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七章 毒王自毒

第七章 毒王自毒

时间:2014/10/20 19:22:22  点击:2020 次
  梦醒和彭连虎不得不再次睁开眼睛,因为他们听到了一阵得意的笑声。

  笑声之中的确是充满了得意之情,对方似乎是在为梦醒和彭连虎的中伏而高兴。

  “田新球!”彭连虎忍不住惊怒地叫了一声。”喻还认识我?记性真好!”说话之人正是金蛊神魔田新球,他的身后便是赵青锋与费明。

  “是你下的毒?”彭连虎怒声问道。

  “不错,除我之外,天下还有谁能够下这无色无味、浓而不腻的毒呢?天下又有谁能用毒毒倒你们这两大不世高手呢?哈哈哈——”金蛊神魔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哪三十二名探子也全都是你下的毒手?”彭连虎依然询问道但语调已经渐渐平息。

  哪根本就不必我出手。不过,事情终会是这个结果,任何想对付邪王的入,都只有死路一条!”金蛊神魔语调平缓地道。

  “哪王?是石中天?”彭连虎惊问道。

  “吓错,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邪王乃我南朝度门之主,而我们魔门中兴的大业。定会在邪王的手中实现,那时候,也不管价圣刀门、铁剑*还是什么白莲祉的后辈,统统都要臣服于我魔门之下!”金蛊神魔双目放光地武”哼,就凭那个缺手断脚之人!”梦醒不屑地这“审正的高手是用脑子夺天下,而不颌用刀动剑,以武力争权夺势,那只是一些愚蠢的人所用之法!”金蛊神压不屑地选“哼此刻的石中天只不过是个废人而已,还有什么作为?用不了几天天下正道之人都会欲杀之而后快。你们无虚门全都是一些偷鸡摸狗之辈,岂能有成事之日?”梦醒语意刻薄地骂道。

  “哼,听说就是你创立了破度门,是吗?还坏了本宗主的大事,哼。什么被魔门,大言不惭,就让本宗主将你炼成第二个责人绝情好了!”金蛊神魔囹新球记起梦醒曾坏了他“失魂革”之事,此刻又听对方如此刻薄的话语,不由得杀机狂涌。

  “哼,你以为石中天会与你试,灯会作吗?他统一了魔门,对你有什么好处?到时你还不是像一只狗般驯!服于他?”彭连虎语气微带挑拨地道。

  ·呸。这是我魔门中事,你们外人体管!”费明叱道……哼,我怕有入并不是这么想的,石中天的C中只有一个自己更不在乎谁对他好,有件事情,我真不忍心告诉你们,哈哈,有人_一”彭连虎说过到这里突然断掉。

  “市屁便放,有话便说休想g!#我们与邪王的关系!”赵青锋有些不耐烦地骂道。

  金盏神魔的神色有些变幻不定,他并不是一个心胸广博之人,疑心之重绝不用置疑,虽然他知道影连虎施展离间之计,但无风不起浪——。你如此咬舌嚼字,我就先割你的脑一”

  费明怒叱道。

  “喷明,让他说!”田新球冷冷地道,重向彭连虎的目光中充满了子儿林间昏暗一片。凌通领头向第二道埋伏系去,那里只剩下一小股兵力。且没有受伤的少、大部分追兵全都退了出去,因为投有人愿意瞎着眼胡打乱撞,更不知道黑暗之中有何凶险,对方的毒殊手段,已让他们心胆俱寒。

  凌通一阵冲杀,仗着优势的兵力,更在对方斗志尽头之时手中的宝剑犹如斩瓜切菜一般,竟无人能挡其一击,敌军数十人,几乎与外面的入完全隔绝,浓雾之中,没有人敢踏进一步,只能听着这边惨叫连天而干着意,追兵们到此刻犹不知凌通一方究竟有多少人马,虚实难测之下,更不敢妄自穿入黑雾之中。

  凌通深知对敌之道,绝对不能够有半丝仁慈,“否则那就是对自己的不公,何况对方有近千人马。多杀一个,对方就会少一分实力,是以手段毫不留底王府的矛兵本夺C在惊惧,但此刻一看,凌通只凭两道机关。就让对方损兵折将四百余人,战果之佳大大出乎了他们意料之外,也让他们斗志狂升,对凌通信心百倍。

