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章 古村春色

第六章 古村春色

时间:2014/10/9 13:29:22  点击:2884 次
  蔡风悠悠地醒来,从那场可怕的噩梦中醒来,只感觉到一阵暖洋洋的舒服,但全身却没有半丝力气,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手似乎抓住了一些东西,温软细腻得让人心醉,一惊,睁开了眼睛。最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眼睛,一双大大的眼睛,绝对不会是那大黑犬的眼睛,而是一双充满了天地山川灵气的人眼,在那双清澈而又深邃乌黑的眸子中似藏着无数夜空里的星星,是那般绝美,那般纯真,使每个人由心底升出一丝温馨。蔡风的灵魂似全都钻入了那双大眼睛。

  “你醒了!”一声甜美矫脆而又微带惊喜的声音将蔡风从那双眼睛的震撼之中惊醒过来,这才注意到一张灵秀得让人会以为是山间妖灵的脸,那斜挑的蛾眉,那水灵的凤目,高耸又若玉塑琼雕的瑶鼻,配上一张恰到好处的檀口,再如上那一脸欢喜却又略带野性顽皮的笑脸,的确是一种难以想象的震撼。“我,我是不是死了?”蔡风有些傻痴痴地问道,眼睛却呆呆地盯着那张精灵般的脸。

  “死人会说话吗?”檀口轻启,却蹦出一股音符般美妙的声音。

  “我,我不知道!”蔡风依然有些痴痴地道。

  “这里倒像是阎罗殿吗?”那声音依然那般甜美那般纯真,却多了几分顽皮。

  “这里倒像是天堂,只有天堂里才有仙女的存在。”蔡风有些语无伦次地道,脑子根本便不知道想。“卟哧——”那少女却禁不住笑出声来,似乎并无一般少女的矜持和羞涩,在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之时才停下,依然笑道:“我看你不仅是得了风寒受了重伤而已,还有脑子伤得也很重,刚才还抓着我的手直叫我娘,这一刻又叫我仙女,真亏了你喽!”蔡风一惊,这才记得手中握着的竟是对方的手,忙不迭放开,苍白的脸上奇迹般地泛起了一阵红润,忙道:“对不起,对不起,刚才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不要生气。”那少女似对蔡风的手足无措大感兴趣,不由得笑着反问道:“你看我像是在生气吗?”

  蔡风一呆,想不到对方竟会如此反问,不由得傻傻地道:“我……我不知道。”

  “看来你真的是被那一阵高烧烧坏了脑子,这也不知道,那也不知道,那你叫什么名字你知不知道?”那少女似乎大感没趣地问道。“我叫蔡风,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姑娘能告诉我吗?”蔡风忙应了一声,又反问道。

  “咦,脑子也不是全坏哦,看来还可以吃,告诉你吧,这是冥界。”那少女眼角露出一丝顽皮和狡黠之色,绷紧着面皮道。蔡风一惊,听说对方要吃人脑,不由大骇问道:“什么冥界?”

  那少女得意地转了一下乌溜溜的大眼珠,笑道:“你听说过三界没有?”

  “是不是释、道、儒三界?”蔡风急忙应道。

  “你脑子转动得还挺快,看来定好吃,不过我说的三界不是指释、道、儒,而是指红尘、仙界、鬼界!”那少女故意舔了舔舌头道。蔡风心里越来越发寒,不由得声音有些发冷地问道:“那么冥界又是哪一界?”

  那少女神秘地一笑道:“冥界不属于任何一界,跳出所有界之外,独成一系,属各路山精狐妖之类独有的一界,你知道我有多大岁数了吗?”蔡风心里越来越凉,自己果然没有猜错,居然真的是山妖狐仙了,否则哪会有如此绝色美女,不由得有些茫然地道:“我不知道。”“你这人怎么就像个呆瓜,一点情趣都没有,难道你便看不出我像多大岁数吗?”那少女有些失望地道。蔡风心一横,反正自己总是死,又何必在意是什么死法呢?苦涩地一笑道:“我看姑娘像是不过十五六岁而已。”那少女得意地一笑道:“其实我已经一千五百六十四岁了。”

  蔡风忍不住惊骇问道:“一千五百六十四岁?”

