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华明双虎

第五章 华明双虎

时间:2014/10/16 21:09:46  点击:2398 次
  “后来,我才知道,他就是蔡伤,那时他刚刚出道,但名气上升之快却让人难以相信,力杀马贼黑风,刀劈太行恶盗、后来在作爷爷去世后;我就会投奔了他,他也便是我的主人。而我前去之时,与我并为华阴双虎的杨兄早已投奔了他。自那之后;我们就随着主人一起出入沙场,平定叛乱,搏杀群冠,却不入朝廷做官,而随主人身边。那时候,又不断有人上门向主人挑战,其中最有名气的就是曾在江湖上哄起一时、有天下最可怕剑手之称的‘哑剑’黄海。那一战的确足够惊天动地,黄海也的确是一名绝世剑手、但最终仍败在主人的手中;却是在一千招之后。两人不打不相识,最后竟起了惺惺相借之心,两人互换兵刃交手,结果仍是主人稍胜。后来,黄海心悦诚服地追随主人。于是,以黄海为首,相继有铁异游、石中天、蔡艳龙、陈保春、王银桃、杨擎天及我组成了蔡府八大家臣,我名列第八。八人中以我武功最差,石中天智计最高。十八年前,主人出征,却只带上了石中天,留下我们七人守护着蔡府。

  可是不久战场上传来全军覆没的消息,主人阵亡,是因为朝廷不派兵支援之故。可是不久,又听说明中下旨,说主人作战不力,损兵害国,派尔朱家族的高手与正阳关城守吴含对将军之家满门抄斩。这些全都是尔朱家族的密谋,在圣旨还未下达之前,他们就已经派出大批的高手赶至正阳关,围住了将军府、于是,所剩七大家臣力保主母及三位公子杀出重围,但主母因主人阵亡,心灰意冷,决意不走,只派我们七人分带三位小公子冲出重围,而她则指挥众家将掩护。当时事起仓促,并未约定好今后联络的方式,就已被尔朱家族的高手破府而入,那之中竟包括了许多绿林中的高手,甚至官中的老太监也有,一个个都是在江湖或朝中显赫一时的人物,而此刻却来联手对付将军府,可见他们对除掉主人身边的势力是早已密谋好了的。我们七大家臣及那一百多名家将全都不顾一切地拼杀,可是后来却全都冲散了,我当时已身受重伤,逃出正阳关,便潜到附近养伤,却听说主人一家一百余人无一幸免。当时我虽然自己只身逃了出来,可是已经心灰意冷、待我伤好后,却听说正阳关地守吴含的脑袋被人割了,且踩个稀巴烂,传闻乃是主人下的手。可后来,却再也打听不到主人的下落,听说王府王通知道下落,可却在这时候病逝,整个王府中也只有他一人知道。就是王成也不清楚,我只好独自躲到北部,索性在尔朱家族的势力范围内做起生意来,这些年来无时无刻不在打听主人的下落,也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报主人一门的大仇,苦于一直没有机会,也知道自己的武功与尔朱家族中高手相比,还差了一个级别u,一直都未敢轻举妄动。”

  说完顿了一顿,望着颜贵琴继续道:“后来,我就娶了妻,生下了你、我也一直都未曾向你娘说过这些,因为女人最容易坏事,告诉了她只会为她徒添许多烦恼,对你,更没提过。”又转望那年轻人,接道:“谁知道苍天有眼,竟让我在今日见到了大公子,真是蔡门之幸呀!”颜礼敬说到最后,竟老泪纵横,激动万分。

  杨擎天双目中射出无尽的仇恨,那年轻人手指只握得一阵最响,神色却平静得让人心寒。

  颜贵琴惊异地望了那年轻人一眼,哪想到眼前这年轻人就是天下第一刀客的大公平,而自己敬畏的爹爹竟也是蔡伤的家臣,心头不由得一时百感交集。不过听到那名动天下的“哑剑”黄剑也是与自己爹爹并列为蔡伤的八大家臣之一。不由心中生起一丝得意。虽然她对于华阴双虎这个名号极为陌生,可对“死神”尔朱追命却十分清楚,宁武与秀容川及神池相隔不远,甚至宁武也有尔朱家族所辖的产业和高手。因此,颜贵琴对尔朱的几大高手并不陌生。却没想到自己的爹爹竟会与尔朱家族有这般仇恨。

  “只要爹爹仍活在世上,一切都好说,只可恨,我未能习得爹爹一半的功夫。”蔡念伤伤感地道。

  “大公子何用灰心?待见得主人之后,一切自会改变。传闻三公子力战破六韩拔陵,擒刀疤三,其勇武早已传遍整个天下,要是有三公子和主人同在,对付尔朱家族也会容易得多、更何况还有黄海!颜礼敬充满信心地道。

  “礼敬可听到了一些什么消息?”杨擎天有些欢喜地问道。

  颜礼敬吸了口气道:“这次我出去,的确是探到了一个极好的消息!”

