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七彩王子 >> 第二十章 魂鬼何在

第二十章 魂鬼何在

时间:2014/10/5 14:02:00  点击:2683 次
这是最后一篇
  玉柱子奔至这令人惊悸的断肠沟前面,陡然发现对岸岩壁之上,巍巍然站了一个穿着老棉袄,与黑色老棉裤的光头大汉,就在大汉后面,正就是峰峦岩岫,松拍披银,突石怪异,幽境微露的长白山插天峰了。

  向上望,一层层状似银浪般的皑皑白雪,像是人工倾洒在那儿一般的平整与均匀。就在这雪浪滚滚中,波光四射下,插天峰端,就像一粒晶莹的宝石,凝结在是百丈高的似烟又如云的灰色气体中,是那么美丽清新,而又神秘。

  “干什么的?”好大好粗的一声吆喝。

  玉柱子能说是来找卜家二小姐算账的吗?

  他当然不能,如果他要想顺利的通过这断肠沟,他就得撒点谎,用点脑筋。

  要说这卜家二小姐,也算是个怪人,什么地方不好住,却偏偏找了这个兔子不拉屎的插天峰上住,她是想清静呢?还是在逃避心中的不安?单就这一点,谁都摸不清,猜不透,而玉柱子到认定是卜二小姐在逃避良心的谴责。

  实际上良心上的不安,只是她随着年纪的增长,而稍生的一点悔意,若非如此,她也不会告诉聚居在群山口的那些原是卜家的旧属们:“有一天有人找上门来,不要拦阻,让他们上插天峰找我去”的这些交待。

  另外,最主要的,还是她为了报仇,而狠心丢弃他心上的情人,“黑豹子”任冲。

  她太了解任冲的个性了,所以当她复仇之后,再次出关第一个要找的,就是“黑豹子”任冲,但她踏遍白山黑水,甚至找到唐奴乌梁,连任冲的一点消息都没有。但她绝对相信,任冲是不会看上任何一个女子,除了我卜丽芳之外,她再也不会去看一眼其也的女人的。

  而这也是任冲在她死心入关时候,亲口告诉她的,只要是任冲说的,她绝对相信。

  但是有一点,她卜二小姐却没有想到,那就是“黑豹子”任冲所要娶的卜丽芳,是完璧的,无瑕疵的。换句话说,任冲要的是处女的卜丽芳,他决不会接受一个已经陪桢王睡了三年觉的卜丽芳。

  于是,“黑豹子”任冲突然间消失了,无影无踪的消失了。

  于是,当卜丽芳喜孜孜的带着两个绿衣使女,奔回关外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任冲的人影。

  原本,她是要倒在任冲的怀里,告诉他,每当与桢王一起的时候,她都把桢王想象成任冲的形象,虽然分离三年,但是无时无刻,不把心系在他任冲的身上。

  然而,当任冲在关外失踪之后,关内捉拿她的风声又紧,于是她想到一个好地方,那就是长白山的插天峰。

  当她千方百计的登上插天峰时,她又特别对那条看不见底的深渊,起了个名字,叫做断肠沟。也许,任冲早在她投入桢王府的时候,已投身在这断肠沟中了,如果真是如此,那么有一天,她觉得自己在这世上,无所留恋,但又了无牵挂而又心安理得的时候,那条万丈冰渊的断肠沟,未尝不是她的归宿。

  也因此之故,长白山插天峰,这个原本人迹罕至的绝峰,有了人迹,而这个人,却是带着无限惆怅的卜家二小姐——卜丽芳。

  “喂!你怎么不回话呀?你是干什么的?”

  对面哈克肥在高声叫,玉柱子却在四下探望,他希望能有其他的路可寻。

  但他还是失望了,断崖绝壁,连个飞鸟都无法下脚,看样子他只有利用面前的这座软桥了。

  哈克肥似乎有些不耐烦的样子,捶胸顿足,指天画地。

  而玉柱子却故意打哑谜一般,两手一摊,装作无可奈何的模样,用手指指垂在脚下的软桥。

  哈克肥似是稍懂玉柱子的用意,立即指着拴在一棵粗松上的绳索,高声说:“告诉我你是干什么来的?我自然就会把桥拉起来。”

  两个巴掌合在嘴巴上,玉柱子这才叫道:“黑龙寨卜大小姐派来的,要见二小姐!”玉柱子撒了个“索命”谎言,不由得让人想起狡狼骗小羊的故事,不过对面不是小羊,而玉柱子也不是狼,因为,对面是关外卜家的大力士哈克肥,而撒谎的,却比狼还要凶猛千百倍的玉柱子。

  “怒拉巴子!既然是黑龙寨来的,为什么不早说,偏还要给我老肥打哑谜。”