  “拾箭!”凌通的剑刺入最后一入的胸膛,吩咐那些亲兵道。想了想,又接着道:“连他们废弃的兵刃也抬回去!”说完自己却钻入了黑雾之中。

  众示兵对凌通的吩咐可真谓言听计从,只要凌通哈咐,立刻便做,他们知道这里任何一件废弃的兵器,在凌通手上,也许就威了极为厉害的机羌凌通很快就从黑雾中走了出来,抱着一堆兽央,有的甚至还沾有血迹。

  众人见凌通出来了早已将一切准备就绪。

  萧衍也在叶倩香的挽扶之下快步行了过来,众人见萧征过来,慌忙行礼。

  “众卿免礼!”萧衍说着经直行到凌通的身前,热情地赞道:“做得好!如此一来赋人定会胆寒,不敢再越雷池半步!回京后,朕将重重赏你!喻皇上!,”凌通慌忙谢恩。

  “你可还有什么防备?”萧行问道。

  “大的防备设有,但小的防备却必须做,对方的大部分哆哆应该不足为俱,眼下就怕他们有高手来犯。我的这些装备虽然对那些哆哆有效,但对于高手却难以派上用场。刚才的烟雾之中,含有泄药的成分,只怕待会儿,那些哆哆会大泄不止,定没什么战斗力、如果我们趁机冲出去未免会损伤很大,但要冲出去并不难,只是担心对方在路上仍设有追兵,那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是以,我们只要稳守这座山头,挨到天亮绝对不会有问题,只要我们加强防备,对方的高手也无机可乘,只要大军一到,今日之围立解。因此,我们最好还是以守为攻!”凌通分析连萧衍和众人听说那黑雾之中含有泄药的成分,不由得感到好笑但这的确是很有效也很厉害的一招。使对万疑神疑鬼,大头战斗力同时凌通所说的也极有道理为了减少风险,只好以守代攻了。不过,凌通能说出这番道理,的确难能可贵。由此可见此子的不凡之儿凌通的确与别的猎户不同,因为他从J。就受凌伯的熏陶,更有凌能丽这个好姐姐的教导,凌伯本是退隐大儒,学识渊博,虽然凌通所学不多,但也多少沾了些文人的气息,在君子面前自然显得知书达理。他与蔡风出身不同的是,蔡风更为得天独厚一些,蔡伤和黄海无一不是文武全才,也只有文武兼修之入,才能够真正将武学推至巅峰,成为宗师。蔡凤更有天下第一巧手马叔格教,自然一出也就成了焦点入物、而凌通得梦醒、蔡凤、剑痴诸入的调教,聚众家之长,也的确成了一个厉害的角色,是以,说话做事也变得有!深度。

  萧衍大为欢喜,从这一刻起,他决定将凌通培养成在南朝绝对可以举足重轻的厉害人物,北朝有蔡凤,难道就不可在南朝出个凌通?

  想到蔡凤,萧衍就禁不住有些怒恨,若非察风那一财猛击,他又怎会伤得如此重?但他却知道,那一击蔡风并未用尽全力,否则他的手掌绝对没有护胸的机会,若非他的手掌消去那一肘的几成力道只怕会五脏俱孔绝无活命之机、当然,若蔡凤不这么重击一下,又怎能引出石中天这深藏不露的老屋所有的一切,只怪一个人;那就是石中天!天下间又有谁能够对付石中天呢?连察作与蔡凤父子都无法让他授首,那还有谁可以与石中天抗衡呢?但幸亏察风斩下了石中天的一臂,使他变成了残废,否则只怕后果更为不堪设想。

  萧衍深深地吸了口气,J心中明白,眼下回到京枕就是要密查石中天在朝中的党羽、像石中天这种野心勃勃的入,怎会不在朝中接下党羽呢?眼前这些伏兵调动如此迅速,更在各个路口都布有眼线。只凭这分力量就绝不是平常人所能够做到的,定然有数人协作,否则即使石中天再怎么种机妙算也无法如此运筹帷幄。除非他是神!那么这几位神秘人物又是谁呢?

  彭连虎哈哈一笑道:亏你还如此信任石中天,其实石中天早就已将你当成了他的敌人!”