  “什么好消息?”杨擎天有些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次,我从太行山、个流寇的口中,听到河北葛家庄主葛荣,竟是主人的师弟,而且他们还经常保持联系。”颜礼敬有些激动地道“葛荣竟是主人的师弟?怎么从没听主人提起过?”杨擎天有些不敢相信地反问道“当初主人为朝廷出力的时候,葛荣乃是与太行山群寇3昆杂一起,且隐隐有盗首之感、主人怎能与他联系在一起呢?主人之所以不说,是怕朝廷误会他勾结匪首,而且那时候根本用不上葛荣,不提起他,也并不是一件什么大不3的事”

  颜礼敬猜测道。

  “可是主人和太行群寇并不相融呀?而且;当初还杀死了他们许多头目!”杨擎天怀疑地道。

  “这或许就是我们心中的死结,世事谁也无法预料,正因为当初,我们全都以为主人不可能会与太行群匪往来,才会这近二十年来根本找不到他的踪影。若说葛荣是主人的师弟,那主人与太行群匪有关系便很正常了,而主人隐居太行山也会显得十分正常。而这些年来,太行山全被我们忽视了、直到前些日子,传闻主人与葛荣的关系密切,我才想起从太行群匪处下手我寻主人的下落,果然报快就得到了这些消息。”颜礼敬感叹道。

  杨擎天一拍脑袋,骂道:“我们真是笨蛋,真是糊涂,难怪这些年来一直都找不到主人的下落。”

  “这次虽然知道主人和葛荣乃是师兄弟,但是传闻,主人和葛荣在大柳塔之后便与葛荣分别,也传说三公子失踪,生死不明。”说到这些,颜礼敬种精微微有些忧色。

  杨擎天神色突然微微一变,冷喝道:“是什么人在鬼鬼祟祟,给我滚出来!”

  颜礼敬和蔡念伤及颜贵琴全都一惊,纷纷扭头四项。

  颜礼敬最先动身,就像是划空而过的流星,飞掠到院中的那口枯井边,冷喝道:“你们是什么人?”

  枯井之中迅速跃出一人,却是已成男装的秋月。

  颜礼敬见她跃上来的姿势,不由得眉头一皱,喝问道:姑娘藏身于这桔井之中,究竟有何用意?”

  秋月瞅了颜礼敬一眼,海燕和刘瑞平也相继跃了上来。

  杨擎天和蔡念伤大感奇怪;惊异地望着自井中跃起的三人,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而唯有颜贵琴并未见过三人,听到颜礼敬竟说这是个姑娘,不由得瞪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三人。

  “你这是开客栈的,我住在客栈中,难道还要限制我们不能出房门吗?难道这之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是杀人买肉的黑——”

  “秋月!刘瑞平一拉秋月的衣衫,喝止道颜礼敬没想到这扮成男装的女娃如此牙尖嘴利。

  “既然姑娘是住客钱的,就要宿得大大方方,走得明明白白,客栈毕竟是客栈,我们须尽力使客人宾至如归,可每位客官必须清楚的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家,我们开客栈要对每位客人负责,而非只对其中少数人照顾,我们不仅是要让客官们住得舒适,还得保证他们的安全,你们这般藏身枯井之中,我不想用鬼祟来形容,但你们认为这说的过去吗?”颜礼敬极为平静地道“你—”秋月正要发恼,却被刘瑞平一拉,道:“对不起,这位大叔,我们只是为了躲避别人的追杀,才会藏身于枯井之中,并不是有意要如此的。”

  “这几位的确是在黄昏的时候住进客栈的。”蔡念伤开口道。

  颜利敬听蔡念伤如此说,语气也变得稍为缓和了一些道:“既然如此,那访几位回房歇息吧,有什么事情便吩咐小二好了。”

