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四章 为民请命

第四章 为民请命

时间:2014/11/10 20:47:01  点击:1522 次
  “我应该叫你王伯父!”蔡风淡然道,笛子却放于左手之上。

  王通悠然一笑道:“老夫不客气了,令尊近来可好?”

  “托王伯父的福,我爹现在很悠闲,与胡孟胡大人在一起。那里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世界,自耕自织,不受世俗的限制。”蔡风轻声道,语意之中丝毫不加掩饰。因为他根本就不怕有人知道那个世界的存在,没有航海图或向导,只怕有些人永远都无法找到父亲居住的岛屿。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我真应该恭贺你爹了!”王通讶然道。

  “对了,不知王伯父找侄儿有何事?”蔡风将话引入正题问道。

  “哦,贤任不说我倒险些不知该从何讲起,二十多年未见令尊,使得满肚子话理不出个头绪!”王通笑了笑道。

  蔡风也淡然笑了笑,道:“伯父慢慢来,没关系,反正侄儿有的是时间,这里是特等上房,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倒也清静,喝喝茶,拉拉家常不是很自在吗?”

  王通打了个“哈哈”道:“贤侄真会说话,难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连北魏朝廷也闻风丧胆,官兵望风而逃了。”

  蔡风也打了个“哈哈”不置可否地道:“伯父如此说只会让侄儿变得很骄傲的!”

  王通神情一肃,淡然问道:“贤侄对北魏的天下有什么看法呢?”

  蔡风神色也微微肃然,吸了口气,问道:“这是今日伯父找我谈论的主题吗?”

  “可以这么说!”王通并不否认,目光紧紧地盯着蔡风。

  蔡风端起那杯菊花茶,浅饮了一口,吸了口气,似乎已透过墙壁望见遥远的天际一般,然后才缓声道:“北魏都乱成了这个样子,还有什么好说的?整个北魏犹如一个里面全部腐烂的爪,而这个瓜周围更围着一群饥饿的老鼠!”

  “一个被饿鼠所围的烂瓜?”王通有些好笑地反问道。

  蔡风并没有半点好笑的感觉,只是淡淡地继续道:“这是事实。瓜子是天下的百姓,瓜瓤一烂,瓜子就成了水深火热中的牺牲者,也跟着一起腐乱。而老鼠反而成了瓜子的救星,惟有咬破这个烂瓜的外皮,放出那些已烂成水的瓤,还爪子一片干净的天空。也许,这些瓜子将来同样会被老鼠吃掉。但至少他们会有片刻享受温馨的机会!”

  王通不由得呆了一呆,半晌才忍不住惊服地道:“贤侄果然非常人也,所看的事情竟然如此透彻,比喻如此妙到毫巅,果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伯父过奖了,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蔡风并不在意,淡然应道。

  “贤侄认为如何才是保存这些瓜子的办法呢?”王通又问道。

  蔡风笑了笑道:“没有哪一种方式可以保存这些瓜子,惟一的办法,就是重新种植一个好瓜!”

  王通哑然失笑,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一个腐烂不堪的爪,又有老鼠抢着吃,这些瓜子肯定保不住的。

  王通有些不明白地问道:“贤侄这话便有些深奥了,我们如何才能够重新种出一个好瓜呢?俗话说:‘种瓜容易,保瓜难啊’。”

  蔡风的目光紧紧盯着王通,悠然道:“伯父说的不错,种瓜容易,保住百姓却难。伯父认为眼下要怎样做才能保住百姓的平安呢?”

  王通知道是在考他,也是在质问他,当下不敢怠慢地道:“要想保住百姓,那就惟有国泰民安。”

  “那国泰民安又是如何而来呢?”蔡风再问道。

  “国泰则需强兵,民心统一,回归朝廷,这才是国泰的保证……”

  “可是眼下的百姓并不安,民心更不归向朝廷。不知伯父对眼下的北魏有何看法呢?”

