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六卷 第一章 危机重重

第六卷 第一章 危机重重

时间:2014/10/9 12:53:42  点击:2519 次
  蔡风身子一颤,也随马身子波动了一下,左手却信手甩出几根矢箭。

  黑暗之中,蔡风认位极准,又是在数匹战马都极混乱之时,当那几人发现矢箭之时已经是距离极近了,慌忙全向马腹下一钻,却仍然不免擦破了一块皮肉,痛得一声低呼。蔡风一声得意的低啸,再反手甩出钩索,准确无比地抓住那尸体身上的一张大弓,反拖而回,才策马冲入黑暗之中。那些猎狗狂吠,却没有得到主人的命令,不敢追,当那仅剩的三名战士翻身上马背之时,蔡风身子已经融入黑暗之中,唯有马蹄之声渐传渐远,不禁让他们有些发呆,只这么一刹那间,战局便如此快地结束了,而见已方伤亡是如此惨重,几乎让人有些难以想象,事前谁也估不到蔡风会如此狂野,如此凶悍。“呜—呜——……”一声凄厉的号角之声响彻了原野,夜空似乎也全都为之震动。

  蔡风心中一惊,他自然也听到了这号角之声,不由得一夹马腹,加快马速向南疾驶,此刻,他只觉得整个身心似乎极为轻松,因为他知道,再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便能够抵达桑干河畔,那时候大概会让破六韩拔陵的骑兵无用武之地了,他很有信心,一口气潜过桑干河,而在桑干河的另一岸已再不是破六韩拔陵势力所及之地。这一段路也真够惊心动魄的了,他真有些不明白,为什么破六韩拔陵如此重视一个初出道的小人物,还要派出如此多的高手和手下来擒他,甚至连自己的儿子都派了出来,隐约之中总觉得破六韩拔陵与他父亲之间有一种很难明断的关系,不过这大概也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澄清。蔡风心头有一种想笑的感觉,那是因为破六韩拔陵为了他却损失了如此多的好手,甚至这儿子的命也给赔上了,的确是一种悲哀,至少对破六韩拔陵来说是一种悲哀,不过,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这本是一个谁够狠,谁便可以活下去的世道,绝对没有半丝仁慈可以讲,蔡风是个猎人,猎人自然知道生存的原则是什么,也比任何人更懂生存之道,那是向大自然向野兽学的本领。蔡风本来心情比较好,可是突然之间,他的心又开始发寒了,原因是因为他见到了很不想见到的东西,也是任何逃命的人都不想见到的事物。任何逃命之人最不想见到的自然是狙击者,但很不幸,蔡风居然见到的正是狙击者,不是一个,而是一排,一排列得很整齐的劲骑,从蔡风这个角度看上去,至少这些人都称得上是劲骑,单看那立于秋风之中,夜幕之下挺直的身影,便没有人敢怀疑这些人是一支劲骑。只让人感受那种逼人纳杀气,便不会有人怀疑这些人那可怕的杀伤力,是以蔡风的马停住了前行的蹄子,一声低嘶,似是说出了蔡风心中的苦涩和无奈。

  夜。肃杀得像是森罗殿!

  风,也没有秋风应有的缓和,塞北的秋风或许是要早一些让人感到寒意。

  地上的草,在夜里看不到色调,只能让人感觉到似乎露水很重,树叶翻飞的声音自然少不了,秋虫也有很疯狂的嘶鸣的。秋夜,战云密布之地的秋夜,战意极浓,至少宿在山陵之顶的战营,战意便极浓。

  这是破六韩拔陵的战营,只不过破六韩拔陵并不在此,主营的却是在破六韩拔陵手下,身份仅次于卫可孤的赵天武。这种战局其实是极为可怕的,卫可孤与赵天武几乎成楔角之势进击阳高和大同。

  谁也不知道他们会突然选择哪一个地方进攻,破六韩拔陵的骑兵对于官兵来说,简直像是可怕的魔鬼,便是此刻也是如此。都知道这山陵之上有赵天武的骑兵营,他们可以在一刹那间若洪水一般涌下山头,让人感觉到可怕的并不是如此,那是谁也不知道赵天武将战斗的主力藏在了哪里,那么多的探子居然无法探出哪里藏了这一批可怕的奇兵,似乎这潜匿的骑兵可以在任何一刻之中出现在任何一个人都意想不到的位置,给人以致命的一击一般,这也正是李崇不敢轻举妄动的原因,不知道敌人虚实,贸然而出,只会徒遭败绩,不过,李崇并没有放弃对敌人的打击,至少这一刻他没有放弃。在那山陵的不远处,竟出现了一批很神秘也很利落的人。

