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无空之道

第二章 无空之道

时间:2014/11/9 17:44:59  点击:1577 次
  这是一间“上将军府”的内庭密室,外面把守的乃是自葛家庄调来的亲卫,气氛极为森严。此时蔡风、三子、凌通、凌能丽、元叶媚和刘瑞平置身于密室中。

  凌能丽和凌通绘声绘色地对蔡风几人讲述了北台顶上所发生的事情,只听得三子和元叶媚诸人目瞪口呆,难以置信。

  “极尽变生,色空无界……”蔡风低低地念着,眉头却皱得极紧,似乎并不能悟出这八个字的含义。

  半晌,蔡风似乎对这八个字仍是茫然毫无头绪,不由出言问道:“你们说我师祖创下了无空道,那可又是一种怎样的境界?”

  凌通和凌能丽想了想,也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同声道:“我们也说不清楚,那只是一种感觉,无法用言语和动作表达出来。”

  蔡风微微皱了皱眉头,他并不怀疑凌能丽和凌通在撒谎,因为这全都没有必要。如果“无空道”能够以言语和动作表达清楚的话,那就不可能成为绝世神功了,更不配成为最为深奥的武学。因此,凌通和凌能丽的答话并未让蔡风感到意外。

  真正的绝世武学应该以心灵、以精神去体会和感悟,甚至将自己的灵魂融入其中。这一点蔡风比谁都更为明白,不过他对“无空道”武学和“极尽变生,色空无界”八字包含的玄奥之处并不感兴趣。如果将来只有他登入天道,那元叶媚和刘瑞平及元定芳又怎么办呢?尽管蔡风对天道极为向往,但只要能找到一个与世无争之处享受安定的生活,如此时这般,充分地享受那种快乐的情绪,岂不胜过守在天道之中寂寞地生活?

  谁又知道天道中有些什么?谁又知道天道中是天堂还是地狱?那只不过是人类挑战自己极限的一种途径,也只是被神秘色彩所形成的一个谜团而已。也许,便如同凡人想做皇帝,但皇帝却说自己苦一样。抑或天道诸神生活得并不快乐,只是凡人并不知道而已。因此,蔡风还是挺自得其乐,并不在意什么天道之说。

  “黄叔叔让我将无空道的感觉告诉你,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说,那可怎么办?”凌能丽有些烦乱地道。

  “这又不怪你,不知道就不知道,有什么了不起的?以我现在的武功,不需要什么‘无空道’照样会活得很好。”蔡风毫不在意地笑了笑道。

  “你这人,我是在说正经的,你怎会这么不在意?!”凌能丽怨道。

  蔡风拍了拍凌能丽的香肩,笑了笑道:“别费脑子了,我对那天道并无多大的兴趣。天上哪有人间好?人间的我是多么逍遥自在,左一拥右一抱,连在梦里也乐得笑,多好哇。天高皇帝远,谁也管不了我。若登入了那个什么天道的,也许还要被玉皇大帝管着,有什么好?”

  “你呀,死性不改!”元叶媚笑骂道。

  “是你说喜欢我死性不改的样子,这不,又说我的不是了。看来女人呀,真是难以捉摸!”蔡风笑着摇了摇头道。

  三子却笑骂道:“阿风,你真是不知足呀,而我就是想这样却也没机会!”

  “啊,这还是句真话,谁叫你那天不将颜姑娘留下来?”凌能丽笑道。

  “我怎么留?你们都不帮忙!”三子怨道。

  “男子汉大丈夫,胆子放大些,脸皮再厚些,不就行了,哪还需要别人帮忙?”元叶媚打趣道。

  “别闹了,我来跟大家做个游戏,让大家都来感受一遍‘无空道’如何?”蔡风挥了挥手,提议道。

  “好哇,好哇……”元叶媚和刘瑞平喜道。

  “你有办法?”凌能丽奇问道。

  “这有何难?只要大家的思想全都串在一起,不就可以分享你们脑子里的那些精神感应吗?来,大家牵手围坐。通通和能丽思想集中于北台顶上的那段记忆,大家不能分神,否则可能会出现‘走火入魔’之险,明白吗?”蔡风提醒道。

  “哦……”几人同时应了一声,既觉新鲜刺激,又觉好玩。全都相互拉手,盘膝坐于一块极大的毛毡之上围成一圈。

  ※※※

  崔延伯战死的消息传得极快,甚至以最快的速度传至洛阳。

  洛阳形势似乎大为不妙,孝庄帝几乎是茶饭不思。他担心的事情终于还是发生了。崔延伯竟然战死,而且死于蔡风的利箭之下,这下子立刻打破了尔朱荣的心理平衡,虽然仍有个萧宝寅存在,可是对于萧宝寅来说,失去了崔延伯,就等于失去了原有的那分震慑力。在尔朱荣的眼中,萧宝寅并不算什么。

