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红岩 >> 第十章 金碧辉煌的大吊灯高悬在客厅正中

第十章 金碧辉煌的大吊灯高悬在客厅正中

时间:2014/10/2 22:27:59  点击:3030 次
  金碧辉煌的大吊灯,高悬在客厅正中,彩色的光线,撒到雕塑精美的天花板上,然后折射下来,给客厅带来一种舒畅柔和的喜色。正面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列相片——梅乐斯①、戴笠、毛人凤,象征着这特务家庭所崇拜的特殊对象。

  另外几张则是徐鹏飞的太太刚才亲手挂上的,一张是蒋介石亲笔题字签名的相片,这是上午授勋典礼上,由朱绍良作代表颁发的;还有两张也是授勋时拍摄的:一张是特别顾问给徐鹏飞戴上美国佳尤勋章后狂热握手时的情景,另一张是毛人凤发海陆空军一级勋章时徐鹏飞矜持的笑脸。

  “请坐,请坐,别客气!”徐太太以主妇身分,周旋在红灯绿酒与男女宾客之间。

  这时,传来了一阵汽车喇叭声,惊动了厅内的主客。

  “鹏飞!”徐太太在人丛中踮起高跟鞋急促地喊着,声音里流露出一种惊喜的激动:“贵宾来了!你快出去招呼一下。”

  ①梅乐斯(M.E.Miles),美帝特务、海军少将,“中美特种技术合作所”副主任。

  汽车喇叭又在近处响了几声,一辆插着星条旗的流线型轿车,沙沙地驶过花园中光滑的水泥路面,从林荫道直开到客厅门前,才猛然刹住。

  “特别顾问!”宾客中有人低声叫了。一大群男女宾客,挤到客厅门口,列队恭候着美国贵宾的出现。

  徐鹏飞大步走下台阶,欠身拉开车门,但是,从特别顾问的轿车里,缓缓地走出来的却是沈养斋。

  “特别顾问呢?”徐鹏飞皱了一下眉头。

  “刚要上车,又接到华盛顿来的急电。他说,十分遗憾。”

  沈养斋不慌不忙地补上一句:“不过,他答应来参加舞会。”

  插着星条旗的汽车,响了响喇叭,又从原路沙沙地开走了。

  “特别顾问谈了些什么?”徐鹏飞有点歉然地问。

  沈养斋缓步走上台阶,等那群列队欢迎贵宾的人散开以后,才低声说道:

  “特别顾问再一次表示,很高兴和你进一步合作。不过,顾问又说……”

  “说甚么?”声音骤然有点紧张。

  “顾问似乎认为,特区近来士气有些不振……”沈养斋回忆着美国人讲话的神情,一口气说下去:“顾问说,当务之急,首要是严格整饬纪律,恢复中美所创建初期——梅乐斯时代的精神,并且发扬光大。现代最新式特工设备,也要大加充实,和华盛顿直接通话的电台,气象雷达,高空侦查技术与设备……顾问特别认为,必须立即结束在现代技术上的落后状态。”

  “对,早该这样了。”徐鹏飞立刻表示赞同。他张开的嘴,没有立刻合拢,像还想从对方口气里找到顾问的深意似的,固执地望着沈养斋。上台不久的特别顾问有着野心勃勃的气势,这是他非常喜欢的;美国人对他,对特务工作的重视,使他的臂膀象突然宽厚粗壮了许多。

  “恢复和发展梅乐斯时代精神,继承梅乐斯的国际事业,正是我们责无旁贷的历史使命。”徐鹏飞敏锐地感觉到,加强、扩大中美合作所的计划,正是对他接任的新职的最大支持,在美国顾问的直接扶助下,他必将成为军统在西南地区不可动摇的台柱。

  “还有,特别顾问对保密问题……”

  “对!这件事也不可疏忽,特别是特区里更要从严,中美所的一切机要单位,和内部的银行、仓库、医院、餐厅、酒吧、煤矿……所有部门,都应逐一检查,绝不能容许可疑分子潜伏!”

  徐鹏飞说着,推开玻砖门,走进客厅。

  陪伴毛人凤刚从套间里出来的徐太太,看见徐鹏飞眉飞色舞地走进客厅,便举起手来轻轻拍了拍掌。然后,用最柔和的声音说道:

  “为了欢迎局座的莅临,特别举行这次小小的家宴,邀请的客人不多,都是知心好友,大家随便玩玩。”说着话,徐太太稔熟地挽着身材矮胖的毛人凤的手臂,请他坐在身旁。她知道,其他的客人不用她操心,徐鹏飞完全可以应付过来,她只需要殷勤照顾局长就行了。

  长长的西餐桌,摆满了丰盛的酒肴。徐太太卖弄着风姿坐在主妇位置上,用抱歉的口气应酬着:

  “局座,您随便尝尝,重庆找不到好厨师,只有点俄国大菜……不过,酒还可以,花旗香槟、法兰西葡萄……抗战期间局座在重庆就爱喝贵州茅台,我特别准备了几瓶真正老窖的,请大家干一杯吧。为了欢迎局座赏光……”

