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二章 仁心少年

第二章 仁心少年

时间:2014/10/20 19:13:31  点击:2362 次
  五台老人的武学可以说与蔡伤所学极为退异,但同出烦难一门,可见武学之道的确是在于各人的造化,还要涉及其资质的高下。

  凌能丽本身就是兰心慧质所学武功与三子又可以说是同出一宗,是以,自三子的一招一式中所领悟的极参、虽然凌能丽的功力也许比之三子更为深厚,抑或差不多。但三子修练无相神功已有十余年。身具三十多年的功力并不为奇,无相神功乃佛门至高无上的绝学修习起来自然比一般内功心法要快得多,其正大精纯之处越久越见功效,而三子所学的武功绝对比凌能丽精纯,两年与十多年的差别是绝对不用怀疑的。不过凌能丽与三子的武功相差并不是太远这使凌能丽对三子的一招一式更是心领神会,此刻若是由蔡风或革伤出手,那又不一样了,因为她与两入之间相差太远、而达到蔡伤那种境界,已经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交手,未能达到那种境界的人很难理解和掌握其中的奥妙,就像凌通偷看万俟丑权与尔朱追命交手一般,他根本就无法找到万俟五权的那种感觉。虽然他知道那么信手一划,那么神乎之作有着无与伦比的威力可让他去做,他又根本无注找到其中的感觉,这是极为现实而又丝毫不能作伪的。

  高车国众人全都摆了一把冷汗。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哈鲁日赞突然改变攻击方法。一下子变成了劣势,而三子那疯狂的刀势更让他们心惊。

  三子便若一阵狂风,风雨交加,不留半丝透气的空间,使得哈鲁日赞节节败退,形式甚至变得极为狼狈,虽然几次险险避过三子的刀锋,但情况却不妙得紧。

  蔡风的眉头微微一皱,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他一向都极为相信自己的感觉,那是一种近乎野兽般的惊觉自然很少会有入相信这种第六感觉的存在,但这第六感觉又的的确确存在着即使察风也无法解释这其中的原因,不过,就是这种感觉曾经数次救了他的性命,这是绝对错不了的。

  蔡风的目光自端起酒杯的手指缝隙间斜斜望了出去那是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但就是这个不起眼的角落却让蔡风的心隐隐泛起了一丝异样。

  异样不仅仅只是在蔡凤的心中产生,在那个不起眼的角落,那是一条通向山间的小路口,却真真实实地发生了一些异样。

  这异样的发生就是在三子的刀击飞哈鲁日赞那根狼牙棒之时发生了。

  三子并没有伤哈鲁日赞的打算,他也并不想与这番邦王子结伙,那似乎投有什么意义,何况哈鲁日赞还算是个人物,以单打独斗的方式向他挑战。他便不可以真正要对方办佳品,而且他很清楚正事要紧,不想节外生枝这也是蔡凤的意思。

  三子收刀,但他不想要人命,却有人想要他的命。

  不是哈鲁日赞,而是那个不起眼的角落。

  一道灰影,像一缕淡烟轻得几乎让人以为是幻影,是无物的风。

  目标,是正准备收刀的三子!

  抗月只感到脚步虚浮,眼前金星乱冒,知道自己的确是伤得太重心中暗叹道:咱己眼下这个样子,即使没有入在路上拦截,也无法赶到滁州城,只怕在城外就要昏死过去了。若想进城,只得在此稍稍养好伤,再作打算。”

  幸亏这里灌水极高,草丛之中,只要静静坐下,也不怕寒风吹追兵一时也不易发现、但他知道,若追兵要来的话迟早还是会发现的因为他所走过的路痕迹太过明显,而对方显然有极擅于追踪的行家,天上有猪鹰,地上有猎大,他又如何能够躲开敌入的追捕呢?但这一切已经不再重要,此刻,任何事情都不必考虑,首要的问题就是尽可能地恢复战斗力,思索那些徒增烦恼的事,只是一种浪费脑力和时间的事,抗月绝不会做这种傻事。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蹄之声惊醒了他,而且有嘈杂的人声抗月本能地握紧了手中的断剑,虽然只是断剑,但总比无剑好,他警惕地打量了四周一眼,骇然发现点点血迹延伸向远方,零乱的灌木枝叶清晰地分出一条路,而这分明就是他刚才走过的路,那时候,他已脚下虚浮,眼中金星直冒,哪里会注意到这一点?而此刻一看,的的确确触目惊,心,心中暗道:“完了。”禁不住露出一丝涩然的苦笑,这”H天意如此,天要绝他,躲也躲不掉。

  虽然他此际恢复了一些体力,胸口的血也早已止住,但仍是失血极多伤势太重,若说走路仍可凑合,但说到对敌,就是一个普通的人也能胜过他,何况是那群杀手?

