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五章 套中之套

第五章 套中之套

时间:2014/10/10 19:57:53  点击:2765 次
  禁风的眼角门出一丝狠辣之色,他这划招是假,而左手夺人才是真的,这一切全都在他的计算之中,那人哪里估到蔡凤竟有隔山打斗的传动功夫,不伤棉被之中的躯体,反而将他击伤,这种功夫的确是出于他的意料之外,因此,这一招禁风很顺利地得手了。

  禁风的脚步做旋。手臂由棉被之上滑过,拦腰将那躯干紧紧地摊在怀克这才深深地呼了日气,但他的到绝对不会停下。绝对不会,他的脚步便着乱被风的柳条一般,在那浅浅的雪地之中做踏了一片凌乱。但他的创却成了无与伦比的山洪,以山洪咆哮之势迎头扑下,绝不会给那人半点喘息的机会。绝对不会。

  那人眼中闪过一丝驻异之色,但是他此刻绝对难有翻本的机会,他本来打算得极好的计划,这一下全都泡汤了,这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先兆或许是败亡的先多匕。

  禁风的创似乎无处不在,虽然抱着一个躯体,依然奖他所能够掌握得住的,更不要说是税孤。

  那人的身子便像是一只轻燕,倒掠而出,脚下却标l出两支劲话。

  如此短的距离,如此可怕的劲们。

  禁风没料到对方的脚下尽然会有这么两支劲话,忙又剑路,反排开两支劲命禁风心中一动,身子斜斜地拣出,升上一株小松;好避开由身后飞射而至的两支暗偷,而他的身于双料时而回,向那藏于附近的几人飞朴而去,手中依旧接着变能丽的银体,便像是一只极性的大鸟。

  没有人敢将他当成一只极性的大马,因为这有任何鸟类都无法比拟的气势和杀机。那藏于暗处的人也信不到蔡氏的速度会如此之快,而且能够如此利落轻松地躲开他们的暗偷。他们哪里知道系民早就已经发觉他皙潜伏于附近。

  禁风的剑不仅仅是剑的锋利,更是创气的可怕,使若是效碎了许多可怕的蝗虫一般,地上的残雪全部被封气激得四射飞扬。

  那种无与伦比的到气,有将地上的一切都撕成万片的气夺“呀l”救声暴喝,伏在草丛之中的人也着同惊飞的夜鸟一股冲天而起。他们手中的兵器并不一样,但他们的杀伤力与气势却是同样的可怕,同样的可怕,那说明的只有一个结果,那便是这些人绝对都是高手。

  禁风的眸子之中来芒暴射,整个身子在虚空之中便化成了千万辆到。在静夜之中散射开来,包括他手,那紧抱的躯体全都化成了创。

  苦是在白天。若是这里有人光,这种凄美惨烈的气势绝对会让所有人有一种惊心动魄的感觉,绝对会有,因为这本是惊心动魄的一剑。

  “叮叮叮——”无数道清脆无论的声响在静夜里煤开,便像是沙漠之中传出很远的驼铃声,又像是乱风中的风铃,毫无节奏,但却有一种震慑人心的力量。

  几声问哼,几道人影立刻也由虚空之中分散而落。

  便若是一只只灵巧的埋猫。一落地,便又开始了疯狂的进攻。

  禁风并没有受伤。但也绝对没有计到丝毫便宜,因为他的怀中有一个躯体,使他的动作不再着从前那般灵巧,更没有双手同时使剑的可能,但他绝对没有气馁,他知道,对方也绝对占不了什么便宜。绝对占不了,这是他的自信。因此,他依然是毫无顾忌地抢攻。

  先机似乎极为重要,而真风的速度之快;绝对是先机的占领者,对方的六件兵器这一对全都会在一起了,包括那劫走度能耐的汉子,也同样是疯狂如虎。

  这的确比几头老虎更难对付,老虎更猛,但从头到尾只不过是一些同样的攻击方式,并没有什么特别,而这些可怕的杀手们,却有着千变万化的亲招,绝对不会有人情味,也绝对不会比老虎基。

  禁风吃亏在手中仍紧抱着一个包裹得极为臃肿的躯体,对方的兵对更是老喜欢向这躯体之上攻击。这一点只让他头都大了,但也无可奈何。

  蔡风必须要攻击,而且还要防护杯中的人,这杯中所占的先机全都尽失,但他那快异而飘突的创佳却是没有人敢大过紧逼。

  蔡凤的身子突然又旋转起来好像一日浮动手漩涡之上的弱草,开始旋转起来,他的周围也跟着生起了一团怪异的力量,使得那六件攻击的兵器全都失去了应有的威力。

  禁风不禁开始旋转,他右手中的创竟在突然之间传入了左手。而怀中的人也灵巧无比地抱人右怀之中,让岸风欣慰的却是他感觉到棉被之中躯体的心在跳,这的确是一件让他微感欣慰的事。

