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四章 四海共怒

第四章 四海共怒

时间:2014/10/16 22:51:43  点击:2304 次
  蔡伤来不及拔刀,对方的刻的确太快、大报,当世之中,具备如此身手的人其实也不会太人应可以数得出来,但这一剑却是他见所未见的招式。

  禁风根本就不慌,他知道这一剑是不可能达得过他父亲之手。放眼整个江湖,还没有人能够真正可以与蔡伤对敌,但禁风依然出刀了。

  就是在蔡伤的手钳住那辆到时,蔡风出刀了、这一刀比想象之中要快了很多很多,就是革伤也大感意外。

  蔡氏的刀施展出来竟不会比他差,无论是速度亦或是力度及角废夜幕更深,深得像是看不到底的深渊,只是在蔡凤的一刀击出之后才会有这种感觉。

  凉意浸透了每一个人的每一根神经。刀,似自九幽而来,又似是自摸不着边际的另一层世界中跳出的精灵。

  天与地之间全被死寂的杀气所笼照,这样的一刀,就是蔡伤也只能够达到此种境界!那就是说,蔡氏此刻已经成了另一个草伤!

  蔡伤。心中却没有半点欢喜,甚至有些不解,有些气恼,或许还有些痛苦。因为禁风这一刀竟是攻向他的!

  蔡风要杀死他,杀死自己亲生的父亲!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情啊!

  蔡伤清晰地感觉到蔡风击出一刀的杀机,浓烈得像北风中的伙骨寒意。此刻已是冬天,蔡伤的心却比十个冬天的寒冷叠加起来,还要冰冷十倍!

  “喳!”那柄刺向蔡氏的创断成了两截,蔡伤的手指就像是削铁如泥的宝刃,党硬生土地将那柄剑剪断!

  断刻回去,是迎向蔡风的刀。蔡伤的动作极快,快得完全不能用眼睛去捕捉,但禁风的速度绝不比他慢!

  “当一一断创再断,蔡伤的手腕已被手中断剑的锋刃划开了。道极深的血槽,更可怕的却不是这里,而是蔡氏那似乎可以让人变成千万片的刀!

  刀没有停留,虽然被断剑阻了一附,但那种无法比拟的杀机却依然存在。

  “啪——”蔡伤的左手抓住了一块碎砖,重重地砸在刀刃之上,角度准确得骇人!一个真正的高手,在生与死之间,那是最清醒的,任何可以救命的东西都不可能放过!

  砖头裂成了无数块,刀气在蔡伤的左手上划下了一条深深的伤痛蔡伤没有哼出半声,他必须退!否则,他就不可能见到明天的太阳了。他很清楚蔡氏这一刀的可怕,很清楚!

  蔡凤的脚步绝不比察伤侵,而惹伤的身形是倒退,蔡凤则是直追,这要命的差距谁都清楚异常。

  那柄刺向蔡氏之剑的主人却是石泰斗一一n门在南方最杰出的年轻人。可是他约刺杀却完全没有作用,似乎正好配合惠民完成了那刺杀的任务。这一切早在蔡凤的算计之中,包括察伤所有的反应,都完全在他的掌握之中。石泰斗刺杀他,只是演奏的一曲双簧戏罢了。只不过石泰斗的确大投入了,演得那么逼真。那么自然。

  就是蔡氏也不得不为他喝彩,只是石泰斗喝出的那四个字倒让他有些不解。

  石泰斗的身法绝不慢,甚至快得惊人,短剑飞掷而出,而在他动身的罔时,手中又有了一插到,谁也不清楚他的身上究竟有几辆剑。

  断剑掷出,却让禁风吹了一惊,因为此刻的断剑仍然是攻击他,他心头微微有些怒意,这根本就不是他们所约定的,此刻再将短剑攻击他,岂不是明摆着帮助察伤吗?