  只见哈克肥一面说着,一面松开盘在松树上的那根绳索,又把绳索缠在他的粗腰上,开始一步一步的,向着对面的几株老松之间走去。

  而玉柱子在哈克肥每走一步,心情就增加一份紧张,再往下看看软桥,垂在脚下的一端,正在慢慢的,随着哈克肥的脚步而抬起。

  如果这时候衡量一下软桥的重量,少说也逾千斤。

  当软桥快要被哈克肥拉平的一两丈距离,软桥的上升,是十分缓慢的,甚至于有时候还会暂停一段时候,才又慢慢上升一两尺。

  终于,软桥被哈克肥拉直了,而软桥的一端,也被哈克肥缠绑在一棵硕大巨松的粗干上。

  当哈克肥喘着粗气,吞云吐雾的缓步走向悬崖边时候,玉柱子已跨上了软桥,走到了桥中央。

  他好像有些腾云驾雾一般,因为,脚下是软的,再往下,却是如烟的流云,飞逝其间。

  本来,玉柱子想在哈克肥未到这断肠沟边的时候,立即飞纵过去,然而,软桥却一闪一闪的,难以着力。

  不过玉柱子仍然是以“幻幻步”的身法,闪跃在这十丈宽的软桥之上,当哈克肥以惊愣的目光看向玉柱子的时候,玉柱子已距离岸边,不过三丈来远。

  这时候,哈克肥看得真切,因为,在玉柱子白色披风上,斑斑血迹,看得一清二楚,就连玉柱子脸上,也有着乌红的血滴。

  “妈拉巴子,原来你是煞星上门。”

  他毫不迟疑的,拔出腰间一把利斧,对准那条绳索挥去,势猛力大,就听“嘭”的一声,那根绳索一颤,眼看着就要应声而断。

  就在哈克肥正要挥砍第二斧的时候,突听玉柱子怒马行空般的一声断喝,奋力纵向断崖边的一棵小矮树上。

  这真是千钧一发的时刻,因为当玉柱子身在空中,尚未扑到岸边的小矮树的时候,就见那条软桥,“沙”的一声,已重归对岸,垂直的挂在那儿。

  极其勉强的一把抓住那棵小矮树,玉柱子在哈克肥挥斧劈来的同时,一个云里弹纵,人已落在一个突出的岩石上,就听“咔”的一声,那株小矮树,遭了无妄之灾,拦腰被哈克肥劈断,一端却带着一阵的“沙沙”声向那无底的冰壑之中,消失不见。

  面对着又粗又高的哈克肥,玉柱子心中也是一惊,哪里养了这么一个大个子,竟然比自己还要高出半个头。

  仔细看,一双铜铃眼,眼珠子却是黑中透蓝,大鼻子端处红不溜丢的像个莲蓬,两只肥耳朵,活像两个大蒸饺,右耳还穿了个大金环,一张鲤鱼嘴巴,绕圈长了一团茅草般的乱胡须,露在棉袄外的两只蒲扇大手,手指头就像北方人炸的油馍棒子,手背上青筋暴露,好像就要爆裂一般,一把三尺长的开山斧,斧刃铮亮打闪,拿在这巨汉手中,好像极其轻松的样子,约模他的年纪,大概也有四十出头五十不到。

  “你来找谁?”

  “你们二小姐,卜家二小姐!”

  “她不见你!”

  “可是我已经来了。”

  “来也是白来。”

  “何以见得?”

  “因为你绝难闯过我这一关。”一面双手紧握开山巨斧,准备劈砍。

  玉柱子笑啦,笑得有些勉强,但那总是一种笑。

  “你笑得出来?”

  玉柱子答非所问的说:“你可曾看到我这件雪白的披风吗?它现在已成了一件祭衣,大驴蛋,你知道什么叫祭衣码?”一面玉柱子抖一抖披风上沾的雪泥,把披风上的无数乌红血点,抖露出来,又道:“这上面附了三十多个灵魂,他们才走进丰都城不久,一件衣裳,附了那么多灵魂,应该有了避邪作用,这岂不是祭司穿的祭衣吗?”

  玉柱子话声刚落,哈克肥的巨斧,已迎面劈来,只听斧声中夹着哈克肥的咒骂:“妈拉巴子的,你可够狠心的,就算你本事再大,杀了那么多人,你手中的剑也该为鲜血溶化掉了,难道你的心肠,比你这兔崽子的剑还硬?”

