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局中设局

第八章 局中设局

时间:2014/11/9 15:59:09  点击:1529 次
  北面的战斗似乎也极为激烈,骆非的两千骑兵正在冲杀自西、南两面涌来包围北城门的官兵,使得敌人还没有能力封住北门。

  蔡风的时间配合得极为精妙,在西、南两面敌军的大部队赶到之时,他顺利地自骆非为他留下的缺口冲了出去。

  蔡风始终是留守在骑队的最后面。

  虽然能够冲出重围,可至少损失了三百骑兵,这是无奈之下的战局,也是将损失减到了最低限度。

  蔡风是浑身浴血才冲出来的,由他断后,的确为这些骑兵减少了极大的损失。他已记不清自己到底杀了多少人,但他的确在敌军中来回冲杀了四次,这才完全打开所有骑兵兄弟的通道。

  官兵虽然想消灭这一队骑兵,但也同样想攻城,见北面城门大开,在追杀蔡风诸人的同时,也有大部分官兵全都向城中涌去。

  ※※※

  泾州城破,其实,也无所谓破与不破。泾州城本就是一座空城,里面没有一个人,有的只是一些被打破的黑窝,一些破旧的茅棚和那些无关痛痒的东西,城内的一切都显得极为零乱,如同被马贼肆掠过一般。

  崔延伯望着满地狼藉的死尸和那些不方便带走、却砸得面目全非的物什,心中涌起了一丝狠意。

  “这果然是座空城,他们早就撤走了,给我追!”崔延伯一声今下。占领一座空城对他来说毫无意义,他的目的是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

  对方城头的一阵箭雨,使己方伤亡惨重,那绝对是一群不可忽视的人,以那些人的箭术,应该是高平义军中的精英,只要能消灭这些人,那对高平义军的打击也一定是极大的。所以,崔延伯选择了追敌!

  有人飞骑来报,北城门有一队骑兵向彭阳方向冲去,约有近三千骑,这使得崔延伯更加坚定了追敌之念。

  “崔山,带四千飞骑,给我追!黄飞,你立刻调集五万兵马进击彭阳!”崔延伯豪气激涌,斗志高昂,他必须在泾州城内的逃兵未到彭阳之前先抵彭阳。那样他就可以占到绝对的先机,从而极有可能有效地取胜这一场战斗。从泾州城内的情况来看,高平义军撤离之时虽然仍有组织性,但因其斗志尽失,变得十分散漫,更有些仓促的迹象。说明高平义军也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撤离,如果能够及时追上,一定可以大破高平义军……

  ※※※

  域外联军果然来势极凶,嘉峪关竟自内部攻破。

  嘉峪关守将边远的内侄边苇击杀了边远,大开城门迎入叶虚。

  叶虚早就买通了边苇。吐谷浑对中原的窥视并非一朝一夕之事,早早就在一些城内布下眼线,收买人心,这也为其侵入中原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西域联军越过长城,酒泉一冲即溃,铁蹄过处,一片凄惨。羌氐各族有的逃于祁连山脉之中,有的东迁。丝绸之路也被叶虚截断,各胡人部落亦纷纷响应叶虚的大军。在他们的眼中,只要有利益,谁当中土的皇帝都是一样。

  汉人则东迁,西凉乃是汉人所建,李景当年建立西凉,起初定都张掖,后又迁都酒泉,疆域包括今甘肃的酒泉、玉门、安西、敦煌等地。后来虽为北凉所灭,但汉人在这一带仍有不少。因此,汉人大多东迁,有的投向高平义军中,有的则投入蜀军,有的更向南方过去。

  极西之处的安定也在这时打破了,难民纷涌。

  西域大军抵达清水堡便被魏将元幽所阻,这里的地形十分险要,而西域联军欲自丝绸之路一直东入,这对于联军首领叶虚来说,也是一种考验。不过,元幽是否可以阻往西域联军,仍是一个未知之数。在西部,这两年来人们饥不裹腹,严重影响了清水堡的粮草问题。此刻,崔延伯、萧宝寅正在对付高平义军,尔朱天光忙着应付着蜀军,尔朱荣镇守洛阳,清水堡守将几乎得不到没有任何援军。虽然张掖可以增兵驰援,但总兵力加起来,仍不能与域外联军相比。