  崔延伯一死,便无人可以制约尔朱荣,这对于尔朱荣来说,的确是一件好事。元融、崔延伯这两支大军一直都是他所忌之兵,正因为这两支兵力的存在,而不敢放手去做自己要做之事。此刻,整个北魏也就只有他的这支兵力最为强盛,至少他不用考虑太多,在朝廷之中敢对他的话进行反驳的人,就会更少了,这的确是一件好事。

  尔朱荣的确想要感激那个蔡风,他所担心的元融和崔延伯全都是死于蔡风手下,可以说,这是对他的极大帮助。仿佛蔡风与他有着十分密切的感应,犹如他肚子里的蛔虫。他所惧的人,蔡风就会帮他除去,这可真是一件再好不过的事情。如果尔朱荣有个年轻的女儿,倒还真想招蔡风这么好的女婿。但这只是他心中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不说尔朱荣没有女儿,即使有,也不会嫁给蔡风,因为他们注定只能成为敌人。

  这就是宿命。

  蔡风的名气几乎成了北魏朝廷的一个丧钟,比之葛荣的名字更让人心惊。似乎每当蔡风的名字传入洛阳之时,都会给他们带来一件让他们无法接受的事实,那就是朝中注定会有一个重要人物的死亡。

  蔡风竟然可以将元融的大军击败,后又将崔延伯的大军击败,那他会不会让尔朱荣也步上元融或崔廷伯的后尘呢?这当然是一件很难说的事情。

  尔朱荣也无法肯定自己不会败,如果连区阳这等老魔头都败在蔡风手中,那他对自己的信心的确有些动摇、虽然达摩将《天魔册》译出了八卷,他对其中的钻研日深,自认进展不慢,可是能与区阳相比吗?他无法做出肯定。

  区阳是区四杀——即是尔朱归的师父,对于尔朱归的武功,尔朱荣是十分清楚的。那就是说区阳的武功与尔朱归更不可同日而语,连区阳都败给了蔡风,他实在没有十足的把握击败蔡风。但他暂时不必与蔡风对抗,他现在所面对的却是葛荣南下的大军,那是一件迫在眉捷的事情,他必须对这做出反应。

  葛荣绝对不是一个好惹的角色,比之蔡风也不会逊色,更可怕的却是葛荣那老谋深算的智计,那是一个比鬼更精,比狐狸更狡猾的敌人。不过,尔朱荣并不是太在意,因为葛荣的一切计划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尔朱荣很自信,如果说天下还有一个人比葛荣更老谋深算,那么这个人就是他。如果说有一个人比葛荣更狡猾,那么这个人仍是他。

  尔朱荣从来不会低估对手,也从不会高估自己。他所具备的就只有自信,一种别人无法明白的自信,一个足以让葛荣犯上致命错误的自信。

  不与蔡风交战,这是尔朱荣感到最为庆幸之处。并不是因为他怕蔡风,而是他以为还不到与蔡风正面交锋的时候,而此时的蔡风出现在高平,这几乎像是苍天在助他。

  葛家军中没有蔡风并不是一只病猫,仍是一头让人生畏的大老虎,葛家军拥军百万之众,其中的良将不计其数,那些人才的确让尔朱荣为之眼红。如游四、蔡泰斗、高傲曹、何五、高欢,无论谁都是一等一的将才,尔朱荣倒是极为爱惜人才,如有机会,像游四这样的人才,他的确极想招揽过来。只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葛荣的大军很快便越过了邯郸、磁县,在众官兵无法反应过来之时,就已过了漳河,前锋部队逼临安阳。

  孝庄帝更是心急如焚,不过他却知道尔朱荣也同样着急。是以,他反而变得极为平静,这些时日来更故意长守深宫,少出朝政。

  尔朱荣更是高兴,孝庄帝这样做更减少了他的顾忌,便多次向孝庄帝献上美女供其享乐。

  孝庄帝心中暗怒,但却知道此刻他必须借助尔朱荣的力量,仍不能与其翻脸。为了让尔朱荣对他不再存有戒备之心,也便假装真的醉于风月之中。不过,他并不是一个只贪享乐的帝王,他必须等,等待一个大好时机,一个可以一举歼灭眼中钉的大好时机。

