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九章 小村医隐

第九章 小村医隐

时间:2014/10/15 20:00:46  点击:2466 次
  “这几副药方就算是小老儿我送给公子的好了,能得一知音的确好难,难得有这么痛快,将来姜姑娘若有什么用得着小老儿我的地方,不妨直说。”那大夫豪爽地道。

  “我看大夫的表现倒不像是一个大夫了。”绝情笑道。

  “那像个什么?”大夫反问道。

  “江湖豪侠!”绝情有趣地道。

  “哈哈——”大夫望了望绝情,两人同时大笑起来。

  “公子,小心伤口裂开了。”姜小玉关心地道。

  绝情轻轻地抚了一下小腹,微微一皱眉。淡然道:“没关系,现在这些伤势再也不会恶化了,不用为我担心!”

  “公子的体质真是常人所难想象的,本以为你会必死无疑,却不想你竟然恢复得如此快,若是在没有见过公子之前,打死我也不会相信这是真的!”大夫毫无介蒂地道。

  “其实药物的重要只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乃是一个人的精神意志。即使肉体伤得再重,若精神与意志不灭,仍然是那般具有韧性和活力的话,那这个人的伤就一定会比普通人好得快、其原因主要是精神的求生欲激发了他肉体每一部分未死的生机,使得他形成了无上的斗志,这种人即使要死也不会很容易!”绝情平静地道。

  “公子说得似乎有道理,只是我却没有办法接受。”大夫苦笑道。

  “这要看接受治疗者本身的战意如何,一个好的大夫,不仅擅于用药,更擅长激起人求生的欲望,也只有当这个人充满了求生的欲望之后,所有的药物作用才能发挥得更快,其身体各部分的机能对病毒的抵抗都要强一些,这是不可否认的!”绝情认真地道。

  “公子所说之言小老儿我完全相信,只是我行医几十年,仍无法掌握其中的奥妙所在而已!”大失有些惭愧地道。

  绝情自信地一笑,道:“我身上的伤在十日之内便可痊愈,十日之后就是我离开这里的时候,在离开之前,我希望大夫还能来上几次。”

  大夫和姜小玉同时一愕,有些不敢相信地望了望绝惜身上的伤势,哪里肯相信十日之内可以完全痊愈?不过绝情说得这么肯定,也许真的能出现奇迹也说不定。

  “既然公子这样要求,我自然是求之不得。好不容易寻得一知己,自然要多跑几趟哆!”那大夫感慨地道

  姜小玉却露出一丝失望的神情,想到绝情在十日之后真的会走,禁不住便伤感起来。

  “对了,村中受伤的人呢?”大夫奇问道。

  “在神婆那里施法呢。”小范解释道。

  “又施什么法,这妖婆子除了妖言惑众,还能于什么呢?”大夫恼骂道。

  “大夫怎能这么说话呢?”小范反感地道。

  “难道她还会干别的事情吗?我就不相信她可以治好那些人,光靠烧的一些纸灰水,几句神不懂、鬼不动的咒语便能治好伤?我还真想见识见识呢!”大夫冷嘲道。

  门口光线一谈,六叔那高大而硕壮的身形已经出现在门口,看见屋内的情况不由得呆了一呆,好一会才把目光投到姜小玉的身上,有些不高兴地问道:“你怎么又把大夫请过来了?”

  姜小玉低了低头,低儒道:“是公子请他来开药方的。”

  “峨?”六叔望了绝情一眼,又将目光投到了大夫身上,讥讽道:“你不是说公子没得救了吗?怎么他仍活得好好的?你在这里坐着不觉得脸红吗?”

  大夫淡淡一笑;并不恼怒地道:“我本不想来,可是一想,你又不会写药方,那样实在是大过麻烦,还是亲自来一趟为好。”

  “你!”大叔虽然恼怒,却不知该如何做声。

  绝情向姜小玉打了一个眼色,平静地问道:“这位是?”

  姜小玉忙介绍道:Y引立是唐六叔!”

  唐六叔向绝情打量了一眼,也显出一丝惊异、绝情的气势与他身上的伤势几乎难以想象,无法让人联系到一起。但绝情的确有重伤在身!

