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般若正气

第八章 般若正气

时间:2014/11/5 20:06:46  点击:1650 次
  “嚎!”一阵如狮吼般的闷响在河面上炸起,更如惊雷般升空。

  “龙象般若正气!”黄尊者掠身的同时忍不住惊呼出来,心中更是暗暗钦佩,他没有想到华轮竟能修到龙象般若正气的最高境界,发功之时更有梵音相伴。

  而这种梵音并不是指人从口中发出的,而是自丹田中冲出的气流,自然而然地发出。

  蔡宗的心神为之一震,本来明镜无瑕的灵台一片混乱,刀势立刻显出破绽。

  “哧!砰!”华轮的手掌竟似可自虚空中跳跃进击,突兀地出现在蔡宗的刀势中,重重击在他的手背上。

  蔡宗狂嚎一声,飞跌而出,如断线的纸鸢,但却仍紧紧握着手中的刀,绝不放手!

  华轮的心头也惊骇莫名,蔡宗的武功进展之快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之外,竟要逼他出全力方能制服。若是再让这个年轻人存活的话,到时只怕连他也无取胜的把握,而刚才他那胜出的一招仍有些侥幸,若非梵音打乱了蔡宗的心神,他根本就找不出蔡宗刀法中的破绽,而蔡宗占着兵刃之利,也许还会杀得他很狼狈,不过,他断定蔡宗见不到明天的朝阳,因为他绝不允许蔡宗活过今晚,否则再要找到他就很难了。

  蔡宗身子下坠,落下之处正是一块游荡的浮冰,但蔡宗已经没有能力使自己的身体平衡,虽然华轮击中的只是他的手臂,可是那龙象般若正气却如潮水一般,让他五内翻腾,几欲呕血。

  “哗……”蔡宗的身体在浮冰上滑倒,冰魄寒光刀一半伸入水中,整个人也向水中滑去,双脚更是已经沉入水内。

  滑出这块浮冰之时,蔡宗身下的河水也已经结成了冰,结冰的速度就像是变魔法,几乎是个不可思议的奇迹可是在蔡宗的冰魄寒光刀下是那么的真实。

  而定住蔡宗身体的却是冰魄寒光刀,刀身如同一根被冰封的玉柱,正好使蔡宗无法再滑落于所处的浮冰上。

  黄尊者的紫金金刚杵此刻也飞速攻来,他也踏着浮冰。

  如泰山压顶的劲风激得水花四散而溅,蔡宗只感到一阵窒息的劲道笼罩着他,那握着黑木刀的手根本就使不出半丝力道。

  “呀……”蔡宗一声狂吼,冰魄寒光刀碎冰而出,带起的碎冰如一颗颗劲爆的坚石般撞向黄尊者,而那带起的水珠也在空中凝成冰粒,全都没头没脑地射向黄尊者。

  “轰!”蔡宗身下的浮冰再次裂成无数细块,他的刀与黄尊者对击,其反震之力竟将浮冰震裂,而对方要命的一杵也落空了。

  蔡宗的身子犹如一颗陨石般沉入水中,溅起的水花却很快在空中结成了冰,在他沉没的水面上形成一块形状极为怪异的浮冰,而那些浪花也并未能恢复原状,呈现出一朵浪花形状的浮冰。