  寨民的剑到了左手,很突然,的确是很突然,但那突然的改变不是说整个创的气势就此弱了下去,反而创的气势更强,使者是电啸奔涌的海潮,那般狂野而激烈。

  “呀1”一声惨叫,禁风的创新下了两极握到的手指,但他的肩头却是为了档那次向怀中凌能丽的那一刀,被剥开了一道三寸长的伤口、并不是很重的伤。但血却染红了在议仍是免不了的,让蔡凤欣慰的却是敌人的伤比自己重,这一点的确应该感到高兴,在这种要命的打斗之中,最重要的便是让敌人比我伤得更重,尽量将自己的伤势减到最轻。

  禁风的脚又一次踢出他在这短短的数患之间,竟踢出了一百七十脚之多,这一脚正是第一百七十jU御,而他的划至少已经出了近千剑,这的确是快得没人敢想家尊风这一脚是踢向那使铁将的人。那人的铁杆的确使得极好,也很要命。但禁风的脚却似乎是他那铁杆的克星,这一切已经是七十二次击开他的钱种,这让那人对自己的铁持极力丧气,他不明白为什么禀风的脚会如此可怕。居然比他的铁杆还厉害。

  这一次和往常一样那人的身于双亲不住抖了一下,禁风脚上传出的力气大得惊人。几乎连他自己的手都给震得有些麻木了,只不过禁风的身子也稍稍歪了一歪。这是他惟一值得庆幸的地方,蔡凤的身于歪了一正正是其他人攻击的最好时机,这几乎是不变的规律。

  的确,革民每次以脚与对方的铁将相击之时,都不由自主地让手中的剑缓了一缓,是因为对方的功力的确很可怕,他不得不缓一缓,就因手中缓一缓,本来所得的先机又会被对方抢回去。这的确是一种悲哀,是一种伤感。

  蔡凤已经七十三次占得了先机,加上这一次,又有七十四次失去先机,这种拉锯般的战局的确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更何况察民所耗的力气绝对比对方多,无论是从自身的角度来说日至已是从对方的角度来说。禁风目前的情况虽不讲,但长久的战机却只会是极为不利的,更要命的却不是这些,绝不是!

  禁风这一次又失去了不是这些,受欢起来又极窘,可是这些并不算什么,也要下了今,但禁风这一次却的确感到要命的东西存在,那便是怀中裹在波中的人。

  裹在被子里的人才是要命的,人其实也要不了命,要命的只是一把刀子,一辆极锋利却不是很长的对于。

  蔡氏亲不住一声狂呼,右手用力一抛,将怀中的人重重地甩了出去,他这一刻才明白,怀中所拥的绝不是凌能耐读能而绝对不可能在他的怀中仍能够出对于,他知道自己的力适,所用之处,他之所以能使怀中之人减小对他的阻力,便是因为他以自己的真气退人对方的体内,以便使两个躯体有联成一体的感觉,在这种情况之下,凌能而绝对没有这个能力出力,因为那所需要的也是极深厚的内劲才行,因此他将怀中的躯体重重地抛了出去,他已经没有能力在对付那围击的六名高手之时,再要对方的命,因此,他只能这么做。

  “砰l”那紧裹着躯体的棉被在夜空之中爆裂成破碎的皮片和棉渣。

  一阵桥笑,那棉被之中的人若一只地狱之中降下的魔女,夜鹰般飘落在地上。

  蔡凤心中无限的愤怒,他的确没有料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这一切只不过是对方设下的一个圈套而且。

  “碰!”一声问响,一把重特重重地击在禁风的背上\将一…”地一声修嘶,禁风口中忍不住喷出一口鲜血,一块亮晶晶的石块随着这口鲜血冲天而起,伴随着飞洒的鲜血,构成了一种极为凄艳的图画。

  蔡凤腰间那一月的确权力要命,让他的功力几乎处于瘫痪之状,若非他的意志力坚强,只怕这次击在他的身上并不只那一根铁分,而是六件要命的兵对同时攻到,不过他已经无法再抗拒这巨杆的一击,身子像是一个向球一般翻了出去,手中的剑勉力华开另外四件兵器,却仍有一剑深深地刺入他的肩上。