  “哼,你这个客钱如此不安全,住也罢,不住也罢,我看我们还是另找他处好了。”秋月不屑地道。

  颜礼敬眉头一皱,谈然道:“姑娘有权为自己做主,是去是留,悉听尊便。如果这里的服务不周到的话,还请勿怪。”

  “我们走!”秋月不理颜礼敬和杨擎天的目光,拉着刘瑞平便向外行去。海燕也有些拘谨地望了他们一眼,跟在刘瑞平的身后。

  颜礼敬并没有出手阻拦,他乃是江湖老手,阅人无数。从三人跃出材并之时扭腰的动作就知道,三人乃是女流之辈,既然有蔡念伤作证他们是住店的,作为生意入,自然没有理由将人家强行拦住,更何况对方并没有犯什么大忌,自然不能轻易相拦。而杨擎天和蔡念伤见到这几人住入客栈,印象似乎并不坏,也没有阻拦的意思,倒是颜贵琴,先见秋月出言利索,无视颜礼敬,心中激怒,可颜礼敬在一旁,没出手相拦,她自然也不便相阻,只好眼睁睁地望着三人行出后院大门。

  “看来杨兄的功力精进不少,倒个小弟我自叹弗如,惭愧惭愧。”颜礼敬感叹道。

  杨擎天谈谈一笑,道:“礼敬不要自谦,只刚才如云如雾般的身法,就更胜当年多多了,倒是为兄自叹不如,这些年我们所偏不同,所以才会出现这点差距"颜礼敬神情倒显得异常平静,笑道:“哦们不谈这些,就让我们来喝酒吧,今日能得以重聚,而大公子无恙,主人下落有了头绪,应该痛痛快快地喝上一杯,以示庆祝”

  “对,的确是应该值得庆祝!”杨擎天附和道。

  “爹,我去看看呆子,也不知他醒了没有?”颜贵琴觉得有些不太自在地道颜礼敬一愕,望了她一眼,知道她一时仍未适应过来,也便不反对地点了点头,道:“去给他换一件干净而体面的衣服。”

  软道了。”颜贵琴低低应了一声,向蔡念伤望了一眼,转身便向外堂行去。

  “这孩子,是得调整一下她的心态了2都被我宠坏了。”颜礼敬不可奈何地道。

  “啊-一你们干什么?”只闻一声惊呼从门口传来。

  颜利敬和杨擎天及蔡念伤一惊,忙扭头望去,却见刚才行出的刘瑞平和秋月诸人全都匆匆而回,神色间显得极为慌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只让众人大为不解。

  “你们干什么?不是——”

  “对不起,外面那些人又回来了,他们要杀我们,别叫!到叫!”海燕一急,慌忙打断颜贵琴的话头,惶急地道颜贵琴本来憋了满肚子怒火,这时见对方说话如此可怜,竟也无从发泄,倒是颜礼敬镇定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尔朱家族的人和刘家的人都有!”秋月和刘瑞平也有些慌了手脚,同时道。

  “尔朱家族的人?想不到他们竟然会找上门来,琴儿,你带三位去避一避,顺便吩咐所有伙计,说明日客栈关闭,各人发些金银回家吧。”

  “爹!”颜贵琴骇然呼道。

  “礼敬!”“颜叔!”

  “不用多问,明天,我们便可以直接奔赴葛家庄,足踏天涯寻找主人,这里的产业要不要无所谓,其它的店铺。我早在两天前就着手变卖了!”颜礼敬丝毫不惊地道。

  杨擎天一听,顿时豪气冲天,一拍桌子笑道:“我们华阴双虎这么多年都未曾联手出击,今晚,就让我们痛痛快快地尽兴玩上一玩、来!喝酒!”

  “喝!现在是该我们重出江湖的时候了!”颜礼敬豪气干云地笑道。

  “爹!”颜贵琴好像第一天才认识颜礼敬一般。

  “琴儿,快带她们去避一避,听爹的话!”颜礼敬催道。

  “是,你们跟我来!”颜贵琴知道颜礼敬心意已决,就向刘瑞平招呼道。

  “谢谢!”刘瑞于此刻已顾不3这么多,道了一声谢谢就跟在颜贵琴的身后行去。

  “大公子,来喝酒,今晚咱们就来痛痛快快地干一番吧!”颜礼敬向蔡念伤扬了杨酒杯道。

  “好,我也是好长时间都没有松筋活骨了,倒不想让自己闲着!”蔡念伤也豪爽地笑应道。

  这时,一阵嘈杂的脚步之声匆匆传来,夹着店小二的惊呼。

  颜礼敬和杨擎天三人并不为所动,只是不紧不慢地细细品着杯中之酒。

  “颜老板,原来你回来了,这样正好!”冲入后院的人全都一呆,哪想到后院竟会如此优雅,点起巨烛品酒,而更没想到颜礼敬也有如此雅兴。

  颜礼敬微微抬头,向来人望了一眼,淡然笑了美,道:“哦,三公子怎么有如此雅兴光顾本店呢?未能够远迎还请原谅一二!”