  不仅仅是断创攻击他,还有石车斗手中的创!夜空之中,那柄剑竟泛起碧蓝的灵光,使得夜色一片凄惨。

  更可怕的,却是那柄剑竟化成了满天的光雨。飘飘洒洒。

  税佩,自四方惊起,空气被撕裂成无数的小片,石泰斗这一封想致蔡风于死命!

  蔡伤到此刻才明白,自己是拦错了好人,那人并不是他的敌人,反而是真正想教他的人“卜!”蔡氏的左手轻挑,断剑意向回飞射,刚好击在石泰斗的剑锋之上。

  石泰斗身形一滞,蔡风这反弹之力大得惊人,竟震得他的剑式。散,这。刻,他才深深地体验到蔡氏的功力是多么可怕!

  蔡伤身子。扭,当蔡氏将功力递转于左手之时,其中竟有。个难觅的空档,这使他险险地避过了身前致命的一刀!可是却未能让自己完好无损地退开。

  蔡伤的胸口被拖出了一条近几长的伤口,蔡风的刀气已深深地切入了他肌理之中。

  鲜血狂喷之中,蔡伤一声狂呼,飞跃而地但这一刻他的刀已经滑出刀路。

  蔡凤一个极为优雅的旋身,从衣袖底滑出一柄长剑,以左手反切而出。

  “叮叮——”一连串幕响,石泰斗的身子倒飞而出。

  “风儿,这是为什么?”蔡伤此时的心比伤口更痛,但仍然忍不住问道。

  “我要杀作!”蔡氏四中湖出比夜风更冷的几个字,却如一辆利刃般再次刺入蔡伤的心。

  “他不是蔡氏,他是毒人绝情!”石泰斗惊怒地吼道,领了一模,即转望革伤,焦急地道:“爹,你伤得怎样了?”其语气无比关切。

  “石泰斗,你疯了吗?哈里扒外!”禁风也忍不住怒吼道。

  “你才疯了,没有人性的毒入!”石泰斗毫不畏惧地骂道。

  “你叫我什么?”蔡伤有些不敢相信地向石泰斗门道。

  “哆,我是你儿歹泰斗呀,我没死,是石中天叔叔救了我!”石泰斗同蔡凤飞朴而至,口中犹自应道。

  “你是我儿泰斗?!”蔡伽好头不由得又升起了一团狂热的斗志,石泰斗的话犹如黑夜中的一颗明星。使蔡伤眼前一片光明,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天下除了蔡凤和葛荣之外,还会有至亲的人存在。而且是他的儿子,这是怎样的一种惊喜?

  “难怪,我还以为你真的会演戏,原来是想系我!

  那就让我将你们一职!送到西天极乐世界吧!”绝情恍然道。

  “你真的是绝情?不是禁风?”蔡伤犹自有些不敢相信地道。

  绝情手中的剑轻轻一挑,逼退石泰斗的攻势,冷冷地道:“我也想认识认识禁风!”

  “东妞。蔡伤心头稍稍舒畅了许多,知道对方并不是蔡氏,也就没有先前的那一种痛苦了,更不会有什么顾忌。何况,此刻他又有了儿子,失踪了多年的儿子却在这种要命的场会下重逢,的确是有一种让人振奋的动力!

  蔡伤出刀了,虽然牵动了他啼血的伤口,可这一刀依然注满了深沉的霸气。

  石泰斗的划也划了出去,父子二人合力攻击艳情。

  绝情一声长佩,右手的刀和左手的剑同时划出。

  夜,变得无比疯狂,空气似乎在这一刻凝固成坚硬的石头。每个人都觉得鼻孔中呼吸的,不再是空气,而是冰冷的杀点。

  每个人的每一根神经中都似乎有发狂的蛇虫在涌动。

  石泰斗感觉到自己有一种爆炸的冲动,似乎自己再也无法承受这种可以摧毁一切的力量。

  蔡伤胸口上的鲜血喷射而出,那种压力虽然他可以承受;但是伤口却是无法承受的。他有一种心力樵悻的感觉,因为对方所施展出的刀法正是怒沧海!而剑法正是黄门左手剑!放眼整个天下,也只有一人同时具备道。

  两种绝世的武学,那就是蔡氏!