  “六叔何不坐下来喝口茶?”绝情平静的声音之中自然透出一股压力。

  唐六叔狠狠地瞪了大夫一眼,想到绝情可能是极有身分的人,并不敢得罪,只得找个凳子坐下。姜小玉乖巧地端上一碗茶来,温柔地道:“六叔请喝茶”

  唐六叔有些不愤的端起茶碗,淡漠地问道:“公子的伤势可好了一些?”

  “多谢六叔的关心,现在好多了,应该不会有多大的问题。”绝情极为平静地道。

  “没事我就放心了,这几天多亏了小王守在你的身边呀。”后六叔似有所指地道。

  姜小玉和小范脸色微微一变,绝情却淡然一笑道:“小玉姑娘之大恩自是不敢有忘,感激之情却不是言语所能表的,他日我定当重谢!”

  唐六叔神色微微显出得意之色,笑道:“公子何出此言?听小玉说公子曾有大恩于她父女俩,今次乃是应天道循环,好有好报而已。”

  绝情洒然一笑,道:“我倒记不起曾有恩惠于人,倒是小玉姑娘的大恩记在我的心上,六叔何用如此说?”

  唐六叔神色有些尴尬,他自然听出了绝情心中对他并没有什么好的印象,不由得干笑道:“我还有要事,便不打扰公干休息了。”说完转身走了出去。

  小范望了望姜小玉,又望了望绝情,再望了望离去的后六叔,不由得提醒道:“要不要去把大叔接回来?”

  “神婆说晚一些再去。”姜小玉有些黯然道。

  “朱家村一共有多少人呢?”绝情平静地问这美小玉一呆,道:“有两百多人,除老少不算还有七八十人。”

  “他们也是都以打渔为生吗?”绝情又问道。

  “那倒不全是,他们也上山打猎。”小范答道。

  “这条河里的鱼难道不够两个村里的人打吗?”绝请问道。

  “那倒不是,这件事情是从很多年前便开始了,那时候结下来的仇怨,总是解不开,反而后来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也使仇恨越结越深,他们总是说我们这边村里的那座风水山影响了他们村的风水,使得我们村中田地肥沃,而他们村却是没好日子过,于是就要挖掉我们这山头,而我们的祖辈都葬在这山上,又怎能让他们挖?就这样,仇怨越结越深。他们经常向我们找茬,寻麻烦,可他们人多,又有几个人很厉害,所以我们总是要吃一些亏。”小范狠狠地道。

  绝情心下恍然,道:收们的船等我伤好了,便去帮你们要回来,不过你们不要再这样打下去,那对谁都没有好处。”

  “你能行吗?”小范疑惑地问道。

  绝情不屑地一笑。

  金蛊神魔田新球这几日心情格外不好,一不小心,便会打人骂人,尔朱家族的侍女也被他打得很多都爬不起来了。

  尔十天佑自然知道他为什么会这样,也很理解他的心情。辛辛苦苦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炼制出来的毒人,只完成了一次任务便从世界上消失了。这对他的打击也的确太大了。不过,这个运,谁也无法说清楚,尔十天佑只能给他一些安慰的话语而已。

  不过,今日金蛊神魔田新球的心情似乎格外好,甚至连尔十天佑都有些奇怪,但金蛊神魔田新球却要离开神池堡。

  尔十天佑没有挽留住。

  金蛊神魔田新球策马一阵疾驰,却似乎并无任何目标,也许只是寻找一刻的放纵。

  金蛊神魔田新球缓缓地放松马疆,骏马慢慢停下了前奔的四蹄,最后刹住时,却在一条窄窄的小道之。

  金蛊神魔田新球没有动,身形稳健至极,横坐于马上,面容极为冷漠。

  “我还以为四宗主是不愿见故人,纵组跃马行得这般快,差一点没将奴家的骨头累酥掉!”一声娇媚入骨的声音自马后不远处传来。

  “祝宗主功力精进如斯,真是可喜可贺呀!”金蛊神魔田新球淡然回首一笑道。

  “精进又大口何?总摆脱不了劳碌的命运,哪有四宗主这般清闲自在呢?”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长裙、玉容却为一幕轻纱所掩的女子。

  “祝宗主是在笑我吗?”金蛊神魔田新球轻轻跃下马背,轻盈中显出无限的洒脱“仙梅哪敢?仙梅只是羡慕而已”那女人优雅地行进数丈;轻柔地道。

  金蛊神魔冷漠地一笑,道:“祝宗主约我出来便是为了这几句话吗?”

