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十章 无能为力

第十章 无能为力

时间:2014/10/9 21:03:40  点击:2854 次
  晋城,是叔孙家族的地方,但这一刻,叔孙家族却对自己扎根了百多年的地方进行大清查,只可惜,一切都只是社然,值得怀疑的竟是城中每一个人。这让叔孙家族的人大为丧气,也大为惊惧,他们的敌人几乎是无处不在的,那虽然是一种错觉,但这个错觉又是那般真实又是那般清晰。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这一点绝对不假,因为没有谁知道敌人的真正意图、动向,也没有人知道敌人是什么时候出袭,这使得周围的每一个人都成了怀疑的对象没有人可以想象在这种无形压力之中生活的状况,叔孙家的兵了确实很多,但却绝对不会比城中的百姓和难民多因此,叔孙家族之中的人的确是应该为之烦恼,也应该深感麻烦。杀手是谁?便像是空气一般消失的人。没有谁知道杀手到底是谁,但杀手绝对存在绝对9因为今天又有五人死于剑下依然是叔孙家族之中的人,是亲系之人都是死在一柄似乎极薄又极为锋利的剑下,更有两人是眼晴被刺瞎断去右手这似乎是一个规矩每天只有五人。多余的便只刺瞪眼睛断去右手,这是一种残忍,抑或是一种恐怖。叔孙家族之中的高手极多那些追踪搜索高手并不少但那一群神秘的敌人似乎更精通这种潜踪之举,因此,叔孙家出动的高手全都成了枉然。有的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但却再也无法说出来因为死人是无法说话的。是谁与叔孙家有这般的深仇大恨?知道的人并没有几个,而叔孙家族里的人并非都是没有头脑之人他们当然想到了一百零八种可能,而实有可能的只有一个那便是邯郸元府邯郸元府本是与叔孙家族有着极为亲密的关系,但是叔孙家族的人却知道,如今已经并非如此,那是因为叔孙长虹,也是因为那一块不为外人所知的圣舍利只可惜这一刻圣会利并没有得到,损兵折将之下工交L了这样一个势力庞大的敌人,这或许是一种悲哀。叔孙家族之中的有些人有些后悔,当初不该有这种举措,R是这一刻己成了绝对无法更改的事实,能够做的便只有硬着头皮于到底。他们知道元府并没有拿到任何凭据所以绝对不敢公开地对付叔孙家族,能做的大概只有暗中出手。这与当初叔孙家中的人一样,因此他们全都以为这正是元府的报复手段。元浩和元费或许不会是这种作风但无府的老三却绝对不会是个很讲道理的人。也绝不会是一个愿意吃哑巴亏的人因此最有可能的,那便是元府老三元飞远的王意、不过,元府在这一百零八种可能中算漏了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一个人,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这一点,因为他们打心底就没有怎么看好这个人所以他们错了,错了的结果是很容易引起误会,误会后的结果便很难预料,也很难收拾那是因为这个世间的仇恨永远是无休无上的。晋城之内似乎有一点祸不单行的味道那便是城中几家当铺居然被窃失去的只不过是数万两银子而已但这已经足够让叔孙家族一个头两个大,因为失窃的当铺是叔孙家的产业。谁也会想到这一群贼会与那杀人的是一伙的只不过这一群的形迹的确是极为神秘没有谁知道他们是躲在一个什么地方这些是有意报复吗?或许是的,但没有人答复。叔孙家族的老祖宗今年已是活到了八十六个年头最生气的当然是他八十六岁,却仍然人气不减,他骂人、打人绝对没有人敢还手,哪怕你知道他那愤怒的一掌可以将你击毙但却不能避。老祖宗这几天心情极度不好。他并没有什么力气下地去走动,但骂人、指挥人的力气仍是有的。老祖宗这八十多年来,从未见过像今日这般情况,从来没有谁敢对付叔孙家族可是这几天连连受打击,怎叫他不怒?于是他下了一个命令那便是对最有嫌疑的对手给以同样的报复那便是出袭邯郸。叔孙家族的老祖宗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办事最不喜欢拖泥带水,说的话,一般都是正刻施行,他也并没有考虑到后果。但他对故孙家族更有信心。叔孙家族的老祖宗很宠爱他那最小的孙子叔孙长虹因为他很欣赏叔孙长虹的那股狠劲,而且极为识时务,很会看形势行事,因此,他这次仍然用叔孙长虹率人去邯郸。在叔孙长虹的属下,最得信任的便是冉长江,因为他的刀法很好,更会出王意,也是因为冉长江很能得他属下的尊敬,因此在叔孙长虹去执行任务时,冉长江一般都会随行。

