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四章 万武之本

第四章 万武之本

时间:2014/10/13 13:22:54  点击:2610 次
  “小子,看老子来露两手给你看看,让你知道拳要怎么打,脚要怎么踢,奶奶的,连走路都不会,还绕个鸟功!你要好好看着啊,练好了,好让老子有个对手过过嫣!”蒙面人说着将手中的树枝重重一抛!竟一下子插入了地下半尺多深,只让凌通看得惊骇莫名。不过,即暗想;你比蒙风大开可差远了!

  “看好啊,这是拳的手法!”说着一边做出姿势,一边念道:“崩、劈、挑、砸、穿、翻、搓、盖、冲、点、切、撩、勾、缠!”待——演示完了,方解释道:“拳,并非全是拳头的作用,要尝试着用各种手法去灵活运用,那样方为拳,怎样去将这些手法并活运用?便看你小子的造化引你那几下子死拳头,顶多只能打几个蛮汉,有个乌用!今日便到此为止。

  老子跟你这口子玩得不过嫣,去找别人玩了”那人说看似有些不耐烦了。

  “喂,你怎能说话不算数呢?还有脚怎么踢?怎么用,那更是妙用无穷,想不想看看,小子?”蒙面人得意地道。

  凌通不自觉地猛然点头,连声称道:“想,想,想。”

  “哈哈哈,你小子可真是贪得无厌哦,若想看的话;明天给我带一只烤兔来,我们便来个公平交换,如何?”蒙面人笑骂道。

  凌通一喜,高兴地道:“好哇,说话算数,拉勾!”

  “去,去,去你个小鬼蛋,老子多大,还像小鬼一般玩这个玩意儿?老子一连千金,岂会让你这小鬼给看扁?你相信便行了,不相信便拉倒,以为老子不会烤兔子呀?呸!不过首先申明哦。烤兔子必须自己烤,否则便不算数!你做得到吗?”蒙面人不耐烦地这凌通想了想道:“有人在一旁指点总可以吧?不然的话,给你拿上一只黑炭头,你又会不高兴的!”

  蒙面人想了想,口气松了一些,道:“好吧,看你这小子如此有诚意。便允许人在旁指点,但不准别人伸手帮忙,明白吗?”

  “好的!”凌通欢快地应道。

  “那老子先走了,没空陪你这臭小子乱弹琴!”蒙面人说着转身飘然而去。

  凌通望着那人远去的身影,发了一阵子呆,立刻想起那演示的每一个动作,不由得伸手便练了起来。

  蔡伤似乎永远都是那般安祥。像是一池没有波纹的水,他的眸子永远都是那么深觉无论谁看了,都只会想到一件事物,那便是天空深还莫测的天空,空无中却蕴含了无尽的玄机、一袭长衫,迎风而飘,玉立如山,超尘脱俗,自有一种出世的深洒与清高。

  立在他身后的依然是蔡新元,负剑而立,肩头背着一个小包行囊,如此而已。

  “老爷子什么时候能回北台顶?”五台老人平静地问道。

  “或许我永远都不会回北台顶。何处青山不埋骨?我只想做完我最想做、而又必须做的一件事之后,便游于青山之中。了我此生;吴师兄无须为我担。心!”蔡伤意兴索然地道。

  “老爷子,老主人飞升之前不是曾说过魔门的事吗?”五台老人提醒道。

  “王恩森京端了……伯……能伯伯的女儿吧?”凌能丽充满歉意地道:“子,你自然使若我的好女儿,只可惜他福缘浅薄!”说:入装二。“推瓢盆盆吝笠……

  包品认工柳胭……能的手上。”

  凌能丽禁不住喜极而泣道:“义父请喝茶!”

  蔡伤仰天一声长啸,似要舒尽胸中的闷气。良久,啸声歇下。才欢声道:“好,我条伤失去了一个好儿子,却多了一个好女儿,又有何可叹!”说着伸手接过茶碗一口饮下。将茶碗放到哈不图手中,才伸出双手扶起凌能丽,并从怀中掏出一个小锦盒,递给凌能丽,伤感地道:“义父今日与你饰H,不知何时才能相见,这里是一颗‘通天再造丸’,普通人吃下可延年益寿,百病不生,练武者吃下,可陡增半甲子的功力。当年我舍不得太早给风儿服下,今日便赠给你吧,也算是义父我给你的见面之礼!”

  “谢义父!”凌能丽双手接过锦盒,高兴地道。

  “去拿酒来,此丸须和酒服下!”蔡位高声道。同时又从怀中摸出一支碧玉凤效,温柔地插在凌能丽的发髦之上,黯然道:!这本是内子给我的定情信物。现在内子已归天国,这根玉机留在我身上徒增感伤,今日将它一并送给你,就当是你义母送给你的见面礼吧!”

