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四章 突厥七雄

第四章 突厥七雄

时间:2014/10/10 20:20:03  点击:2884 次
  几个人不由得一呆,那比较粗壮却又微矮的汉子冷哼道:“老子毕不胜平生杀人无数,只不过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头而已,杀了便杀了,哪还有这许多废话,若不是那老小子相拦老子抓那小娘们,老子还不屑杀这不堪一击的瘦老头呢。”“哦,你叫毕不胜吗?”蔡风心头杀机狂升,但语气却平静至极地问道。

  “老子坐不更名,行不改姓,便是毕不胜,你待怎地?”那矮壮汉子不屑地一翻眼反问道。蔡风的眸子之中的那悲哀的神情在瞬间竟转为无尽的杀机,若两道冷电般定定地落在毕不胜的脸上,冷漠而充满杀意地道:“怎么样,在不久你便会知道,我会让你死得比鲜于修文更惨,我记得有一种叫万蚁食肉的玩意儿,倒很想看看你这满身的贼肉可不可以用一用。”毕不胜心头也升起一缕寒意,脸色微变,却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道:“大言不惭的话谁都会说……”话犹未说完,他的眼前,蔡风竟似乎突然不见了。

  众人眼前一花,蔡风与他们的距离只不过两三尺远而已。

  蔡风又再一次不见,而是融入了满天的剑花之中。像是天边的残虹一般,也像是闪电一般的剑花,照亮了所有人的眼睛。黄沙漫浸,北风依然呼啸而驰,天空中的骄阳那灿烂的光芒竟有些虚幻。

  土门花扑鲁与那六位壮汉心头都不由得揪紧,他们根本就未曾想到蔡风的动作会如此之快,而那剑洁竟如此可怕。对不会有多余的帮手。每一个人只感到自己似乎完全孤立在一种狂澜之中,没有任何人相助,也没有任何人可以帮助。这是什么剑招,每一个人跟睛似乎都免去了应有的作用,便若置身在一个荒渺的迷雾之中,根本就找不到出路,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还手。这一招的确太仓促,的确大大地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的戒备全因蔡风那魔幻艇的身法给弄槽,所以他们只有退。退而求其次,这是一种极好的战术。

  ’噗!啪!嗯!”

  两声闷响之中央着一声闷哼,一切便在这三声响声之中恢复正常,但毕不胜的脸色已经变得苍白,极为苍6。蔡风静静地立在一丈之外,便像是看戏一般冷冷地盱着七人,便像是在看着几只刀下的小兽。毕不胜的眼中充满惊骇,一只手重重地捂着自己的嘴巴,几丝血水缓缓地由指缝之间流出。土门花扑鲁与另外的五名汉于眼中也射出无比惊骇的神色,他们刚擞出的兵刃竟停在半空之中,不知道是否该进攻,蔡风的动作大快,那种突如其来的变故便僚是一阵狂猛的风,来得突然,去得迅速。“你怎么了?”土门花扑鲁骇然地问道。

  毕不胜声音有些呜咽地道:“我没事。”不过似乎有些微微漏i风的感觉,但他的眼神之中那种惊俱之色却丝毫掩饰不住。蔡风立在风中,那件披风轻轻地飞扬,形态极为优雅,那修长的体形比胡杨更具风骨,整个身体似乎充盈着无限的生机,在任何一刻,都有爆发的可能。土门花扑鲁的眼神变得有些怪异,并不完全是惊惧,多的只是一种难以名状的朦胧。

  他们都像是第一次见到蔡风一般。

  的确,蔡风刚才那么一手,其震慑之力足以让人心寒,在轻描淡写之中,竟使毕不胜如此轻易地受伤,甚至连一些反抗的机会也没有,这是如何耸人听闻‘毕不胜乃是俐)在突厥三花之后的突厥三刺之一,其武功足以进入高手之境,可是在蔡风的手下竟会如此无还手之力,这的确是几个人没有想到的。蔡风的武功难道竟在受那重伤之后的短短几个月增长了那么多?若这里全因为蔡风武功增长而成此局的话,那恐怕大不可思议了吧。当然不是蔡风的武功增长太多,在武学修为之上,蔡风的确上进了一个层次,那是因为与烦难大师的沟i8,体内更注入了烦难大师与佛陀的两大佛学正宗真气,使他百脉俱张,本元更深厚,但以他无相神功的修为,还不能把握住这股潜入体内的纯阳正气,虽然在武学境界之中,似乎又领悟了许多以前根本弄不明白的东西,可这并不足以达到这种效果。蔡风之所以能够比几个月前在小村之中表现好如此龙人作品集·乱世英雄系列之多,是因为,今日的蔡风无牵无挂,更可以自由发挥,今日的蔡风不再会心慈手软,那晚,蔡风因为心系凌能丽,而且又怀抱着一个人,无论是在心神之上还是在招式的灵活度上都大大地打了一个折扣,这才会有那种被围攻的局势,而今日却是空着手,心头又充满了杀机,几乎将体内的潜力尽数潜发。毕不胜如何会想到这些,一个疏忽之下,竟被蔡风以一个小巧之动作给击伤了。