  好说,颜老板何须客气?此来叨扰之处,请勿怪罪2。那被唤作三公子的年轻人客气地还礼道,颜礼毕竟还是当地的一个人物,就是他们尔朱家族真的很强霸,也不得不有稍稍的顾忌。

  杨擎天扫了闯进来的十数人一眼,却发现金六幅和那几名被呆子毁去兵刃的汉子也在其中,自是明白其中的原由。

  “好说好说,若三公子有闲情逸致的话,不妨坐下来喝几杯水酒如何?”颜礼敬很平和地道。

  金六福向那年轻人打了个眼色;神情显得微微有些焦虑,显然是刚才发现了刘瑞平等三人的行踪,心情急切之下催促那年轻人快些动手。

  蔡念伤眼睛不断地打量着来者诸人,发现所来之人,无一不是好手,不过却也不是极难对付的硬手,除了说话的三公子之外。

  “他乃是尔朱天佑的第三个儿子,尔朱推浪!”蔡念伤耳边传来了颜礼敬的传音入密之声。

  蔡念伤不由得对这个三公于另眼相看,在尔朱家族的年青一辈中,首当其冲的乃是尔朱兆,只是尔朱兆的父亲早亡,在尔米家族中,尔朱荣极为看重尔朱兆,认为他的确是个人才,也对尔朱兆最好。而尔朱兆也并未让尔来荣失望,无论武功才智,都在年青一辈中首屈一指。而眼前的尔朱推浪在尔米家族年青一辈之中,却能排在第三位,是尔朱天佑三个儿子中悟性最强的一个。

  仅次于尔朱天光的大于尔朱无敌、因此,尔朱家族很放心让他独当一面,主持宁武的生意和产业,蔡念伤也曾在江湖中听说过尔朱推浪的名头,所以,他不由得向对方多打量了几眼“颇老板的盛情推浪心领了,只是今日前来,却非是为了喝酒。今日实因有三位极为重要的人物潜入了贵客栈,这几人关系重大,若是颇老板能将她们交出来,他日便由推浪作东,请颜老板光临,可好?”尔朱推浪极为平和地道蔡念伤和杨擎天心中暗赞;这小子能在尔朱家族年青一辈中脱颖而出,绝非幸事,只听他这般沉稳的一席话,就不能让人小看。

  颜礼敬故装糊涂地道:“三个很重要的人?什么人还得劳驾三公子亲自出马?倒也让我猜不着边际了,公子这样叫我交出人来,岂不令我为难?”

  “颜老板也不必为难,只需将刚才进入后院的那三人交出来就行。”金六福极为不耐烦,强压着怒火开口道。

  “这就奇了,我们开客栈乃是做天下人的生意,这样进出于后院的人极多,我又怎么知道要交出谁呢?何况,既然是他们住进本客栈,只要不是有罪之人,我们对他们的安全便要负责,即使我们不能保护他们,却也不能无缘无故就把客人交给别人,否则,还有什么人敢住进我们客栈呢?当然,我们配合官府抓人,是天经地义之事,凡犯国法、天下难容者,我自然会配合,只不知三公子和几位可有官府的拘捕令?亦或是知府大人的手谕之类的?可否告之所抓之人犯了何罪?也好让我对所有的顾客有个交代呀。”颜礼敬不卑不亢地道。

  “实话对颜老板说了,我们并无拘捕令,也没有知府大人的手谕,这之中的内情也不好对颇老板直说,但颜老板所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不过,这人我们是一定要抓的,一切后果及损失,不妨便由我们尔朱家族负责好了,事后,绝对会给颜老板一个交代,不知颜老板意下如何呢?”尔朱推浪神情极为冷峻,但说话的语气却依然十分平静,其中却又多少带3一丝果断而压迫的意思——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