  金蛊神魔没有说话,只是不屑他冷哼一声。

  “哼,任何拥有毒人绝情这般可怕杀手的入,对野心者都是一个最大的威胁,石中天也是人,而且是一个野心勃勃的入,尤其感到威胁的严重,就像当初的尔东荣一样,正因为他深深感到毒人继倩对他的威胁,才会让毒人绝毒去杀莫折大提,做这连他都不敢尝试的事,就是想借别人之手除掉绝情、石中天也同样如此,否则,他怎不告诉你蔡伤解除毒人的计划?那是因为他想利用蔡伤消除你的一只臂膀这样你才会更加死心塌地为他卖命,而不会刘他构成任何威胁!”彭连虎毅续道。

  “就只这些吗?”金蔷神魔神色微缓,不屑地问这彭连虎一呆,他说出这些反倒使田新球疑心尽消,这是为何?难道是自己猜错了,打一开始石中天就昔诉了田新球这个计划?他有些摸不透底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金蛊神魔对石中天的疑心尽消,自己的挑拨之计前功尽弃但他仍不死心,接着道:“就算他告诉了你这些。但却只是一些皮毛,重要所在仍然未能尽洋,难道你不为蔡风恢复本性而感到可惜吗?”

  不等田新球开口,彭连虎又道:“石中天只是一个极端自私之入,他不告诉你全部,是因为他知道另一个秘密,那就是如何让毒人改主的秘密!”

  此语一出,不光是田新球,就是连费明和赵青锋都呆了一呆,齐声问道:边是什么秘密?”

  彭连虎心中一喜,终于再度挑起了他们的兴趣,心想即使自己不告诉他们,总有一天田新球也会知道的,不如由自己告诉他以挑起他们的内哄,这更有价值一些、思罢不由得淡然道:“这是自陶老神仙那里所得来的消息,毒人在受制于金针期间谁要最先拔了金针,毒人所见的第一个人,就是他的主人。终生不改,除非有人具备佛道两家的神功、这个秘密蔡伤知道,但蔡伤又与他自以为信得过的人说了,石中天理所当然也知道,所以他才真正希望毒人受制,然后,他就会成为第一个拔出金针者,毒人由你的变成了他的,自然不会对他再构成任何威胁,但为了稳住你,他就不得不告诉你一些皮毛的消息、但是最后他仍失算了。他头算的是没想到蔡风本身就具备佛道两家的神功,这才让他功亏一偷赔了夫人又折兵,若丧家之大一般逃遁。因此,你失去毒人这个筹码的祸首只应该是石中天。可笑可叹的是,你这位自以为聪明绝顶的金蛊神魔也会散人当根委!“哈哈哈,果然有趣,狗咬狗,却让人拉了便宜。

  恭喜你了田新球?”梦醒幸灾乐祸地道。

  “让我先封住你的臭嘴!”费明大恼。伸掌向梦醒那带着面具的脸上掴去。

  “等等,让我先来看看他这张鬼脸之下究竟是一张怎样的丑脸!”金蛊神魔突然唤住费明,同时举步向梦醒走去。

  “看了你会后悔的!”梦醒冷冷地道。

  “哼,我田新球从来都未曾做过后悔的事,也不知道后悔是什么滋味!”金蛊神魔不屑地道,同时伸手向梦醒的面具上抓去。

  彭连虎和赵青锋诸人也想看看这神秘的梦醒究竟是怎样一个人物,单凭刚才那可怕的一剑,就知其武功之高,已达绝顶境界,而天下问能有如此可怕剑术的人怎会是一个无名之辈呢?因此不由得全将目光聚集在那张面具上。

  金蛊神魔的手格已触到面具,但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

  他无法形容那种惊骇和诧异莫名的感觉,在他的心中,竟清晰地感觉到一柄到的存在—

  —来自内J心深处的剑!也不是,剑,自梦醒的腿畔跳起!

  金盎神魔想退,但事情并不是他想象的那样,还得有人同意才可以,那人就是梦醒。

  梦醒的手,像是一个无法抵抗的噩梦,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树住金盎神麾想要撤回的手,而就在此刻,那自他腿畔跳起的剑,已经深深刺入了田新球的命门穴。

  炙热而纯正的劲气以无可抗拒之势传入金蛊神魔的七经八脉。

  “呀!”金蛊神魔忍不住一声狂嚎,声震屋宇,绝望的阴影几乎完全吞噬了他的心神,从禾想过死亡的他,这一刻才真正明白,死亡是怎样一件可怕的事情,只是他却无法明白梦醒怎会不受自己所布无形之喜的影响,这是一种与功力完全无关的毒物。只会使人力消气化、骨软。虽然毒不死人,但也比绝毒多了一种无法用功力逼出的功效。唯有十二个时辰之后,方能自解,但梦醒似乎根本就不惧这种毒性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

