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十章 血祭亡魂

第十章 血祭亡魂

时间:2014/11/5 19:48:14  点击:1724 次
  青衫老者的眼里滑下两行清澈的泪水,轻轻地滴落在凌能丽那没有血色惨白的脸上,是那般晶莹剔透。

  老者以青衣轻轻拭去凌能丽鼻前嘴角的血迹,显得那么温柔,那么深情,似是怕惊醒了一个熟睡的婴儿,惊碎了一个美丽的梦。

  泪水仍从老者的眼里不断滑落,老者声带泣腔,充满悲愤和无限心痛地喃喃自语道:

  “都怪我!都怪我!我为什么不早来一步?为——什——么?为——什——么?”说到最后,声音竟是吼出来的。

  “能丽,你安息吧,我已经杀死了逼你的人,你等着,我会杀尽所有伤害过你的人,用他们的血来祭奠你,让他们来给你陪葬!”那老者拭去滑落在凌能丽娇容上的泪水,刹时如同变了一个人,似乎一个自地狱中苏醒的魔王,那浓烈的杀机,似乎如一团在他周身点燃的烈火,让人感到空气中散发出一股邪异的死亡之气。

  “嚎……”老者仰天一声悲啸,声裂九天,如万马奔腾,如海潮击岸,其声浪如一排排有形之波向四面八方辐射开去,无尽的悲伤,那饱含痛苦的情绪使得天空之中的风云惊变,鸟雀尽坠。

  乌云如被一只无形的手牵动着撕裂、聚拢,变幻出无穷无尽的组合,似乎与地上长啸的老者心神相呼相应。

  “鲜于修礼!你——死——定——了!”那老者悲啸良久,才咬牙切齿,以浓烈的杀气逼出这几个字。

  鲜于战胜的功力极深,但仍然受不了那声长啸,心脏如活物一般狂跳,脸红耳赤,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那十余名高手全都面色苍白,摇摇欲倒。

  “凌施主,别伤及太多无辜!”说话者却是匆忙赶来的寒梅七友之二,刚才与凌沧海交手之人,他们的脸色也变了很多。自凌沧海的悲啸之中,他们清晰感应到对方那深不可测的功力,早已达到天人交感之境,如果这样一个人乱杀起来,只怕整座帅府之中大概没有几人能够幸存,即使寒海七友联手也不一定能困住此人,何况如今帅府之中只有五人,另外两人在左城跟随包向天。

  凌沧海冷冷回眸,那两个老者禁不住打了个寒颤。他们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如此可怕的眼神,那眼神中的杀机似乎一下子冻结了他们所有的神经,因此,他们再也说不出半个字。任何话对于眼前这人来说,全都是多余的,他们知道没有任何人可以阻住凌沧海杀人的决心!

  这,也许是一场浩劫,而之所以会发生这一切,全因那已经成一摊肉泥的鲜于猎所致,两个老者禁不住全都叹了口气,他们尽力了。

  凌沧海的目光投到了鲜于战胜身上,竟叫出了他的名字:“鲜于战胜,这是你们自己造的孽,我要你们整个家族的所有人都来为我的能丽陪葬!”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鲜于战胜竟被凌沧海的目光逼得说话有些结巴,他从来都没有在心底如此畏怯过一个人,他不怕死,可是如今面对眼前这人的眼神,他宁可选择死,这是一种比死更可怕的感觉。

  “想知道吗?待会儿我杀了他们后再告诉你!”凌沧海将凌能丽的尸体交到左手,紧了紧手腕,怜惜而伤感地道:“能丽,你在看着吗?看我如何杀死你的所有仇人!”说话的同时,右手向胸前一横,并迅速切出。

  那十余名高手在凌沧海说话之时,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此刻见对方出掌,全部奋力回击,但他们立刻又改为后退,飞快地后退!

  他们不是不想出击,而是他们感觉到这种出击只是在送死,毫无必要的送死,甚至没有一点活命的机会,所以他们飞退!

