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洪荒天子 >> 第二十章 背腹受敌

第二十章 背腹受敌

时间:2014/11/24 20:05:04  点击:1638 次
  轩辕绝对不会错过任何置敌于死地的机会,他出剑之时,正是自他头顶飞过的那具尸体从上盘撞向那些正面攻来的敌人之时,而这群人因不知道自己同伴是死是活,又被鲜血蒙了眼睛,上盘变得有些混乱,而下盘却变得空虚,是以,轩辕绝对不会放过这绝好的攻击机会。

  “哧……哧……”一串轻响接着一串惨哼,那些面对着同伴的尸体攻来之人竟然全被尸体撞倒,并不是因为尸体太过沉重,而是因为这群人突然之间失去了平衡——轩辕的剑切下了四只脚,而且全都是右脚。

  “呼……”一根闷棍在轩辕根本无法回救的情况下重砸而至。

  轩辕自然知道割下这四只脚,至少要付出一些代价。因为他的敌人是二十人,而不是四五个!在严密的兵器网中,即使再快的动作,也不可能快过敌人的二十件兵器,因此,他作奸了心理准备。

  “轰……”轩辕咬牙之下,竖臂横挡这要命的一击,那根粗木棍竟然被击成两截。轩辕的躯体一震之下,手臂差点被击断,不过,幸亏丹田立刻涌出一团热气护住了手臂,那自然生出的抗力使轩辕逃脱了断臂之危。

  “叮叮……”叶皇的剑及时地为轩辕挡开了五柄致命的利刃,而轩辕趁机自叶皇的腋底倒滚而出。

  “走!”

  叶皇猛地攻出一剑,驱开那缠住自己的几剑,在轩辕喊出那个字时,身子倒射而出,他也并不想再与这群人继续纠缠下去。

  但这群人又怎肯放过叶皇和轩辕?一交手,便死伤近十人,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莫大的耻辱,他们在起步追赶轩辕和叶皇之时,同时发出一声长啸,声震山林,四野皆惊。

  轩辕猜测的没错,在这个山头之上并不止这二十名箭手,还有人散布于别处,当他们听到这群人发出长啸之时,便自林间各处向山头汇聚,这些人自然就成了轩辕和叶皇的障碍。

  所幸的是这群人比起那些长臂怪物来说,在行动之上要慢上许多,更无长臂怪人那种灵活得可在树枝树干上手足并用的下山本领,这使得轩辕和叶皇很容易将这群人甩棹了。只不过,在这山林间,似乎每一处都有敌人,这里的敌人比长臂怪人要多上好几倍,在极快的时间里便聚集了近百人。

  轩辕和叶皇都为之吃惊不小,如此看来,这个神秘不知名的部落势力极雄,如果自己两人与这近百人交手,只怕累也会累死。因此,轩辕两人只得左冲右突,哪里人少便向哪里蹿,反正林子大,根本就不必担心没路可走,只要不走到绝崖的那一头,就会有一线生机。

  这群追兵也都有弓箭,轩辕和叶皇在奔逃的同时夺了两张大弓,边跑边向后胡乱放箭,倒也射中了几个目标,若非他们怕成为别人的目标,只怕敌人会死得更多。因为追兵的人数很多,目标大,极容易射,而轩辕和叶皇仗着自己的速度快,身子灵便,在树木之间左穿右跃,那些射来的箭矢根本就不会对两人构成什么威胁。

  此刻轩辕惟一盼望的就是天黑,只有天黑了之后才是他的世界,他很自信若是到了黑夜,完全可以摆脱敌人的纠缠,甚至可以进行反扑,让这群敌人铩羽而归。

  这时太阳已经西斜,离天黑之时不远了,天际只留下那抹如血的残虹,而微微的光润透过林隙间,显得极为阴暗。

  ※※※

  轩辕和叶皇的打算并没有如愿以偿。

  没有如愿以偿,只是因为路已不通,这并不是绝崖,而是绝壁,只怕连猿猴都难以攀登的绝壁,而此刻轩辕和叶皇已逃到了这绝壁之下。

  这是他们没有想到的结果,抑或是因为他们对这里大不熟悉的原因,而这群人之所以紧追不舍,或许就是因为知道这面是一堵无可攀登的绝壁,是以他们并不怕轩辕和叶皇逃脱,也没有在这一面设什么伏兵。

  也只有到了此时,轩辕才知道自己其实已踏入了敌人所设下的死局之中,禁不住暗自后悔,但事已至此,后悔也于事无补。

  叶皇与轩辕相视望了一眼,露出一丝苦笑,但旋即转身,对方呼喝叫嚷声尚远。

  “看来我们是逃不出去了!”叶皇无可奈何地道。

  轩辕转身向绝壁之上望去,禁不住暗自吸了口凉气。

  绝壁高达数十丈,上面生有许多青苔,虽有几棵小松斜生而出,却似乎并不能承受太大的重量,而轩辕和叶皇此际身上又没有带勾索,要想攀上这样的绝壁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而且,在这种毫无遣掩的崖壁上,更无法挡住射来的箭矢,除非能在敌人赶来之前爬上崖顶。

