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八章 法王传说

第八章 法王传说

时间:2014/10/19 20:04:41  点击:2757 次
  高欢也笑着打趣道:“老和尚,蓝日法王与你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赤尊者神色一肃,双掌合十,无比尊崇地道:“本尊者与法壬的式功相较,简直就如萤光较皓月,缕蚁比大象,根本不值一晒,我的武功若是有法王十分之一,刚才那一掌你们俩此刻已经不可能站着说话了。”

  “老和尚的汉语说得不错嘛,不过出家人是不能说谎的,难道你不怕佛祖降罪吗?”高欢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头翻涌的血气,淡然道。

  “本尊者从来不打诙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为什么要说谎?”赤尊者恼道。

  “尊者,快杀了他们!”碎天急得“哇哇”大叫道。

  众人一看。不由得全都笑出声来,客栈之中的酒客们更是哄笑不已。

  原来无名一根本不与碎天硬拼,只是远处游斗,以诡秘的身法,不时地出枪一划,枪尖过处虽不能破碎天的横练功夫,却让碎天的衣服碎成一道道破布,晃动之间,碎布飘飘然,煞是有趣。最让他难堪的。竟是无名一真的将他裤子划破,屁股在破布的飘飞之下,若隐若现,更使他感到士身凉赅陀的,急怒之下,只好盼望赤尊者将对手解决后来帮忙。

  赤尊者眉头一皱,冷冷地道:“这位施主也欺人太甚了吧?”说着闪身就向无名一扑去。

  无名一知道赤尊者的武功极为可怕,高欢和游四两人的联手一击都不是敌手,他自然也不是其敌,但他的身法却极为奇奥。赤尊者击来,他就后掠,长枪以远攻之,不与赤尊者硬拼。

  赤尊者一声冷哼,对长枪的攻势视若无睹,伸手便抓。

  无名一的长枪刺出,竟似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弓卜使他的枪尖向赤尊者手中飞去。

  心中一惊,忖道:“难怪游四的圆月弯刀会被他抓住!”正准备变招之时,赤尊者的手竟奇迹般地抓住了枪尖。

  无名——声冷哼,“啪”地一声枪杆竟自枪尖之处突然断裂开来,这却是无名一的杰作。

  枪杆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出。

  赤尊者没到无名一如此狡猾,反应速度如此之快,他哪里知道一切早已被无名一算准。

  千钧一发之际,赤尊者将头一偏,竟险险避过一刺之危。

  “啪厂’枪杆暴碎,赤尊者虽避过一刺之危,但无名一在他一闪之时,一刺竟变成一扫,成了棍法之中的“崩”字诀,重重地砸在赤尊者脑门之上,却把枪杆给击碎了。

  这一击因连改几个动作。所以力道只用上了三成,但虽只三成,也让赤尊者眼冒金星,狂怒不已。

  “轰!”高欢与碎天对了一掌,碎天想乘无名一无暇应付之际施以偷袭,但却被高欢相阻。

  两人的功力相差无几,高欢修为虽要精纯一些,但刚才受伤,也便与碎天拉平,同时暴退数步。

  “走!”游四知道再战下去,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说不定包家庄另有高手来援,抑或守城官兵赶到,这对他们都极为不利,所以他立刻下令撤退。

  几人此刻都并未被绊住身子,说走立刻抽身便退米也如风,去也如风,只气得碎天和赤尊者‘畦哇”大叫。

  游四几人都受了伤,无名一被碎天那一记重击,伤势颇重,无名二伤得最轻,只是几处轻轻的皮肉之伤,无名九和无名十的伤口却多了,但他们也让包家庄损失了六人,若不是以一敌四,敌众我寡,包家庄之人只怕已死得一个不剩。

  碎天与赤尊者追了一阵于,但游四等人很快就上马而去,他们竟早就准备好了马匹。

  游四办事绝对谨慎而留有余地,虽然这次估计失误,却也挫了包家庄的锐气,他们不仅在城内安排了马匹,城外更有人接应。

  夜色极深元定芳终还是熬不住伏在蔡风的床边睡着了,凌能丽只得将她扶入客房,知道是该休息的时候了,拾眼望了望窗外,石中天那孤独的身影在黑暗中立成一棵枯树。

  今夜守护蔡风安全的是石中无。

  凌能丽将貂裘披在身上,紧了紧,偎在蔡风的床边,望着那摇曳不定的烛火。心头涌起无限感慨,忆及往昔的一幕幕。一种悯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