  没有骑马,但谁也不能否认,这一帮人行动的迅速。

  借着黑夜的掩护,借着地形的便利,居然很巧妙地躲开了那些安排在哨口的眼线,便像是一只只深山之中的灵猫,不仅仅是独个行动利落得可怕,整体的配合,竟也有着一种难以表述的默契。他们正是解律全这一队速攻营的战士,由高欢诸人所组成,加上太行七虎,另外十几人无一不是高手,速攻营第七分队正是速攻营之中的最精华之旅。至少到目前是这样。他们的目的便是割下一个人的脑袋,那人便是字文定山,一个官兵中的奸细,所以李崇决定要杀一儆百,要告诉所有做破六韩拔陵内应的人,绝对没有好的下场。李崇的侦骑虽然未曾探出赵天武将那主攻力量的骑兵藏在哪里,但要查出宇文定山的位置在哪里,却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至少这一次并不很难。赵天武所设的岗哨都极密,当高欢诸人抵达山陵之下时,便已经发现了十几处暗哨,这山陵极为起伏,连想用火攻都不可能达成,那样子根本就像是在浪费精高欢诸人并不想浪费任何精力,谁都知道,在这种游戏之中,唯有生与死的角逐。高欢诸人没有放火,但却有人放,就在高欢从这边的小山道潜上山之时,后山居然起火了,烧的自然是敌方的营帐,这一切似乎早已经在高欢诸人的意料之中。蔡风静坐于马背,目光之中射出一丝淡漠的苦涩。

  双方都没有动,但谁都知道无论谁一动,都是极为惨烈的。

  隐约之中,蔡风已经敏感地觉察到,对方所有的弓弦之上都已搭好了箭,这一刻他也就明白了那号角声的意思,他真有些后悔没能将那剩下的三个人干掉,不过,这或许便是命。

  火光霎时亮起,燃亮了蔡风与那一排劲骑之间的距离,也烧死了蔡风心底的那丝侥幸。

  这段距离并不是很远,每一支箭在这种范围之中至少可以洞穿马的脖子,对于人来说,自然也不是一个很难洞穿的事物。蔡风不敢动,在他的感觉之中,只要他动一个指头,便会至少有二支劲箭穿入他的身体,绝对不是夸张。蔡风心头很苦涩,他甚至有些后悔不该如此早便离开那座小山,若是再静养两天,伤势自然可以好上一大半,那便不会像这样毫无感觉地进入对方的包围仍无所察觉。蔡风打量了那一排静立的劲旅一眼,只发现每个人的眸子像狼一般凶狠、阴冷,看蔡风便像是在注视着一件死物。“你们辛苦了,这么大半夜的,劳你们在这里苦候了如此之久,真是不好意思。”蔡风身子并不敢稍动,却开口很苦涩地笑了笑道。那些人的神情依然冷极,但却掩饰不住目光中那一丝淡淡的惊诧,似乎是想不到一个快要死的仍能够如此轻松地说笑。“你好像并不知道你快要死了。”一个相貌极为勇悍的汉子冷冷地应了一声道。

  蔡风无可奈何地耸了耸肩,苦笑道:“就是因为我知道我快要死了,才想多说一些话,否则,死了便没有此等享受了。”“哦!”那汉子似乎对蔡风的回答极为讶然,不由露出一丝残酷的冷笑道:“你倒很会服侍自己哟,只可惜你不该闯过了前面所有的关口,否则的话,你仍然会有生机”“我可以动一动吗?”蔡风毫不在意地道“这句话竟连那数十名箭手都感到讶异,他们的确没有想到,世间会有人如此面对生死。

  “没有谁绑住了你的手和脚。”那人冷冷地道。

  “但是我怕只动一个指头,便被射成了刺渭,我可不想这么快便死,至少得让我看一看这美丽的天空,是吗?”蔡风苦笑道。“你杀死了前面所有的人?”那汉子沉声问道。

  “这话奇怪了,若是我杀死了前面所有的人,又会有谁吹号角?告诉你,我已经过了关呢!”说着,不由得一叹,又道:“我到真希望能把前面几组人马全都放倒,那样逃命的机会岂不就更大了:”“你果然没叫我失望[”那汉子似乎有些欣赏地淡然笑道。

