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血杀恩仇录 >> 第十九章 风雷十八拐

第十九章 风雷十八拐

时间:2014/9/22 13:33:10  点击:2704 次
  尤三郎也在喘气,他与皇甫山一样,以为那是一团白云,表现出惊吓过度之后的不好意思状卜夫却沉声道:“那绝不是云,绝对不是云!”

  卞不疑道:“你如何认定那不是云?”

  卜夫道:“我的刀遇有阻挡,又锋砍在软东西上,一点力量也着不上,这不是东西是什么?”

  尤三郎也在想——他刚才那一下似乎也钩中了什么,只是未曾钩中而已。

  卞不疑缓缓走近梁心,道:“大老板,刚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不躲闪?”

  梁心未回答,他甚至木然的动也未动。

  卞不疑走过去伸手摸,他不由全身猛一震。

  皇甫山道:“他怎么不说话?”

  卞不疑道:“你见过死人会说话的?”

  尤三郎大叫:“他不能死!”

  尤三郎的女儿尤二姐下落不明.梁心如果死掉,他的女儿向谁要?

  皇甫山更急,小玉儿已离开多日,梁心是关键人物,如果梁心一死,到哪里去找小玉儿。

  梁心早该死,如果不是因为小玉儿与尤二姐,他早就死在清风镇上了。

  皇甫山一急,大声叫:“快救他,他不能死!”

  卞不疑当然知道梁心不能死,十九根银针匆忙的刺入梁心各穴道中,单梁心的胸口就插入七八根。

  也真难为卞不疑,黑天半夜大山上,他竟然认穴那么准,他还一手按住梁心的命门穴。

  就在卞不疑吃力的流出汗水中,他喘着气,道:“剧毒顺脉攻心,神仙也难治,这是毒……”

  皇甫山见梁心动了一下,急急忙低头大声喊,那声音就仿佛空谷传音似的,道:“大老板,你快说,姑娘送到哪里了?”

  梁心在卞不疑催动半僵硬的血脉下,勉强张开独眼睛,他说了三个字——也是叫四个围住他的人大感泄气的话,道:“不……知……道……”

  卞不疑连取丹丸的机会也没有,双手尽力催动一股热力往梁心的体内灌注。

  他的额上在冒汗水,高山寒意对他似乎不起什么冷的作用,卞不疑还口干舌燥。

  皇甫山又在梁心耳边大叫,道:“梁老板,你已将死之人,人死之言最善,你总得说句实话吧?”

  梁心又张开独目,却有一股黑黑的血从他的发问流下来,血流之处,皮肤溃烂,光景实在吓人。

  梁心忽然挺了一下双肩,他拼命的道:“金木水……火……士……”

  尤三郎道:“金木水火土,是五行……”

  梁心哇的吐出一口鲜血,又道:“万……飞蝶……”

  他吐出最后三字,便只目一厉,死在地上!

  卞不疑似是虚脱了,他坐在地上大喘气……

  皇甫山看出卞不疑的身子软巴巴,知道他已用尽气力,这时候他需要调息。

  尤三郎对卜夫低声道:“卜兄,你以为梁心是怎么死的?”

  卜夫道:“一片乌云罩上来,我没看清楚!”

  尤三郎道:“那不是云,我敢保证绝对不是云,如果当时我们不出刀,也许我们也完了。”

  皇甫山关心卞不疑,他呆呆的守在卞不疑身边。

  他不放心尤三郎与卜夫二人,因为从梁心的谈话中,他知道尤三郎曾盗了他的秘窝——秘窝中的一把金剑已经落在尤三郎手中。

  皇甫山也清楚一件事情,那便是尤三郎也知道“龙角刺”已在卞不疑身上,此时此刻,他不敢相信尤三郎与卜夫二人不会趁机出手抢夺。

  尤三郎心中确有此念头,但他衡情量势,觉得还是先救自己女儿为重,更何况皇甫山的金手指功早已令他心中不舒服,贸然出手的事情就是莽撞。

  尤三郎是江湖老油条,没把握的事情他不干。当然,他心中也有打算,如果他想要龙角,他自会利用他的专长,而他的专长就是“盗”。

  卜夫走到梁心身边,他低下头看一眼,立刻吃惊的道:“我的乖,全身变成乌黑色。”

  尤三郎道:“这是什么毒呀,真厉害!”

  卞不疑开口了。

  他的语声铿锵有力,听的尤三郎猛一惊,他不敢相信卞不疑的体力恢复得这么快——吓人嘛!