  对于葛荣的大军,尔朱荣比谁都急,如果让葛荣兵临洛阳,那他所有的梦想,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泡影。是以,他紧急调集兵马,准备与葛荣大战一场。只要不让葛荣攻下邺城,就还有希望。

  ※※※

  叶虚所领的域外联军突破清水堡,直逼三百里,抵达张掖。联军的铁骑极快,而另一路大军也已逼至冷龙岭,只准备翻过冷龙岭与域外联军相配合。

  这路大军隶属吐谷浑,驻守于冷龙岭的只有少数,大多数却是自西宁东进,而这支大军中也有吐蕃国的援助兵士。不过,吐蕃大军的目的并不是为了统治中土,而是想多占些土地、财物,趁乱发上一笔横财。是以,吐蕃铁骑所过之处,一片狼藉,如同柔然军对北六镇一般,来去如风,极为残忍。不过,此刻吐蕃大军却停步不前,那是因为国内有消息传来,被他们尊为神的蓝日法王竟然败给了中士的一位奇人,这使得吐蕃国的赞普不得不改变此次入侵中原的所有计划。

  蓝日法王败了,这使得他们把中原人物看得更为神秘,而桑于王子更深知中土人物,将才和高手如云,外敌若想长驻中土,那是不可能的。单凭中原那些武林高手,就没有多少人可以抗衡。是以,他们若与吐谷浑联军,很可能会弄个灰头土脸。

  而且,此刻蓝日法王不再过问尘俗之事,选择闭关。华轮大喇嘛更答应蔡伤不再踏足中土半步,这使得吐蕃国内的绝世高手大减,而桑于的武功被废掉了五成,也无法与叶虚相抗衡。如果吐蕃国与吐谷浑联军,很可能会被叶虚控制主权,这对吐蕃并没有任何好处。因此,吐蕃并不希望与吐谷浑联军,而只是想多劫掠一些财物。

  吐谷浑的兵力本来就极为强盛,但叶虚和沙耶拉的野心极大,中士的富饶是他们早就窥视已久的。域外的且末国、精绝国、楼兰国等几乎全都在他们的控制之下。在西域,以吐谷浑的都城计候城为中心,占地方圆千余里。

  吐谷浑与吐蕃的历史背景并不相同,这也是造成他们目的不同的根本原因。

  最初的吐谷浑只是一个小小的部落,但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吐谷浑逐渐自众部落中脱颖而出,并逐渐吞并周边的游牧部落,终壮大成一国,其兵力也不断强盛起来。加之吐谷浑本就是鲜卑一支,中土为拓跋鲜卑所驻,慕容鲜卑与拓跋鲜卑本就有着仇恨,更在百年前,慕容鲜卑先后有前燕慕容光、后燕慕容重、南燕慕容德都想一统中原,可以说慕容鲜卑一族体内流的是皇族之血,也是极有野心的一个部族。此际北魏大乱,蜇伏已久的吐谷浑自然要趁机南进。因此沙耶拉让叶虚去调集西域北部的各部族联军,自嘉峪关东进。而他则领着另一路专属吐谷浑的大军自西宁东进,而吐蕃也派人援助,不过,那只是虚应一下而已。

  ※※※

  三子的心神微微有些激动,凌通和凌能丽在北台顶的那段亲身经历犹如电流一般自他的手心流入,注入脑海之中,再自另一只手心流出。他的身体如同一根水管,将彼此那分精神上的感应毫无阻碍地流通,这也许正是蔡风所说的分享形式吧。

  三子格外珍惜这样一次经历,他知道能够亲身体悟佛道两家的至高武学的机会十分难得,这对他将来的武学修为将有着无可估量的好处。是以,他绝不会错过一点一滴的记忆,一点一点的精神感应。

  刘瑞平和元叶媚却只是感到这样很好玩,让她们去体悟无空道和移岳诀的秘密,那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她们的修为仍未达到那种境界,正如一个婴儿在看琴谱一般,只是觉得新鲜好玩而已。

  蔡风却不同,绝对不同。他本身就已将佛道两家的武学修习到了巅峰,几乎无人能达到那种境界。是以,他无论是对移岳诀还是无空道的体悟,都不是别人所能比拟的。他甚至在很短的时间之内就找到了其中的奥妙之门,但是他并不想步入这重大门。因为对于他来说,人间仍有太多的留恋,如妻儿、亲人、朋友,所以他的精神和思想一直徘徊在这神秘而不可揣测的大门之外,更把自己的感悟和精神毫不保留地流进入每一个人的思想中。

