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逼帝立誓

第五章 逼帝立誓

时间:2014/11/10 20:52:49  点击:1588 次
  蔡风丝毫不让地逼视着对方,露出一丝冷冷地笑意。

  “如果你是全心全意为天下的百姓着想,我自可以答应你的条件,但你似乎没有考虑到身边那一群可怜的亲王们犹如一只只蛀虫,你所面临的将是一种怎样的局势?”蔡风悠然问道。

  孝庄帝的额角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天气其实并不热,可是他的内心却似乎正在遭受着强烈的挤压,那是一种无形的斗争。如果他真的发了誓,那就必须去一丝不苟地实行誓言。首先就要惩治贪王,减轻赋税,可是这也将面临国库空虚、众臣反对的各种阻力,甚至会使朝廷再生变故。但如果不答应,他将面对百姓暴乱,及义军东下洛阳之危。这的确让他左右为难,不过他很清楚,若想整治北魏,就必须着手大力改革,否则绝对不可能有国泰民安的局面产生,也根本无从谈起国富民强。如果无法国富民强,不仅仅是北部的义军之乱,更有可能遭受南梁的无情攻击。因此,他必须下定决心整治北魏。

  “好,我发誓!”孝庄帝微微咬了咬牙,显然有些沉重地道。

  蔡风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他很清楚,如果蔡泰斗和何礼上他们仍坚持继续战下去的话,那很可能只会酿就另一个惨剧,祸及百姓,使得天下永无宁日。而如果他不答应退出战事之外的话,那尔朱荣也将成为官兵的主力,他所面对的将仍是尔朱荣掌权和葛荣死亡。在蔡风的心中,尔朱荣是必杀的,而葛荣也必救的,这两者能够齐全,也便不容他不答应孝庄帝的条件了。

  孝座帝似乎也看穿了这一点,估计到蔡风绝对不会拿他怎样,才敢单独面对这个武功几乎无敌于天下的敌人。

  蔡风不杀孝庄帝,并非因为道德仁义及原则问题,而是因为蔡风与尔朱荣形成了一种均衡的制约。

  蔡风如果杀了孝庄帝,最大的得益者自然是尔朱荣。那样的话,尔朱荣还真的可能一举夺权,把持朝政,使他经后对付尔朱荣的机会越来越少,更会阻力重重。

  如果蔡风挟持孝庄帝的话,那样只会使得孝庄帝颜面大损,威信尽失,也同样帮了尔朱荣的大忙,到时尔朱荣势必威望大增,这是很容易想到的。所以蔡风绝不会对孝庄帝造成任何伤害,至少在尔朱荣没死之前,他绝对不会伤害孝庄帝。

  孝庄能够称帝,也绝对不是一个平庸之人,而他在元家的地位本就极高,若是个平庸之人怎会让人心服呢?就是尔朱荣也不能够对他轻视。正因为孝庄帝是个聪明人,他才看透了蔡风这一点,才敢亲自前来赴会,而且提出一些让蔡风有些为难,但却并非不能接受的条件,这正显示了孝庄帝的过人才智和决策能力。

  孝庄帝望着蔡风,笑了笑道:“你可肯答应条件?”

  蔡风回过神来,淡然道:“如果你真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我蔡风的私人恩怨又算得了什么?我可以答应你的要求,但我只能尽力去对付尔朱荣,因为没有人有把握能够绝对杀得了他!”

  孝庄帝似乎又回到了现实,神色间没有了刚才的那种自信。的确,天下间配称为尔朱荣的对手之人。实在寥寥无几,能胜过尔朱荣的人更不知有谁。虽然蔡风被誉为年轻第一高手,甚至有人说他的武功天下无敌,但是否真的能够击杀尔朱荣,这又是一个问题了。

  半晌,孝庄帝笑了笑,道:“那我们的命运就联在一起了。你若杀不了尔朱荣,你我都可能惟有死路一条;若能杀了尔朱荣,你我都可以实现彼此的承诺,谁也不吃亏!”