  “北魏第一刀的儿子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失望的,否则,我只怕要在豆腐上撞死。”蔡风无可奈何,却依然充满自信地道。“你的确很狂,难怪大王会如此看重你这个人物,却不想如此年轻便如此厉害,只可惜,你锋芒太露了,这种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那汉子冷然道。“我也知道这一点,只是,我总忍不住要露出一点锋芒,这也是命,无可奈何。”蔡风耸耸肩,摊了摊手,做出一个很无奈的样子道。“你为什么不看看夜空?你不是觉得应该看看美丽的夜空吗?”那汉子语意中也有一丝残忍的意味。“你这么快就要杀我了?”蔡风脸色禁不住有些黯然地道。

  “留着你,对谁都不会有很大好处的,所以你只能尽快离开这个世界,你看看天空,看看哪颗星应该是你的归宿,到时候不要跑错了位置便行了。”那汉子毫无感情地道。蔡风心中暗叹,知道这次的确是无处可走了,甚至连向回跑都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对方手中的箭稍稍一松,便是不死,也绝对逃不过第二轮箭的攻击,不由得有些绝望得想哭的情绪在心头升起,禁不住长长地一声叹息,抬头仰望那深邃莫测的天空。风吹得很缓,却掩饰不住秋天的肃杀,那浓烈得如酒的杀意荡漾在风中,却构成了一种异样的惨烈。月亮依然没有圆,是快圆了,剩下那半边的光辉洒向漫天的凄迷,几颗稀稀朗朗的星,乱糟糟缀在看起来似乎逞淡灰色的天幕之上,几片灰白色的轻云微拢着那迷茫的月亮,显得那般深邃,那般沉重。死亡,似乎像月亮那般遥远,又似乎像秋风那般真实,说不明白,已说不清楚。

  蔡风立成一尊沉重的塑像,像一颗孤星一般独守着一片天空,脑子之中却涌起了无数思绪,每一段往事,都是那般精彩,都是那么动人,每一件事情又显得那般美好。一个明知道要死的人,偏偏身上注满了活力,是一种悲哀,是一种痛苦,也是一种无奈,因此,蔡风再一次叹了一口气,说不出是惆怅,说不出是迷茫还是一种遗憾。是啊,世界上的一切都是那般美好,那般完美,包括秋风,那凉得让蔡风忍不住抖了一下的秋风,那在地上打着旋的枯叶,那死寂的天幕,都是那般动人,那般让人留恋,只是有多少人读懂了这之中的温柔,这之中的意境呢?有多少人体悟过这之中的情趣呢?蔡风不由得想起了那囚于石室之下的了愿,想起了了愿的话,是啊,红尘静土在何方?静土不在西天,静土不在世间的任何一个地方,而是在每一个人的心中,每一个人的心中都有一片静土,只是没有人去发掘而已,没有人去感悟,或许有,却没有多少人真正的意识到这片静土存在于何处。想到了了愿,自然便想到了慧远的那块圣合利,慧远能悟通天道,能感悟般若,那便是因为他发掘出了心中那块静土存在的意义,存在的价值,人心之中都有净土,净土乃是绝对不受任何世俗污染的,那便是自然,也即是天意,蔡风隐隐约约地感受到那块圣舍利的意义,却怎么也说不清楚,或许,这只是一种很神秘的体悟,一种不可以言传的体悟,但,蔡风的心神却变得极为平静,像是一位修道的高僧,没有半丝表情的波动。既然一切都是无可避免的,何不坦然接受?

  缓缓地收回目光,蔡风极为平静地盯着那一排随时都可以将他射成一只大刺猖的劲箭,淡然一笑,便像是一池被风吹皱的湖水,那般优雅和生动。所有的人都禁不住有些发呆了,若说这像是一个明知道便要死去之人的表现,的确很难叫人相信,但事实却是如此。蔡风笑了,笑得那般自然,那般轻松,像是解脱了所有尘世间的锁事,抛开了一切,那种毫无牵挂的坦然,不仅如此,还让所有活着的人都有一种累的感觉,很清晰,很清晰,似乎蔡风那淡然地一笑,有一种很深的讥嘲之意,所有的人都不由得有些惊悍,也有一些不解。“你笑什么?”那汉子似乎对蔡风这恬静得很异常的笑极为不解,忍不住先问道。