  此时每一个在感悟无空道的人全都在刹那间轻颤了一下,那是因为激动,因为发现那重神秘的大门而激动,但他们却无法逾越半步。因为凭借他们的功力和精神力还达不到这种地步,他们只能看,远远地观看着。这也是蔡风的思想。

  蔡风有些欣喜莫名,他知道只要此刻自己以无上的精神力量贯通无空道的精神里面,那么这几个与他牵手的人,便可同时跟着他走入那个异度空间,也即是所谓的天道轮回,这一发现让他欣喜若狂。

  蔡风的欣喜其他人自然知道,因为此刻蔡风的精神成了他们的主要支撑体,所代表的全都是蔡风的喜与乐,所以他们极为清楚地感应到蔡风的欣喜。但在此同时他们又感觉到另外一种情绪,那是蔡风的惊,蔡风的怒!

  蔡风惊,蔡风怒,是因为室内突然多出了一股强烈的杀气。

  蔡风张开双目,看到了一缕雪亮的刀光划破虚空,发出一阵低沉暗哑的啸声,掠向他的脖子。

  炽热的气流,在密室中显得那般别具一格。

  蔡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人究竟是如何进入密室中的?

  “沙玛!”在那雪亮的刀芒之后,蔡风终于看到了那张冷酷的脸和那双狠辣充满杀机的眼睛。

  蔡风记得沙玛这个人,一个可怕也极为狠辣无情的杀手。

  当初蔡风被叶虚所伤之时,就追杀过此人。那时候的蔡风根本不是沙玛的对手,就连三子也被沙玛击成重伤。后来终还是吓跑了沙玛,若非那群野狗相助,只怕他和三子还真会死于沙玛的手中。自此之后再没发现此人的踪迹,却没想到在这要命的时刻沙玛又再一次出现在他们面前,真是让人头大。

  不管如何,此刻的沙玛不仅仅躲过了众护卫的眼睛,更直接进入了密室,这一点已不用置疑,现在蔡风惟一要做的事情就是如何挡开沙玛的这一刀。

  三子也吃了一惊,他只是感应到蔡风脑海中的反应,但他尚没有达到蔡风的那种境界,能够自由地睁开眼睛。

  沙玛的眼中闪过一丝得意的神情,他对这一刀极为自信,为了等到这个机会,他潜伏了很久。真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蔡风的确是一个让人头痛的敌人,连叶虚也毫不例外地对蔡风感到一丝畏惧。泰山之战,蔡风表现得太过不可思议,仿若一个气盖苍穹的神。这样的敌人,无论对谁来说,都是越少越好。是以,叶虚在得知蔡风赶到了高平之后,就将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在西域有第一杀手之称的沙玛,尽管沙玛知道蔡风的可怕,但他的生命本就不属于他自己,而是属于整个吐谷浑王国,国王让他去做任何事,他惟有竭尽全力地完成,根本没有选择的权力。

  桑达巴罕并不想让沙玛来完成这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为此他还发了几天的脾气,但是在叶虚的提议下,沙耶拉终于同意了这个决定。是以,沙玛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桑达巴罕也无可奈何,他无法违拗沙耶拉的决定,除非……

  沙玛感激桑达巴罕,因为桑达巴罕如同他的再生父母,自小便抚养他,教他武功,更激发他的无限创意,这才使他在刀道上一步步攀升。是以,他并不想让桑达巴罕为难,于是他来到了高平,也找到了一个刺杀蔡风的最好机会。

  刀至中途,沙玛突然感到有些不妥,其不妥之处,就在于蔡风的双眼。

  蔡风的双眼似乎可以洞穿一切物体,包括沙玛的灵魂和思想,让他感受到那强烈无比的震撼和压力。

  “哚……”沙玛的刀身一震,是蔡风口中吐出的口水,准确无比地击在刀锋上。

  沙玛身子一震,蔡风的口水竟如一块巨石般砸歪了他的刀。

  刀锋微偏,却转向了刘瑞平,沙玛吃了一惊,他并不想伤害这位美得让人心醉的女人。

  可惜,他不能犹豫,只要与敌人有关的人都得死——
 

 
分享到:
塞下曲(1)·林暗草惊风 (唐)卢纶
古代太监娶老婆的秘密
森林里的小屋
很快我就进一步了解了这朵花儿4
韩愈
梁山好汉排名倒数三将图,时迁成了潜规则的最大牺牲品
1小熊历险记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