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七章 禅学回天

第七章 禅学回天

时间:2014/10/10 20:04:55  点击:2319 次
  蔡伤与葛荣不由得同时大惊。这人居然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来到他们俩人的身后,让他们没有察到,这份功力是如何可怕,他们甚至想都未曾想过世间居然会有如此可怕的人。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绝世神功,禁不住同时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身穿立门袈裟打扮却有些不伦不类的老僧端坐于与他们不到四尺远的地方。

  这老僧是如何进来,如何行至,对他们来说竟像是一个谜一般,这种可怕的程度简直比克性更可怕,无声无息之举便象是突然由另一个空间出来。

  “这便是天竺国高僧佛陀,还不见过高僧!”烦难大师淡淡地道。

  弟子蔡伤见过佛陀大师。”葛荣也忙跟着蔡伤行礼,他们在心底的确对这个受他师尊看重的异国高僧起了极大的敬意。

  “你可以把风儿抬进来了,我与佛陀须要闭关十日与他疗伤,这十日之内不得有任何人来打扰。你们也不必担心,我看你们二人也损耗了不少功力,不如在少室山上住下,静静地休养十日吧。”烦难大师淡淡地道。

  蔡伤与葛荣心头暗喜,蔡风有救,他们自然高兴,对于他师父所说的话绝对不会不信,那只要他师尊这般说了。那便是绝地假不了的。

  “风儿曾叫我去探查一个叫鲜于修礼的人,说是这人还有个弟弟叫鲜于修文,另外还有一个鲜于战肚,差一点便要了他的命,而风儿更在衣衫之上写了鲜于两字,想来定与鲜于修礼这一群人有关。”葛荣淡淡地道。

  “鲜于修和我知道,在六镇之中还算是一个人物,与破六韩技陵是好友,沃野鲜于家族之中,这个人可谓是最工于心计,更是武功最好的一个人,是个人才,但是他为什么要追杀风儿呢?”蔡伤凝思道。

  “只有待风地醒过来之后便知道原因了。”葛荣也有些不明其理地道。

  “或许是因为破六韩拨陵的关系,他才会出手,那风儿怎会腰间被短刀所制呢?这绝对有些不可能,以风儿的武功,若是对手能够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中出手,那这个人的武功绝对比风儿高出很多,但那晚出手人的武功并不是达到超凡入圣之境。这应该是暗算,风儿在那小村之中有什么特别的情况没有?”蔡伤忍不住又问道。

  “据村彪说。他见到风儿的时候,风儿与一个极美的姑娘在一起,据民地说曾是这一家父女所救,而且治好了他的重伤,风儿也跟着那叫凌伯的学医,可是却不知道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我会叫人将那晚几个蒙面人的身影画出来,其中有一个女子,并没有蒙面。据游四回报说这个女子的武功极好,而另外一个蒙面人的功夫也极好,在应付七个高手的攻击之下,并没有处在明显的下风,此人一定是江湖之中名气极响之地”葛荣欢声应遵。

  ’姓凌的父女?师弟事后没有派人去那小村里打棵一下吗?”蔡凤沉声问道。

  “郑庄主已经派人去查探。只不过我急着赶路。并不知道其中情况而已,不过我相信只要等风地伤势一圩。再回蔚县之时,便可以有个答案了、”葛荣肯定地道。

  蔡伤的眼中射出淡淡的杀机。那只不这是一间即灭而已,葛荣却已深深地感受到藏于蔡伤心中的愤怒蔡风悠悠之中只觉得自己做了很多梦,梦见了一个个熟识的人。有的冷笑,有的凄呼,有的哀呼,模糊之中又似梦到了母于,他心中似平明白这只是一个梦境,却怎么也无法睁开眼睛,他甚至感觉不到自己躯体的存在,一切都是那般空洞虚沙,不真实。

  他梦见了元对媚,梦见了元胜元权,梦到了什吹烟,也梦到长孙敬武、元费及元法,还有那两个俏丫头兰香和报春,他梦到了高欢、尉景、太行七虎与崔逞,更梦到了破六韩拔陵,当他梦到破六韩拔陵的时候,便似是医梦的开始,那满地的鲜血,那狂洒的箭雨,那漫山遍野的尸体,那在他身边一个个死去的战友,陈跃临死前那种惨烈的场景与声音,便像是催命一般京绕在他的思维之中。

