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章 翩瞻毒

第三章 翩瞻毒

时间:2014/10/17 20:00:41  点击:2191 次
  萧灵只感到又有趣、及荒级、又惊险,但仍依言跃上驴子。

  驴子脾气极坏,萧员刚刚跃上驴背,就猛地一跳;差点设将她摔下来。

  “他妈的,你倒挺掘的!”凌通一带笼头也跃上驴背,一剑刺在驴子的屁股之上,紧接着千灵,双腿紧央驴腹,根刻于身前。

  驴子一声惨嘶,撇开四蹄就向棚外拼命地跑去。

  “哎,哎,有人偷驴了,有人偷驴了,快来入哪_—”小厮忍着痛高呼道。

  尔朱家族的几人迅速赶至后院,见凌通两人策驴已跑出二十来丈远,于是迅速追赶。

  那是几道不宽的小路,有的是横着田地,此刻已是深冬,地中早已没有了什么作物,土地被冻得很硬,毛驴屁股受痛,笼头又被凌通拉着,跑起来竟然极快,却难与马相比。

  “他们追究了,怎么办呢?”萧灵扭头一望,急送。

  “还有多远?”凌通的心也慢慢静了下来,很冷静地问道。刚才被对方的气势逼得喘不过气来,使得思路全都有些混乱,这。刻终于找到了、口喘气的机会,是以能够静下心来。

  “好像越来越近了,他们比驴子跑的还快!”萧灵有些慌急地道。

  “刘伯,就算比驴子跑得快,也只是两条腿,如果他们追近了,你就用营失射他们,让他们不敢靠近。如果再跑程,他们就快不过驴予了。”凌通无可奈何地安慰道,他。心中明白,若这头驴子不争气的话,他们两人自然是逃不过那些家伙的追击。若只有他一个地一切都好说,凌通64的不行,但迄命的功夫还是很好·但要他带着萧灵一起跑,就会使速度太慢,自然无法逃出那些人的追捕。即使以他自己的速度,就比现在这头驴子的速度要快,对方自然不会比驴子慢、现在也只能这样先耗费者对方的体力,然后才好甩开对方的追踪,也只希望这头驴子能多跑上一段路,而在这段路上不被对方追上。也希望对方的功力不是如他所想象的那么高深,这样长力比拼之下,人比驴子的耐力自然要差一些。

  萧灵咬咬牙,在凌通的帮助之下,调转身子,与凌通贴面而坐,小脸不由得做红,但迅速调整心绪,她也知道,若让后面几入追了上来,两人只怕都会是死路一条。

  “小心一些!他们来了几人?”凌通问道。

  “一共四人!”萧员眼睛瞪闻B大,回答这“嗯,只来了四人还好说一些。”说话间,毛驴已经冲过地头,奔上了一个小山和那四人也已迫近了近十丈,这一跑竟在瞬间奔出了七八里路。

  毛驴显然是跑得有些累了,四蹄微缓,凌通岂能让它慢下来?那样岂不是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又在毛驴另一边屁股上刺了一剑,毛驴一吃痛,就没命地再次加速。

  “好,有救了!前面有一片芦苇荡!他妈的的臭赋予,奶奶个”!于!”凌通一高兴忍不住骂连芳灵小条瞄得极准,可是放射出去,由于驴身摇晃,竟失去了准头,但仍让四人步子滞了一滞。这么一滞,又多拉开了一丈米远的距离。

  由于走下坡路,驴子跑得飞快,却也更加颠簸,连凌通也有些受不了,但他以前有过骑毛驴的经验,加之武功的长进,使得骑驴也变成了一件易事。但这一阵晃动使他犹觉刚吃的饭都要倒出来了一般。

  那四人也已看见了远处的芦苇荡,心知不好,暗忖若是让他们两个臭小子钻到芦苇荡中去了,其个头又小,只怕想要找到并非易象萧灵生在南方,很少见到这么大片大片望不到边际的芦苇,但凌通既然说这里可以逃命,那肯定是错不了,一想到可以逃命,立刻又镇定了下来,手中小条的准头也变得极准,使追兵始终无法靠近。后面追赶之久不由怒不可遏;但这一路疾奔,真气也有些难以后继,人毕竟还是人,难以与这天生会跑的动物相比,双方距离渐渐拉远。

