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命运之神

第二章 命运之神

时间:2014/11/2 11:01:44  点击:1560 次
  区阳总觉得命运似乎在与他开玩笑,几十年前,当他武功大成之时被自己的师父所擒,借烦难之手打入石窟,在暗无天日的世界中苦守了四十多年,可是一出石洞却又遇到蔡风这样一个可怕的对手,几乎要了他的命。虽然他仍然活着,可是却在重创之下,又要面对天下最有名也最为可怕的对手,经受生与死的考验,老天似乎总喜欢与他过不去。

  奇怪的是蔡伤的杀气渐敛,只是转为一种淡漠的语气望向叶虚,平静地问道:“你就是叶虚?”

  叶虚似乎有些诧异,本来剑拔弩张的气氛却因蔡伤如此一问倒显得有些缓和了,但蔡伤的话中有一分无法违拗的威仪,使他不禁自然地点了点头道:“我正是叶虚。”

  “约战风儿于玉皇顶只是你的借口?”蔡伤又冷冷地问道,手掌却在轻轻抚着手中的冰魄寒光刀,似乎感觉不到那刺骨凝心的寒意,而且冰魄寒光刀在蔡伤的手掌抚过之处,都会闪过一丝异彩,这让一旁的蔡宗和许多人都看呆了。

  叶虚有些吃惊地望了蔡伤一眼,并未回答,只是默认了,半晌才淡然道:“打一开始,我就不准备让他死,与他约战玉皇顶只是想借他一臂之力而已,如果你在很早之前就知道我的身分,相信你一定会猜得出我的真正用意,不过,现在知道似乎迟了些。”

  蔡伤心中微痛,明白叶虚所说的确没有错,他知道得太迟了,问得也太迟了。

  “也不必再隐瞒你了,老夫在这同心石下枯坐到第二十八年的时候,自身功力就已远远胜过四十多年前,再加上我两个徒儿的合击,足以一举摧毁这块该死的石头,但就在此时,尘念那老秃竟然将他全身的佛门功力尽数散于那块封住洞口的石头上,使得老夫又再困了十七余年,而要破开洞口,就必须找到一种传自佛门至高无上的功夫,将尘念贼秃的佛门劲气破开,哪怕只是一道裂痕!尘念那老秃驴的劲气正是出于当年烦难所创的无相禅境,天下之间除了烦难一门之外,就只有西域佛门的‘龙象禅劲’(又名‘天龙禅’)可以破开尘念老秃驴的劲气,使老夫重见天日。而刚才那小子正是身具烦难的无相禅中的无相神功,更似乎还具有另一种与西域的‘龙象禅劲’极为相近的禅功,想来我的好徒孙正是看中了那小子这一点,才会借他之手来相助一把了。”区阳咳了两声,不带半点感情地道。

  蔡伤一愕,区阳竟然说蔡风的攻势之中,还带有域外的佛门功夫,这岂不是让人费解?

  他知道,冥宗的武学之精神似乎是天下武功的总汇,对各派的武功只要一学就能领悟,除非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之处,而佛道两家的武学正似乎与他们有些格格不入,但以区阳的武学修为,又怎会感觉错呢?

  西域的“天龙禅”武学蔡伤似乎听某人提过,也许是佛陀,抑或不是,他也记不清是谁曾提到过这种可与烦难所创的无相禅境相媲美的武学,而且这种绝世武学也是近五十年前为人所创。此人绝对是个不世天才,区阳知道这种武学的存在并不奇怪,当初邪宗就有人去西域偷学武功,而邪冥两宗更曾合作,他们也就自然对西域的武学了解得极为清楚了。

  蔡伤的目光移向戒嗔,十七年前的事他并不清楚,因为那时他已归隐,还是近来才与戒嗔联系上。

  “不错,十七年前,师尊将全身的佛功尽散于同心石上,留下四旬谒语,就圆寂了。”

  戒嗔并无悲哀之情,只是微有些勉怀。

  “啊!”蔡伤此刻才知道尘念的死因,尘念也与烦难一般,为慧远再传弟子,两人可算同门,但论武学,所有同门之中,惟有烦难天资最高,创出了举世无匹的无相禅,更以“沧海之怒”创出一套被誉为神话的刀法,而当年烦难将看守区阳的任务交给了尘念,并传其无相禅,使得尘念后也成为不为外人所知的绝世高手。

  尘念本身的修为就已极高,得无相禅之助,其武功自然飞速突破,迅速跻身绝顶高手之列,只是在他列入绝顶高手的同时,他的使命却是守住玉皇顶,看护区阳,极力不让这大魔头出世。

  蔡伤立刻想到眼前的尔朱归和白发老者,不由惊问道:“你们就是区阳的两个仆人?”

