似乎上次还负了伤,由此看来,此行的确不简单,但是轩辕却有别的打算,他在这里还必须查出圣女的下落和踪迹,而这次有机会去见少主,便可趁机熟悉一下环境,他岂会同意贰负不让他去?不由道:“不,我也去,请伍老大将我也一并带去!”

  贰负和伍老大一愕,贰负却叱道:“你不能去!”

  轩辕向贰负和郎氏三兄弟望了一眼,坚决地道:“两人有个伴,什么事情都好玩一些,是吗?伍老大,何况我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贰负和郎氏三兄弟皆是一愣,伍老大却“哈哈”

  大笑起来,道:“对,对,你说得很对,两人有个伴好玩一些。年轻人,你想得很对,的确不应该错过这么好的机会。”

  贰负不语,只是冷冷地望着轩辕,他并不明白轩辕真正的意图,半响才道:“这件事情不像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咱们都是兄弟,有福大家享,有难也就让我们共同分担好了,管他会是怎样的结果,即使是死,黄泉路上也不会太过寂寞,难道不是吗?”轩辕豪气干云地道。

  贰负的身子颤了一下,抬起戴着铁镣的手,轩辕也在同时抬起手来,四只有力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轩辕和贰负相视望了一跟,竟同时发出一阵开心的豪爽大笑。

  伍老大被笑得莫名其妙,郎氏三兄弟心情一阵激动,齐声道:“我们也去!”

  “不必了,有我跟阿轩一起去就行,你们在这里好好干活,等我回来就是!”贰负威严地道。

  “是啊,不必为我们担心,等我们的好消息就是!”

  轩辕自信地道。

  郎氏三兄弟也许是受了轩辕和贰负的豪情所染,全都重重地点了点头,像是生离死别一般,双眸之中竟含有泪水,三人六只手与轩辕。贰负的手紧紧握在一起,在铁镣“叮当”之声中,沉声地道了声:“你们多保重!”

  木棚之中竟响起一阵悲壮的歌声,那几十个吃完了午餐或没吃完的全都站起身来,用一种沙哑而低沉的声音轻唱着一支不知名的歌,并没有什么歌词,只有一种曲调,像唱其实又是哼,再加上木碗木筷敲击的声音,使得这种音韵变得苍凉而悲壮。

  轩辕禁不住呆住了,他没有想到这么多人竟然以这种方式来送行,而且这音韵极感染一个人的情绪,几乎连他也被感动了。

  “看到了没有,这些兄弟们都在为我祈祷,如果你取消……”

  轩辕心中微恼地打断贰负的话道:“你不必说了,我是去定了!”说完转头向众奴隶兄弟自信地道:“你们等着吧,真神会保佑我们的,我们一定会回来的!”

  “好了,该走了!”伍老大对这里的场面见怪不怪,出言提醒道。

  “贰负兄,我们走吧!”轩辕竟有一种奔赴刑场的感觉,心中却在思忖着:“万一不行,我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心忖间,双手故意晃了晃手脚上那两根拇指粗的铁镣,暗忖道:“以这种铁镣便想锁住我?真是好笑!”

  ※※※

  一路之上,怪石林立,古木参天,众奴隶兄弟都向轩辕一行投以讶异的目光,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

  轩辕和贰负反正已经豁出去了,都很自若地向众奴隶点头微笑,轩辕还是第一次发现这里的奴隶兄弟竟有七八百人之多。他当然知道,这里就是九黎部的地盘,能够控制七八百名奴隶的部落,绝对拥有两倍于奴隶的实力,或许更多。

  轩辕一边走,一边想:“如果能够让这群奴隶起来反抗,一定可以制造出极大的乱子,说不定还可趁乱救出圣女和叶七诸人呢。但是又该怎样让这群奴隶反抗呢?而圣女又在哪里呢?如果圣女并不在九黎部,那又该如何呢?而现在去见那少主又会面对什么变故呢?难道真的是有去无回吗?”

  在走路的同时,轩辕自然不忘观察四周的环境及一些布置。

  伍老大走在前面,轩辕和贰负的身后还跟着四名手持长矛的汉子,这几人是负责处理奴隶闹事的刽子手,这时跟在轩辕和贰负之后,自然是起监视作用,准备随时应付轩辕和贰负的反抗。

  当然,这几人轩辕还没有放在心上,他不时地看看贰负的表情,贰负显得极为冷漠,脸上看不到一丝表情,以至于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倒是伍老大不时回过头来冷笑着看轩辕几眼,轩辕自然懂得伍老大眼里那种不屑和嘲讽的意味,那是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怜悯,抑或是在看一只将死的狗。

  走不多久,便到了湖边,轩辕这才发现湖面上竟有一座浮桥与湖心的石堡相连,那石堡像是一只巨大的下蛋海龟,爬在湖心那绿树如茵的小岛之上,倒是极有气势。

  走过浮桥,伍老大突然自怀中掏出两块黑巾,肃然道:“自己把眼睛蒙上,我没要你们摘下,你们若私摘,休怪我不客气!”

  轩辕一呆,心头禁不住涌起一抹阴影,贰负却坦然地接过黑巾,熟练地将之蒙在眼睛上,向轩辕淡淡地道:“蒙上。”

  轩辕无可奈何,但却知道这并不是专门对付他的,而是入石堡的一种惯例,只看贰负那熟练的动作也知道——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蒙黑巾进入石堡了。

  轩辕再没犹豫,也便将黑巾蒙在头上,那冰凉的铁镣碰到额头之时,森寒到了心里。

  伍老大冷酷地笑了笑,让贰负抓住一根竹竿,轩辕抓住贰负的肩头前行。

  轩辕却在心中默默地计算着走过了多少步,拐过了多少弯。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