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孤庄隐者

第五章 孤庄隐者

时间:2014/10/24 19:41:47  点击:2452 次
  财神庄在一日之中,便被毁为一片废墟,这的确有些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外人所知道的,就是满地的浮土和尸体,雪与血交融,酿就了另一种凄惨。

  凶手是谁并不重要,官府也无法破除这等奇案,虽然财神庄是尔朱家族的产业,在某些场合之中,权力和实力便代表官府,财神庄就是如此,至少在首界,在双浮这几块地方,可以全权代表王法。造事者连财神庄都掀了个底朝天,地方上的官府又如何能够与这些人相抗衡呢?他们惟有乞求这些可怕的人物不要弄出太大的乱子已算万幸了。

  起义纷起,朝廷力弱,大军都忙着对付起义军,对此肆掠的小股流匪都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实在没有多余精力去治理这群流匪,免得激得这些人也反抗起义,可就有些得不偿失了。也许正是这种姑息的政策,才会酿就乱世,才会激得风云四起,民不聊生,但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乱世之中,更无清官,谁也不知自己命断何时,所有的当权者都腐化不堪,重利盘剥,使整个北朝的局势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财神庄之毁,并不能说明什么,顶多也只能告诉众人,又有一般腐朽的力量消失了。

  百姓们津津乐道,那些农奴们全都恢复了自由,这的确让许多人大感痛快。

  痛苦和幸福是相对的,有人感到痛快,自然就会有人感到怒恨交加。

  这些人,自然是尔朱家族的势力。

  尔朱家族的势力在黄河以北可以说并不输于葛家庄,但在黄河以南乃至南北两朝之间,就要相差极远了。

  财神庄之役中,更让尔朱家族看到葛家庄的实力太过可怕,那些人似乎全都是经过特殊训练的战士,无论是战斗技巧还是斗志,都是一流的。

  尔朱家族中的人本还有轻视葛家庄之心,总认为他们再厉害也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葛荣也只是一个暴发户而已,二十多年的时间怎能与尔朱家族近百年历史相比呢?可是,此刻他们才知道,自己错得很厉害。

  葛家庄的弟子全是以一敌二,却仍然大获全胜,这犹如给了尔朱家族一记闷棍,让他们如食苍蝇般难受。

  尔朱兆受了伤,不仅身体受了伤,心灵也同样受了伤,他的自信和自尊都受到了无情的打击,在蔡风的面前,他竟然那么不堪一击,惟有狼狈逃命。而论武功,比不过蔡风那还没什么,可是他却连蔡风的属下三子也胜不了,在这一役中,三子和凌能丽的武功都给了他一记狠击,破碎了他年轻一辈中第二高手的美梦。而且这次更是负伤而逃,无论斗智斗勇,他都比蔡风差一级,使他好强的自尊受到严重的挫损。

  最让尔朱兆感到恨怒的,却是被他信任和重用的财神竟然是个奸细,让这次行动功败垂成,不能说与财神没有关系。若非财神及时破开那道机关,墓风又怎会及时赶到?那时,他就可轻易揭穿三子的假面具。虽然,这一切都在蔡风的算计之中,但尔朱兆仍不能不将一切的罪过归结于财神这个奸细,也只有这样才会使他心里舒服一些。

  财神是南朝的奸细,这点的确出乎尔朱兆的意料之外,其实也出乎尔朱家族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一直都忽略了南朝。