  这个结果似乎出乎众人的意料之外。

  “轰!”赤尊者猛然向那块奇异的浮冰上击去,冰屑四溅,并向水中沉了一下,又迅速上浮,这块浮冰的厚度却不知有几尺,更没有人知道蔡宗是不是也被冰冻在这块浮冰中。

  华轮长长的喇嘛袍一挥,双手在虚空之中一旋,河中一时浪头汹涌,气旋如山,水流绕着蔡宗遁身的那块浮冰转出一个巨大的漩涡。

  “轰!”蓦地一声巨响,那浮冰如一只冲天而起的巨兽,跃出水面,在黄尊者和赤尊者的面前划过一道奇异的弧度,以螺旋之势给人一种炫目的感觉。

  岸上的众苦行者全都看傻了。

  浮冰厚达四尺,这还不计算刚才被赤尊者击碎的那几近三尺的冰层。

  浮冰之中并没有蔡宗的身影,也没有冰魄寒光刀,这只有说明一个事实,那就是蔡宗在水底遁走了。

  这块冰厚达七尺,可见那冰魄寒光刀之寒足以让人心惊,可是蔡宗竟若无其事地握着它,这可的确让人费解了。

  “让他给跑了!”赤尊者急道。

  黄尊者又何偿不急?华轮的目光四处游扫,他竟发现了黑暗中的那艘船。

  船静静地泊在河心,在水中微微荡漾着,那种轻悠的感觉与这里充满杀机的河面的确有些格格不入。

  “那里有艘船!”黄尊者也看到了,只是他猜不出来那船的主人是谁。

  不错,不远处的确有一艘船,赤尊者也看到了,船极大,黑暗之中看不清上面的景物,至于是否豪华也并不清楚,到底是谁家的船也不知道。

  黑黑的船,如伏在河面上的异兽。

  船上没有一盏灯火,连桅杆上也没有挂灯笼,这的确有些怪异,同时也使那艘船渡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的确,那船似乎很神秘,似乎与今日的事并不是一种偶然巧合,但谁也无法说清那船的主人的意图。

  也许他们真的是过路商船,黄尊者发现自己在下飘,他差点忘了自己此刻不是在岸上,而是踩着浮冰。

  ※※※

  字文肱还从来都没有如此狼狈过,竟被逼得钻入马腹之下,可见那人是如何的可怕,武功之高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连对方的面目都未曾看清楚,但他却知道鲜于修礼真的死了。

  难道是今日白天那两个煞星再次杀回来了?想到他们,字文肱禁不住打了个冷颤,那两人的武功的确太可怕了,他几乎想不出以什么方法对抗他们才好。至少,在定州城中仍没有能与其匹敌的对手,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如今之计,惟有回去求包庄主出手,那或许还有些希望。

  包向天几乎成了鲜于修礼军中的支柱,也的确,包向天的武功之高足以与葛荣相提并论,即使三十年前的一代无敌高手棍神也被其重创,而天下间曾重创过棍神陈楚风的只有两人,一个是尔朱荣,另一人是蔡伤。而此刻,包向天也重创了陈楚风,虽然说不上能与蔡伤及尔朱荣之流相媲美,但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包家庄一役,虽然败得很惨,但以包向天一人之力,重创陈楚风,更搏杀无名三十六将之十九、十七、二十,可知其武功也高得出人意料。

  虽然包向天也在那一役中受了重伤,可毕竟还是自对方的包围中逃了出来,而葛家庄也几乎死去了近百好手,三十六将损失八人,飞鹰、土鼠两队更是伤亡惨重。

  此刻包向天却身在左城,远水救不了近火,宇文肱必须先稳住定州城内的局势,然后回头再想办法。

  当他赶到别府门前时,惟剩一片火海及满地的血迹与忙碌却没有多大作用的护卫,字文肱的心禁不住又开始发冷,而此时,他更听到了一阵让他魂飞魄散的声音。

  那是铁链绞动之声——有人在放吊桥!然后,他就听到了震天彻地的马蹄声,更夹杂着一个高亢而尖厉的啸声,裂云破雾,在九霄之中回响不绝。

  “蔡风在此,挡我者死!”长啸声之后,就是震天的吼声,只震得所有人心中打颤。

  “蔡风在此,挡我者死……”

  字文肱的神经差点麻木了,他终于又遇上了蔡风这个最不想遇见的对手,可是事已至此,他根本就没有避开的余地,惟有长长地叹了口气……

  ※※※

  滏阳河,河水悠悠,寒风瑟瑟,火把的微光之中,倒映着的粼光似乎在打着旋儿。

  岸上的苦行者也不知是自哪里弄来一只小船,抑或是早就准备好的,只是一直都未曾动用而已。

  “船上有人吗?”黄尊者脚下踏着浮冰飘至那艘大船之旁,高声呼道,他们怀疑慈魔蔡宗会借这只大船遁走,甚至很有可能在这只船底藏身。

  赤尊者脚下滑动着浮冰,绕着这只大船不断地游走,如果蔡宗真是借这只船掩护的话,就一定会出来换气。

  船上一片死寂,并没有回应,甚至连一点动静也没有,让人无法捉摸船上究竟是什么人居住,这艘大船又是谁家的。

  “不用喊了,他不可能上了这艘船,只要我们封住四周,在这里守着,他的水性并不好,相信很快就会出来换气的!”华轮打住黄尊者的呼喊道。

  这时,那些苦行者所驾之船己行驶过来,众苦行者在舟首持着火把注视着河面,岸边也有数十名苦行者拉开近百丈的队伍,分守监视,只要慈魔蔡宗稍有异动,就可立即进行阻杀。

  华轮脚下踩着浮冰,在水面上如一只白鸠般滑水而行,目光如电般扫视着河面,黄尊者和赤尊者则守在那艘大船两旁,火把的光亮使水面之上没有什么东西可以遁迹。

  “哗……轰……啊……”一股激流自水中冲天而起,却是响在那只小舟之旁。

  那些苦行者大惊,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见一块巨大的坚冰自水中撞出,疯狂地撞向小船之舷。