  “四宗主何必这么认真呢?难道仙梅找田宗主叙叙我们的旧情不可以吗?何必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架式呢?这会让仙梅痛不欲生的。”祝仙梅幽怨地道。

  金瘟神魔灿然一笑,道:“毒宗和阴癸宗已很多年没有往来了,难得祝宗主仍记得有那份旧低不过,我却没有兴趣再叙!”

  “四宗主就这样狠心吗?”祝仙梅幽怨地摘下斗篷,露出一张美得今人炫目的俏脸,搭配着那绝美而修长的身材,隐透着一种妖异而脾脏的诱惑,那种成熟的风韵从那着秋水般的眸子中似真似幻地流露而出,融入那一脸哀怨的风情,直把金蛊神魔给看呆了。

  金蛊神魔幽幽地吐了一口气,感叹道:“想不到仙梅竟练至第八重天魔大法,真是可喜可贺,只可惜我已不是昔日的我了!”

  祝仙梅眸中闪出一种异样的神采,缓步行至金蛊神魔的身边,吐气如兰地道:“难道新球看仙梅不上了吗?”

  金蛊种魔苦涩地一笑,道:“若是有人看不上仙梅,那这个人肯定是个死人,仙梅的确是女中的女人。只不过,我更明白仙梅的用意!”

  祝仙梅一声娇笑,缓缓地转身摘下一朵紫色的小花,悠然道:“田宗主果然仍是我的知心人,既然田宗主已明白我的意图,我也不必转弯抹角了,仙梅这次来是为了一件事。”

  “要我与阴癸宗合作?”金蛊神魔眉宇间间过一丝淡漠的神色,反问道。

  “不,我是想要毒宗与阴癸宗合作!”祝仙梅淡漠而肯定地道。

  “祝宗主可知道我与南朝已没有什么可以回转的余地,而当年我被郑伯禽追杀之时,为什么没有人找我合作?我已大习惯一个人走的日子,更何况,我想不出合作的好处!”金最神魔冷然道。

  祝仙梅神色间显出一丝歉然,道:“当初的确是我们的不对,可是时间的运转却使我们不得不考虑合作。若每一个人都记着前程往事,那对我们谁都不会有好处、现在天下大乱之时,乃是我们振兴旋门的大好机会。我们的联手是为了前程大局着想。”

  “为前程大局着想?哈哈,那你为什么不找剑宁联手?若是阴癸宗与剑字联手,我们廉门分散的六宗不就很容易并合了吗?那时候天下还有谁能与我魔门为敌呢?”金蛊神魔田新球不屑地答道。

  祝仙梅神色一冷,吸了口气道:“剑宗虽是我魔门之中的一派,只可惜它已经混入了杂派,己经不能完全算是我魔门中的人,即使让他得了天下,那也是胡契族的,我厦门又能得到什么好处?”

  金蛊神魔田新球神色有些难看,声音也微微有些缓和地道:“祝宗主不觉得所执看法有些偏见吗?发展壮大我厦门就是要不断地吞噬和容并不同的派系,这样才能够真正地做到一并天下的目的,而剑宗之举乃是开创

  魔门之先例,又有何不好呢?”

  “哼,难道田宗主没有感到尔十家族那排外的心理吗?”祝仙梅不屑地道。

  “何以见得?”金蛊神魔田新球反问道。

  “闻说田宗主已顺利地研制出了毒人,但毒人呢?”祝仙梅反问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脸色大变,骇然问道:“你怎么知道?”