  这是一件让人头疼的事情。惟一使元幽感到稍稍欣慰的,就是可凭借天险,以坚厚的石城阻住域外联军的铁蹄,双方勉强形成一种僵局……

  ※※※

  崔山领着四千骑兵极速向彭阳方向追去,他们相信自泾州撤走的轻骑不会比他们快多少,更重要的却是最先撤走的那一批人步骑相夹,根本就不可能快过他的骑兵。只要他追上了那群人,黄飞和崔延伯的五万大军随后就来,这使崔山对即将发生的大战充满了信心。

  尘土飞扬,崔山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远处铁蹄的震动,这证明他所追的方向并没有错。

  崔山的心情变得有些激动,因为他并不知道面对他的将是一场怎样的战争,是胜还是败?

  是福还是祸?无从知晓。

  土丘,静静的土丘另一边,尘土高扬,远处稀落的树林显出一派秋末的凋零。

  崔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对,因为远处那些扬起的尘土似乎有些散漫,犹如化成了一片雾瘴,成灰暗色,与刚才那些零乱。但却有规律可寻的尘土有所不同。不过,他己经没有心思去想得太多,因为他已经抵达了土丘之下。

  抵达土丘之下,对于崔山来说,的确不是一件好事。

  没有谁认为受人攻击会是一件好事,此刻的崔山正是处在这种境况。

  弩箭如雨,在土丘之顶以及四侧,犹如一张织得极为完美的网。

  箭网兜鱼,鱼自然是指崔山身后的骑兵。

  马嘶、人嚎、箭啸,响彻一片,这只是一个早已预谋好的陷阱,一个等待崔山自动踏入的陷阱。

  崔山大惊,他无法避免地首当其冲,成了箭靶子,但他却以极为快捷的身法藏身马腹下,他也在这一刻摘下了背上的大弓。只可惜,他的第一支箭还未来得及自马腹下射出,其战马就已跟跄而倒。马身插上了十余支劲箭,然后崔山看到了身后的兄弟们惨叫着坠马及战马跪倒的场面。

  崔山落地,摔得极痛,寒秋天气极冷,在这种气候被摔比平时痛得多。

  崔山不得不放弃手中的大弓,因为带着大弓,只能成为自后面赶来的战马蹄下之鬼。所以他只好放弃大弓,在奔来的马腹之下穿过,看来他的身手的确不错。

  土丘之上的攻击力极强,而在此时,土丘之上更响起了沉闷的战鼓声,如同万马奔腾,又如同怒雷炸空,声势骇人。

  战马陡闻巨鼓的闷响,竟全都有些惊乱,再加之这四千铁骑一开始就遭到惨重的袭击,使得官兵心中产生了一种无法抗拒的压力。

  “杀呀……”数千匹战马如同潮水般涌向土丘,崔山终于找到了一个机会又重新跃上了一匹无主战马的马背,因为它的主人已经被劲箭射死。

  “杀呀……”土丘之顶也传来了疯狂的呼喊。在一轮密集的箭雨交加之下,土丘上这才真正出现了人影,不仅仅是人影,还有战马,却多达三千骑,正是那几路在昨日不停骚扰官兵的五路轻骑。

  崔山其实早就知道,在听到那一阵鼓响之时,他就知道了这群人正是昨日白天和晚上吵得他们疲于应付、不得安宁的那一队人马,但那队人马在这里结集倒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官兵在最开始的那一阵箭雨之中几乎伤亡近千人,此刻仍是斗志高昂。只不过,他们根本来不及放箭,双方就己经短兵相交。

