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三章 快如疾电

第三章 快如疾电

时间:2014/11/24 20:32:58  点击:1466 次
  叶皇并不意外,他知道柔水绝对不是一个普通的弱女子,那日之所以被擒,全是因为内奸所致。一开始她便没有出手的机会,否则又有谁能够在共工寨之中掳走她呢,正如共工所说,即使“青云剑宗”宗主青天亲自出手,只怕也未必能够得手。何况,柔水还是水神真诀的传人!

  “还要不要去看看九黎人和祝融人的激战?”轩辕问道。

  叶皇想了想道:“我们不必去管了,就让他们狗咬狗吧。”

  轩辕望了望柔水消失的方向,吸了口气,道:“走吧。”

  ※※※

  “来,让我给你把把脉!”回到猿人的那个山洞中,轩辕向叶皇道。

  叶皇先是一呆,有些讶异地望了望轩辕,但依言将手伸给了轩辕。

  轩辕的面容极为严肃,并不似是在开玩笑,他伸手搭住叶皇的脉门,仔细地查看着……

  叶皇见轩辕的脸色数变,不由问道:“是不是很难察觉?”

  轩辕不答反问道:“那东西是不是在你体内活动着的?”

  叶皇有些惊异,奇问道:“你怎么知道?”

  轩辕没有回答,只是自语道:“脉浮而不躁急,其病在阳分,此时它已蹿到足三阴经之中……你有没有微微发热的感觉?”

  “有一点……”叶皇不解地答道。

  “哦,它又蹿到了手三阳经了,脉象浮而且躁……又到了手三阴经,脉细而沉……”说到这里,轩辕突地松开叶皇的手,脸色有些苍白地望着叶皇,苦涩地笑了笑道:“实在太奇怪了,它对你的经脉并没有破坏作用,可是它此刻似乎是活的,在你经脉之中乱蹿,而其速度正在慢慢变缓,想来可能会在某一刻停下来……”

  叶皇显然对轩辕也有着一种高深莫测的感觉,奇问道:“你懂医理?”

  “略懂一些,我曾向一个叫歧富的前辈请教过一些。”轩辕并不否认地道。

  “那可有方法制服它?”叶皇充满希望地问道。

  “我现在仍没有办法,如果它只是死物,我或许可以将它逼出来,可它却是活物,一个不好,反而会遭到它的反噬伤了你的经脉。但依我看来,天下间并不只有那下蛊者能够解除它,只要我们能够找到歧富前辈,就必定可以逼出这只异虫!”轩辕自信地道。

  “歧富前辈是什么人?他又在什么地方呢?”叶皇充满希望了地问道,他相信轩辕并不是在说谎,因为轩辕并没有骗他的必要。

  “他是一个绝世奇人,也是我见过的武功最深不可测的人,就连青云也不一定可以胜过他!”想到歧伯,轩辕心中又禁不住多了一份向往,如果不是因为歧伯,他便不会有今天。

  那是他自孩提时就极为向往的一个人物,虽然两人相处的时间极短,不过数月而巳,但轩辕在他那里所学到的东西却有着不可估量的价值。

  轩辕记忆最为深刻的却是那日歧伯与鬼三的交手,那是他从来都没敢想象的一战,简直已经不再是人能达到的境界。他从来没有想过人居然可以如鸟一般在虚空中飞翔,而歧伯和鬼三却做到了,而且他们的速度绝对比叶皇更快十倍!那完全已脱离了人体的极限……

  “连青云也不一定可以胜过他?”叶皇也吃了一惊,青云的武功他可是有切身体会的,但轩辕却说这是一个比青云的武功更为可怕的高手,邪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不错,虽然青云的剑术已臻化境,可这位前辈却像是天外飞仙,根本就无法揣测!”

  轩辕肯定地道。

  叶皇听轩辕说得如此肯定,也不禁对那高深莫测的歧富前辈更多添了几分信心,心中忖道:“如果这人比青云更厉害的话,说不定真的可以为我逼出体内的蛊毒。”

  “究竟是谁将这小二所罕见的异虫种入你体内的?”

  轩辕不由好奇地问道。

  “那是一个女人,一个很古怪的女人!”叶皇谈到这个女人时表情极为古怪,也有不胜唏嘘之感。

  “一个女人?”轩辕的表情不由得也有些古怪,望着叶皇小心地问道。

  “是的,她将蛊虫种入我的体内时,我是知道的!