  “不错,我的真名并不叫尔朱归,而是区四杀!而他就是我兄长区金!”尔朱归悠然一笑道。

  “不,你们应是为师的好徒儿!”区阳笑道。

  “多谢师父!”区四杀和区金同时出声道。

  “蔡伤,你出手吧,老夫在洞内发誓,今生一定要杀光中原那些可厌的秃驴,将所谓的佛门正宗赶尽杀绝,若今日你杀不了我,他日就等着去为和尚收尸吧!”区阳凶恶地厉声道。

  “蔡前辈,杀了他,他根本就是强弩之末,手臂上惟有一条筋脉还能够活动,其它筋脉全部被冰封,除恶务尽……”

  “蔡宗!”叶虚有些愤怒地打断蔡宗的话,怒目相向道。

  蔡宗悠然一笑,道:“能够做一些落井下石的事又何尝不是一件好事?老而不死,会成精的,一个成精的人对大家都没有好处。”

  “小兄弟的提醒,蔡伤先行谢过了!”蔡伤淡然一笑道,其实他并不在意区阳是否仍有战斗能力,而是在思索着蔡风为何竟能够击出三朵佛莲,而在三朵佛莲之下,区阳依然没有死,这的确有些难以想象,如此情况,方才一战取胜的人一定是蔡风!这一点至少可以肯定,因为蔡风在交手之后仍能以快绝的身法救起哈凤。

  叶虚心中大怒,区阳却淡然一笑道:“好徒孙别恼,那小子说得没错!但就算只有一根手指能动,我也照样可以杀了他……”“他”字一说完,只见一缕紫色的气劲电射而出,带着极为锋锐的尖啸直刺蔡宗的胸口。

  事起突然,谁也没有想到这似乎受了重伤的老头竟仍拥有如此霸烈的气劲,更可射出有形有质的剑气,即使蔡宗如此机警的人,也无法闪避,何况他早被震伤,如何能够闪开对方的凌厉一击?

  “当!”一声清脆的金铁交鸣之声响过,三子“蹬蹬蹬”暴退三步,是他挡开了区阳的疯狂一击,但区阳的功力十分强悍,三子以为对方在重伤之下没有还手之力,看来他完全看走了眼。

  “谢谢!”蔡宗由衷地感激道。

  “年轻人果然是一个比一个有能耐,看来这个天下还真是年轻人的天下了!”区阳似乎有些惊讶地道。

  叶虚的瞳孔也收缩了一下,因为他感觉到了三子的潜在威胁。

  “本来我以为你已残废,不想再造杀孽,但此刻你既然仍能够动手,我也就不必再客气了!”蔡伤悠然道。

  “不错,除恶如尽,对付这种魔头已经没有什么话好讲了。”叔孙怒雷早有跃跃欲试之举。

  “叔孙怒雷,如果你不想让叔孙长虹死得很惨的话,就给我退出这一场游戏!”叶虚冷冷地盯着叔孙怒雷威胁道。

  “你在威胁我?”叔孙怒雷眸子之中闪过一丝怒火,声音冷杀地问道。

  “可以这样说,因为事实显而易见,你想杀我们,我们自然不会将你疼爱的孙子好生侍候,我们若死了,谁去养他?”叶虚并不退让地笑道,神情之中不无一丝得意。

  “叶虚,你卑鄙!”那戴着斗篷的少女怒骂道,说着又转头向唐艳呼道:“师姐,你还不回头吗?难道要师父亲至吗?”

