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异域刀尊

第六章 异域刀尊

时间:2014/11/2 11:37:05  点击:1384 次
  秋末波和谈紫烟的脸色铁青,四大金刚也全都怔住了,这位不速之客的话的确高深莫测,那就是说在他们内部定然出了奸细,否则他们进入中原如此神秘的举动又怎会被对方这样轻易地掌握呢?

  “你……你究竟是谁?”秋末波惊颤地问道,他的心底直冒寒气,那天晚上,他面对着尔朱荣及那几名护卫都能够将戏演得利利落落,以尔朱情和尔朱仇这等老江湖也没有看破,尔朱天武更生同情之心,可是面对着这位高深莫测的神秘人物,他一点也施展不开手脚,或是对方身上产生的那股霸烈之气和王者气势的确无法抗拒。

  秋末波和谈紫烟及四大金刚正是元宵夜在荒村中假扮农夫的几人,不过今夜另有几人去执行别的任务了,并未与他们在一起。

  “我说过,你并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更别妄想耍什么花样,因为你的每一举一动都无法逃过我的双眼,尔朱荣在哪里?”不速之客冷然问道。

  “哼,要想知道尔朱荣在哪里,你自己去找,既然你如此神通广大,难道连这么一个大活人也找不到吗?”谈紫烟讥讽地道。

  “既然你们这般执迷不悟,我也就只好不客气了!”不速之客说话之时,骤然出手。

  四大金刚和秋末波心中早有防备,他们的心神都绷得极紧,因为他们知道这高深莫测的不速之客一出手绝对是雷霆一击,不过,他们仍然低估了对方出手的速度。

  不速之客的手切至谈紫烟的咽喉之时,破庙里的余音仍未消逝。

  谈紫烟骇然飞退,手中所执的却是一支犹如孔雀翎似的怪异兵刃。

  秋末波救妻心切,如疯牛一般向不速之客疾撞而至,手中的长剑斜削那只攻向谈紫烟的手,四大金刚更自四个不同方位重掌相击,六人配合得极为默契。

  不速之客的掌锋一转,在幽暗的灯光之下,掌缘竟似乎蒙上了一层青灰色的气体。

  谈紫烟竟发出一声闷哼,似乎被一丝无形的气体割伤了肌肤,在跌退之时忍不住惊呼道:

  “气刀!”

  秋末波心头一惊,不速之客的掌锋已扫在他的剑刃之上,那似乎是一件不畏刀枪的神兵,在掌剑相接的刹那间,一股巨力自剑身传至他的手臂,只让他的手臂麻木不堪,也“蹬蹬蹬……”后退七步,猛撞在神台之上。

  不速之客的左臂横扫,一股澎湃激扬的狂潮飞旋而出。

  四大金刚的八掌击实,“嘭嘭……”但他们感到便若击中败革一般,而在此同时,不速之客的右掌再挥,那青灰色的气体果然如一柄薄而模糊的刀!

  四大金刚心头大骇,果然是气刀,化气为刀,不畏利刃,这神秘的不速之客,其武功之高的确是他们所无法想象的。

  谈紫烟为之变了脸色,手中的孔雀翎化作一道电芒斜斜标射而出,她要阻止不速之客的这一掌,其动作的确快至毫巅,自退身让步,再反回出招,一气呵成,绝对没有半点停留。

  “好!”不速之客掌式仍不变,脚却扫了出去,化出一道美丽的孤线。

  “砰砰砰砰!”四大金刚如弹丸般弹飞出去,不速之客的掌依然是掌,并非气刀,不过,他的掌上似乎带有极强的弹力,没有半点隔阻地印在四大金刚的胸膛上,而且所选取的方位也是那么均匀,那么精妙。

  “哧……”孔雀翎自不速之客的足底擦过,犹如被踩下的软蛇。

  谈紫烟只感到手上的压力一重,那只脚已猛然将她手中的孔雀翎下压,她欲用力上抬,可又突然感觉一轻,体内奔涌的劲气不受控制地泄出。

  “砰!”那只压住孔雀翎的脚已飞速踢在谈紫烟的下颌处,但似乎是脚下留情,并未踢碎她的颌骨,不过也让谈紫烟惨呼着飞跌而出,猛地撞到墙上。

  “娘子!”秋末波惊呼着向谈紫烟扑去。

  “不要动,否则他立刻就会命赴黄泉!”不速之客的脚尖轻轻点在谈紫烟的咽喉处,根本不因为谈紫烟是个女的而生出怜香惜玉之心。

  秋末波果然不敢动,神情变得极为难看,这神秘的不速之客武功之高,已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竟然如此利落就已将六人击得一塌糊涂,根本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四大金刚也全都不敢有丝毫异动,刚才不速之客的那几掌已击得他们心血浮涌,五内俱裂,他们知道这还是对方手下留情的结果,否则只怕自己早已一命呜呼了,四人有点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不下毒手,不过,他们对于不速之客的此举自然是感到庆幸的。