  徐太太把一杯茅台酒捧到毛人凤面前,毛人凤却很有礼貌地用手在她纤嫩的手背上拍了两下,示意殷勤的主妇等一等。他站了起来,举起酒杯微微带笑,仿佛在外交场合上似的,向女主人点了点头,说:

  “我在这里借花献佛,首先感谢女主人的殷勤。另外,我想借这个机会,向大家报告一个好消息……”他像在征求意见,停了一停。一阵热烈而持久的掌声,把毛人凤停止讲话后瞬间的寂静填充起来。“鹏飞这次行动,继承了我们‘大家庭’①的优良传统,以革命行动,打击了奸匪异动。二处和特区都有功劳——我认为:线索来自特区,发展全靠二处。为了奖励这次有功人员,局本部决定提升西南特区区长严醉同志为局本部特派员,即日到京视事……”②徐鹏飞泰然自若的目光,扫视了一下严醉,完全和他意料的一样,严醉满布麻子的脸上毫无笑容,这一手,严醉被蒙在鼓里,完全没有想到。

  “严醉所遗西南特区区长职务,由徐鹏飞同志兼任。”

  衣饰豪华、珠玉琳琅的太太们叽叽咕咕起来:①

  ②军统特务机关称自己的特务活动为“革命”;特务之间互称“同志”。

  军统特务机关自称为“大家庭”。

  “呀!公、秘单位都归他一人领导!”

  “全国都没有先例的事咧!”

  毛人凤说完话,仍是微微带笑地高举酒杯:“我首先表示我的祝贺,请大家干杯。”

  徐鹏飞的表情似乎十分谦逊。他不慌不忙站起来,干了一杯,等毛人凤坐下以后,才声音不高地说:

  “感谢党国培养。同志们,请大家为我们唯一领袖总裁万寿无疆干杯!”

  “干杯!”

  徐鹏飞又端起第二杯酒,走到毛人凤面前。

  “请同志们为局座的英明领导而干杯!”

  又是一阵“干杯”、“干杯”的声音。

  毛人凤满面春风地干了杯,徐太太又含笑为他满满地斟上。

  徐鹏飞又端起第三杯酒。

  “为我们的共同胜利,我请各位夫人和全体同志再干这一杯!”

  “干杯!”“干杯!”徐鹏飞说着,发现严醉枯坐着连酒杯也没有拿。对这不愉快的小小插曲,徐鹏飞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马上斟满一杯酒,缓步走到严醉身旁,殷勤地拍拍他的肩头:

  “醉兄,我衷心敬佩你的行动技术,并且祝贺你的高升,请允许我们为共同的革命事业而干杯!”

  严醉的神情,并不像刚才徐鹏飞看到的那样冷漠,他似乎对毛人凤和徐鹏飞背后来的这一手并不十分在乎,虽然多少是有点不愉快。他分外客气地站了起来,麻子脸上露出自若的微笑,和徐鹏飞碰了杯,并且祝贺着:

  “鹏飞兄,我佩服你的好手段!祝贺你青云直上。”

  他又把酒杯举到沈养斋面前,满脸麻子闪着红光。

  “这一杯你也要干,恭贺你消息灵通,记功之外又得勋章!”

  严醉再斟满一杯酒,走到毛人凤面前:“局座,感谢我们‘大家庭’对我的栽培,请您干完这一杯。”

  “好,望你早日到职视事。”

  喝完一杯,严醉又为毛人凤斟满。

  “局座,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可否允许我暂时不去南京……”

  “唔?”

  “我想先到美国走一趟。”严醉不动声色地说:“联邦调查局最近拍来电报,聘我担任高级顾问。”

  “呀,严区长到美国!”又是那些饶舌的太太小姐们发出羡慕的腔调:“他在美国受训时,就和特别顾问是师生交情!”

  “啊!出国深造,太好了,太好了!”毛人凤愣了一下,立刻从严醉手上接过酒瓶,为他斟得满满的,满面春风地宣布道:“你应该再兼个名义——派赴美国考察特工工作,国防部特派员。来,这杯酒一定要干!”

  “局座,我还有件小事顺便报告一下,”严醉不亢不卑地说:“特别顾问希望我从特区选拔一批年轻有为的干部随同赴美。好像黎纪纲……”

  “特区的人你全知道,尽管挑吧。西北方面呢**,东北、华北近来回京的人不少嘛,是呀,可以考虑多去几个。”毛人凤满口赞同:“最近美国方面考虑到今后局势可能发生的变化,估计到一切可能出现的最坏情况,决定全面加强中美特种合作,特别是情报技术……你这次出国,和我最近与美方签订的特工协定的内容与精神完全符合……”

  徐鹏飞似乎一怔,但立刻镇定下来,摹仿着毛人凤的动作,赶快斟了两杯香槟,走过去拍着严醉的肩头:

  “酒逢知己千杯少。这杯薄酒,请醉兄务必赏光,以壮行色!到华盛顿时,务请代我向老上司梅乐斯将军致意。”