  冉长江对于叔孙长虹来说,便像是一条手臂那般圩使。缺孙长虹的行动甚为秘密其实在政孙家族之中随便哪里都可以调出几十名甚至上百名好手出来,这绝对不是一支容易忽视的队伍,更不是一支容易对付的队伍,这次行动便是一个秘密一个不可让外人知道的秘密否则使绝对不是一个很好的结局。叔孙长虹可以瞒过很多人,甚至连自己家族里很多人都瞒了过去但是却瞒不了一种人。

  那是猎人,有心的猎人这并不是猎狐猎眼的猎人,而是猪人的猎人,要猪的人正是叔孙长虹和冉长江。因此,叔孙长虹的行动再谨慎小心也无法躲过这些人的耳目。猎人的猎人,的确很可怕,因为正是那些不知名的敌人,比叔孙长虹更为神秘的人,因此这些看叔孙长虹那种神秘,便像是在看戏,看一台比较好笑的戏。晋城到邯郸的路并不是很近,山路却不少。走的山路多了总会遇到虎狼,这句话似乎极为有理。叔孙长虹的属下是分两批而行这是一个减小目标的做法,冉长江在上次便提议分散人邯郸,那次若不是有蔡风这个角色在中间插上一手也真还成功了更不会让叔孙长虹的诡计败露,说不定已经人宝两得,携得美人归了只可惜蔡风却像是他的克星一般。当权孙长虹诸人快至鹤山之时却让一件东西给呆住了,而且呆得很沉,像个傻子,不仅仅是叔孙长虹呆住了连冉长江也呆住了,更有叔孙长虹的属下五十余人全部呆成了一株株凄凉的寒枫。天气的确渐渐变宰了,都已近十月北方天气自然都变得寒意更深了树叶已经秃得光光的,那曾经殷红的色调便像是叔孙长虹的脸褪去了,变得有些单调而空洞所有的人手心都冒出了几但这时的寒风已经有少许刺骨的味道他们的手心居然都出了个汗是冷的,冷得有些寒心,其实比汗更冷的是血,鲜血鲜红鲜红的血。但在寒冷的风中竟似快要于枯的颜料。淌出一地的凄艳。流血的是人头还不止一颗。而是排得极为整齐的五十颗人头在地上排成一个极大的血色十字。叔孙长虹等人是见惯了杀人流血的场面的但是这一刻却只感到心底的寒意一下子升L了脊梁骨,再升至脑顶,因为这五十颗人头正是他道往邯郸的第一路人马一个不少地摆在他的面前,便像是在等待他的检阅,所以叔孙长虹的脸色变成了死灰色,冉长江的脸色也成了死灰色大概这是他们平生第一次感到无比的恐怖和惊惶。“世子,我们快退回去【”一名大汉惶急地提醒道。

  “没有机会了〕’冉长江极为识时务地吸了口凉气阴沉地道。

  叔孙长虹的神经便像是麻木了一般,定定地盯着那五十颗排得极为整齐的两个大十字,目光之中射出的不止是惊恐还有无限的杀意。一条身影便像是巨鹰一般由马背之上飞掠而下,轻轻地落在两个十字之间,伸手提起一个人头,像是欣赏一件极美的工艺品般仔细打量着这个脑袋甚至连每一根头发都不放过,看完一个又提起一个,以同样的仔细去打量着。越看脸色越变,越变心越寒,手都有些打起颤来。