  玉柱子似是有心试试这哈克肥的武功,在巨斧劈来的一刹问,“幻幻步”立即施展开来。

  哈克肥一斧劈空,上身并不回转,两手暴分,巨斧就抄在右手,而左手五指箕张,很显然的,玉柱子如果向哈克肥右侧移动,正好会迎上巨斧,但如果玉柱子向哈克肥的左侧移位,那就非被他一把抓个牢实。

  然而,玉柱子既不向哈克肥的右侧偏,也不向哈克肥的左侧移,只见他左足暴伸,猛点哈克肥的右腕,双手握着带鞘“龙泉宝剑”,却撩向哈克肥的左腕,他要看哈克肥怎么对付他这招“黑大叔”任冲的绝活“指东挑西”。

  这原是既虚又实的一招,当哈克肥的左掌抓空,手腕一痛,右手中的巨斧正要劈向玉柱子的时候,顿然感到右手巨斧,似是用不上力道。

  这个大力士,似是沙场老将,心中已知面前这个年轻人,绝对是个货真价实身负绝学的人。

  他有此一念,立刻暴退一步,双手交互活动一下,猛然双手抓紧巨斧,人却面对玉柱子缓缓的,极其谨慎的,举步有声,横着移动,看上去他似是在伺机下手,但玉柱子心中明白,那完全是一种防御架式,顶多只是“以守为攻”的“摆设”样子。

  于是,玉柱子再一次笑了,而且是耸肩大笑,一面笑指哈克肥,说:“你大概就是程咬金的三斧子,劈完了转身走人,对吧?”

  “好个兔崽子,杀了这么多人,你还笑得出来,我问你,他们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你非要他们的命不可?你可曾想过,他们每一个人的命,都是上天所赐,你有什么权利,叫他们血流五步?你可知道一个人的成长过程吗?从十月怀胎,到长大成人,那是多么的不易!而你,为了私仇,轻而易举的把他们杀个精光,为什么?你说说看,为什么?”哈克肥有些激动,手中巨斧也在颤抖。

  “是他们顽固的一定要拦我上这插天峰,而我却又不能不来,再说他们硬要往我的剑芒中钻,悍而不畏死的以血肉之躯,拦阻我于人山之口,难道我转身离去不成?”玉柱子有些激动。

  只听哈克肥戟指玉柱子,说:“你究竟是人还是恶魔?你可知道,你所杀的人,全都是忠心耿耿的仁义之士吗?上天不会饶过你的!”

  突然,在哈克肥的话声刚落,插天峰附近的峰巅上,乌云绕顶处,一道闪光出现,紧接着一阵春雷。

  玉柱子再次全身一震。

  但他已为血腥,掩没了他的理智,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似乎无法挽回他登插天峰的决心。

  当雷声过后,就听玉柱子冷笑一声说:“如今我人都已经上来了,还罗嗦个鸟,你要是想活在这个世界上,那就乖乖带我去见你们二小姐。”

  “你休想,插天峰方圆尽峭壁悬崖,洞穴到处,就让你去找二小姐,也得个三两天的,到时候人没有找到,先活活把你兔崽子连冻带饿的,困死在这插天峰上。”

  玉柱子瞬间却哈哈笑了。

  “你这话说出来,好像叫我不要杀你嘛。”

  “你本来就杀不了我哈克肥。”

  “真的吗?”玉柱子一面说,左手已暗暗抽回到披风里面,拉开披风的活结,然后抓住衣领。

  哈克肥的铜铃眼再大,也看不见玉柱子在披风里面玩的什么把戏。

  “大驴蛋,你看见没有,丰都城有鬼在向你招手了,你还不赶快去!”

  玉柱子似是在激怒面前这个大块头一般,就在哈克肥口中喷出的白色气变粗而又变急的刹间,玉柱子抖动白色披风,像一股劲风吹送的白云一朵,当头罩向双手挥斧的哈克肥。

  也就在哈克马挥斧一架,身体正要转动的时候,玉柱子酷似鬼魅附身一般,一闪而滑过这卜家的巨无霸右侧,而那个地方,也是挥斧的死角,即使能把巨斧抽回,也无法阻挡玉柱子这致命的一击。

  玉柱子这个动作,既快且准,当白披风劲急的抛出后,他竟毫不迟疑的拔出龙泉,只见他左手托住剑鞘,右手拔剑,但三尺剑锋并未全部拔出,那与白雪争辉的刀芒已滑过哈克肥的右肋了。

  玉柱子玉树临风般背对着哈克肥,二人相去也不过尺远,他实在不愿看到这大个头倒下去的模样,不过他还是听到哈克肥倒下去的声响,那是“哈”的一声脆响。

  于是,玉柱子收起手中的“龙泉”这才缓缓转过身来。

  只见哈克肥四脚拉叉的爬匐在他那伸展开的白色披风上面,泉涌一般的血,正自哈克肥右边破棉袄处,往外流,像一条红色的小溪,直流向不远处的断肠沟。

  正应了玉柱子说的,山脚下三十多个鬼魂,正在丰都城欢迎他呢。

  紧紧抓住龙泉宝剑,玉柱子丢弃那件披风,一身劲装锦缎紫色棉裤,狐皮嵌甲罩在紫袄外面,只见他怒睁虎目,仰天一声长啸,直往插天峰上冲去。

  也许是云层愈来愈低的关系,玉柱子有着腾云驾雾的感觉,但视线却也在缩短,好像是黄昏的样子,其实这时候也才刚到午时。

  玉柱子绕着插天峰的山腰,不停的查勘,凭着他高山生活十多年的轻验,山穴中有没有人住着,他一眼都会认得出来,所以他根本不用进穴中探看。

  也许在他的灵台中,突然显现出一线智慧,使他脸上出现了得意的微笑,因为,他想到,卜家二小姐的身份,他绝不可能像他玉柱子在高山岩穴中一样日子,她一定会在这插天峰的某一处,建造有石屋之类的居所。

  于是,玉柱子不再乱找,更不再乱跑,他要运用智慧,好好的想想,如果是自己要长住此处,那么,什么地方最适宜建造石屋呢?