  皇甫山面带微笑的不开口,因为他知道卞不疑的本事,如果梁心不是中了剧毒,梁心是不会死的!

  卞不疑人称“医死人”,可是梁心偏偏中的是无法施救的剧蘸,这种毒卞不疑也弄不清是怎么配制的。

  “这是含有腐尸的剧毒,并非单纯的尸毒!”

  卞不疑说着话,移动身子到梁心的头垂地方,黑夜里他在梁心的头上发问摸索。

  他摸索的十分仔细,果然,他用力找出一支暗器,便立刻惊异的叫起来:“又是这种虎牙镖!”

  皇甫山道:“而且中在头顶上,卞不疑,脑壳上中这种剧毒无比的虎牙毒镖,你还能叫他说出两句莫名其妙的话,实在难为你了!”

  卞不疑道:“若是中在别的地方,他会说得更加清楚,只可惜他中在头顶上,算他该死,我们倒霉!”

  皇甫山道:“我们倒什么霉?”

  卞不疑道:“线索断了还不倒霉?”

  尤三郎道:“不是说这姓梁的乃是‘快乐堡’戈长江的一个角头?我们直接去找戈长江,他的角头,当然是替他办事情,找姓戈的应不错。”

  卞不疑道:“快乐堡我二人不能去!”

  尤三郎冷笑道:“二位怕那戈长江?”

  笑笑,卞不疑道:“我们不但不能去,而且也请二位休提找我女儿的事!”

  尤三郎不解的看着对面二人,道:“为什么?”

  卞不疑道:“我这位兄弟曾杀了戈长江的独子,这个仇永远也解不开,二位如果想去快乐堡,我们这里分道扬镳,不过我这里提醒二位,戈长江如果知道他的角头死掉,二位的麻烦就会上身,要知道,戈长江很护短,他的人是不容别人杀的!”

  卜夫沉声,道:“又不是我们杀的!”

  卞不疑道:“可是我们把他带来的。”

  尤三郎道:“为了我那宝贝女儿,龙潭虎穴也要闯!”

  他对卜夫又道:“卜兄,你的意思怎么样?”

  卜夫看看卞不疑,又看看皇甫山便重重的点点头,道:“我们走,上快乐堡去!”

  这两个人说走就走,刹时间消失在深山云雾里。

  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不去快乐堡,因为卞不疑认为戈长江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梅花山庄大血案的发生,戈长江的力量还不够。

  江湖上能在一夜之间屠杀七十二口之众的人,这人一定比柯方达更凶残,更何况梅花山庄的人也非泛泛之辈。

  小玉儿也不会在快乐堡,因为发现白色软轿的地方是在梅花山庄附近!

  水仙虽然是由快乐堡送往梅花山庄附近的秘密地方,但戈长江不一定会知道,知道的人也许是梁心。

  也许连梁心也不知道那地方,因为送水仙的软轿是三个武功很高的大脚女人。

  快乐堡就没有这种大脚女人。

  有了这些理由推敲,卞不疑便对皇甫山道:“皇甫山,我们到梅花山庄去!”

  皇甫山本也想去快乐堡的,他为小玉儿在焦急,如果小玉儿有难,他不惜与戈长江决一死战。

  他在听了卞不疑不去快乐堡的话后,不高兴的道:“去梅花山庄,装鬼吓人?”

  卞不疑站起身来道:“皇甫山,大奶奶最是明白你,大奶奶说你有时候会被正义感冲昏了头,一个头被冲昏的人就是个糊涂蛋!”

  皇甫山道:“我却以为你有时候聪明过度!”

  笑笑,卞不疑道:“所以我二人凑在一起便天衣无缝而无往不胜利了!”

  皇甫山道:“说出你去梅花山庄的理由来!”

  卞不疑道:“你也听到梁心临终之言,他说的是……”

  皇甫山道:“他说金木水火土,那是五行。”

  卞不疑道:“不错,正是五行。”

  皇甫山又道:“梁心还提说万飞蝶,这就不知道了。”

  卞不疑道:“我以为万飞蝶一定是个人。”

  皇甫山道:“而且也是个女人。”

  卞不疑道:“江湖上没听过万飞蝶这名字。”

  皇甫山道:“江湖上要找一个人谈何容易。”

  卞不疑道:“所以我以为去梅花山庄不失为一条正路。”

  皇甫山道:“看来小玉儿真的危险了!”

  卞不疑道:“我猜想,这个在幕后主使的人物一定是个大淫魔,江湖上实在想不出谁会如此残忍!”