  这之中,蔡风也是尽力发挥,一出手便是左手剑的绝招,而他并不能借这一招杀死毕不胜,因为另外六人已经有反击的准备,而毕不胜仓促出掌,掌力也绝对不小,使他的攻势缓上了一线,若再攻下去,肯定会失去起手时的优势,既然如此,不若来一个快攻快收,反而造成了一个高深莫测的气势,一下子震慑了七人,重重地打击了他们的斗志与信心,在战略之上,蔡风绝对是正确的。土门花扑鲁的脚步微微移动了一下,冷冷地道:“你以为你可以让鲜于家族败亡?”

  蔡风目中射出一丝不屑的神色,冷漠地道:“鲜于家族与你们似乎并没有极大的关系,不过我也不妨直接一些,只要我蔡风活着,鲜于家族便绝对不会有好日子过,绝对不会有。”“呵呵”地上爬着的鲜于修文痛苦地从咽喉中挤出一丝热气,但却根本说不出话来,形状之惨,只让七人不由得打了个寒颤。土门花扑鲁胜色退去潮红,显得有些苍白地问道:

  “你到底是人还是魔鬼,竟将他弄成这个样子。”蔡风目光霎时变得无比幽远,便僳是望向了九天之外,停顿了良久,才深深地吸了口气道:“人和魔鬼本身是没有距离的,距离只是在世俗人的眼光,你说我是人,我便是人,你说我是魔鬼,我便是魔鬼,这一切都是你们逼我这么做的,因此,谁也怨不得谁,难道你不觉得这是你们应该有的报应吗?”上门花扑鲁不由得哑然。

  “凌姑娘是不是你们抓去的?”蔡风有些微微黯然地问道。

  “噗!”毕不胜吐出两颗门牙,红肿的嘴中嘣出一声怒吼,道:“是我们抓的又怎么样?”蔡风神色再一变,微微有些苍白的脸上升起一股极浓烈、极深烈的杀机,冷冷地道:

  “你是觉得只让你失去两颗门牙是一件很舒服、很有趣的事是吗?”“我呸!……

  土门花扑鲁伸出玉手将毕不胜一拉,阻住那要出口的骂语,淡然应道:“的确是我们抓的,没有人会不知道这般美丽的女子会没有用处,我们没有抢到圣舍利但她却也不会比圣舍利更差,只好顺手将她掳去了!”蔡风的心情逐渐变得极为平静,深深地望了土门花扑鲁一眼,淡漠地道:“你说的倒很坦白,但你们将她送到哪里去{?”土门花扑鲁似乎并没想隐瞒什么,只是淡淡地道:“我们自然是将她交给鲜于家族,是他们请我来的,而我们大王与鲜于家又有和亲的关系,这样的美人,我们又不可能远远地带回我们突厥,只能交给鲜于修礼。”“你可知道,鲜于修礼将她送给谁了?’蔡风声音之中掩饰不住愤怒地问道。

  “鲜于修礼将她送给谁,这并不管我们的事,我们只是忠于自己的职责,我们既然未曾替他拿到圣舍利,便不能空手去见他,便是空手回去见了他,我们也无脸回去见大王。”土门花扑鲁淡然地道。“那我杀死你们,也不会有人替你们伤心的喽?”蔡风冷厉地道。

  土门花扑鲁难得地显出一丝苦涩而黯然的笑意,淡淡地道:“你说得不错,我们只不过是一群由别人训练出来的工具而已,是大王将我们栽培起来,我们生也是·为他们生,死也是为他们死,没有人会在意我们的生死“花扑鲁!”那背杵的大汉怒叱之声打断了土门花扑鲁的话。

  土门花扑鲁扭头向那汉子望了一眼,平静地道:“突师兄认为小妹说得不对吗?”