  “我再问你一次,尔朱荣在哪里?”不速之客冷冷地对着秋末波问道。

  这个结果完全是压倒性的,秋末波根本就无从抗拒,只因为他的对手太过强大。

  咬了咬牙,秋末波的目光却在四大金刚的脸上扫了扫,似乎要征求他们的意见。

  “快说!尔朱荣到底在哪里?”神秘的不速之客冷声道。

  “末波!”谈紫烟低唤道,同时也惨哼一声,显然是不速之客在脚尖加强了力道。

  “好,我说!”秋末波急道。

  “他们在……”“砰砰!”秋末波正要说话之时,庙外突然响起了两声暴响,将秋末波的话给打断了。

  “啊,他们出事了!”秋末波和四大金刚同时惊呼出声。

  不速之客一听,见几人表情极其古怪,不由得问道:“是不是尔朱荣关在那里?”

  秋末波和四大金刚都脸色再变,那神秘的不速之客冷冷一笑,立刻明白自己所猜没错,不仅没错,而且己经有人在他之前赶到了暴响的传来之处,对方更有可能是与他有着相同的目的。

  神秘的不速之客冷哼一声,旋身向庙外飞射而去,他不能让别人赶在他之前夺走尔朱荣。

  谈紫烟惨哼一声,捂着咽喉猛咳起来,神秘的不速之客竟然没有杀她。

  “娘子,你怎么样了?”秋末波发现谈紫烟的肩上渗出鲜血,忍不住关心地问道。

  “我没事,此人武功太过可怕,我们快去与十三狼会合!”谈紫烟挺身而起,却又猛咳了几声,那神秘的不速之客虽然没有杀她,但是却让她几乎断了喉管。

  四大金刚的神色也极为难看,道:“看来,我们的行踪早就被人发现了,此刻去那里只怕也是枉送性命,我们根本不是这人的对手!”

  秋末波望着四大金刚每人胸口上烙下的掌印,禁不住暗暗心惊,他吸了口气,沉声道:

  “此人并不想杀我们,如果他欲致我们于死地,我等只怕早就已经死了好几次,我们还是去密洞那边看看,只需见机行事应不会有太大的问题……”

  “好吧,快去……”谈紫烟率先掠出破庙。

  ※※※

  大内皇宫,庭院深深,灯火通明,李崇心情极为沉重地走出御书房。

  望着苍茫的夜色,禁不住仰天兴叹。国家有难匹夫有责,但此际的天下,此刻的朝廷局势根本就不容人控制,也不是谁与谁可以更改的。

  天下之乱,犹可以用千军万马去强行镇压,但朝纲之乱,却是无人能够约束,奸臣当道,忠良几无立身之处。

  李崇再次叹了口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弄成这样的局面,更无法去揣度这一切,天下之乱,始乱于朝,因朝内乱了套,才会酿就万民饥腹求存,思反思乱之心才会日盛。

  “胡国舅明哲保身,全身而退,朝中已不是长留之地,看来我也该走了!”李崇自语般道,同时又回头似乎有些不忍心地望了望灯火依然明朗的御书房,忖道:“皇上此刻又在想些什么呢?”

  “李尚书!”一声惊异地呼声传了过来,惊动了李崇。

  李崇回过神来一看,竟是御膳房的总管太临刘公公。

  “尚书大人这么晚了还未休息吗?”刘公公奇问道。

  “刘公公这么晚来御书房又是为何?”李崇不答反问道,目光却落在刘公公身后一名端着一个大木盘的小大监身上。

  “太后知道皇上这几日很晚才休息,惟恐皇上劳心过度,便吩咐奴才为皇上准备点提神醒脑补气汤。并希望皇上不要太过操劳。”刘公公有些忧心忡忡地道。

  李崇这才仔细打量木盘之上那只青紫色的大碗,优雅的蔷薇给人一种清新而爽脆的感觉,心中忖道;“毕竟皇上仍是她的亲生儿子,虽然朝政不和,可爱子之心却是每个母亲都与生俱来的。”想到这里不由道;“皇上还没有休息,但在思虑问题,你们脚步放轻些,别惊扰了皇上。”

