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三卷 第一章 黄门左剑

第三卷 第一章 黄门左剑

时间:2014/10/5 21:49:39  点击:2866 次
  蔡风的眼角门过几道人影,是从庭院深处奔出来的,可是蔡风却知道,那绝不是元府的人,元府的人绝对不会蒙着面在自己的庭院中奔跑,那么这些人定是两个偷袭者的伙伴。蔡风。心中有些凉凉的,他真的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可怕的人全都聚在邯郸城里来了,更让人不解的,却是这些人都如此狂妄大胆。“’截住他们!”是元权的声音,蔡风眼里出现了元权、楼风月的身影,还有近十个他不认识的元府人,但这已经让他心里好受一些。“啪——”夹着两声惨哼,长孙敬武的背,被枪杆扫中了一下,但他也扫着了对方一脚,三个人的身影立刻分开。那拿枪之人并没有再追击长孙敬武,而是斜斜一蹿,拉着受伤的枪手,纵上院墙迅速逸去,连蔡风想追都不可能了。“蓬!”大门立刻被拴上,那两匹马儿也被牵到院中,长孙敬武也爬了起来,但嘴已溢出血丝,形象大为惨厉。蔡风一瘸一拐地从四名官兵保护圈中缓缓地走了出来,他看中了一个奔行得最快、看起来很厉害的人,长孙敬武也看中了一个人。蔡风一瘸一拐地停在大门不远的地方,他的目光之中只有一个人,那便是那看起来很厉害、很魁梧高大的人,不知道对方的面目,却可以清楚地感应到对方眼中的很厉和沉着。“朋友,为何这样来去匆匆呢?留下来陪我喝几杯酒不是更好吗?”蔡风似笑非笑地望着那人淡然道。那人与蔡风相隔两丈远,然后停了下来,他不想停,但他必须停,其实在停下来前一刻,他还想大笑,他想笑一个病子想挡住他的去路,简直是让人笑掉大牙,更何况对方的肩头仍插着一枝箭,只剩下一只可以握东西的左手,和好一些的右脚,可是当蔡风一开口之后,他的感觉立刻全都改变了,的的确确全部都改变了,只因为对方那种自信和冷静,更可怕的却是对方身上所涌出的那种强烈无比的带着压迫性的斗志和气势。在他的眼中闪过一丝讶然,相隔两丈远的蔡风自然也捕捉到了这丝针然,但他的笑容依然很淡,很轻松,甚至有点优雅的感觉。“你先走,这瘸子让我来对付。”一使剑的蒙面人沉声道,同时,就要向蔡风冲去。

  “你带着兄弟们先走,你不是他的对手。”那高大的蒙面人一把拉住那冲动的蒙面人冷静地道。同时向蔡风大踏几步,拉近两人的距离。那被拉住的蒙面人一呆,沉声道:“我们一起先杀了这瘤子再一起冲出去。”

  “不行,听我的命令,快走9”那高大的蒙面人回头望了正追来的元上诸人一眼有些焦虑地吼道,同时向蔡风冲去。“你不走,我也不走,要死大家一起死、”那汉子也跟在后面扑了过来。

  “轰一一当——’长孙敬武已与那边的人对上了数招,全都是以#41硬,长孙敬武因背部受了一重击,这时显得稍稍吃亏。蔡风眼角逸出一丝尊敬,心头也不由得一阵感动,不过,他必须出剑,否则他唯有死路一条,他很清楚地知道目前的形势。蔡风的剑淡淡地击出,只是淡淡的,像一阵很轻柔的风,真的很轻。