  有了这一个假想,玉柱子抬头环视一下四周的状况,自言自言的道:东南方,一定是东南方最适宜,在高山上,这个方向可能就会冬暖夏凉。

  举目望望天空,天空中乌云遮日,没有阳光,玉柱子找不到东南方向在什么地方。

  这真是令人莫可奈何的时刻,玉柱子几乎快要发疯了,他不停的东张西望,希望能发现什么可资寻觅的线索,但他失望了。

  一个承受着无比精神压.力的人,如果一旦感觉到失望的时候,自然的现象就歇斯底里的吼叫,当这种狂叫的状态,持续下去的时候,直觉的,他就会迷失自己,进而精神崩溃,失掉人性。

  而目前的情形,玉柱子只是接近于歇斯底里的状态,因此,他开始狂叫,满山满谷间,立刻接连不断的发出惧人的回音。

  “姓卜的女人,你给我出来……”

  于是,山谷中回荡着:“姓卜的女人,你给我出来!”

  “你怕了吧?你逃不了的!”

  山谷中,立刻又回荡起:“你怕了吧?你逃不了的!”

  玉柱子一面呐喊,一面四下观望,他好像一头出栅的猛虎,虎视眈眈的寻找猎物。

  高山上,原本异常寒冷,但玉柱子却额角势气上冲,口中喷着浓重的雾气,显然他是热血沸腾,已到了极点。

  也就在他纵跳飞奔在乱石层岩中,火冒三丈的狂喊时候,突然之间,他的眼睛一亮,只见有如观音大士降临人间一般,在一大团白云的飘浮中,一位身着纯白披风的女人,身旁各站了一位绿衣女子,三人手持长剑,纹风不动的,有如腾云驾雾一般,站在那层白云上面。

  当玉柱子把头连连摇晃,竭力清醒一下自己,这才看清楚,原来在五六丈外的高处,三个女人站在一块极大的岩石上,表情木然的望着自己。

  于是,玉柱子已快要发疯的心,一变而为激动,这种自然的转变,使他很快的又恢复理智。

  十多年了,我玉柱子等的就是目前的一刻,总算上天还眷恋我玉柱子,终于还是要我达成心愿。

  十多年吃苦受累,风刮日晒,代价却是一瞬间的事,但即使如此,也还算划得来的。

  “还是让我料到了,你真的没有死。”那个披着一件纯白披风的人,木然的说。

  依稀,玉柱子还识得这女人的轮廓,那正是他父王的宠妃——丽贵人。

  听了白衣女人的话,玉柱子竟哈哈笑了起来,一手指着白衣女人说:“你也没有想想,我能死吗?你都已经成了寡妇了,不管你是多么残忍的谋杀了你的丈夫,甚至你丈夫的全家,但你这一辈子,总还是桢王的老婆。丈夫死了,儿子再跟着死掉,那不真应了那句‘寡妇死儿子,没有指望’了吗?”

  “扳指算算,你可能还不满二十岁,怎么就学会了这么的油腔滑调?”

  白衣女仍然面无表情,只是嘴唇微动。

  “这是见人说人话,见到鬼,也只好说鬼话了!”玉柱子还含着辱骂的口气,对白衣女人丝毫不作退让。

  “光是嘴巴的犀利,并不能为你报仇雪恨,说不定反而会埋尸雪岭。”

  白衣女人似是到了发怒的时候了,只见她又接道:“也不知你学的本事,是不是同你的嘴巴一样厉害?”

  “厉不厉害,你马上就会知道。”

  玉柱子手中“龙泉宝剑”“叭”的一声,用力由右手交到左手,又道:“三位不要尽站到那儿像三个巫婆一样,呼风唤雨的摆姿态,该是动手的时候了。”

  只见白衣女人两边的两个绿衣女人,就要拔剑扑下,却及时的被白衣女人又拦住。

  只听白衣女人又问:“看样子,你今天并不准备喊我一声姨娘了?”

  “别拿我玉柱子开心了,难道我还会伸手向你再要个糖果什么的?这时候你拿得出来吗?”

  白衣女子似是在比雪还白的脸庞上,飞过一丝嘲笑的味道,但刹时间,她手指玉柱子,喝问道:“你是怎么上得这插天峰上来的?”