  他不知道这是真实还是虚幻,他似乎明白这一切都是一种幻像,但他无论如何也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

  四周似乎永远是一片黑暗,有的只有那似萤光纠集在一起向他索命的人头,一个似鬼骷髅一般的身体,向他发出一种让人心神俱寒的怪光他拼命地逃,拼命地逃,似乎极不想被这些骷髅抓住,总是在挣才睛奔行,他只觉得自己似乎完全浮游在空中,随着风飘动,这一切是多么不真实,是多么恐怖,但他似乎没有一点办法。

  他的眼中似乎有一丝光亮。那是极遥远极遥远的地方传过来的,但这却似乎是他惟一的希望,于是他持起全力向那微弱光亮的地方奔去。

  蔡风终于找到了一丝做做存在的契机,那便是有一种极温暖的感觉,那片光亮似是一个极为温暖的,无比的恬静,无比的温暖,也是极为舒适,再也没有那些可怕的骷髅,他并不知道自己正是在死亡的边缘打了个滚。

  那片光明似乎越来越亮,最后竟像是燃烧的火炉。

  只让他有一种呼不出气来的感觉,而热度似乎越来越高,几乎要让他人飞烟灭,但他连动一根指头也不可能,甚至没有一点力气,他终于抵抗不住,失去了那一点点微弱的火花,禁风再一次恢复了知觉,这一次却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躯体的存在,也深切地感受到了痛苦,那种心的痛苦。

  这个感觉告诉了他,他并未死去,连他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没有死,他的意识极为清楚,似乎没有一刻他的意识真正的消失过,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仍未死去,他很清楚地记得自己所受的伤足以要了他的命,他清楚地感觉到那辆尖利的刀刺入体内时的那种极为深切的感觉,便像是他的神情几乎全都麻木了一般,可是这一刻,他似乎并没有感觉到那柄刀子的存在,虽然他的腰际的疼痛依然极真实,但那种活着的感觉却极好。

  活着他便开始想,想凌伯,想凌能丽,是谁救了他?现在可是仍然在邓小村庄?

  蔡风想呼叫,但却没有丝毫的力气,甚至连睁开眼的力量也没有,一阵疲倦袭上心头,禁风在不可抗拒的情况下,沉沉地睡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禁风在微微灯光之中发现了两具极为高大的身影,当他看清楚两个人的面目之时,已经嗅到了一丝一缕的檀香之气,那种宁静而群和的檀香却只让他感到乏力与疲倦。

  “这是什么地方?’蔡风禁不住有些虚弱地问道,眼神有些疑惑地望着眼前的两位怪人。

  佛陀与烦难大师的打扮对于蔡凤来说,的确是极为怪异的。

  烦难似乎极为欣慰,但他仍只是闭着眼睛,这个世界上的一切都似乎并不能够他一民但蔡风却很清楚地读懂了这位慈祥而宁静着整个天地一般的老者心中的欣慰。

  “这是少林寺”烦难大师极为宁和地道。

  “这里是少林寺?”蔡风大惊,欲挺身而起,却发现并没有这个力气。不由骇然问道。

  “不错,这里正是少林寺,你先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这对你的伤势是没有好处的。”烦难大师轻轻地按住蔡凤的身于道。

  蔡风只感觉到一种人自然的恬静,与一股不能挥去的势力在透心底,使他那因急凉而疼痛的伤口似乎减少了许多病论“这里是洛阳嵩山少林寺?”蔡风深深地吸了口气,声音有些发硬地问道。

  “不错,你不必奇怪,是你父亲和你师叔送你上少室山的,你便在这里安心养伤吧!”

  饭难大师依然是那般安详地道。

  “多谢大师教我一命,不知大师法号如何称呼?”

