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大智若愚

第八章 大智若愚

时间:2014/10/24 17:58:31  点击:2402 次
  三子的武功虽然不错,但与尔朱兆身边这十余名好手相比,力量自然显得有些单薄了,只凭两名俏婢联手就绝对不可以轻视。

  这是三子的忽视,还是他的糊涂?抑或是他已经被怒火冲昏了头脑,才会犯下这种致命的错误?

  至少,尔朱兆是这么认为的,认为这是三子的不智,绝对的不智之举,包括尔朱兆身边的所有人都是如此看待三子的。

  是三子的不智吗?三子再怎么傻也绝对不会傻到自寻死路的地步,他绝对是一个珍惜生命的人,尽管他并不畏死!

  对于尔朱兆,他从来都不敢小觑,能够成为尔朱家族第一年轻高手的人,绝对不容许任何人忽视,只要想到在他的身后还有那个被武林当作神话之一的尔朱荣,就不可能想不到尔朱兆的可怕。

  那三子为什么仍要犯下这样的错误呢?此刻并没有人知道,但当三子驻足的那一刻,便有人明白了。

  三子绝对没有犯错误,他不是一个喜欢犯错误的人,更不会明知故犯,将自己推上绝路。

  既然三子没有犯错误,那就是尔朱兆估计失误,他不仅小看了三子,还低估了蔡风,那个不知踪影的蔡风!

  蔡风绝对不是个马虎的人,他要做一件事情,绝对会做得尽善尽美,甚至连最小的漏洞也不可能出现,每一个细节都想得十分周到。是以,蔡风的所有敌人,皆明白蔡风是怎样可怕的一个对手。

  破六韩拔陵没有小看蔡风,亦没有低估蔡风,但他仍是败在了蔡风的手中,蔡风甚至并没有亲自动手,只是以锦囊之计便击溃了对方,使破六韩拔陵损失了宇文一道,损失了破六韩灭魏,更损失了卫可孤和破六韩修远。若非卫可孤之死,只怕阿那壤的大军也无法攻入他的领地,卫可孤不可否认地是个不世将才,但只因为招惹了一个不该招惹的人。

  其实,尔朱兆已经将蔡风看得很高了,只是他也是年轻人,年轻人总免不了心高气傲,高估一个与自己同样年轻的人,也是有限度的,但此刻,他才发现蔡风是多么可怕。

  一族箭羽,似乎来自冥界的箭羽,划破虚空,向尔朱兆无情地罩射而至。

  雪地之中,竟埋伏有人,不仅如此,在财神庄的外墙之外也隐匿有伏兵。

  “哧……砰……”一簇旗花冲天而起。

  是尔朱兆放的,他很少会遇到这种情况,甚至从来都未曾想到自己会在无可奈何之中进入别人的圈套。

  毫无疑问,这些伏兵绝对是蔡风的同伙,此战结局似乎早在他的预料之中,每一个细节都似乎无法逃脱蔡风的掌握,更显出蔡风对此战志在必得的决心。此刻,尔朱兆竟然有些后悔不该去招惹蔡风.那是一个极不明智的决断,但这能够避免吗?宿命已经决定了这一切,他与蔡风之间,绝对不可能成为朋友。乱世之中,非友即敌,他们自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注定是无法并立于世!

  三子步履轻松而优雅,一切都并不着急,他知道该怎么做,因为一切皆在蔡风的意料之中,一切也都未曾脱离蔡风的计算。在这一刻,他也深深明白,为什么世人会这么看重蔡风。自小到大,他都是那么信服蔡风,玩伴之中,也只有蔡风和长生是他敬佩的人。如今长生死了,惟剩蔡风,但蔡风绝对没令他失望。其实,在年幼之时,蔡风就已显示出他那不同寻常的机智和智慧,更顽皮得不拘一格,捣乱的心计百出,整个阳邑都拿他没办法.但他的顽皮却让人喜欢,因为似乎没有什么问题可以难倒他,什么东西到了他手上一学就会。后来。蔡风更显得知书达理,几乎阳邑的所有人都十分爱护和佩服他,众人更认为理应如此,这是蔡伤遗传下来的天赋,是任何人都不能够代替的。

  此刻蔡风虽然身在地道之中,但依然准确无误地算计出这一切的后招。

  尔朱兆本想来个引鳖入瓮之计,但却没想到,引鳖不成,反而成了引狼入室,他心中有些无可奈何,知道现在怪谁都没有用,蔡风将计就计,使他如意算盘打不响,而且还赔上了财神庄。但尔朱兆并不急,因为他也留有后招,所以射出了旗火。

  雪在翻动,在尔朱兆的背后,亦即是门外步入一戴深纱斗篷的人,那浅蓝色的披风拂雪而过,在凄寒的北风之中,悠然组成一道风景,优雅得若踏歌而行。

  尔朱兆的眸子之中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讶,虽然他看不到对方的面目,但仍一眼便认出这将面目深藏于斗篷之中的人,正是蔡风身边的另一个女子!