  蔡风打断王通的话,反问道。

  “民心不安,只因官贪、兵乱、民贫、朝政不稳。”王通肃然道。

  “我看伯父还少说了一样,那就是苛捐杂税、瑶役刑法不成章程!”蔡风补充道。

  “不错,贤侄所说正是,但这正是因为朝政不稳、官贪太多之故。因为朝政不稳,税和捐才重。官贪而政不通,政不通则使百姓无法负担重捐重税而乱,这也会引起兵祸,兵祸一起,则役刑重。一切都是相互关联的。”王通也不否认地道。

  “伯父认为如何才能够使国泰民安呢?”蔡风喝了口茶,悠然问道。

  王通也饮了口茶,蔡风的问题总是在逼着他,使他展不开手脚,但仍很自然地道:“先稳政局,再惩贪官,最终消除兵祸、减赋减税,这是惟一的方法!”

  “伯父今日前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找我,对吗?”蔡风淡然问道。

  “不错,我的确只是为了这件事找你。放眼整个天下,能将万民自水深火热中解救出来的人,大概也只有你父子两人才能够办到。”王通并不否认地道。

  “伯父该不是要让我做皇帝吧?”蔡风笑着打趣反问道。

  王通面容一整,道:“如果贤侄想做皇帝,我王通即使肝脑涂地也会助你一臂之力,同时更相信你一定能治理好这个天下!”

  蔡风倒骇了一跳,道:“伯父身为朝官,却说出这种话来,难道不怕杀头吗?”

  “杀头又如何?如能以我一族之命换来天下百姓的安宁和幸福,那也是值得的。”王通大义凛然地道。

  蔡风心中微微有些感动地道:“伯父又怎么知道我可以治理好天下,让百姓过上安宁和幸福的日子呢?”

  王通不假思索地道:“贤侄心胸宽厚,又深知百姓疾苦,智慧过人,武功无敌,若你也治理不好这个天下,那恐怕天下间再也没有谁有这个能力了。”

  蔡风淡淡一笑,道:“伯父如此为民请愿,倒让侄儿汗颜了。不过,对做皇帝我实在没有兴趣,也许我做了皇帝真的可以治理好这个天下,但我没有那分心情和兴趣!”

  王通呆了一呆,有些惑然地问道:“那贤侄不准备让葛家军和高平义军南进吗?”

  蔡风淡淡地吸了口气,道:“你认为高平义军和葛家军南进有几成胜算?”

  王通不语,半晌才道;“我看不出胜算!”

  “伯父今日找我应该另有其事,请伯父不必再拐弯抹角地跟我谈这论那,何不直接说明来意呢?”蔡风不再掩饰,他是个聪明人,自王通的话语中早就明白其另有深意。

  王通再次打个“哈哈”笑了笑,道:“贤侄果然快人快语,我也不再与你拐弯抹角了,贤侄今日前来洛阳是不是为了救出葛庄主?”

  蔡风暗道:“这才是正题。”不由淡然一笑,道:“不错,难道伯父知道我师叔在哪里?”

  “不知道,但有人知道。”王通望着蔡风有些意味深长地道。

  “谁?”蔡风的目光也紧逼着他的双眸问道。

  “他就是皇上,不过他要与你做一笔交易!”王通认真地道。

  “他要与我做一笔交易?”蔡风大讶,也感觉事情的发展有些好笑,反问道。

  “不错,他叫我来向你约个时间相见,当面详谈。”王通认真地道。

  蔡风眉头皱了一皱,感觉到此事有些荒谬,若说孝庄帝想找他面对面的详谈那可真是让人难以置信,所以他没有言语。

  “他不会带很多侍卫,他要与你单独见面。”王通再次补充道。

  “你难道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有趣吗?”蔡风悠然反问道,目光之中射出了一丝冷冷的讥嘲之意。

  王通感觉到了蔡风言语间那微妙的变化,也没有再称他为伯父了。但王通并不介意,只是紧接道:“这并不荒谬,也绝对没有什么阴谋,我这里有皇上交给你的请柬和亲笔信。”

  说完便自怀中摸出请柬与信笺。

  蔡风目光扫了一下那张红色的请柬,的确盖着玉玺的宝印,证明这些都不假,不由伸手接过放于桌上。

  “皇上表明,地点、时间全都由你定,他一定会准时赴约。”王通又补充道。

  蔡风的确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地问道:“他为什么要如此降尊屈贵地来见我?难道不怕我杀了他吗?”