  这是一种不能够理解的形势,剑怎么会如此轻呢?几乎已经失去了它本身应有的重量,可是蔡风却击出了这样的一剑,这样虚无缥缈的一剑;似乎剑可以在任何角度,在任何可能出现的地方出现蔡风的目光好亮好亮,像是一轮升入中空的明月,亮得有些空洞,亮得有些虚幻,似乎是在遥远异域之中,真的很难让人相信,这一双眼睛那么近,可目光又那般幽远。那高大威猛的蒙面人和那冲动的蒙面人,躯体不禁同时震了一下,惊呼道:“黄门左手剑!”但他们并没有退缩,谁也不能退缩。谁退缩都只会是死路一条。就因为这轻飘飘的一剑。这一剑看起来的确很轻,轻得有些离谱,但那两个蒙面人却绝不是这种感觉,在虚空之中,似乎涌动着一股暗流,一股强大得让他们有力难施的暗流。蔡风的身子并没有移动半分,移动的只有左臂和左手中的剑。身前,那完完全全是剑组织起来的云彩,密集得几乎是不透气的。谁也没想到一个瘤子会使出如此可怕的剑法,不过这两个蒙面人并不惊异,就因为这是“黄门左手剑”。能练成”黄门左手剑法”的人击出比这更离谱的剑法也不会让人感到奇怪。在二十年前,知道和认识“黄门左手剑”的人很多那是一个叫黄海的哑巴,转战大江南北都未曾遇到过敌手,而在更早,便有“黄门左手剑”的传说,但没有多少人相信,可是二十年前的哑巴黄海证实了“黄11左手剑”的存在。更证实了‘黄门左手剑”的可怕,于是人们便给了他一个称号,叫“哑剑”,“哑剑”黄海的名字,在二十年前与北魏第一刀和北魏第一剑相齐名,可是后来,“哑剑”突然消失了有人传说是被北魏第一刀蔡伤杀了,只有知情的人才知道:“哑剑”黄海成了北魏第一刀蔡伤的家将rl客,也是蔡伤的兄弟,蔡伤击败了这不可一世可伯的剑手。“哑剑”黄海在江湖中不再存在,但谁也没有忘记那个曾被证实的典故——黄门左手剑,至少二十年来并没有多少人忘记这可怕的剑法。人们都知道北魏第一剑尔朱荣的剑法已达超凡入圣之境,但毕竟还只是传说的多一些,绝对没有“哑剑”

  黄海给人留下的印象深刻,而蔡风此刻所使的正是黄门左手剑。“嘶1”空气便在那两个蒙面人的兵刃挤入禁风剑法之时若烙铁入水一般发出可怕的声响,劲气四散飞逸,翻腾,涌动,变得无比狂暴。“叮叮——”蔡风的剑终于与对方的兵刃相击,那种很有乐感却紧促得没有间隙的震荡,将周围宁静的夜在一刹那间变得狂野。那两蒙面人的脸色是看不见的,但他们的眼神却可以看得很清楚,一点都没有遗漏地收聚在蔡风那空洞得似乎在另一层世界中的目光中,那是惊惧、骇然与绝望。蔡风的剑给他们的感觉,完全不是他们所想象的那么狂烈和很厉,但是完全比他们所想象的更为可怕和阴险。蔡氏的剑上似抹了一层粘液和润滑剂,那种润滑不着力的感觉,让他们有一种想吐的冲动,但蔡风剑上的反击力道却是大得可怕,似乎像是无数道无形的蛇从对方的剑上钻到他们的体内,震得他们筋脉有一种麻乱的感觉。蔡风的神色间很平静,像中的月亮旁边的那一幕淡黄色的天空,无比的恬静,他很成功地将对方的力道还给对方,而自己却似是在玩一种很有意义的游戏,不过他想到的却是另外一批将他击伤的人,他有一种直觉,这一批人与那一批人并不是一道的,或许可以说这些人才是真正的大盗,不过当他想到这些人所窃的全都是那些为富不仁的家伙时,心头不禁又有着一丝快慰。两个蒙面人眼中显出一丝讶然、惊疑和不解之色,因为蔡风的剑法突然似失去了章法似的乱了起来,两人的压力大减,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更加来得大突然了,使他们以为蔡风降伏不了极为厉害的杀招,而不敢贸然进攻,可是他看到了一个让他们不敢相信的东西。那是蔡风的眼神,眼神之中多的是一片真诚,还有些许淡淡的笑意。

  这是蔡风故意为他们留下的退路,他们似乎懂了,却不明白蔡风为什么要这般做,但这时己经顾不了,只能走,哪怕是假的,有机会也不可以错过。“哎哟——”蔡风一声惨叫,踉跄着向旁一退,似是腿伤复发,更因为他的肩L的箭杆被两位蒙面人斩断;牵动了伤口。

  但唯有这两位蒙面人知道,蔡风肩L的箭杆是他自己故意撞在刀上的,否则便是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斩断蔡风肩头的箭杆,而禁风这一退,更为他们让开了离去之路,甚至不可能留有后招,这一下,他们再不会有什么怀疑,毫不停留地一错身,纵上院墙,逃了出去。蔡风一声惨叫将长孙敬武也惊了一跳,也被那人一刀劈退,让敌人逸走,等到元上追过来之时,贼人尽数离去,半个也没剩。蔡风捂着右肩,被那官兵扶着,禁不住发出一阵痛苦的呻吟,刚才那一刀,虽然并没用多大力气,可却让那箭头在肉里扭动了一下,怎会不痛呢?而这痛苦绝不是假装出来的。“蔡兄弟,你怎么了?”元上见蔡风满手和满腔是血,不由得骇然惊呼道。