  当驴子奔人稀疏的芦苇荡边线之时,已经甩下了四人二十多丈。

  冬季的芦苇荡不如春天一般密密麻麻,更有人砍伐芦苇,便使芦苇荡之间开出了一条路,驴于被凌通拉着笼头,只得没头设阳地冲了进去。

  凌通欢呼一声,扭头一看,只见后面几人越追越远,心头长长地吁了口气。

  正自得意之间,只觉得身下一软,还没反应过来,就“吧把”一声与萧灵两人重重摔在地上,毛驴两腿陷入泥坑,目中吐着白沫,显然已是精疲力竭,无力再跑了。

  凌通和萧灵呻吟了一声,身上跌得满是泥土,幸亏冬季芦苇荡中的淤泥被冻硬,否则这一下只怕满身都是泥浆了。

  凌通不敢细想,眼睛一扫周围的环境,一抱萧灵向芦苇荡深处栋会,尽拣一些硬处落脚,尽量减少自己的脚印、有时候踏着芦苇杆飞掠,有时竟自水中淌过,似乎并不怕那冰冷刺骨的寒意。

  萧员”灯头一阵感动,她知道。若不是为了她,凌通一个人根本不必这般狼狈地逃命。

  以凌通的武功,无论朝哪个方向跑;对方几个跑得快力竭之人自然是追之不上。

  凌通也不知跑了多久,回头看了一下,稀稀朗朗的几个脚印并不是很明显,此刻显然已是进入了芦苇荡的深处。那四人的踪影早灭,但天知道会不会很快便追来。

  凌通找了块平地坐下,瑞了几口粗气,骂道:“他奶奶个”!子,那群龟孙子比粮还凶!”

  劫后余生,萧员也禁不住打趣道:“可我们跑得比兔子还快呀。”

  凌通不由得哑然失笑,道:“来,坐在我身边,看把你的俏脸弄得满是泥土,不大雅观,我来为你擦擦。”

  萧员听说脸被泥弄脏了,变得不好看了,骇得乖乖听话地坐在凌通身旁,让凌通轻柔地为她擦拭,最后小脸已红到耳根。

  凌通这方伸了个懒腰,吁了口气,问道:“好不好玩?”

  萧员吐了吐舌头,扮了个鬼脸,嘻笑道:“当然好玩,可是他们却是玩真的。”

  “哈哈一。两个小孩子一离开危险,立刻又恢复了顽皮的本性。

  “我们的马丢了,可怎么办呢?还丢了很多东西一“别急,慢慢再想办法,大不了,去偷他妈的两匹马来。”凌通打断萧灵的话道。

  萧灵听得多了这些粗话,也就不怎么觉得刺耳,反而更有一种亲切的感觉。凌通虽小,但在萧灵的眼中却似乎是无所不会,没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得倒他一般__越想越是盯着凌通看,竟看得有些痴了。

  凌通被对方看得浑身不对或似是什么表情都是错误一般,禁不住干笑道:“你怎么这样看着我?我脸上有花吗?”

  萧灵被问得差红了脸,低下头去,不敢望同凌通的眼神。凌通心头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股肽得连他也糊涂了,不得不转换话题道:“今晚我为你做一种你最难忘的晚餐,怎么样?”

  “最难忘的晚餐?是什么东西?好吃吗?”萧灵好奇地问道。

  “当然好吃,只怕你从来都没有吃过比这更好吃的东西了!”凌通自信地追“是吗?是什么东西?”萧灵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蛇,芦苇荡中最多的是蛇虫,而且有很多毒蛇,蛇越毒,其肉味就越鲜名。”凌通悠然道:“蛇?这是冬季,如此冷的天气,蛇早就不敢出来了,哪还有蛇可以抓呢?”萧灵生在大家贵族,对于食物方面的见闻目是不少,听凌通说蛇可以吃;她并不感到奇怪、只是她从来都没有吃过,而且知道蛇要冬眠,不会出来活动,是以极为奇怪。

  “嘿嘿,一个好的猎人,不仅上山会打猎,下了芦苇荡更会抓蛇、蛇有蛇穴,只要我们找到了蛇穴,就有办法拿它们来当晚餐。不过,冬天的蛇味道没有春、夏两季的蛇肉鲜嫩倒是真的,但也会比那些山鸡、野兔更胜一筹!”凌通自信地道。

  “好哇,那我们晚上就弄蛇肉电”萧灵喜通凌通抬头望了重,太阳仍然很高,可芦苇荡中极为阴森,倒像是黄昏一般。不由得道:“不急,等天快黑了,我们抓了蛇就迅速走出这片芦苇荡,这么早出去,恐怕那些鸟人还在外面守候着。”