  “干杯呀!醉兄,这一杯你一定要干尽。”

  正在徐鹏飞向严醉敬酒的时候,毛人凤的侍从副官,大步闯进客厅,把一件公文交给毛人凤,又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毛人凤拿着重甸甸的文件,没有来得及拆开,脸色陡然一变,不管旁边狡黠的徐太太,如何用温柔多情的眼光表示恳求,他仍然不顾一切地站起来,离开餐桌向客厅旁边的那间套房走去。正在向严醉敬酒的徐鹏飞,抬起头来,瞥见毛人凤的目光不满地招呼了他一下,他仓卒地喝完那杯酒,转身便跟着毛人凤跨进套间,回头关上了门。

  庆功宴上,出现了阴影。满座客人,一时都不知所措地变得鸦雀无声。

  徐太太强自镇定着,装出勉强的微笑,站起来娇声说道:

  “我们大家再干一杯吧!”

  套间里面,毛人凤坐在沙发上,徐鹏飞不安地站在旁边。

  毛人凤抬抬手,示意叫他坐下。

  毛人凤慢慢撕开公文套封,从套封里,掉出几张粉红色的打字纸。“《挺进报》?”徐鹏飞差点叫出声来。

  毛人凤把报纸缓缓展开。《挺进报》三个大字,倏地射进徐鹏飞的眼帘,他心慌意乱,只看清了大标题上的几个字:

  “山城人民欢庆延安解放……”毛人凤一扬手,把报纸掷到他眼前,徐鹏飞脸色铁青,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毛人凤的声音里带着愠怒。“……局本部刚刚向总裁报告过,你看,又出来了!”

  “不过,”徐鹏飞看了看字迹,“这是新办的《挺进报》,是铅印的……”

  “是呀!问题就在这里,刚刚抓了一个,新的又出来了;抓了油印的,却出了铅印的。限期三天,你给我马上破案!”

  徐鹏飞惶恐地望着他的上司,不敢答话。

  “共产党正在煽动全市工人罢工,你知道吗?”

  “这个情报,”徐鹏飞嗫嚅着问:“局长从哪里得到的?”

  “共产党到处散发传单,工人骚动不服弹压!下午我就听说了!你们这群混蛋!”

  “这,这不可能,共产党的工运书记在我们手里呀!”

  “兵工厂工人聚众滋事,要求释放被捕的人,你知道吗?

  **!”

  “这,这我知道。”徐鹏飞勉强承认:“我已经下令制止……”

  仿佛回答徐鹏飞慌乱的话似的,远远地响起一声汽笛的长鸣,电灯光突然一暗,接着就熄灭了,套间里一片漆黑。

  隔壁,传来徐太太慌张的声音:

  “勤务兵,拿灯来,快点!”

  “这是停电!”徐鹏飞强自镇静地说:“重庆电力不足,经常都在停电。”

  “胡说!”毛人凤的声音,在黑暗里咆啸:“你聋了吗?给你讲过多少次了?重庆——中共代表团活动过多年的地方,会那么简单?你跟我听听看,汽笛还在响,明天是五月一号,工人又罢工了!”

  黑暗中,清楚地听得见汽笛狂鸣。忽然,近处又响起一声洪亮的汽笛声……又是一处,又一处……顷刻之间,象在互相应和,互相支援,象万马奔腾,像愤怒的江水汹涌澎湃,愈来愈多,愈来愈大的汽笛声,响彻山城的夜空,不断发出洪亮的长鸣……

  这时,沈养斋忽然慌张地闯进来,在黑暗中说:“顾问处电话,特别顾问的车子,马上要到了。”

  毛人凤无可奈何地,把徐鹏飞支了出去,马上准备欢迎。

  隔了一阵,他又在黑暗中问道:“养斋,刚才顾问说了些什么?”

  “归根到底,还是要找到中共地下党的组织!”沈养斋摸索着把头向毛人凤凑拢去,声音变低了,几乎成了耳语:“办法是:从骨头里榨油!因为共产党的人质握在我们手里!”

  “从——骨头里——榨油?”毛人凤的声音拖得长长的,思忖了一阵,突然决断地说:

  “对,所有关在集中营里的政治犯,全是我的人质。他们的骨头里有的是油!马上向集中营里加压力,限期叫所有的政治犯开口!”

  毛人凤从深陷的沙发上,忽然站立起来,像怕对方未必能理解他的意图似的,大声说道:

  “连许云峰在内,都不仅是我手上的人质,而且是:活字典!”他自信地把拳头朝另一只手上一击,说:“我相信,在我的铁拳之下,一加压力,我可以叫全部政治犯陷入绝境。我可以随心所欲,从奄奄一息的共产党人中间,找到任我翻阅的活字典,从他们身上,找出我需要的一切!”

  “特别顾问的主意出得太好,”毛人凤忽然问着沈养斋:

  “这主意,鹏飞还不知道?”