  除了蔡风之外;天底下绝不会有入会同时具备这两种绝世武功,就是蔡伤本人和黄海也不能够。那就是说,这毒人绝情就是蔡氏!也许容貌可以改变,但是没有人可以改变这两种绝世武学的根本!

  蔡伤出刀的同时,心在滴血。他明白今晚战场之上,乃是父子三人,而他若不全力出刀的话,石泰斗只会是死路一条,因此,他不能不拼尽全力出刀,他击出的也是怒沧海!

  “轰——轰动气在小小的巷子之中果开,犹如天崩地裂。

  巷子不再是巷子,两旁的砖墙全都摧枯拉朽一般倒塌,碎石、尘土、断砖,在暴射、扩散!

  远处,传来澳地的啼哭,近处,被惊吓的人们都不欲吱声。在这种战乱纷繁的年代里,人们似乎早已习惯了这种或那种毁灭性的争斗。

  蔡伤的沥血刀竟然被击飞,他所受之伤的确不轻,而怒沧海必须让自己的精气完全达到巅峰状态,否则使出的怒沧海只会威力大减、在革伤使出怒沧海之时,已牵动了伤口,而且他胸口的肌理已被禁风的刀气破坏,根本就不可能达到巅峰状态。并且,蔡伤一想到对方是蔡凤的时候,更是难以控制住自己的心种。因此,基于这一些原因;竟被对方击飞了手中的刀!

  石泰斗也不怎么好受,剑虽然并未被击飞,但手臂震得全都麻木了。

  绝情也无法乘胜追击,蔡伤虽然受伤极重,可是他身为一代绝世高手,就是在重伤之下,今成犹不是普道。

  高手可以相比的。绝情以一故二,若是在蔡伤未曾受伤之时,那么此刻伤受的绝对是他、虽然如此,此刻他犹有些气血浮确,难以控制地倒退了数步。

  蔡伤一手捂住胸口,可哪里能够阻止鲜血的流泄。

  “你是风儿!难道连乡你也不认识了吗?”摹仿极为坚信地道。

  绝情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平复了翻涌的气血,不屑地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不死了吗?老实告诉你,我打心眼里就不知道茶风是什么样子,不过,我相信你儿子蔡氏定和我长得很低,认错对象的不止是你一个人。

  而今日,你必须死!这是我主人的命令,你只好认命吧!”