  蔡宗如一头窜出水面的大鳄,在身现水面的一刹那蓦地抽出冰魄寒光刀疾划而出,在众苦行者未能做出反应之时,船舷已经遭到毁灭性的刀气侵袭,碎裂成片。

  船身倾覆,失去平衡的苦行者大声惊呼、嘶叫。

  慈魔蔡宗绝对不是有仇不报之人,更不会临危思逃,在任何时刻,他都会采取反击,所以他并没有逃,而是选择战!运用他那变化无端的潜遁之术,一定要让这些想杀他的人知道,他绝对不是好惹的,任何想击杀他的人,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

  华轮和黄尊者全都吃了一惊,华轮更是踏浪飞至,他不能让对方再次潜遁,那样只怕永远无法找到蔡宗的行藏了。

  滏阳河虽然不如黄河、长江那般浩瀚飘渺,但是这片水域也极其宽广,如果想在这样一片水域中寻找一个人,的确不易,何况又是晚上?

  “扑通,扑通……”几名苦行者随着船身的碎裂,全都跌入河水之中。

  蔡宗的左手被华轮所伤,仍然无法出力,这使得他的动作始终迟缓一些,但手中的冰魄寒光刀却赶在华轮之前划了出去,这群苦行者也同样是他要杀的对象,绝对不会心慈手软,因为这些人全都是他的敌人!

  河面上再次结起一层浮冰,众苦行者所驾的小船在舷碎之时,河水便涌入船内,更倾翻于河面。

  蔡宗怪啸声中,这群苦行者如一颗颗石榴般滚落河中。

  “轰!”蔡宗的刀锋再次横切,毫无畏惧地与华轮的双掌相撞,此刻他有所准备,而华轮是踏浪而至。

  蔡宗无可抗拒地再次被击飞,双足在船舷之侧滑退,如一只飘飞于水面的纸鸢,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华轮的劲气太过强大了。

  华轮的确已经下了杀心,绝对不再让蔡宗潜逃。

  蔡宗其实也并非不想逃,可惜水性不好,入水之后全凭憋住一口真气,然后才顺水而流,他自幼生长的地方只有沼泽,对于那浮泥之类的,倒还可以应付,可是水中功夫却并不熟练,那里虽有当曲河,但河中藏有凶物,蔡宗根本不敢入水,而刚才那一击,只是迫不得已要出水面换气。

  这些苦行者也全都不会水性,在水中扑腾呼喊,他们所生长的地万,是高原之地,很少下河游泳,此刻身置水中,竟无法适从,武功也全都派不上用场了。

  在蔡宗即将沉入水中之时,华轮再次出现在他的面前。

  没有人能够想象华轮的动作有多快,那几乎已脱离了空间的限制,随心所欲。

  蔡宗始终还是低估了对方,也许,华轮的武功并不会比泰山之上的那群可怕高手差多少,甚至根本毫不逊色,这如果算是一种失误,那这个失误也许就是致命的。

  蔡宗知道自己还来不及沉入水中,就会被华轮的双拳击毙,可是此刻他仅能活动的右手亦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这不是一种错觉,而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一股炽热的劲气使他把握冰魄寒光刀的右手感到了温暖,这的确有些可怕。

  “轰!”华轮的掌劲再次震在他的冰魄寒光刀上,一股向上的力道将蔡宗冲出水面。

  华轮这一击并没有要蔡宗的命,也许,华轮本身就只是想蔡宗不再沉入水中,只要不入水中,他就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格杀蔡宗。

  蔡宗再次喷出一口鲜血,手中的冰魄寒光刀如一道幻弧般飞射而出,却是射向那艘沉寂如死的大船,他的身体不由目主地被抛了起来,犹如旋风卷起的败叶。

  华轮凝拳沉气,以无穷无尽的杀意冲击而上,他要在这一击中将这个在城外被誉为最有潜力的年轻高手杀死,他也必须击杀对方,因为这年轻人的确太过可怕,而且还知道一个最不该知道的秘密,所以蔡宗必须死!绝对没有半点人情可讲——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