  “风哥好了之后,还会不会原谅自己呢?”凌能丽禁不住傻傻地想着。

  一切都似乎是因她而起,若不是她杯疑蔡风的真情,也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累及这么多人受到伤害、这么多人白白地死去、这么多人担心,要是这些人用如此多时问去于别的事清,又会于出怎样一番事业呢?

  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趴在蔡风的床边,睡得很沉。

  睡梦之中她梦见有人闯了进来,这人迅速赶到蔡风的床边,肆无忌惮地拔去了蔡风神藏穴的金针,她想叫,想眸开眼睛,却没有做到,像是在魔魔中挣扎。

  然后她看到蔡风呆痴地坐了起来,她似乎是看见了,但却又似乎没有看见,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更发现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立在床前,是那么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究竟是谁,她想挣扎,想呼喊,但却无法做到。

  这熟悉的人影对蔡风说了些什么,似乎很多,又似乎很少,她仿佛还看见蔡风逐渐变得清醒,变得恭敬,不住地点头,她在心中暗叫这下完了,蔡风定是再一次变成了毒人,这可怎么办?

  她鼓足了所有的力气,猛然一叫,终于还是叫出了声,于是她醒了过来!

  烛火依旧,只是已经矮了一截,蔡风依然安详地躺着,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已经进入了最甜美的梦境。

  “凌姑娘,发生了什么事?”石中天急促的询问声自外面传来,窗子依然关得很紧,蔡伤也以快捷无伦的身法掠了进来,他还没睡,是因为他根本睡不着。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蔡伤和石中天同时扫视着屋中,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凌能丽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道:“我刚才做了个恶梦,梦见有人拔出了风哥身上的!”

  蔡伤神色微变伸手掀开蔡风身上的被子,他清晰地看到对方神藏穴上的金针仍在,不由得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凌能丽的香肩,安慰道:“孩子你太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会儿,几天来都把你折磨得这副样于了,还是让我来守着吧。”

  凌能丽呆了呆,望着床上安详躺着的蔡风,道:“义父,让我多陪陪风哥吧。”

  “傻孩子,你们俩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保重身体,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知道吗?当风儿完全康复之时,我一定要交给他一个生蹦活跳、健健康康的好能丽明白吗?”蔡伤慈祥地笑了笑道。

  凌能丽的脸L禁不住飞起了两朵红霞。

  “是呀,小姐,你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主人相守,不会出事的。”石中天也附和道。

  “吱呀!”铁异游也蹿了进来,见众人都在,不禁微微松了口气,向凌能丽望了一眼,见她额头的冷汗犹十干,隐隐明由是怎么回事。

  “这里没事,异游送能而回房休息吧。”蔡伤的声音异常温和。

  “那我先走了!”凌能丽再次向蔡风望了一眼,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葛荣的脸色极为难看,闷闷地不作声,但他知道这件事十分棘手,连游四也负伤而回,就可知其事的确难办。

  游四知道葛荣心惰不好,毕竟一百多万两银子不是一件小事以前游四从来都未曾矢过手,但这次却失手了,是以,葛荣的确是心惰不好。

  “想不到包向天这老匹居然帮着鲜于修札来算计我我一定要他好看!”葛荣愤怒地道。

  “我们这次的确是算漏了包向天,其实他早就是鲜于修礼的人,包向天的夫人,正是鲜于修礼的余姑姑,这是我前几日才查到的消息。”游四无可车何地道。

  “这事不能怪你,只怪我一直都小看了包向天这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葛荣叹了日气道。

  “咆家庄内也的确有一股不可轻估的实力,一直以来,他们极为低调的作风,定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木想进包家庄一探,但其中机关重重,高手似乎极多。连扫地的都是好手,我们被发现后。只好半途退了出来。”游四淡淡地说着。

  “你做得很好,至少我们现在弄清楚了包家庄与鲜于修礼的关系,我们只会吃一次亏,绝不会有第二次!”葛荣道。

  “鲜于修礼有这一百多万银子之助,定会声势大涨,而我们已与之发生冲突,有包家庄的介入,他定知道我们对他不利相信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要早作提防!”游四出言道。

  葛荣微微一皱眉头,道:“这个我知道,只是你们刺杀包向天没有成功倒叫那老狐狸有所防范,我们最近不宜再对包家庄采取什么措施,知道吗?”