  “蔡兄弟和我在回府的途中被贼子伏击了,他中了一箭,赶快叫大夫来看一下。”长孙敬武望着满面痛苦的蔡风不由得急道,旋又对蔡风问道:“蔡兄弟,你不要紧吧?”蔡风龇了龇牙,苦笑道:倒没什么大事。只是那两个狗贼别的地方不打,偏要打我伤口,真是祸不单行,肩上的草标被他们给斩下了。”说着扭头望了望那半截羽箭箭杆。“快,去请大夫过来。”元权向身边的人喝道,同时隔开官兵,来亲扶蔡风。

  “大人来了!”有人传话道。

  长孙敬武和元权不由得扭头向东边望了一眼,只见元浩手握长枪,大步赶来,元胜正跟在后面。“敬武、蔡风,你们回来了。”元浩声音稍稍温和了一点沉声道。

  “大人,让贼人给跑了。”元权无可奈何地道。

  元浩脸色微微一变,但瞬即见到蔡凤和长孙敬武一副惨样,不由得骇然道:“你们怎么受伤的?”长孙敬武不好意思地道:“敬武和蔡兄弟从郡丞府回来之时,被贼人伏击了,蔡兄弟在杀死他们一人和击伤二人之时,被贩子以暗箭射伤,刚才又被牵动伤口,才弄成这个样子。”“哦!”元浩有些怀疑地望了蔡风一眼,忙道:“叫了大夫没有?怎么还在这里呆着,快扶他回房休k、”

  蔡风感激地道:“多谢大人关心,不过我看这选种狗和种上的事情恐怕要拖后几天了、”

  “没关系,这个迟些再说也不要紧,你先安心养伤、”元浩拍拍蔡风的左肩笑道,旋又回头向蔡风身后的四名官兵喝道:“你回去告诉你们大人,叫他明日来见我O”那官兵哪里敢说半个不字,连连称诺。

  “穆大人正在外搜捕贼子,贼子把今日白天所抓获的两人给劫走了,更在穆大人的水井之中下了剧毒。”长孙敬武淡淡地道。元浩脸色大变,手很自然地握紧,指节‘啪啪”一阵乱响,“好狂的贼子!”元浩狠狠地道。“大人,望春、刘楠他们被害了、”元胜气愤地赶来报告。

  “给我收殓好,加以厚葬,给每人家眷十两金子。”元治强压住心头的怒火道。

  “大人,贼子绝对不是一般的贼人,相信他们背后还有主使之人,否则他们也不敢如此猖狂。”蔡风提醒道。“嗯!”元浩轻轻点了点头,淡淡地道:“你和敬武先去休息吧,不必在此。小心伤势加重。”长孙敬武和蔡风对望了一眼,吁了口气,在几人的扶助下,向自己的房舍行去。

  蔡风伤D痛得的确厉害,早有人为他端来一张软塌,蔡风静静地躺着。

  “大家严加防范小心一些。其余之人可以各自休息。”元港沉声道,同时转身便向东院行去,留下话道:“元叔,你安排一下,我不想再发生什么不快的事。”“是,大人!“元权恭敬地应道。

  蔡风的房间里仍亮着灯,蔡风知道兰香和报春并未曾睡去。

  “公子,你受伤了!”听到吵闹声的兰香和报春从屋子里钻出来。望着躺在床上的禁风一眼骇异道。“快去烧一些热水来。”元胜对二婢吩咐道,同时拉过一名老者,有些欢欣道:“大夫来了,蔡兄弟你觉得怎么样?。蔡风苦笑道:“又痛又累,不过大夫既然来了,肯定就死不了。”说着众人又抬着革风走入了客厅,将软榻放在地上。那老者拨开人群,望了脸色有些苍白的蔡风一眼,似是吁了一口气道:‘蔡公子并无大碍,只是失血过多而已,只要补一补,休养些日子,便无大碍。”说着接过二婢端来早已烧好的热水,细心地为蔡风洗去脚上的血水,洒上些止血的药粉。蔡风不由得一阵痛苦的呻吟,低骂道:“狗娘养的。

  真狠,鞋上也带刀子、”

  “蔡兄弟可看清了他们武功的路数?”仲吹烟排开众人也来到蔡风的身边疑问道。

  蔡风不由扭头望了仲吹烟一眼,苦笑道:‘正是今日在城隍庙里的那一群人,没法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简直比我还大胆。”仲吹烟一惊,疑道:‘又是那一批人?”