  他顿了一下,又道:“这魔头能坑死恶霸柯方达一家满门七十二口人,此人早已失去人性了。”

  皇甫山道:“柯方达千面太岁,黑道上的魔头们不少人对他敬鬼神而远之,然而姓柯的遭到灭门惨祸之后,却把这桩大血案变成无头大血案,谁也不知道是哪个干的!”

  皇甫山看看天,又道:“好吧,你说去梅花山庄,一定也有道理,我们多备吃的,就在梅花山庄上守株待兔的等人吧!”

  卞不疑道:“而且还得连夜赶办!”

  皇甫山道:“希望小玉儿别出事!”

  皇甫山有些难以忍受了。

  他与卞不疑暗中潜伏在梅花山庄,算算日子已有三天了,三天本来不算长,一晃之间便过去,但皇甫山关心的是小玉儿,如果单纯的只是奉于大奶奶之命查探梅花山庄大血案之事,就算等上三月皇甫山也不会烦。

  三年都过去了,皇甫山一直未回百灵岗,但此刻却是不一样,小玉儿如果出了事,皇甫山可就难过了!

  大白天,他与卞不疑二人挤在附近一个小山洞里,卞不疑很会消磨时候,吃饭睡觉拉屎尿,全部在山洞里解决,除此之外,他还与皇甫山下下棋!

  皇甫山的棋艺不精,因为皇甫山的棋艺还是由卞不疑教会的,可是如今皇甫山却杀得卞不疑难以招架。

  卞不疑还发火骂人。

  棋品不好的人还会摔棋子,卞不疑就差没摔棋。

  但卞不疑心中在笑,因为他逗皇甫山高兴。

  他如果叫皇甫山输棋,皇甫山一盘也休想赢。

  人都具有好胜心,下棋的人更甚,皇甫山也不例外,他赢棋,而且赢的是卞不疑,更令他沾沾自喜而忘了忧。

  皇甫山的忧愁当然是小玉儿。

  夜里,二人的精神可大了。

  白天大睡的人,夜里当然有精神,皇甫山就伏在洞口望着远处的梅花山庄。

  天空中有云月儿羞见人,今年第二场大雪好像就要来了,西北风在呼啸,但皇甫山依然看得很远。

  他与卞不疑分开来,他守前半夜,后半夜就是卞不疑看守了。

  约摸着三更天刚到不久吧,皇甫山不由得“咦”了一声,道:“果然来了!”

  卞不疑闭目在养神,闻言立刻爬起身,他挤到洞口拨开荒草,道:“我看看。”

  皇甫山指着梅花山庄后面山坡,道:“两团影子在移动,你看看。”

  卞不疑未开口,他以行动来表示,“刷”的落在洞口外,手一挥,当先往梅花山庄那面飞奔而去!

  皇甫山边走边问:“卞不疑,我们应如何下手?”

  他在紧要时候得听卞不疑的,因为他明白卞不疑的智慧是高人一等的。

  百灵岗的人都知道卞不疑从小就聪明,一个人在七岁的时候,就能认出山上的上百种野草名字,大概普天下只有卞不疑一人!

  普天下也只有一个人的武功与医术称得上天下无双,这个人就是卞不疑。

  此刻,他不回头,只轻声的道:“盯上,千万不可贸然出手。”

  皇甫山道:“若是再被逃掉,怎么办?”

  卞不疑道:“这一回他们逃不掉,我二人分两边包抄过去。”

  卞不疑指指左面,皇甫山立刻往左面一片梅花园潜过去,他的动作似山猫,一个弯背就是五丈余。

  卞不疑也不进庄,他跃过右面往后掠,一掠就是四五丈,而且一点声音也没有。

  两个人一直往梅花山庄后面包过去,只见半山坡上的两团影子,在一阵停顿后中忽然并肩飞向梅花山庄。

  这是两个身着灰白色披风的人,从身材上看,应是女人,那一头长发飞舞,在长袖的抖闪下宛似幽灵般落在院墙上。

  潜藏在暗中的皇甫山与卞不疑二人,根本不敢稍动,四只眼睛滴溜溜的从梅花树丛中望出来,只见两团影子立刻便消失在庄墙内。

  皇甫山立刻扑近庄墙,却被卞不疑斜刺里拉住。

  卞不疑低声道:“等一等。”

  皇甫山道:“等他们跑了?”

  卞不疑道:“这一次他们跑不了,你听我的。”

  皇甫山抬头看看高墙,道:“要等多久?”