  凌通自小生长在北方,这种芦苇荡见得多了,根本不可能达夫方向。猎人都有一套认路的方法,那就是天上的星星和太阳,除非这一天满布乌云、而萧灵却是生在南方,哪里见过如此大的一片芦苇荡?更不能像猪八般凭星星认路,但她却极为相信凌通,就像凌通相信蔡凤一般,甚至有些盲目。

  不过凌通例也的确有着丰富的野外生在经验,不仅可以很快找到蛇窝,更可以找到田民的寓、跟着凌通倒也真是不愁没吃的,但必须胆大,着胆小之人根本就不敢吃蛇和老鼠之类的东西,萧灵当然不能算是胆小之人。

  甚荣难以置信地看了又看手中的信,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2神情有些古怪地望了望那铁划银约般的字迹,良久,才重重地拍了一下身前的红木几,高兴地呼道:“太好了;大好了!真是苍天有眼蔡氏有后了!

  我就知道,善恶终有很,快传众人进来I”

  “传华阴双虎若干人等进见!”吃喝之声传出甚远,空荡的感觉极为有气势。

  片刻间,厅门口显出颜礼敬诸人高大的身放“见过庄主!”杨擎天、石中天及额和敬客气地行了一礼,葛荣连忙还礼,十分客气的让其落座。

  “侄儿见过师叔,愿师叔万安,福与天齐,功业大成!”蔡泰斗恭敬地向地上一跪,重重地碰了三个响头遗“侄儿见过师叔!”蔡念伤也同样重重地跪倒,但却是极为朴实的一句话。

  “好,好,两位好侄儿,快快请起!快快清起!”

  葛荣神情大悦地走上前将二人扶起,目光在两人的脸上扫了一遍又一遍;忍不住道:

  “真像,果然是虎父无犬子,。位贤任年纪轻轻,就达到精华内蕴,不简单!不简单!”

  “师叔过奖了,侄儿今后还得请师叔多多指点!”

  蔡泰斗一脸诚肯地道。

  “你是泰斗?”葛荣心中甚喜,欢声问道。

  “叫、任正是泰斗!”蒙泰斗乖巧地应遵。

  “嗯,你的嘴巴比民儿还甜!”想到蔡凤,甚荣不由得黯然一叹。在他的心中;始终没有任何入可以取代蔡氏的位置,虽然在突然之间得了两个侄儿,却似乎仍无法弥补心头的那种空狱之感。

  “师叔别担心,三弟地已经有了下落,只要乡多在陶大师那里求得解方,三弟就可以恢复正常!”蔡念伤很敏感地捕捉到葛荣的。心绪,出言安慰道。

  “是吗?”葛荣望了蔡念伤一眼,暗赞他心细如发。

  “唁?这位是——”葛荣有些迟疑地向一旁的老和尚望去。

  “哦,这位是了愿大师,今次在洛阳,若非大师出手相救,只怕三弟已经酿成大错了。”蒙泰斗忙介绍道。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葛荣有些奇怪地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蔡泰斗便将洛阳发生之事细细说了一遍。其中惊险之处,就连葛荣这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都禁不住捏了一把冷汗。他很清楚蔡凤和蔡伤的感情,若是蔡氏真的在自己本身毫不知觉中杀死了蔡伤、那么,即使将来神志恢复,他也不会好好地活下去,那样禁风的确是生不如死。

  “至于刘家嫁女之事,我定会派人去查,你们就安心在这里住下吧。”葛荣欣然道。

  “庄主好意,我们心领了,主人吩咐过我们,这件事情关系重大,我和颜兄必须亲自走一趟,若有什么需要,我定会和庄主联系。”杨擎天出言这“不错,这乃关系到三公子的大事,我们不能安心庄主盛情我们心领了。”颜q!$也立起来道。

