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九章 烽火遍布

第九章 烽火遍布

时间:2014/10/19 20:06:16  点击:2300 次
  三年之间竟多达十几处起义,更不知有多少战将死于沙场多少城池失陷,坏消息早以使得众人的。心都麻木了,似乎天下注定就会大乱一般。

  连太后也不知道该如何说,近来太后也似乎极为厌倦了这些消息,格朝中事惰大都推给郑尸、徐结之辈出主意,与以前一定要由自己深思熟虑后才作出决定的大后几乎成了两个人,更不断有让王公大臣极为不满的谣青传来,郑炉和徐绝几成了大后的面首之类的,使王公大臣极恼,却也不明白太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当然,一个久居深宫的女人需要男人,这是极为正常之事。但却不能将如此朝廷大事交由臣下负责,也有人认为可能是因为近来实在是坏消息听得多了,大后的意志为之崩溃,需要发泄,不过。这都是一部分奸佞小人的想法,也只有这些人想到了便会做到,于是一个劲地讨好大后,获得太后的宠信,若能成为太后的面首自然就会高人一等。说话技会更有分量,升官发财当然不用说。

  因此,朝纲大乱,满朝上下人心惶惶,连孝明帝元诩也大感不满,可此际他仍要听大后的决断有些事情没有大后的话,是很难行通的、他这个皇帝当在身上却似是别人摆布的玩偶,他也不明白,自己的母后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的母后是如何地宠爱他如何关怀他,帮他出主意,帮他拿点子分析道理,可如今的母后却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似的,而且国舅府此际也人去楼空,想到舅舅辞官,更不声不响地离开洛阳,元诩隐隐感觉到似乎是哪里不妥,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元诩思来思去,也的确有些今人不解。以母后从前的性情,怎会让舅舅辞官?怎会让他不告而别甚至还秘密地去查探国舅府?这一切究竟是为何?难道舅舅真的有什么地方让母后生气了吗?抑或是因为舅舅的走,使得母后性惰大变?

  元诩叉哪里会想到,他真正的母后其实早已经不在洛阳淫乱朝纲之人只是野灯勃勃的魔门之中的替身这也的确是胡秀玲择人不当之过,当然,也说明魔门用心之深。

  蔡念伤龙行虎步地行入葛荣的书房自有一番气势。

  “叔父找念伤,不知有何吩咐?”蔡念伤习惯于这种称呼,葛荣虽然与蔡伤名为师兄弟,但惰同手足,甚至比亲兄弟还余因此,蔡念伤和蔡泰斗都用叔父称呼葛荣。

  葛荣似乎极为满意这一称呼,他没有儿子,从小就只抱来两个孤儿,甚至连那挂名十多年的妻子也都是假的。他谨记师父烦难大师的教诲,做一个修行者,唯到了去年才真正还俗,开始宠信几位妻子,目前虽然她们有人怀孕在身,却并未出生,是以他对蔡伤的三个儿子极为宠爱。

  也就是因为葛荣这种有着无比坚强意志和定力的人,才会在如此短短二十年中发展出足可让天下人都为之侧目的势力,这些年来他将所有的精力都花费在事业和武学上,清。心寡欲,也便使他的武学进境与事业蒸蒸日上。

  葛荣绝对不是个心软之人,他的这种作风正是其最可怕的地方不过,他对自己的妻子仍有着一分歉意。在妻子的主张下,他这两年之中又纳了五房小妾可葛荣绝不是一个沉浸于房事之人,虽然他已年边四旬,但精力之旺盛绝不是普通年轻人所能相提并论的。

  是以连日来。葛荣都很少好好地休息一个晚上,不过看起来依然精神充足,他的功力的确已经达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见到蔡念伤行来。他欢颜立展道:“念伤快坐下,叔父有事惰要问你。”

  蔡念伤先向一旁的游四抖了拱手,这才坐下,他的确是个很有修养之人,或许是因为他对游四特别尊重。

  游四还了一札道:“大公子别客气!”他对蔡念伤极有好感,但对蔡泰斗似乎就少了这分亲切感,他知道,蔡丰斗乃是出自魔厂1十八层地狱之中,那里面根本没有道理可讲。只有死亡的阴影和适者生存的戒条。一个在如此阴暗之中生活了十几年的人,的确会与正常人有些不一样,而蔡念伤却不同,因此,在别人的眼中。蔡念伤比蔡轰斗更可爱一些。

  葛荣却也极喜欢蔡丰斗,是因为蔡泰斗更有一股疯狂的狠劲,无论是冲锋陷阵的沙场上,还是在江湖刺杀之中,蔡泰斗都会表现出让人惊骇莫名的凶悍和可怕,像是一个永远也战不死的战神,这种惰况经常让葛荣想到蔡伤。