  萧衍是个极有魄力之人,更不会安于现状,自然想一统南北两朝,而北伐的障碍不仅仅是元家和朝廷,更有北朝几大家族。

  鲜卑人最排外,要想夺取北魏,便先得将鲜卑的几大宗族势力拔除,没有了这些势力的支持,北魏朝廷就像没有牙的老虎。是以萧衍绝对不会放弃对四大家族的打击。

  萧衍执政二十年,能将南梁治理成现在这种局面的确不简单。这二十年中足够做很多事,足够他将自己的心腹渗入想要对付的势力。

  二十年,绝对不是一个短暂时间,财神在尔朱家族中一呆就是十八年,可在这一役中才露出了真身,可见萧衍早在很早以前就作了安排。

  而尔朱家族之中究竟还有多少像财神这样的人呢?其它家族中又有多少奸细呢?一旦有事,这些人会起到怎样的一种破坏作用呢?这些不得不让所有尔朱家族的人深思。

  ※※※

  飞扬的白衫,激流的雪,杀气如潮,天地刹时一片昏暗,昏暗始于两只普通至极的扫把。

  劲风扬起漫天雪雾,两个枯瘦的老头终于还是出手了,自始至终,他们都没说过一句话,但却有着让人无法揣测的神秘,那是一种无法解释的气势。

  没有人想象得到,这是两个扫地的仆人,两个名不见经传的卑微之辈。

  雪本是白的,抑或可以说是凄惨的色彩,寒意四起,破开天地的一点亮芒,将那迷茫虚幻的雪雾生生劈成两半。

  白衣神秘人在最及时的时候出刀了。

  只凭那霸烈而肃杀无边的气势,已经让人心惊。

  心惊的是包问和晏京,他们并不是对这一刀的惊骇,而是对白衣神秘人的行动感到惊骇。

  白衣神秘人竟然穿过了两只扫把所织的罗网,自那汹涌如潮的气劲之中穿了过去。

  一滴滴鲜血,染红了地上洁白的雪层。

  那两个枯瘦的老头依然在埋头扫地,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两只扫把悠闲自得地扫着地上零乱的积雪。

  那白衣神秘人深深吸了口气,回头望了两个枯瘦的老头一眼,眼中尽是惊诧和骇异之色,明白刚才那瞬间发生之事的人,只有三个——他和两个扫地的老头。

  白衣神秘人的脸全都蒙在白巾之中,但此刻脸色绝对不会很好,大概他这一生也不能忘记刚才惊天动地的一击。

  毕竟,他还是出来了,自那两只扫把中走了出来。

  “年轻人,你是第二个,一百四十七人中的第二个!”那两个老头似乎在自言自语,又似乎在对白衣神秘人说话,只是他们的话是那般莫名其妙。

  “他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只出此一击,就不再出手?”白衣神秘人的心中禁不住一阵疑惑,但他却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细想,他必须走,以最快的速度离开这里。

  魔眼晏京和包问已经若幽灵般趋近。

  “朋友,想走吗?”包问冷冷地喝道。

  白衣神秘人并没有回答,他没有必要回答这些废话,只是以行动告诉别人——他想走!

  白衣神秘人的身法依然快得让人心惊,在洁白的雪地之上,像一个白色幽灵甚至与大地颜色浑为一体,己经不分彼此。

  血,一滴滴,一路上串成一道别具一格的风景,但不可否认这是一种悲哀。

  蓦然,白衣神秘人再次驻足,同样是因为一个人,一个背朝着他的人。

  此地离包家庄庄门只有十五步,门口的众庄丁本来还有些惶恐的神色,此刻却全都安定了下来。

  就因为这个背朝白衣神秘人的人的出现。

  白衣神秘人深深吸了口气,他同样看不到对方的面目,但他并不是一个五觉尽失的死人。

  不是死人,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对方那绝对不同寻常的气息。

  一个高手的气息。

  ※※※

  蔡风感到有点疲劳,那纯粹是一种精神上的感觉,连他自己也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江湖之中,他可以呼风唤雨,可是他总不明白,生命的真正意义究竟为何?难道就是将自己的权力,自己的一切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难道就是永无休止的杀戳?恩怨、情仇又是何物?红尘世俗,为何总有这么多的无奈?

  “是自己做错了吗?是自己太过幼稚,抑或根本就不该清醒的过日子?不该去寻求生命那虚无的意义?”想着想着,蔡风禁不住涩然一笑。

  “世人醉时,我独醒;世人醒时,我独行,笑罢红尘,却得黯然消魂,又是何苦呀?”