  “当然是一步步跨上来的。”

  “我在问你,山下那些人,你把他们怎么样了?”白衣女人声音开始大了起来。

  玉柱子毫不示弱的高声道:“说给你听,有什么用,我玉柱子也不会让你去替他们收过尸以后,再来一拼的,你还是收收心,专心厮杀吧。”

  “这么说来,你连看守断肠沟上软桥的哈克肥,也没有放过?”白衣女人咬着牙说。

  “你说那个守桥的光头驴蛋呀,早翘了!”玉柱子故意表现出得意的样子,仰起头直视着岩石上的三个女人。

  冷然一哼,白衣女人道:“杀了哈克肥,断了那条软桥,你可想到了吗?如果没有人攀到断肠沟来,就算你今日大获全胜,你又如何走出这插天峰?”

  玉柱子似是忘了有此一疏,心中自是暗叫不妙,但他却在表面上,仍然一片漠然的样子,淡淡的一笑,说:“杀了你,我玉柱子再慢慢想法子,你可知道,这天是无绝人之路吧!”

  “没有那条软桥,你就是死定了,还在嘴硬,你以为我看不透你的心?”

  “就算我玉柱子死定了,那必然也是死在你之后。”

  他微微一顿,又道:“别尽在诈唬了,现在正是午时三刻,正好该你上路了。”

  他话声一落,突然站在白衣女人两边的两个身穿绿色棉袄套着孤皮外夹的女人,直如两头飞鹰一般,一闪而扑击向玉柱子,两把寒芒毕露的长剑,有似两条激射的飞瀑一般,是那么的劲急与威猛。

  来势太急,玉柱子丝毫不敢大意,就在两绿衣女快要触及到玉柱子的时候,就听他大吼一声,整个人疾如灵猿一般,向后一个倒翻。

  当玉柱子一落实地,龙泉宝剑已拔在右手。

  于是,原本灰黯的插天峰,陡然间,呈现了无数碎银般的光华,碰弹所发出的龙吟声,清晰可闻。

  刚刚下击扑突的两个绿衣女子,在站定实地之后,发觉玉柱子手中宝剑,俱都是一愣,彼此对望一眼,立即挥剑扑上。

  虽然,玉柱子志不在此两个绿衣女子,但他却也联想到,当年中牟县黄河渡口,奶娘被飞剑所击中,一路漂向黄河下游的那种情况,心中的愤怒,有增无减。

  当二绿衣女子的双剑,交错攻来的时候,玉柱子只是挥动剑鞘阻挡,脚下施出“幻幻步”,跳跃在二女之间,但他口中却问道:“你们两个,大概就是当年在黄河岸,追杀我的那两个绿衣女子了吧!”

  只听其中一个,冷冽地说:“是又怎样?”

  一顿之后,又一个女的说:“一个人一生中,有一次大难不死,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你竟然还要来试第二次?真是活了才二十不到,就嫌腻了,却拼命的赶着前来送死。”

  她话刚话完,就听玉柱子冷笑连连,道:“当年只是一个六岁孩子,才脱去开裆裤子没多久,可是现在,你们以为我玉柱子还是穿着开裆裤的大孩子。”

  猛然间,无数道七彩刃芒,自玉柱子的右手中暴射而出,含着无尽的宇宙光环,在不及苍穹一瞥之间,化为一道蔚蓝的彩带,一闪而划过两只原本极为强盛的刃芒。

  于是,“咔咔”之声连响,中间并夹杂着哀嚎与血花的进出声,闻之足以令人丧胆。

  当那道涵盖宇宙的光环,消失于无形的时候,就见岩石上的雪堆中,两个绿色女子的尸体,各被劈成数段,而两把原本犀利的长剑,也已被削成数截,散落在两个正在淌血的绿衣女子之间。

  然而,出乎玉柱子意料之外的,则是站在原来岩石上的白衣女人,却突然间,消失不见,她应该在紧要关头,自上而下的,去援救这两个绿衣女子的。

  可是,她没有,反而乘机逃的无影无踪。

  难道这卜二小姐看到玉柱子的“龙泉宝剑”就心生畏惧的不敢应战吗?

  这太不可能了。

  玉柱子有些麻木的愣在那儿,而不知所以。

  不过,也只是愣了那么一会儿,玉柱子开始有些洋洋自得的,哈哈大笑起来。

  只听他一面笑,四周群峦立即回应,于是整个山峦充满了玉柱子的笑声。

  当这些笑声一落,玉柱子这才高声喊:“卜家二小姐,你敢情是要同我玉柱子来个捉迷藏吧。你不觉着咱们俩年纪都太大了,那可是孩子们玩的玩艺儿。”

  四周没有回答,于是玉柱子又道:“别躲了,我的二小姐,眼前是一场你亲手戳的祸,是祸你就躲不过,何不干脆站出来,面对的决一死战,就算是死了,也死得像个英雄。”

  可是,玉柱子再怎么叫喊,也不见这位卜二小姐的丽影出现,就算是玉柱子咒骂,也骂不出个活蹦乱跳的卜二小姐,这是怎么回事?