  “哼,这一点都觉察不到,岂不枉为厦门中人?天下间又有多少事情可以瞒得过我们的耳目呢?”祝仙梅淡然道。

  “这是我的事,何用祝宗主操心?”金蛊神魔田新球冷漠地道。

  “可是我却为田宗主大感不值!”祝仙梅毫不客气地道。

  “有何不值?我倒想听听祝宗主的意见!”金蛊神魔田新球冷笑道。

  “四宗主难道还没有发现尔来荣其实已经在忌讳你吗?”祝仙梅望了金蛊神魔的脸色一眼,竟变得沉默了。

  金蛊神魔田新球脸色有些难堪,却仍很自若地笑道:“我有些不明白祝宗主所指!”

  “田宗主是个聪明人,怪只怪四宗主炼出来的毒人大可怕了。连尔来荣都要忌讳他三分,而这个毒人只听你一个人的命令,就等于你拥有了一件完全可以杀死和击败尔朱荣的可怕武器!以他的个性又岂能允许这样一件武器存在于世间?因此,他才会借除掉莫折大提为名,也同时消灭你的这件武器,但其功劳却尽归他所有。这样一举多得的计划谁都喜欢玩。”祝仙梅悠然道。

  “你是在挑拨我和剑宗的关系?”金蛊神魔田新球冷冷地盯着祝他梅那张美丽而妩媚的俏脸,淡漠地道。

  “四宗主若是真的很信任尔朱荣。又何怕别人挑拨?不过,我也不必在意你是否当我挑拨、今日,你离开神池堡来会我,就证明了你价!之间有难以解开的间隙存在,明人眼里不用揉沙子,我不相信我说错了。”祝仙梅冷笑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的脸色数变,最后仍是变得极为冷漠地道:“就算是这样又如何?间隙是可以调解的,至少总要比与你们V子作要好一些!”

  “是吗?四宗主对尔朱家族很看好吗?”祝仙梅讶然反问道。

  “应该是到宗,我为什么不看好他们?他们手握兵权,这道,谁强谁便能生存,难道这一点,祝宗主也不明白吗?”金蛊神魔田新球不屑地道。

  “哼,那只是暂时而已,他又不是北魏的主人,那兵权不过是有虚无实,而单靠他那几千胡契族的铁骑,仍不足谈天下之大局!”祝仙梅淡漠地道。

  “哦看祝宗主大概也不是南朝的主人,萧衍一天没死,你们就奈何不了他们!别忘了,萧衍也是一个绝顶高手,绝不会比郑伯禽逊色!”金蛊神魔田新态反唇相讥道。

  “不错,我的确不能算是南朝的主人,可我却可做北朝的主人!”祝仙梅一语惊人地道。

  “你能做北朝的主人?”金蛊神魔田新税道。

  “不错,南朝的天下,只要素行一死便可直接操纵于我们的掌指之间,而北朝的主人也会是我,你说那时候会出现怎样的局面?”祝仙梅冷然笑道。

  金蛊神魔田新球不信地笑了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有这个能力做北魏的主人?”

  “的确,我此刻仍只能算是半个主人,但如果有体配合的话,川脚就完。由切做引祝仙哪地笑道。

  金盘神魔田新球有些不敢相信地望了望祝他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你要我如何合作?”

  祝仙梅笑了,笑得很甜!

  将姜成大抬出来的时候,已是面色苍白,奄奄一息,只急得姜小玉泪流不止。

  飞是你爹心神不态所致,使得我的法力无法施于其身,你们抬回去吧。”神婆的声音极冷绝地道。

  “神婆,你再帮忙想想办法吧,小玉姑娘和姜大哥也是一时糊涂所致,救人一个胜追七级浮屠,你就再帮他施一次法吧?”唐大叔有些肯求地道。

  神婆面色阴冷地望着姜小玉,“嘿嘿”一声怪笑,道:“听说你又把那个康医给请来了,是吗?”

  姜小玉望了望地上惨然躺着的父亲,心头一阵凄然,虽然对神婆极为不满,却不能不回答。

  那神婆见姜小玉点了点头,便似找到了惜口一般,道:“人说,佛渡有缘人,心诚则灵,心不诚便是佛法再高也是无用武之地,我看还是将他抬回去吧。””

  “神婆,你就发发慈悲吧。”小范也急了。

  “是呀,神婆,你看姜大叔都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而小玉姑娘又只是一个弱女子,你便可怜可怜他们父女俩吧”众乡亲都乞求道。

  神婆眼睛转了几转,想了想道:“要我再施法也行,但是你们必须把那庸医赶走,而且水远也不要让他踏入我们村子!”