  唐艳骇然退了两步,声音有些微微发颤地道:“师妹,不要逼我,我不想回去,更不想一辈子长伴青灯古佛。”

  “唐姑娘,每一个人都有权利为自己的理想而活,不能被别人左右了自己的原则和意志,那样与行尸走肉又有什么分别呢?”叶虚又出言相激道。

  唐艳似乎对她的这个师妹极为畏惧,虽然叶虚如此安慰,但依然让她心神难安。

  矮门神风扬和胖门神静立在蔡伤左右,三人气势竟紧密结合,若一尊顶天立地的巨大丰碑.杀气张狂之中,叔孙怒雷竟然微微有些泄气,他只有这么一个亲孙子,自小就极为娇宠,如果说让他舍叔孙长虹而不顾,他怎么也无法做到。

  叶虚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得意,他似乎算准了叔孙怒雷会屈服,而对蔡伤的杀机并不在意。

  其实,以蔡伤在山顶的实力,便足以让叶虚全军覆灭,这一点是绝对不容置疑的,在玉皇顶上的每一个葛家庄中人,每一个蔡伤的家将都拥有着极强的杀伤力,更有巴颜古、慈魔蔡宗及矮胖两位门神,这之间的攻击力绝对不是叶虚几人所能阻抗的,何况还有戒嗔与他的四大弟子。

  区阳也知道这一场仗凶多吉少,即使叔孙怒雷不参战,对于最后结局依然没有什么影响。

  他是个高手,也许还是这个世上最可怕的高手,尽管此刻身受重伤,但其判断力绝对不受影响,强弱之别依然可以清楚地分清,不过,区阳的性情本就乖张,四十多年的禁闭生活,更使得其脾气古怪异常,绝对不会屈服,因此,他并不会认输。

  “如果我不插手这件事,怎样才能够保证长虹的安全?”叔孙怒雷冷冷地问道。

  “这很好说,只要你今日不插手此事,我自然会在我们安全离开泰山之后就放人!”叶虚认真地道。

  “你以为你们今日能活着离开泰山吗?”叔孙怒雷微微有些讥嘲之意地道。

  “那不是你的事,当然,你只能在一旁为我们乞福,如果万一我们出事了,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叶虚无奈地摊摊手道。

  “你……”叔孙怒雷再也无法说下去,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蔡伤的手最后一次抚过冰魄寒光刀,感觉到有些阴冷,这是蔡风刚才所用的刀,也是让区阳受创的刀,的确是一柄不世奇刀。

  “区阳,你出手吧!”蔡伤的刀微微扬起。踏前两大步,与区阳隔两丈相对而立,森寒的杀意如潮水般没过两丈空间向叶虚和区阳诸人卷去。

  戒嗔和蔡伤并肩而立,僧袍无风自鼓,双手合十,佛光隐显,与蔡伤身上散发出来的霸烈之气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境界。

  叶虚并不惊慌,区阳和区四杀神色阴冷,谁都可以看得出他们的功力正在不断地提升。

  蔡宗有些惊异,面对蔡伤,叶虚竟然似乎并不紧张,仿佛还有极为厉害的后着一般。

  蔡宗正想问,突地传来一声极为生硬的冷喝:“都不许动手!”

  蔡宗和三子诸人的目光全都向声音传来之处望去,赫然发现一队人马迅速掠上玉皇顶,每人手中更抓着一名僧侣。

  晦明和晦心四人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戒嗔的脸色也极为难看。

  “国师,你来得正好,如果再来迟一些,只怕我们此刻已成为刀下亡魂了!”叶虚突然笑着向来者道。

  “王子受惊了,因为中途出了一点小事,而耽误了我的行程,才会在这时候赶到!”说话者是一个侏儒,但说话的声音却犹如洪钟。

  蔡伤的心也在发冷,这些人手中所抓的全都是玉皇庙中的沙弥,也不知他们是如何抓来的,众沙弥在一天前就被遣下山去,却没想到仍逃不出叶虚的布置。

  “如果你想要这十余个和尚的性命,最好不要动手,还有他!”那侏儒手指一旁神情有些萎糜的人道。

  “三十一!”三子这才看清那神情萎靡之人的面目,那正是中途因受伤退下去的无名三十一,但却不知怎地,他竟也落入对方的手中,这的确大大出乎三子等人的意料之外。

  蔡伤也变得有些难以抉择,如果他一定要杀死区阳,那么眼前的十余人就会全死在叶虚的屠刀下,不过,此刻这些人皆晕迷不醒,似受药物所制。

  “如果你们不想他们死的话,今日玉皇顶之事就此了结,他日相遇,这笔账该如何算就如何算,不知你们意下如何?”叶虚的语气并不是咄咄逼人,他知道眼前的这些人都是江湖中翘首人物,如果逼急人,只怕会起到适得其反的作用。他并不想战,至少今日之局他并不想战,救出区阳,他的目的已经达到。而最强的对手蔡风也葬身深谷,可以说这应算是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叶虚自然不会傻得再去以鸡蛋碰石头。一路上,葛家庄调出了大批高手,这些他并非不知,因此,他惟有以人质委屈求全了。