  “我不知道皇上为什么要见你,但他相信你定不会伤害他,我之所以助他,因为他的确是个好皇帝,也是一个为百姓着想的好皇帝。”王通肯定地道。

  蔡风呆了一呆,王通的这种回答也许只有上天才知道,半晌方道:“好,如果他有诚意的话,今晚仍在这里相见,时间定在二更!”

  王通一愣,半晌才道:“好,我马上去通知皇上!”

  ※※※

  “你果然准时赴约!”蔡风的确感到有些意外。

  “言而无信,怎能存世?”那个背对着蔡风的人在说话间转过身来,露出一个淡然而洒脱的笑容。

  蔡风的目光在孝庄帝脸上扫过,在他这个易容高手的眼皮底下,绝对没有任何假面具可以瞒过他的眼睛,只是孝庄帝并没有戴着面具。

  “可答应赴约的人并不是你,你有理由推脱!”蔡风淡然道。

  “身为人君,如对臣下失信,也是不可饶恕的罪过。俗话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既然对他承诺过,那同样是对你的承诺,所以我不能不来!”孝庄帝认真地道。

  蔡风的目光与孝庄帝的目光在虚空中相遇,蔡风竟自对方的目光中找到了若干的相似,不由得暗暗对他生出一丝相惜之感。

  “难道你认为可以胜过我的刀吗?”蔡风悠然问道,同时向前逼进两步。

  孝庄帝并未后退,反而露出一丝欢悦的笑容,道:“我的确无法胜你,你是如何进来的我根本就没有感觉到。如不是你开口说话,完全有可能将刀刺入我的背脊后再让我感觉到你的存在。”

  “那你就不怕我会杀了你?”蔡风冷然逼问道。

  “我怕,但我相信你不会杀我!”孝庄帝似乎极为自信地道。

  “为什么?”蔡风禁不住有些讶然地问道。

  “因为你是蔡风,蔡伤之子!”孝庄帝极为简单而有力地答道,但目光却是那般坚定。

  蔡风笑了,这个笑容是发自他内心的,也是极为欣慰的笑。被一个敌人所信任,这的确让他感到自豪,也不禁对孝庄帝多了几分好感。

  孝庄帝也笑了,笑得那般自信而又优雅,一身粗布衣服并不能掩饰他那自然流露的皇者之风。

  “我可是你的头号敌人,也杀死了你那么多的爱将!难道你就不想杀我吗?”蔡风饶有兴致地问道。

  “想,而且是想得要命,但我却知道,任何想杀你的人都得付出沉重的代价,而这个代价我还付不起!”孝庄帝毫不掩饰地道。

  蔡风望着这个身着一袭粗布衣的北魏皇帝,的确有些荒谬的感觉,但仍悠然道:“你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只凭外面守候的四大顶级高手就有能力胜过我,只要你再调集一些宫中的高手,不是有足够的能力将我杀死吗?”

  “但那样一来,我不可能在这里与你相见了。更何况我此刻还不能杀你!”孝庄帝笑了笑道。

  “你有事情找我?”蔡风问道。

  “不错,我要找你做一笔交易!”孝庄帝淡然道。

  “什么交易?”蔡风很有兴致地问道。

  “关于你师叔葛荣的交易!”孝庄帝坦白地道。

  蔡风的脸色微微一变,问道:“我师叔现在哪里?”

  “对于此事,必须当你答应了这笔买卖之后我才能奉告。”孝庄帝并不为蔡风的气势所动。

  “我可以拿你做为人质!”蔡风冷然道。

  “你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你会答应这个条件的。”孝庄帝自信地道。

  蔡风有些微讶,冷然问道:“什么条件?”

  “帮我杀死尔朱荣!”孝庄帝眸子之中闪过一缕杀机,冷然道。

  蔡风一呆,愣了半天,如同看怪物一般望着孝庄帝,倒有些怀疑对万是不是疯了?