  “昨晚上,他到梅园去过,”沈养斋报告道:“特别顾问的主意,可能出自鹏飞的建议。”

  “唔。”毛人凤不再讲话,黑暗中看不出他的脸色有无变化。过了好一阵,才又听到他的声音:“关键还是在许云峰身上,看样子,我得亲自插手,过问一下……’外边,特别顾问的汽车喇叭连连地响了,客厅里人声顿时嘈杂起来,只有徐太太还在慌张地张罗:

  “勤务兵,快拿灯来,怎么还不拿灯来呀!”

  陈设得十分堂皇的餐厅里,摆了张大圆桌,洁白的桌布上,已经摆设了精致的餐具。可是,餐厅暂时还空着,象在恭候显赫的贵宾。

  餐厅旁边、是一间华丽的休息室,宴会的主人都聚集在那儿。徐鹏飞挂过电话,摆出一副悠闲的姿态,吸着烟踱到纱窗旁边,望着鱼缸里在水藻间缓缓游动的金鱼。年岁较大的沈养斋,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微闭着眼睛,默默养神,身旁丢着几本翻开了的美国画报。朱介等人不时进进出出。嗬嗬地转动的电唱机,正给沉静的大厅,轻轻地送出阵阵娇滴滴的颤音。

  外边,传来了一阵汽车的响声。

  一个又矮又胖的秃头下了汽车,挺起圆圆的肚皮摇摇摆摆地走进餐厅的大门。他穿一身白哔叽西装,后面跟着个妖艳的水蛇似的女人。那女人提着镁光灯大照相机,摇动着一头染成金色的头发,见了人就来一阵媚笑。

  徐鹏飞缓缓跨出休息室,迎过去,和矮胖子握手,沈养斋便代金发女人提过照相机。徐鹏飞一手挽住金发女人的柳腰,一面问着矮胖子:

  “新闻稿拟得如何?”

  “花了我整整一个上午!”矮胖子自鸣得意地炫耀着。“明天一早见报!已经通知了全市各报馆,一律刊登头版头条。”

  徐鹏飞频频地点头。矮胖子伸出粗短的指头,神气十足地在空中指划着:

  “标题是: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与政府当局欣然合作!你看,再配上一幅宴会上满面笑容的碰杯照片,包管谁也瞧不出破绽。”说着,他又望望金发女人:“玛丽小姐,这张精彩的照片,可要看你的摄影艺术了。”

  “不成问题。玛丽小姐陪特别顾问拍的照片我见过。”沈养斋摹仿着美国式的动作,竖起了大拇指,“张张都是‘挺好’,百分之百的好莱坞镜头。”

  金发女人妖娆地笑了声,高跟鞋在雪亮的油漆地板上清脆地跺了一下:“沈老,就是你的话多!”

  “哈哈哈……”满场一阵大笑。

  沈养斋笑过之后,回头问道:“鹏飞兄,为了慎重起见,先演习一下怎么样?”

  “好,好,请养斋主持一下吧。”徐鹏飞说着,放过金发女人,和矮胖子边说边走进休息室去了。

  沈养斋掉头拍了拍朱介的肩膀:“演习的事,全看你罗!”

  朱介正待开口,金发女人眼波闪闪,香气四溢地挤在沈养斋和朱介中间:“沈老,我也参加,欢迎不欢迎?”沈养斋捏着金发女人的纤手,笑道:“哪敢不欢迎啊?”

  餐厅的大吊扇呼呼地旋转起来,彩色的灯光从四壁柔和地撒到厅里。

  朱介清了清嗓子,提高了音调,对等候在大厅里的几个二处和特区里奉命前来的人说道:“今天的宴会,是要欢迎共产党方面的一位要人……处长的用意,第一是要大家……”

  应邀作陪的人,都静了下来。让朱介说完以后,沈养斋站起来,说道:

  “客人到时,请大家……起立,鼓掌。”

  几个人都站直身体,侧向着门口,露出笑容。

  奉命检查的朱介,一个个地端详着,并且纠正姿势,在一个大块头面前,他忍不住停下了脚步。这名行动头子,胖得满脸横肉,笑起来,老是哭笑难分,鼓起掌来,又是拳掌难分。

  金发女人一见这情景,就格格格地笑个不停,银铃似的艳笑,十分响亮。

  朱介帮助那大块头,纠正了几遍姿势,毫无作用,只好勉强走开。

  正在这时,徐鹏飞和矮胖子走了出来。沈养斋立刻跟着站起来。一看就明白,“贵宾”马上要到了。演习的人,迅速散开,花枝招展的金发女人,最先跑到厅门口去,望着一辆由远渐近的奥斯汀轿车。

  “嘟嘟!”长鸣一声,轿车停下了。车上跳下两个持枪的警卫,押着一个衣着简朴的人。

  徐鹏飞含蓄地微笑着,迎上前去。“**,许先生!这几天,照顾不周,生活清苦一些,嘻嘻。”一边说,一边就一一介绍主要的接待人员。

  朱介的手伸向厅门,笑容可掬地连声道:“请,请,请!”