  蔡伤当年就是这样,所以他能很快便自军旅中突起成为一代无敌的悍将,因此,葛荣觉得师兄的确是虎父无大子,三个儿子各有各的特色,各有各的魁力。当然,他最欣赏的却是蔡风,像是永远也无法猜透的风。便连他也完全猜测不透蔡风的脑子之中想些什么。那充满智慧的论断,那让敌人心寒的机智和聪慧那独到的眼光,使他像是一个无可比拟的绝世猎人,天下无一不是他的猎物,无一不在他的掌指之间,但他又有着极为善良的本性,更继承了蔡伤广博的学识,便构威了他那独特迷人的魁力,连葛荣都极为佩服。

  游四和蔡念伤不由得微微呆了一呆他们想不到葛荣也会有发呆的时候,只是他们想不到葛荣究竟在思虑些什么。

  良久,葛荣似从遥远的记忆中返回,笑道:“我刚才有些感慨,才会想入神,对了,念伤,你在西域住了那么多年。相信应听说过蓝日法王这个人吧?”

  蔡念伤一呆,肚色变了几变,吸了口气。问道:“叔父怎么会知道蓝日法王这个人呢?”

  “游四,你将在内丘所发生的事讲给念伤听听!”葛荣扭头向游四淡然道。

  游四于是将那次行事的经过始末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只听得蔡念伤神色变幻不定。

  葛荣有些惊异地望着蔡念伤变幻不定的神色,有些肃然地问道:“蓝日法王究竟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呢?”

  蔡念伤深深地吸了口气,道:“我曾听师父说过蓝日法王之事,蓝日法王应该算是我师祖一辈的人物,今年算起来也有七十多岁了,武功在域外可以说是一个神话!”

  顿了顿,蔡念伤又道:“蓝日法王原本也是我瑜枷行宗之人,乃是无著祖师的小弟子。

  可是他天资无比的聪颖。自小就有灵童之称,也是最得无著祖师(注:乃西域瑜咖行宗的创始人)宠爱的一名弟子、在他十二岁之时一身修为就已经可以胜过比他早修习十几年的师兄Z十四岁时便得吐善赞普的重视、后来因无著祖师的七十三大弟于都嫉妒他便设计陷害他,他一怒之下就反出了瑜枷行宗。无著祖师也为之动了真怒,要废掉蓝日的一身武功,无著祖师当时在域外具有神一般的地位,唯有中观宗大宗主可与之分庭抗礼,所以连赞普也无法包容,但蓝日反出瑜伽行宗之后便即投入了中观宗的大宗门主下,碍于大宗主的面子,无著祖师不想让两大宗派威为世代仇敌,就与蓝日定下三招之约,那一年,蓝日才十六岁,结果,他顽强地接下了无著祖师的三招而未落败。无著祖师只好作罢,可却因为心爱的徒儿另投他几一气之下,不久便圆寂二

  蓝日其实最敬其师硬接无著祖师三招乃是迫不得巳投入中观宗亦是被逼,若当时他不这样做,无著祖师一定会废掉他的武功,到最后更会死于他的众师兄手中,可是他没想到因为他的原因而让无著祖师气死。可后悔巳是晚矣。一怒之下,就独闯苯教(注:乃吐着的原始原教)总坛。大开杀戒、当初就是因为苯教教主施以巫法,才害得无著祖师相信了他七十三位弟子的话。这一年蓝日只有二十岁,苯教受挫。从此便一厥不振,后被喇嘛教所替代。

  蓝日也从此成了西域最有名的人物,人的名气大了有时候并不是一件好事,他的七十三位师兄并不甘心,终于又挑起了中观宗的大宗主对蓝日的不满。蓝日无可奈何,又离开中观宗,远赴天竺,习得禅宗的武学,以其天纵之才将中观宗、瑜枷行宗及禅宗的武学融为一位,终于突破了人体的极限,再次返回吐葱在赞普面前——挫败他的七十三位师兄。其武功之高连中观宗的大宗主也为之色变,赞普一喜之下,就留下蓝日在国中担任国师之职,这一年蓝日才三十九岁因为蓝日曾入过喇蚜教的两大宗又习得禅宗之绝学可以说既是喇嘛教之人,又是禅宗教派之人。但他并不穿青衣,而穿喇嘛教的黄衣,其弟子也皆穿黄衣,直至后来,赞普

  赐蓝日以蓝衣,他才终生不改B块饰、自喇嘛教和禅宗教创始以来都没有人穿过蓝衣蓝日却例外,自也激起了许多人的不满,首先就是中观宗的大宗主最终,中观宗的大宗主与蓝日国师的一战是无可避免的。

