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世猎人 >> 第七章 归隐太行

第七章 归隐太行

时间:2014/10/5 15:27:49  点击:2559 次
  公元五百二十三年柔然入侵北魏北部六镇(六镇,一般指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六镇之外又有御夷等镇,大部分位于北魏北方边境,即令内蒙古境内注:沃野镇指令内蒙古五原县东北;怀朔镇指令内蒙古固阳西南部;武川指今内蒙古武川,抚冥指今内蒙古四王子旗东南;柔玄镇指今内蒙古兴和县西北;怀荒镇指今河北张北县北、)。怀荒镇民请求开仓放粮,武卫将军于景无理拒绝,镇民忿恨难当,遂起兵造反,杀了于景,而沃野镇镇民破六韩(姓)拔陵(名)亦聚众起义,杀死沃野镇守将,改元夏王,其余各镇的各族人民纷纷响应,起义队伍迅速扩大。

  北魏朝廷震动、而天下百姓因不堪北魏朝廷灼压迫,便四处都动乱不安起来,人心离散,大量的难民向南疾涌,更多人躲进山中,结草为寇。

  太行山脉更是赋冠横行,民不聊生,朝廷更无主力去平定这小患流匪,任其犯极。不过在武安附近阳虽小,镇却很平静,更无匪寇问津,因其在山中出入路途不易,甚至朝廷苛政在此实行得也并不很严厉,使得这几十户人家得以稍稍偏安。

  阳邑小镇中,多以狩猎为生,也会种耕山地,却不为主业。小镇之中入人都是优秀的措手,因此山寇流匪根本就不敢打这小镇的算盘,那是自取其辱。

  山外一个世界,山内一个民间,它乱它的我行我的,在这种战乱纷繁的世界里,能够有这样一份环境已经是一种很了不起的福气了。

  这里的每个人都很珍惜生活,就像珍惜生命一般,这种时代之中,能够得一天的平静便是一天幸福,或许是这里的人早已麻木了这种感觉,不过他们也经常会去武安郡,在那里以毛皮或是猪物换回自己所需要的东西,这便是他们那简朴得不能再简朴的生活,不过在武安投有人不知道阳邑这小镇的厉害,做生意也不敌占小便宜,更重要的是他们尊重阳邑镇的每一个人,他们所猎获的猎物是许多猎人根本不想遇到的猪物,这是一个猪入的荣耀、不过,最近让武安那的年轻公子哥儿感兴趣的却不是那些猎物,而是一个少年,一个身后总有几匹狗跟着的少年,他所带的猎物绝不少,也绝不简单更让人惊异的还是他身后那取得像儿子一般的狗。

  这几匹狗也绝不同一般的土构,明眼入一看便知道这狗是由粮配种的,那种高大威猛之状的确让人心有些寒。

  那些公子哥儿很喜欢斗构,的确,在这种不知生死何时的年代,有钱的人们很会享乐,斗沟水是一个很好消遣的活动。

  武安城并不是很大,靠近山区,那木石结构的城墙很坚固。

  相对来说,武安在北魏疆土的中部,其形势也并不像边界,城中除了防守太行盗寇的一些兵士之外,也并没有驻扎太多的士兵,当然城中仍有数百护城之兵,这已经差不多可以保护好这城不受匪寇侵扰,再加上各土豪家中所养的兵了,差不多可以应变城内的突发事件。

  这些年来,虽然朝廷腐败,百姓苦不堪言,而那些小生意、大买卖依然有不少人做,做这些生意之人大多都会有后台撑腰,否则的话,很难混下去而做这些大买卖小生意之入更懂得圆通之道。

  武安城中最诱人的地方不是青楼,而是酒楼,酒楼及数‘四季发”为第一,不知道这里的厨子从哪里请来的,做的莱特别诱人有人在楼外闻到菜香,竟让口水垂出三尺,不过能吃上这种好菜的人不多,因为没几个人有那么多钱。

  “四季发”最有名的荣有‘粟子烧鸡”、“大富大贵鸡”等,这是普通人吃得起的,还有些是普通人不敢动脑筋的,不过无论怎样,‘四季发”的生意的确很火,在这种偏安的地方,所住的人家反而多是那些有钱的人家,因为他们有钱,才更怕战乱,在战乱之中,钱便显得太不值钱了,人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让钱财无用武之地,因此,很多有钱的入都喜欢向偏安的地方迁移,他们在朝中有关系,又有物力人力,迁移的确是一件比较简单的事。而在这腐败的风气之下,田地全都可以通过关系买卖,一切都变得很单纯。