  “属下明白。”游四认真地应道。

  “你说那赤尊者和蓝月法王又是怎么回事?”葛荣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

  “那赤尊者的武功属下领教过,的确是深不可测,不知他的禅宗大手印是如何练成的,竟然至刚至猛,我想只有庄主的‘天罡正气’方可胜过他!”游四心有余悸地道。

  葛荣心中微感自豪,淡淡地自语道:“不知那蓝日法王又是怎样一个人,武功到底会高到什么程度呢?但定是个难得的对手!”

  “是了,大公子不是曾在西域住过十多年吗?他一定知道蓝日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游四提醒道。

  葛荣眼中亮起一抹神彩,是呀2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蔡念伤呢?其师门不正是西域吗?只怕没有人比蔡念伤更了解西域各种派系了,杨擎天对西域也极熟,但他却不知身在何处?可蔡念伤就在庄中,自然可招之即来。忙道:“去把念伤传来!”

  鲜于修礼起兵,蓄谋已久,极快地便占了左城。(今河北唐县境时)

  天下本就是动荡不安一旦出了乱子便立刻会有很多响应之人,本有些隔岸观人之辈,此际也趁乱而出。

  鲜于修礼之所以选择年关新春之时起兵,更有一种心理作用,那就是此时正是土豪逼债之时,穷人无米无粮过年,与富人家里张灯结彩、大鱼大肉形成了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只要是人便会有不平之心,谁不眼红别人过得比自己好呢?

  鲜于修礼为起兵可花了一番心思,打出“他亦人,我亦人,人人平等,粉碎不平,还我公明”的旗帜,如此一来便极为深得人心,忍饥挨饿的老百姓还有谁会不奋起响应?举起锄头扁担冲入张灯结彩的土豪劣绅的家中。一气乱砸猛打,遇到东西就抢、就拿,然后聚汇入鲜于修札的军中。

  鲜于修礼本身因其家世的原因加上破六韩拔陵的旧部,加之各路有组织的响应队伍,势力迅速澎涨到近万之众。

  同时更有包家庄的几大势力早为他暗地里招兵买马,所聚集的人并非一群乌合之众,而是训练极为有素的精兵。

  当然。包家庄只是在暗中出力,江湖之中,知道包家庄与鲜于修礼关系密切的人极少,就连眼线遍布天下的葛荣也是近来才知晓包向天与鲜于修礼的关系。

  左城所处的地理方位极妙,被唐河所环绕,西与太行相近,唯幽湖相隔,进入左城,可直接由唐河顺水而下,久而久之,幽湖便成了藏兵练兵的极好场所。(注:幽湖指今日之西大详水库。)

  鲜于修礼也是一代袅雄,行事极为慎密,早在幽湖之中安置好了一切,一起兵就将幽湖完全控制于掌中。

  藏于白石山和插箭岭的群盗及在白石山潜伏训练的秘密人马迅速控制走马驿。攻破倒马关,顺河而下,应鲜于修礼布局,立刻突破神南、黄石口,将唐河至左城这一带完全控制于手心,形成进可攻,退能守之局,绝对不会成孤战独挡之势。