  玉柱子开始有些纳闷,难道她卜二小姐一看自己无法战胜,跑去跳入断肠沟了不成?

  虽然,玉柱子百思不得其解,但他却仍不得不小心翼翼的,往四周去寻觅。

  当然,他也担心,在骤然之下遇袭的可能。

  于是,空气又开始凝结了,而玉柱子又开始了不耐与焦躁不安。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玉柱子在恍惚中,又寻到了软桥边,而软桥依旧垂挂在对岸,哈克肥仍然爬匐在他的白绸披风上面。

  突然间,玉柱子听到一声清脆的喝声:“玉柱子,你以为我会起来吗?”

  这声玉柱子,叫的相当叫人惊愣,仿佛在三四岁的时候,丽贵人见到自己所呼叫的声音,那时候她是既美丽又温柔,她那柔柔的嫩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口中甜甜的叫着自己的名字,最清楚的,是她最反对把自己留在京中,她说要亲自把我带大,但仍遭到反对,如今想来,她还真想找机会,来个一网打尽。

  玉柱子由思维中,又回到了现实,而现实却是残酷的,只见这位原是他玉柱子姨娘的卜二小姐,不知怎么的,转眼之间,却换了一身装扮,看上去她仍然是那丽美丽,虽已快四十的人了,但看上去绝不会超过三十,只见她一身紫色劲装,头上挽着高髻,横七竖八的插了数支银针,鹿皮快靴上面,紫色长裤腿管头上,扎得紧紧的,原本她手中握了一把长剑,却不知怎的,又换了一把看上去不过两尺的短剑,而在她的腰中,却又挂了一只鸭蛋大小的金色铃铛。

  “你终于还是出来了,我还以为你跳下断肠沟中自杀了呢!”玉柱子冷酷的说。

  “我发觉你比那残暴的奸王,还要狠上十分,至少奸王不会赶尽杀绝,而你却是拿杀人当成了开心事,以为是一项令你乐不可支的事。”

  望望玉柱子手中“龙泉宝剑”,又道:“是不是因为你手中握了一把削铁如泥的利器,你就耀武扬威的不可一世?”

  “这话别人对我玉柱子说,那还差不多叫我心甘领受,而你,有什么资格说这些话?这世上有几个人,能凶残的一夜之间搏杀人家三十五口之人的?”玉柱子戟指面前的卜二小姐,暴目怒吼着。

  卜二小姐冷然的一阵大笑,似是触及到她的伤心之处,因此,在她的笑声中,充满了悲愤与凄凉。只见她一抬手中短剑,对漠然怒视她的玉柱子说:“你大概还不知道我手中的这把宝剑,它也是一把削铁如泥的宝物,而它也是上一代乾隆皇帝亲赐给我们卜家的宝剑,你知道为什么吗?”

  玉柱子有些像是在听故事的味道,凝瞪着虎目,双眉微皱。

  卜二小姐又是一声苦笑,道:“关外卜家,三代为大清朝效命,三代又何止死了三十五口人?但那些是为朝廷效命而死,我们人死而无憾,也觉得死得很值得。然而你那残暴的父王,却因为没有替他完成一桩残害中原的阴谋,就全不念过去我们卜家三代对朝廷的功劳,立下毒手,害死我姥姥于深山之中,想想看,我是不是应该为我家三代而报仇?”

  玉柱子一听,陡然又是一声大笑,说:“咱们都已经刀对刀的正面对了,还提这些事做什么?即使你舌灿莲花,终还是不免一搏,我看咱们还是省点力气。”

  玉柱子踏前一步,手指卜二小姐手中短剑,又道:“原来刚才你发觉我手中握的是一把货真价实的宝剑,你也忙不迭的去取来这把‘钦赐宝剑’,这样可好,咱们就在这长白山插天峰上,以双方宝剑力相拼一场。”

  于是,卜二小姐极为慎重的,拔出那柄看去不过两尺多长的短剑。

  就像旭日之东升一般,卜丽芳的剑鞘口上,耀眼夺目的光华,开始向四野喷洒。缓缓的,当短剑拔出来的时候,一束晶莹剔透的彩霞,已紧紧的附着在那把剑的剑身之上,是那么的诱人,如果这时候有日月悬挂天空,那把短剑,则必然与日月争辉。

  终于,玉柱子在对方短剑光华的劲射下,“呛”的一声龙吟,“龙泉宝剑”也带着血腥的人血味道,出了剑鞘。

  两把俱都是削铁如泥的神器,虽然,这时候天空乌黑一片,甚至有下春雨的迹象,但在附近积雪的照映下,两只一长一短的宝剑,散发出惧人的寒芒,而使得附近杂草树叶,无风自动。