  金发女人大胆地迎上前去,娇声娇气作了自我介绍:“中央社特派记者Mary……”

  矮胖子又是笑,又是点头:“兄弟是长官公署新闻处长,今天特地代表朱长官表示……”

  老有经验的沈养斋,搭上了话头:“呵,许先生,听说你快要脱离缧绁之苦了,可喜可贺!”

  许云峰一时没有答话。除了徐鹏飞,这些人他都没有见过。可是一看这场面,特殊隆重的气氛,颇有几分鸿门宴的味道,卑躬屈节的逢迎之中,隐隐透出一片杀机。许云峰冷冷地笑了笑,坦然放开脚步,跨进了响着掌声的大厅。

  徐鹏飞的眼角一扫,清了清嗓子,谦恭地说道:

  “我们十分高兴,因为南京方面来了电报,决定恢复许先生的自由。”

  这种调子,许云峰一到场就连听了两次。他马上就觉察到对方的动向。这是敌人近些日子极力采用的各种“优待”手段的发展,目的和审讯时的完全一样,只不过是威胁无效,被迫改换一套利诱的花招,改硬攻为软骗罢了。许云峰并不在乎这些,只淡淡地说:

  “既来之则安之。要不要恢复我的自由,那是由你们考虑的事,用不着我来操心。不过,请客赴宴的主人,恐慌到用全副武装来押送客人,却是世间少见的怪事!”

  徐鹏飞微微点头,仿佛他很赞同许云峰的话似的。许云峰却清楚地看出对方在这种场合下的复杂心情:冲动、暴怒都于事无补,他既然有所安排,抱有企图,就不能不忍受一些并不使他愉快的谈话,这样一来,他对付场面会更加棘手,比上次刑讯室里的交锋还要头疼!

  又是一片掌声之后,徐鹏飞站起来,硬着头皮讲话了。

  “我来介绍一下,许先生——云峰,嗯,是共产党方面市委的负责干部,工运书记,……嗯,是中国不可多得的人材。

  为了庆贺许先生恢复自由,为了欢迎许先生的光临,我们,嗯……”

  陪坐的男女盯着坦然稳坐不露声色的客人,准备鼓掌。

  金发女人接过新闻处长替她配上镁光灯泡的照相机,摇曳着腰枝,轻盈地走过来,想拍摄这个难得的镜头。

  许云峰炯炯的目光,泰然自若地扫视了一下笑脸相向的满座“陪客”,他把双手摆在桌面上,严肃而平静地缓缓说道:

  “主人的介绍似乎想请我讲话,好吧,我谈上几句。”他的目光再一次扫过全桌,四座更加鸦雀无声,所有的“陪客”都用惶惑不解的目光,望着这位神秘而又可畏的“客人”。

  “今天这桌盛筵,使我想起了一件事。从前,我当工人的时候,厂长总想请我吃饭。也像你们这样,摆满了山珍海味。

  厂长为什么要恭维我这个穷工人呢?因为我是工人代表。厂长想用油水来糊住我的嘴巴!当时,我看了看满桌酒菜,摇摇头说酒席办得太少。厂长给弄糊涂了。我就告诉他:一桌酒菜只能塞住一个人的嘴巴,可是塞不住全厂工人的嘴巴!”

  “许先生!”靠近徐鹏飞坐的新闻处长,摇晃着站起来,不识好歹地想阻挠许云峰的谈话。“你的话未免离题太远,今天是长官公署正式设筵……”

  “离题太远?那么你们今天有个什么样的题目?你们请客的目的又是什么?”许云峰马上脸色一沉,挺身而起,手臂当众一挥:“要我不讲话很容易,你们有的是武力嘛!要我对你们这批人讲话,倒要看看我有没有兴趣!”

  徐鹏飞猛然一愣,赶快站了起来,满脸堆笑地说:“许先生,有话尽管说,说……刚、刚才的意思是,今天长官公署特地为许先生备下一点菲酌。”

  “你们听着。”许云峰站在席边,旁若无人地侃侃而谈:

  “我刚才说过,厂长的酒菜塞不住工人的嘴巴。那么,今天的筵席又有什么用处?请我吃饭,无非因为我是共产党员,地下党的负责干部,在工人中有你们害怕的号召力!你们想想,如果我和众人所不齿的特务同席共宴,我许云峰当然变得一文不值,在群众中毫无作用了,这样一来,你们岂不是弄巧成拙,白白赔本么?”说到这里,许云峰不禁失笑地问:“安排这场喜剧的人是谁?你们说吧,他算不算天字第一号的糊涂虫?这位糊涂虫给自己出了个难题:到底今天该不该请许云峰吃饭?我看他自己也找不到答案!”

  “唉,唉,许先生……”徐鹏飞当着满场张皇失措的“陪客”,用一种十分谅解的声音建议道:“许先生,我们边吃边谈,你看如何!”

  许云峰沉着地坐下,扬扬手对所有的对手说:“问题已经提出来了,你们谁都可以出来回答,我并不限制你们的发言权。我们有的是时间,徐处长你又何必忙咧?”