  蔡风语意之中有些发冷,但感激之情却极为真切烦难大师不由得微微一笑,慈祥地道:

  我法号烦难,救你的,这位佛陀大师出的力最多,你应该感激的是他”

  蔡风一呆,微微扭头向那闭目打坐象一尊佛像的佛陀望了一眼,诚恳地道:“谢谢高僧救命之恩”

  佛陀并没有回答,依然静坐着。

  “佛陀大师因为你疗伤,本身真元损耗极甚,正在休息,不要去打扰他。”烦难大师温和地选蔡风一呆,但心中却早已飞到千里之外的小村之中,凌伯现在怎样了呢?凌能而现在怎样了呢?而舍利更是谁人得去了呢?蔡凤的心神已全都飞散。

  凸AA丛丛丛丛丛A“大师,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蔡风吸了口气问道。

  “再有五天便是过年、”烦难大师依然极为温和地道。

  哦,我居然熟睡了十多天?”禁风惊骇道“不错,能够活过来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了,这一生之中,你注定会有这一劫。”烦难道,旋又轻轻地将手搭在禁风的身上,温和地道:

  “你好好休息,别胡思乱想,要知道你的伤着没好的话,将什么事也不可能做好。想也是多余的。”

  蔡风一呆,又问道:’我师叔可还在寺中?”

  “在,但你这两天不能见任何人,必须在这静室之中静静休养,到时候,我自会让他们来见你”烦难大师静静地道。

  蔡风虽然有些不解这是为什么,但对于眼前这个慈祥老人的话。却似有一种从心底的服从,或许是因为被对方那种由体内散出的超然于世俗的气质所震慑,更对这慈祥的老人有一种心底的信赖。

  烦难大师似乎知道蔡伤所想,温和地道:“我来为你疗伤,心神不要分”说着伸出一双晶莹着玉的手,一双与他头发极不相配的手,缓缓地搭在蔡风的玄机大穴上。

  蔡风来不及惊异这位老人那惊世骇俗的手,便觉得一股极温和、纯正而又浩瀚无边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每一个窍穴,使他想说话也没有那份力气更觉得通体无比的舒适,一股懒洋洋的意念开上了他的脑际,竟似乎又要沉沉睡去,不过在达后之中,他发现自己本身潜在体内的无相真力竟完全融合入了那股涌入的长江大河之中,这使他禁不往印心底发出一丝疑问。

  AAA已正正面已动他的确有些糊涂了,眼前这位老者的内功怎会与他的无相神功是同一种根源呢?这老者到底是谁?难道无相神功竟会与这老者有何渊源?否则怎么可能会出现自己的气动与对方融合得那般融洽,简直是完全没有隔阂,但他已经没有开口相间的力气,他体内残十的功力不由自主地便跟随着对方劲气的涌入,在全身不停地流转与游走——”哎,大叔;你们可知道那个蔡风是在哪儿住吗?”张亮叫住凌跃问道凌跃有些惨然地望了张亮一眼,冷冷地道:‘你是什么人?找他有什么事吗?”

  “我叫张亮,乃是他军中的朋友,今日是来寻他”张亮客气地道。

  度跃抬头望了张亮身旁的达奚武及数名兵丁一眼,吸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他现在到哪儿去了,你们来晚了,他走了。”

  “他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张亮惊问道。

  “走了已经有一个月了,不知道他是怎么走的,听说那晚有很多极厉害的人在村中打了起来,不仅他走了,而他住的那间屋子的主人也被害死了、”凌跃眼中射出几续深刻的痛苦道。

  张亮与达奚武不由得全都呆住了,“大伯可否带我到他住过的房子中去看一看吗?”达奚式吸了日气这“那房子我们早已经收拾好了,也没有什么好看的,我劝你不要找他好了。”凌跃声音有些冷硬地道。

  张亮与达奚武不由得相视望了一眼,都听出了对方语意之中的那种愤然,但却知道事情的变故可能的确很大,不禁淡淡地道:“那我们便不麻烦大叔了、”

  凌跃也再没有理他们,一胜悲愤地走了开电“蔡公子是不是回阳邑了呢?”张亮怀疑道“不知道,不过听刚才他的语气,应该是出了什么变故之后,蔡公子才离开,但这怎会与蔡公子的性格相合呢?”奚武有些惊疑地这“对呀,蔡公子要走,也不可能在出了事情之后又无声无息地走去,至少也得跟村中之人说一下才行听。”张亮也有些怀疑地道。