  “我也不知道是否正是那批人,反正他们至少与那群人脱不了干系,全都是鬼脸,而且特别喜欢用暗箭伤人。”蔡风无可奈何地道。“公子忍着点,我要拔箭了、”那大夫警告道,同时伸手握住蔡风的臂。

  蔡风咬了咬牙,只感到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从肩头涌入四肢百骸,不由自主地发出一声惨叫。△△△△△△蔡风十分不舒服地睡了一夜,由于肩头的疼痛,使得睡眠极为不好,不过也的确太累了,迷迷糊糊睡醒之时也是日上三竿。阳光从窗子透过来,暖洋洋的,没有中午的阳光那般炙热和狂烈。

  ’公子,你醒了。”兰香很乖巧地柔声道。

  蔡凤见她双眼微微有了一些血丝,不由怜惜道:“你昨夜没睡?”

  “公子受伤,奴婢不敢睡,便和报春姐轮流守候公子。”兰香吐气如兰地道。

  蔡凤心头一阵感动,淡淡地一笑道:“去给我弄些吃的来吧,昨晚那鬼宴,不仅没让我吃好,还让我如此受磨难。真是可恶之极。””啊一一”兰香不由得一惊,忙起身道:“公子你等一会儿,奴婢这就去为你做。”说完转身便行了出去。片刻,报春端着一盆微热的水行了过来,向蔡风问了个好,以温热的毛巾,为蔡风擦了擦脸使蔡风的精神好了不少。

  “喳、喳——”一阵大咧咧的脚步声传入禁风的耳朵后,房门口便出现了元权和元胜的面孔。“蔡兄弟,感觉好些了没有?”元权和元胜望着眼睛骨碌碌的蔡风欢欣地道。

  “感觉有些像外面的天气,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不会变。”蔡风笑了笑道。

  “那便好了。我们都担心死了,不过你还真能熬,受了这种伤居然还能够与这群恶贼交手那么久,真是不可思议。”元权赞道。“不可思议的事情多着呢,对于我来说,邯郸城的贼真是可怕得不可思议,若每个地方的贼都像邯郸城中的贼这般厉害,我看我还是呆在深山老林中与老虎野狼打交道的好、”蔡风笑道。元权和元胜不由得一阵愕然,元胜却傻傻地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邯郸城里的贼,会在一年之中变得这么厉害,我记得去年不是这样的。”蔡风和无权不由一愣,然后爆出一阵大笑。蔡风因牵动伤口,不禁一咧嘴,笑骂道:

  ‘死元胜,在我这里学的几招幽默,迟不用早不用,硬要对付受伤的我,岂不是和我过不去吗?”元胜也不禁一呆,苦笑道:“天大的冤枉,我这可不是故意要整体哦,谁知道幽默会有这么大的威力,连不怕虎狼的禁风都受不了。”蔡风无可奈何地狠瞪了元胜一眼,却不再说什么,倒是元权低骂道:“收敛一些,别影响了蔡兄弟的休息,否则伤口再裂开,大人不把你的嘴撕成八瓣,看他饶不饶你、”元胜吓了一跳,对元权的话却不敢不听,只得扮了个鬼脸退到一旁。

  “蔡兄弟可知道黄海这个人?”无权不经意地问道,双目凝视着蔡凤。

  蔡风心头一颤,但脸色如恒,反而装作惊异地反问道:“难道昨晚这些神秘贼人是这个什么黄海派来的?”元权不禁有些失望,只是淡淡地笑道:“不,我们还不能肯定这批人是与谁有关系,不过很快便会有结果,只是我见蔡兄弟左手的剑法使得这么好,不禁让我想起了一个人而已”“便是那个叫做黄海的?”蔡风不动声色地反问道,同时双目一副狐疑地望着元权——
 

 
分享到:
孝庄皇太后与多尔衮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揭秘中国历史上武功最强的人是谁
关于圣诞老人的王国故事1
越王勾践的青铜剑千古不锈之谜
《鹿鼎记》中“韦小宝和七个老婆共浴”照片
田横五百壮士
揭秘诸葛亮的木牛流马到底是何物
关羽唯一缺点贪恋美色 为抢女人险杀曹操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