  只不过,那个时候我答应过她,她也说过只要我陪她三年,便会将蛊虫召回去,可是她却骗了我!”

  叶皇有些苦涩地笑了笑道。

  轩辕禁不住有些头大,看向叶皇的眼神更显得怪异,却不再说什么。

  “你不必这样看着我,我并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人!更没有对不起她,从一开始便是受了她的威胁!”

  叶皇见轩辕的目光如此古怪地望着他,不由微微有些生气地道。

  轩辕一呆,他早在有邑族人的口中得知叶皇风流的过去,听叶皇刚才那么一说,自然便想到他那些过去的传闻。是以,轩辕看向叶皇的表情不免有些怪怪的,此刻听叶皇这样辩驳,不由笑道:“男人嘛,在女人身上犯了错误这很正常,好色是人的本性……”

  “你说得不错,但事实上不是我的错,我也从来未做过氓灭良心的事情,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虽然我叶皇不敢说是顶天立地的正人君子,但却绝对无愧于大地族人!”叶皇突然语气变得激昂地道。

  轩辕再次呆了呆,有些疑惑地望着叶皇,却发现叶皇脸上的表情无比肃穆,那双眸子之中也闪烁着傲然的神采,似乎是对自己那高尚人格的一种欣赏,轩辕很难将此刻的叶皇与传闻之中的叶皇联系在一起。

  “那个女人不是美女,却可以说是丑女。不仅如此,她还比我大了十八岁!”叶皇说出这话之时,脸上现出一种无比羞愤而痛苦的神色,目光之中更充满了恨意。

  “什么?”轩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叶皇居然说那个女人竟是一个可做他母亲且又老又丑的女人,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轩辕在一怔之时,更像遭受雷击一般,傻愣愣地望着叶皇。

  “呀……”叶皇突然双手捂住胸口惨嚎起来。

  这一变故吓了轩辕一大跳,他本来为叶皇的话所震惊,但此刻叶皇突如其来的惨嚎更是没有半点征兆。

  “你怎么了,叶皇……”轩辕正要伸手去扶住叶皇。

  叶皇却突然一声怒吼,如发狂般地撞向轩辕。

  轩辕一惊,忙一闪身,却依然被叶皇撞在肩头之上,他感到叶皇的力气大得惊人,他本天生神力,但这一下竟被叶皇撞倒在地。

  叶皇并没有再继续对轩辕作任何动作,只是捂着胸口怒吼着向洞外跑去。

  “叶皇,叶皇……”轩辕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迅速从地上跃起,强忍着肩头的剧痛,尾随叶皇追了出去,而他的半边身子几乎麻木了,可见叶皇这一撞实在可怕,如果刚才所撞的不是肩膀,而是胸口的话,只怕此刻轩辕已身受重伤了。

  叶皇似乎根本就没曾听到轩辕的呼喊,像一头疯兽般冲出洞口。那两只猿人不明所以,只是望着叶皇和轩辕相继冲出洞口,并没有追出去。

  “叶皇,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叶皇……”轩辕拼命地狂追,竟然还追不上叶皇,不禁急得大叫,但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叶皇的速度也似乎提到了极限,如一道魅影般,带着狂嚎之声一路奔行。

  轩辕很快便追丢了叶皇,只能凭着叶皇的声音快速地追赶,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处处藏着杀机,到处都可能存在着敌人,至少到目前为止,轩辕知道有四股蚊对的势力,如果行事稍不小心,就很可能九死一生。

  因此,轩辕绝不能够丢下叶皇不管,至少,他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片刻间,叶皇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微弱甚至消失,轩辕更急,只能凭着感觉和一路之上留下的断枝追寻叶皇的踪迹。这个时候,他后悔没让两只猿人背着自己追赶,那样就不会将叶皇追丢了。正当轩辕自艾自怨之时,突然听到一阵呼喊之声传了过来。

  “满苍夷,你给我出来,你这个恶妇……满苍夷,给我滚出来……不敢见我吗?……我知道你就在这附近……”

  轩辕一惊,他自然听出了这正是叶皇的声音,但满苍夷又是谁呢?不由心中忖道:“难道‘满苍夷’正是叶皇所说的那个下蛊的女人?难道那女人竟然也到这里来了?……”正想间,他突然觉得有一缕微风自脑后袭来。