  蔡风也笑了笑,孝庄帝所说的并没有错,如果他杀不了尔朱荣,很可能就是被杀。那样的话,就不必去实现对孝庄帝的承诺了,而孝庄帝也定会因此受到攻击。

  “既然如此,我们彼此尽力就是!”蔡风耸耸肩,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我也该发誓了!”孝庄帝苦笑着自嘲道。

  蔡风再次笑了笑,饶有兴致地望着这位发誓的帝王。

  “黄天在上,我元子攸定要在有生之年倾力理政治国,减赋减税,铲贪除恶,还天下百姓一片安宁和平,以百姓安居乐业为己任,做好上天赋于我的使命。如言行不一,就让我五雷轰顶,死于丧乱之中!”孝庄帝郑重地宣誓道。

  “好!你有这一番话,我可以放心了。待尔朱荣事了,我绝对不会再涉足江湖恩怨,更不会参与义军之事,也依你所说,让葛家军转移塞外,到时不愿外迁者,解散为民。在你当政之年,绝对不会出现乱子!”蔡风果断地道。

  “好,我相信你的话!我会为你提供尔朱荣的行踪,更会为你安排机会。我相信我们的合作一定会将尔朱荣这个逆贼除去!”孝庄帝充满信心地道。

  蔡风心中禁不住涌起了满腔的豪情和斗志,两人同时伸出手来,紧紧握在一起,两颗本来敌对的心,此刻竟靠得如此之近,更有一种惺惺相惜之感。

  “明日之后,我会尽快给你答复的。”孝庄帝道。

  “很好,明日之后,我也会好好安排事情,我相信,一切都会好的!”蔡风悠然道。

  ※※※

  蔡风回到住处,游四诸人才松了口气,他们心中一直都在担心,此刻方知是在杞人忧天。

  蔡风将事情的经过和孝庄帝的要求向三子、游四两人说了一遍,游四和三子又陷入了沉默,他们仍有些怪怪地望着蔡风。

  “天王的武功被废,这肯定是尔朱荣那狗贼所为!”游四愤然道。

  想到葛荣那不可一世的武功,竟然被废,可想而知葛荣此时的心情是如何了。

  “我们一定要杀了尔朱荣那狗贼!”三子握拳咬牙道。

  “不知齐王怎么看待这件事?”游四抬头问道。

  蔡风叹了口气道:“事己至此,那已无法挽回。怒和气也解决不了问题,一切只能顺其自然,或许对师叔来说,失去武功会是一件好事也说不定。”

  三子和游四都呆了半晌,也的确,事已至此,已经无法挽回,即使把尔朱荣杀了,也无法使葛荣恢复武功,因此还是不要去想它好了。首要的任务是必须将葛荣救出来,看看葛荣如何决定。

  “阿风准备与尔朱荣正面决斗?”三子问道。

  “是该有一个了断了。我想,以我此刻的实力,与他应该有一战之力!”蔡风淡然道。

  “我们可以安排一下,以别的方式去对付他,又何必要齐王亲自去冒这个险呢?”游四有些担心地道。

  “这并不只是我对元子攸的承诺,而尔朱荣更是我蔡家的仇人,我也必须与他做个了断!

  能够与天下第一剑手对决,也是对自己极限的一个挑战,亦是爹爹这些年来一直都未能完成的心愿!”蔡风断然否决游四的提议。

  游四黯然,三子却自信地道:“阿风一定会赢的!”

  蔡风笑了笑,道:“我并不想以挑战者的身分向尔朱荣约战,那样只会不利于我们行事,以尔朱荣如今的地位,一定不肯与我决斗。因此,我必须找一个让他退无可退的时机。”

  “齐王可得小心元子攸!”游四提醒道。

  蔡风笑了一笑,道:“这就是我不得不做出安排的原因,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要做好撤出洛阳城的各种准备,最先应将己被元子攸知道的联络点迁移,第一个就是雁楼……”

  ※※※

  凌通居然赶到了洛阳,还有抗月一起同来,倒让蔡风有些意外。

  凌通见到蔡风,不无得意地道:“我就知道蔡大哥会来洛阳,所以我便专程赶来了。”

  “是呀,武帝让我带来一些高手以助齐王一臂之力,只要能救出齐天王,我们还可以自边界调来一万大军攻打洛阳!”抗月诚恳地道。

  蔡风不由大感好笑,不过萧衍的一番盛情倒是不能不谢:“蔡某先谢过武帝对葛家军以及对我蔡风的支持了!”