  “不过事已至此,我们只能这样回复将军了。”达奚武淡然道。

  AAA乙A丛丛丛丛蔡风自觉得精神好了很多,每日都有烦难大师以那博大无儿的内劲为他疗伤,使他的伤势恢复得很快,这一天,佛陀与饭难大师全都走出了这石室,而进来的却是蔡伤与葛荣。

  父子二人见有半年未见,又几经生死。蔡风的心中一阵感动,事伤却极为平静地安抚了蔡风一下,淡淡地道:‘没事就好。

  “你在这里安心养伤便是,其它的一切事情待你伤好之后再说。”葛荣也安慰道。

  “爹,我要到那村中去看一下。”蔡风声音有些发硬地道。

  “去干什么?”本伤有些不解地问这“我的救命恩人与他的女儿此刻不知怎么样了,我想去看他们一眼”蔡风有些虚弱地道,眼神之中却显出果决之色。

  “现在你的伤还没好,这里到蔚县数千里路,你实不宜远行。”蔡伤安慰道。

  “你放心我会派人去看的。”葛荣也安慰道。

  禁风嘴角微微牵出一丝酸涩,有些惨烈地道:“若是他一家人有什么不测的话,风儿这一辈子恐怕难以安心”

  蔡伤的脸色微微一变,定定地望着蔡风,蔡风并没有回避,依然是那般果决与坚定,蔡伤一叹道:‘男子汉大丈夫是要恩怨分明。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是你此刻重伤在身实不宜远行。你执意要去的话,我也不阻你,但必须等过了年再去,那时候你的伤可能会要好上少许。”

  蔡风感激地望了蔡伤一眼,蔡伤的确是极为了解他,不由欣慰地笑了一笑,神色又一转道:“爹,孩儿有件事情不明白”

  “什么事?”蔡伤有些奇怪地问道。

  “孩儿与破六韩拔陵交过手”蔡风淡然这“这个我知道。”蔡伤道:“但孩儿却发现破六韩技陵所使的武功竟是怒沧海’刀法”蔡风依然极为平静地道。

  “怒沧海?”葛荣与蔡伤同时惊骇地问道。

  “不错,破六韩拔陵的刀法是怒沧海。只是他所使的内劲不是无相神功,纯以至刚猛的力量冲击,这是他无法完全领悟想沧海的主要原因,因此孩儿以黄叔的黄门左手创伤了他,不过也同样被他击伤。”禁风有些不解地淡然道。

  蔡伤与葛荣不由得陷入了沉思,蔡风都定定地望着两人,也有些茫然。

  “去问问师父,师父定知这”葛荣提议道。

  “师祖?”禁风不由得太奇,问道。

  “风儿,为你疗伤的就是你师祖。”蔡伤道。

  “啊,难怪我体内的无相真力没有一点反抗,可是我怎么一直未曾听爹爹你说起师祖呢?”禁风有些疑惑地问道。

  “这是你师祖的规定,他并不希望有人知道他在人世,我也便没有对你讲了。”蔡伤淡淡地道。

  蔡风不由得惊得有些微微发呆,很难想象他的师祖居然仍活在世上,那这个世上有谁的武功可以比得过他师祖呢?这的确是一件极为骇人听闻的事情。

  “那烦难大师便是师祖吗?”蔡风有些惊疑地问道。

  “正是”葛荣慈祥地笑着“孩儿竟不知是师祖亲自为孩儿疗伤,真是笨”

  蔡风假装有些自责地自语这“师祖再也不会计较红尘之中的名利与称呼,你也不必自责,至于破六韩拔陵的事,便由我与你葛师叔去问好了,你好好休息吧。”蔡伤安慰道。

  蔡风心中意念电转,知道是应该好好休息,因为他已经感到微微的疲惫了,这一段日子失血过多,身体极虚必须得好好休息,但他的脑子之中始终盘旋着凌能丽的身影,思念使像是一根尖尖的刺一般深深地插入他的。心神之中?——
 

 
分享到:
月下独酌-书法作品
影视剧中的潘金莲
以不穿衣服为规则的欧洲裸泳锦标赛5
小王子发现了一条大路1
赵中令 读鲁论 彼既仕 学且勤90
阿里巴巴和四十大盗第二十一幅
PO朝霆创始人谢霆锋的艰苦创业故事1
中国历史上唯一当和尚出身的皇帝 朱元璋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