  终于,在上天的巧意安排下,两个俱带有血海深仇的人,认真的对上了,而且是毫无保留的拼上了。

  玉柱子的剑招,原本是大反其道的,原因是他并未在剑术E有深刻的造诣,所以他是以剑为叉,刺挑为主,所以一上来,卜二小姐反倒有着莫名其妙的感觉。

  但玉柱子所使的“夺命叉”招数,乃是“黑豹子”任冲一生搏斗,所参研出来的,在跳跃劈刺中,叉即是剑,剑亦是叉,所以玉柱子的招式,几乎就是狮虎一般的闪展腾跃。

  卜阴芳却与玉柱子完全相反,自她隐居到这长白山的插天峰上之后,却不断的在剑术上下功夫,因为,在她的心理上,有着负担,她一直预感,有一天那个投入黄河中的玉柱子,会找上门来,因此,她除了勤练她们卜家的绝艺——追魂铜铃针之外,更在剑术上,力求突破,所以在她与玉柱子二人一经交手,一个是使以正宗剑术,另一个则是以剑为叉。

  于是,就在这插天峰腰,断肠沟上面,两个人杀在一起,各不相让。

  就在一抡双方抢攻搏杀之后,卜丽芳似是从玉柱子的招式中,窥到了奥秘一般,立即一个倒翻,人已立在玉柱子面前两丈开外。

  “等等!”

  “你并没有败象,而我才刚刚杀得性起,你怎么又要罗嗦个没完没了的?”玉柱子有些不耐。

  “你的剑招怪异,有些像是猎人玩叉的路数。”

  玉柱子一惊,但表面上却力持镇静,淡然的说:“什么招数路数的,我不懂,我玉柱子只知道能杀人的招数,就成了。”

  突然,卜丽芳似是全身一颤,粉脸立刻煞白,抖着声音问道:“那‘黑豹子’任冲,是你什么人?”

  真是晴天一声闷雷,玉柱子也是惊呆的虎目圆睁,他连回答都忘了,心中却在想: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要知玉柱子,一向对这位黑大叔,敬畏有加,没有黑大叔,今天就没有他玉柱子,所以黑大叔对他有着无比的严酷,他也不敢稍有反抗,这种已成习惯的服从心理,似乎成了这世上唯一能克制他玉柱子的克星,如今突听面前的灭门大仇人,竟然说出黑大叔的“字号”,心中自是惊奇不止。于是,电闪一般的一个念头,在他的心中一闪而过,那就是如果面前这个蛇蝎美人,与黑大叔也有着什么过节,正好两码子事一起办,有一天如果见到黑大叔,也好说给他听,叫他高兴高兴。

  望着只顾冷笑的玉柱子,卜丽芳不由怒道:“任冲是你什么人?快说!”

  “他是我什么人,干你何事?”

  “刚才你所使出的剑招上,就揉和着任冲的‘夺命叉’路数,你说,是不是出自他的传授?”

  “是又怎样?”

  玉柱子此言一出,何异于承认?

  于是,卜丽芳骤然间,满眶热泪滚动,她情不自禁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断肠沟,面上表现出极度失望与痛苦。

  只听她自言自语的说:“你既未为我而跳入断肠沟,却为什么把我的仇敌,调教成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难道你真的那么恨我吗?”

  也就在她意欲落泪的瞬间,突见她脸色一寒,银牙一咬,对玉柱子喝道:“你与任冲可算得是一丘之貉,得不到的,就含恨而毁之才觉痛快,偏激、自私、不讲情义。我真不懂,上天为什么要特别眷恋像你这种恶人?”

  玉柱子心中一松,原来她与任大叔有过节,那就没有什么可顾及的了,于是,接口冷笑道:“你应该知道,上天眷恋我的目的,而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叫我玉柱子送你上西天!”

  他话声一落,“龙泉宝剑”光华暴涨,有如无数毒蛇,直向卜丽芳面门啃咬一般击去。

  于是,卜丽芳像一头精灵,身如飘絮般,盘飞在玉柱子的四周,远远望去,两只光华毕露、锐芒喷洒的宝剑,有似两条云中搏斗的蛟龙一般,彼此盘绕,互相缠斗。二人战之紧张处,就见乌云片片,自二人身前或脚下,悠悠飞过。再看那拼斗的二人。只见玉柱子一身锦缎,在“龙泉宝剑”的刃芒中,酷似水里蛟龙;而那一身紫衣的卜二小姐,手中宝剑光圈不及玉柱子的大,但在她其白如玉的纤手中,仍然是挥洒自如,正像一只冲天的彩凤,只可惜二人如今是以死相拼,而非是“龙凤配”。