  鲜于修礼身边更有包向天提供极擅水战造船的人物,早在多年以前他就已有了积极的准备,鲜于修札乃个大野心家,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策划着如何起兵,更机智深沉,所以包向天才会在很早就积极地为他张罗准备,而鲜于修礼更游遍北朝,对北方的地形几乎了如指掌,很早就看中了左城的地势,便提供大量财力,派内侄隐姓于左城为他营造实力和环境而他加入破六韩拔陵军中之后,致力结交各方英雄,拉拢重要人物,形成自己的实力、是以,他在看清局势之时知道破六韩拔陵只有败亡一途,他就毫不犹豫地弃城,举军挣降、这是一种保存实力的最好方法也便因为如此,他所保存的实力实际L比杜洛周更多,只是这些人散布各地。但很快又被其招拢。暗自组成一股绝不能轻估的实力这些人分散在各地并没有停止活动,反而吸取了更多的响应者,这就成了鲜于修礼的后备力量。
第 八 章 法王传说


  高欢也笑着打趣道:“老和尚,蓝日法王与你相比,谁更厉害一些?”

  赤尊者神色一肃,双掌合十,无比尊崇地道:“本尊者与法壬的式功相较,简直就如萤光较皓月,缕蚁比大象,根本不值一晒,我的武功若是有法王十分之一,刚才那一掌你们俩此刻已经不可能站着说话了。”

  “老和尚的汉语说得不错嘛,不过出家人是不能说谎的,难道你不怕佛祖降罪吗?”高欢深深地吸了口气,平复了心头翻涌的血气,淡然道。

  “本尊者从来不打诙语,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为什么要说谎?”赤尊者恼道。

  “尊者,快杀了他们!”碎天急得“哇哇”大叫道。

  众人一看。不由得全都笑出声来,客栈之中的酒客们更是哄笑不已。

  原来无名一根本不与碎天硬拼,只是远处游斗,以诡秘的身法,不时地出枪一划,枪尖过处虽不能破碎天的横练功夫,却让碎天的衣服碎成一道道破布,晃动之间,碎布飘飘然,煞是有趣。最让他难堪的。竟是无名一真的将他裤子划破,屁股在破布的飘飞之下,若隐若现,更使他感到士身凉赅陀的,急怒之下,只好盼望赤尊者将对手解决后来帮忙。

  赤尊者眉头一皱,冷冷地道:“这位施主也欺人太甚了吧?”说着闪身就向无名一扑去。

  无名一知道赤尊者的武功极为可怕,高欢和游四两人的联手一击都不是敌手,他自然也不是其敌,但他的身法却极为奇奥。赤尊者击来,他就后掠,长枪以远攻之,SK$不与赤尊者硬拼。

  赤尊者一声冷哼,对长枪的攻势视若无睹,伸手便抓。

  无名一的长枪刺出,竟似感觉到有一股极为强大的弓卜使他的枪尖向赤尊者手中飞去。

  心中一惊,忖道:“难怪游四的圆月弯刀会被他抓住!”正准备变招之时,赤尊者的手竟奇迹般地抓住了枪尖。

  无名——声冷哼,“啪”地一声枪杆竟自枪尖之处突然断裂开来,这却是无名一的杰作。

  枪杆以闪电般的速度刺出。

  赤尊者没到无名一如此狡猾,反应速度如此之快,他哪里知道一切早已被无名一算准。

  千钧一发之际,赤尊者将头一偏,竟险险避过一刺之危。

  “啪厂’枪杆暴碎,赤尊者虽避过一刺之危,但无名一在他一闪之时,一刺竟变成一扫,成了棍法之中的“崩”字诀,重重地砸在赤尊者脑门之上,却把枪杆给击碎了。

  这一击因连改几个动作。所以力道只用上了三成,但虽只三成,也让赤尊者眼冒金星,狂怒不已。

  “轰!”高欢与碎天对了一掌,碎天想乘无名一无暇应付之际施以偷袭,但却被高欢相阻。

  两人的功力相差无几,高欢修为虽要精纯一些,但刚才受伤,也便与碎天拉平,同时暴退数步。

  “走!”游四知道再战下去,只会惹来更多的麻烦,说不定包家庄另有高手来援,抑或守城官兵赶到,这对他们都极为不利,所以他立刻下令撤退。

  几人此刻都并未被绊住身子,说走立刻抽身便退米也如风,去也如风,只气得碎天和赤尊者‘畦哇”大叫。

  游四几人都受了伤,无名一被碎天那一记重击,伤势颇重,无名二伤得最轻,只是几处轻轻的皮肉之伤,无名九和无名十的伤口却多了,但他们也让包家庄损失了六人,若不是以一敌四,敌众我寡,包家庄之人只怕已死得一个不剩。