  因为蓝日身为国师,其身份和地位不同否则在西域如神话般的人物中观宗宗主绝对不会亲自出手、他们选择了念青唐古拉峰峰顶比武,其实这次也是喇嘛教两宗对外来禅宗的一种排斥,纯属于宗教间的矛盾。蓝日虽然出身于喇嘛教,但又去学禅宗武学,等于叛出了喇嘛教一样,大宗主更深深地感觉到蓝日国师日渐取代了他在赞普C目中的地位,而这一切更由赞普赐蓝日蓝法衣而更加明显,大宗主绝不能容忍一个异派教徒超过他,蓝日国师也知道迟早会与大宗主比试,他也尽量避免,但这次的确是避无可避。他只好应战。当时整个西域能够上得峰顶的只有五人,赞普与大宗主及蓝日之外的两入,一个是中观宗的大长老,一个是瑜咖宗的一位老行者。蓝日与大宗主的那一战,没有人知道谁胜了,因为到场的五人都没说,赞普更因后来抗不住山顶的高压气闷,十看完结果就退了回来,知道结果的,也就只有四人,但无抡谁胜谁败。大宗主再也十曾找过蓝日的麻烦,甚至在三年后圆寂时还恳请蓝日担任喇嘛教的大宗主,赞普更封他为蓝日法王、是以,人们认为念青唐古拉峰之战,蓝日法王获胜的可舱性比较大,他也便成了西域不可替代的神话、他的座下有五大尊者,分别为“青黄蓝赤紫’,每个人的武功皆深不可测,其中犹以青尊者最为可怕。赤尊者仅排在第四位,武功也只能在第四位。”

  蔡念伤娓娓道来,直听得葛荣与游四眉头紧皱,微微抽了口凉气,如此说来青尊者的武功的确是胜过赤尊者多多,由此可见,那蓝日法王的武功又是何其可怕啊!

  “那赤尊者怎会到中土来呢?”游四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吐蕾的现任赞普乃是一个极富野心之人,又身为蓝日法王的弟子,早有入侵中上的狼子野心,蓝日法王更是雄心勃勃,他们来到中士大概并没有什么好事”蔡念伤想了想道。

  葛荣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可能,一个让人极为惊心的可能!

  “叔父在想些什么呢?”蔡念伤问道。

  葛荣深深地吸了日气,道:“你们说蓝日法王会不会与鲜于修礼联手呢?”

  游四和蔡念伤禁不住都呆住了,他们倒没想到这一点,但是否会出现这种情况,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的,以包向天这只老狐狸的老谋深算,这的确是极有可能的一件事惰。

  “若是鲜于修礼与吐董联手,的确是一个极为棘手的问题,但为什么蓝日法王未与莫折念生及胡揉这些人搭上关系,反而要与远在东北部的鲜于修礼交好呢?这不是有些矛盾吗?

  这样他们根本无法出兵相槐顶多也只能派出一些喇嘛高手助威。其他的根本没有什么作用。”蔡念伤分析道。

  “总之,这件事惰要小心地查探清楚,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鲜于修礼真正威胁到我们,我们与他们相隔如此之近。矛盾绝对会很尖锐,我不想这个什么蓝日法王来阻碍我的计划!”葛荣坚决地道。

  游四深深地明白鲜于修礼存在的威胁,绝刘像是一根毒刺。

  “阿四是不是有些后悔当初放了他一马?”葛荣嘴角逸出一丝莫测高深的笑意。问道。

  游四愣了一愣。道:“我想庄主总会有自己的见地,属下不敢妄加评断!”

  “哈哈,阿四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谨慎?好,你去传阿二来,我要他汞自负责查探蓝日法王之事,不能有半点闪失念伤对西域之事了解颇多,就协助阿二将这件事情办好!”葛荣吩咐道。

  “念伤愿为叔父效尽全力,定将这件事办到最好!”蔡念伤自信地道。

  “好!虎父无犬子,果然豪气于云,你的无相神功练得怎样了?”葛荣笑问道。

  “回叔父,念伤不敢偷懒精进却并不是极快!”蔡念伤道。

  “看你目中神光就知进展极快,何用谦虚?你体内本也是佛门异学,虽然与中土佛学有些差异,但却万佛同宗,正气归源,是以,你的进展比泰斗快多了。”葛荣笑道。

  “这还不是叔父指点之功?”蔡念伤心中微喜道。

  “你的嘴巴就是甜!”葛荣欣慰地一笑道

  “叔父,娘叫我早些过去吃团圆饭呢你也一起去吧?”蔡念伤道。

  “哦你倒是个孝顺的孩子,泰斗此刻也在吗?”葛荣问道。

  “新元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只可惜爹和三弟现在身处异地,否则叉真就是一家团圆了。”蔡念伤微微有些黯然道。