  “四季发”后门口的马棚之中蹲着四匹高大的黑狗,像狼一般吐着舌头,的确有些让人心惊,连马都有些惊悸的感觉,但却有两个锦衣少年见到四匹大狗不禁喜出望外,相视望了一眼,便一齐从后门挤进了“四季发”O“蔡风,蔡风!”那两个锦衣少年也不顾那些正在吃得欢快的人,便高喊起来。

  “俩位公子——”店小二为难地道。

  那两位锦衣公子却并不在意,一把拉住店小二,欢喜地问道:“蔡凤在哪里,快带我去找他。”

  蔡公子在楼上与掌柜算账,等会便会下来的。”

  店小二挪开那锦衣少年的手道,旋又嘴叨道:·拥这么大力,差点没给你把衣服抓破、”

  那锦衣少年毫不在意,迅速向楼上跑。

  “碰”的一声,竟将一个准备下楼的人给撞倒在地。

  “哎哟,痛死我了哪个不—_”那人被摔得眼冒金星摸着屁股就要骂,可是当他看清眼前两位锦衣少年后忙收住将要骂出口的话,变得一脸恭敬,一骨碌地爬起来,阿决道:“两位公于,实在对不起,小人给你赔罪了,请公子不要任小人。是小人瞎了眼——”

  那锦衣少年剑眉一挑,化道:“别哆里哆嗦的挡住了路,蔡风在哪里,快告诉我”

  哪小子便在那近”那人向柜台一指道。

  “啪!你敢叫他小子!那高个子钻在少年报利落地给了爬起来的汉子一巴掌怒道。

  虽然这汉子比锦衣少年要高出半个脑袋,却不敢还手和躲避,反而还装作笑脸道:“小人说错了说错了!”说着捂着脸悻悻地离开两位锦衣少电“禁风,你终于来了。”那两个锦衣少年欢喜地向柜台边那黑衣少年奔去。

  那黑衣少年缓缓地扭过头来,显出一张犹带顽色却很使美的脸,脸上那有引起夸张的线条配上那一双野性的眸子,让人一看便知是一个大胆狂野而又极为背叛的小子。

  “你两个鬼叫什么?没见到这是酒楼吗?叫人家还怎么做生意,吵烦了我叫虎子把你屁股咬一半去。”黑衣少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叱道。

  那两个锦衣少年像斗败的公鸡似的,吐吐舌头扮了个鬼脸,不好意思地笑道:“人家想你心切吗!”

  那掌柜的被这一幕给惊得瞪大一双眼睛,不敢相信地望望眼前的这黑衣少年,又望望那两个锦衣少年。

  其实不止掌柜的如此惊异楼上的所有人都大为惊异,谁也想不到太守的两个宝贝儿子居然对一个猪户的儿子如此恭顺。

  黑衣少年灿然一笑。脸上绽出阳光船的光彩,道:“你们先到虎子身边等我吧,我和掌柜的算完账便下楼。”

  “你快点俄!”那高个子锦衣少年欢喜地叮嘱这“没见过你们这么心急的人。”黑衣少年哑然笑道,便转头对掌柜道:“刘掌柜。继续算账吧。”

  掌柜的子笑一声道:“好,好,这樟子是一十六个。五钱三一斤,一共是——”

  黑衣少年奇问道:虾是五线银子一个吗?”

  “不不,现在市场好,肉价涨了,涨了,而且你又是老顾客了,所以就是这样了。一共是七十六两银子。”掌柜忙解释道。

  那黑衣少年装作恍然地“哦”了一声道:‘原来是这样,那好吧,七十六两银子便是七十六两吧。咱们的确是老邵友了、”

  “蔡公子,你点点,这是七十六两,一个子儿也不少O”掌柜的提出一小袋银子道。

  那黑衣少年正是革风。山中元甲子,蔡伤一转眼便在阳邑隐居了十几年,蔡风也已经长大了。

  系风迅速地把袋中的银线点了一遍,笑道:“的境没错,转头清掌柜为我准备二十斤好酒,要陈九”

  “好的,没问题,蔡公子你随时来拿都行、”掌柜热情如火地道。

  “哪便先谢谢掌柜的嗟。”蔡凤晒笑道。提着银子转身便向楼下行会。

  “阿氏,成交了吗?”一名青年人放下手中的酒壶立身善问道。

  蔡凤悠然走下楼梯,向那年轻人行去,笑道:“我出手自然马到成功,七十六两银子怎么样?”蔡风扬了扬手上的袋子得意地道。

  那年轻人扭头向周围侧目的人望了一眼,回头狠狠地瞪了蔡凤一眼,骂道:“得意忘形。”

  蔡凤耸耸肩,将手里的银钱向那年轻人手里一墓道:‘你去与马叔会合,我还有些事。”