  “卫老五怎么回事?”冉长江忍不住问道。

  “这些脑袋上涂有毒液、”那被唤作卫老五的汉子脸色变得凄惨。

  “你为什么还不放下?’叔孙长虹突然开口呼道。

  卫老五摇头苦笑道;‘哦不能动,一动这里的机关便会启动,这些脑袋都用细线牵着不能放也不能扔、’“啊’冉长江和叔孙长虹都不禁骇然惊呼。

  “世子,现在怎么办?”一名大汉急切地问道,“斩断那细线!’叔孙长虹果决地道。

  那汉子身形便若离弦之箭手中的到便若惊虹一般划出一道极为亮丽的轨迹看起来的确极为赏。心悦目。滋滋——”“吧哩——”一阵细响那地上成双十字爿的J的人头竟因这一剑全部都向一个地方集中移动,而也便在这时,两个十字之间的地面竟四下一个坑,无数的暗箭,像是满天的蝗虫疯狂地扑出,形成一片异样的云彩叔孙长虹身子一旋,竟若灵狸般蹿至马腹之下,几乎所有人的速度都差不多,当然,也有人并不是蹿至马腹之下冉长江便不是他的刀法的确很好。在身前马前划出一团亮丽的光影,哪一簇箭便像是被磁石拉住了一般,全部流向他刀芒最盛之处然后便全部坠落在地上。惨嘶的是马儿惨呼的是卫老五与那名斩断细线的剑手。

  那名剑手的剑法的确很好,要他命的还不是那埋于地下的暗箭,而是由树林之中飞蹿而出的劲箭,比那名剑手手中的剑不知道快了多少倍,更是极为灵便地刺入那剑手的咽喉似乎一切都是上天注定的一般。能够立于马上的人并没有几人,人并没有什么大碍,有碍的只是那些马全都跟一只只奇形怪状的刺渭一般。叔孙长虹有些灰头土脸地由马下钻了出来。眼中却尽是骇然和惧意,连愤怒也忘记了只是定定地盯着那山密林之中走出的两道身影,粗野之中给人以无限动感的身影。冉长江的眸子之中似乎可以射电芒罩在那两道身影之上却变得极为沉默,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因为对方那冷漠的脸上似乎已标明了一切。你们是元家的人?’叔孙长虹声色俱厉地吼道。

  那两个人的脸色依然很阴沉。但眼角却不经意泄出一丝悲哀的情调叔孙长虹知道这种情调只不过是向他们发出的而已两个人摇了摇头动作极为优雅和轻松。“那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好像记不起与你们之间有何恩怨!’叔孙长虹似乎微微松了口气道。“但我知道,我已与你结下了怨!”一个极为冷漠的声音由林中淡淡地传了出来,然后一名与叔孙长虹年龄差不多的年轻人从树林之中很优雅地行了出来。你是什么人?’叔孙长虹微微感到讶然。对方居然也会是如此年轻。

  长生,长城的长生死的生。”那年轻人极为舒缓地道。

  “长生?我们似乎从未见过面?”叔孙长虹有些疑惑地道。

  但我却见过你,那是在晋城卜’长生淡然达目光之中蹦射出一缕淡漠的杀机。

  “这些人全是你钉的?’冉长江声音也极为冷漠地道。

  长生淡然一笑道:‘哦只割下两个人的脑袋其它的便是由兄弟们代劳、Z“我们究竟有何冤仇。你们竟如此狠下杀手?叔孙长虹这一刻才记起悲巴怒极问道。

  “我们说起来仇恨并不大只是你们记不起曾做过一件事情因此。你们便只有一条路可走、’长生狠声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冉长江淡漠地道目光却始终不离长生的身上。

  你会明白的,你想来应该没忘禁风这个人吧?’长生冷漠地道。

  “蔡风?!’叔孙长虹与冉长江同时惊呼反问道“不错正是蔡风。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更是一个你们惹不起的人物”长生依然不改声调道“哼,我叔孙长虹还从未遇到过惹不起的人物I’叔孙长虹不由得怒气L涌道但你惹了蔡风便不会有好结果、’长生声音变得极为冷厉地冷笑道。

