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章 死性不改

第三章 死性不改

时间:2014/10/6 12:47:45  点击:2618 次
  众人不由齐扭头向门口望去,不由得眼睛一亮。蔡风更是大为享受,不过却忙赔笑道:

  “我们正在谈小姐品貌天下无双,却不想小姐便突然闯了进来,想来是小姐心灵有感,真叫蔡风大感欢欣。”仲吹烟和陶大夫不禁张大嘴巴难以置信地望着满不在乎的蔡风,他们根本想都没想过世间有这么不拘言语的人,心头不由得都有些怪怪的感觉。蔡风得意地向两人眨了眨眼,并抛了个眼神。两人才回过神来。笑道:’是啊,是啊【蔡公子所说的投错。不过现在既然小姐芳驾已到。我们还别有他事,便不再多留,先行告退,还望小姐不罪。”元叶媚向蔡风狠狠地瞪了一眼,笑骂道:‘你这个人口蜜腹剑,坏得紧。”旋又转身对仲吹烟两人淡淡地道:“你们有事,本小姐也不拦你。”说着款款地行到蔡风的床前。蔡风见仲吹烟退了出去。并有关上大门的声音传来,下由得装作含怨的样子道:“小姐真是冤枉我了,我蔡风虽然说话不大收敛,可是句句由肺腑之中掏出,绝不似小姐所说的口蜜腹剑之人,不信,小姐给我一些时间让我给你看、”元叶媚见蔡风那似很委屈的样子,不由掩口一笑,道:“看你这一副惨样,还是口不择言,真是本性不改。”蔡风不由得苦苦一笑,耸了耸肩,深深地注视着元叶媚,那凄美得三月夜里寒星的眸子,温柔而真诚地道:‘哦真的很喜欢听到小姐以这种语气说话。”元叶媚不由得俏脸微微一红,嗔道:“人家本来想向你请教怎么养狗的。还这么不正经、”蔡风不由得神魂为之颠倒,若不是手腕受了伤,只怕会立刻跳起来一阵欢呼,不过此刻却忍不住挑逗地问道:摊道小姐不是来探望我的伤势吗?”元叶媚转过头望了望窗外的景色,半晌才扭过头来,显得有些陌生地望着蔡凤,吁了口香气,淡淡地道:“不错,我是来看看你的伤势,若不是因为为了救我,你也不会受到这群人的攻击,也就不会受伤,因此,我这次的确是来看你,却没有别的意思,你不要误会O’蔡风不由得心里凉了半截,苦涩地笑了笑,吸了口气有些酸酸地道:“对不起,蔡风的确是被欢喜冲昏了头,对小姐有不敬之处,还请原谅。”元叶媚不禁也呆了一呆,有些惊异地望着蔡风,像犯错了的小女孩般,不知道如何说话,但眼神却有着坚定之色。”小姐来了,不知道大人可知道?”蔡风歪着目光盯着元叶媚的俏脸淡淡地笑问道。

  元叶媚脸有不快之色地道:“你太小看叶媚了,这点小事,难道还不能自己做主?”

  蔡凤哑然失笑,扮个鬼脸,耸耸肩,笑道:“男人总是很狂妄自大的,我也不例外,不过我和叶媚小姐在一起,怎么老是施展不开手脚,小姐,你别这么严肃好不好?我真有些怕怕的、”元叶媚强忍着想笑的冲动,嗔骂道:‘你还不够狂妄自大吗?居然还会怕我【”

  蔡风摊了摊左手,笑道:“这不,气氛多么活跃,感觉多好?为什么小姐笑又不笑呢?