  “一群狐朋狗友没半点正经,快上”那年轻人笑骂道。

  “本来就是狗友嘛卜察民毫不在意地笑应一声,转身从后门走去。

  那两锦衣少年见草风行了出来,欢喜元比地一把拉住蔡风的衣袖,激动地道:“这次你一定要帮帮我,为我兄弟俩争口气、”

  “’哎哎——干嘛这么用力,把衣服撕破了,我可没钱买哦!”蔡风大咧咧地移开两人的手道。

  两个锦衣少年尴尬地一笑,道:‘这个好说,我去为你买好衣服,便是去吃四季发的’猫头虎爪丁’也没问题。”

  蔡凤眼睛一亮,舔了舔舌头,傻兮兮的样干,道:“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田禄什么时候说过假话,哄过兄弟?”那高个子锦衣少年急切地保证道。

  “可错,我田福也可以保证。”另一个锦衣少年也举手表态道。

  “哦,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不过我得先问清楚对手是谁,你们赌注有多大。”蔡凤摸摸鼻子一脸狡黠地道。

  “这个——”田福不禁向田禄望了望,欲言又止的样子。

  田禄子笑道:“这个对手是李崇的儿子李成”

  “李崇的儿子?你搞投搞错,李崇不是在京城吗?

  怎么会至这里来呢?”蔡凤一惊道。

  “等杂的妹妹是沈兰报的夫人,魏钟那小子故意把李崇的儿子给叫来,还带了两匹非常厉害的狗,把我’左骑将军’和喀骑将军’全都咬得遍体鳞伤,不能再战。”田禄不甘心地这“哈哈——”蔡风不禁大笑起党“作笑什么?”田福有些不高兴地道。

  “这叫宫大狗凶,李崇是当朝的尚书分,养的狗也不同凡响,真是有趣,有趣。”蔡风好笑道。

  田禄和田福不禁也爱尔应和道:“那到也是”旋又道:“不对,李崇养的狗怎会比你的虎子厉害呢?这四大护卫任何两匹都会把李崇的儿子吓得屁滚尿床”

  “别尽戴高帽啦,人家是尚书今的儿子宫大压死人,我这一个草民,惹上他岂不是死路一条。”蔡氏故作为难地道。

  “蔡凤,算我求你了,你不是一向不怕权贵吗?当初作不是知道了我是太守的儿子,还要打得我们屁股肿吗?”田禄几近哀求道。

  “当初是当初,时下不同了你爹怪罪下来了,我还可以到别的地方去,嘿,要是李崇下令,可是哪里都无法藏身,除非到梁朝去,可那怎么好——”说到这里,蔡氏故意领了一顿,打量了田禄和田福一眼,见他二人一脸失望和气愤之色,不禁又笑道:‘除非——”

  却只说两个字竟又停了下来。

  “除非怎样?”田禄和田福精神立刻全都涌了上来,急切地问道。

  “好说,好说,是这样的,为了兄弟的事我吃点亏没什么,可是我爹若是知道了,定让我屁股大大地开花,那结果,可比李崇的命令更可怕,只要我多和我黄叔不反对,我倒愿意为兄弟挽回一点面采”蔡风口气缓了一些,狡黠地道。

  “哪你子怎样才肯同意呢?”田禄担心地问道,一脸糊待地望着蔡凤。

  “其实,我乡和黄叔都很好说话的,也很好对付,只要用酒把他们灌得迷迷糊糊使万事大吉了。”蔡凤漫不经心地道。

  “酒,可是你多不在这里,若是回你山沟里再来,岂不又要花上两天,那太慢了。”田福急迫“要不这样吧,我先帮你把李战这小子的两条尚书狗解决掉,然后再负酒造罪,大概应该也没有多大的问题,看在酒的份上我爹也许会只打一两板子就算了。”禁风装作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这样再好也没有了,我一定拿武安城最好的酒给你带回家。”田禄兴奋得摩拳擦掌地道……唉,这叫士为知己者死,没法也!。蔡氏装作无可奈何地一叹道。

  “哈哈哈——”田禄和田福不禁大笑起来。

  “对了,我还有三位同来人,既然决定为你出战,就得在这里呆上一夜,这个——”蔡凤势利眼地望了田禄兄弟俩一眼,欲言又止地道。

  “这个全都算我的,保证会让你住得舒舒服服,只要你能为我兄弟俩争回面子。”田禄大方地道。

  “哪我就不客气了,咱们都是朋友嘛。谁是谁的又何必分得这么情呢?你出便等于是我出唤,对吗?’禁风故作客套地一拍两人的肩膀笑这田禄和田福不禁一愣,哑然失笑道:

  “那你先为我付了账再说”

  “哪个一一”蔡凤一惊,急忙道:“那可不行!”