  “你不是风儿,那你怎么会怒沧海?你怎么会责门左手剑?”蔡伤咳出一口鲜血来,虚弱地问道。

  “什么想沧海,什么黄门左手剑,我不清楚,我只知道一定要杀死你!”绝情冷酷地道。

  “爹,你怎么样了?”石泰斗有些跟跄地站起身来,关切地问道。

  “他还没死,不过很快就会了结!”艳情缓步向蒙伤逼去,冷冷地道。

  “纪情,你要杀就先来杀了我吧!不要伤害我多!”石车开吼道。

  “好一对同个尖子,你也不用急。”绝情缓缓括起手中的刀,月色之中,闪着一种青幽而碧森的光芒。

  “阿!”石泰斗不顾一切地扑上。

  “傣!”蔡伤一声惊呼。

  绝情不居地望了他一眼,石泰斗的武功根本就不可能与他相提并论,而且刚才那一台,艳情很自信可以震伤对方的内府,是以,他根本就不把石泰斗放在心上。

  石泰斗的剑依然诡异莫名,有若倒泄之星河,可是在绝情的眼中却是很一般,无论是眼力,亦或功力,石李钟根本就不可能与绝情相比。

  “叮!”绝情信手一剑,以一种诡异而神奇的弧度,斩在石泰斗的封上,而就在此时,他的脚已经踢到了石泰斗的胸口。

  “哇——”石泰斗倒翻而出,忍不住狂喷出几大口鲜血,最后重重的落在地上。

  “这是你自找的,谁也怪不得我!”艳情报或无比地道。

  “泰斗,你怎么样了?”蔡伤轻喷出一口鲜血,关切地问道。他们两人被绝情这样分在两边,却无法突破绝倩这一关。

  石泰斗挣扎了一下,竟挣起了上身,却无力回答蔡伤的话。

  “峨,你还没死?看来是我低估你了!”绝情也感到一丝惊讶地道。

  蔡伤的;心中感到一阵苦涩,没想到自己一世英雄,却要死在这个小巷子之中,陪葬的还有刚刚见面的亲儿子,看来甚天真是好吝啬。

  “你的主人只让你杀我,对吗?”蔡伤竟变得极为平静地问道。

  “不错,是这么说的,但是却没叫我不要多杀人。”艳情淡然答道。

  “既钱如此,的确是没什么话好说了,作动手吧。禁伪平静地道,似乎对生死根本就毫不在意。

  “好,有个性,如此人物,死了的确有些可措。说实在的,若非你受伤在先。鹿死谁手的确没人知道,可你也不能怪我,在这个乱世之中,只有不择手段才能活得畅快,活得自在。”绝情做做有些感慨地道,说着再次提起了刀。

  就在刀刚刚提起的时候,夜空中飘来一阵奇异的乐音,像是自遥远的九天之外悠悠飘来,又似是自幽森的十八层地狱中蹿出,飘渺而缠绵,但却似怀着一种无限悲夫们人的情怀,让人从中感觉到那种无私的博爱,让人领悟到生命的宝贵。

  声音由悠远而祥和,又像是老僧须禅,像是空山晨钟;一种跳出红尘世俗之外的清闲情怀,使每个人自。好底升起一丝觉悟。

  夜空不再真实,世间的一切都在这乐音响起的那一刻变得不真实起来,包括生命,没有一样是真实的。

  蔡伤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石泰斗也缓缓地闭上了眼睛,心神完完全全地投入到了乐音之中,忘记了危机、忘记了伤痕、忘记了亲债、忘记了一切的一切。生命在燃烧、在澎湃,种欣欣向荣的生气在心底潜长激生。

  原来内心的世界是那般静诠而祥和!

  绝情的刀缓缓垂下,眼中的杀机渐渐隐退,神色间显得有些迷茫;他忘记了杀死蔡伤,忘记了杀死石泰斗,一切都显得不真实起来“评——”一声闷响,绝情的身子飞跃而出,重重地撞在一旁的断墙之上,这一撞也将绝情惊醒过来,扭头一看,骇然发现无声无息攻击他的人竟是唐家村相遇的无一贴。

  来者正是铁异游,若是在平日,铁异游根本就不可能偷袭成功,只是这一刻艳情的心神完全被乐音所吸北对外界之事,根本毫不在意,才会致使这样。

  “主人,我来迟了!”游铁异一把扶住蔡伤,惶急地道。

  “铁异游!”蔡伤也恢复了神志,惊喜地选“不错,正是异游!”铁异游迅速将蔡伤扶起,然后靠墙坐下,从怀中掏出几颗丹药喂入他的嘴中;并以极为利落的手法封住蔡伤胸口几大要穴,以止住狂流的鲜血。

  “无一贴,不,铁异游!”绝倩愤怒地爬起身来,抹去嘴边的血迹,冷冷地道。

  “不错,正是铁异游!蔡凤,你也该觉醒引”铁异游大声道。

  “你说什么?”绝情冷冷地问道。

  哦说你就是蔡风,你正是他的亲生儿子蔡凤!”

  铁异游一指察伤,深沉地道——
 

 
分享到:
2神奇的护身符
1神奇的护身符
3蜗牛的森林
2蜗牛的森林
1蜗牛的森林
5稻草人
4稻草人
3稻草人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