  轩辕本能地闪了一下,正欲扭头之时,蓦地觉得一股寒气重落在自己的肩头。

  “砰……”轩辕禁不住惨嚎一声,重重地跌了出去,肩头被人击了一掌,掌劲大得惊人。

  轩辕在跌出的同时,眼角闪过一道暗影,这道暗影追着他飞跌而出的身子,再次攻到。

  轩辕大惊,身躯还没来得及着地,便又“砰”地中了一脚,他的身子禁不住又被抛出,头脑一片昏沉。

  如果不是他的体质特异,只怕中了对方这两招,就己半死不活了,甚至连最初那自脑后暗袭而至的一指也无法觉察。

  这人的速度比叶皇更快,在轩辕的躯体刚刚再次跌出时,便又追了上来,简直是不要轩辕落地。

  轩辕骇异莫名,却不知道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这样一个可怕的敌人,还没有看清敌人是什么模样,便已受了两记重击,要不是他丹田之中的那股无法控制的真气自动生出抗力,此刻他只怕已骨折喷血而亡了。

  不过,他却知道,如此下去,自己迟早难免一死。因为他根本就无法抗拒对方的攻击,身在空中,更无借力之处,浑身力气根本施展不出来,哪还有还手之机?

  不过他的心中始终保持着清醒,在这种时候清醒最为重要。

  “砰……”轩辕不可避免地又中了一脚,不过这次轩辕已经有备,真气聚于中招之处,受创并不重,不过背上的箭伤又裂了开来,迸出血水。当轩辕的身子再度跌出之时,他已经撞向了一棵大树的树干。

  轩辕猛地伸手,想也不想便抓住树干,身子一汤,横移而过。

  那神秘人物“咦”了一声,“轰……”地又一脚踢在树干上,这脚本来是准备踢在轩辕身上的,但她似乎并没有料到轩辕在连受三记重击之后,仍能够有如此应变能力,是以这一脚踢了个空。

  轩辕在身子荡到一边之时,立刻看清了神秘人的面目,竟是一个中年妇人,脸上有几道交叉的刀疤,显得极为狰狞可怕。酒糟鼻,高颧骨,在黑暗之中看上去,倒的确吓了轩辕一大跳。

  “噗……”轩辕还没来得及自惊愕中复苏过来,便又中了一掌,只觉眼中金星直冒。

  中年妇人的速度似乎比叶皇更快。更狠,“看了老娘的面容,你死定了!”中年妇人语气之中杀意极浓。

  轩辕大惊,所幸这妇人并没有用兵刃,否则此刻他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但这妇人的功力也非同小可,几乎击得他五脏俱裂。

  “呼……”轩辕双手死命地抱着树干,踢出一脚,却踢空了。而那丑妇人又自他的背后攻来,变招之快,无以复加,简直犹如鬼魅。

  轩辕惊骇之余忙再翻身落地,双足刚刚着地之时,背上又重重中了两脚。

  这两脚极重,连连身受重击的轩辕再也忍不住喷出一大口鲜血,仆倒在地。

  轩辕仆倒的同时微微侧翻,身子刚倒地之时,那妇人已经落脚于他刚才仆倒之处,如果不是轩辕微微侧翻身形,只怕此刻又受了一记重击,但轩辕并没有太多喘息的机会,那妇人的脚又踢了过来。

  轩辕从来都没有这么狼狈过,便是对青云,仍能够与之正面交手,可是在这个丑陋妇人手下却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这怎叫他不惊怒交加?而且,他连这个女人是谁都不知道,就被对方莫名其妙地打得满地找牙。

  “哧……”轩辕的剑终于出了鞘,在他侧翻之时己顺利拔剑在手,身子一着地便以利剑护住全身要害。

  那妇人没想到轩辕的应变能力如此之强,反应速度也如此之快,更低估了轩辕的抗打能力,刚才见轩辕喷出一大口鲜血,还以为他已经受了重伤没有还手之力,却没想到轩辕却借侧翻之机出剑相护,当她发现轩辕有剑在手之时,仍然是迟了一些,竟被削下一片裤管。