  否则,轩辕两人惟有困死于绝崖底部,因为这群敌人是自另外三面包围过来的。

  这是轩辕的失策,因为轩辕本想借这样的机会再对追兵作出反扑,可是没等到天黑,就已经面临绝路,这是轩辕绝没有料到的事。

  “那是什么?”叶皇突然指了指绝壁之上的两道黑影。

  “那是……是两根能动的藤……”轩辕几疑自己看花了眼,抬头向崖顶望去。

  “两个傻瓜,还不上来?!”一个娇脆的声音竟自绝壁之顶飘了下来。

  轩辕和叶皇不由得大为惊愕,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但他们的的确确看到了一个让自己相信的事实。

  绝壁之顶,竟是柔水公主——共工氏的柔水公主!

  这不是眼花,绝对不是眼花,可这事情也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轩辕揉了揉眼睛,叶皇也揉了揉眼睛,不错,崖上之人的确是柔水公主!轩辕简直想大哭一场,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有这样一个场面发生。

  叶皇心中涌起一种异样的感觉,他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与轩辕一样,他只是呆呆地望着绝壁之顶,像是进入了一个梦境。

  “傻瓜,他们快追来了,还不快上来?!”柔水的声音也有些急了。

  轩辕如梦方醒,一拉叶皇,道:“快上!”

  叶皇望了轩辕一眼,又望了望崖顶,点了点头,两人同时起步,向绝壁之上冲去。

  绝壁之上虽长有青苔,也很陡峭,但并不是光滑如镜的,那两根巨藤的底部仍距崖底有近两丈之高,显然巨藤只有这么长,对于一般人来说,这可能是一个难以逾越的高度,但对于轩辕和叶皇来说,这却算不了什么。两人的脚尖在绝壁上连踏几下,也便顺利抓住了巨藤。

  巨藤发出两声“吱吱”轻响,便在山壁间晃荡起来。

  轩辕和叶皇扭头向后望去,隐约发现有人自林间涌来,不禁手足并用,如两只猿猴一般极快地向绝壁之顶攀去。

  “他们在这里……”树林间传来了一阵追兵的呼叫声。

  轩辕和叶皇相视望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的惊骇,如果追兵赶到,以劲箭激射他们的话,那他们只好做箭靶子了。在这种绝壁之上,要想避过乱雨般的箭矢,只怕很难很难,甚至是不可能的。而且,在这群神秘人之中,更有神箭手。以他们百步穿肠的准确度,要射断巨藤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因此,轩辕和叶皇心中并不乐观,但仍是以最快的谴度向崖顶爬去。

  “嗖嗖……”几支箭矢自轩辕和叶皇的耳边射过,真是险之又险。而此刻轩辕和叶皇已经上升到十余丈高,如果这个时候被射断了巨藤的话,自绝壁之上摔下,那两人惟有死路一条,即使不被射死,也会摔死。

  “呼呼……”几颗巨大的石头破空而过,自绝壁之顶抛落,在虚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直向绝壁之底砸去。

  “轰……轰……”巨石砸落绝壁之底的声势极为骇人,显然是柔水公主也开始向下还击了。

  那几个箭手也被这惊人的声势吓了一跳,忙掠身闪避,竟忘了张弓射箭。

  巨石砸落绝壁之底,溅起一阵尘埃,树枝树叶全都被砸下一大片,谷底一时枝叶翻飞,尘土飞扬,视线一片模糊。

  轩辕和叶皇心头一畅,不由得大为感激柔水公主。

  但两人升到二十多丈之时,绝壁之底便又传来了一阵高呼:“不要让他们跑了,都给我放箭!”

  轩辕和叶皇再惊,不过他们此时距崖底已经很高了,敌人若想射断巨藤并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不过,对于“人”这种大目标来说,却显得极为不利,轩辕两人禁不住恨起这绝壁太高了,眼见仍有十数丈,这可不是一段小距离,虽然两人的动作如猿猴一般灵巧,但绝对快不过百箭齐发。

  “嗖嗖……”力量弱一些的箭手对这种高手便失去了准头,因为半空之中的风极大,那些向上射的箭矢被风吹得歪了一些,这使得轩辕和叶皇侥幸逃过了一劫,又继续攀上两丈,不过幸运之神并不是总眷顾他们。

  轩辕的巨藤被箭射中,几乎就要断裂,但由于藤条比较粗,一时之间竟然没断。

  “小心!”叶皇忍不住吃了一惊。

  轩辕也无可奈何,抓住一颗小松,再用力向上升了半丈,巨藤便发出了“吱吱”两声轻响,似乎随时可能会断裂。

  叶皇脚尖在一边石壁上轻点一下,身子朝轩辕荡了过来,急道:“快抓住我的手!”