  笑起来不是更美吗?”“死性不改!”元叶媚白了蔡风一眼笑骂道,旋又转问道:”你是否对每个女孩子都这样放肆的?”蔡风神情一肃,认真地道:“这怎么可能?蔡风本是个眼高于顶,狂妄自大之人,又怎会对每个女孩子都如此呢?只是我对小姐真是——唉,怎么说呢!”说着专注地望着元叶媚那有些发红的俏脸和有些期盼的眼神。心中不由得微微有些欢喜,遂轻柔地道:“叶媚可以不怪蔡风的唐突和无礼吗?”元叶媚一惊,避开禁风的目光,幽幽地反问道:“难道叶媚一直都在怪你的唐突和无礼?”蔡风一呆,叹了口气道:‘不知为什么,我见到叶媚,便觉得十分亲切,所以才会毫无拘束,甚至情不自禁地要将心中的一些话吐出来,甚至连一点自控能力都没有,自太守府回村之后,心里抹不去的始终是你的影子,当我从根口中救下长孙敬武和管家的时候,因此便想到若能到邯郸来,那与你相见的机会便多了,可是到了邯郸,我的心里更不踏实,我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婆婆妈妈的,连现在想向叶媚说出心中的话都不知从哪儿说起。”微微一顿,扭头望了元叶媚一眼。苦涩地笑了笑道:“我是不是很笨?”元叶媚也微微愣了一愣,有些感动地问道:“你到邯郸城来真的只是为了能多见我几面?”“唯天可表,蔡风若有半句谎言,便叫我再受三刀。”蔡风神色一正,竖起左手沉声道。

  “你为何要发誓呢?”元叶媚伸手按住蔡风的口,可是想着却又收了回去,只好低想道,心中却是一阵感动,眼神似十般柔和得让蔡风感到心醉。蔡风苦笑道:“那叫我如何才能解释呢?何况只要我心诚,说的是实话,誓言对我并不起任何作用。”“你真是一个怪人,我从来都未见过你这般让人难测度的人。”元叶媚倏然温柔地道。

  “听你这么说,我不知道应是高兴还是应该悲哀。”蔡风愣了愣道。

  “人说旁观者清,连我也看不出是好是坏,不过我看你应该不是普通猎人家的儿子,对吗?”元叶媚依然很温柔地问道。“’何以见得?”蔡风移了移身子,使身子坐正一些含笑着问道。

  元叶媚那清澈的眸子似罩上了一幕淡淡的烟云,专注而无畏地望着蔡风的眼睛,朱唇轻启道:‘我不说你的武功如何,单凭你的谈吐,便绝对不会是普通猎人所能具备的,难道你还不承认?”“哦,是吗?能得叶媚的赞许我真的是很高兴。”蔡风满面欢喜地道。

  元叶媚蛾眉微收,突然改换话题问道:‘你和我两位表哥很熟吗?”

  “你是说回禄、田福两人?”蔡风反问道。

  “不是他们还有谁!”元叶媚白了蔡风一眼,微嗔道,似是怪蔡风的明知故问。

  蔡风有些得意地笑道:“我和他们自然是好朋友了,熟得不能再熟了,怎么,有问题吗?”“当然有问题,他们怎可以把人家的名字随便说给一个陌生人呢?”元叶媚有些不诧地道。蔡风哑然失笑道:‘’没有这么严重吧,不过,这你不能怪他们,是他们拗不过我高压政策,终于招供了,可是,我知道了叶媚的名字也并没有什么不好哇,这样叫起来多顺心,多文雅,更何况作的名字这么好听。”“你不觉得这样直呼其名是一种不敬吗?”元叶媚似真似假地认真道。

  蔡风一呆,潇洒地耸肩,淡淡地道:“我不认为直呼其名是一种不敬,人的名取出来便是为了让人叫的。若说身份有别,我蔡风无话可说,不过,我却并不是一个习惯讲求身份的人,如果叶媚不喜欢我叫你的名字,我可以叫你仙女、菩萨也无不可,叶媚认为如何呢?。