  这些人全都想错了,进是死,退也同样是死,他们似乎永远也无法挣脱凌沧海这一掌的控制,那种毁灭性的气机似乎一张张富有弹性的网,将他们全都网在其中,无论如何挣扎,都只会愈挣愈紧,愈挣愈无法脱身,甚至连动手的能力也没有,更别说退出去了。

  他们能做的,惟有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击出的这一掌在眼前不断地扩大,然后便成了整个天,整个地,直到吞没了他们的生命,他们所体会到的,不是死亡,而是一个梦魇,一个永远也无法醒来的梦魇!

  十余名刚刚恢复神志的好手全都死了,死在一掌之下,一式平淡而简单,但似乎充满了魔力的掌式,如果区阳或不拜天看见这一掌,一定会大吃一惊,甚至会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凌沧海这一掌竟已达到托天冥王掌的最高境界,这是一式创自悲痛和愤怒的魔掌,可此刻的凌沧海竟然完完整整地击出了这一掌。

  鲜于战胜的脸色如死灰一般苍白,那两个观战的老者似乎也深深读懂了这一掌的境界,体味到其中让人完全无法捉摸的抽象意识。其实,他们什么也没有体会到,只是其心神被这一掌的气势所吸引,思想被气机所控制。

  凌沧海伸手一提鲜于战胜的脖子,鲜于战胜就像一个废人,连半根指头都无法动弹,“你听好了,我是谁!”说着凑到鲜于战胜的耳边,低低念出了两个字。

  鲜于战胜脸色再变,却多了一丝愤怒和不甘,但也在此时,他听到了自己脖子断裂的声音,这也是他所听闻到的最后一个音符。

  “啪!”凌沧海冷酷地将鲜于战胜的尸体摔在地上,紧抱着凌能丽的尸体向后院跨去,惟留下那两个老者在愣愣地猜测着凌沧海刚才所说的是什么。

  凌沧海……

  当凌沧海赶到内院的东厢时,田新球已经将三个老者攻得有些手忙脚乱,地上更有十余具尸体。

  凌沧海一声清啸,大步向三个老者行去,一手抱着凌能丽渐渐转凉的躯体,数丈空间,似乎根本就只是一步跨过,空间对于他来说,已经全都不成约束。

  “砰砰砰!”三声暴响,三个老头全都被震得飞跃而出,手中的扫帚碎成末屑,露出里面青幽古朴的利剑,只是每个人的嘴角都溢出了血丝,就只因为凌沧海一掌,平平淡淡的一掌。

  他们根本就不敢相信这是事实,这个突然而至的神秘老者,竟以单掌伤了他们。

  其实,他们知道这一掌并非那么简单,至少他们感觉到了这一掌在虚空中变换了一千七百三十四种角度。

  这是什么掌法?他们连想都未曾想过,不过却知道正是刚才悲啸之人所发。

  “新球,给我杀尽所有鲜于家族的人!”凌沧海以一种不可抗拒,但又充满无限杀机的声音冷冷地对田新球道。

  “是,主人!”田新球服从地道。

  那围在内院之中的众好手全都禁不住心头发寒,这个田新球已经足够让他们头大了,而田新球身边此刻又冒出一个武功更为高深莫测的主人,那结果会是怎样?实让人难以预料。

  那三个老者手中握剑,不知是否该攻击之时,却发现自内庭中赶出来的另外两个老者,五人相视望了一眼,那自内庭中奔出的两人叹了口气道:“罢了,罢了!”

  田新球得到主人的命令,下手之重比刚才更狠更猛!

  ※※※

  帅府之中出了乱子,守城之兵自然被惊动了,大队大队的人马全都涌在街头,将帅府层层包围,他们相信帅府内的高手会驱出敌人,而且,他们未得帅府内召唤,不敢擅自入内。

  不过,刚才那一声裂天惊云的长啸,使得许多兵士都被震得头昏脑涨,战马更是骚乱成团,场面极其混乱。

  那声长啸,的确够惊心动魄的,即使守在城楼上的官兵也感觉到了那强烈的音波震荡,举城皆惊。

  帅府外院的护卫也全都为之色变,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了元凶,一只滴血的手,一脸阴冷的杀机,那人木无表情地背负着一具凄美的躯体,缓步踏出外院,那如高山岳亭般的气势霎时笼罩了外院的每一寸空间,死亡气息在其中不断酝酿着。