  “不错,早在六十四年前,我终于修得人形……”

  “哈哈……”一串粗豪而宏亮的声音由外传了进来,打断了少女的声音。

  蔡风不由得扭头向外望去,却见一精神瞿铄的老者背着药篓走了进来。

  “公子你醒了!别听这丫头胡说。”那老者宽和地一笑,解下背上的药篓,旋转头向那少女道:“还不去煎药,人小小的,鬼主意多多的,不怕将来找不到婆家。”“爹——”少女一声娇嗲地撒娇道:“人家只不过逗这呆子而已,哪有爹说的那么严重,好像女儿一定要嫁出去一般。”蔡风这才记起在山洞中迷糊之间听到的正是这娇脆的声音,不由得恍然,竟傻傻地笑了起来。那老者不由得慈爱地抚了抚那少女的一头秀发笑道:“人家公子都笑你了,还这么没长大,不害羞吗?”那少女转头向蔡风望了一眼,“卟哧”一声笑道:“他却只不过是傻笑而已,哪是在笑我。”蔡风不禁一愕,哑然失笑,那老者也不由得哑然失笑,拍拍少女的肩膀道:“还不去煎药。”“谢谢大伯救命之恩。”蔡风挣扎着要起来行礼,却只觉得浑身发软,根本没有一丝力气。“公子先躺下休息,不要动,你伤得极重,又加上风寒入侵,恐怕没有几个月的修养是难以康复的。”那老者大步行至炕边按住蔡风温和道。

  “几个月的休养?”蔡风一惊问道。

  “不错,这还是由你体质特异,平常人若是经你如此重的伤,又如此烈的风寒之症,只怕早已没命在了。”那老者严肃地道。“咕,咕!”蔡风的肚子竟不争气地咆啸起来,蔡风不禁脸色微红。

  那老者不由得莞尔,那少女也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

  “公子三天多没吃东西,想来是饿极了,丽儿,去把那碗凉粥端上来。”那老者微笑着向那少女呼道。“我在这里睡了三天?”蔡风一惊问道。

  “公子病势极重,驱除风寒过程很难,这三天只能将风寒震住,你才不会常寒热交加了。”那老者淡然道。蔡风不由得有些呆楞楞的,却想不到自己居然病得如此沉重。

  “粥来了。”那少女脆声呼道。

  “我去煎药,你把粥侍候公子吃了。”那老者温和地道。

  “不用,我自己来吧!”蔡风忍不住想吞一口口水道。

  那少女一阵好笑地道:“看你一副馋样,你能自己吃吗?不把你噎死才怪。”

  蔡风脸微微一红,干笑道:“怎敢有劳姑娘动手呢?”

  “别罗里罗嗦、男人有男子汉气概一些嘛,不行便是不行,也不要装什么英雄。”那少女眉头一皱,不耐烦地道。蔡风估不到对方脸色说变就变,只好闷声不响地让那少女一口口地喂下去。

  半晌,那少女喂蔡风吃完粥,望着蔡风那有些冷硬的脸,不由得笑道:“怎么,你怪我是吗?”蔡风不由得微微一呆,道:“我怎会怪姑娘呢?姑娘并没有说错。”

  “算你识相!”那少女不由得意地一笑道。

  蔡风不禁觉得极为好笑,他的确没想到居然会有如此精灵古怪的美色少女,若不是那老者,他还真会认为是冥界的精灵呢。“公子勿怪,我这女儿从小娇宠坏了,刁蛮任性,还望不要见笑。”那老者一边扇着炉中的火,一边扭头笑道。蔡风不由得哂然一笑道:“我怎敢笑呢?这才叫至诚至信,一个真纯的人。”

  “算你会说话,我便多喂你几次饭好了。”那少女眼睛一斜,露出一个狡黠的笑脸,得意地道。蔡风不禁为她那娇憨的神态给迷住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那少女似乎也发现蔡风眼中那异样的眼神,不由得俏脸微红,微嗔道:“看什么看,我脸上有花吗?”蔡风忙移开眼神,苍白的脸上微微泛起一丝红润,不好意思地干笑道:“我眼睛不太好使,经常转不过神来,不知道是什么病。”那少女不由得“卟哧——”一声笑了起来道:“你说起谎话来倒挺可爱的嘛,不过说谎水平太差。”蔡风只好耸耸肩,陪着一起干笑起来。

  “不知道大伯尊姓大名?”蔡风转换了一个话题问道。

  “老朽姓凌,名字早就忘了,村里的人都叫我凌伯,你也便叫我凌伯好了。”那老者淡然道,旋又道:“这是小女能丽。”蔡风不由得扭头望了望那美丽的俏胜,暗念道:“凌能丽……”

  “怎么,这个名字不好听吗?”少女瞪大眼问道。

  蔡风不由得苦笑道:“我还没说呢!”