  轩辕仰面而躺,屈膝,却并不起身相追。

  那妇人一退立刻又进,但轩辕只是躺着以剑护住全身。

  “砰砰……”轩辕这样一来,便减少了防护范围,而那妇人更不能施展开那神出鬼没般的打法,竟被轩辕挡开了数脚。

  “你这个无赖!”中年妇人见轩辕一直躺在地上以逸待劳,死守不攻,不由得怒骂道。

  轩辕也大骂道:“你这个疯婆子,我与你无冤无仇,竟然施下如此毒手!”心中却暗自惭愧,对付这样一个女人,却要耍这种无赖的手段才能够保命,不过又一想:“只要能够保命,管他什么无赖不无赖。”

  “砰……”那妇人大怒,又猛攻一阵子,但轩辕上身以剑护得丝风不透,同时又有双脚相护,中年妇人根本就攻不进。而且轩辕如此躺在地上,而她却是立着与之交手,高低相差甚远,使得手臂根本用不上,只能用腿,如此一来攻击的范围大受限制。无论她从哪个方向进攻,都逃不过轩辕的眼睛,她在无迹可寻的情况下,那神出鬼没的攻击力自然大大减弱,不禁气得立在一旁不再进攻。

  轩辕依然紧握着剑,屈着腿,准备随时防守,目光死死地盯着那妇人。

  “你起来!”那妇人喝道。

  “偏不,你叫我起来我就要起来呀?”轩辕又怎会不知,只要自己一起身,就立刻会四面受到攻击,而这一刻,几乎只有一面受袭,他又怎会傻得去挨打呢?当然,在他的心中,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丢脸,对方是个几手可做自己母亲的妇人,也没有什么颜面可讲,如果对方只是与自己同样大小的年轻人,这样做可还真是太过无赖,只怕轩辕自己也会羞愧若死。

  不过,轩辕很自信,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出现。当然,这只是一种自信,事实是否如此,他就无法清楚了,因为他对自己一向自视甚高。

  “你这个小无赖!”那妇人怒骂道。

  “你这个母夜叉,疯婆子!”轩辕也出口大骂道。

  此刻他浑身如散了架似的发痛,刚才这个妇人的攻击的确对他损伤挺大。若非他体质特异,早已一命呜呼,怎叫他不怒呢?因此,他也忍不住骂道。

  那妇人的脸都气得发绿了,在黑暗之中,轩辕发现对方眼里都快喷出火焰来,不由得暗自高兴,只要能够伤害对手,他自然不会客气,对方差点都让他死了,他根本就没有必要顾忌这么多,但却不明白对方为什么要杀他,禁不住骂问道:“疯婆子,我哪里得罪了你?你居然要赶尽杀绝,欲置我于死地?”

  “你死了之后去问阎王吧!”那妇人似乎发现狠来,一心要置轩辕于死地,根本就不回答轩辕的话,而是双掌向一棵碗口粗的小树上击去。

  “咔嚓……”一声,那棵小树应声而断,却是砸向轩辕。

  轩辕不由得大惊,他没想到这女人竟然这么狠,忙将身子一滚。

  “哗……”那棵小树正砸在他刚才身子所躺的地方,那些枝叶重重地砸在轩辕的背上,只痛得轩辕一声惨哼。

  “去死吧!”那妇人大喝一声,飞速向轩辕攻来,而此刻正是轩辕身子还未停稳,剑来不及回护之际。

  “砰……”“哇……”轩辕的背上再受重击,喷出一大口鲜血跌了出去,身子又撞在一棵大树之上,再反弹而回,倒在地上一动不动,长剑更倒刺入自己的肋部,显然是刚才那一撞之下,手中的剑未曾控制好,反而伤了自己。

  那妇人似乎没有料到轩辕会死在自己的剑下,她本对自己那要命的一脚极有信心,再看轩辕如此一动不动,料定轩辕已死,不由得冷哼一声,阴森森地发出一阵低沉的怪笑,像是夜枭在啼鸣,刺耳至极。

  “看了老娘的面容,便是死了也不能留下你的双眼!”那妇人极为狠辣地森然道,说话间大步逼向轩辕的尸体,伸指便向轩辕的眼眶挖下,动作却有些不紧不慢,像是在做一件极为优雅的事。
 

 
分享到:
康熙皇帝身后最神秘的一个女人
小红帽
我就这样孤独地生活着1
聪明的农夫女儿4
羊羔跪乳1
名伶谢阿蛮与杨贵妃到底是什么关系
历史揭秘 古印度竟被唐朝用3000雇佣军灭过一次
打火匣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