  许云峰目光扫过整座大厅,一片瞠目结舌的嘴脸,十分尴尬,没有一个特务敢于答话。在一片死寂中,许云峰发现徐鹏飞轻轻转向沈养斋,在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接着,沈养斋偷偷地离开大厅,溜进休息室。从徐鹏飞忐忑不安的目光和他鬼祟的活动中,许云峰立刻发觉,对方的这些破绽,正像一个力不从心的演员,急于向躲在幕后的导演求助时流露的神情。许云峰也不屑于再说什么,他收回目光,凝然端坐,不再理睬面前的对手。过了一阵,在满场男女连咳嗽都不敢出声的沉闷紧张气氛中,沈养斋快步从休息室走了出来,凑向徐鹏飞耳语着。徐鹏飞微微点头,眉头略松了一下。许云峰立刻感到:也许躲在幕后指挥这场宴会的导演,快要被迫出场了吧?

  这时,附近出现了窃窃私语,不久,便由金发女人出动把盏,嬉笑声也慢慢从四周响起,许云峰只昂然坐着,不动声色地观察着这出戏怎样演下去,他要看看后边还有些什么样的把戏。

  扩音器播出软绵绵的时新歌曲。

  徐鹏飞端起酒杯。金发女人赶快把斟得满满的一杯葡萄酒,大胆端到许云峰面前。金发女人又提起照相机,眯起一只眼睛,准备拍摄策划中的明天头条新闻上的照片。

  许云峰巍然不动,端坐在宴席上无动于衷,徐鹏飞只好暂时放下酒杯,捡起了筷子。

  “请吧,请吧,”沈养斋附和着说,“都是重庆最有名的厨师作的,味道不错咧。”

  许云峰看见,在新闻处长和徐鹏飞眼色的指使下,朱介把一份好菜移到他面前,金发女人再次对准了镜头……徐鹏飞马上站起来,满脸含笑,一只手端起酒杯,一只手把另一杯酒送到许云峰手边。只要许云峰伸手来接,他就要乘机和对方碰杯,那时镁光一闪,明天的头条新闻就到手了!这样,徐鹏飞就可以用碰杯照片作证,捏造事实,宣称许云峰已经“欣然”与国民党合作,来混淆视听,公开诬蔑共产党和迫使许云峰低头。

  许云峰看也不看对方送来的酒杯,不费思索就猜透了对方的阴谋,他推开那阴险的照相机,说道:“我提出的问题,你们为什么不敢回答?嗯?”

  “哪里,哪里,”徐鹏飞慌张起来,“今天是,……酒菜不好,这个……我们一定干上一杯!”他还顽固地想再找个侥幸碰杯的机会。

  “收拾起你们这一套!”许云峰霍地站起,立刻戳穿了敌人狡诈的阴谋:“要我干杯?要我碰杯?要我照相?把你们的武装派来,岂不更加有效?!要和共产党员碰杯,你们永远休想!”

  许云峰面对着满场张皇失措的男女,指了指丰盛的山珍海味,象宣判似地说道:“今天的满桌酒席,全是从哪里来的?

  你们说,是从哪里来的?嗯!?这全是你们搜刮来的人民的血汗!告诉你们,共产党人决不像你们国民党这样卑鄙,拿人民的血汗来填灌肮脏的肠胃!要干杯,你们自己去干罢!”

  许云峰把椅子一推,正气凛然地站在大厅当中,昂头命令道:“送我回监狱!”

  “许先生!”一直没有插话的沈养斋,慌忙站了起来,抢步上前,阻住许云峰的去路,威胁的口吻里,泄露出不甘失败的挣扎。“干不干杯由你,留不留客要由我们!请到休息室里坐坐!”

  几个彪形大汉,立刻围向前来。

  许云峰轻声一笑:“黔驴技穷。还是叫你们的后台老板出来吧!”

  徐鹏飞连忙插身于剑拔弩张的局势中,挥挥手斥退了鲁莽的部属和沈养斋,高喊一声:“泡茶!”便转脸赔笑着说:

  “许先生,请到里边休息,休息。”

  许云峰衣袖一拂,从容地走进休息室。用手枪押赴宴会或者刑场,对他来说都是不足畏惧的事,一间小小的休息室,难道能给他什么威胁?他在一张沙发上坐下来,睬也不睬那些跟随进来的大小特务。

  正在这时候,餐厅里传来一阵鼓掌和喧哗声,接着又是一阵鸦雀无声的寂静。徐鹏飞立刻领着休息室里的特务头目,慌忙迎了出去。许云峰满不在乎即将发生的一切,却把目光转向鱼缸,看那悠然自得的绯红可爱的金鱼。

  零碎的皮鞋声在寂静中渐渐由远而近。许云峰知道,在幕后操纵这场活动的人物,就要出场了。果然,从休息室门外的屏风旁边,出现了一个戎装佩剑的人。许云峰打量了一下新的对手:过分的自负和矫揉造作,使他的胸脯挺得和矮胖的身材很不相称;然而他又不能不挺胸直背来为他胀鼓鼓的躯体增添一点军人的威风,否则,比之于伴随他的粗壮的徐鹏飞,矮胖身材未免显得太不出众了。