  “那就是说,你想说不好听喽,”凌能丽似乎故意找茬道。

  “我怎会有这种意思呢?姑娘会错意思了。”蔡风急忙解释道。

  “那你是说我的理解能力差喽?”凌能丽得势不饶人地追问道。

  “不不不,怎么会呢?”蔡风涨红了脸分辨道。

  “看你紧张得……”凌能丽似是得胜将军一般得意地笑了起来道。”丫头,别影响人家休息,若让病情恶化,岂不是害了人家吗?”那老者严肃地叱道。

  凌能丽吐了吐小舌头,扮了个鬼脸,像是一只小云雀一般跳了开去。

  蔡风这才注意到她竟穿着一身男装。

  “公子是哪里人氏呢?”凌伯不经意地问道,同时一边摇着手中的小蒲扇扇着炉火。

  “晚辈乃武安阳邑人氏。”蔡风并不隐瞒地道。

  “阳邑人民,你姓什么?”那老者一震问道。

  “晚辈姓蔡,单字风。”蔡风很诚恳地道。

  “蔡风,在阳邑以前有个叫蔡伤的,你可认识?”凌伯疑问道。

  蔡风心头一动,反问道:“凌伯与他之间有什么恩怨?”

  凌伯微微打量了蔡风一眼,淡然笑道:“我与他从未谋面,只是听说他极为英雄了得,在太行山一带几乎没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我问得也真是有些多余。”蔡风释然,道:,‘晚辈的确认识他老人家,在阳邑没有人不知道他。”

  “公子受了如此重的伤,只不知是伤在谁的手中呢?只看公子小腹那一道箭伤,那支箭若再深入三分,可就是另一回事了,只是想不通为什么那支箭竟似乎在半途突然刹住了一般。还有后腰那一道剑伤,胸口的刀伤,背上手上零零碎碎竟有十道伤痕,那还并不怎样,只是胸口和腰际那两处伤严重一些,胸口那一刀虽入皮肉不甚深,但那伤口之下的肌脉几乎全被破坏,而腰间那一剑几乎刺中命门穴,而公子五脏几乎有移位的迹象,筋脉也有数道被震断,似乎在水中浸泡了一段时间,更因疲力劳累,无休息时间,才导致伤上加病。一般来说,便是体质再好的人也不可能活下来,只是在公子体内似有一股潜在的生机锁住公子的心脉,这才使风寒无法侵入心脉,否则便是老朽医术再好,只怕也无回天之力了。”凌伯感叹道。蔡风不由得一呆,他从来都没有仔细分析过自己伤势,想不到由对方的口中说出来却是如此严重可怕,不禁也真的为自己庆幸起来,但也不由得由衷地道:“凌伯眼力真是高明之极,便若亲历一股,晚辈的确是在河水中浸泡过近两个时辰,那是桑干河水,晚辈被破六韩拔陵的人一路追杀,只到桑干河才摆脱他们的追踪,却不想又被鲜于修礼诸人暗袭,才险死还生。本想先赶回阳邑,以摆脱鲜于修礼的穷追,却不想在这里竟病倒了。”“破六韩拔陵?鲜于修礼?”凌伯惊讶地问道。

  蔡风毫不隐瞒地道:“我本是崔暹将军护卫,因内奸的出卖,被破六韩拔陵里应外合之下竟让他攻破营地,我便与将军走散。”“原来如此!”凌伯这才恍然。

  “鲜于修礼又是什么人呢?他为什么要杀你?’凌能丽似乎极为好奇地问道。

  “这之中是因为有一些误会,也便成了这种局面,其实,我在见到他之时,才是第一次听说这个人的名字!”蔡风有些无奈地道。“鬼才相信你的话,你不认识他,他怎会要害你?”凌能丽一翘嘴唇不信道。

  “事实的确是如此,这之中说来话长。”蔡风解释道。

  “丫头别乱插嘴,你明白什么,人心险恶,这个世上的坏人多着呢。”凌伯叱道。

  蔡风这才松了一口气,只是全身似乎根本没有一点力气,虽然暖洋洋的,却似乎知觉并不是很敏锐,连痛的感觉似乎也无法感知。“凌伯,这里是哪里呢?”蔡风有些虚弱地道。

  “这里只不过是一个没名字的小村庄,向西是蔚县,向东是小五台山,你便在这里安心养伤吧,你的仇人找不到这里来。”凌伯温和地道。蔡风心里踏实了不少,却不知外面的世界已经由于他的消失而引起一场不算小的杀戮……——
 

 
分享到:
中国造纸技术传入欧洲竟因唐军一次战败
千古第一文物传国玉玺行踪揭秘
揭秘古代花花公子的坑爹把势
羊年大吉3
民族英雄郑成功一家惨遭施琅灭门真相
7身上有点痒,还是挠挠吧
华佗到底是印度人还是伊朗人?
杨贵妃有没有逃亡去日本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