  元叶媚呆了一呆,无可奈何地望了蔡风一眼。淡然道:“你愿意如何叫便如何叫吧,嘴长在你的身上,我也无法阻上你的思想,便是堵住了你的口,也堵不住你的思想。”“叶媚说的极是,我看叶媚对我们汉人的文化已学得非常好了、”蔡风有些得意而欢喜地道。“孝文皇帝不是大力提倡我们的族人向汉人学习文化吗?我自小生在这种环境中,自然更要学习汉人的文化了,别忘了,我叔祖爷爷当年是支持孝文皇帝的,因此,我家无论男女。都在学习汉文化。”元叶媚解释道。“难怪,叶媚的语意会如此深沉。”蔡风恍然道,心中也不免有一丝欢畅,暗忖:“我们汉人至少还有让人敬慕的文化。”“不过,我看你对汉文化里所讲的礼义道德全不在意的样子,真叫人怀疑你是不是汉人【”元叶媚意味深长地望了蔡凤一眼,笑道。蔡风不由得哑然失笑道:“礼仪道德只是用来约束庸人的,更何况汉文化之中并不是每一点都是好的,取其精而弃其庸,才是正理,更何况,我这人只干我喜欢做的事,不必强调什么礼仪道德。也只有这样才可以让人生无憾,叶媚认为呢?”“取其精,弃其庸!”元叶媚低念了一遍,望着蔡风露出甜甜地一笑道:“或许你说得很对,只不过能像你这般理解的人太少了,那岂不是这个世界上庸人多得无法想象?”“难道这个世上的庸人还少?看一看你们所学我们汉文化之中的礼仪道德,那种虚伪的伦理,更不知道去其庸取其精,使得人人只知道安于逸乐,沉迷于享受,让百姓全都处身在水深火热之中,却又有多少人问管?而百姓正是在受着这种虚妄的礼仪道德毒害,不知道为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去争取。让沉迷者继续沉迷而不知醒悟,让受苦者受苦更深,这便是所谓的札仪道德,这便是庸人的想法,这或许是一种悲哀。”蔡风有些激愤地道。元叶媚呆了一呆,傻傻地望着蔡风,似在看一个稀奇的怪物。

  蔡风被元叶媚这样一看,很稀罕地红了一下老脸,干笑道:“我不应该这般激动的,其实,这一切都与我毫无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生存的方法和依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我其实也没有权利去指责任何一个人。”“不,你说得很对,自我朝迁都洛阳以来,虽然有了很大的进步和改变,但也使很多族人全都忘了节俭为国为民,自元格是叔即位之后,朝中的一些大臣跟着贪污腐化,而太后临朝,奢侈之风更让人难以控制和想象,高阳王叔官室园圃,亭榭禁苑,憧仆六千多人,使女也达五百多人,出巡则仪卫塞道路,归却歌饮连日夜,一顿膳食要花数万钱,每欲与我河间王叔争富。骏马十余匹,全都以银为槽,窗户之上,玉凤衔铃,金龙吐旗,常常请诸位王叔去喝酒作乐,酒器有水精钟、玛瑙、赤玉杯,制作之精巧,全是国中独一无二的,又有陈女乐、名马及各种奇珍异宝,曾引领众位王叔亲自去参观他的宝库,金银、钱币、缯布,多得数都数不清,顾渭章武王叔还说’不恨我不见石崇,恨石崇不见我’,甚至有人花钱买官做。这的确如你说的。”元叶媚也有些激动地道。蔡风不由得傻了,他在深山中长大,只知道世道极为黑暗,大有民不聊生的处境,哪里想过朝中的大臣会有如此疯狂的财富,这一切自然全都是由百姓那里搜刮而来,这真是让人有些不敢想象,更让人想不到的却是这些全都是通过一个生在王族之中的小姐亲口所讲,因此。他才有些发呆。元叶媚似乎发现自己讲得有些过头了,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叹了口气道:”我本不应该说的,但是你的话激出了我的所想。”蔡风痴痴地望着那眼中隐含着淡淡忧郁的元叶媚,竟似在刹那间,元叶媚变成了另一个人,一个让蔡风感到有些陌生而又让蔡风不得不尊敬的人,那种出于心底游耍的态度全在这一刹那间改观了,不禁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以前是我看错了叶媚,叶媚比我想象中的更让人尊敬,能有今日这番话,可见叶媚真是一个奇女子,单凭这份勇气和诚挚就让禁风汗颜。”元叶媚淡淡地一笑。温柔地道:“因为我当蔡风是朋友,真心的朋友。”