  “我们用得着向他说这些吗?要杀我们还得先问问我们手中的兵刃,老子突飞惊只会战死杀场,绝对不用向任何人低声下气。”那背杵大汉洪声道。蔡风冷哼道:“你很有本事吗?那你们突厥为何还要臣服于柔然?上门巴扑鲁为什么还要向阿那壤低头呢?”土门花扑鲁与毕不胜及突飞惊像是一下子被他夹住了脖子一般,脸色涨得通红,但却说不出话来,因为事实本就是如此,根本就不容反驳。蔡风的话极为尖损,却一下子将几人的锐气全部扑灭。

  “蔡公子说得没错,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每个人都有自己活着的原则,这本是个乱世,乱世的人有乱世的生存原则,我们杀人也是为了活着,每一个杀人龙人作品集·乱世荚雄系列的人都随时准备着被人杀,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你杀我们,我们自然没有话说,那也是你生存的原则。”土门花扑鲁神情极为平静地道。蔡风不由得一呆,禁不住重又打量了她一眼,眼中微微露出稍许赞赏之色,却漠然道:“你说的似乎极有道理,这的确是这个世道的罪过,但人的罪过也绝对少不了,这个世道便是人所造成的,若是每个人都顺着这个世道走去,我们便会永远都只在这世道的阴影之中,永远也只能成为这个世道的牺牲品,正如,你们只是那人培养出来杀人的工具一般。”土门花扑鲁与众人也禁不住有些微微的惊异,但却又无法否认蔡风的话。

  风吹得很烈,残阳若血,大漠的黄沙扬起的只是一片迷茫的肃杀。

  马低嘶,像是被眼下的气氛给震悼,微微的呻吟像是另一个世界辗转而来的梦呓。

  土门花扑鲁在静默之中,惊悚地扫了扫那些伏在马背上呻吟的人,淡淡地问道:"他们不是你一个人出的王?”蔡风并不否认道“但你们却是我一个人出手决不会有别人帮手。

  毕不胜与突飞惊禁不住打量了四周一眼,只有微漠的黄沙,师里见到多余的人影,不过他们绝对不会怀疑土门花扑鲁的眼光,心头不由得又多了一份阴影。“你不觉得这样会对我们不公平吗?”土门花扑鲁以异样的眼神打量了蔡风一眼,淡然问道。“这个世道本就是不公平的世道,既然我说了那话,便不会在意公平与不公平7了。”蔡风傲然地道。土门花扑鲁竟大方地一笑,微微有些叹息地道:“只可惜我们是敌人,否则,我可能真的喜欢上你。”蔡风一愕,也并不在意地道:“只可惜你们不该去动那一对父女,否则,我们或许可以成为朋友,那样我可能也会被你迷倒。’土门花扑鲁竟露出个极为满意而又微微有些酸涩的笑意,一转口风问道:你刚才说那位姑娘现在在哪里呢?’蔡风奇怪地打量了土门花扑鲁一眼,心头的杀气又澉涌而起,冷声道:“这个很重要吗?”毕不胜与突飞惊诸人并没有开口,是因为他们绝对相信土门花扑鲁的决断和能力。

  上门花扑鲁苦涩地一笑,道:“这本是无关紧要的事,反正我们都必须为所做的事付出一些代价,生与死龙人作品集·乱世英雄摹列只在公子一念之间,但人总不会真的想死,我只是想看看我们是否还有合作的可能而已,这样至少可以为我们赎回一些罪孽,对吗?”蔡风神情也微微一缓,心中一动,却淡漠地应道:“她现在可能在破六韩拔陵的手中。”

  “破六韩拔陵?”土门花扑鲁与那六名汉子同时一惊问道。

  “很惊讶吗?鲜于修礼在知道我并没有被你们杀死,而教人救走之后,若不能快点寻到一个靠山,便是他躲到天涯海角,都绝对逃不过无穷无尽的追杀,更不可能让他的家人得到安稳,便只能借凌姑娘以拍破六韩拔陵的马屁7。’蔡风冷漠地道。“你以为你是什么人,鲜于修礼用得着这么惧你吗?”毕不胜极为不诧地反唇相讥道。

  “我不是谁,我只是我,我不想天下人惧我,鲜于修礼为什么惧我,你是没有机会问他的了,因为你永远也不可能再见到他。”蔡风冷厉地道。毕不胜“嘿嘿”两声冷笑,却并未再出声。

  土门花扑鲁神色间微微显得有些失望地道:“本想为自己罪孽补些什么,看来这一刻是没有机会了。”蔡风神色一怔,平静地道:“却是有,但那无辜的老人的血债却必须先偿还了之后,才有资格说补偿与合作。”“那你想怎样?”突飞惊忍不住怒声问道。

  蔡风冷冷地望了突飞惊一眼,漫不经心地扫了众人一眼,这才缓缓地伸出那修长而白皙的手,向毕不胜淡淡地一指道:“那便是他的鲜血,将洒在那无辜老者的坟墓之上。”“你休想!”那几人全都一声怒吼。