  “为什么?”蔡风终于挤出这样一句话来。

  “这其实并不是一个很难想象的问题!”孝庄帝悠然道。

  蔡风若有所思,深深地望了孝庄帝一眼,但却没有言语,他仍需要孝庄帝的解释,也不想以自己的揣测去推断别人的想法。

  “尔朱荣绝不是一个甘于屈居人下之人,他可以血洗洛阳,沉太后于河阴,自然也可以废了我。我不希望自己做一个有名无实的皇帝,更不想当别人的一个傀儡。若想治好天下,就必须统一皇权,这才能够施政而无阻。所以任何威胁到我的人,我都要设法铲除!”孝庄帝冷然道,也的确有一番君临天下的气概。

  蔡风有些想笑,悠然问道:“可是你就不怕尔朱荣死后,各路义军会趁机攻破洛阳吗?”

  孝庄帝淡然一笑,道:“放眼整个天下,除了葛荣和你蔡风之外,还没有谁能够真的对我北魏造成什么样的威胁,而眼下葛荣已武功尽失,能够对我朝构成威胁的人,也就只有你和尔朱荣了。”

  “那你为什么不先杀了我?”蔡风反问道。

  “还是刚才的答案,我杀不了你,也不想付出这样的代价。而另外,我必须借你之手除去尔朱荣,因为对我威胁最大的人不是你,而是尔朱荣!”孝庄帝毫不掩饰地道。

  “可是尔朱荣一死,就没有人可以制约我,难道这一点你没有考虑过吗?”蔡风反问道。

  “我当然想到了,所以我还有另外一个条件!”孝庄帝语气极为平淡地道。

  “哦,何不说来听听?”蔡风眉头微微一皱。

  “那就是我放了葛荣之后,你必须将葛家军撤出长城以外,抑或接受朝廷的招安。我同样可以封葛荣为王,让他享受朝廷的俸禄。如果你们选择退出长城之外,我绝不对你们进行干涉。葛荣只管在那里称王称霸,只要不犯我北魏河山就行,而你必须隐退江湖,不得参与义军之事!”孝庄帝沉声道。

  蔡风冷冷地望着孝庄帝,漠然道:“你不觉得这条件苛刻得让人无法接受吗?”

  “你是个深明大义之人,也是个体衅百姓之人,应该不希望百姓永远都活在战火之中。

  我提出这样的条件虽然有一些自私,但也是为了天下苍生能够安居乐业,不再遭受战乱之苦。”孝庄帝吸了口气道。

  蔡风不屑地冷哼一声,道:“我并不是一个傻子,大义凛然的人我也见得多了,但真正能够做到的却没有一个!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相信你所说的话呢?”

  孝庄帝双目与蔡风对视,毫不回避地道:“我绝无半句虚言,也没有半点言不由衷之处!”

  蔡风冷冷地与孝庄帝对视,半晌才漠然道:“你可敢对天发誓?”

  孝庄帝脸色变了变,他身为九五之尊,从来都没有人敢与他平起平坐,并以这种口气跟他说话,而蔡风竟然还要让他对天发誓,这本就是对他至高无上地位的一种挑衅。不过孝庄帝忍了下来,因为他深知蔡风绝对不是普通之人可以相比的,他是一个可以左右天下局势的举足轻重的人物。蔡风也完全有理由根本就不把他放在心上,是以他一开始就不用“朕”和“寡人”这两个词,而是以普通的口吻相互交谈,但直到蔡风逼他发誓之时,他心中却有些为难了——
 

 
分享到:
蚕是被自己的丝裹住的,人生也是1
“狸猫换太子”真相 宋仁宗生母究竟是谁
古代夫妻关系处理得最好的一位皇帝
朱元璋为何痛恨罗贯中
倭寇秘史中国将军差点统一日本
鲜为人知 一度让唐玄宗神魂颠倒的“洋贵妃”
小王子穿过沙漠1
努尔哈赤为何杀死战功累累的大儿子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