  碎天与赤尊者追了一阵于,但游四等人很快就上马而去,他们竟早就准备好了马匹。

  游四办事绝对谨慎而留有余地,虽然这次估计失误,却也挫了包家庄的锐气,他们不仅在城内安排了马匹,城外更有人接应。

  夜色极深元定芳终还是熬不住伏在蔡风的床边睡着了,凌能丽只得将她扶入客房,知道是该休息的时候了,拾眼望了望窗外,石中天那孤独的身影在黑暗中立成一棵枯树。

  今夜守护蔡风安全的是石中无。

  凌能丽将貂裘披在身上,紧了紧,偎在蔡风的床边,望着那摇曳不定的烛火。心头涌起无限感慨,忆及往昔的一幕幕。一种悯然若失的感觉涌上心头。

  “风哥好了之后,还会不会原谅自己呢?”凌能丽禁不住傻傻地想着。

  一切都似乎是因她而起,若不是她杯疑蔡风的真情,也就不会弄成现在这个样子,更不会累及这么多人受到伤害、这么多人白白地死去、这么多人担心,要是这些人用如此多时问去于别的事清,又会于出怎样一番事业呢?

  想着想着,竟不知不觉地睡着了,趴在蔡风的床边,睡得很沉。

  睡梦之中她梦见有人闯了进来,这人迅速赶到蔡风的床边,肆无忌惮地拔去了蔡风神藏穴的金针,她想叫,想眸开眼睛,却没有做到,像是在魔魔中挣扎。

  然后她看到蔡风呆痴地坐了起来,她似乎是看见了,但却又似乎没有看见,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更发现一道极为熟悉的身影立在床前,是那么熟悉,但一时却想不起究竟是谁,她想挣扎,想呼喊,但却无法做到。

  这熟悉的人影对蔡风说了些什么,似乎很多,又似乎很少,她仿佛还看见蔡风逐渐变得清醒,变得恭敬,不住地点头,她在心中暗叫这下完了,蔡风定是再一次变成了毒人,这可怎么办?

  她鼓足了所有的力气,猛然一叫,终于还是叫出了声,于是她醒了过来!

  烛火依旧,只是已经矮了一截,蔡风依然安详地躺着,均匀的呼吸声,似乎已经进入了最甜美的梦境。

  “凌姑娘,发生了什么事?”石中天急促的询问声自外面传来,窗子依然关得很紧,蔡伤也以快捷无伦的身法掠了进来,他还没睡,是因为他根本睡不着。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蔡伤和石中天同时扫视着屋中,一切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凌能丽俏脸一红,不好意思地道:“我刚才做了个恶梦,梦见有人拔出了风哥身上的!”

  蔡伤神色微变伸手掀开蔡风身上的被子,他清晰地看到对方神藏穴上的金针仍在,不由得松了口气,轻轻拍了拍凌能丽的香肩,安慰道:“孩子你太累了,该好好休息一会儿,几天来都把你折磨得这副样于了,还是让我来守着吧。”

  凌能丽呆了呆,望着床上安详躺着的蔡风,道:“义父,让我多陪陪风哥吧。”

  “傻孩子,你们俩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眼下最要紧的就是保重身体,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知道吗?当风儿完全康复之时,我一定要交给他一个生蹦活跳、健健康康的好能丽明白吗?”蔡伤慈祥地笑了笑道。

  凌能丽的脸L禁不住飞起了两朵红霞。

  “是呀,小姐,你还是先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和主人相守,不会出事的。”石中天也附和道。