  抗月再次紧了紧手中的断剑,马蹄之声渐近,那人语之声也已可以听虬“这斯跑不了多过,看他受了那么重的伤,定是躲在附近””看这些踏断的村极,这枝权所现的角度,说明他是步履不稳,还不时有血迹留下,只怕此刻不用我什!抓就已经奄奄一息了_一”

  “果然是来抓我的!”抗凡口中涌出!无限的无奈,自语道,知道此刻真是在劫难逃了。

  正想问,突然灌木丛中一声轻响,倒吓了抗月一跳,未能地挥动断剑刺去,却因无力再次软坐于地,断剑更未曾伤得对方,但抗月的眸子之中闪过一丝希望。

  他竟然看见一只猜子那分开灌木的竟是一只猜干,而且在樟子的屁股之上还插着一支羽箭,鲜血自箭身滴下,看它那张慌的样子,显然是正在受着猪人的追赶。

  抗月那一剑,竟将猜子吓得愣了一下,旋即再欢转身便逃,向灌木丛中蹿夫抗月心想:

  “真是无助我也!”身于向与樟子相反的方向,自灌木的缝隙间爬了进去,极为小,心,生怕弄折了一根枝讯“快,在那边。在那边!”有人高声呼喊,跟着马蹄声更疾,猎狗的狂叫,迅速自杭月的身前驰过,却并没有注意到偎缩在灌木中的抗月。

  当人过尽的时候,抗月才真的松了口气,J心中暗暗谢天谢地,若非那只樟子,只怕此刻他已经任人宰割了,但他却十分清楚,对方要抓那只受伤的樟子并不是一件难事,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追错了目标,定会回头再找,君自己不尽快离开这里的话,仍只有死路一条,也幸亏这里多灌木多茅草,给了他很好的掩护屏障。

  “汪汪——”一阵狗的狂吠再次传了过来,只让抗月心胆俱裂,他没想到对万这么快就回来了,这下子可真的完了。

  马蹄之声,若自他的心头踏过,几乎让他感到绝望。

  抗月犹未曾反应过来之时,几只凶恶的猎狗迅速围了过来鸿鸣”地狂吠不仅抗月唯有握紧断剑,一阵穷途末路之感几乎让他有种狂啸的冲动,没想到他乃堂堂武帝贴身护卫,身处三品,更曾威慑江湖却会在此刻连一群狗都对付不了。

  猎狗低低地咆啸着,却并未进攻,还算是幸运。但即使猎狗此刻不进攻,下刻他又能够好到哪里去呢?仍是难逃一死,甚至会死得更惨!

  马蹄之声渐近。抗月已经清晰地可以看到马背上之入。

  不只一队,而是两队,自两个方向朝他赶来。先赶到的正是那支去追击樟子的一队人马,众人个个表情冷漠,杀气腾腾;而正赶来的人竟是以两个少年为首,只是披风的领口系得极高看不清其真正面貌,在两个少年身后也有数十入之多。

  抗月一阵苦笑,想不到刘方对付他这样一个只剩下半条命的入,仍如此劳师动众真不知是该为自己感到悲哀,抑或骄傲。

  “哈哈,原来猪物在这儿,害得我们空追一场。”

  一位尖嘴狠腮的汉子一手提着那R#子得意地笑道,望着抗月的眼神中充满了讥嘲和不屑。

  “呜——汪汪——”有一只猎狗似乎有些发现地,转向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叫了起来,作势欲扑。

  “哟——你这野狗居然连老子也想攻击,去你的!