  乌云愈骤愈多,也愈厚,二人的拼斗,也到了立判胜负的时候了。

  突然间,卜二小姐冷笑一声,在乌云的遮掩中,关外卜家的独门暗器铜铃针,她已自腰间取出来,就在玉柱子暴怒中,“幻幻步”足踏魁斗,硬劈卜丽芳面门时候,就见卜丽芳右手挥出一束锐芒,硬架当头击来的“龙泉”,但她却把一大半的劲道,运用在左手的铜铃针上面。

  于是,一场拼斗,在清脆的闷哼中结束了。

  于是,又见鲜血在乌云笼罩中,喷洒一地。

  只见卜丽芳大半个肩膀,带着整个右臂,被“龙泉宝剑”,生生劈落当场。

  当玉柱子收回“龙泉”的时候,他发觉就在龙泉宝剑的剑身上,清晰的沾附着晶紫发亮的毒针,大的数一数,何止三五根。

  躺在血泊中的卜丽芳,那原本美丽的面庞,却正在扭曲,扭曲的连眼珠子都泛起白色,她两眼似是看着玉柱子,她不懂,玉柱子是怎么躲过铜铃针致命的一击?

  原来,玉柱子捏准卜丽芳的退路,立即挥出十成劲力的一击,却正好卜丽芳把自己的劲道,用在左手,右手只是轻一挡,但她再也想不到,玉柱子的那一击,是如此的劲急,而当右膀被劈,左手铜铃针才到,铜铃针不但失去准头,而且最令二人不解的,是玉柱子手中的“龙泉宝剑”,竟然还具有吸铁的功能。

  看着已经气绝,但怒目瞪视的卜丽芳,玉柱子竟朝天哈哈大笑,得意的剑尖指向倒卧血泊中的卜丽芳,狂吼着说:“你终于还是逃不过我玉柱子的一击,你还是有什么死不瞑目的?”一面挥起手中“龙泉宝剑”,猛力挥向卜丽芳的头部,跟着一脚踢出,就见卜二小姐的一颗人头,劲急的飞入那万丈深渊的断肠沟中。

  于是,玉柱子高举着手中宝剑,仰脸望向乌云密布的天空,高声叫道:“父王!孩儿已亲手杀了谋害咱们全家的贱人,你老人家也该瞑目了吧!”

  也就在他双手高举宝剑,脚踏在一滩正在横流的鲜血上的时候,突然,一股刺目的光芒,夹着撼山倒海的力量,“咔喇喇”自玉柱子的剑尖,自贯入他的全身,那股有似塌天地袭的金芒,有一股人类难以想象的力量,因此,玉柱子在抛剑不及的情况下,整个人被幻化成一堆焦炭,在他弹起数丈高而又落下的时候,却沿着断肠沟的沟缘,一路碰落到万丈的无底深沟中。

  依稀,玉柱子在受击的时候,脑海中除了老和尚“啊哈”的笑声之外,一切杂念俱无。

  于是,一股震天价的雷声,就在这断肠沟的上面,响彻而入云霄,连那个软桥,也被震的颤抖不已。

  暴戾之气非福,但暴戾却是人为的,因此上天永远不会容纳暴戾之人。

  什么是道?它具有正邪之分吗?根本没有,但人心却有正邪之分,所以说:“心真而道真;人若化暴戾而致祥和,化干戈而为玉帛,此乃真正人类有福,苍生有幸。”

  一年后,从关内驶出一辆骡车,篷车中坐着两位年轻貌美的少妇,少妇的怀里,各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

  “姐姐,小柱子该吃奶了吧!”

  “让他多睡一会儿,倒是小莲,别让她着凉,常给她换换尿布。”

  “是的姐姐,我会的。”

  原来,这篷车中坐的两个美艳少妇,却正是西河镇上的花魁女刘莲,与卓家大妹子卓玉莲。

  他们在替玉柱子各生下一男一女之后,联袂出关,在卓玉莲的指引下,双双来到这凄凉的小镇上。

  小镇上房屋依旧,却在上山的人口处,发现了白骨一堆,于是,二人抱着孩子,往山上行去,但在走至半途,却被一位又粗又高,黑乎乎的大和尚所拦阻。

  “回去吧!山上尽是顽熊虎豹。”

  “我们只要捡拾我二人丈夫的骨灰,立刻就回返中原。”

  “你们已有了他的骨血,何需再自寻烦恼?把这两个孩子教养成人,这比捡拾几根骨头,更能顺天意”。

  黑大的和尚,洒脱的迈开大步,走了。

  而两个美艳绝伦的少妇,把怀中的孩子,搂得更紧了。
 

 
分享到:
这是最后一篇
在附近的宇宙中1
萤火虫找朋友的故事1
揭秘中国历史上的十大草包将军
魏忠贤
花蕊夫人与宋太祖兄弟的风流往事
成吉思汗不可告人的秘密:行房时被咬掉生殖器
东汉明帝马皇后的为妻之道
2一只蝴蝶停在我的耳朵上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