  众人不由得一呆,望了望姜小玉那凄然的样子,咬了咬牙,道:“好,我们这就去将那属医赶走,神婆,你快施法吧!”说着大伙便要向姜小玉的家里行去。

  姜小玉愣了一愣,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神婆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傲慢地道:“抬进来吧!”

  咱请厂说话的正是那名大夫,只见他扶着绝情缓缓地行来,绝情的身上缠满了绷带,神色却无比的平静。

  “公子,你怎么跑出来呢?”姜小玉关心地道。

  众人全都大为惊愕,村里的人都知道几天前皆认为绝情是死定了,可是几天之后居然能被人扶着走路了,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啊。叔的伤势而已。”

  众人望了望神婆,又望了望姜小玉和惨然的姜成大,再次看了看大夫,都怒喝道:“尤一贴,你还来干什么?”

  那大夫却笑着望了望众人,又扭头望了望神婆,坦然道:“我是来听听这老巫婆是怎样妖言惑众的,也是来看看一些愚昧无知之辈是怎样被人家当猴子耍的。”

  众人神色大变,尤一贴如此不给他们留面子,当众如此骂人的确是犯了众怒6神一一趁人打劫道:“我们都是愚昧无知之辈,唯独你是圣人,你这个圣人前几天不是说这位公子不能救活吗?而现在人家怎么活得好好的呀?我妖言惑众?若不是我的几张黄符,这位公子如何能自鬼门关回来?”

  众人不由得都附和道:“是呀,你这庸医,还敢骂人,真是找死!”

  绝惰眉头一皱,平静地道:“大家稍安勿躁,何必动肝火呢?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和和气气的不好吗?光吵怎能解决问题?就是退一万步说,也得先看看姜大叔的伤势怎样再吵不迟呀。”

  众人一想也是,只得狠狠地瞪了尤一贴一眼,而对绝惰却是极为恭敬。想一想也可知道,一个人身受如此严重的创伤绝非无因,若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绝没有受如此严重之伤的道理,而且都是刀剑之伤,唯有一处诉伤。普通人敌人也绝没有谁会如此心狠手辣,而这些更不是同一件兵刃所致。那就是说绝情在没受伤之前的敌人肯定很多,弄刀耍剑的人都是些凶人,这些道理就是傻子也明白。因此,绝情说话竟有一种难以拂逆的力量。

  绝情踏步行至姜成大的身边,望了望这位面色灰白、昏迷不醒的老人,心头一阵恻然。

  狠狠地道:“他们好狠,不过没有什么大碍!小玉,叫几位兄弟把大叔抬回去吧。”

  委小玉幽幽地望了绝情一眼,却有些犹豫不决。

  众人不由得一呆,愕然问道:“你能治吗?”

  “年轻人,人命可不是开玩笑的哦?”神婆嘿嘿一笑道。

  绝情冷漠地抬起头来,望了神婆一眼,声音也冷极地道:“若留给你治,只会伤得更重,死得更快!”

  神婆脸色微变,怒道:“好个忘恩负义的小子,若不是我,你岂有命立在这里说话?我为你施法后,甘将你从鬼门关救出来,你倒反过来侮骂老身!”

  好情心头一阵暗怒,冷笑道:他为什么不施彻十阎王爷把位子让给你,那你不就可以要谁话便活,谁死使死吗?”

  神婆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怒道:“你有本事就拿去治好了!”

  “是呀,你怎么能忘恩负义呢?”众乡亲不由得责道,都投以鄙视的目光、他们绝不相信绝情是全靠自己的特异体质而活过来的,还以为真是神婆的法力无边,方才将他从鬼门关中救出来的。这一刻见绝情帮尤一贴说话,禁不住都得眼相向——
 

 
分享到: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一个豆荚里的五粒豆
揭秘第一个挺武则天为皇后的人是谁
羊4
真实关羽 因被曹操抢走小老婆而动杀机
神医华佗为关羽“刮骨疗毒”的真相
白虎
“角色假定”的惊人力量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