  “蔡风到底是什么人?”冉长江脸色变得难看道,因为在他的心底,隐隐地涌出一个人的名字长生冷哼了一声淡漠地道:‘蔡风便是天下第一刀蔡伤蔡大将军的儿子更是黄门左手剑惟一的传人。想来你该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吧?’叔孙长虹和冉长江同时惊骇得身子微微晃了一晃,脸色变得苍白若死灰,他们的确没有想到蔡风会有如此可怕的两大高手在背后撑腰,他们自然想不到这两大高手同时调教出来的传人竟会去养狗,而这一刻竟发现事惰竟变得如此荒唐。审伤又怎么样?只不过是朝廷的一个逆贼而巴还有什么脸充大将军简直是让天下人都笑掉大牙也不知羞耻!’叔孙长虹微微吸了口气压住心头的惧意,骂道。但他手下的一群好手的脸色早就变得不成人色,他们的确不敢想象这两大传奇高手同时出手那会是怎样的一种场面,那会是怎样的一种结局呢?但眼前似乎已经有例子。那五十颗头颅便是一个极好的例子因此,每一个人都在发系发冷。长生并不在意叔孙长虹的骂语,只是优雅地道:

  ‘我只要叔孙长虹与冉长江及所有参与围杀蔡风的杀手的脑袋,其他人与之并不相干,可以免于一死、有些人的目光微微亮了一亮似乎是对这句话有些动心,但却并没有做任何表示的确,谁也不想与江湖之中这两大传奇高手为政但叔孙家族的势力却也绝对不小,并不是没有与两大高手抗衡的力量,只不过,若两大高手并不是明刀明枪地斗恐怕偌大的叔孙家族结局可能会惨得可怕“晋城的那些人全都是你们杀的?’叔孙长虹愤怒地问道“你说的并没有错若不是这样你们定会龟缩于院子之中不出来这地以乎更麻烦一些,因此死上十几个人只是让更多的人活下去若你们再不出府的话,大概每天五个人的杀局会一直进行下去直到将叔孙家族的最后一个人诛杀为止”长生丝毫不带感情地冷漠道。“你们不嫌狠了一些吗?’冉长江心中变得极原地漠然问道。

  “不是我们要狠而是这个世上。若想活得好,便必须心狠,要怪只能怪这个世道太残酷、’长生冷然g你以为你可以杀得尽我们?’叔孙长虹环了四周一眼,冷冷地问道。

  “我自然没有这个能耐,但我的兄弟们有,我甚至根本就不无需出手,你们便只有一条路,那便是死、’长生淡然地笑了笑这便在长生笑得很淡然的时候,叔孙长虹、冉长江和他们的手下全都变了脸色因为他们发现。四面都有劲箭瞄准了他们,只要这些人一放手保证能够活下来的绝对不会有几个。这是一种直觉。“们泰龙!’冉长江脸色变得极为难看地低呼道。

  叔孙长虹也吓了一大跳,他自然听说过归泰龙这个名字在太行大盗群中归泰龙排行第二不仅仅武功高绝机智过人,更可怕的却是他手下的那一帮简直可以说是不要命的兄弟,这一群不要命之人的可怕程度是谁也不能否认的连叔孙家族的老祖宗都告诫过他们,没事最好不要惹归泰龙,可此刻却是归泰龙找上门来了,怎不叫他惊骇呢?冉兄弟的眼力果然好。一眼便认出我归泰龙来,只可请你没有认出蔡老爷子的公子否则我们也个必见面介毗尴尬了说不定我还会请你又寨子中于喝上两大碗美酒呢。一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港扩的声音飘了过来极为洪品“没想到你也甘为一个逆贼做跑腿的!冉长江故意讥讽道。

  归泰龙淡然一笑道:是你孤陋寡闻了一些而已在我们太行,谁不愿意为蔡老爷子办事便是做外跑腿的也是一种荣耀——
 

 
分享到:
揭秘北齐胡皇后的妓女生涯
三片羽毛3
古代最豪放尼姑
一战威震天 赵云长坂坡一人挑翻多少魏军武将
拥有一百多个儿子史上最能生的皇帝是谁
念奴娇 李清照 萧条庭院4
中国古代四大神兽2
马年大吉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