  “是,我们知道。”刘公公对眼前的李崇仍不敢怠慢,要知道,李崇不仅仅代表着一个大家族,更是皇上身边的红人,但这些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他手中的兵权,他虽是一个总管太监,在内宫的身分也极高,但仍无法与李崇相提并论。而李崇在朝中人缘也不错,即使皇太后也不敢对他有过分的举措,因此李崇不回答刘公公的话,他也没什么好说的。

  李崇再次回头望了望御书房,然后转身大步向宫外行去,心中却暗暗做出一个决定。

  ※※※

  旗花使夜色更添了几分妖异,当那神秘的不速之客赶到烟花之处时,却见地上已经躺下了五人,早已气绝,惟留下一片斑斑血迹,神秘人稍稍弯下身子,望着五具尸体,脸色微微变了,这些人全都是一刀致命,甚至连防守的能力也没有,而且击杀五人用的是同一招刀法,所有人脖子上的伤口,犹如一刀之间完成,那就是说,来人以一刀杀死这五人,而使五人根本没有还手之力,那来人究竟是谁呢?

  中原武林中究竟还有几个如此用刀的好手?是蔡伤?抑或蔡风?那不可能!神秘的不速之客知道这绝不可能,难道是郑伯禽抑或彭连虎?但在他们的刀法中却没有这般凶狠手辣、绝情绝义的招式,那这五人又是死在谁的刀下呢?

  “此人的刀法也许并不在我之下,他究竟是谁呢?”神秘的不速之客自语道,眼角却曾见一支火把映照的斑斑血迹。

  神秘人迅速移动脚步,顺着血迹所留,很快找到一个窖洞,只见洞中一片狼藉,歪七竖八躺了一地的尸体。

  洞壁上仍有一道道深深的刀痕,凌厉至极的刀痕,完全可以展示出一种刀的生命。

  所有的人,都是死在刀下。

  “他们全都死了……”秋末波的声音远远传来,显然他也看到了那五具尸体,声音充满了愤怒。

  “蹬蹬蹬……”静夜里的脚步声分外清晰,犹如紧扣在人的心弦之上。

  “你这恶魔,是你杀了他们?!”谈紫烟也冲进了窖洞,看着那弯了形的铁笼,忍不住怒吼起来。

  “恶魔,我们与你拼了!”四大金刚一看窖中的惨状,不由得肝胆俱裂,悲愤之下。已完全丧失了理智,不顾一切地向那神秘人扑至。地上躺着的尸体均是一刀致命,而刚才神秘人物以气凝刀,他们是亲眼所见的,这些人不是他杀的,还有谁?是以,他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眼前这个无可揣度的神秘人物。

  “哼,不自量力!”神秘人物冷哼一声,杀机暴绽,他也不知道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铁笼中一定关着尔朱荣,而此刻显然被人所救,这是以一种硬物自外向内撬所形成的扭曲,如果尔朱荣真的被关在里面的话,那么他就根本不可能有自外向内撬的能力。神秘人物绝对不想尔朱荣落入别人的手中,地上的血迹仍然是热的,这就说明凶手一定并未走远。

  “嘭嘭……”神秘人右掌暴伸,似乎陡然伸长五尺,在四大金刚仍未能近身之时,准确无比地击在他们身上。

  四大金刚做梦也没有想到神秘人竟然有着如此奇奥的手法,更没有想到其速快至犹如能够追回流逝的时间,竟全无反抗之力地狂跌而出,惨嚎声中,鲜血如涌喷的泉水般自他们口中洒出,地窖暗淡的灯光一阵摇曳,拉长的人影映在地上腥红的鲜血之上,形成了另一种凄惨。

  谈紫烟吓得半句话也没有说出来,她想都未想到对方在举手投足间就已将四大金刚击倒,望着地上撑了撑腿,却痛苦地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四大金刚,她整个人的灵魂就像是突然麻木了,完完全全地失去了知觉。