  轩辕也知道这根巨藤大概是完蛋了,哪敢犹豫?

  伸手便拉住叶皇,双脚向叶皇那根藤上一缠,陡听“哗”地一声,轩辕原先所在的那根粗藤如死蛇一般落了下去。

  轩辕和叶皇心中暗叫一声好险,虽然逃过了这一劫,却无法避过随之而来的劲箭。

  轩辕身上本就注满了劲气,但仍然中了三箭,全都在背上。叶皇的肩头也中了一莆,只痛得两人叫苦不迭,但却又不得不咬牙苦撑。

  “轰轰……”又是几块大石头砸了下去,这次却传来几声惨叫。

  轩辕和叶皇再爬高一丈有余,又将身子一荡,轩辕又迅速回到自己那根断了只剩下上面一截的巨藤上,这一跃一坠之际,轩辕几乎无法把握住粗藤。

  “坚持住!”叶皇鼓励道。

  轩辕向叶皇苦笑了笑,沉重地点了点头。

  “我来拉你们!”柔水公主显然也知道轩辕和叶皇中箭了,急虑地道。随即又向她身边的人娇叱命令着:“给我扔石头砸死那群混蛋!”

  山头之上的石头似乎并不是很多,扔下去的石头稀稀落落的。

  轩辕正感一阵乏力之时,突然感到自己在迅速上升,他所攀的那根粗藤被一股巨力向上拉去,心中禁不住大喜。

  叶皇也是如此,这粗藤上升的速度比他们攀爬的速度还快,但叶皇和轩辕心中又多了一些疑惑,以柔水公主的力量,怎么可能将两个悬于绝壁上的人拉得如此之快?这所需要的臂力之大绝对不下千斤。

  “难道柔水公主身边竟有这样的高手?”叶皇和轩辕心中都存在着一丝疑惑。

  “咦,怎么是空的?”柔水公主及其属下的声音自崖顶上传来。

  轩辕和叶皇这一惊非同小可,对方拉得如此之快,竟还感觉到是空的,那只有一种可能,他们根本就没有用上力气。在柔水公主的属下中当然不可能存在着一个人根本就不花力气,而能把一共有三百多斤重的两人自绝壁上如此快地拉上来,那么就是说,拉藤的人并不是柔水公主。

  “喂,你们听到我说话了吗?”柔水公主那焦急的声音绝对不是装出来的,显然她以为轩辕和叶皇已经放手自巨藤上坠了下去,是以他们才会感到巨藤是空的。

  “我们在藤上,不是你们在拉我们吗?”轩辕唤道。

  “不可能……”“怎么你们这么轻?犹如没有体重一般。”柔水公主见两人答了话,心神禁不住微松,但又感到太过古怪,简直是不可能,她拉这两个人,竟像拉着空藤一般。

  “哚哚……”绝壁之下的乱箭根本就射不中轩辕和叶皇,两人上升的速度太快,而粗藤也似在左摇右晃,便那些人的箭矢全都失去了准头。

  轩辕和叶皇正在大感得意之时,突然同时发出一声惊呼:“猿人!”

  他们居然发现绝壁之上有一个凹陷的大洞,而洞口两只巨大的猿人正在以飞快的速度收着粗藤,且粗藤的另一头又自洞口向绝壁之顶升去。

  轩辕和叶皇立刻明白了一切,但几乎昏了过去,只差没一松手跌落绝壁之底。

  原来柔水公主之所以感到轩辕和叶皇没有一点重量,那是因为他们根本就是在拉两根空藤,他们所拉的速度没有这两只大猿人拉得快,因此,他们所拉的粗藤都是猿人拉上来堆在地上的空藤而已。他们根本就拉不完那堆在地上的粗藤,也便无法直接拉扯轩辕和叶皇,自然就会觉得轩辕两人根本就没有重量了。

  轩辕和叶皇怎么也没料到,在这绝壁之上,居然存在着猿人居住的洞穴。这个连柔水公主也不知道,只怕谁也不会料到这些。

  轩辕和叶皇看着两只巨大的擅人龇牙咧嘴地向他们发出一阵古怪的笑容,禁不住毛骨悚然,连手指头都变得有些僵硬了,如果不是他们两人的胆量过人,只怕已经昏了过去。若这里离绝壁之下不是太高的话,他们肯定已松手跳了下去,可是此刻跪下去必定会粉身碎骨,他们只好咬牙硬着头皮面对这两只巨大的猿人。