  卞不疑道:“先听动静,认准方向……”

  皇甫山不耐的道:“风声这么大,又不知他们去到哪道院子里……”

  便在这时候,忽闻一声哭泣传出来。

  那声音有些苍老,但卞不疑却认出是女子声。

  皇甫山已低声道:“是女人声音,好像……”卞不疑手一扬,道:“轻一点,我们潜进去。”

  这正是皇甫山早就要说的话,不待卞不疑再吩咐,皇甫山已越过了墙,从后厅回廊绕向第二进大厅后,卞不疑快不可言喻的挡在皇甫山的前面直摇手。

  皇甫山愣然站住不开口。

  这时候任何动静都会惊动大厅上的两个人。

  卞不疑的嘴巴贴在皇甫山的耳边,小声道:“绝不可贸然出手,更要小心这玩意儿。”

  他出示在手掌上的东西,正是从梁心头上拔下来的“虎牙毒刺”。

  皇甫山点点头,跟在卞不疑身后跟到长廊上,两个人只一看便愣住了!

  卞不疑全身不自在,他的嘴巴也张大了。

  皇甫山有点泄气的样子,因为大厅上的情况大出人意料之外了。

  卞不疑回身要走,却被皇甫山一把拉住。

  皇甫山还冲着他直摇头。

  卞不疑也摇头,那意思就好像他不喜欢看见大厅里的两个人一样。

  现在,大厅上的中央棺材前面,跪着两个人——当然是两个女人。

  卞不疑把双目隔着斑剥的门缝望进去,两个女的在叩头,其中一个女子还低泣着,道:“方达,我带着你的女儿来看你了,你在世的时候虽然只同我住过三天,可我这一生都为你守着,天山离此两千地,我得知你的消息还是倩儿回去说的。唉,你在世的时候也太残暴,终落此下场,但我对你的情份在,二十六年岁月我等待,想不到却是阴阳两分了!”

  皇甫山也听到了,他觉得这女人真可怜,也真痴心,柯方达害了她一生,她还千里迢迢来此吊唁,姓柯的地下有知,当愧煞无地自容吧。

  那夫人燃起一炷香,伸手插在棺材上,看的卞不疑全身猛一震,这女人的功力真吓人,能把一根香穿人棺材板里,当知功力可怕了。

  只见一旁的女子低声,道:“娘,从小未见过爹是什么样,三年后我到这里来,想不到会是这样!”

  那女人叹口气,道:“你爹人称千面太岁,黑道上地位崇高,但却也树立了太多仇家,而且没有一个仇家不在算计于他,我虽然是被他骗而失身于他,却并不恨他,惟一叫娘痛心的,就是他一去不回头,就算有了你以后,他也不回天山子母谷……”

  那姑娘低声饮泣着,道:“太无情了,妈,我们母女却又过分重感情,冒着这么大的险前来叩祭,实在不值!”

  那女人沉声道:“不可说这话,你爹是喜欢风流,但他的武功与易容之术,实乃天下无双,娘不恨他,你更不该恨他!”

  那姑娘道:“娘,中原异能之士最多,前年我就遇见一个大夫,那人比我大了些,可是很精悍的!”

  庄外面,卞不疑就不舒服。

  皇甫山当然不知道这其中还有一段小插曲。

  便在这时候,大厅上,那女人道:“叩个头,我们可以回天山了,为了不惹麻烦,唉,得躲着别被人发现!”

  那姑娘道:“爹树敌太多,万一遇上总是麻烦。”

  两个女的已站起来了。

  那老的还伸手抚摸着棺材,道:“当年你若听我的,留在天山不回转,日子一定过得很舒坦,你也不会惨遭灭门之祸了!”

  她似是有所感触的回身问那姑娘,道:“小倩,你是不是很喜欢你说的大夫?”

  那姑娘道:“他是个很风趣的人。”

  那女人道:“天山边荒,正需要会岐黄之术的人,你如果喜欢他,我们花几天时间去找找看!”

  她顿了一下,又道:“那个大夫什么名?”

  那姑娘道:“不知道,不过他开个药铺在金树坡!”

  卞不疑又要回身走,皇甫山已“咯”的一声想笑出声。

  只是“咯”的一声,大厅上正要走出来的母女二人,业已舞动兵刃杀出来!

  那女人尚且厉声,道:“来的人物是仇家,我们不留活口,杀!”