  但无论如何梦醒未曾中毒,这是不可否认的事实。

  费明和赵青锋大骇,事出突然,几乎让他们,心胆俱裂,在他们犹未曾反应过来之时,金盎神魔的身体就已向他们飞撞而至。

  赵青锋想也不想,以最快的速度向那神台下的暗门中飞射但人在半空突觉腰间一病,夏气一泄“吧略”一声,重重跌落在地。”御剑术!”彭连虎忍不住惊呼出声。

  费明正想动,空中突然一片迷茫,满天的剑影带着割农欲裂的气动向他罩了下来,费明只得闭上眼睛,甚至连手指都不想动一下,因为他知道任何的反抗都是多余的,自己绝对不可能在如此霸道一剑之下达得性个彭连虎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骇异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梦醒一梦千年,乍醒终明世物,梦醒之人为梦醒!”梦醒极为平静地道。

  “梦醒!梦醒——”彭连虎再一次咀嚼着这个名字,神情显得有些迷茫。

  费明没有死,因为他听到了声音彭连虎和梦醒的声音,能够听到声音的人自然不会死,他睁开眼来,看到的依然是一张冷冰冰的鬼他没有丝毫的生机。但他感到脖子一片冰凉。

  那是一柄剑,梦醒的剑!”“你杀了我吧,天邪宗弟子视天为邪,永不叛宗卜费明,C中隐隐感觉到什么似的。沉声道。

  “我不杀你,只要你带我去见石中天!”梦醒的声音极为冰凉。但却透着一缕扶之不去的杀机。

  “我不会背叛邪王的,你手了我也没有用!”费明坚决地道。

  “哼,这样对你绝对没有好处!”梦醒的杀机上涌,冷漠地道。

  金蛊神魔萎缩于地,但却未死,梦醒似乎并没有一刻要了他的命……不可能_一不可能——你怎——会——会不中毒!”金盎神魔虚弱地问道。

  “世上没有任何事情是不可能的,不可能只是你想不到而已、的确,你的毒也许真的很厉害,但自始至终我都未中空气中的毒!”梦醒淡然造,目光有些怜悯之色。

  “边,怎么可能?”金蛊神魔满面惊诧不解。

  “就因为我这张面具,这不仅是一张面具。更可以阻止任何毒素的入侵,它乃是出自老神仙陶大师杀手之作,此刻你该明白了吧?”梦醒冷冷地道。

  “啊!”众入全都一讯金盖神魔更是面色灰白,哺哺道:“你杀了我吧为什么不杀我?”

  “哼,你做恶多端杀了你岂不是便宜了你?不过,我会让你死的但不是现本吸四的诸调充满了杀意。

  “喻好根!”金蛊神魔咬牙切齿地道,暗中运动,再一次神色大变道:“你废了我的武功?”

  梦醒似乎笑了笑,道:“对了我已经刺破了你的气穴,从今以后,你就不可能靠武力伤人了甚至连个八岁的小孩都可以胜过你!

  “你好毒!”金蛊神魔急怒决心,自己辛辛苦苦修练数十载的武功竟在刹那之间毁于一旦,痛苦之下。狂喷出一口紫血,颓然而风梦醒一惊,伸指在他鼻前一棵,竟已气绝!显然是咬毒自杀,一代凶魔却这样死去,梦醒禁不住心头有些怅然若失。

  金蛊神魔其实这些年来并没有太大的恶迹,只是在背后出谋划策,对正道进行质坏,自己真正出手之时并不多除大柳塔之役外,其他的一些事惰皆由毒人绝情去实施,但也的确是一个最有威胁性的人物,一身毒功以及炼制毒人之术,其可怕之处今人咋舌,但只可惜遇上了梦醒这般高手,使他的毒功无用武之地梦醒刚才抓住金蛊神魔的手,也是贯注了无上的罡气,那一抓几乎百毒不侵,万邪莫入,否则普通人,谁还敢真正与这满身是毒的人接触?只是梦醒没想到金蛊神魔竟然会咬毒自杀,当然,这比失去武功慢慢受人折磨要好得多,也少受许多屈辱——
 

 
分享到:
揭秘光武帝刘秀不可言明的“痛处”
Lady gaga
清朝百姓买房子如何办贷款
1937年,斯大林抱着女儿斯维特兰娜
宋朝最牛人妻与皇帝偷情15年后成国母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千年前中国皇帝和朝鲜大王的膳食PK
中国史上行为最丑陋的皇帝 奸尸而亡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