  冲下土丘的高平骑兵士都是手持长约七尺的斩马长刀,自土丘之顶顺势冲杀而下,全以臂部和腰部的力量挥出疯狂的第一刀,也是最为凌厉的一击,几乎无可抵抗。众义军借助战马的冲力,借助地势的优越,借助旋腰挥臂而凝聚全身的力量,斩出简简单单、直截了当,却最适合混战的一刀。

  官兵们自低向高冲,他们不得不挥动兵刃格挡这样一刀,但是他们的力道完全无法与义军借助地利、兵器而发出的一记杀招相比。

  “呀……”兵刃相击之声响不绝耳,高平义军这一刀的威力,竟然让那些身经百战的官兵无法承受。有些人的兵器被斩飞,有些人被这一冲一斩之力击下了马背,有些人虽然勉力抗住了这一刀,却被震得手臂发麻。只有少数官兵不仅瓦解了这极具实战经验而又霸杀的一刀,更有人将高平义军的骑士震落马下。崔山就是这之中的一人。

  “杀呀……杀……”崔山所要面对的不只是这气势汹汹的骑兵,而且还有那伏在土丘上的步兵。

  高平义军的步兵全都是长枪和长戟,戟可勾马腿,枪可挑马背上的骑兵,更有人以小弩施放暗箭。

  步兵也有数千之众,这些人并没有崔山想象之中的那么畏怯,反而个个如狼似虎,更是想将他们这一队官兵尽数杀光。

  ※※※

  崔延伯的五万大军行军二十余里,地上惟有崔山所领人马留下的蹄印。崔山的追骑速度好快,早已在崔延伯视线之中消失。不过,登到高处,仍可望到二三十里开外那高扬的尘土。

  崔延伯极为自信,他根本就看不起高平义军这群乌合之众,虽然万俟丑奴和胡琛是两个极为厉害的人物,但今日胡琛已死,万俟丑奴也重伤未愈,高平义军如同老虎失去了爪牙,根本就不足为患。何况高平义军斗志如此薄弱,竟然弃泾州而逃,的确让人感到有些可悲。

  地上,除了有崔山那数千骑的蹄印之外,还有些零落的杂物,被马蹄踩得破烂而肮脏,显然是泾州步兵抛掉的负累。看来,泾州义军撤退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是狼狈至极。

  而这时,崔延伯看到了不远处扬起的尘土,正向他这边飘来,尘土的面积并不是很大。

  在他的估计之中,应该是在几百骑左右,并不夹杂有步兵,因为步兵扬起的尘土极低,而且较为混乱,惟有骑兵扬起的尘土显得高而清晰。

  崔延伯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冷肃的杀机,他知道这绝不是自己的骑兵,这一群骑兵显然有些杂乱,那扬起的尘土似乎杂乱无章。如果是训练有素的骑兵,那尘土肯定以行以列之形扬上天空,然后才散开成雾,所以他肯定前面那一队骑兵并不是官兵。正当崔延伯暗自猜测之时,队伍前面的探子飞速回报。

  “禀元帅,前方有数百骑高平义军赶到,他们声称愿意投降,手持降书,请求元帅缓兵容他们的头领安排降伏。”

  崔延伯一愣,有些讶异地“哦”了一声,策马上前,他倒要去看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于是,在众亲卫相护之下,崔延伯向队伍前面赶去。

  当崔延伯策马来到队伍前面时,果然见到数百骑高平义军人人手中持着一片白布。有的是内衣撕裂而成,有的是破裂的旌旗,这队人马与官兵相隔两百步而立,队形混乱,看上去极为颓丧。

  官兵的前头部队也停止了行进,崔延伯望了望前面队形混乱的数百骑,心中涌出一股极为轻蔑和不屑的感觉。在他的眼中,这些人的确是一群乌合之众,充其量不过是会骑马而已。

  真是浪费了铁骑这个光荣的称号。如此队形队列,与未经训练的初学者又有何不同?崔廷伯想到自己训练的铁骑,其精良的骑术,密切的配合和互动关系,不知比这支几百骑的“骑兵”