  不错,自庄外踏入之人便是凌能丽.考虑到庄内的危险,蔡风并不希望凌能丽与他一起冒险,是以,他将凌能丽安排在座外负责接应与拦截尔朱兆,而此刻的确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乱箭之下,尔朱兆身边的十余名好手,也不可避免地伤了数人,事出突然是一个因素,而距离近又是一个因素.

  “尔朱兆,你没想到吧?”三子冷冷地问道。

  “哼,你以为能对我怎样?”尔朱兆轻移了一个位置,冷冷地道。周围气氛已经被推上极端,浓浓的杀气笼罩于苍茫的天地之间。

  “如果你死了,不知道尔朱荣会有何想法?”三子淡然道。

  “哈哈,你以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吗?”尔朱兆不屑地反问道。

  “何必说这些废话,对于这种恶狼般的贼子实在用不着多费口舌,那对自己也是一种污辱!”凌能丽冷冷地道。

  “你是什么人?”那两个俏婢一听凌能丽也是个女子,竟显得极为不服气。

  凌能丽冷冷望了她们一眼,不屑地道:“是你们的敌人!”

  尔朱兆对凌能丽回答之干脆,也感一丝意外,禁不住重新打量了凌能丽一眼,但却并不能看到她的绝世芳容,尔朱兆早就见过凌能丽的容颜,还暗自惊叹了许久,但想不到他说起话来却如此果断而直接。想到这里,他心头禁不住有些酸酸的感觉,忍不住对蔡风更是嫉妒。

  三子笑了笑,凌能丽所言的确够干脆,够爽快,相比之下,似乎更有一种悍野的气魄,不让须眉的果决。

  凌能丽的身后却并非全是葛家庄的人,更有她自己的势力,这一年多来的时间,她绝对没有白费。在乱世之中,别的好处没有,但若想纠集一群人却是一件极为容易之事。只要你有足够的能力和慑服力,便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聚集你想要聚集的一群人。

  凌能丽本身就有一种慑服力量,加之太行三十六寨十八洞之首的飞龙寨为她出面,更有蔡伤义女这一双重身份,自然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开展自己的眼线,建立自己的实力。有了实力,自然财力便会源源而进,乱世敛财各有一的方法,各有各的门道,不可否认,最快的敛财方法,是走黑道。

  凌能丽并不介意黑道,是以很快便财源广进,势力发展也自是更快。今日事情连出,凌能丽为了协助蔡风,也调来了附近的好手相助。

  “轰……”地底之下的闷响传来,地面上的雪花竟然浮动起来.凌能丽微微感到惊异,蔡风为什么仍没有出现?而地底之下又发生了什么事?

  三子的脸色变得稍稍有些阴沉,心头颤了一下,忖道;"若是蔡风无法逃出地道,那该如何是好呢?他将如何向凌能丽和元定芳她们解释呢?还有刘瑞平与元叶媚。”

  神情恍惚间,尔朱兆出剑了,没有一点声息,更没有一点预兆,似乎他出的并不是剑,而是空气。

  快绝,但这并不是尔朱兆的专利,凌能丽的剑与尔朱兆同样快!

  其实,说到快,三子的反应也绝对不慢,虽然他的心神不可否认地颤动了一下,与高手对立,分神往往会是导致败亡的根本原因,但三子却未必,因为空中出现了另外一柄与尔朱兆同样快的剑。