  “我笑人世如梦,我笑世人都痴,我笑天地无情,我笑世态炎凉,我笑所有一切该笑的东西,我笑一切不该笑的东西,其实,我也没笑什么:”蔡风很淡然,很优雅,很平静,很坦然地道,那双本来还注满悲哀的眸子,在这一刻,竟然变得清澈如水,深邃若逞遥的星空,竟有一种让人生出敬意的神调。那些骑士再一次呆了一呆,蔡风的答话似隐含着一层很深的禅意,而蔡风语调平静,几乎让人会想到、这是一个怎样也无法取他生命的人,这是一种极为奇怪的感觉,却又着实存在的。“的确与众不同,只可惜你已经没有别的路可以选择。”那汉子声音极为冷酷地道。

  蔡风淡然一笑,缓缓闭上眼睛,轻柔得像是做梦一般道:“来吧!”

  那匹战马似乎是因为蔡风的平静也变得很安静、那本身的躁动,也全以温驯所代,轻轻地低嘶了一声。夜静得可怕,听得到心跳,甚至连败叶翻飞的声音也是那般清晰生动。

  蔡风的心依然很平静,平静得像是一湖秋水,没有半丝波纹。

  没有人想死,蔡风也不想,但这一切假装都是已成定局,只是很多人都不想坐以待毙,蔡风更没有这种习惯,只是,他更明白惊慌会使生存的机会更少,所以他镇定、平静,也只有在最镇定的状态之中,所做的反应才是最快的,所做的动作才是最有效的。“放箭!”这要命的一句话终于划破了夜空,便像是一柄薄刀划过蔡风的心弦。

  “唆……”一串疾弦的嘶鸣刚刚响起,蔡风的身子便一下子翻落马下,却是由马股之后滑下,两只脚却是点在马鞍之上,身形便若穿波的春燕,贴地倒射而出。“呀——”一声惨叫划破长空,蔡风的眼睛突然睁了开来,便因为这一声惨叫。

  战马并没有发出嘶鸣和惨叫,也并没有一支箭落在蔡风刚才立身的地方。

  蔡风没有死,而是缓缓地站了起来,他手中的大弓也正要拉开,但手中的箭却并没有射出去,因为一切的变化实在大出他的意料。那一队劲旅的所有箭,全都毫无保留地射了出去,但目标并不是蔡风,而是那下令放箭的汉子。本来蔡风在想自己被射成刺猖会是什么样子,而这一刻他却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一只巨大的刺猬从那马背上滑落,使他不禁变得有些茫然,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蔡公子受惊了!”一阵爽朗的大笑之后,站出一位黑甲的骑士很客气地道。

  蔡风望了望自己的战马,又望了望那粗犷豪放又充盈着一种精明之感的中年人一眼,冷冷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样?”那人淡然一笑道:“我叫杜洛周,和你师叔葛荣乃是好朋友。”

  蔡风心头一松,恍然道:“原来是杜前辈,我多次听我师叔提过,只是一直无缘相见,却想不到会是在这种场合下见面,真是巧极!”说着缓缓松下大弓,只向那一旁神色极为阴冷的骑士望了一眼。“是吗?我也曾听葛兄提过有你这么一个神勇无匹、聪明精灵的师侄,今日一见真是果然名不虚传,让我对葛兄又多了三分惊羡啦!”杜洛周很有风度地笑了笑道。蔡风心中暗欢,自然是因为可以捡回一条命,因为他的确听说过杜洛周这个人,听他师叔谈这个人时,说他极讲义气,若真是如此,当然这条小命便捡了回去喽,不禁大为感激而又担扰道:“今日杜前辈如此做,怎么向你们大王交代呢?这样岂不是因我而害了你和这些兄弟吗?”杜洛周从马上轻轻地跃下,毫不在乎地笑道:“这一点小事若都摆不平,怎么配做葛兄的朋友呢?不过却要蔡公子将我们大王手中的刀还给我带给大王,这件事情便根本不成问题,你放心好了。”——
 

 
分享到:
2开拖拉机的贝可
1开拖拉机的贝可
3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2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1大头鱼在雨天和晴天
3蔷薇别墅的老鼠
2蔷薇别墅的老鼠
1蔷薇别墅的老鼠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