  土门花扑鲁神色也变得极为难看,她本想借一个机会能够免去所有人这一死,因为她很明白,今日若是蔡风执意要杀她们,他们绝对不可能逃得过一死,他们还有些自知之明,鲜于修文的武功,比起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人都好,而鲜于修文的手下武功也绝不比他们弱上多少,这么多人也难挡蔡风的阻杀,何况是他们,更有蔡风那一群神秘的手下,也不知是躲在何处,漠漠的黄沙,几乎处处是杀机,她很明白,只要蔡风一声令下,他们定会在片刻之间身首异处,根本就没有与蔡风谈判的资格。其实每一个人都不是傻子,每一个人几乎都明白这其中的结果,但是事实已经到了这毫无回转的余地,已经只能以武力解决。“没有改变的可能吗?”土门花扑鲁平静得有些异常地问道。

  “没有,你们有机会,这已经是最大的让步,这是对你们的族人都有绝对好处的决议,能有这个机会,应是你突厥人的幸运。”蔡风冷硬而坚决地道。土门花扑鲁诸人不由全都一呆,不明白蔡风的话是什么意思,但蔡风坚决而冷硬的承诺让他们似乎有些相信对方并不是在说笑,但无论什么事情,他们能够眼睁睁地望着毕不胜死去吗?他们自然不能。毕不胜神色先是变得一阵惨白,后又逐渐变得平静,只是定定地望着蔡风,良久,才吸了口凉气有些苦涩地问道:“那话怎么讲?可不可以说一些。”众人似乎听出了一些什么别样的意味,全都骇然地望着毕不胜,突飞惊有些疑惑地问道:“老毕,你这是干什么?”毕不胜极为平静地道:“没什么,我只是想知道这到底是怎样一个结果而已,难道你不感到奇怪吗?”土门花扑鲁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却欲言又止地并没有说话。

  蔡风眼中微微露出一丝欣赏之意,但心中的另一个念头正在不断地滋长,冷冷地望了毕不胜一眼,漠然道:“若是你们的族人想恢复自由的话,那么这个机会正是实现你们族人愿望的最好途径,我能告诉你们的便只有这些,其它的却只有等你们想通了我的提议之后才能够解说,但这只会有一刻时间,虽然我很想将你们每一个人都杀死,但这似于对死者于事无补,我要的只是那杀人的凶手,其它的人我可以暂且放过,我说过,这是我最大的让步。”

  “要杀我们便快动手,我们根本就不用想,有本事便将我们全都杀了好了。”突飞惊怒吼道。“这并不是不可能,如果你想要的话,杀你们七个人只是一件极为简单的事。”蔡风不屑地道。“我们的确是不用考虑了,我们七个人本就形如一体,谁想要我们其中一人的命,便是要我们七个人的命,因此,你只有杀死我们七人。”土门花扑鲁极为平静地道。“很好,既然土门姑娘也如此说了,我便成全你们吧,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的手下会杀死女人,但既然你们如此齐心,我只好破一次例,算是一个开张吧。”蔡风声音在刹那间竟变得无比冷厉,身体向前大跨一步,整个人的气势便若是发酵的菌子疯长起来。黄沙飞旋,但却只是在蔡风身体的四周形成旋,北风吹至此,却只是增加了这旋转的狂野。土门花扑鲁站在七人的最前面,她也是最先感受到蔡风那无形的压力,那种气闷的感觉,让她的血液几乎要在体内膨胀,爆炸,那种像高山大海般的气势,只在她与蔡风之间的这段距离之中涌动翻腾。毕不胜与突飞惊也同样感受到了这种似乎来自体内的压力。

  他们的确没有想到,蔡风竟会有如此可怕,那种自精神上传过来的攻击力,几乎直接袭至他们的心头,那晚的蔡风或许真的是因为凌能丽而弄乱了心神,无法发挥出他应有的功力,这两次受伤之后,静静的疗养,使蔡风的功力进步了不少,无相神功,更是进展快速,虽未趋至大成,但离其大成亦不会很远,自不是毕不胜诸人可以想象得到的。"——
 

 
分享到:
弟子规
丑小鸭
连环画“打乾隆”
古人如何谈恋爱:儿子必须娶老爸的小老婆
名妓李师师与皇帝赵佶的风流韵事
揭秘潘金莲挑逗武松为何没有成功
长歌行
狼和狐狸1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贝姨
  • 傲慢与偏见
  • 基督山伯爵
  • 局外人
  • 十日谈
  • 亲爱的安德烈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