  外院的护卫似乎明白了什么,至少他们知道内院之中的人已经没有几个能够很好的活着,抑或内院之中根本没有人活下来。

  “哗……”内院的门碎裂成七八大块,两道人影飞射而出,犹如着了魔的疯子,但他们一看到那背负着尸体的人,又如撞见了鬼一般,折身就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没命地奔逃。

  这两个人,外院的护卫都认识,这是内院的副总管和教头,平时不可一世、趾高气扬的两人,此刻竟比落水的野狗更狼狈,更是有些形似疯癫,抑或他们真的被什么东西刺激得傻痴了。

  那手掌染血的人似乎记起了什么,将手上的血迹擦去。用来擦拭血迹的是一名护卫,他也像其他护卫一样想逃,但是却无法逃出那染血的魔手。

  血迹擦干净之时,那名护卫竟吓得昏死过去,而这个时候,内庭竟然火头大起,显然有人在纵火烧院。

  府外的义军一阵骚乱,却是因为那两个几近疯狂的人没头没脑地直冲出去,没有人挡得住他们,他们似乎已经无法分别自己的人和敌人,而更让众兵士大感吃惊的是帅府起火了,那些护卫们纷纷涌出帅府,似乎帅府之中真的出了魔鬼一般!正当所有人都惊疑不定的时候,帅府的外院门庭竟一开一合晃动起来,似乎受着一只魔手的牵引,景况诡异莫名,那些义军也个个胆寒,张弓搭箭,强弩尽数对准帅府门口的每一个角落。

  “呼!”一道苍鹰般的身影电射而出,那些强弩弓箭手竟然来不及瞄准目标,立即放弦射箭,但是他们的箭矢全都落空了,也在同时,他们听到了弓弩折断的声音,不仅如此,还有骨头碎裂之声。

  马匹惊嘶,在惨叫声传出之前,动物始终比人对危险的觉察力要强一些,那沉沉的死亡之气和如烈酒般浓烈的杀气在虚空之中散漫开来,但这却并非出自那个从门内飞射而出的中年汉子的杰作。

  杀人者,正是田新球,闪开弩箭,一口气击杀挡在门口的二十七人,然后他驻足了,杀气和死亡之气却是来自他的身后,一个抱着一具绝美尸体的老者!

  “就……就是他们……”那些死里逃生的护卫心有余悸地高呼道,但他们由于心神太过紧张,所说之言连完整的意思也表达不清楚。

  那老者双手抱着那具绝美的女尸,目光却从没移开过,一直深情而哀伤地望着怀中那安详的尸体,那恬静的凄美,犹如熟睡的婴儿,更如一朵凄美的冰花,只是没有了半丝生机。

  老者缓缓迈着步子,似乎对围在帅府之外的大军根本就没看见,更似乎感觉不到这些人的威胁和那浓烈而紧张的杀机。

  正如那沉沉的死亡之气息,眼前这老者的心完全沉浸在一种死亡的哀漠之中。

  田新球向老者身边一立,环目扫视着,每个与其眼神相对之人,都禁不住打了个寒颤,看到那双眼睛,他们都禁不住想到暗夜里的魔鬼。

  “放箭!”一名偏将终于再次发号施令。

  “嗖嗖……”无数劲箭强弩,如蝗虫般射出,但是在他们仔细看时,所有的劲箭全都落空了。

  当那名偏将发现这个让他惊骇若死的结果之时,一杆长枪已经贯入了他的胸膛,田新球离他只不过才三丈远,只是这杆长枪不知究竟是如何到田新球之手,又如何射出来的,这就像是一个谜,谜底当然就是死亡。

  那名偏将至死也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他根本无法相信,死亡会来得这么简单、这么突然和直接,但不可否认,他已经死了。

  当众人再次望向那老者的时候,他已经抱着那具女尸坐在了那名死去偏将的战马之上,一匹毛色极纯的白马,与那睡美人的衣衫和脸色一样洁白,而那老者犹如盘于孤崖之顶的古柏苍松。