  蔡风愕然,愣愣地反问道:“叶媚说我们是朋友?”有些不敢相信地望着神色自若的元叶媚,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元叶媚伸手轻轻地排了一下肩头斜洒的几缕秀发,娇柔无限地道:“我并不是开玩笑,真的,我明白蔡风的心思,很多人都只将我们女流之辈看作这个世界的附庸,但我们却绝不傻,我今年也有十六岁了,也不是小孩子,我第一次见到你,便发现你很特别,顽皮得像个小弟弟,有时候精得像个阴谋家让人无法测度,大胆妄为和狂傲的确是我这一生中见到最特别的一个人,若说我没有想过你,那是在骗我;也是在骗你。当我在元府听过你一席话之后,真的也曾整夜未休息好,之所以提前返回邯郸便是因为这些谁知你比我想象的还神通广大、”顿了顿,元叶媚拉了拉身上的披风,优雅而有些苦涩地笑了笑,继续道:“谁知道,回到邯郸第一个见到的人却又是你,而且还是你救了我,这或许是天意,也或许是偶然,后来才知道你居然做了我家的驯狗师,可是我们之间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我不是一个习惯逃亡的人,你不是一个喜欢名利的人,便算你成了朝中大官仍旧是不可能,因为我已经有了十婚夫婿,这是不可改变的命运,我无法改变,你也无法改变,因此。

  到了府上,我打算一直躲开你,可是你吟唱那一段诗后得知你喝得大醉,才决定过来,可是昨夜,你受伤了,我便知道,不该留下的便把它放开,不能改变的便不要去想,我便在心底做了一个决定,当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真的,我从来没有一个可以谈心里话的朋友,他们见了我不是捧我,宠我,便是百依百顺,这种生活只能使一个人变得无比孤独,只有你。没有身份之念,更敢直话直说,我真的很希望有你这样一个朋友。可是却不知蔡风是否愿意交我这个朋友呢?”说完一脸期待地望着蔡风。蔡风心里酸酸的,但却不是很苦,甚至有些感动,并没有先回答元叶媚的问话,只是苦涩地笑了笑;酸酸地道:“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我真的不知道这一切是好是坏。”旋又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悠然有些伤神地道:‘哦想,是应该把它当作一个很好笑的梦了。好,只要叶媚不说我蔡风是个不检点的痞子,我愿意有叶媚这个朋友、”元叶媚悠然一笑,风情无限地甩了甩头发,欣慰地道:‘哪真是大好了,叶媚怎会说你是不检点的痞子呢?就算是,你也是最好的那一种,绝对没人会说你的、”蔡风酸酸地一笑道:“是叶媚人抬举我了,其实有叶媚这般的红颜知己,已是蔡风终身的幸运了,又何必再有其他的奢求呢?我这人虽然很不自量力,但仍不是个傻子,早知道我这样只会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游戏,可是我又不甘心,不过能有这样的结局,实在是让人荣幸。”“能有蔡风这样的朋友,叶媚也很知足了,我真想告诉我多让我们结为异性兄妹。”

  元叶媚欢喜无限地道,脸L又显出那种甜美而娇憨的神情。蔡风吓了一大跳,忙道:“千万别这样,这样反而会变成坏事,大人绝不会允许叶媚和一个低下的养狗师结为异性兄妹。更何况这于你的声名并不好,因此,我看还是免了吧。”元叶媚娇笑着道:“蔡风不是不喜欢接受这些礼仪道德,更是天不怕地不怕吗?怎么此刻却像女孩子家,婆婆妈妈,畏首畏尾?”蔡风不由得一声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听了叶媚刚才一席话之后,我全都变了。行了吧,其实女孩子也并没什么不好,至少有我这种独一无二的男子汉去追求她们,为他们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不是吗?”“啊!你笑我!”元叶媚不依道——
 

 
分享到:
2一棵想飞的竹子
1一棵想飞的竹子
2红枫叶的温暖
1红枫叶的温暖
2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1小狐狸天天和小牛聪聪
3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2我亲爱的狐狸大叔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