  “圣会矛J——”几人同时发出一声惊呼,却是一道由暗处诉一般掠出的身影,极为灵便而轻巧地接住了正在空中下坠的圣会矛J,因此,这才会有人发除陈乳这的确是横生而出的变故,但无论是什么样的变故,这些人绝对不能够让别人抢了个便宜,得去了圣舍利。

  最先的是一声桥喝。那穿着一身紧身在美艳如花的年轻女人向那道横过空中的暗影扑去,正是刚才藏入被子之中那矫巧玲功的女人。

  的确很美,虽然比不上度能丽,比不L刘瑞平,也比不上元叶媚,但却有着另一股动人的桥媚和狠辣,更有一种难驯的野性,只不过禁风心里只有苦笑,他一向认为自己很聪明很精明,虽是他却依然败在了这个女人的手中,事不关己。关己则乱,或许,便是如儿那六个人放开了杀死禁风的机会,他们最着紧的自然是那个半途夺走圣会利的人,若是没有这个人的出现,他们杀了蔡凤灭口自然有效,但这个人出来,便是杀了蔡凤,也同样会遭到蔡伤与黄海疯狂的报复,所以他们必须连同所有知情人一起除去。

  这六个人的攻势都极为凌厉,最凌厉的却是那个女人,那个年轻而美丽的女人。

  蔡凤只感到身上在渐渐地发凉,他并没有什么心情去看那美丽的女人动手,也并不想去看这些人拼命,他心中担心的只是凌能耐的安危,他明明看到那人是从凌能丽的房里冲地但为什么救中卷着的人不是凌能丽呢?那凌能丽到底到哪儿去了?

  当然不会有人回答他,甚至连看他一眼的人都没有这种冷落的感觉不太好受,更不好受的却是他腰际的那辆要命的短刀,那种体内有一辆尖利的铁器的感受绝对不是在小腹之中藏了圣会利的感觉那般温和,更不好受的却是禁风背上那持的一击,几乎将他的hNt4给震高了位。着非那一样与那一刀在同时击中的话,恐怕他早已五脏俱裂而亡了O蔡凤这一列仍未死去,的确算是幸运,在别人的眼里,他应该是死定了,但他却没死,不仅没死,而区还踉跄着爬了起来,让他爬起来的是心中徘徊着要知道凌能丽怎样了的念头,也只有这个信念,才能够让他奇迹般地微微爬起身来。

  离凌伯所住的房子并不远,不过十数文远而且,刚才禁风抵达这里的时候,只不过是眨眼间的时间,但这一刻革风却有着一种似乎永远也无法到达的感觉,而且这种感觉极为清晰,因为他知道自己伤得有多重,他深切地体会到那截刺入体内对干的威力;那是一种要命的痛苦6禁风的嘴边泛起的是一丝凄惨而痛苦又悲愤的笑意,但他笑不出声来。

  是他想要发笑吗?没有人知道,的确没有人知道,或许他自己知道,但他却咬紧了牙先雪,在黑夜里依然是那般惨白,血,在黑暗之中依然充满了腥气禀风感觉到一种向外流泄的生命,生命便像是对口的鲜血,向体外流去,每流去一滴鲜血,生命便像是离他更远了一久无论生命是否在任何一到离开他的身体,他都必须追回凌伯的小屋,至少他必须要知道凌能丽是生是死,或许死能够死在一纱JL也会是一件极为让他满足的事。

  风很筹,穿得似乎每一滴血珠在落到地上之时会成为一颗鲜红的冰球。

  蔡凤从来都没有感受到如此体筹的儿便像是做了一场噩梦,永远也无法醒来的日梦。那里的一切战斗似乎全都是在另一个世界里的喧哗,革风没有注意那些,他也不可能注意到那些。

  外界所有的事物,只有一件事印在他的心上,那便是凌能丽的安危,其他的一切,包括他的伤,全都似乎不在意,也只有这样一个动力才可以诱发禁风体内的潜能,支持着他的身体艰难地爬行。

  夜,变得极为沉默,但却并不是很静。至少在这片空寂的地面上并不是很静,静的只是那个村落,像死域一般轨A面已AAA乙己动那美丽的女人的确很,便像是刺入禁风腰际的刀子一般狠,但他的对手似乎更狠。

  那人的身形极为高大,纵跃的过程之中,便jp是整座山在搬移,那种感觉的确不平凡,不过他的敌人并不只是那美丽的女人,而是七人。七个可怕的杀手,七件要命的兵器,是以他的形势并不乐观,但他的人却极为乐观。