  蔡风慨然低吟,然后长长吸了口气。

  元定芳睡意正浓,如海棠春睡,脸上红云依然若胭脂之美,昨夜之疯狂的确让她够累的。

  窗外,几株寒梅,香气恰人,静静的,似乎看到了又一个春天悄悄来临。

  蔡风的目光深邃得仿若无顶之天空,清澈之中,微有些茫然。

  对生命的茫然,对天意的茫然,对世情的茫然。人生本就有太多的神秘,大多让人难以理解的东西。

  “喳!”一截梅枝发出一声轻响,带着一团积雪,带着几朵含苞欲放的梅花轻缓地坠落在积雪上,其中一截更插入雪中。

  蔡风手微扬,一股吸力将断梅枝吸入手中,横呈于鼻端,深深吸了口气。

  很香,那种清幽而柔和的香意深深窜入蔡风的每一道神经,直达五脏六腑,有一种让人心醉的感觉。

  “暗香幽幽傲寒立,只为佳客踏梅来。若是知音定共惜,若是故人酒相陪。朋友何不现身一叙?”蔡风低低吟道,目光却落在熟睡的元定芳身上,心头涌起无限的爱怜。

  “如果不是知音,又非故人,又当如何?”一个苍老的声音悠悠传来。

  “那只能见机行事。”蔡风并不感到意外,平静地应道。

  “好,本以为蔡风只是个武学奇才,却没想到文采也不落俗流。敢跟我去一个地方吗?”

  一个苍老的声音在院中响起。

  蔡风扭头外望,眼中闪过一丝惊异,禁不住有些吃惊地道:“是你?”

  “是我!”那苍老的声音平静地应道。

  蔡风的眸子中闪过两道凌厉无比的神采,却转身来到熟睡的元定芳身边,将被褥整了整,小心翼翼地,似乎在完成一件极为精致的雕塑工艺,同时将元定芳那露在被外的玉臂放回被中,才轻轻在她额角吻了一下。

  蔡风站直身子,长长吁了口气,转身静望着窗外之人,沉声道:“你带路!”

  “好,跟我来!”

  ※※※

  风轻扬,微微的寒意使气氛变得有些紧张,白衣神秘人静静地立着,手更紧紧握住了刀柄,直觉告诉他,眼前之人是他这些年来所遇到的最可怕的对手。

  那是一种绝对与众不同的气势,他见过的高手很多,但是拥有如此气势的人却只有一个。

  那是一种王者的霸气,一种几欲让众生跪倒的气势,也许没有高山那般巍峨的雄风,也许没有大海那般浩瀚无边的气派,但却有着一种常人无法攀比的气势,平常中又带着高高在上的优雅。

  “你受伤了?”那背朝着白衣神秘人的人淡然道。

  “但还没死I”白衣神秘人冷冷应了声,并没有半点领情的意思。

  “当一个人死了之后什么也都没有了,那还有何好说?”那背朝着白衣神秘人的人道。

  “我没死,可也是什么都没有,岂不同样没有什么好说?”白衣神秘人冷冷的道。

  “你就是慈魔蔡宗?”守在门口的那挡路者改变了口吻,淡然问道。

  “是又如何?”白衣神秘人一把撕下脸上的白巾,露出满面沧桑,但却刚悍的容颜。

  “庄主,将这小子交给我来对付!”包问沉声道。

  “你就是包家庄主包向天?”蔡宗冷冷地问道。

  那挡路之人,缓缓转过身来,一张红润而充满光泽的脸似乎仍挂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正是包家庄之主包向天。

  “你果然没有让我失望,能够自寒梅七友中的梅三、梅四两人联手一击中活下来,你是一百四十七人中的第十个,但能够自两人联手中杀出来的,你却是第二个!”包向天欣赏地道。

  “那第一个又是谁?”蔡宗冷冷地问道。

  “这个你没有必要知道。”包向天吸了口气,仰头望天,淡漠地道,心神却似乎飞越到了第二个世界。

  那也是个大雪纷飞的日子,天气和此际一样寒冷,虽然往昔的岁月已经再也无法挽回,但包向天的心已经回到了十年前的岁月。

  那一年,包向天四十五岁,也是他极为如意的一年,他的生平宿敌关汉平,终于死在他的手下,他更将关家的所有产业全都归置于自己的名下。

  关汉平乃是无敌庄庄主,其武功的确已达宗师之境,十年前的葛家庄仅与无敌庄和包家庄齐名,为北国三庄。葛家庄甚至排在未位,无论是财力和实力,皆是包家庄为首,可无敌庄却与包家庄有世仇,争斗始终不休,这才使得葛家庄异军突起,飞速超过两大名庄。