  神秘人看也不看四大金刚的尸体,他知道一旦自己出手,就绝对不可能有活着的对手,只是冷冷地朝谈紫烟扫了一眼,身形一扭,飞速向窖外掠出。

  “轰!”一声闷响,神秘人正想掠出,窖口竟然在巨烈的暴响声中塌陷而下。

  “不好!”神秘人低呼一声,伸手一带谈紫烟,左手衣袖一拂,手掌犹如破茧之蚕,裂衣而出,如狂潮般的气劲破空暴响,更向塌陷的土方炸开。

  谈紫烟心中大惊,不仅是惊于有人居然炸塌窖口,想将他们埋在窖洞之中,更想不到在危急关头,神秘人居然不忘带上她一起脱逃。

  “轰!”碎石碎土如雨般四散而飞,沉重的冲击力,并未让神秘人的动作有半丝缓滞。

  谈紫烟别说挣扎,就是连睁开眼睛的力量也没有,她眼前所弥漫的尽是灰暗的粉尘,根本就无法看清什么,而且只要睁开眼睛,立刻就会被灰尘窜入眼内。她几乎提不起半点力道,神秘人手上传来一股异样的热力,让她感觉到那爆炸般的生机在对方体内狂流,有着让人心颤的压迫感,谈紫烟并不能感受到压力,她似乎被一团柔软的气团所包裹,神秘人物的功力之高的确己非她能想象。

  ※※※

  山风吹啸,寒意袭人,松涛阵阵,夜鸟惊鸣,狼嚎虎啸,形成了一种极为阴森凄惨的曲凋。

  泰山的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或许是因为星星不繁、月未见云吧!天空,灰沉沉的,犹如一张灰布,让人感觉不到膨胀的生机,激荡的活力。

  蔡风悠悠醒转,他实在太过疲惫,而且那一阵强烈的震荡几乎让他的肋骨断去四根,而手臂脱臼,形象极为惨淡。不过,他没有死,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上天虽然赐予了他重重劫难,但也给了他绝处逢生的机会,这不能说是苍天喜欢玩游戏,喜欢玩弄世间诸人。也许,这就是一种轮回。

  蔡风也没有料到自己居然能够活下来,甚至连想都不曾想,他只有一个月的生命,迟死早死又算得了什么呢?所以,他毫不犹豫地舍身救哈凤,他只希望以自己的残余生命换得别人一生的幸福,这样,他也无憾这短暂的一生了。他的确救了哈凤,当他飞身扑向绝崖在虚空之中坠落,看到一株株横生而出的松树与他插肩而过时,他竟然有一丝留恋,留恋人世,留恋这个给他带来欢乐和愤怒的世界与他的亲人朋友。

  人,只要能活着,哪怕是一刻,也不能轻易浪费,是以,在最危险的关头,求生的欲望救了蔡风,他张开手臂斜斜掠去,体内引自天地的浩然正气此刻仍然起到了一个牵引作用,虽然他的身体继续下坠,但仍是移了一个小小的角度,重重撞在一株小松树上,沉重的冲击力,竟让这株小松树断成两截,他的五脏六腑几欲碎裂,肋骨一阵扭曲的剧痛,毕竟蔡风只是一个人,而不是神,但也因此使他的冲击力减小,拼尽全力再斜坠上另一株稍大的横松上,终稳住了身子,不过,却使他惊出了一身冷汗,刚才的危险之处,自不是言语所能表达出来的。

  蔡风活了下来,不仅仅靠运气,更凭借他的实力,若非其功力已达天人之境,又岂能在一记重撞之下,仍能准确定位,落足另一株松树之上?

  能够长出松树的地方,就绝不是光滑如镜、没有丝毫棱角凹面的山壁,蔡风静心调息了一个时辰,这才顺着横枝爬到山壁,找到凸点上攀,不一会儿,他放眼下望,脚下的树木如小草一般大小,想想还是向上攀比较容易一些。

  上攀了十余丈,在蔡风几近精疲力竭之时,他竟意外地发现一块稍稍突出的石阶,面积不大,却可落足栖身。

  爬上石阶,蔡风坐下环顾四面,身子尽量向山壁靠去,他还真怕一不小心被山风吹落深谷,那时只怕想不死都不可能了。而这时,蔡风竟发现有人自山上放下长绳,立时明白可能是三子诸人已下山来寻找他——
 

 
分享到:
皇帝后妃侍寝的秘密:太监先脱光妃子
刘备用什么手段让诸葛亮为他卖命一辈子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7
虬龙,拼音 qiú lóng ,解释 1.古代传说中的有角无须的小龙。屈原《天问》:“虬龙负熊”。宋《瑞应图》:“龙马神马,河水之精也,高八尺五寸,长颈骼,上有翼,修垂毛,鸣声九音。有明王则见。”虬龙则是传说中的瑞兽,“神马”,“马八尺以上为龙”,“两角者虬”
中国人过中秋节是来自哪个女人的灵感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2
刘邦建国后最危险的一次遭遇 差点死在韩信之手
三只小猪上幼儿园2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