  “既然如此,那我不必多说,反正诸位的行动全由各位自己安排,若有需要,就迅即与我们联系,多一份力量就要多一份把握,这总会是好事!”甚荣轻松地道。

  “庄主。心意,我们自然明白,若有需要,我们会与你们联系的。”颜S!$认真地道。

  “好了,今日诸位就在这里住下吧,我还有要率持办,不能奉陪,尚望如怪。葛福,带几位客人去休息!”葛荣呼道。

  “是,请跟我来。”说话的正是第一次接见杨擎天诸人的老管家。

  “俩位贤侄也去休息吧,有什么事日后再说。远程而来,相信定很疲惫!”葛荣慈祥地道,眼中毫不掩饰地显露出关爱的神色。

  “师叔有事就去忙吧,侄儿会照顾自己,若是师叔有何差造,只管吩咐终f。”蒙泰斗和蔡念伤诚肯地道。

  “好!今日暂且不谈,待你们养好精神再说卜葛荣重重地在两人肩头拍了一下,欣慰地道。

  游四心头稍定,十八位葛家庄的弟子一脸安详,的确只是中毒的迹象,他早就耳闻鲜于家族增用寒毒,无色无味,刚才若非他早有警觉,只怕也难逃中毒的命运,那此刻自己定在杜洛周的帐中,沦为阶下囚了。如此想参心中不由得暗称侥幸!

  鼻烟壶内果然是解药,在每人的鼻前晃了一下,中毒者就立到猛然打了一个喷嚏,呼出一股极筹的气流,悠悠醒转。

  “怎么会是这样?”醒来之入立刻翻身而起,惊骇地问道,待发现一旁虎视眈眈的鲜于修礼请人,想要戒备却浑身无力,空荡荡的感觉到像是大病一场。

  “在三个时辰之内,你们力气无法恢复过来,三个时辰之后,你们的一切都会变得正常。”鲜于修利淡然笑道。

  “鲜于修礼,你——”

  “号,不要多说,现在鲜于先生是我们的朋友,以前的一切都不必再追究,若是他想杀作价,你们已经死了一百次!”游四的喝叱声打断了那名汉子的呼喝,只说得十八人满面惭愧之色,想到事实的确如此,自己在毫无反抗之下就被人制住,真是无地自容。

  “鲜于先生,今日之情,游四先领了;咱们就此别过,望珍重!”游四平和地道。

  “游兄弟果然是性情中人,就让修礼送你们一程吧,这些兄弟身体犹未能完全恢复,一路多有不便,我们一起走,相信方便很久”鲜于修礼客气地道。

  游四想了想,又望了望立在身旁若患了大病的十”\人,淡淡地道:“如此有劳了肝“何领说这种话,我们现在应该算是朋友了。”鲜于修礼笑道。

  “你公!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过门而不久,岂不是要让天下人笑我杜洛周大不知礼吗?

  几位先不要忙着回去,持杜某一尽地主之谊,再好好送诸位一程不是更好!”一个浑洪的声音遥遥传来,只让鲜于修礼和游四的脸色大变。

  “杜洛周!”游四身后的众人也驻然低呼出声。

  蹄声缓缓接近,杜洛周那充满着晶气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鲜于修和派人伏于一旁的众届众迅速跃出,护住鲜于修礼和游四,神情极为紧张。谁也想不到在这要命的时刻,杜洛周竟然出现了,这倒出乎所有入的意料之外。

  “老四,你好!想不到你觉亲临我的营地,真够辛苦的了,庄主可还安康如昔?”杜洛周的语意竟得十分亲切而平静。

  “托你的福,庄主地老人家依然生龙活虎,只是最近为几只吃里抛【的野狼弄得有些心烦而已。”游四的语意极为尖薄。

  杜洛周谈然一笑,也不在意,道:“庄主也越来越糊涂了,野很不如家大,是不可能因服的,迟早有一天会噬人吸血的,他其实早就应该知道。”

  “你真的是葛家十杰之首杜大?”鲜于修利驻然问道。

  “哦,鲜于兄,你让我倒有些失望,我们一向都十分合作,可你为什么要杀死杜三呢?

  这不是很伤感情吗?我是不是杜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好好合作。你不知道我这老四景会逞口舌之利,让人在不知不觉中陷入他的布局之中?看来你枉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杜洛周毫不客气地选“的确,我倒真是征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到了这年头,仍被别入要得团团转,真是有趣!”鲜于修和冷笑道。

  “哄实你也不必太过丧气,我们仍有合作的机会!

  只要你愿意,这片江山,就是我公1两人的了!”杜洛周自信地笑这“是吗?”鲜于修礼竟有些好笑地问道,神情问笑得有些异样——
 

 
分享到:
风流女皇武则天长寿秘笈 养面首采阳补阴
十跪父母恩6
熊乃瑾版阎婆惜
幼儿园的故事,做灯笼
揭秘古代花花公子的坑爹把势
了不起的兔子1
清政府处置伤人朝鲜边民:主犯处斩、妻子为奴
揭秘唐朝寡妇的真实生活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