  “哈哈——”三人不禁同时大笑起来。

  蔡风摸一摸肚皮,酒足饭饱地立身而起,拍拍田禄兄弟俩的肩膀笑道:“现在就看你的喽,把那李战小子约出来,便让我的虎先锋和豹先锋上阵,把那两只尚书狗咬得残腿断脚,看看到底谁厉害。”

  田禄兴奋地道:“这个没问题,有你的虎豹两大先锋上阵,一定让李战那小子惊得忘了春夏秋冬。”

  蔡风得意地一笑道:‘布点礼物去好好慰劳慰劳几匹战将。让他们好好为你卖力。”

  “这个你放心不让它们吃饱,哪来的力气上阵拼斗呀?”田福笑这“’阿风,咱们该起程回镇了。”那年轻人大步从门口进来沉声道。

  “不忙,不忙,蔡民今日不回家了,你们也留下来,明天一起回去好了,这之中的费用由我出好了。”

  田福六万地道。

  那年轻人惊异地望了蔡风一眼,禁风耸耸肩膀笑道:‘长生哥,你便包涵包涵明日一早,我们再回去也没关系,何况,我们又不用多花钱。对吗?你便去请马叔和三子一起住进‘四季发吧,吃的喝的全不用愁,早已叫掌柜的为你安顿好了我明日再来找你们和马叔,怎么样?”

  “阿风,你爹知道了会不高兴的、”一中年汉子也跨入“四季发’来到蔡风身边坐下党田禄有些紧张地望望禁风,怕他又决定回表蔡风向他兄弟二人笑了笑道:“没关系、”旋回头对那中年汉子道:“马叙。你不说,我不说,长生哥也不说,三子也不会说,我爹哪知道,对吗?我只是去为他弄酒喝而已。不会很严重的。”

  “好吧,那明日一定要尽快赶回镇上。”那中年汉子吸了口气道。

  小二,来,带这三位到客房去,好生侍候,账全算本公子的’田禄高声喝道O堤,是—

  —”那店小二颤颤磕磕地道。

  哪我们便先走步。”蔡风一把拉田福和田禄向那中年汉子嬉笑道。

  那中年汉子不禁摇了摇头。拉了拉那呆呆的年轻人跟在店小二之后向楼上行去。

  太守府很豪华,朝廷之中,廉洁的官已经没有几个。

  ’‘让我去看看你的左旗将军和右旗将军、”蔡凤一步入府门便道。

  田禄望望身后的蔡风带来的四匹大黑稍一眼,转身便向西门院走去。

  “少爷!”那两个门了恭敬地向田禄兄弟二人行了个礼道,又冷冷地打量了一身素衣的蔡风一眼,显然有些不明白他们的少爷怎会和一个乡下的野小子搭上了关系。

  蔡风心中有些不快。见那两狗眼看入低的门丁如此漠视自己,不由得冷冷地道:‘你们望什么望,我是来向你家公子要债的,有什么不妥吗?”

  那两个家丁怎么也没想到蔡氏会如此凶,而且这般毫无顾忌地说话,但见两位分子并没有说话,不禁怒叱道:“你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到太守府来撒野!”说着便要揪住蔡风,他们还以为蔡氏真的是逼债的,因为他们深知田禄两兄弟经常斗狗,在外面欠了账并不足为奇,何况,他们见到蔡民身后那四匹巨狗,怎么想田禄兄弟的狗也不会有赢的希望,故此想给蔡凤一个下马威——
 

 
分享到:
中国人从什么时候开始过春节
园丁和主人
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
1玉米娃娃的角色
罗贯中为何要虚构关羽过五关斩六将
新世纪的缪斯
05 芦衣顺母  闵损,字子骞,春秋时期鲁国人,孔子的弟子,在孔门中以德行与颜渊并称。孔子曾赞扬他说:“孝哉,闵子骞!”《论语·先进》。他生母早死,父亲娶了后妻,又生了两个儿子。继母经常虐待他,冬天,两个弟弟穿着用棉花做的冬衣,却给他穿用芦花做的“棉衣”。一天,父亲出门,闵损牵车时因寒冷打颤,将绳子掉落地上,遭到父亲的斥责和鞭打,芦花随着打破的衣缝飞了出来,父亲方知闵损受到虐待。父亲返回家,要休逐后妻。闵损跪求父亲饶恕继母,说:“留下母亲只是我一个人受冷,休了母亲三个孩子都要挨冻。”
九尾狐,省称“九尾”,亦称“九尾禽”。传说中的异兽。居青丘之山,食人。其说始见于先秦,至汉传为瑞祥之兽,象征王者兴。又,天下太平则现,象征王者子孙繁息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