  那女人使的是一根羊角拐,只一出现便一轮抢攻——她攻打的是卞不疑。

  她的招式之猛,卞不疑只有闪躲的份。

  老太太出手就是“风雷十八拐”,卞不疑铁袖左右甩,他还往一边闪躲不迭。

  他不能对老太太玩真的,因为他认识老太太的女儿。

  老太太的女儿叫欧阳小倩,长的野了些,可也很好看,提起她与卞不疑认识,那是在金树坡的事,当时欧阳小倩因为刚入关,她有些水土不服闹肚子,于是就找上长安药铺,卞不疑顺口而言,道:“头痛是鬼捏的,肚子痛屎憋的,来,喝口水去上茅坑,你会立刻好的!”

  欧阳小倩喝的不是水,当然是卞不疑的药,不过她也立刻好了。

  她很想与卞不疑交朋友,但见卞不疑常与对门的棺材店闹事,也就转回天山了。

  如今她对于关内,惟一具有好感的就是卞不疑这个人,当然,卞不疑也知道欧阳小倩的感情,可是他是奉了于大奶奶的命出来暗中查访梅花山庄大血案的,怎能同欧阳小倩谈情爱?

  只是再也想不到,今夜会在这血案现场遇上欧阳小倩母女二人,而且她们又对柯方达一番凭吊!

  此刻,欧阳小倩迎上皇甫山,她出手就是三十六手煞威棍,黑夜里几乎看不到她的人——一片拐影纵横交错。

  皇甫山边挡边笑笑,道:“只有听说棒打薄情郎的,没听过棒打媒人的。”

  他这话一出口,卞不疑吃不消的吼道:“皇甫山,你找我麻烦!”

  欧阳小倩还以为皇甫山是个纨绔子弟,也许是个好色之徒,正要以千年藤棍飞击,忽闻另一与母亲打的汉子开口,心头不由吃惊,这个人的口音好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

  皇甫山开口了。

  他未说话先哈哈笑,道:“老太太打女婿,越打越得意,不过我劝你千万躲着点,老太太好像不客气,挨上一家伙准定爬不起!”

  卞不疑忽然腾身而起,他在空中大声道:“皇甫山,烂摊子我留给你了!”

  不料,老太太的轻功也了不起,她的拐杖已到了卞不疑的后背不远处。

  老太太还冷哼,道:“休想逃走!”

  欧阳小倩的棍子虚空连三打,她已闪向一边。

  她好像也要追赶似的,突然回身,道:“你们是谁?”

  皇甫山道:“我叫皇甫山。”

  欧阳小倩道:“没听说过。”

  皇甫山道:“西北天山我也没到过。”

  欧阳小倩又要打了。

  她斜着藤棍四尺半长的指向地,道:“你听见我们的谈话了?”

  皇甫山道:“不错,听到你们母女二人每一句话。”

  他不会撒谎,如果说谎对他是一种侮辱,尤其在一个姑娘面前。

  皇甫山在灰暗的大廊前仔细看,什么样的姑娘会爱上卞不疑?

  他发现欧阳小倩长得真不错,大大的眼睛大大的鼻,大大的嘴巴大大的脸,大大的耳朵上带着花,一口细牙好像用漂白粉漂过的一般,黑夜里闪闪发着光,那身衣衫也好看,就好像凤凰展开一半翅似的花红柳绿好陪衬,这大概塞外的美女就是这种打扮吧!

  欧阳小倩也暗自的看,皇甫山好像一个穷酸相,但刚才他好像……

  她拄着藤棍在地上,那表示她不再打了。

  果然,她问皇甫山,道:“你刚才好像说什么了?”

  皇甫山这才发现语言上有问题。

  她母女是两千里外来的,那地方的语言与此地的当然不一样,皇甫山此时闻得姑娘问,遂笑笑,道:“姑娘,你好像说过,你在关内喜欢一个人,金树坡开药铺的卞大夫,是吗?”

  欧阳小倩道:“我又去过金树坡,他不在,那具棺材还在,不过棺材上了底!”

  皇甫山笑笑,道:“如果我告诉你,刚才那人就是你喜欢的卞大夫,你信不信?”

  欧阳小倩道:“我不信。”

  皇甫山道:“你有不相信的理由?”

  欧阳小倩道:“我娘的武功我最清楚,大夫怎能挡得了她的风雷十八拐?”

  皇甫山笑起来了!

  他走近欧阳小倩,道:“事实上那人就是金树坡的卞大夫,而且如假包换!”

  欧阳小倩道:“你们是谁?是我……是柯庄主的仇家?”