  可以看得出,他的人极为乐观,无论是从他出力、还对的动作,还是从他那灵活而从容的动作之中,都可以看出他很乐观。

  村中住的都是错人,猎人的警觉一般都很灵敏,所以这里的打斗并不是没有惊醒村中的人。

  村中的火把房了起来,很亮,自然有人看到了那飞跃在夜空中的人影,于是他们全都知道这是他们根本就管不了的事。他们自然不知道凌伯家里出了事,也不知道茶风正在生死的边缘,这并不是他们的错,每个人都会有一套明哲保身概念。当他们知道自己的力量绝对不可能解决得了问题,他们仍不会去强行解决,因此村中依然很静,依然很静。

  禁风的身形依然是那般缓慢而沉重,便像是一只被死神抓住脚的动物。

  血与雪混在一起都成了另一种凄艳,但没有多少人去注意这极不贴切的凄艳。

  蔡凤的眼中射出绝望的痛苦,这的确是一种极抢凉的事情,望着那渐近的房舍,那火热的眼神渐渐暗地禁风知道自己绝对是爬不到那房舍,他很明白那短短的一辆刀,给了他致命的一击,或许——或许会有一个奇迹,或许会有,但那个奇迹在什么时候出现呢?蔡凤的确渴望一个奇迹的出现,那便是让他爬入那老屋之中,看一看凌能而,生也好,死也好,哪怕只那么一眼,一眼而且,那都成了一种奢望,一种机残酷的奢望。

  禁风有些后悔,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对凌能丽说出“我爱你”三个字呢?有些后悔怎么不早一些表d,在这一刻他才知道,他心中是如何的在意地,如何深爱着她,但是这一切似乎全都迟了,似乎是这个样,爱又何用?生命并不给你爱的时间。

  事民感到的痛苦不再是肉体,而是心,痛苦的是心,是那颗充满惆怅的心眼神并不再是绝望与痛苦,而是悲哀,那是一种比悲哀更深沉的基调,连他自己也弄不明白这是为了什么,这时候,他却想到,应该留些什么,的确应该留些什么。

  爱并没有留给谁,留给世间的可能是一些人喜,一些人悲但最应该留的是什么呢?军风的脑中间了两字,咬牙切齿的两字,那两字是仇恨。

  仇恨,对,是要留下一些仇恨,不为别的,只为那不知生死的凌能丽,他也要留下这些。

  蔡凤咬了咬牙,艰难地伸出手在腰间沾上血,极艰难地写上两个字——’鲜于”,他便再也写不下去了。

  他只感到一阵虚弱袭上。心头,一种昏眩的感觉很强烈,外界的声音他也完全听不清楚了,那似乎是从遥远的林中飘来一般,而在这时,他似乎感觉到有人在呼唤他,只是那一切似乎并不再重要了,他最后的知觉是有一个什么东西包住了他,然后,天地便全黑了,不真实人面鱼也已AAA乙A葛荣的面色极为阴沉,便像是他的脸上立刻可以下上一场暴风雨,一场报证很狂的暴风雨。

  他的身旁立着三个人,一个;又年轻,两个却极老,老得有些像干枯的老松树皮的脸上显出一片凝重之色,倒是那个年轻人的神色很平静,平静得像是一团无波的湖水。

  “谁知道这短力是什么人的佩物?”葛荣声音之中充满杀气地问道。

  那两个老者的神色依然是极为沉重。没有半丝表情,那年轻人依然若湖水一般平静,的确是没有人知道葛荣手中所指的那柄短力是谁用的,因为没有见过对身于,甚至不知道刀身有多长,这的确是一个极不好回答的问题,便是任何会品对的人,也答不出这个问题的准确答案。虽然那对桶上刻着一条极精致的风,可这又代表什么呢?有这种图案的人很多,葛荣自身便是一个一流的品对者,他自然知道很多有关刀的传说,至于这个短对他却是不知道出自哪家,因为根本没有见过对身。

  其实他也并不想见到刀身,因为他不想见到有人死,那是一个不想让他死去的人——
 

 
分享到:
玉不琢 不成器 人不学 不知义 为人子 方少时 亲师友 习礼仪6
万事通大夫1
古代最豪放尼姑
松鼠的暖房子3
宋太宗赵匡义杀兄夺位的历史真相
月下独酌
太祖兴 国大明 号洪武 都金陵77
朱元璋为何痛恨罗贯中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