  “当!”三子的刀锋将尔朱兆的长剑挑起,两人的功力处于在伯仲之间,并没有太大的差距。

  尔朱兆心中暗惊,令他想不到的是,三子只不过是一个下人,竟会有这等功力。尔朱兆习惯将三子这类人归类于下人之中,虽然三子与蔡风的关系不仅是朋友,更是好兄弟。但在尔朱兆的世界中,并没有朋友这一概念,他心中有的只是一种冷漠而拘谨的家族模式:条条家规,种种戒条,这使他们的灵魂中只存在权力与冷漠,他们根本就无法理解,友情究竟是怎样一种东西。因此,他们只会将别人视为工具,视为奴隶。是以,尔朱兆自始至终都有些看不起三子,哪怕是哈鲁日赞说过三于的可怕。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三子绝对不是个容易对付的角色。两年前的三子便可与刀疤三这等高手对阵,两年后的今天,其武功更是不可同日而语。这段时间来,三子再得蔡伤指点,其武功增境之神速的确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更且所练无相神功日久见功。这两年之中有一段时间三子失去记忆,脑子之中恢复了儿童时的纯净,更不会有半丝杂念,在这种毫无杂念干扰的情况下,那种练功速度比之平日更为有效。

  尔朱兆根本没有机会再度逼进,因为凌能丽的剑气已经让他感到肩头一阵冰凉。

  “喝!”尔朱兆身边的两个俏婢拂袖而上,以二敌一,想要截住凌能丽。

  凌能丽一声冷哼,剑似无骨之蛇,柔软如对方的云袖,并自袖底滑过。

  那两名俏婢一惊,她们实在想不到对方竟能将剑发挥出如此灵动的效果,她们的流云袖对付硬兵刃,还极具威胁力,但此时凌能丽的剑,似是根本不受力的水蛇,她们也无从捉摸。当发现云袖并未裹住对方的长剑之时,凌能丽的长剑已经若毒蛇一般标向她们的咽喉。

  凌能丽所带之人亦毫不犹豫地扑入战团,以压倒势的兵力击杀尔朱兆身边的人。

  与尔朱兆随行的十余人,虽然个个都是硬手,但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打一开始,他们十几人之中便有数人被乱箭所伤,失去了大部分战斗能力,这些未伤之人不仅要战,还要保护同伴,这使他们处在一种绝对挨打的局面,幸亏凌能丽所带的人还有一部分调至无名十八那边,助葛大诸人对敌,否则只怕这次真的惟有死路一条了。

  无名五乍逢劲敌的确战意大盛,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感觉,虽然失掉佩剑,但手中的长枪却更有一股强悍无伦的杀气在激涌着。

  耿怀恨的斧,似乎力可开山、裂石,更进发着风雷的怒吼,气势之惊人犹如千军万马征战于沙场。

  这是一种别具一格的气势,并不像绝代高手如渊亭般深不可测,也不会霸气逼人。但在每一式之中都透着一股淡淡的血腥之气,这是自无数征战中磨练出来的战意和杀气。

  任何高手相斗的惨烈,都不可能有千军万马混战的战场惨烈,这是不可否认的,而自战场上爬起来的人,更是经历过血的洗礼,经历过生死的考验,因此他们才会变得比任何人更为勇猛而狠辣。

  耿怀恨就是这样一个人,这种人也是最可怕的,因为这种人对生与死看得极为淡漠,只有毫不在意生死的人,才能够将自身的功力发挥至极限。

  无名五同样也是看透生死之人,无名三十六将都可算是一群死士,一群可以不将生死放在心L的死士,是以,葛荣对这群人常常引以为傲。

  枪尖爆起一朵狂花,雪亮得像生于水晶之中的莲子。

  “叮!”枪尖在斧身之上擦出一溜火花,那坚韧的白蜡枪杆,若毒蛇般滑过斧身,向耿怀恨的咽喉挑去。

  无名五的枪法比剑法更好,这一点,倒让职怀恨有些意外。意外归意外,可他绝对不是弱者,要知道长枪之弊在于近战,是以他也以极快的步伐赶上,巨斧向上一抬,枪尖自他头顶掠过。正当耿怀恨心头暗喜之时,一股强劲的厉风自身后绕过。