  “阿弥陀佛,小施主的手段好卑鄙!”戒嗔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身处乱世之中,乱世生存之道必须靠手段,我也是没法可想,才出此下策,难不成让我们束手待毙不成?”叶虚并不怒,反问道。

  戒嗔哑然,他也无话可说,叶虚说的虽不是佛理,但却是道理。

  蔡伤并未再出声反对,只是淡然道:“你们胜了,我可以不追究今日之事,但你们准备怎样放人?”

  “你们全都退下玉皇顶,一柱香时间之内,无论玉皇顶上发生了什么事都绝不能踏上一步!如果有一人上来,我就杀一名秃驴,有两人上来我就杀两名秃驴,有三人上来,必杀十人,若再更多,那我只好将所有秃驴全部都杀光了!”叶虚坚决地道。

  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不明白对方依然留在玉皇顶上干什么,难道还会另有图谋?如果说他们想借机逃走,可是自玉皇顶下山只有一条路径可行,除非他们可以飞。

  三子和蔡宗立刻明白他们所想,因为叶虚上山之时就是由天柱峰乘鸠而至,如果有一柱香的时间,他们的确有足够的时间将玉皇顶上的所有人运至另外一个地方,这是丝毫勿庸置疑的。但是如果不让他们走,只怕眼下的人质就会惨死当场,这本就是一件极为矛盾的事情,因为这并不是在某一个人的原则上做出一个抉择,而是关系到一群生命。

  蔡伤似乎也考虑到某种可能性,抬目向四周望了望,又极目天际,终在蓝蓝的天幕之间发现了一点黑影。

  “我可以给你们一柱香的时间,但是必须让我相信你们的承诺是否有效!”蔡伤仍冷冷地道。

  “你要怎样才肯相信?”叶虚反问道。

  “你们必须每隔半盏茶时间放下两名人质,我不想拿这里的所有人质做同一次赌注!”

  蔡伤淡漠地道。

  “如果只是这个要求的话,我可以答应。”叶虚悠然一笑,爽快地应道。

  “好,那我们就在南天门相候,他日若是相见,定会不择手段!”蔡伤警告道。

  “彼此彼此,我也同样会以不择手段相对,乱世之中,成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太过正常,想来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叶虚自信地笑了笑,似乎对眼前这一群不世高手丝毫没放在心上。

  “你没事吧?”三子转头向蔡宗问道,更似乎不想让那不甘心的眼神被蔡伤看到,因此才会回头转身。

  蔡宗竟发现三子眸子中流淌着无穷无尽的杀气和愤怒,那并不是针对他,这点蔡宗心中十分明白,三子只是恨,恨叶虚!恨区阳!他更看到三子眼中深处的无奈。

  “我没事!”蔡宗微带感激地回应道,他与三子竟有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如果蔡风不死的话,他也许更想与之交个朋友。一个肯以自己的生命换回朋友之命的人,他从来都未曾想过,如果不是见到蔡风,他绝对不相信世上会有这样的人,但蔡风让他相信这个世上仍有值得相交的朋友,世界并非他想象的那般冷漠无情,不过好人似乎并不太长寿,这是一种悲哀——
 

 
分享到:
20 扼虎救父    杨香,  晋朝人。十四岁时随父亲到田间割稻,忽然跑来一只猛虎,把父亲扑倒叼走,杨香手无寸铁,为救父亲,全然不顾自己的安危,急忙跳上前,用尽全身气力扼住猛虎的咽喉。猛虎终于放下父亲跑掉了
黄道婆2
六个仆人2
晚清极品妓女合影照片(中国第一次通过选美产生的十大最美妓女)
西门庆吃春药死的最后一次床战
武则天身边四大酷吏的下场
1美人鱼宝宝
杨贵妃有没有逃亡去日本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