  “听说你刚才在宴会上发表了不合时宜的演说?我决定和你亲自谈谈。”那双小而亮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直视着许云峰,显出一种特殊的气势。

  许云峰微侧过脸,再次朝矮胖子瞥了一眼。

  “许先生,”徐鹏飞说:“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局长。”

  原来这就是军统特务头子,伪国防部保密局长毛人凤。许云峰又一次打量眼前这身材矮胖,相貌猥琐的特务头子。一双乌亮的深统皮靴,特制的鞋跟足足有一寸高。这种靠鞋跟的厚度和挺凸胸脯来装扮“仪容”的人,许云峰见过不少,可是使人费解的却在于这种人物为什么最容易成为蒋介石的亲信。

  “局长从南京来,特地找你谈谈。”

  “共产党我见过很多。”毛人凤站着不动,挺胸透出一种凌厉的语气:“论地位,张国焘不算低吧?论才学,叶青挺不错吧?谁像你这样,有些事情未免太欠考虑!”

  毛人凤再把身体一提,头昂得更高。“根据共产党的规定,从被捕那天起,你已经脱党了。你现在不是共产党员,共产党也不需要你去维护它的利益!你和我们的关系,不是两个政党之间的关系,而是你个人和政府之间的关系。个人服从政府,丝毫也不违反你们崇拜的所谓民主集中制的原则。”

  毛人凤双手一背,像挑战的公鸡,显示出他的无限骄横与权力。

  许云峰转头俯视着对方,不动声色地瞧了他一阵:“我们之间是什么关系?你死我活的革命与反革命的阶级斗争关系。”

  “开口阶级斗争,闭口武装暴动!”毛人凤突然逼上前去,粗短的手臂全力挥动着:“你们那一套马列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早已陈腐不堪。马克思死了多少年了?列宁死了多少年了……”

  “可是斯大林还活着。”许云峰突然打断毛人凤的话:“斯大林继承了马克思列宁的事业,在全世界建成了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你们听了他的名字,都浑身发抖!”

  “许先生,你说得真好。”毛人凤粗短的脖子晃了晃,意味深长地问道:“可是现在,我问你:除了马、恩、列、斯,你们还有谁呀?”

  “毛泽东!”许云峰举起手来,指着突然后退一步的毛人凤大声说道:“正是毛泽东,他把马列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极大地丰富了马列主义,使无产阶级的革命学说更加光辉灿烂,光照全球!马列主义永远不会过时!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起来的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所向无敌,必然消灭一切反动派,包括你们这群美帝国主义豢养的特务!”

  “你说什么?”毛人凤两眼射出凶光。

  “我说马克思列宁主义要消灭全世界一切反动派!”许云峰毫不退让,回击敌人的挑战。

  “许先生!”徐鹏飞立刻插身在针锋相对、一触即发的爆炸场景之中,保护着毛人凤。

  革命与反革命的目光,互相直视,谁也不肯退让,连睫毛也不闪动一下。紧张的战云,笼罩着充满火药味的小小休息室。

  毛人凤和刚才突然逼步向前一样,突然向后一转,走了几步。他轻易地变了声调,淡淡地说:“这也难怪……多年来的敌对关系,难免不在心理上产生深刻的影响。”

  徐鹏飞立刻点头附和。但是毛人凤忽地又一转身,再次直视着不可侵犯的许云峰。双方沉默不语,像暴风雨前一样,酝酿着新的交锋。

  “鹏飞,你出去!”毛人凤霍地转向徐鹏飞发出命令。他大步走过去,把休息室的门用力关上。这时,房间里只剩许云峰和毛人凤两个人。

  一阵矜持的笑容,居然出现在毛人凤脸上。他缓步走到沙发旁边,伸手向许云峰说:“请坐。”他自己也面对许云峰坐下,身体微向前倾,显出一种和蔼的姿态。“我们单独谈谈。”

  他端起茶杯,又说道:“请喝茶吧,许先生,你的表现实在令人……”

  “令你很不好办?”

  毛人凤看了看许云峰,没有回答。

  许云峰把左腿架到右腿上,双手轻抱着膝,神色自若地坐着,他要看看这位特务头领如何开口。

  “能把你请来,我们十分高兴。”毛人凤的语调完全变了,仿佛那些装模作样的东西,从未在他身上出现过似的。“我们很重视你这样的重要人材。老实说,你是我们最需要的客人。

  因此,我们很想借重……许先生,你让我把话说完,再交换意见,如何?”