  凌能丽的心神大颤,大感恻然,愧疚于心却又无能为力,不由得诚肯地道:“义父,你便退些再走,让女儿你几——”

  “傻孩子,天下哪有不散之宴席?你不必在心头挂怀什么,天下哪里是我不能去的?你义父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缺人服侍,你还是好好学武别分心,将来你的事你自己作主,不必因风儿在心中留下什么阴影,活人昂贵了不示而忑飞伤极为平和地吧!”蔡伤仍淡然道。

  凌能面打开锦盒,只见一颗药丸通体晶莹,流散着一种碧油的幽光,开盒之间,一股浓郁的清香,只使得每个人都神俗气爽。

  “恭喜凌姑娘得此仙药,这乃是我家老主人采聚天下奇珍,花了十年功夫才炼制成五颗、绝对可以胜过陶弘景的仙丹,快快服下吧!”五台老人欢喜地道。

  凌能丽不由得再次道谢,然后将丹药含在日中,将那一碗酒喝了下去。

  丹药通酒立化,化作数道甘泉流入腹中,立刻便有几道温和的暖意直达四肢。

  “孩子,快回洞中打坐行功,闭关三日之后,自可将药性全剖吸收,三日之后,便会是一个身具三十年功力的好手、对今后的习练武学会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蔡伤慈祥地道。

  “那义欠你走好哇,女儿盼着你回来看我。”凌能丽有些依依不舍地道。

  “若有机会,我会回来看你的!”蔡伤淡然含笑道,说着转身对着革新元道:“我们走吧。”

  革新元立到将系在一旁的马缓解下,与蔡伤两人纵身跃上。

  “你们回去吧!”蔡伤扭头挥了挥手道。

  凌能丽和五台老人也黯然地挥了挥手,望着蔡伤与革新元的身影消失在远处的转角处之时,才黯然回头!

  蔡风的心头又微微有些希望,没有谁见到三子真的则是另外一个人!

  “哦;你是不是很紧张?”蔡风使有兴趣地道。

  “有一点,但不过你放心,你不会像那几个没用的家伙一般容易死去的!”金盘神魔田新球毫不否认地道。

  “那恭喜你了,你拥有我这个毒人,是不是便可以54天下无故了呢?”蔡风淡漠地问道。

  “我也恭喜你了,你可能是有史以来的第一个毒人,这是你的荣幸!”金蛊神魔田新球阴恻恻地道。

  “那可真是我的荣幸了,我最后的愿望,就是想简单地知道我变成另一个人会是怎样的情况?”蔡风淡然道。

  “可以,就让你在这最后一点时间内多些想象吧!”金蛊神魔田新球故作大方地道……

  顿了一顿,又有些得意地道:“毒人的名字便叫绝惰,这个名字你可喜欢?”

  “绝情,似乎冷酷了一些,对于一个毒人来说却是极为恰当的,我心也死了,自己如此的痴爱一个人,她却宁可选择杀我都不愿意嫁给我,绝情正好!”禁风掩饰不住凄苦地道。

  金蛊神魔并十作什么解释,只是阴险地笑道:“你成为毒人之后,你的杀伤力至少比现在更强横三倍以上,足以与你爹相抗衡,你更有可能成为天下第一人!”说到这里,金蛊神魔扭头向四周望了望,这才压低声音道:“到那时被称为天下第一刀的、第一剑的,全都要畏避你三分,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值得骄傲?”

  革风并不为之惊讶,只是淡然一笑,道:“但是再厉害,我也只是一个人而已,就算加上你,也只有两人,但是我爹身边的高手却绝不会比尔十家族少,而尔朱家族之中,除尔朱荣之外,便是尔十天佑、尔十天光、尔来迫命,单说这三大高手就不是我们两人的力量所能对付的,你仍以为自己有很大的胜算吗?”

  “哼,谁说了我要对付他们?只是你的猜测而已!”金蛊神压日新球反应并不太强烈地道。

  “你否认也好,不否认也罢,到时候由你全权作主,你想怎样还不是只由得你?”蔡风不屑地道。

  金蛊种魔淡然。笑,道:“毒人的可怕之处,并不是他的武功暴增三倍,而是他的肌理复生能力比普通人要快上百倍;身上就是有、道深三分长五寸的伤口,也会在。盏系的时间之内恢复。就是有人刺穿了他的肺腑,他也不会因为呼吸困难而死去,甚至会在几天之内,又恢复正常。想要将一个毒人杀死,只有将他分尸,或火化!同时毒人还会百毒不惧,而他身上所流的血液却会成为巨毒之物,不过这对他的任何机能都不会受到影响,他的思维并不改变,他的本能仍然是正常之人,但惟一改变的便是他不再是自己支配自己,这个世上他只听个人的话,那个人就是我【没有我的时候,他依然是他;有我的时候,他便成了我,你明白吗?”

  蔡风淡漠地一笑,道:“要是你死了呢?”