  “武帝还说他的确很佩服蔡大哥呢!”凌通欣喜地道,一脸的得意之色。

  蔡风一拍凌通的肩膀,叱道:“小孩子知道什么?”

  抗月笑了笑,道:“凌通所言不错,武帝的确说过这样的话,说齐王乃人中之龙,可谓旷世之奇才,应是天下武林人物效仿的对象。”

  蔡风淡然一笑,却并不想作任何解释,也没有必要做出解释,只是道:“抗护卫远道而来,不如先休歇休歇吧。”

  “我不累,这次我带来了一百名好手供齐王随时调遣,而抗某也想为齐王效犬马之劳,为葛家军出一分力。”抗月诚恳地道。

  蔡风爽朗地笑了笑,道:“若有用得着抗护卫的地方,蔡某定会出言相请。”顿了顿,又转向游四道:“游四,你现在为他们安置一下住所吧。”

  ※※※

  凌通大吹了一番自己在南梁如何风光,如何将郡主、公主摆布得服服贴贴之后,就将自己这段日子所创的几式得意之作利利落落地表演给蔡风看。

  而在这时,王通却来了,并带来了尔朱荣的消息。

  尔朱荣正在赶回洛阳的途中,而且是快骑赶回洛阳,孝庄帝让蔡风做好安排,而孝庄帝也正在着手葛荣之事。

  蔡风此刻倒是胸有成竹,因为他对自己充满了自信,对任何事情也充盈着自信,他从来都没有这一刻如此相信自己的力量,甚至为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而自豪。

  也许,世人并没有说错,蔡风是无敌的。昨夜,蔡风再一次领悟无空道,悟透了自凌通和凌能丽脑中得来的神秘经历,也终于启开了那扇在齐王别府中未敢启开的神秘大门,此刻的他已经看到了另一个神秘莫测的世界,比一切的想象都要美丽。

  蔡风没有跨入那扇精神大门,但却已感受到来自那个精神世界的巨大能量和精神力。正因为如此,才使蔡风对一切都充满了无穷无尽的信心。

  王通似乎也感觉到今日蔡风的变化,虽然蔡风在极力掩饰自己的眼神,但仍能自那双眼睛中清晰地发现另一个完全不属于这片天地的美丽世界,蔡风的眸子——无限的深邃。

  王通除了微感惊异之外,并无其它,他本来就不甚了解蔡风,也从来都未曾见过蔡风的武学。他心中的蔡风,全都是自别人口中所传出的形象。

  凌通对蔡风这种异象则是见怪不怪,在他的眼中,蔡风永远都是至高无上的,也永远都是他崇拜、敬慕、的。那是自小时候便深深植入他心中的印痕。任谁都无法取代。无论他在别人面前多么风光和霸气,但回到蔡风和凌能丽身边时,又禁不住显出了那本性的顽劣,如一个永远也长不大的孩子。只不过,凌通发现此时蔡风的眼睛有些像黄海,像黄海在北台顶上最后一笑时的眼神。

  ※※※

  葛荣听到了一阵极轻的脚步声,他没有眸开眼睛的意思。这是一间不算阴暗的囚室,但对他来说,却显得极为冰冷。他的双手和双足踝上,全都以巨大的铁链锁着。此刻他的功力尽失,心中反而一片恬静,只是行动起来极为困难。对于这些铁链,他有着一种不堪负荷的感觉。

  脚步之声越来越近,这不是一个普通的囚室。葛荣原本是关在另外一个囚室的,那里关押了许多囚犯,不过他一个人单独一个囚室,里面还有一床不错的被子和一堆干净的枯草,这大概是对他的优待。每天,别的囚犯只能有两顿少得可怜、也差得可怜的东西可吃,而他一天可以吃三顿,而且中午更有鱼有肉,晚上还有白酒可饮。每顿都酒足饭饱,这让其他囚犯大为嫉妒和诧异不解。

  后来众囚犯自狱卒口中知道他就是葛荣,一个为天下英雄所敬仰的葛荣,于是监狱之中开始乱了起来,囚犯们一个个都变得疯狂了,有的说要拜葛荣为老大,有的说要与葛荣结为兄弟,有的则想请葛荣商量如何逃出这个鬼地方。在这些人的眼中,葛荣虽然被关在监狱中,但仍然神通广大,要不怎么会受到如此好的待遇?最终,狱卒只好将葛荣押解到一个单独的石室。