  “吱呀!”铁异游也蹿了进来,见众人都在,不禁微微松了口气,向凌能丽望了一眼,见她额头的冷汗犹十干,隐隐明由是怎么回事。

  “这里没事,异游送能而回房休息吧。”蔡伤的声音异常温和。

  “那我先走了!”凌能丽再次向蔡风望了一眼,行了个礼便退了出去。

  葛荣的脸色极为难看,闷闷地不作声,但他知道这件事十分棘手,连游四也负伤而回,就可知其事的确难办。

  游四知道葛荣心惰不好,毕竟一百多万两银子不是一件小事以前游四从来都未曾矢过手,但这次却失手了,是以,葛荣的确是心惰不好。

  “想不到包向天这老匹居然帮着鲜于修札来算计我我一定要他好看!”葛荣愤怒地道。

  “我们这次的确是算漏了包向天,其实他早就是鲜于修礼的人,包向天的夫人,正是鲜于修礼的余姑姑,这是我前几日才查到的消息。”游四无可车何地道。

  “这事不能怪你,只怪我一直都小看了包向天这只深藏不露的老狐狸!”葛荣叹了日气道。

  “咆家庄内也的确有一股不可轻估的实力,一直以来,他们极为低调的作风,定是做给别人看的,我们木想进包家庄一探,但其中机关重重,高手似乎极多。连扫地的都是好手,我们被发现后。只好半途退了出来。”游四淡淡地说着。

  “你做得很好,至少我们现在弄清楚了包家庄与鲜于修礼的关系,我们只会吃一次亏,绝不会有第二次!”葛荣道。

  “鲜于修礼有这一百多万银子之助,定会声势大涨,而我们已与之发生冲突,有包家庄的介入,他定知道我们对他不利相信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要早作提防!”游四出言道。

  葛荣微微一皱眉头,道:“这个我知道,只是你们刺杀包向天没有成功倒叫那老狐狸有所防范,我们最近不宜再对包家庄采取什么措施,知道吗?”

  “属下明白。”游四认真地应道。

  “你说那赤尊者和蓝月法王又是怎么回事?”葛荣似乎想起了什么,问道。

  “那赤尊者的武功属下领教过,的确是深不可测,不知他的禅宗大手印是如何练成的,竟然至刚至猛,我想只有庄主的‘天罡正气’方可胜过他!”游四心有余悸地道。

  葛荣心中微感自豪,淡淡地自语道:“不知那蓝日法王又是怎样一个人,武功到底会高到什么程度呢?但定是个难得的对手!”

  “是了,大公子不是曾在西域住过十多年吗?他一定知道蓝日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

  游四提醒道。

  葛荣眼中亮起一抹神彩,是呀2他怎么就没有想到蔡念伤呢?其师门不正是西域吗?只怕没有人比蔡念伤更了解西域各种派系了,杨擎天对西域也极熟,但他却不知身在何处?可蔡念伤就在庄中,自然可招之即来。忙道:“去把念伤传来!”

  鲜于修礼起兵,蓄谋已久,极快地便占了左城。(今河北唐县境时)

  天下本就是动荡不安一旦出了乱子便立刻会有很多响应之人,本有些隔岸观人之辈,此际也趁乱而出。

  鲜于修礼之所以选择年关新春之时起兵,更有一种心理作用,那就是此时正是土豪逼债之时,穷人无米无粮过年,与富人家里张灯结彩、大鱼大肉形成了一个极为鲜明的对比,只要是人便会有不平之心,谁不眼红别人过得比自己好呢?

  鲜于修礼为起兵可花了一番心思,打出“他亦人,我亦人,人人平等,粉碎不平,还我公明”的旗帜,如此一来便极为深得人心,忍饥挨饿的老百姓还有谁会不奋起响应?举起锄头扁担冲入张灯结彩的土豪劣绅的家中。一气乱砸猛打,遇到东西就抢、就拿,然后聚汇入鲜于修札的军中。

  鲜于修礼本身因其家世的原因加上破六韩拔陵的旧部,加之各路有组织的响应队伍,势力迅速澎涨到近万之众。

  同时更有包家庄的几大势力早为他暗地里招兵买马,所聚集的人并非一群乌合之众,而是训练极为有素的精兵。

  当然。包家庄只是在暗中出力,江湖之中,知道包家庄与鲜于修礼关系密切的人极少,就连眼线遍布天下的葛荣也是近来才知晓包向天与鲜于修礼的关系。

  左城所处的地理方位极妙,被唐河所环绕,西与太行相近,唯幽湖相隔,进入左城,可直接由唐河顺水而下,久而久之,幽湖便成了藏兵练兵的极好场所。(注:幽湖指今日之西大详水库。)