  许云峰没有回答。毛人凤看了看对方似听非听的神情,只得没趣地说下去。

  “战局的发展,对我们不利,这确是我们没有想到的。我们的后方不稳,也是事实。总之,近年来,你们逐渐占了优势。你知道,中国历史上曾经不止一次出现南北对峙的局面,当然,如果现在出现这种局面,只能是暂时的。因为你们的最后目的,是要我们下台,而我们又决不会让步,我们当然要靠美国的援助,来最后消灭对手。因此,南北朝的形势,又似乎是一定时期难以避免的局面。这是我对今后时局的一点估计。但是不管怎样,西南是我们的后方,我们在任何时候也不会放弃。我们对你有所借重,也正是从对未来形势的考虑出发。我的意思,许先生当然完全能够理解。”

  许云峰冷淡地微笑了一下,让对方继续讲下去。

  “我是搞特务工作的,不喜欢政治术语。为了稳定西南的局势,我们要借重许先生,在重庆树立一个榜样,一个国共合作的榜样。我认为,变敌对关系为友好合作,和平相处无论如何总比斗争流血能给国家带来更多幸福,于公于私都有好处。这是非常值得我们来共同提倡的!至于交换条件,请许先生提出,只要合作的前提得到肯定,条件很好商量,特别是这种作法是一种创举和尝试,它本身就有很高的政治价值。”

  “‘创举’,‘尝试’,‘变敌对关系为友好合作’……是啊,多么美妙的词句!”许云峰忽然扬起眉头反问:“一个特务头子,会说几句陈腐不堪的政治术语,这就是你的‘政治价值’吧?”

  “这个……”毛人凤嗫嚅了半晌,终于勉强摆出一种推心置腹的姿态,进一步说:“设身处地,我以为许先生今后的出路,不外乎上中下三策。刚才我谈的是上策。我们可以给你相当的时间进行考虑。当然,改变立场,对于一个有多年党龄的共产党人是困难而且痛苦的,但短时的痛苦可以换来无限的欣慰。这是我们对许先生有所期待的出发点。我们也考虑过一个中策,我觉得这也值得许先生认真加以考虑:我们保证许先生的安全和生活上的满足,交换条件是秘密交出你们的部分组织,例如说,兵工厂系统的主要党员名单;但这不算自首或告密,因为我们完全负责保守秘密,丝毫也不损害许先生的政治声誉。如果许先生今后不愿再卷入政治斗争的漩涡,我们也乐意送许先生去香港、澳门这样的安全地带……”

  “你们设想的下策,我倒愿意听听。”

  “下策?我想不必说了。因为我们不愿意也不可能从你身上一无所得。”

  “我的看法恰恰和你相反,你们从我身上,只能一无所得。”

  “不。”毛人凤微微带笑地说:“这是一种复杂的斗争,我耐心等待你接受我们的好意。”

  “你的设想,我只能这样告诉你——””许云峰也微笑着说:“完全是一种美妙的,但是无法实现的幻想,反革命的痴心妄想!”

  “**?”毛人凤自我解嘲地苦笑了。“我觉得你缺乏一种现实的考虑。我的话不是幻想,而是现实,百分之百的现实。不管你态度如何,到最后你都无法拒绝,你得跟我们走。”

  许云峰朗声笑道:“你们跟我们斗争了许多年,可是你的考虑一点也不现实!”

  毛人凤也跟着笑了一下,迅即放慢了本来已经十分缓慢的声调。

  “明天,报纸上将出现一条消息:中共地下党负责人与政府当局欣然合作。报纸上将发表许云峰告共产党员与工人同胞书……以你的威望,我相信足以引起重庆地下党和全市工人的思想混乱,甚至……我担心会出现一种场面:没有足够官爵来赏赐投靠我们的共产党员!像甫志高那样的人,我想总不会只有一个吧?”

  “我只担心你们闹出这种笑话,将来怎样下台?”许云峰毫不介意,坦然地笑道:“可惜你们连一张碰杯的照片,也没弄到。你们的报纸,除了骗骗你们自己,谁还相信它吗?这是你出的主意?老实说这才是一种下策,最愚蠢的下策!”

  毛人凤突然止住冷笑,盯着许云峰微微带笑的脸,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仅仅发表消息当然不够,徐处长已经说过,我们有意把你释放。”

  “那好极了。”许云峰应声而起。“你敢放我,我立刻就走。”

  说着话,他向紧闭着的门,从容地跨出一步。

  “不,不!”毛人凤立刻挡住去路,他仿佛怕许云峰会突然消失,再也找不到似的,失声叫道:“我们不能放你!”从对手嘲笑的神情上,他立刻发觉了自己的失策与慌乱,马上坐回沙发,尖刻地说:“我们放你!立刻放你到兵工厂去,还要举行欢迎,张贴公报,让工人看见你和我们站在一起。”

  “随你的便吧!除非蒙住我的嘴巴,否则,我一开口就真相大白。你们最好蒙住我的嘴巴,再让我和工人见面吧!可惜这样一来,你们的‘释放’,岂不又成了一件掩耳盗铃的笑话?”

  许云峰转身过去,缓步走到金鱼缸边,已经到了图穷匕首的时候,他不屑再和那低劣的对手罗嗦。
 

 
分享到:
三国猛将排行榜:关羽为何仅排第九位
木兰辞5
新版水浒传中的扈三娘
小羊羔与小鱼儿1
诗仙李白
真实杨贵妃身世揭秘 并不淫乱的平常女人
获救的小白兔1
真实徐霞客:坐在小脚女人肩上旅行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