  这个石室本来应算是密室,但后来改修了一下,却是拿来关押着这个天下第一危险的犯人,这个密室的主人也为此而感到荣幸。

  没有人敢太过亏待葛荣,就算明知道葛荣必死,他们也要像照顾爷爷一般,小心地伺候着这位曾让天下人瞩目的英雄。

  没有人不知道,就算葛荣死了,仍会有人索取这群曾经虐待过葛荣之人的命,而葛荣又是天下间年轻第一高手蔡风的师叔,更是北魏第一刀蔡伤的师弟。蔡风那般神通广大,而且还有数十万高平义军,二十万葛家军,身边更有着数不清的高手,如果谁曾虐待过葛荣,万一被蔡风知道,定会遭到灭顶之灾。是以,这些专门侍候葛荣的狱卒不仅让其吃肉喝酒,还得每天为之清扫囚室,准备夜壶马桶。这些人只望尔朱荣或皇上早点下令处死葛荣,那就不关他们的事了,即使蔡风找上门来,也可以推说是被逼的。

  葛荣在江湖中,朋友多得几乎分布各行各业,谁敢保证朝中没有他的人?谁敢保证府中没有葛荣的人?是以,葛荣被囚之事只有极少数人知道,而且看守之人也不能够四处乱走,这便是为了不让外人知道葛荣的囚禁之处。

  “你出去吧!”说话者是葛明的声音,葛荣对葛明的声音很敏感,也不知道是一种悲哀,抑或是一种仇恨或怨愤。

  “是!”那几个守候葛荣的人齐应一声,退了出去。

  葛荣清楚地听出,走进囚室的是两个人。此时他的功力虽然尽失,但仍可清晰地辨别出是两个人的脚步声。

  “葛荣,我们少主人来看你了!”一个浑重而冷厉的声音响起。

  葛荣微微睁开眼睛,扫过葛明和另一人的脸上。那个人他认识,乃是尔朱荣八大护卫之一排名第二的尔朱仇,其地位仅次于尔朱情。

  葛明和尔朱仇都微微有些惊诧,葛荣的眼神平静得让他们心惊,如一潭将枯的水。虽然清澈,但给人一种陷落之感,抑或让人感觉到一种明悟,一种在生与死之间的明悟。

  “你是来杀我的吧?”葛荣的功力虽失,但一双眸子更具一种无可比拟的透射力,似乎深深地看透了葛明的心思,也将葛明的意图掌握得一清二楚。

  葛明一怔,他的确似是感觉出葛荣有点不可思议,竟看出了他的来意。

  葛荣淡淡地一笑,依然是那般平静,犹如一池荡开的秋水,平静之中又多少带着一点凄凉。

  “你娘去了?”葛荣并没等葛明开口,又问道,语气依然显得很平静。也许,他真的已看透了生死,这或许是因为失去功力使他的一切都完全改变了。

  “你怎么知道?”葛明终于忍不住心中的震撼,失声问道。

  葛荣长长叹了一口气,似是在为王敏的死而伤感,也似是为上苍做出这种安排而感慨,但不可否认,他的心中又增添了几分痛苦。也许,那并不是一种痛苦,而是一种明悟。

  “你的眼睛告诉了我一切。你娘被葬在何处?”葛荣吸了口气,淡淡地问道。

  “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反正你今日必须死!”葛明有些残忍地道,尔朱仇却是毫无表情。

  “我只想求你在我死后将尸首与你娘合葬,你能答应吗?”葛荣淡然问道。

  葛明的脸色阴沉,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复杂难明的情绪,愣了半晌,他才冷冷地道:“你休想,那是不可能的,娘的尸体就葬在尔朱家族的坟场中,那里又岂是你可以安身的?!”

  葛荣又叹了一口气,目光冷冷地扫过葛明,似乎有些怜悯,也似乎有些悲哀,悠然问道:

  “风儿是不是来了洛阳?”

  葛明再次表示讶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

  “如果不是风儿赶到了洛阳,你何须如此急着要杀我?而且不是将我押人刑场,却要这囚室中下手!”葛荣淡然道——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