  “喂,轩辕、叶皇,你们还在吗?”柔水公主根本就感觉不到手中的重量,当然也就感觉不到两人的存在,而她伸出头也望不到轩辕和叶皇的身影,不由得高声问道。

  轩辕和叶皇抬头向绝壁之顶望去,却因突出的岩石而挡住了他们的视线,根本就无法看到柔水公主,而柔水公主也因此而看不到他们,更看不到猿人的所在。

  轩辕和叶皇都自喉间发出一阵极为难听的回应:“还——在——”但这两个字说得极为艰涩,也小得可怕,因为他们实在无话可说,其实,依照轩辕和叶皇的估计,此刻离崖顶只不过两三丈高而已,但就是这两三丈却成了另外一个世界。

  两只猿人伸手各抓起轩辕和叶皇,如同抓住两个小孩一般。

  轩辕和叶皇的手臂已经变得麻木不堪,根本就没有反抗的力量,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两只猿人把他们拖进山洞之中。而在这一刻,他们立刻又放下心来——其中有只猿人他们竟认识——正是他们自群狼的口中救下的那只巨大的猿人!

  而此刻两只猿人对他们似乎没有一点敌意,只是将他们放在地上,欢喜得又蹦又跳,搔耳挠腮,样子极为滑稽,并无可怕之处。

  轩辕和叶皇禁不住相视望了一眼,笑了笑,终于吁了一口气。

  ※※※

  柔水将粗藤完全拉了上去,却是空空如也,不由得花容失色。

  “叶皇,轩辕……”柔水禁不住惊呼,声音凄惶而急切,她怎么也想不到拉上来的居然是一长一短两截空藤。

  “叶皇,轩辕……”绝壁顶上众共工部族人禁不住全都代表柔水呼喊起来。

  “我们没事,你们别担心!”轩辕来到绝壁间的洞口处向绝壁之上高声呼道。

  “轩辕,你在哪里?叶皇在吗?”柔水隐约间听到了轩辕的声音,不由大喜地高声问道。

  “公主,危险,不要靠崖边太近了!”显然是柔水的身子靠绝壁大近,众护卫都急了。

  “他很好,我们现在在崖下两三丈处的一个大山洞之中,这里有几位朋友,呆会儿再上来与你们会合,不要着急!”轩辕也有些气促地呼道。

  崖顶立刻传来一片欢呼,显然是因为轩辕和叶皇还活着而欢呼。当他们拉上空藤时,还以为两人中箭之后坠落崖底,此刻闻听两人不仅活着,还有几位朋友,自然是高兴至极。

  “我们马上下来找你们!”柔水有些迫不及待地道。

  “不必了,还是等我们上来吧!”叶皇也许是见轩辕喊了几句话,那箭伤痛得不行了,才不得不开口。

  “哦,那你们快点上来吧!”柔水急切地呼道。

  叶皇不再答话,轩辕也没有作声,经过这一阵折腾,他们实在有些受不了,所以均没有再出声。

  猿人向叶皇和轩辕“叽咕”着,比划了一阵子,又棒出一大堆野果、灵芝之类的,还有人参和一些生的兔肉,放在轩辕和叶皇面前,然后又“叽咕”比划了一阵子,便坐在轩辕和叶皇的对面,十分安静地望着两人。

  轩辕和叶皇禁不住想笑,两只猿人坐在他们面前,像两座肉山,而他们与猿人相比,如同小孩比大人。

  但两只猿人与他们一对一的对面而坐,中间便放着野果、灵芝、兽肉,倒像是在与贵宾交流。

  轩辕也向猿人打了个手势,然后在叶皇肩头拨出那射入肉中的劲箭。

  两只猿人似乎明白了些什么,迅速走开,不过一会儿竟捧回一大堆草叶草根。

  其中有几样轩辕和叶皇并不陌生,平时受伤时他们经常用来嚼成糊涂在伤口处,有生肌、止血、镇痛之效。

  两只猿人将那些草放在嘴里嚼了一阵,然后便把糊糊硬要为叶皇和轩辕抹在伤口处,即使轩辕和叶皇想反抗都不可能。

  《洪荒天子》卷三终
 

 
分享到:
光吃不做的小松鼠1
六个仆人2
17世纪欧洲妇女流行暴乳1
虬龙,拼音 qiú lóng ,解释 1.古代传说中的有角无须的小龙。屈原《天问》:“虬龙负熊”。宋《瑞应图》:“龙马神马,河水之精也,高八尺五寸,长颈骼,上有翼,修垂毛,鸣声九音。有明王则见。”虬龙则是传说中的瑞兽,“神马”,“马八尺以上为龙”,“两角者虬”
10.心理变态的,只能做姐妹
2小熊找彩虹
左传外 有国语 合群经 数十五52
宋齐继 梁陈承 为南朝 都金陵69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