  鲜于修礼也是一代袅雄,行事极为慎密,早在幽湖之中安置好了一切,一起兵就将幽湖完全控制于掌中。

  藏于白石山和插箭岭的群盗及在白石山潜伏训练的秘密人马迅速控制走马驿。攻破倒马关,顺河而下,应鲜于修礼布局,立刻突破神南、黄石口,将唐河至左城这一带完全控制于手心,形成进可攻,退能守之局,绝对不会成孤战独挡之势。

  鲜于修礼身边更有包向天提供极擅水战造船的人物,早在多年以前他就已有了积极的准备,鲜于修札乃个大野心家,早在很多年前就开始策划着如何起兵,更机智深沉,所以包向天才会在很早就积极地为他张罗准备,而鲜于修礼更游遍北朝,对北方的地形几乎了如指掌,很早就看中了左城的地势,便提供大量财力,派内侄隐姓于左城为他营造实力和环境而他加入破六韩拔陵军中之后,致力结交各方英雄,拉拢重要人物,形成自己的实力、是以,他在看清局势之时知道破六韩拔陵只有败亡一途,他就毫不犹豫地弃城,举军挣降、这是一种保存实力的最好方法也便因为如此,他所保存的实力实际L比杜洛周更多,只是这些人散布各地。但很快又被其招拢。暗自组成一股绝不能轻估的实力这些人分散在各地并没有停止活动,反而吸取了更多的响应者,这就成了鲜于修礼的后备力量。

  包向天提供的擅于水战造船的人物,在鲜于修礼内侄鲜于城的回护下,早将太行山上的竹木运至幽湖,沉入湖底,一巨起兵,迅速就可组成轻便竹筏战船,这种竹筏、木筏更有利于在河流上作战,轻便灵动。装载力也不小,使得鲜于修礼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己经把自己的军队装备得极为精良

  一些最新涌至的穷人,全都有人加以编排、操练使彼此问的协调更为灵活。

  鲜于修礼发展之快,就连葛荣都有些意外他不得不再次承认一直低估了鲜于修礼这个人。

  朝廷更是动荡不安。除夕之夜根本就无法安生,雪上加霜般的消息只让元诩龙颇失色,满朝文武更是满面阴云,不知如何说话才好。

  自从柔然人入袭六镇,饥荒激起民变之后,先有破六韩拔陵,后有胡琢、赫连恩、万俟丑奴、莫折大提、莫折念生、伏乞莫于等相继起兵,再后来又添个杜洛周,更来个甚至比破六韩拔陵还可怕的葛荣,现在又有鲜于修礼,今后还会有谁呢?——

  包向天提供的擅于水战造船的人物,在鲜于修礼内侄鲜于城的回护下,早将太行山上的竹木运至幽湖,沉入湖底,一巨起兵,迅速就可组成轻便竹筏战船,这种竹筏、木筏更有利于在河流上作战,轻便灵动。装载力也不小,使得鲜于修礼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己经把自己的军队装备得极为精良

  一些最新涌至的穷人,全都有人加以编排、操练使彼此问的协调更为灵活。

  鲜于修礼发展之快,就连葛荣都有些意外他不得不再次承认一直低估了鲜于修礼这个人。

  朝廷更是动荡不安。除夕之夜根本就无法安生,雪上加霜般的消息只让元诩龙颇失色,满朝文武更是满面阴云,不知如何说话才好。

  自从柔然人入袭六镇,饥荒激起民变之后,先有破六韩拔陵,后有胡琢、赫连恩、万俟丑奴、莫折大提、莫折念生、伏乞莫于等相继起兵,再后来又添个杜洛周,更来个甚至比破六韩拔陵还可怕的葛荣,现在又有鲜于修礼,今后还会有谁呢?——
 

 
分享到:
2小狐狸艾多
1小狐狸艾多
2云朵鸟巢
1云朵鸟巢
2小小猴拾金子
1小小猴拾金子
2我要当怪兽
1我要当怪兽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