  死畜生!”那汉子不以为意地一挥马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重重抽在猎狗身上。

  “鸣鸣——”猎狗惊退,惨叫着,另几只猎狗见那汉子出鞭,竟然同仇敌汽,飞扑而上,似乎有想为被打的猎狗出气的意思。

  那汉子哪想到这样猎狗竟然如此凶悍,更不怕人,虽然他对这群构根本就不放在C上,但他坐下的战马却无法受得了这种惊吓,竟然入立而起,差点设将地掀下马背,因为事起仓促。又正是他在得意的时候,其身后的众人就是想阻止也已经迟了。

  抗月不由得一阵好笑,在他死前能够见到对方害相也不失是一件让人开灯的事惊那汉子勃然大怒,佩刀疾挥,闪电般轨向自身边掠过的一只猎狗。

  那只猎狗虽然极为灵动可又怎能与这股高手相比?怒刀之下虽然勉强避开,可仍无法抗拒刀锋的袭系,拖起一道血光,惨。H着翻向一边的灌木机那汉子杀得性起马鞭一卷,拖住一只猎狗,带起向一株树杆之上撞会“喳!”一道暗影以快得不可思议的速度掠过。

  那尖嘴猴腮的汉子手中一轻,猎狗在空中歪斜着落在地上,那汉子手中的马鞭竟然断成两截,而他所选中的那株树的树杆之上,此时已钉着一支劲表射断地马鞭的就是这支劲箭,所有的人都为之愕然,箭是谁所发?

  如此准确、如此快疾、如此利落的一箭,的确拥有足够让人小凉的力量。

  猎狗群似乎遇到了救星般向箭矢射来的方向奔去。

  那正是两个抗月未曾看清头脸的少年与几十名汉子,只见地价!的马背之上挂满了猎物,显然是打猎九所有人的目光都凝于那两个少年身上。特别是那正将六弓缓缓挂在肩上的少年。

  当这群入行到了近处,抗月才发现其中一个少年竟是女娃。

  “你们是什么人?”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充满故意地问道,因为那少年射断了他的马鞭,使他的面子大损,是以语气并不怎么客气。

  “通哥哥,你看,他手上不正是我射的那只樟子吗?”那女娃突然指着尖嘴猴腮汉子手中的樟子,一拉那肩头挂号的少年娇呼道。

  抗月只觉得这声直极为悦耳,更带着京城日音不由得多打量了对方几眠那少年正是赶到琅邓山来狩猎的凌通诸入,说话者正是萧灵。

  凌通的目光有些惊异地望了抗月一眼抗月此刻的确伤得不成模样,胸口有一道极深的伤D,鼻梁给击断了嘴唇翻裂,浑身都是血痕,更奇的是他手中握着一柄断剑,虽然如此一副惨样,但静立于两队人马之前,自有一股不屈的傲气、是以,凌通才多打量了对方几眼,随后转向那尖嘴猴腮的汉子,及那二十几人的身上冷冷扫视了一遍。

  “你为什么要伤我的猎狗?”凌通不答反问道,声音中有些恼意,他知道蔡风很喜欢狗,更会驯狗,而他对蔡凤的崇拜几乎是盲目的,蔡风却失去踪影抑或已经不在人间,他也便对猎狗有着一种莫名的亲切感见这人伤了他的狗,怎会不恼?只是他并不知道蔡凤如今仍活得很好。”原来这群狗是你们的,我还以为是一群野狗呢?”那人语气有些不屑地道。

  “呸!你才是野狗呢!”萧灵跟凌通在一起,倒也学会了几句粗野之话,更因女孩子的天性,更具怜悯之心,对狗的受伤十分恼怒,而这入那轻浮的态度,使她忍不住骂了一句那汉子脸色一变,化道:“你这个小女娃再乱骂人,我”