  葛荣也微微叹了日气,想到胡秀玲宁可不做室太后,也愿意与蔡伤一起过着平淡的生活,抑或流落江湖,如此情深义重,的确值得任何人敬佩,也难怪念伤和泰斗会如此孝顺。

  不由晗时道:“这两个孩子从小就失去了母亲,没有亲情的呵护,一旦遇到余人,自然倍感珍惜,两个孩子更深明事理,想想大嫂曾贵为一国之后,地位何等尊崇?若是此际受人冷落。心里定会不高兴,有这样两个孝顺儿子,自然可以解开她心头的%。”

  葛荣的心却飞到了另一个人身上去了,忍不住暗自叹息一声,心想:“要是她也能为我抛弃一切,那可有多好!”D中禁不住哺哺低念道:“敏儿呀敏儿,你现在可好?可好?—

  —唉!”

  最后一声叹息竟显得极为无奈。

  “叔父为何而叹息呢?”蔡念伤忍不住奇问道。

  葛荣禁不住脸上一热,忆及年少时的一段情孽,有些含糊地道:“没什么……”

  游四和蔡念伤同时感到极为讶然。葛荣竟然也会脸红这的确是一件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游四自十四岁时就跟在葛荣身边,从来都不会想到葛荣也会有脸红的一天,但今日他的确是脸红了。

  除夕。

  预示着新的一年即拎开始,节日,只是一个欺骗自己的借口。

  除夕,就是给自己一个好好反省的夜晚,一年之中的所有事情,要在今晚作一个具体的回顾和反省,更要对明年拟出一个打算。

  有些人其实也没什么打算,因为他们能做的事情也不多,抑或每天所做的事情都相同。

  凌通就是这样。这几日来,他都怀疑自己的肚皮快涨暴了,顿顿大鱼大肉,山珍海味,吃得他一天L了几次厕所。

  凌通几疑是在梦中,刁蛮的萧灵对他百依百顺,一个劲地哄他开心。令他每日都有一种轻飘飘的感觉。

  萧灵回到王府之中,便如鱼得水,呼风唤雨,府中人人见她都敬畏三分,可谁也想不到萧灵对凌通这个小鬼会如此关心。

  见过靖康王,并不像凌通想象的那般白胡子老头,也不是很英俊,但一脸霸气倒是极有个性,白面青须,笑起来也很温和只是那鹰眸般的眼晴,熔沼逼人的目光却似乎极不好相处、不过,他对凌通倒极为客气和喜爱,或许是因为凌通的机智及对萧灵有救命之恩的缘故吧。

  萧灵乃是靖康王的侄女,其精灵古怪、顽皮天真的小女儿之态的确逗人喜爱,也便成了靖康王府中的宝贝。只是因为刘家送系的队伍在虎谷遭袭,靖康王心里一直无法释怀,更且萧传雁的死对他打击颇大,外务总管的失踪,这一切都让他焦头烂额,更让他无法忍受的却是出手之人竟是郑王!

  郑王算起来乃是萧正德叔辈人物他本也无法获得王位,只是因萧衍曾立他为大子,后又另换他人,萧衍心中过意不去,所以就封了他一个王位而萧灵之父却无法享受此等待遇,但也是爵位在身,萧灵因受靖康王之宠也被列入郡主之位地位尊崇出入都是车前马后,家将成群。

  凌通从来都没有这么风光过,得意之情自然无法言表每天除了练功之外,就是吃喝玩乐,与萧灵一起四处闹事两个小孩在一起倒也逍遥惬意。是以无忧无虑,过年和不过年都是一样,他们根本不会考虑太多——
 

 
分享到:
雍正为何要与万人迷男人十三阿哥结成死党
晚清当红女明星如何引发官场大案
2姗姗的小布头玩具
潘金莲与西门庆最“恶心”的一件床上创举
从生活中寻找乐趣1
11 怀橘遗亲    陆绩,  三国时期吴国吴县华亭(今上海市松江)人,科学家。六岁时,随父亲陆康到九江谒见袁术,袁术拿出橘子招待,陆绩往怀里藏了两个橘子。临行时,橘子滚落地上,袁术嘲笑道:“陆郎来我家作客,走的时候还要怀藏主人的橘子吗?”陆绩回答说:“母亲喜欢吃橘子,我想拿回去送给母亲尝尝。”袁术见他小小年纪就懂得孝顺母亲,十分惊奇。陆绩成年后,博学多识,通晓天文、历算,曾作《浑天图》,注《易经》,撰写《太玄经注》
南京明故宫
喜羊羊与灰太狼之狼披羊皮4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