  田新球也挤上另一匹战马,那马的主人如小鸟般被田新球提着,“哇啦哇啦……”地乱叫,几乎吓得晕死过去。

  箭雨再射,但却如同折翼的鸟雀般在两匹马前一尺远近就尽数坠落。

  战马长嘶一声,如被贯注了无穷无尽的生机,音似凤鸣龙吟。

  长嘶过后,两匹战马撒开四蹄犹如追星逐电般向城门口冲去,所过之处,犹如秋风扫落叶,惨叫声、惊呼声、骨碎声、枪断刀崩声、弓弦声、呼喝声、风声……不绝于耳。

  长街几乎被血所染,战马是踏着血水奔行的,死亡、杀戮,几乎成了定州城内的主旋律。

  百姓吓得尽数躲到屋中闩门不敢外出;商店关门,也是怕殃及池鱼;街头,惟有各路留守在城内的义军自四处奔涌而出,只为了截杀这两个烧毁帅府的人,但两匹战马所过之处,无人能阻,挡路者死,更无一合之将,这些普通的义军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要他们不被困住,谁能耐何?

  城门口堵聚了近千义军,似乎下定决心要与这两个杀人无数的魔头决一死战。他们所想的,的确没错,谁又能独力战胜千军万马呢?人海战术,即使你拥有通天本领,只要是凡夫俗子,就有力竭之时,那一刻也就是你的死期!但他们估计错了,田新球与凌沧海根本就不从城门经过,而是直接驱马上得城墙。

  所有的追兵全都愣了愣,就连驻守城门的人也都感到意外,对方竟然将战马驱上高达四丈的城墙,虽然战马跃上城墙并不难,但要想自城墙上出城,简直是天方夜谈,不说城墙,单论城外那三四丈宽的护城河就不是人可以逾越的。

  在这个世道,总会有太多出乎人意料的事,也有许多人擅于制造奇迹。在追兵渐近,并向城墙上的两人两骑包围过来时,那两匹战马再次一声长嘶,竟跃空而起,向城外的虚空飞纵,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以让所有人都为之惊叹的雄姿向护城河对岸纵去。

  城头上的守兵,全都忘了放箭,呆呆的,一切似乎都不再现实,犹如置身梦境一般。

  “哗……哗……”护城河水激起两个巨大的浪头,在两匹战马即将坠入河中之时,那激起的巨浪似乎起了一个反托作用,三人两马再次跃过半丈,安然落在对岸,然后扬长而去,惟留下城头上那些惊得目瞪口呆的守兵和将领,在回味着刚才那让人永远也无法忘怀的一幕,而久久未自神话中醒转过来。

  ※※※

  战场之上,杀得如火如荼,天昏地暗。

  侯景飞速退去,但白傲似乎早就算准了会出现这种场面,他以优胜的兵力夹击,虽然候景的骑兵灵活性极大,也十分勇猛,但最终只能仓皇而退,不过,因事先下达撤退命令,因此以快骑而逃,损失并不大,却极为狼狈。

  后方,候景所领的大军刚刚安扎好大营,还没有来得及仔细布署,白傲的骑兵已经冲至,一阵乱杀,又是放火,将那些营帐烧得七零八落,只一瞬间,候景大军的后方便阵脚大乱,但白傲这一营的将士也几乎损失了一半,毕竟在人力方面与候景后方部队要差一截,若非事起突然,那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白傲这一营的将士全军覆灭。

  白傲这一营的冲杀如风,杀过后立刻就退,而此时候景也己狼狈归营,与大部队汇合,这些人调头痛击白傲的追兵,却为白傲伏于两翼的人马所阻。

  候景被杀得节节败退,而在退却的同时,那些官兵渐渐显出其优良的素质,由于自一开始就事出突然,使他们几乎被杀了个措手不及,连阵容也未能组合好,但在拼杀后撤之中竟逐渐稳住阵脚。