  金蛊神魔田新球淡然一笑,造:“那你仍有三个月好活,三个月之后,你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蔡风神色一变,问道:“为什么会这样?”

  “这就是毒人与其主人的感应,也是毒人最大的特性。当然亦只有我才能够炼制出你这种超级毒人2百年前,也曾出现了毒人,但那全都是、些下三流的货色,完全可以当作一只养大了的毒物去看,但你不同,你会拥有思想,会拥有本能的冲动,甚至可以拥有女人、只不过你会对我的命令半点不违,我叫你杀死你的女人,你不会有丝毫犹豫2我让你杀死自己。你也不会犹豫。下!你将不再认识以前所有认识的人,你只知道这个世!只有一个必须忠心的主人!这是不是很有意思?”金蛊神魔田新球得意至极地笑道。

  “这的确很有意思”蔡风的心若浸入了冰窖之中,声音有些淡漠地道。

  “你怕了吗?”金蛊神魔淡然这

  “怕有何用?怕你不会要我这个毒人吗?”蔡风有些苦涩地道。

  “你倒很明白,不过,炼成你这种毒人的过程却很不简单!”金蛊神魔微微皱眉道。

  “难道需要很长时间?”禁风疑惑地道。

  “不错,为了消除你皮肤中散出来的毒气,与那种下三流的毒人有根本的区别,必须将你用热水煮口{$积留的毒汁,甚至还须将你种入土中!”金蛊神魔认真地道。

  “哦,我不就成地瓜了?”禁风不由得大笑起来道。

  “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是简单易行的,你将会在今后八个月中尝尽人世间的疾苦。

  而我同样也不会少吃苦头、你可曾听说过古人熬鹰?”金蛊神魔冷热道。

  “古人熬鹰?”蔡凤饶有兴趣地反问道。

  “不错,个绝对服从的毒人!而又要让它不和那种下三流的毒人一般,那将比一只绝世噶王更难驯服。金蛊神魔神惰肃然地道。

  “这个我倒挺感兴趣,将来有机会,倒也想训出一只绝世噶王玩玩,”禁风竟显得极为轻松地道,根本就没把生死放在心上

  “哼,你永远都没有机会,不过,我却可以告诉你古人熬鹰的方法。我也训了只神鹰,虽不能算是绝世好鹰,但也是一流的。而我却用了一个月的时间让它不休不眠地看着我一”

  “什么?你想让我一个月不作不眠地看着你?”蔡凤骇然打断金蛊神魔的话,惊问道。

  “不,你要两个月不休不眠地看着我,也只有这样,你的脑中才会永远无法抹去我这个主人的形象,永远都不可能违背我的命令!”金蛊神魔形态有些疯狂地道。

  禁风的心犹如浸在冰容之中。两个月不休不眠,那人岂能活?那将是怎样一种惨酷的刑罚啊!

  金蛊神魔似乎看穿了蔡风的心思。淡淡地道:“你不用着急,我不会让你死的,当然更加舍不得你死、你的生机和体能到时会得到绝世药物支撑,不仅不会死,而且会更有精神。

  只是在这两个月中,你过去的记忆会慢慢消失,直到完全忘记,包括自己的名字、然后。所有记忆中,只有我所贯输的记忆存在。”

  蔡风不由得机伶伶打了个寒颤,但又冷笑道:“难道这两个月,你也用药物支撑自己?”

  “哈哈,你倒也有合的时候,我大可用四五人轮流立在你的眼前。而你却只是一个人,一直熬到你的精神完全崩溃,意志最薄弱的时刻,就该轮到我出场了。哈哈,你明白了吗?”金蛊神魔淡然笑道。

  “然后你再杀掉这几个替身?”蔡风冷冷地问道。

  “你还不算采,不错,你只能有一个主人,那就是我!因此,这八个月中所有在你面前出现过的人,除我之外,全都要死Z”金蛊神魔充满杀意地狠声道。

  蔡凤露出一丝涩然的笑意,知道金蛊神魔之所以毫不掩饰地向他坦露这一切,就已经表示他要炼制毒人的决心,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止对方的意志。

  “对你说了这么多,相信你也无憾了,三个月的痛苦很快就会过去,对你来说,只不过是做了一场恶梦。当你醒来之时,你便已经叫绝偷而不再是率风了。”金蛊神魔眸子里射出狂热的神采。淡漠地通

  “看来,我只能够认命引”禁风苦涩一笑道。

  “阿尔另无选择!”金盘神魔缓缓地伸手拍向禁风的脑门,淡淡地道——
 

 
分享到:
木兰辞11
猫和老鼠合伙1
娶了超级丑女当老婆的中国古代帝王们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7
拒绝自卑与颓废,拥抱自信与激情2
美女西施
井底之蛙3
陆游最经典的一首情诗为何送给表妹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