  她不能这时候承认自己就是柯方达的女儿,因为她是私生女,她不想叫人知道她是私生女。

  皇甫山当然明白这一点,因为他早就听到她母女每一句对话了。

  他十分平淡的道:“血案三年了,我们认为江湖上发生这种大血案,黑白两道都有责任仔细查个水落石出,我们就是暗中探查的人……”

  他顿了一下,又道:“当然,你把我们看成好事之徒,我也不加反对。”

  欧阳小倩怔了一下,道:“朋友,我开始相信你所说的话了。”

  皇甫山道:“相不相信并不重要,别忘了那个被你娘追赶的人就是卞大夫!”

  欧阳小倩眨眨大眼睛并未去追。

  她的大眼流露出一种怪异的眸芒,皇甫山一看就知道她有重要的话要问他。

  果然,欧阳小倩似是面色一红,道:“你同卞大夫一定是好朋友了?”

  皇甫山道:“几乎合穿一条裤子,他身上几根骨头我也数得清。”

  欧阳小倩一笑,道:“不用说,你们从小一起长大的。”

  皇甫山道:“一个锅里同吃饭,一吃便是二十多年!”

  欧阳小倩道:“你们也在一起练功?”

  皇甫山道:“那当然!”

  欧阳小倩半低头的不开口,皇甫山看的嗤嗤笑……

  大厅上摆的是棺材,两边厢房也是棺材,这时候他还笑得出来。

  欧阳小倩翻动白眼,道:“请告诉我他有几个儿女了?”

  皇甫山心中真想笑。

  他看着欧阳小倩那模样,心中也有些不忍了。

  因为他知道欧阳小倩问来问去的目的是什么,只是她不便直言。

  问问卞不疑有几个孩子,便知道卞不疑结婚没有,如果没结婚,卞不疑就不会有孩子了。

  皇甫山一本正经的道:“姑娘,卞大夫还是个孤家寡人,这一年他正在到处物色个持家的人,当然是女人!”

  欧阳小倩不开口,她的人已跃在半空中。

  她去得呵护真够快,快得令皇甫山也吓一跳。

  于是,皇甫山想起了有一天半夜,他发现的两团白影。

  那两团白影在发觉梅花山庄有人踪以后,便立刻自后面山崖跃走,远远看去就好像飞的一般!

  如今欧阳小倩的动作,就与那夜的人是一样,果然来去如幽灵,这种轻功中原少见。

  皇甫山当然不能留下来,他跟着也往房上窜,远远的左边一片梅花林,两个人影正打得紧!

  皇甫山尚未赶到,便见那二人不打了。

  因为二人的一边站了个姑娘,这姑娘正是欧阳小倩。

  皇甫山一到,就被卞不疑埋怨,道:“皇甫山,我的麻烦够多了!”

  皇甫山笑道:“我的朋友也很少!”

  欧阳小倩正在那面同她娘解释,老太太顿拐还不相信,一步步的走过来。

  于是,欧阳小倩一声欢叫,道:“是他,我忘不了的他,一点也不错!”

  卞不疑道:“你肚子痛了再找我吧。”

  卞不疑与皇甫山二人并肩站着,欧阳小倩却睁大双目直视卞不疑,那模样就好像看着墙上挂的一幅画。

  老太太顿顿杖对女儿道:“我的宝贝女儿,你怎会看上个长胡子的人,娘看他足有三十多!”

  卞不疑立刻接道:“老生今年三十六,也算一半人土人了,老了,老了!”

  不料欧阳小倩却又接道:“娘,女儿今年二十六,他只不过大女儿十岁,大十娇,二十宝,他会对我好的呀!”

  她说的一般也算实情,女的若比男的小十岁,男人就会娇纵呵护;如果女的小上二十岁,那男的可乐了——老牛啃嫩草,女的变成宝。
 

 
分享到:
3小鸟布丁
2小鸟布丁
1小鸟布丁
2会长的蛋糕
1会长的蛋糕
2鸟儿被迫离巢
1鸟儿被迫离巢
2两只狼
用户评论
    请您评论
栏目推荐
浏览排行
随机推荐
小说推荐
  • 八段锦
  • 千年修仙记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城南旧事
  • 封神天子
  • 苏菲的世界
  • 穆斯林的葬礼
  • 四世同堂
  • 不抱怨的世界
  • 正能量
  • 写给女人幸福一生的忠告
  • 成功没有偶然
  • 哈佛家训
  • 商道
  • 兄弟(上)
  • 校园故事
最新故事关键词