  自傲在后阵猛擂战鼓,那强攻候景的几营将士迅速自侧边逸散,根据原定的攻击路线和计划,很快就撤离战场,而在候景稳住阵脚之时,白傲的人马已经撤得差不多了,惟留下满山遍野的尸体和破败的营帐。

  鲜于修礼远远听到战鼓的巨响,心头大喜,战鼓所表示的就是进攻信号,在那震天的喊杀声中,显然白傲与候景已经交起锋来了,而且是场大混战,于是他就地结阵,准备对任何后撤的败阵之军施以致命的一击,他以锋锐之师对付一群没有锐气的败军应该不会有问题,人说杀敌一万,己损七千,这两方交战,绝对会酿成两败俱伤的结局,而他就是得利的渔翁。

  但是很快,他就发现候景已经稳住阵脚的大军飞速向他推移而来,而白傲的大军似乎仓皇而逃,一小部分逸入旁侧的树林之中。

  这是个很出乎鲜于修礼意料之外的结局,他似乎没有想到白傲败得如此之快,而且候景追得这样急,使得他根本来不及去追杀白傲的残兵就要与侯景直面相对。

  候景的大军如潮水般向鲜于修礼的队伍掩至,无论是谁,都是他们的敌人,既然与鲜于修礼的战争是不可避免的,那就不如此刻了结。

  候景却心中大急,他在看到鲜于修礼时,就已经知道事情不好,他与鲜于修札可能都中了白傲的算计。

  白傲的队伍看上去是一小部分一小部分逸走的,但是退而不乱,显然是故意如此,且极有组织。

  如此一来,白傲完全有可能趁他与鲜于修礼交锋之时,强攻定州城,先一步夺取定州,到时对付起来可就又要大费周章了。

  鲜于修礼似乎也看出了不妥,白傲的兵马虽然只是数百人一营,可是却极有秩序,更似乎明知他在这里,还绕身至此,故意引候景向这边追来。

  候景一声令下,兵分两翼,同时向鲜于修礼夹击,他在想,白傲若想攻下定州城,也绝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们仍有足够的时间去对付白傲,不过惟一让候景担心的,就是白傲不是去攻城,而是在一旁等着他们两败俱伤之时,再出手拣便宜,那可就不好玩了。

  定州城西与城北的两路葛家军按照白傲所说的路线,飞速向南面进发,他们要截断鲜于修礼的后路,使之断去与城中的联系,如果城内之人大开城门相救,那就正中白傲的计算。

  从战略上,白傲的所有布置的确精准到位,无可挑剔,他将鲜于修和和候景巧妙地拉拢,然后改被动为主动,时间和地点都把握得极准极妙。

  不过,事情总很难依照人的推断去判断什么,战争更是千变万化,常常会有出人意料的情况发生。而博野、新乐与定州相隔极近,快速行军只要几个时辰,因此,三路义军几乎没有什么后顾之忧,也更不会出动什么战车之类的,粮食补给问题也几乎不存在,这种快速的作战方式,其虚实也就更难以揣测,因此,战事随时可能千变万化。

  白傲命令的西北两路伏兵行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甚至有些艰难,不仅仅艰难,更是险极。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他们行军向南面进发时,便遇到了偷袭和埋伏。

  这的确太出乎他们意料之外了,仓促之下,这两路人马被杀得溃不成军,被乱箭几乎射杀了大半,剩下的部众仓促逃逸而去。

  两路人马有四千之众,但片刻之间,仅余一千余人突出重围,而且都是伤痕累累,通向南边的路被尽数截断,使他们根本就不可能去对付鲜于修礼,反而被伏兵追得向西逃逸。

  伏兵竟是鲜于修礼的,没有人知道鲜于修礼什么时候在这块地方布下了伏兵,但这些伏兵绝对是鲜于修礼所属,而且领队的就是鲜于修礼的得力干将宇文肱,这个曾杀死卫可孤的人物,最终还是加入了鲜于修札的军中,因为宇文家族与鲜于家族在塞外的关系甚为密切。

  字文肱也算得上一个人物,其数子都是厉害人物,其中以第三个儿子宇文洛生和幼子字文泰最出风头,也很受鲜于修札的看重。

  《乱世猎人》卷三十四终——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