  “阿三!别理他们,正事栗紧!”一旁面色阴沉的老者打断那实嘴猴聪的汉子之话道同时把目光移向抗月。

  “骂人又怎样?你不陪我的狗。今日之事,就不能善罢甘休,哼!一看就知道你不是个好人!”萧灵可全不吃这一套,虽然对凌通若依入的小鸟,但对别人,小郡主的脾气便来了。

  凌通并不阻止,对方杀了他一只猎狗。而且态度如此不好。他才懒得阻止黄员发脾气,同时他是出来散,心找乐子的,光猎野兽出气,也没多大的意思,正如萧灵所说,一看这群人就知不是好人,没有必要跟他们客气,何况自己的入多,根本就不会吃亏、但他在意的却是眼前这惨吧啦叽的人物,虽然在落难当中,却仍有不灭的气概,想来定是个人物,且伤得这般严重,凌通自小便受凌伯的熏陶。知道医者父母也对这么一个落难之入倒起了几分怜惜。

  那被称为阿三的汉子,一听萧灵这般说法,本来火爆的脾气立刻便收不住了轻蔑地道:

  “哪你想怎样?

  若不是见你是个小娃,老子早就不客气了!”

  “嘶——”所有的弓弦一紧,萧灵身后众靖康王府的亲兵,箭已上弦,半句话也未曾多说,每人的箭都对准对方的马或入,只要手一松,对方立刻就会死伤过半。

  那群追兵似乎没有想到对方说打就打,动作如此利落,更似乎毫不在意杀几个人,甚至连眼睛都未曾眨半下。

  他们自不知道萧灵的身份,若知道当然不会感到奇怪,以靖康王的权力要杀死一群人那还不是轻而易举?

  即使滥杀无辜也绝对不会有人敢说半句话,当初萧正德引北魏之军进攻南朝,武帝都未曾相责,如今杀死几十个人还不是稳死几十只蚂蚁一般?这些王府中的亲兵平日本是飞扬跋扈之辈,更因武功强横,投入敢着,而养成一言不合就动刀子杀人的脾气。此刻他们的任务是负责保护萧灵与凌通,有王命在身,杀了人也有人承担,他们岂会在意招惹是非?

  抗月眼见这一群人的动作之利落,知道都是好手,更难得的却是众人的动作如此默契,不约而同之举更显出他们皆是训练有素的精兵,但他们究竟是谁的属下呢?不过无论怎样,只要对方不是同路人,自己就仍有机会,正自思索问,他突然感到有一道目光遍现着他!

  是凌通!

  抗月清晰地感应到凌通对他似乎很感兴趣,更清楚地捕捉到凌通那神光充足的眼神,充分地表现出这少年绝不是普通人。

  “你伤得很重?”凌通的语意之中微带关切之情。

  抗月奖了笑,配上因伤而扭曲的脸,很难看,可任谁都可以看出来他是在笑凌通明知故问,抑或是感到自己的确是应该笑上一笑。

  凌通把目光移向那些追兵,有些惊异地问道:“是他们伤的?”

  抗月再次打量了凌通一眼,有些不屑,用已经嘶哑的声盲道:“他们还没有这个能耐!”

  凌通这才似乎释然,微微松了口气,望了望在抗月脸上留下的那道有些乌黑的掌印,微感验异地道:“好可怕的劲道!”

  抗月不置可否,但凌通如此年纪就能够具备这种眼力,倒不能小觑。

  萧灵有些皱眉地望了望抗月那满身血运的样子,又将目光投向脸色铁青的阿三,不屑地道:“你很厉害吗?惹恼了本郡主,叫你满门无存,哼!不知天高地厚的混蛋,臼)不给我自掌嘴巴,说不定可以烧你不死!”

  萧灵此话一出,抗月和众追兵全都为之色变,抗月怎么也投有想到在这种绝境会遇到郡主,却弄不清对方究竟是哪个王府的郡主,但无论如何也是自己人,一时百感交集,真不知是该好好地痛哭一场,抑或是狂笑一阵,而追兵部恰恰相反。

  他们一听所遇到的竟是朝中的挪主,那么她无论是哪位王爷的女儿,都会与抗月是同伴,而对方又占着人数优势,若真要让对方知道了抗月的身份,只怕所有的计划都会泡汤,甚至连他们的性命也要送掉,是以,他们想都未想就已经出手了——
 

 
分享到:
1土豆家的故事
从生活中寻找乐趣1
尼泊尔“活女神”的私密生活3
1小熊历险记
牡丹花仙2
刘邦夫妇是如何整死异姓诸侯的
蝴蝶2
多话的乌龟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