  强多少倍。

  “我们元帅来了,你们有什么话快说吧!”那名传信兵士向对面几百骑义军呼道。

  “谁是崔延伯大元帅?我们要见他!”那几百骑中有人呼道。

  “本帅就是崔延伯,有什么话就快说吧。否则,立刻以弩箭侍候!”崔延伯傲气逼人地高声道,那种聛睨天下的感觉让他大为受用。

  那几百骑之中迅速策马行出一名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在马上向崔延伯深深作了一揖,道:“阁下就是崔大元帅,在下商舟,乃是高平义军骆非将军右骑营的偏将。今奉骆将军之命前来请求大元帅缓兵,我们愿意投降。这是我们的降书!”那人说着将手中的白色长绢展开,上面果然有以血书写的字迹。只是相隔太远,连崔延伯也无法看清长绢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骆非为什么不亲自来?”崔延怕冷冷地扬声问道。

  “骆将军正在清理那些冥顽之人,特遣小人先来向大元帅献上降书,骆将军说,他相信大元帅是深明大义,更是胸襟过人之人,绝不会计较往日之仇……”说到这里,商舟收起了降书,望了崔延伯一眼,接道:“骆将军也有一个请求要小人带到,他希望大元帅能不记前嫌,依然保住他的地位!”

  崔延伯轻蔑地一笑,但此刻他倒有些相信了。骆非这个名字他听说过,在胡琛的军中还算是个人物,但始终被排在万俟丑奴和赫连恩之下。

  此战骆非选择投降,如果说让他失去眼下的权力,那自然不会降伏,是以骆非开出这个要求反而显得更为合理一些,也在人的意料之中。这次骆非派人前来,无非就是想听听崔延伯的答复。如果这个答复能让骆非满意的话,骆非就会带着所属兵士前来归降,如果不能满意他的要求,那双方定会决战到底。

  崔延伯自然明白自敌人内部瓦解高平义军乃是上上之策,如果能够得到骆非这样一个清楚高平义军内幕的人相助,自然是再好不过了。但崔延伯仍有些疑虑,声音依旧极冷地问道:

  “本帅又怎知骆非不是缓兵之计?他为什么要选择投降?而他现在又有多少兵力?”

  商舟神色微微有些不满,有些忿然地道:“骆将军身边只有五于兵士,即使是缓兵之计,也只是螳臂挡车,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高平义军已经没有指望了,大王已死,万俟将军重伤,又有什么可用之将?更恼人的却是,军中出了这么大的乱子,居然还去请葛家军的蔡风前来统领三军,这明摆着是对骆将军的不信任。所谓从军,不只是为了一个名,还为了一个‘利’字。往日骆将军在战场上拼杀,流血流汗,好不容易得回的江山又要让给别人,这自然十分不公平。本来我做为一个无权发言之人,不应该讲出这些,但既然大元帅如此怀疑,我也就只好一表自己的看法了。至于骆将军是如何想的,我就无法具体说出来了。大元帅心中洞察秋毫,也不用我多说什么了。我们将军的心思又怎能瞒得了大帅的眼睛呢?”

  崔延伯得意地笑了笑,他的确对自己的压倒性气势极为自信,骆非区区五千兵马的确还不放在他的眼中。但是他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正要说话之时,那边的商舟又开口道:

  “刚才,我们亲眼见到大元帅的骑兵过去,此刻大概已经追上了万俟丑奴的骑队。我们本是受万俟丑奴之命,阻袭大元帅的追兵,但我们却没有这么做,谁不知道,此刻义军士气如此低落,又怎能抵抗那数千铁骑?万俟丑奴分明是要将我们送上绝路。既然他如此不相信骆将军,猜忌排挤,我们还不如索性弃暗投明。如果大元帅能够大度收容我们,我们定不敢再有二心,誓死相随!”——
 

 
分享到:
紫禁城后宫生活揭秘 妃嫔养生靠吃药
中国古代官职揭秘 爵到里胥共分四十四级
马化腾,腾讯五兄弟的创业故事1
正月十五元宵观灯街景
乐观改变人生
印度美艳阉人的神秘生活1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60年代日本美女裸体刺青现场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