  终于在十年前的一个冬天,包向天以里应外合之计铲除了无敌庄,更击杀了关汉平。

  关汉平之女关凤娥在当时有江湖第一美人之称,包向天总想驯服关凤娥,甚至不择手段欲得到对方的芳心。

  任何男人都绝对不会抗拒美色,更想占尽天下所有美好事物,包向天也不例外,于是掳来关凤娥,将之囚于地下室中。

  出乎包向天意料之外的,却是他的儿子包杰早就在一年前便与关凤娥私定终身,包杰知道其父之意,更明白现实中容不下他与关凤娥结合,于是闯入囚室,带着关凤娥杀出包家庄。

  包向天绝对是个只讲名利之人,他本有两子,大子包飞,次子包杰,论武功和资质,包杰的确是个不世奇才,虽然比包飞小三岁,可锋芒已尽盖大哥,武功更胜之。

  包飞和包杰的心性也绝然不同,包杰性格宽和但却极为倔强和刚毅,而包飞却心胸狭窄,对包杰的优秀极为炉恨,更怀疑包向天偏心,是以每每找包杰的错处。包杰绝对不是个傻子,知道他与大哥之间的矛盾是不可能避免的,这也是他不得不离开包家庄的另一个原因。

  那天包向天不在庄中,包飞早知包杰与关凤娥的关系,就安排了一系列的计划,想找一个借口除去包杰。

  事实上,他的计划也算成功了,包杰果然按他的计划一步步走了下去,但他没有料到,包杰竟然闯过了梅三和梅四的阻击,带着关凤娥冲出了包家庄,成了第一个活着杀出包家庄的人,但这的确是一种悲哀。

  自此,包杰和关凤娥在江湖中失踪,甚至连半点消息也没有,若空气般消失无影。包向天因此大怒,全力出击无敌庄,里应外合之下,大破无敌庄,击杀关汉平,可包飞却也死在关汉平的致命一击之下。

  一年之中,包向天失去了两个儿子,虽然包家庄如日中天,但却无法抹去他心头的伤痕,也正因为如此,这十年来,包家庄变得极为低调。

  十年来,包向天无时无刻不在打探包杰和关凤娥的下落,可是这犹如大海捞针,始终没有半点消息。

  有人传说包杰与关凤娥结合之后,已远赴西域,在一个没有半个熟人的地方过着平淡的生活,这才使包向天派人远赴西域,至吐蕃国寻找,但是仍没有任何消息。不过,却结识了西域的一代高手华轮大喇嘛,更得见蓝日法王与赞普。这就是西域高手怎会选择包家庄的原因之一。

  “庄主,过去的事惰,何必再多想呢?”晏京淡然道。

  “唉!”包向天长长叹了口气,却并没有再说话,因为他实在没有必要再说什么,那只是一段伤心的往事而已。

  蔡宗有些讶异,似乎料想不到眼前之人,居然也会有一段让他伤心的往事。

  “难道也是与梅三、梅四有关?抑或就是第一个闯出梅三、梅四联手合击的人让他伤心?”蔡宗心中这么想着。

  “小子,你是束手就擒还是要我动手?”包问冷冷地问道——
 

 
分享到:
宋齐继 梁陈承 为南朝 都金陵69
赵中令 读鲁论 彼既仕 学且勤90
2恋木煮岁月
揭秘朱元璋与一名妓女的感情纠葛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7
金钥匙
史上第一个因不会说普通话被废的皇后
慈禧陵墓陪葬珍宝全揭秘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