  枪身竟像是没有骨头一般,划过一个奇妙的弧度,配合着无名五的插步、扭腰,回撞耿怀恨。

  耿怀恨微惊,无名五的变招竟如此之快,更将那刀剑难伤的白蜡枪杆绕成这种弧度也的确不可思议。

  “喳!”无名五大惊,不知什么时候耿怀恨的袖口之中竟滑出一把细小而锋利无比的斧头,居然一下子斩断了枪杆。

  无名五并没有停击动作,向后一轮,以枪当棍,在耿怀恨正自得意之时,重重敲在他的腕骨之上。

  耿怀恨一声惨哼,却发现眼前棍影如山,根本无法分清棍的真身,但他并不想仔细去分辨,对方棍影似真似幻.那完全没有必要,若等他分清,只怕时间也已经不允许了。

  斧身虽然极为沉重,但在耿怀恨的手中却似乎轻若鸿毛,竟也在身前舞成一团黑云。

  “当当……”无名五的枪杆也不知道在巨斧之上撞击了多少下,但他却知道自己并不能攻入耿怀恨的守势之中,看来耿怀恨的确是个极为可怕的对手。

  无名五的攻势一竭,耿怀恨的巨斧也便跟了上来,若附骨之蛆,根本不给无名五任何喘息的机会。

  无名五的白蜡枪杆可不像那柄巨斧,怎么可能挡得住巨斧无惰的力道呢?

  白蜡枪杆立断,断成八截,当然无名五却并未被断成八截,不过形象有些狼狈。

  耿怀恨当然不敢过份紧逼,无名五脚上的那柄短刃似乎极为神出鬼没,也对耿怀恨构成了极大的威胁,而在这一犹豫的刹那,无名五的手中又多了一柄刀。

  这仍不是他自己的刀,地上零散的兵刃极多,想要拾起一柄刀并不是件难事,而且刀更自下而上欲剖开耿怀恨的小腹。

  不可否认,无名五与耿怀恨相比,仍差了一筹,但无名五却占着每件兵刃都会用的便宜,经常去换兵刃,使得耿怀恨根本捉摸不透无名五的武功路子,也根本无法使无名五就范。这的确是一件不怎么舒服的事。

  三子的刀疾速划出,犹如一道残虹,清晰而明了的弧度给人一种深沉而异样的震撼。

  尔朱兆的剑,便似在虚空之中扭成了一团麻花,十分古怪,但却有着难以描述的气势.丝丝缕缕的剑气,竟凝成了有形的寒雾,破开雪花,破开空气,罩向三子,当“寒雾”抵达三子面前时,却又成了一张剑网,密密斜织着的剑网!

  三子根本不在意这些,简简单单的一刀,直接了当,毫无花巧,也不要什么花巧。

  “当!”只一刀,便将尔朱兆那密密斜织的剑网斩成两半,而化为无形,且刀锋已临尔朱兆的面门。

  尔朱兆大惊,三子的可怕仿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叮!”尔朱兆回剑上抬,在刀临面门一尺之时挡住了刀锋,两股气劲相击发出一声闷响,两人双双震开。

  “尔朱兆,使出你尔朱家族的看家本领吧,让我来领教领教是否有传说中的那么可怕。”三子无情地讥讽道。

  尔朱兆心头微怒,三子的武功的确不能轻视,同时他竟产生一种屈辱的感觉,一个被自己看成下人的人居然需要他全力以赴去对付,对他的剑法,几乎是一种污辱,但他知道,如果不使出绝学,只怕他会败在三子的刀下,那将会是更为屈辱的一件事。

  “好,那就让你见识一下本少爷的剑招吧!”尔朱兆似乎被激出了真火,愤恨地道。

  “早就应该这样了否则我还会当尔朱家族的人只是靠吹靠捧才有今日的江湖地位,来吧,我接着就是!”三子傲然卓立道。

  尔十兆排除对还未显身的蔡风之恐惧,也不再将周围的厮杀记挂于心,顿时心灵静若止水。

  那地底的轰鸣,惨烈的呼叫,全都像是成了另外一个世界的梦境。

  三于清晰地感觉到尔朱兆的气势在疯涨,与刚才的形象完全判若两人。

  “嗯,这才像有些门道。”三子再也不敢小看尔十兆,收起轻视之心,横刀而立,双眸时成一道细线,定定地望着尔朱兆手中之剑,并没有出手。虽然他知道,若等对方将气势凝至巅峰之时,他将可能面临更大的危险,但他却真的很想见识一下尔朱家族的剑法,这也是一个武者的心态。作为一个猎人,他绝对不可以给对方制造机会,但若以一个对刀道追求者的身份来说,向更为高强的对手挑战却是一种荣幸。

  雪花,在两人的头顶化为虚无,地面上的雪花更绕着两人旋转起来——
 

 
分享到:
不爱吃药的小老鼠2
李白走红秘诀:为天下最红女人写歌
沿路做记号的小狗1
1巨人的花园
少女时期的婉容
王小二的故事1
1松树和太阳花
哪一个皇帝的老婆被称为“半面美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